无忧书城
返回 苏记(天子谋)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苏记(天子谋) > 第八章 转身隔汀洲

第八章 转身隔汀洲

所属书籍: 苏记(天子谋)

    她提了篮子,也走出寺门,站在石阶上时,见一辆蓝布马车停在便道尽头。

    车上竹帘子微微掀开来,一只白玉般的手戴着只金钏子将一个纸卷样的东西放在了十方的托钵里。十方合掌念一声佛,转身走了。

    车帘遮掩下,那施物的女子杏眼桃腮,脸轮半露。她忽一扬头,看见了苏离离,神色陡然一沉,刷地放下了帘子。苏离离已看清她面目,大声道:“言欢姐姐!”几步跑下石阶,马车正要走,她一把拉住车窗。车里的人拍拍厢壁,赶车人停下。那个熟悉的声音冷淡道:“让她进来,你下去。”

    赶车人跳下来,打开车门,退到一边。苏离离慢慢走到车门口,言欢端坐车中,近一年不见,她愈加艳若桃李,冷若冰霜。苏离离也不上去,心中暗思,自己在渭水舟中问过祁凤翔是否已杀了言欢,祁凤翔当时并未否认。她一直以为言欢死了,然而现在她在做什么?

    “你过得好不好?”苏离离生涩地问。

    言欢勉强开口道:“我很好。”

    “你是……在哪里?”

    言欢似有些倦怠,漠然道:“我在明月楼。”

    苏离离道:“祁凤翔留你在那里?”

    言欢眉头皱了起来,有些厌恶的语调,“你怎么还是这么幼稚,我跟他并没有什么关系。我愿意在哪里,是我自己的主意。”她忽然撩了裙摆,在低矮的车厢倾身向前,单膝扶着侧椅蹲到车门前,凑近苏离离道:“偏他怎么就不杀你呢?你竟然还能站在这里。”

    苏离离脸色雪白,轻声道:“姐姐想我死?”

    言欢被她一问,愣了一下,注视苏离离面庞,脸上有些许的动容,默然片刻道:“我不想你死,你也别再惦记我。我现在是明月楼的老板,我的事我自己会照理。今后你我若是再见,就当不认识。”她说到“不认识”三字时,猝然住口,看了苏离离一眼,将车门拉了起来。

    苏离离望望车门,语调淡漠而轻散道:“既然如此,姐姐保重吧。”转身让到青石便道上。马车掉转了头从她身边驶过,她定定站住,望那马车绝尘而去,回头看了看栖云寺的扁额,神色冷凝起来。

    又过了十余日,祁凤翔大破萧节,占据豫南,将北方三地初列成形,站住了祁氏大业之基。于是京城的玉屏山上隐渊潭中,白日现河图;城门外浅草原上,夜有优昙婆罗花开于树丛,色如焰火,直映长空。见者言之凿凿,听者赞叹喟然。

    一时间种种祥瑞之兆遍布京城,便有传言四起,说尧以贤继舜,而华夏兴,今天象应于时势,祥瑞著于世间,正是平原王祁焕臣当受大位之兆。太史令上奏天有异象,愿吾皇顺天应人。

    小皇帝尚未批复,祁焕臣先将那太史令饬出京畿,表称自己忠心不二,绝无舜禹继代之心。小皇帝嘉其忠义,更进王爵,勤加赏赐,内外之事悉由专断,更让各地立碑述表,无论鸿儒白丁,都要知道祁焕臣的社稷之功。

    苏离离看了那皇榜回到家,四顾无人时望了望天,还是该蓝的蓝,该白的白,也没见有火凤凰飞过去,叹一声:“不就是想称帝么,搞这么多名堂做什么。”想祁凤翔曾寻天子策,可见也是有心之人,这次大胜必是高兴的。不知为什么,她便也有点高兴。

    祁凤翔回京时深夜入城,不惊一人。次日出朝,京中官民才知他回京来了。百姓们很是赞颂了几天,便又有一个消息甚嚣尘上——这位用兵如神的祁三公子要成亲了,娶的就是艳动天下的豫南傅家六小姐,英雄美人,珠联璧合。

    苏离离乍听之下诧异,这不是当初她开玩笑对祁凤翔说的么?怎么成了真?再想之下,顿时明了。傅家乃是豫南大族,素有名望,门客布于天下。人如祁凤翔者,岂会为美色、感情而左右言行,他要娶傅家的女儿,无非是为了要她身家世族的支持。

    道理很好明白,却让苏离离气愤难平。究竟愤怒什么,她也说不上来,大约觉得祁凤翔是个王八蛋,把她抱也抱了,亲也亲了,现在好象清风明月两不相干了。若她见着祁凤翔,必定要……要怎样呢?嗯,要正眼也不瞧他,再也不跟他说一句话!

    然而祁凤翔不给她这个表达愤怒的机会,回京半月,连个脸儿都没露,径直把傅家小姐娶回了家。倒是应文来过一趟,送来了很多上好的木料。苏离离心知这是当初离京时祁凤翔允诺她的,她从不跟钱财过不去,不收白不收。

    回头独自在家把一块上好的木料当作祁凤翔,劈成了一百零八块。顿觉神清气爽,胸中块垒尽消,自己犯得着冒火么?她苏离离是一个有追求有觉悟不世俗的人,不应立志在嫁人生子,更不是嫁祁凤翔这种烂人。至于渭水分别时被吻了一下,就当是被狗咬了吧!

    这种豪迈不过充斥了盏茶时分,苏离离的激动渐渐像沸腾的水失了柴火,慢慢焉巴了下去。心里不免有些自怜自艾,自己既无姿色,也无身家。为什么同样是人,别人就好命许多?自己遇见的人不是石沉大海,就是虚情假意!

    一天应文路过如意坊,顺便来看看她。苏离离一本正经道:“应公子,你成亲没有?看我怎么样,嫁你算不算高攀?”

    应文“砰”地一下绊在棺材板上,风度尽毁,捂着膝盖连连摆手道:“不高攀,不高攀,实是太屈就了。”

    苏离离思忖半晌,缓缓点头道:“我也觉着是。”

    应文苦笑道:“苏姑娘,这种玩笑开不得。”

    一个月过去,苏离离渐渐心平气和了。

    据说心灵受创能使人沉默专注,苏记的棺材越发做得精巧绝伦,无人能比,生意倒好了起来。这天小工们休息不来,她拎了篮子出门买了点小菜和糕点零食。正往回走时,一阵急雨下来,苏离离跑回家里,淋得狼狈却禁不住笑了。

    她抬头望一眼屋檐,便见檐下站着个人,月白衣衫。她这个纯粹的笑容隔着层层雨帘映入祁凤翔眼里,像年少时最散漫明媚的梦,轻易触动了他心底尘封已久的柔软。苏离离挽着的裤角露出一段洁白的脚踝,沾着雨滴,像花圃里的小把茉莉,让人想捏在手里。

    她几步跨到檐下,两人咫尺而立。苏离离设想过再见着祁凤翔,一定要无耻地笑着说恭喜你了。此时张了张嘴,却怔住了。他的眼神犹如渭水别时的专注,生死之际的真心实意,让她一望便有了深陷的无力。

    祁凤翔先绽出一个万分诚恳的笑容,道:“苏老板,最近在哪里发财啊?”

    苏离离“哈哈”两声,换上一副奸商嘴脸,道:“祁公子,恭喜啊恭喜,沙场告捷,美人在怀。”

    祁凤翔收起假笑,温言道:“这样才对。方才那副样子,我看着以为你要哭了。”

    苏离离登时沉了脸,大怒:“祁凤翔,你以为老娘好欺负是不?”

    祁凤翔竖了竖手指示意她小声些,忍着笑意道:“我知道你不好欺负。不管你欺负我还是我欺负你,大街上站着不好看。”

    苏离离干瞪眼,开了门进到屋里,也不跟他客气了,一边拍着身上的水,一边没好气道:“你站在外面做什么?!”

    祁凤翔也不客气,挑了把椅子坐了,打量她店铺大堂里的六口黑漆棺材,淡淡道:“进来看了,你不在,我只好出去外边等你。”

    苏离离“啪”地一声把擦头发的栉巾摔在棺材盖上,这人还真把她家当菜市场了。欲要打人,可是打不过他;欲要骂街,又显得太没教养;欲要冷言冷语,他正是个中翘楚。一时咬牙切齿,束手无策。

    祁凤翔收起笑来,正色道:“好了,是我不好,下次一定挑你在的时候来。身上的伤好了么?”

    苏离离怒极反笑,“祁三公子的箭伤都好得能洞房了,我怎会没好。”说完有些后悔,自己实在没必要这样说话。

    祁凤翔却只笑了笑,有些冷淡,既不反驳,也不嘲笑,轻声道:“这便好。像这样下雨天还是多穿一件才是,受了凉今后落下毛病。”

    苏离离心情万千寥落翻覆,沉默不语。

    祁凤翔也不延续那个话题,手指微抚在花梨小桌上,直视她眼睛道:“有件事想请你帮个忙。”

    苏离离靠着一具棺材,手扶棺沿,“我没什么可帮你的,你要棺材那就谈买卖。”

    “于飞你还记得吧?”

    苏离离微微皱眉,“记得,张师傅带到我家那个孩子。”

    祁凤翔点头道:“正是。他就是戾帝的小儿子,现在的皇上。我想请你跟他谈一谈。”

    “谈什么?”

    他微微眯起眼睛,轻笑地看着她,“你说呢?”

    “禅位?”

    祁凤翔不置可否,却道:“这孩子很有些犟劲儿,让人拿他没办法。”

    苏离离冷笑道:“他也就是你们菜板上的肉,有什么没办法的。”

    祁凤翔摇头笑道:“这件事他不肯,大家面子上都过不去啊。”

    “成大事何需要面子?难道他亲自捧着玉玺金印送给你爹,你爹就不是篡位?”

    他握拳虚抵在唇上,忍不住发笑,“你可真敢说啊。”顿一顿,“政治,就是明知道骗人,也要把过场演一演,让它看起来符合道义。你肯去劝他,对他也是好事;若是不肯,那就做他的棺材吧。”

    苏离离一惊,“你们要杀他?”

    “实在没法子也只能找个假的替他来演这场戏,至于他本人自然是不能留的。”

    苏离离猛然想起一事,眉毛一竖:“栖云寺是你的巢穴吧?你留着言欢在做什么勾当?”

    祁凤翔既不吃惊,也不藏私,反嗤嗤笑道:“你说话一定要这么难听么?栖云寺是我的地方,十方掌管我手下一切线报。言欢自愿为我做事,也就是在明月楼收集一些高官贵胄的小事情罢了。我看她还算聪明识时务,就留下了她的性命。”

    苏离离听他说到十方,不知那番“逆风顺风”的话,他知道不知道。她侧过头去,有些被看穿的逃避。祁凤翔却站起来道:“怎样?你愿意见于飞,我午后就带你入宫。”

    苏离离想了半天,低声道:“于飞若是肯禅位给你爹,就放过他,把他交给我吧。过两年对外说他病亡便是。”

    祁凤翔认真考虑了一会儿,还是摇头,“这个我说了不算。我现在也不方便在里面做手脚,会引人猜疑。”见她带着求恳的神色,又道:“这件事只能尽力而为。”

    苏离离也不好再说什么,擦了擦手,拎了菜往后面去。祁凤翔道:“你这是要做饭?”

    “是啊。”

    他似乎兴致又起,“扶归楼你骗了我一顿,我要不也在你这里蹭一顿吧。”

    临近中午,祁凤翔在书房找了本书,翻了两页,却又没怎么看。苏离离在厨房把饭做得有条不紊,心里却有些莫名其妙的杂乱。午饭是红烧豆腐、笋炒肉片、凉拌三丝和青菜汤,蒸了一笼清香松软的米饭。

    虽是简单的家常风味,却满是人间烟火的平实与充足。祁凤翔大赞她手艺好,末了问道:“你怎么还是吃得这么少?”

    苏离离扒完了小半碗饭,盛了汤凉着,“我一向吃饭就这样。今天沾你的光,平日哪有心思弄这些,随便填填就饱了。”

    祁凤翔忍不住笑道:“你真是太好养活了。”

    苏离离也笑笑,“大约我爹给我取这个名字就是希望我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吧。”

    祁凤翔听了,但笑不语。

    吃完了饭,苏离离便乘了他的车,入禁宫东华门。祁凤翔引她穿堂入室,直到北面一座大殿。进去时,两边的禁军侍卫见是祁凤翔,都不加阻拦询问。殿内站满随侍,侧面便榻上坐着个明黄的小小身影。

    祁凤翔负手而立,也不说话,也不行礼,抬手做了个手势。殿上伺候的人会意,鱼贯而出。大殿上登时空旷,于飞转头看过来,辨认了片刻,猛然站起来,上前几步又站住了,迟疑道:“苏姐姐?”

    苏离离敛衽跪了下去,道:“民女苏离离……”于飞已跑到她面前,一把拉住道:“苏姐姐,你怎么来了?”苏离离抬头,觉得他比去年见时长高了不少,只眉色间有些阴郁,便由他拉着自己手臂,只微微笑着不说话。

    于飞眼眶突然一红,也跪下了,一把抱住苏离离。苏离离轻扯他,柔声道:“快起来,这样子让人笑话。”两人互相拉着站起来,祁凤翔冷眼旁观,似笑而非笑。于飞也不看他,径直拉了苏离离走到坐榻边。榻上棋坪散乱地摆着些棋子。

    于飞拂开棋子,让苏离离坐了,道:“苏姐姐来看我?”

    苏离离直言道:“我是想来看你,也是受人之托来劝你。”

    于飞闻言作色,想要说什么,忽然瞪了一眼祁凤翔,“你能不能出去?!”

    祁凤翔挂着一个浅淡的笑容,优雅地摇了摇头。

    苏离离轻轻一叹,“你就当他不是人好了。”

    于飞看一眼祁凤翔,低头沉默了半晌,道:“苏姐姐,我知道这个位子本来就不是我的,我也从来不贪图这个。可是我毕竟是皇家的血脉,我禅位于祁焕臣,青史之上,这江山就葬送在我手里了。于国于家,我不能这样做。”他摇头,“死也不能。你不要劝了。”

    苏离离默然片刻,“我知道你这样想是对的。但青史并不因为你禅位就认为你是亡国之人。历史都是任人评说的。姐姐小的时候,曾经以为亲人死去很苦,以为被人逼迫追杀很苦,以为成天东躲西藏很苦,惟愿自己不是自己。”

    她笑一笑,“后来才发现,这些其实都不算什么,是与非有时也不是我想的那样。”

    又顿了片刻,才道:“于飞,你今天坐在这里,穿着这五爪团龙服,也不必执着于自己就是自己。名誉地位是很高,但是人的一生也很广阔。你成全不了家国,就成全你自己吧。”

    于飞微垂着头,似在沉思。

    祁凤翔一副高深的表情,却看着苏离离,眼神有种深沉的莫测。

    苏离离坐了一会儿,笑道:“这个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皇上自己斟酌吧。”她从榻上拈一枚黑子,对光照了照,棋子透着墨绿的微光,“这是滇缅的墨玉,石中极品。皇上不嫌我笨,不如我们下棋玩吧。”

    几盘棋,苏离离输得一塌糊涂,快到掌灯时分,才与祁凤翔才从大殿里出来。于飞恢复了些往日风神,看一眼祁凤翔,淡淡道:“苏姐姐有空再来和我说话。”

    出了大殿,坐到车上,苏离离笑嘻嘻地小声问:“你腿站软了没?”

    祁凤翔好气又好笑,“你拉着他下棋,故意在整我啊?”

    他方才站在那殿上,既不上前,也不离开,目光总在苏离离左右萦绕。苏离离也明知他看着自己,心里却有些雀跃,仿佛希望他就这样看着。心照不宣。

    她收起嬉笑的表情,肃容道:“我今天帮你,你能不能也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保于飞不死。”

    祁凤翔看着她严肃的表情带着点紧张,心里有种慨然涌动,虽思忖了数个来回,仍是答应道:“好。”

    三日后,小皇帝下诏禅位。祁焕臣三辞三让,上表力谢,不允,便施施然从了。满朝文武祭天礼地之后,于飞亲手捧上玉玺金绶。祁焕臣黄袍加身,登上了皇帝之位,加号改元,传檄四方。

    第二天,祁凤翔上书议立长兄为皇储。祁焕臣便立长子为太子,封三子祁凤翔为亲王,赐号锐。上京歌舞升平,欢庆七日。

    苏离离毫不收敛,当着锐王殿下祁凤翔的面嘲笑道:“皇帝陛下倒是登基了,可惜名讳还是个‘臣’。”

    祁凤翔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往棺材上刷漆,轻笑道:“这话跟我说说就是,可别跟其他人说去。”

    这祁凤翔挺奇怪,这些日子把兵权也交了。午后闲着没事,常常跑到苏记棺材铺坐着,看苏离离往棺材上刷漆作画;有时到书房挑一本叶知秋的旧书翻着,就翻过一下午去,然后顺理成章蹭晚饭。美其名曰来给苏离离改善伙食,免得她一个人吃饭总是应付了事。

    苏离离就把木料来源交给他了,全由祁凤翔找人拉来,她只管做成棺材。既蒙他帮忙,无以为报,苏离离说:“人终有一死,我们相识一场,不如我送你一副棺材吧。”

    祁凤翔坐在她常坐的那张摇椅上喝白水,好整以暇道:“什么样的棺材呢?”

    苏离离跪在一口才钉好的楠木大棺上,用砂纸仔细打磨边角凹纹,专心得无暇答话。头发随便一束,有些散。纤长的身体折做两折,勾勒成好看的弧线。

    半天,她直了直身,用手摸着那光滑的花纹,满意地跳下棺材盖子,道:“等我看看有什么好木材来做。用素色推光漆画,内衬七星隔板,美观又实用,包你躺在里面永垂不朽。”

    祁凤翔喟叹道:“你待我真是太慷慨了。”

    苏离离嘻嘻笑道,“那是。”

    看她对于棺材这种纯然的乐趣,往往令他发笑又感慨。人世里太少纯粹的东西可以令人心怡,祁凤翔淡淡笑道:“那可说定了啊。”

    苏离离点头,“说定了。”

    入冬天气渐渐凉了。腊月一到,年关将至。用苏离离的话说就是,大过年的你还想着打得人家不安稳。祁凤翔摇头道:“非也,非也。兵不厌诈,正是要在他最不想打的时候打他,才能事半功倍。”话虽如此说,他到底也没再出京,只是忙些了。也不知忙什么,十天半个月才见着一面。

    苏离离近日在木器店看见一种柜子,接缝处不是平直的,而是咬合的榫齿。据那店老板说这种接缝可防浸水,但是很不易做得紧密,极讲究木工。苏离离脑子转个来回,回家用散料试了一试,顿时意气风发,要做新一代改良棺材。

    这天用小木块做出个九块的木榫来,民间也叫孔明锁,自己开解了两次觉得挺有意思。自上次见过于飞,祁凤翔给了她一块令牌出入宫禁,便想拿去给于飞玩。

    跟着那个认识的总管太监,转过一个回廊,走到于飞居住的馆舍之后。平日这里侍卫环立,今天却一个人也没有。总管太监精细,一看不对,拉住苏离离道:“姑娘,今天还是别去了。”

    苏离离也觉出了名堂,心下犹豫了一阵,摇头道:“你回去吧,我过去看看。”

    总管太监踌躇片刻道:“姑娘执意要去,可别说是我带你过来的。”言罢,逃之大吉。

    苏离离左右看看无人,慢慢走近门边,就听于飞叫道:“我不喝,这是什么东西!你们要杀我!”屋子里寂静无声,仿佛没有人。苏离离心里一惊,靠在门边,不知该怎么办好。便听另一人声音温和,语调从容,缓缓道:“王侯将相之家,生死变故本就匆倏,生不为欢,死不为惧,又何必留恋。”

    他说得犹如林间赏花,月下抚琴,平仄顿挫款款道来。苏离离只觉周身的血液瞬间凝固,转身“框当”一下推开了门。堂上两名侍卫架了于飞站着,看见她推门都是一惊;而祁凤翔轻衣缓带,仪态优雅,背对着她负手而立,仿若不闻。

    于飞大叫道:“苏姐姐,救我!”

    苏离离慢慢走上去,望着他激愤的神色,沉默片刻,才尽量沉稳地转向祁凤翔,平静道:“你放过他好不好?”

    祁凤翔正眼也没看她,对着堂上略一颔首,道:“喂他喝。”

    于飞眼中绽出绝望与惊恐,大力挣扎。苏离离一急,扯着祁凤翔袍角,低身跪到地下,“他只是个孩子,我求你放过他吧!”

    祁凤翔蓦然低头看着她,眸光冷了一冷,颊上的弧线咬出坚毅的轮廓,带着一点嘲讽神色,抬头看着堂上,仿若不见她跪在地上哀求。

    于飞大声道:“苏姐姐,你不要相信他!”

    话音未落定,已被一个侍卫紧紧捏住了下颌,只留下含糊空洞的余音在屋顶回响。一个侍卫一手箍着于飞的身子;另一名侍卫从案上端起那碗乌黑的药汁,递到他嘴边。苏离离惊叫道:“不要!”站起来时,手腕一紧,却被祁凤翔反剪了双手牢牢捉住。

    苏离离用力挣扎,扭得生疼也顾不上。他毫不犹豫将她横起来,捏着双手箍在胸前。苏离离身子悬空,使不上力,眼睁睁看着那个侍卫把那碗药强喂进了于飞嘴里。于飞身子委顿下去,伏在地上咳得厉害,仿佛要把脏腑咳出来似的,渐渐从鼻子嘴巴流出血来,越来越多,染了一地,人也渐渐蜷缩起来,没了气息。

    苏离离仿佛随着他死去抽空了力气,也慢慢在祁凤翔手里委顿下来,身体如柳条轻折在他臂弯。一个侍卫伸手探了一下于飞的鼻息道:“没气了。”祁凤翔望着于飞沉默了一阵,方道:“你们出去吧。”

    两个侍卫遵命而去,待他们走远,祁凤翔一把挟起苏离离从馆舍出来,随手带上门。

    苏离离扶着栏杆喘气,听他低声严厉道:“你现在跑来做什么?还有谁知道你过来?”

    她缓了一阵儿,语调生疏而疾快,道:“人人都知道我过来。我看见你杀了禅位之君,为避天下悠悠之口,你现在便该杀了我灭口!”

    祁凤翔顿了一顿,冷硬道:“不错!”

    苏离离骤然抬起头,“你答应过我的!”

    祁凤翔仰了仰头,似思忖什么事,迟疑道:“那便如何?”

    她禁不住冷笑,“你们家坐在那皇位上不会觉得不吉利吧?”

    他的目光聚焦到她脸上,终于有些恼火,“皇位是权力,从来都不吉利!”

    苏离离转身就走,才走了两步,被他一把捉住。拖到馆舍曲栏外,直接扔给那个太监总管,“怎么带进来的怎么把她带出去!”

    那太监总管一看祁凤翔的脸色,吓得砰地一声跪倒地上,未及说话祁凤翔转身就走。苏离离站住看他去远。那总管有些虚弱地直起身,一脸苦相道:“姑娘害死我了。”

    苏离离定定地看着他,想了半日,也只得苦笑道:“对不住。”

    回到棺材铺时,两小工正在合力锯一块七寸厚板。苏离离心情不佳,把他们打发走了,关门歇业。祁凤翔原就说过于飞的事很难办,倘若于飞被别人所杀,她还稍可释意。然而今天他死在了他的手里,她的面前。苏离离有些倦,什么也不想,上床睡觉去了。

    蒙头直睡到晚饭时,她坐起来喝了点水,热冷饭吃了,怔怔地在院子里坐着,摸着她的棺材们。这院子里的棺材默默地陪着她,每当她看到它们,心里就变得平静。许多年来如此,像强大的隐秘的力量之源支撑着她。某种意义上来说,苏离离从无畏惧与犹豫,虽散漫而任性,却绝非妥协与冲动。

    直坐到天色暗了下来,她站起来出了门。沿着百福街,穿过西市,三曲闾巷后,长街正道边正是祁凤翔的府邸。苏离离远远站在大门外,向里看去,庭院深深,烟锁重楼。这里面的祁凤翔不是棺材铺里的祁凤翔。他喜怒自抑,心思敏锐,从不以真意示人,她又怎能投以些微的相信。

    默立良久,边门上一开,祁凤翔的随扈祁泰一撩衣角出来,往西而去。苏离离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还是被他看见。祁泰疑道:“苏姑娘,你怎么在这里?”

    苏离离笑了笑,“没什么,刚好走到这里。”

    祁泰道:“你要找主子么?”

    苏离离不答。

    祁泰道:“我带你进去吧。”

    苏离离想了想,道:“好吧。”

    一路跟着他走过院落重重,侍卫林立,却静得呼吸可闻,一步步像走在自己心上。祁凤翔在书房,祁泰报了进去。苏离离走进那开间的三进大房时,祁凤翔正在写着一个什么东西,专注而忽略她;落完最后一笔,方搁下笔,手抚桌沿抬头打量苏离离。

    良久,他道:“你坐。”

    苏离离依言在旁边木椅上坐下。

    祁凤翔眼睛微微地眯起来,是她见惯的深沉莫测与风流情致,不辨情绪地开口,“还在为于飞的事难过么?”

    苏离离点头。

    “你可知道你今天是怎样凶险?倘若被人发现,我也护不住你。”祁凤翔平静之中有着摸不透的情绪,话却说得坦率而坚执,“我愿意对你好,不会害你。前提是你要懂事。很多事你不能接受也只能接受。”

    苏离离有些松散地倚在扶手上,像出离了世情的繁复,反是冷静的梳理:“我却不一样。我在意很多人,在意言欢,在意于飞。这些人在你眼里可能不算什么,但是我不愿他们受到任何伤害。尤其在我相信了你,你却来伤害他。”

    祁凤翔眼神闪了一闪,似流火的光芒,静静笑道:“你可真是善良博爱啊,难怪今天那个大太监要因你而死了。”

    苏离离黯然摇头,“……我不是来和你冷嘲热讽的。”

    他沉默片刻,注视她道:“好,我也不想这样。于飞的事我是答应过你的,即使我这次真的救不了他,我也希望你不要难过。我确实尽力了。”

    苏离离打断他道:“我们不说这件事了好么?”

    “好。”

    一阵突兀的沉默抢入二人之间。

    半晌,祁凤翔无奈地笑,“算了,我不该说这些。”他站起来走到她椅边,伸手给她,“你也不要闹了。”

    苏离离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扶着他的手站起来。祁凤翔的手修长而温暖,骨节正直,左手虎口上的小伤痕,如一点朱砂痣揩拭不去。伤口虽小却刺入筋脉,穿透虎口,即使痊愈,也能摸到皮肉下的硬结。

    苏离离抚着他手上的皮肤,道:“你的手经常杀人,为什么却没有血腥气?”

    祁凤翔似微微思索了一下,道:“因为杀了人可以洗掉。”

    苏离离拇指摩着那伤痕,问:“你那次为什么要扎自己?”

    祁凤翔被她一问,忽然露出一丝恼怒与窘迫,却觉她摸在自己手上温柔缱绻,低沉道:“那天你在船上还没醒的时候,我坐在那里想到底要把你怎么样。我想了很多恶毒的法子,可以让你生,让你死,让你生不如死。然而我最后放过了你,扎这一下是要当作告诫的。”

    “告诫什么?”苏离离问得很轻,怕声气儿将这答案吹散了。

    他眼仁犹如墨玉一般内敛深沉,“告诫自己浮世之中有许多诱惑,但需明白要的是什么,就不可轻易动心。”

    苏离离缓缓抬头看他,“有用么?”

    祁凤翔有些危险地笑,“有用得很,你要不要试试?”

    苏离离摇头,“我不试了。”

    他狭长的眼眸看不出是喜是怒,“你怕烧了手。”

    他果然是听说了那句话的,然而她也摸到了这个伤痕。仿佛有什么东西落定在心里,有种残败的平衡。苏离离此时想到于飞惨死的样子,眼泪止不住地掉了下来。她手指微微的凉,而泪滴淡淡的暖,落在他的手上激起差异的触觉,将他的情绪搅起微澜。

    祁凤翔伸手抚上她的脸,将她头抬起来,有些愕然地看她流泪的样子。手摸着她眼角,忍不住低声道:“其实于飞……”

    言未已,祁泰在门口急急地报了一声,“主子,魏大人来了。”

    祁凤翔神色一整,对苏离离道:“在这里等我一下。”

    约过了盏茶时分,他才匆匆回来,看一眼夜色,“走吧,我送你回去。”

    苏离离摇头道:“你忙吧,不送了。”

    祁凤翔却执意把她送到棺材铺后角门边。苏离离转了身站住,望着他却不走,有些出神。

    祁凤翔看她这副样子,轻笑道:“我以前看得透你,现在却有些看不明白。”

    常言道当局者迷,若是看不清一件事时,必是不觉间已陷入其中。

    苏离离盯着他衣服上的暗纹,像定陵墓地里初见他时泛着的暧昧丝光,“我进去了,你也回去吧。”

    她开了角门,迈步向前,身影消失在门扉后。

    祁凤翔站了一会儿,转身往后,走入长街夜色。

    苏记棺材铺开业数年,卖过的棺材遍及京城。这里住过程叔,住过木头,住过于飞……死者往矣,生者无讯。苏离离拿着手中的纸条,默默看了一阵——不要相信祁凤翔。清峻的笔墨就像那年救他时的倔强,如同一首悠扬平仄的曲,倏然弦断声竭,隐没在乱世浩淼之间。

    她看着那张纸在手中燃起,飘落在地上化为灰烬。火光一闪,灭了。她想留下一点什么,却不知留给谁,情知祁凤翔必然会看见,她只简单写道:“我走了。”将那张纸折了三折留在枕上。

    当晨曦透出第一缕光时,苏离离换上以往的男装,仿佛如往常到南门边木材市场看木料,沿着市场转了两圈,越过河边拱桥,走出了人流熙攘的京城南门。

    前面的路也许荆棘遍布,但她已无可失去,故而无所畏惧。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苏记(天子谋) > 第八章 转身隔汀洲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薄荷荼靡梨花白作者:电线 2独身女人作者:亦舒 3治愈者作者:柠檬羽嫣 4第四部 光芒纪·星芒作者:侧侧轻寒 5爱如繁星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