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千屿千寻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千屿千寻 > 第二十四章 (中)

第二十四章 (中)

所属书籍: 千屿千寻

    隔了两三周便是朗利的生日,陈家骏收到夫妻二人的邀请,去画廊和朋友们聚餐。画廊门前花木葱茏,枝繁叶茂的两株大树下,石桌两侧各摆了一张小方桌,旁边围了一圈样式各异的座椅,都是从临近的店铺借来的。朋友们带了小礼物,挤挤挨挨地坐着,说说笑笑。

    陈家骏从镇上订了生日蛋糕,赶到时大家都已经落座,方桌尽头还有个位置,他走过去坐下来,一抬眼,看到朗利对面的穆尼,下巴微扬,翘起嘴角,露出一抹得意洋洋的微笑。陈家骏不以为意,和相识的朋友们一一打招呼。

    桌上摆了几个砖红色的陶泥小锅,下面的小炉子里燃着通红的炭火,锅里打上一个鸡蛋,放进螃蟹,桌上一盘盘的鲜虾、鸡肉、乌贼,还有各式水嫩的蔬菜,在锅中的滚水中一过,蘸着甜辣酱和花生酱,吃得人大汗淋漓。再来一口啤酒,凉丝丝的,鲜美的气息沁人心脾。

    众人吃得开心,互相开着玩笑,说话的声音也大起来。陈家骏和穆尼隔了几个人,对方的目光时而瞟过来,带着讥诮和打探。陈家骏面露微笑,向他举举酒杯。

    酒过三巡,穆尼借着几分醉意,问道:“听说,.你最近在联络各家潜店,卖船卖装备。看来,是真的做不下去了吧?”

    其他人声音都低下来,有些也是刚听到这个消息,诧异地看着陈家骏。素琳忙来打圆场,给陶锅里加汤,招呼大家继续吃菜。

    “我来海岛,也有十年了。”陈家骏不疾不徐答道,“或许,也是时候做个改变。”

    “哈,那之前还不承认。”穆尼冷哼一声,“如果接受我的建议,由蓝氧出面把地租下来一起合作;或者是,把整间店转让给我,价钱肯定更好。我是不会趁这个机会,刻意压低价格的。”说着,他志得意满地笑起来。

    朗利看不过去,咳了两声。

    “店还在,只不过换个形式,未必是你设想的合作方式。”

    “听说你要支持万蓬,让他做个小店。”穆尼不屑地撇撇嘴,“他有什么经验?连教练都不是。”

    “大家都是一点点成长起来的,”陈家骏应道,“以后店里的事,我也不会过问太多。”

    临走时朗利来送,走到车前,忍不住问:“你真的要离开?打算去哪里?”

    “还没最后定。”他笑了笑,“这件事儿,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

    “做不下去,自然就跑。”穆尼也跟了上来,嗤笑道,“不是所有店,都能一做十几年的。”

    “没错。”陈家骏颔首,“以后的路还长,所以更要稳妥小心,哪个细节都不能犯错。以前我们一起出海,也没少带你做冒险的事情,下大深度,在沉船船舱里喝酒……那时候玩得太疯,现在适可而止了。”

    “我当然有分寸,不用你来教。”穆尼愤愤不平,“不是每一件事都要按照你的想法来操作,才是正确的。”

    穆尼转身离开,朗利为了弟弟的言行一再道歉。

    “今天你过生日,我们都是来给你庆祝,不是来添麻烦的。你要是再道歉,我就过意不去了。”陈家骏不以为意,“而且,我做了这个决定,就知道周围的人会有各种议论,穆尼只是直接地说出来而已。”

    听闻陈家骏要结束潜店的运营,最初几天穆尼心中无比得意,但是真见了陈家骏,在他脸上看不出一丝颓唐,也没有挣扎和不舍,自己说出去的每句话就像拳头砸在棉花上,一点都不畅快。越想越是不平,他不是口口声声说,scubalibre会开下去么?现在出尔反尔打算闭店,难道不应该感到羞愧吗?

    过了几日,穆尼又找了个机会,带了两个人去了海岛另一侧。然而陈家骏并不在店里,万蓬和汶卡正在清点装备。穆尼趾高气扬转了两圈,没谁主动和他打招呼。他讨了个没趣,指了指停在栈桥边的潜水船,悻悻问道:“那艘卖出去了么?”

    万蓬也不看他,远远答了一句,“都是老板在联系。”

    “他人呢?”

    “旅行去了。”

    “旅行?现在?”穆尼不可置信,“去哪儿了?”

    “中国。”

    “去看他那个女朋友?”穆尼嗤之以鼻,“店都不要了,他是不是疯了?”

    叶霏坐在雪坡边缘,探身望了望,百米的落差,以她刚刚练习一上午的推坡和落叶飘技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蹭到坡底,会不会一起身,就像一团雪球般翻滚而下。

    她有些心虚,“那个,我能抱着板子,再坐缆车下去么?”

    “不可以。现在才不过是半山腰。”陈家骏答得斩钉截铁,“是谁抱怨,师兄师姐不肯带自己来崇礼的?”

    叶霏扁了扁嘴,上一周她听白夏说要和朋友去滑雪,兴冲冲也要跟上。白夏有些为难,说车上已经坐满了;而且她们要去的雪场也不大适合初学者,没人能目不转睛地照看叶霏。

    白夏安慰道:“以后先带你去近郊雪场练习一下,交通更方便,价格也合适。”

    叶霏点头答应,心中还是有些失落,她还没滑过雪,本来想体验一下,这样见到陈家骏时也不至于太狼狈。

    陈家骏看起来胸有成竹,带着叶霏直奔单板租赁区。

    “不是那种么?”叶霏指了指双板,那更符合她心中对于滑雪的定义。

    “这就是我说过的snoboard啊。”陈家骏拍了拍手中的雪板,“好久不滑,这个应该更适应些,毕竟偶尔还冲浪。”

    自己的男朋友还真是运动全能呢!叶霏跟在陈家骏身后,用崇拜的目光看着他。

    在初级道坡顶,陈家骏帮叶霏系好固定器,起身示范如何用后刃推坡,而后想要转到她身前,伸手拉她起来。太多年没有踩雪板,一时失去平衡,刚转过来,脚底一绊,直直地跪了下来。

    叶霏难得见他出糗,笑得前仰后合,拍着陈家骏的肩膀,“快快平身,不到春节,没有压岁钱。”

    过不了多久,就轮到她腿脚发软。练习了两趟面向坡底的后刃推坡,又改成面向坡顶的前刃。身边的教练严厉得很,看到她不敢向前压膝盖,就会“咚咚”地拍她的头盔,“这时候一定要向前跪,不能向后仰,记得住吗?”

    话音刚落,叶霏立不住,果断跪了下来。膝盖砸得生疼,她的泪花都要飞到雪镜上了。

    陈家骏轻笑,“五块。”

    叶霏不解,“什么五块?”

    “压岁钱啊。”

    真是睚眦必报。

    叶霏在陈家骏的带领下练习了几趟,可算明白,当初别人说,他在水下拿脚蹼打学生手板,一定不是玩笑。那么长的雪坡,他随手一指,“side,(推坡,后刃和前刃)各十次。”

    叶霏摊开手,“给钱。”

    “什么钱?”

    “一趟怎么也得跪七八次,一次不是五块么?”

    陈家骏哭笑不得,“要是我的学生,这么理直气壮地耍赖,早就挨揍了。你怎么这么没脸没皮?”

    叶霏嘻嘻一笑,“我就是这么没脸没皮。”

    “本来还觉得你挺有骨气的,”陈家骏拍开她的手,“早知道这样,我才不把你捡回店里。”

    “想想你当初那个矜持,如果不是我没脸没皮,你现在能站在这儿?”叶霏更加耍赖,“现在嫌弃我了?那我走了哈,你自己玩吧。”

    “绑着雪板,你能往哪儿走?那我走了哈。”陈家骏学她语气,说完果然不理她,身姿矫健,行云流水般滑了下去,留叶霏一人在坡顶瞠目结舌。过不了几分钟,他乘着牵引魔毯又上来了,在她身边坐下,笑道:“你要是不好好练习,下次她们再不带你来,可不要向我哭鼻子。”

    叶霏示弱,扯他衣袖,“我练得很认真啊,可是真不敢再摔了,膝盖和屁股都要摔烂了。”

    陈家骏戳了戳雪道,“的确,这儿的雪太硬了,一会儿去雪具店,给你买套护具。”

    叶霏笑逐颜开,“那现在可以不练了?”

    他解下雪板,反扣在雪道边缘,回身将叶霏拉起来,“放心,我跟着你走,保证不会摔到。”他站在叶霏身侧,帮她调整重心和姿态,讲述时重点分明,条理清晰。

    旁边一位大哥也是初学,摔得人仰马翻,这时也凑过来听,坐在雪地上一脸艳羡,抬头问:“这位教练挺负责,请问,怎么收费啊?”

    陈家骏没答话,叶霏笑起来,应道:“这是我男朋友。”

    大哥连忙道歉,“不好意思啊,刚才真以为是教练……”

    叶霏以为他会说,“讲授得那么专业”,谁知大哥话锋一转,说道:“看着那么黑。”

    叶霏几乎笑出眼泪,等大哥走后,双手捧着陈家骏的脸,仔细端详,“人家雪场教练也是风吹日晒,你还真有点像,就是还需要两坨红脸蛋。”

    陈家骏拉下脸来,一副被嫌弃了的不甘心。

    叶霏安慰他,“黑点没关系,你看好多男演员还特意去晒黑呢,黑点看起来更。”

    她弯起的嘴角含着笑,看起来也甜甜的,如果不是两个人全副武装,戴着头盔和雪镜,他一定会凑上去亲亲她。

    一天下来,叶霏觉得尾椎都隐隐作痛,陈家骏说要带她去县城里转转,买一套护臀和护膝。叶霏连连摆手,“就算捂上,明天也不能再摔了,我都快坐轮椅了。”

    陈家骏看她皱着眉头、步履蹒跚的样子,既可怜又好笑,走上前去环着她的腰,让她半倚在自己身上,走得轻松一些。

    叶霏也不客气,搭着他的背,整个人要吊在他身上。两个人从雪具大厅出来,傍晚的夜空中飘着细雪,在地上均匀地洒了一层雪粒。叶霏一时怔忡,觉得迤逦的小路在路灯暖黄的光中,像海边米白色的沙滩。

    她脸埋在陈家骏胸前,嗅着他身上清冽寒凉的气息,心中感慨,“我不是在做梦吧。”

    他捏着她的脸颊,“要不要我掐掐你?”

    “不要。”叶霏把他的手拽下来,“就算做梦,也是个美梦,别把我掐醒了。”她又想了想,“这种感觉很奇妙,其实在岛上才更像一场梦,感觉是另一种人生。本来我觉得,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现在你来了,好像它们就连在一起了。”

    “本来就只有一个世界。”陈家骏想到陪她看奥运比赛时常见的口号,应道,“dream。”

    “原来是两个,你的和我的。”叶霏和他十指交握,“现在,就是一个了。”

    她躺着或坐着都不舒服,回到酒店,捧着一堆抱枕趴卧在床上,托着下巴和陈家骏聊天,说起最近找工作的进展。叶霏的简历投得既广且杂,旅游、教育、商贸,但凡和东南亚交流交往沾边的,她都投上一份试试。“我问过那边的朋友,他们说,先到当地落脚最重要。之后有了经验,再找可心的工作,就容易很多。”

    陈家骏问:“那么,你自己最喜欢哪份工作呢?”

    “有一家旅行杂志的职位描述看着不错,也会有外派机会,不过那就不一定去哪里呢。除此之外,也有那边的孔子学院招收汉语教师,我得先去考个汉语教学资格。”

    “找一个你喜欢的工作。”陈家骏抚着她的头发。

    “还是得离你近啊。”她仰起头来,“否则和留在北京有什么区别?”

    “你选定了,我也找一个离你近的工作。”

    “啊,那潜店呢?”叶霏惊讶,想要跪坐起来,忘了膝盖也是青紫的,腿一软,又趴了回去。陈家骏身子一探,她恰好扑到他怀里。

    “你和雅恩斯做的中文网站,暂时用不上了。”他搂着叶霏,“我打算将潜店转手。”

    叶霏不解,“为什么?之前没听你说过。”

    “地契到期了,和业主谈不拢。”陈家骏避重就轻。

    “那怎么办?”

    “正好,也是个契机吧。或许,我们可以去同一个地方工作呢。”

    “这样,不好吧……”叶霏忧心忡忡。

    陈家骏失笑,“怎么,你还想躲着我?”

    “当然不是。”叶霏说,“但如果,你为了迁就我,放弃自己喜欢的事情,我会不安心的。那样的你,就不是原来的你了。”

    “放心,我还是考虑过。在大城市也有很多潜水中心,可以做基础培训,也可以组织潜水旅行。我和几位朋友商量过,中国大陆市场潜力很大,我们有中文优势,又有众多潜店联络资源,可以为中国潜水员量身定做潜水旅行的package。”

    叶霏眼睛一亮,“那聘用我哦,我可以忙里偷闲,给你写个软广,发在我们杂志上。要是有什么需要翻译的内容,也可以找我啊。”

    陈家骏笑她,“好像人家杂志社已经录取你一样。”

    叶霏双臂搭在他肩头,笑眯眯望着他的眼睛,“我们一起去哪里都可以,反正饿不死。我这么聪明能干,你也是。”

    “这是夸我,还是夸你自己?”陈家骏笑起来,解释道,“所以这次我来北京,不会待很久。潜店会分成两部分,一半转手卖掉;另一半换一个小的店面,交给万蓬打理;还有不少后续事项要处理。”

    “没关系,你忙你的。”叶霏心念一动,“你这么远来找我,是为了亲口告诉我这个消息?”

    陈家骏点点头,“也是想来看看你,还有你生活的地方。”

    “我们以后可以一起去好多地方。”叶霏亲了亲他的嘴唇,“我以后要写个专栏,把路上的见闻都记录下来。”

    “不是还要给柏麦写新故事?”

    “对,一起。”叶霏兴奋起来,“我最近在看一本书,《看不见的城市》,写成那种风格的,专栏的名字么……就叫《千屿千寻》,好不好?”

    “怎样都好。”陈家骏将她拥在怀里,这世界纷繁芜杂,人来人往,但是,有她在一起,怎样都好。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千屿千寻 > 第二十四章 (中)
回目录:《千屿千寻》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一生一世,美人骨作者:墨宝非宝 2长相思3 : 思无涯作者:桐华 3忽如一夜病娇来作者:风流书呆 4大王饶命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5轻易靠近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