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苏记(天子谋)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苏记(天子谋) > 第十七章 军中谈契阔

第十七章 军中谈契阔

所属书籍: 苏记(天子谋)

    欧阳覃退了两步,神气有些矛盾,打量了她两眼,慢慢审问道:“先帝才一晏驾,锐王就叛逆朝廷。如今皇上正亲自提兵诛灭。此地不日便有一战,你怎的做了锐逆的奸细?”

    锐逆,原来是锐王叛逆,苏离离吞了口唾沫,殷殷解释:“我不是奸细,是他们要抢我的东西,我不得已才用暗器射伤了他们。就……就……就是几根针,没人死吧?啊?”她环顾诸人,转过脸来满意地点点头,“没人死。”

    欧阳覃被她一番不伦不类的抢白,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微眯了眼睛似在沉思,不阴不阳道:“这么说来,你和祁凤翔没什么关系啰?”

    他怎会这样问?苏离离心中有个疑题一掠而过,不容多想,当下也试探道:“我跟那逆贼当然没有关系!我这辈子见都没见过他,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欧阳覃半冷不热地笑了笑,道:“那便罢了,你且跟我走吧,待此战过后,我令人送你回去。”他回头道:“给她一匹马,大家加紧赶路。”

    苏离离骑到马上,一缕神魂才算归位,跟在欧阳覃身侧,穿山越林,心中却思量开了。欧阳覃明明见过她跟祁凤翔在一起,她说没见过,他就默认了。有个隐约的想法在心里成形,但大军当前,这种事大意不得,又怎能仅凭臆测。

    一柱香时间,远远可看见营地篝火。营中兵马过来接住,只说皇上有召,欧阳覃独个去了。少时,他手下亲兵过来,将苏离离引到一处大帐的后面。这方形帐子一分为二,后帐又分隔两方,一方放了杂物,一方有张木榻。那人引了她到榻边,径自出去。

    约莫过了盏茶时分,欧阳覃掀帐子进来,手上拿了一个馒头,一叠衣物,掷到榻上,冷冷道:“换上,此时起,扮作我的亲兵,不许离开我一丈远。今晚你就睡这里,不许出去。”

    “哈?”苏离离诧异,“那你也睡这里?”

    欧阳覃脸色更沉几分,“我当然不睡这里,我在隔壁大帐。”

    苏离离头疼得紧,却勉力维持着逻辑,“那你又不许我出去,我肯定就隔你超过一丈远了;你不许我离开你一丈远,那我只能出去。”

    欧阳覃哭笑不得,摇头道:“你现在不用出去,我叫你出去才出去……哎,什么和什么呀。咳,反正我说你听着就是了!”一摔帘子,走了。

    苏离离拿起衣服一看,是套兵卒的衣裤软甲,琢磨了半天才套在衣服上穿好了。合衣倒下,盖了硬如门板的被子,啃着那冷馒头。馒头如梗在喉,衣甲硌在身下,恍然想起前些日子,在那边远小镇的客栈里,与木头神仙眷侣,心里蓦然一酸。

    脑中忽然一道灵光闪过,欧阳覃为什么要将她带在身边?内心慢慢浮起一种畏惧,怕什么呢?怕落到祁凤翔手里。可祁凤翔到底有什么可怕的,她又说不上来。正因为说不上来,却又愈加怕得厉害。帐帘缝中望见营里灯火,苏离离数着这一天算是过去了,木头啊木头,你在何方?

    她下午泡了冷水,寒风里走了半日,头疼得厉害,恍惚要睡着时,听见什么东西轻微声响。苏离离骤醒,只盼是木头来了,却听见极低的人语声,喁喁不清。木头独来独往,不会和人说话,她慢慢掀了被子爬起来,蹑手蹑脚走到帐侧。大帐外围是厚棉,里面只用两层帆布隔开,前帐之人虽将声音压得极低,隐约也可听见只言片语。

    一人语调低沉,断字却清晰,道:“……务要确保无恙。”

    欧阳覃似乎很为难道:“那天明行事如何?”

    “照旧。”

    欧阳覃半天不说话,那人良久方道:“正月十五之前,还要赶到铜川布置。”

    苏离离听得一惊,方才揭了被子,冷热不调,鼻子一阵痒痒。她努力忍了忍,将头埋在臂弯里捂死打了个喷嚏。这个喷嚏声气儿甚小,夤夜静谧中还是让那边说话的两人一顿。

    她忙蹑行至榻,躺上去装睡。刚摆好姿势,欧阳覃已掀了帘子走进来,悄然无声,令她备感紧张。苏离离刻意微微动了动,揉着鼻子,又埋在被子里睡。欧阳覃平静道:“苏姑娘,你不要装睡了。”

    她置若罔闻,仿佛睡沉了,心里却丝毫不敢放松。僵持了片刻,欧阳覃默然而出,苏离离缓缓睁开眼,哪里还能有半分睡意。

    她鼻塞头沉,蜷在褥子上吸鼻子,回想当日与祁凤翔遇见欧阳覃的情形,欧阳覃连祁焕臣的帐都不买,又怎会投向太子?他一开始就装作一介莽夫,不仅她没识破,连祁凤翔也没识破,将几人骗到睢园去斗赵无妨。这人演戏之技艺可谓绝佳,极可能是祁凤翔授意假投太子的。

    正月十五,铜川之行,那是木头写给祁凤翔的纸条,其余还有谁知道?难道是纸条子落到了别人手里,还是祁凤翔想对付他们?许多种可能浮现心底,苏离离心中暗暗定意,此地是非难料,明日定要寻机逃走,去找木头。心下打定这主意,这才模糊睡去。睡得半醒间,似乎看见帐帘一动,木头缓缓走进来,俯看着她道:“起来!”

    苏离离猛然一醒,见欧阳覃一张大脸凑在眼前,横眉道:“叫了你半天,怎不起来?”

    “哎哎”苏离离应了一声,一动,只觉头疼得要命,强撑了起来,眼前浮光掠影。自己摸了摸额头,好象有些发热。她晃起身来,将流云筒背上,埋头跟他出去,忽然撞在他背上。欧阳覃回头皱眉训道:“你今日要警醒一些。”

    苏离离揉着脑袋,“你走就走,突然停住干吗,要不我也撞不上你。”

    欧阳覃瞪了她半晌,道:“你若不想横死,记得牢牢跟在我身边,我往哪里走你就往哪里走。我往前冲,你便也往前冲,知道么?”

    苏离离心里警觉起来,点点头,“知道了。”

    出了军帐,冷风一激,她先打了个大大的喷嚏,涕泪横流。寻不找手巾,只好猥琐一把,反正不是她的衣服,袖子一横擦干净。平日看惯的马,在眼前如有山高,苏离离浑身无力,爬了半天爬不上去。欧阳覃缓缓策马到她身边,捉住她领子一提,把她提上了马背,看她东倒西歪,压低了声音道:“你就是要死也今天过了再死,别让我不好交待,嗯?!”

    交待?跟谁交待?苏离离无暇多想,只能点头,“是是,我就是现在死了,也一定诈尸起来,跟牢了你。”

    欧阳覃咧齿一笑,从随从身边接过一盒清凉油扔给她,命道:“抹上,清醒点。”苏离离依言抹到太阳穴上,凉风飕飕地刮着,灵台顿时凉得清明。跟着欧阳覃策马而出,从中军行到辕门,便见一人衣甲灿然,驻马当场,头上金冠映着天边的晨晖分外耀眼。

    这人三十来岁年纪,眉目倒也英挺,五官有那么几分像祁凤翔,却全无祁凤翔的神韵。那人一见欧阳覃道:“你来得迟了些。”

    欧阳覃脸色惶恐,重重抱拳道:“末将怎敢劳皇上等候!”

    那皇上笑道:“不要紧,今日决战,正该同心。你是有功之臣,他日必定荣耀非凡。”

    欧阳覃似被他感染,容色庄重肃然道:“今日一战,陛下伟业奠定,我等能效绵薄之力,实是大幸。”

    皇帝陛下也庄重了神情,握他手道:“你能慧眼识人主,当日为朕揭发那叛贼谋夺天子策,欲有不臣之心,朕是不会忘的。”

    他二人慷慨万端,苏离离听得胳膊上鸡皮疙瘩一层层地起,越发的冷战。才做了几天的皇帝啊,大敌在前,无屏息专注,却在遥想着飘忽的成功之后,还遥想得十分自我感动。这位皇帝陛下若有丝毫人主之智,就不该让祁凤翔坐大,落到如今这一步。

    但见这人主手一招道:“走。”

    几人便随了他从中军大道一直前行,渐渐看见前面队伍森然,剑戟林立。他们一行纵马过去时,几十面战鼓擂了起来,是金石相撞的清越激昂。人马从中分开一条道路,渐渐望至阵首,耳闻鼓,足踩鞍,不待厮杀,便已有了披荆斩棘的豪情。

    几人一路骑到阵前伞盖下立定,欧阳覃绰刀在左,苏离离立马在后。

    两阵对圆,对方中军一杆大旗,旗脚南飘,书了个端正有力的“锐”字。阵中人马分开,一骑当先而出,不徐不急,那马带着矜持态度,蹄法雍容,似闲庭信步。光看那马蹄子优雅地向前,便知道骑在上面的主子是谁。

    祁凤翔一身银甲,如雪白蔼,连盔缨都换成了素白,迎风轻飘。每走一步,既是稳如泰山,又是纵逸仙姿。他站定阵前,缓缓屈了屈腰,道:“大哥别来无恙?”

    苏离离骤然听到他磁悦的声音,脑子里似是一晕,心怪这伤寒太厉害,忙扶稳马背。

    大哥皇帝冷笑道:“谁是你大哥,你这逆祖叛贼!父皇尸骨未寒,你就提兵叛乱,还不快快下马受死。”

    祁凤翔低低地笑,毫不疾颜厉色,“既然父皇尸骨未寒,大哥怎么就把金冠束上了?”

    对方愣了一愣,道:“我是皇储,父死继位。一国之君,为国之体统,自然正装冠戴,岂能服素。”

    “原来如此,”祁凤翔前一句说得满是诗情,动静之间却又立现杀意,“上月你将我王府之中,上至王妃,下至门役,都斩首在京城北门,这就是为君之道?”

    “哼哼,不错,大逆不道,当诛九族。”

    祁凤翔仰天长笑道:“九族?我九族之中,以你血缘最近,你杀不了我,却杀一干妇孺。这也叫为君之道!嫉贤妒能,猜疑兄弟,胸中策不满百,笔下言不满千,你何德何能来参这为君之道!我今日叫你一声大哥,只因你今后听不着了。兄弟情分,今日捉住,你死个痛快!”

    皇帝陛下似闻奇谈怪论,静了一静,方大笑道:“我是听不着了!今日我众你寡,你的士卒连饭都吃不饱,你纵然想胜,也难比登天。是我让你死个痛快!”

    祁凤翔长剑出鞘,剑尖斜挑,微指他大哥道:“好,你来决此战。”

    他大哥尚未答话,欧阳覃已是双目凛凛,布满战意,听了这句暗语,大喝一声,三军惊愕,只见他长刀一抡,凌空划过一道圆弧。

    阳光下白刃一闪,从皇帝陛下颈上挥过。方才那生龙活虎的嘴巴,金光灿烂的头冠瞬间跌入尘土。鲜血飞溅,身首异处。身后军士瞬间俱骇,祁凤翔同时地将剑一指,手下军马排山倒海般压了过来。

    欧阳覃叫道:“快走!”

    苏离离奋力一打马,随他冲出了阵去。她从未如此接近地看一个人被砍掉脑袋,方才的景象仍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短短数十丈的距离,却似跑了半天。后面有箭射来,在耳边呼啸而过,她左腿上一阵钻痛,夹不住马鞍,身子便往地上坠去。欧阳覃一把将她抓住,单手提了飞驰。

    片刻之后,迎面有人伸臂捞住她的腰,欧阳覃松了手。那人将她死死地按在胸前,用力之巨仿佛要把她肺里的空气都榨出来。她的脸偎上他冰冷的铠甲,记忆中的畏惧疏离与隐约迷恋撞入心底,她再也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人流在身边涌过,那是他万千功业的奠定,在一步步累积;那是压抑他心志的家族身份,在他手中挫骨扬灰。主帅已失,敌军摧枯拉朽般瓦解,胜利华丽而盛大,快意绝伦。手中的人却是意料之外,希冀之中的贺礼。

    祁凤翔静静抱着苏离离,在这舞台大幕后,轩昂默立。

    一见祁凤翔,小命定遭殃——对苏离离而言,这是一个亘古不变的真理。

    苏离离这一觉睡得昏沉,忽冷忽热。仿佛又看见昨日急流中,他注视着她的眼,身影湮没在水里。苏离离轻声哭道:“木头。”脸上有绸布细滑地蹭着,鼻子里闻到一阵幽香。

    她缓缓睁开眼,眼前有些模糊。苏离离拭掉睫上的泪,摸到柔软的枕头,一张标致的脸庞,半尺之外凝视着她。祁凤翔一肘放在枕上,手支着头,侧身躺在旁边,看不出什么神气儿。苏离离也无暇去看,吃惊地一退,后脑正撞在墙上,疼得“哎哟”一声叫,这才觉得浑身酸痛无力。

    祁凤翔伸手抚着她的头发,举止温柔,语气冷淡道:“你乱蹦什么?”

    苏离离半趴在床上,露着侧脸,手拉了拉衣领,吃了一惊,不由得死死拽住了。自己全身的衣服都被剥掉,却着了一件丝寝衣,衣带不系,裙裾松散。被褥厚实温暖,心里却生起一种恐惧,咬牙道:“你……你……”嗓子干哑,却说不出下文来,半天才迸出一句,“你脱我的衣服!”

    祁凤翔躺在旁边,似将她阻在床上,无形的压迫感随着他手臂一动,遍布苏离离全身。他扯了扯被子将她盖好,温柔的态度将她心里那个极大的恐慌轰然点着,眼泪迸在眼眶,牙齿几乎都要打颤了。祁凤翔看破她心思,莞尔似笑道:“衣服是找附近民妇给你换的。你腿上中了箭,军医来敷了药,又一直发着高烧,天黑的时候才褪了热。”

    苏离离迟疑道:“是么?”

    祁凤翔语气诚挚道:“你若是疑心我对你做了什么,那大可以放心。我要强暴你,必定会在你清醒的时候,那样才能让你印象深刻。”

    苏离离现在便清醒得很,对他的印象也足够深刻。她看不出他究竟是喜是怒,是玩笑还是当真,是想将她留在人世还是扔进地狱,当下不敢反驳嬉笑,只得低低地“嗯”了一声。

    祁凤翔唇角扯起一道弧线,微笑道:“我忙了一天累了,顺便在这里歇了歇,看着你却又睡不着。你这人看着软弱,性子却又硬又坏。这么蜷在床上,外表温顺畏惧,心里却不知在打着什么鬼主意。定然在骂我吧?”

    苏离离看着他的眼睛,溶溶如秋水般流滟,轻轻摇头道:“我没有骂你,你一直待我很好。”

    祁凤翔眸子微微一眯,静了静,方道:“也不见得很好。只是我有一个疑问,一直想找你问问,可你总是躲着我。”

    苏离离轻轻挣开他的手,镇定下来,“你想问我什么?”

    祁凤翔收了手,也不怒,淡淡道:“我想问你,倘若当初我告诉你于飞其实有救,我其实很喜欢你,你会走么?”

    苏离离摇头道:“我已经走了,说这个没有意义。”

    祁凤翔默然片刻,沉吟道:“我有时候在想,是不是我这样的性子你始终爱不起来。可以动一动心,必要之时却又能决然离开。那其实还是不喜欢的呀。”他仿佛自言自语,“你又不是什么良善守矩之辈,江秋镝有时迂腐得紧,你怎会喜欢他?”

    苏离离决料不到他会说得这样直白,仿佛故旧知交一般无所避讳,踌躇片刻道:“我是不拘泥小节,若是为了活命,什么卑鄙手段都可以用用。但若没有什么顾及,我还是愿意善良的。”她迟疑一下,小心道:“你当然很好,比他好得多。可我早就喜欢上他了,浮世之中有许多诱惑,但需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就不要轻易动心。”

    祁凤翔眼眸深沉,阴晴难辨,隔了半日才缓缓道:“这是谁说的?”

    苏离离抬眼瞟了他一眼,没说话。

    他忽然慢慢笑响,渐渐大笑起来,转身坐起,摇头道:“我也未必就比他好得多。不就是我喜欢你,你弃如敝履么?我敢承认,你倒不敢承认了。”

    见他态度终于明朗起来,苏离离暗暗松了一口气,心道:我敢那么刺激你么?抚着腿上的药纱,低声道:“我睡了多久?”

    “也就三、四个时辰,天才黑不久。”祁凤翔站起身,从旁边炭炉上端了碗药汁过来,“早该吃药的,看你睡着,也没叫。起来喝了吧。”

    苏离离望着那碗乌黑的药汁,心里抗拒了一下,还是慢慢爬起来拥了被子,就着祁凤翔手里一气喝尽,蹙眉不语。

    祁凤翔想起她当初怕苦不喝药,自己紧哄慢哄,威逼利诱的情形,禁不住冷笑道:“你说我要是强暴你,你会不会也如此娇弱痛苦,却又不敢反抗?”

    苏离离脸色瞬间吓白了,思忖半晌,只能旁敲侧击,半是玩笑,半是坚决道:“锐王殿下,您是才做了鳏夫的人啊!”

    祁凤翔见她当真,语调冷淡之中透着嘲笑,“你也未必就不是寡妇。江秋镝若无意外,怎舍得把你扔在那兵马横行的道上。”

    苏离离登时敛容,收了戏谑,悲喜全无,淡淡道:“我跟你不一样,你的妻子死了你可以无所谓;可我无论生死都爱他。何况,他不会死。”

    “如此说来,我冷血啰?”祁凤翔自问,默然片刻,也不辩,反问道:“倘若他死了呢?”

    苏离离缓缓摇头,“他说过会来找我,他从不骗我。”说到木头,仿佛心底没了对祁凤翔那种捉摸不透的畏惧,迎视他目光,坦切道:“人有时会一无所有。我就遇到过,还不止一次,信念就是那根救命稻草。我相信他不会死,也必然会来找我。”她眼中的意味脆弱而坚执,像冬日稀薄的阳光,却是万物仰赖的根本。

    祁凤翔看着她的样子,宛然记忆中的思慕,无比亲近又如隔千山万壑。她失去过亲人,却未曾自怨自艾;对他动过心,却从未颠倒爱慕,丧失自我;她遭言欢冷淡,仍不顾安危,要水火相救。她有一种淡定的自在,对人对事不必悉心谋算,全力掌控。

    处之安然,失之不悔。

    这不由得让他想起那个眉目清亮的江秋镝,无论是贵胄骄子,还是布衣少年,总有适意的决断;无论自己怎样用心招揽,总也不肯轻易就范。仿佛又看见他们在阳关大道上的拥吻,祁凤翔眸光蓦地一沉。

    苏离离看他眼神阴晴变幻,一时爱恋纷杂,骄阳般炽热,一时又如水底暗流冰冷莫测,骨子里还是有些怕他,往里缩了缩。祁凤翔撩衣坐下,倾身靠近。苏离离以为他要有什么不轨的举动了,他却只是伸手握了她的手。什么也没说,只握在手里。他的手温热有力,皮肤的触感陌生细腻,袖口雪白得连一丝花边儿也没有,纯粹得犹如他的复杂。

    苏离离看着他服素的领口,轻声道:“你父亲死了。”

    祁凤翔望着袖子,像看着一段古旧的时光沧桑淡去,平静道:“是啊。他临终下过十二道诏书召我,可我不能回去。他待我不错,当初我下狱,他也一直狠不下心来杀我。”

    “这叫不错?”

    祁凤翔似乎有些出神,冷冷道:“已经很不错了,因为我要谋的,是他的江山。”他言辞里潜藏着激越,压抑不住,却屈臂埋了头,伏在她床边,有些掩饰,有些倦怠。苏离离错愕地看着他,他仍握着她的手,虎口上的刺痕暗红明灭。她只得由他握着,侧了身趴在床边。

    良久,苏离离合上手指,回握在他手上;祁凤翔没有抬头,却更紧地捏着她手。

    咫尺之间,默默无言。

    苏离离不了解祁凤翔,似乎从来不了解。她设想他的种种心性言行,到头来总是错的。这一点上,她甚至还不如木头。

    她这夜睡得极浅,祁凤翔抽出手时她便醒了。他整着袖子道:“你接着睡,我还有事。”态度生气勃勃,又怡然大方,昨夜微露的脆弱如同幻象烟灭。苏离离“嗯”了一声,蹭回枕上,拉了被子半蒙着头。

    祁凤翔看了她片刻,见她安睡如故,忽然笑了笑,转身出去了。拇指与食指摩挲着,指尖仿佛留着她手上柔滑的触觉。

    苏离离一觉睡到过午,头晕脑涨之状大减。床头放着一套绛色棉衣,她取来穿了。左腿上的伤倒不甚重,勉强可走。掀开军帐,薄雪点翠,旌旗翻卷,苏离离慢慢走出数丈,便见前军校场上一队人马押了一人前来。那人五花大绑,风雪染花了面目,却挣扎不屈。

    苏离离缓缓走到木栅排栏边,扶着高高的木桩子,便见祁凤翔白衣胜雪,负手立在场中,欧阳覃站在身后。祁凤翔侧头看见了她,望了一会儿又转过头去。那人被押到他面前,踢跪在地,口中犹自骂道:“奸贼,用诡计捉了老子,算什么好汉。”苏离离一听,便知是赵不折,暗想:这人定不会降,今日必死。

    祁凤翔淡淡笑道:“我自讨祁氏叛逆,关你梁州何事?无故前来犯我兵锋,眼下怎讲?”

    赵不折大笑道:“世人都知道,祁氏杀兄逆父的叛贼是你!你倒有脸皮反着说。”

    祁凤翔也不怒,“大丈夫奔走天下,扫荡四海,何惧人言。赵将军骁勇,愿降最好;不降则死。”

    赵不折大声骂道:“凤眼贼,爷爷生下来就没投过降!”

    苏离离听得莞尔,欧阳覃皱了皱眉,祁凤翔却嗤地一声笑了,忍着笑挥手道:“罢了,送赵将军去吧。”兵卒扯起赵不折押了下去,赵不折一路大骂凤眼贼不止。刀光起处,身首异处,顿时折做两截。

    欧阳覃沉吟道:“太子虽然死了,京城那边还有一番硬仗要打。”

    祁凤翔点点头,“你即日提两万兵回驻京师,安顿局势吧。”

    欧阳覃迟疑道:“殿下,京师原是重地,对你极为重要,你派我回去,我本不当说什么。只是末将出身微末,京城中的公卿仕族,只怕不服。”

    祁凤翔并不看他,淡淡道:“给你兵马是做什么的?我没空跟那些腐儒舌辩什么忠孝节义,但有不服,无论忠奸,一律灭族。总要先拿一两个人做榜样,这个度你自己把握。”

    欧阳覃瞠目结舌,祁凤翔徐徐回头看他道:“不然你有什么好办法么?”

    欧阳覃细思了片刻,摇头道:“没有。”

    祁凤翔悉心解释道:“不是我不肯叫李铿回京,他在雍州经营一年,地理熟悉;又才捉了赵不折,深知彼军虚实,留在这里于我有利。你在太子身边数月,京中往来,也略知一二,由你回京最合适。我写一道谕令给你,敕令不服者杀,你拿回去贴在京城九门,只说是我的意思就是。放手去做。”

    欧阳覃大声道:“杀便杀了,我还怕名声不好么?何须殿下来揽这个罪名。我去清点人马,明日就走。只是王公大臣好办,皇帝家事难为,怎么做,殿下还须给句准话。”

    祁凤翔想了一会,慢慢开口道:“我父皇其他的儿子小的小,没用的没用,若是没人撺掇他们送死,那就留下好了。太子府上的仆从侍婢可以留着,内眷子嗣,一个不留!”

    欧阳覃道:“是。”转身按剑而去。

    祁凤翔转身看着苏离离,慢慢走到排栏边,隔着碗口粗的木桩,伸出手背贴在她额头上,静了片刻,笑道:“果然没烧了,外面冷,出来做什么?腿伤不疼么?”

    他前一刻说到杀人,斩钉截铁;后一刻问她伤病,温柔周全。苏离离望着他,有些萧索怅然道:“追求这样的东西,不会痛苦么?为父兄所猜忌,人伦离散,回头又去杀别人的父兄妻子。毫无道理就把人杀了。”

    “政治就是如此。你不喜欢它,是因为它曾经让你家破人亡。”他仰望苍穹,天高云淡,缓缓道:“人一生是有许多不如意处要忍受,但切不可伤颓自怜。你所有的梦想,一件一件地去完成它;你所有的敌人,一个一个地去征服他。你看到这一切都照着你的想法一步步握在手中,心里是决不会痛苦的。这二十余年来,我若有一丝一毫的松懈,就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见她默然无语,似有所悟,他垂下头来微笑地望着她道:“至于人心,你可以去洞悉它。然后善良地对待善良的,恶毒地对待恶毒的,必要时也可以恶毒地对待善良的。我对你已经努力地善良了,不要挑战我的底线让我对你恶毒起来!”

    苏离离惊诧地抬头看着他,祁凤翔冷笑,“你心里在盘算着走人吧?你这人要走时从来不告辞,却总喜欢讨论这些深刻的东西。”苏离离作辞的话语还未斟酌出口,便被识破了,一时无言。

    祁凤翔语调漫妙悠闲,又带着无穷的压力,“好好呆在这里,我知道你如今视死如归,你也得知道我能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苏离离顿时失色,方才对他怀有的一丝劝慰之情也荡然无存,退了两步,转身回去。祁凤翔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因为受伤而一瘸一拐,毫不优雅,却带着决然坚定。他想叫她站住,想把她抱回去,默然了一阵,却又忍住了。

    傍晚军医又来给苏离离的腿伤换了药,叮嘱她多多静养。苏离离懒懒靠在床头,暗想木头不日便当来找她。无论怎样,她都得先把风寒腿伤养好才行。翻来覆去想了一回,合衣躺下,早早睡了。

    营中灯火初上时,祁凤翔正握了一卷书在中军静静地看。祁泰急行入帐,趋至他身边,低声道:“主子,江秋镝来了。”

    祁凤翔放下书,淡淡道:“哦,发现他了?”

    祁泰摇摇头,“安排的人都没用上,他从大营辕门进来的,让哨兵通报要见你。”

    祁凤翔眉毛一轩,愣了片刻,方慢慢笑道:“他来得倒快。”

    祁泰引着木头,穿过重重营垒,到了祁凤翔中军大帐。大帐里烧着炭火,将冬日严寒隔绝在外。大案左右顺次往下整齐摆着八张大木椅,木头在帐中站定,祁凤翔并不起身,也不迎问,只微微抬了抬手,示意祁泰出去,祁泰躬身而退。

    木头抓过一把椅子,“砰”地放在正中,淡蓝布的衣裾一拂,坐了下来。声不发而威,姿不移而严,渊停岳滞,岿然韵度。他目光本是皎皎,望着祁凤翔,却不说话。祁凤翔等他开口,等了些时候,见他端坐不语,忍不住道:“你要见我,怎的又不说话?”

    木头缓了一缓,才徐徐道:“你捉着我老婆,想必是你有话说。”

    祁凤翔眼尾的线条原有着不可攀描的弧度,此刻一笑,微微弯起来,舒缓而惬意,“我没有话说。”

    “你有话说。你粮草已尽,加之关中大震,饿殍遍野,无所劫掠,你想要那批军资。”

    祁凤翔说得清晰,“我也想要她。”

    木头似乎并不意外,神色并没有严肃,或是凌厉几分,只条理明晰道:“那么你只好回京城去,着力经营两三年,重整旗鼓,再问鼎天下。除去横生的变故,要讨平各方诸侯,七八年的时间或可成功。”

    他话锋一转,“赵无妨现今便在雍州边上虎视,此役若能将他除去,一举拿下梁、益富饶之地,与关中想连,则荆、襄、吴、越最多三年可平,大业可成。”

    祁凤翔一惊,“赵无妨在雍州?”

    “不错。雍州边上的梁州兵马名义上是赵不折领来,实则是赵无妨主倡。他乔装在军中,深居简出,只是不让人知道罢了。否则李铿擒了赵不折,梁州兵为何溃而不乱?”

    祁凤翔心里已知他所言不虚,仍沉吟道:“他既瞒得如此隐秘,你又如何知道?”

    “上月在梁州遇见打了一架,言欢和徐默格都死在他手里。”

    中原战场自古以来多是由北向南的吞并。以黄河流域为主,西出巴蜀有崇山峻岭阻隔,南下江陵有长江天堑横断。祁凤翔已占据黄河沿线,若能打通梁州、益州,东南一隅无可抗之师。莫说三年,也许两年就能一统天下。

    战机稍纵既逝,祁凤翔全身的战意都被点燃,但见木头好整以暇,心里藏着万千资粮,却用这战局作饵钓他,不禁冷笑道:“你这是威胁我?”

    木头眉宇之间是全然的简洁疏朗,坦诚无欺,“我并没有威胁你,这只是一个选择。看你是要毕其功于一役,还是要离离。”他言罢,微微抬了下巴,眸子里带着三分了然,静静欣赏他眼里的挣扎。

    祁凤翔踌躇片刻,缓缓摇头道:“你若不想她死,最好是将银粮藏地说出来。”

    “你的侍卫拦不住我。我之所以没有悄悄把她带走而是当面跟你说,一则是不愿用这种手段来对你;二则是怕你当真恼火,后患无穷。”木头说得平静。

    祁凤翔看了他半晌,神色有些阴沉犹疑,似不愿如此又不得不如此,带着三分漠然情绪,冷冷道:“我知道藏不住她。昨天喂她喝的药里下了西域奇毒。自后每月初服下解药便与常人无异;若是没有解药,活不过当月十五。”他顿了顿,又道:“不要指望韩蛰鸣,他这辈子解不了的,就是这种毒。”说完手扣了桌沿,静静欣赏他隐忍的错愕与愤怒。

    木头吃了一惊,眉头蹙了蹙,片刻之后却静下来细细打量祁凤翔的神色。沉吟少时,他往椅背上一靠,略倚在坐椅的扶手上,淡淡道:“那好得很。我解她的毒没有把握,杀你却有把握;一年杀死没有把握,十年杀了你却很有把握。你若没想跟她同归于尽,就让她好好活着。”

    祁凤翔万没料到他会这样说,摇头叹道:“你跟她在一起也没什么好,这副市井无赖的嘴脸倒是学了个十足。”他笑一笑,殷殷善诱,“你是杀得了我,可那又有什么用。自己的老婆不也没了?”

    木头微微挑眉,“我的老婆没了,你的性命也没了。谋划了十数年的江山难免不让别人去坐;天下悠悠之口难免不说你志大才疏,爱美人不爱江山,死于风流艳债。”

    祁凤翔额上青筋隐隐一浮,咬牙不语。世人说他残忍狡诈阴险毒辣,那都没什么;若是让江秋镝为老婆报仇把他杀了,必然沦为笑柄。

    木头淡淡一笑,“这还是一个选择,看你心里是自己更重,还是她更重。”

    祁凤翔默然半晌,反问:“你以为呢?”

    木头正色道:“我以为,以你的智谋,不会做这样两败俱伤的事,你也没有给她下毒。之所以这样说,无非是心里气不过。”

    祁凤翔的眼仁里有种莫名的张力,藏不住恼怒之色,狠声道:“江秋镝,你当我舍不得杀她?!”心里激怒,当真杀机一动,苏离离既是羁绊,又无心于他,留之何用?一时入了魔怔,苏离离的样子在脑海中一划而过,纵然万般可爱也失了缠绵心绪,只觉我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

    木头见他发怒,心里倒是一松,下毒之事想必是让自己说中了,缓缓摇头道:“你舍得杀她,却不该是为了这个原因。”短短一句似凉水泼下,他的简洁犀利,仿佛万事都能迎刃破解。

    祁凤翔骤觉失态,反愣了一下,心中往复来回,如雪崖之上的独坐参悟,茫然又带着细碎的纷乱。倘若真的杀了苏离离呢?此生夜阑反侧,他能不后悔?然而容她活着,又能做到江湖相忘?那些岁月里的美好,都是为另一个人而舒展,自己这番心思又成了什么?

    如丝绳萦绕,减不断,理不清,祁凤翔平生未曾如此难以决断。木头已慢慢接着说道:“譬如壮士赴死,一瞬之机,慷慨而去,与千古霸业同样壮美;若是静下心来衡量比较,瞻前顾后,就失了真意了。情爱也是如此,最经不得推敲,你稍一犹疑便是舍弃她了。她比不上你的大业,也比不上你自己。”

    祁凤翔理了理思绪,沉吟道:“人生并没有这么多选择的时候,难道古今王侯都没有白头到老的?她和我所谋求的也并不矛盾。”

    木头道:“是不矛盾,她若跟着你,一辈子也未必会遇到江山美人难两全的时候,可惜还有我。”

    “你?你难道只为她而活,为她而死?”

    “我为自己而活,却可以为她而死。这一点你办不到,你要的东西太大,你的命太重。你从一开始对她就没有这个心,所以听凭时日迁移,与她得过且过地来往。她断然离开,也正因为她要的不是这个。用情之深纯专注上,你比不上我,所以你得不到她,又能怪谁?”他说得平淡,毫无起伏,却轻易激起祁凤翔心内波澜。

    见他沉默不语,木头再逼一句,“你现在也可以带她走,我决无二话;你若忧心天下安危,我愿意替你担这个重担,决不堕了你的威名。否则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你意下如何?”

    意下如何?十多年来的谋划隐忍,大半的艰辛都度过了,如今胜利近在眼前,他怎可能拱手让人?祁凤翔骤然抬头看着他,看了好一阵,缓缓摇头道:“江秋镝离了王侯之家还可以是木头,祁凤翔离了朝堂皇家就什么也不是了。”

    木头微笑不语,心意却转侧缱绻。江秋镝原本也什么都不是了,幸而有棺材铺里的两年时光,才学会了做木头。

    祁凤翔慢慢靠上椅背,冷笑道:“难得你想出这番说词来。”

    木头淡淡道:“也没什么难的,我只想听答案。”

    祁凤翔握拳虚抵在唇上,又看了他半晌,缓缓道:“我不要她,我要你。你留下来帮我。”说到“我不要她”,心里似压着千钧之力,说完却是一松。一念之间九百生灭,倒把尘世百味尝了个尽。

    木头神色不变,问:“你用什么来让我答应呢?”

    祁凤翔放下手,率然叹道:“什么也没有,凭你高兴。”

    木头微微一笑,却没有说话的打算,祁凤翔大不是味。

    “我说,”他抚额叹道,“你我也算是故旧知交,我邀你共谋天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你不置可否了四五年,就不能给句准话么?”

    木头越发笑得深了几分,站起身道:“我要去找那批银粮,现下便要带她走。”

    祁凤翔斜睨着他,轻描淡写道:“是在铜川么?”

    木头道:“不是。我写了铜川,但不在那里。”

    “你故意的?”

    “我就是不防别人也要防你啊,哪知道歪打正着。”

    祁凤翔附掌笑道:“那好极了,铜川那边我布置了人。”

    木头微一讶异,恍然道:“那天跟的是谁?”

    “十方。”

    “难怪。”木头转身欲走,问:“我老婆?”

    祁凤翔微微笑道:“她腿上受了箭伤,又着了风寒,今天才褪了烧。虽没什么大碍,却还需静养。这会只怕睡得正熟。”

    木头略一沉吟,点点头,“好,她暂时留在这里养伤,我三日后回来。”他说到“我三日后回来”时,运上了上乘的内力,声虽不高,却水波一般漪漾开去,合营皆闻,合营皆惊。

    苏离离本睡得浅,此刻听到他的声音如从冥冥三界中传来,骤然一个惊醒,翻身坐起。

    祁凤翔内力一阵激荡,耳内低低轰鸣,心中大惊,不料他内功收发自如,精进至此。

    木头已转身大步出帐,至中军大门外牵了来时的马。祁凤翔起身跟至帐外,忽想起一事道:“你总要带点人马去。”

    木头头也不回,道:“用不着。”马鞭一扬,绝尘而去,留下祁凤翔站在那里,凭空多了几份赏识之色,又混杂着惆怅。江秋镝一派坦然地将老婆留在他这里,义下于先,摆明了是要绝他的觊觎之心。

    身后苏离离趿着鞋子瘸着脚奔出帐来,叫道:“木头!”木头的背影已去远,不一会儿掩入夜色之中。她茫然地望着他去的方向,半是因为焦急,半是因为奔跑,呼出的气在空气中缭绕。祁凤翔转头看了她一眼,冷冷道:“说了三天后回来。要不为让你听见,也犯不着震得人头晕。”

    苏离离回过神来,牙齿咬得下颌骨愈加清晰。她愣了愣,一步步走近他,眉不怒而挑,惊急之中大声道:“我知道你在铜川布置了人!你又弄了什么陷阱让他去跳?!你怎么就折腾不完呢?见不得我好是吧?!祁凤翔,你想逼死老娘还是怎么的?!”

    她睁圆了眼睛,眼仁像黑曜石的流光,这一副横了心肠要发气撒泼的模样,却是为了担心他算计木头。祁凤翔看得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懒得废话,劈头盖脸一通骂:“难道我脸上写着‘坏人’?我是杀你了还是害你了!给他个陷阱他就肯跳?他有你这么蠢?!有那么几个心眼子都做到破棺材里去了!”

    苏离离被他突如其来地一骂,一时不知所措,但听得最后一句,张嘴就回,气势不减,“我做的棺材好得很,不是破棺材!”

    祁凤翔转身就走,走了几步,回头见她还愣在那儿,空气清寒间瑟瑟发抖,大喝:“滚回去睡觉,睡不着眯着!”苏离离被他震得一抖,诧异地看了他大步而去。

    这番发泄似的争吵来得毫无缘由,一个为爱人的处境担忧,一个却是因为知道自己注定要失去了。

    营里许多人听见木头那句“我三日后回来”,不明所以爬起来询问。见苏离离与祁凤翔这般吵架,四面窃窃私语。苏离离看了看木头离去的方向,默然想了一想,木头行事向来谨慎周全,必是与祁凤翔有了什么勾结。他既说三日后回来,自己也只得耐心等着。

    她放下狐疑,往回走了两步;又停住回头看了看,方慢慢回到帐子里。

    木头策马一夜,天明赶到一处小县。县上房屋塌了大半,居民或死或伤,投亲靠友散去了不少。城内人马接住,径往县衙。莫大正在堂上高坐,拍着惊堂木过官瘾,木头迈步进门时,他大咧咧地一拍,道:“大兄弟,你看哥哥有这官样么?”

    木头将马鞭交给小喽罗,颔首道:“有。”

    莫大“哈哈”一笑,站起身来走到堂下道:“找着离离了么?”

    “找着了。”

    “那怎么不见?”

    木头正色道:“我暂时将她安顿在一个朋友那里,回来正是有句话想对莫大哥说。”

    莫大点头,“歧山上面震坏了,难得前天在路上遇着你。你让我来占着这破败的县城,是要我做县官么?”

    木头摇头道:“莫大哥可以做官,却不能只做县官。乱世之中,要么做偏安一隅的小民,要么做接济天下的人物。县官高不能成,低不能就,最是不得安稳。”

    莫大听了个一知半解,却踌躇道:“你是要我当大官?我肚子里没多少墨水,手下也只有不到三千人马,我能跟谁比?”

    木头抬头看着堂上斜挂的匾额,眼里有种置身洪流的波澜壮阔,气韵清健,吐字斩钉截铁般铿锵,“英雄不问出身,文墨可以学,兵少可以练。天下大乱之后必有大治,到时山贼就做不成了,你若不愿退回去做一个平民,如今就得往前进。你只告诉我,敢不敢?”

    莫大似被他的神气感染,蓦然生出一股豪情,慨然道:“有什么不敢,天下没有我莫大不敢做的事!”

    木头朗朗一笑,“那好得很,现下便请众兄弟跟我去做一件事。”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苏记(天子谋) > 第十七章 军中谈契阔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择君记(两只前夫一台戏)作者:电线 2光芒纪作者:侧侧轻寒 3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作者:籽月 4温暖的弦作者:安宁 5夏有乔木雅望天堂3作者:籽月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