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千屿千寻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千屿千寻 > 第十一章 (下)

第十一章 (下)

所属书籍: 千屿千寻

    (女生文学 )    【上一章更新了两次】

    第二天一早,陈家骏接了一个电话,叶霏正在清理店面,看见他微笑着站起身来,神色十分恭敬。

    雅恩斯跑过来,拍拍叶霏的肩膀,“等我回来,一起去夜市吧!”

    “今晚不用看书测验?”

    “昨天复习完啦。”他长吁一口气,“过两天正式开课了,再不去真的就没机会了。”

    邱美欣揶揄他,“你可真是为我们省钱,学费里是包含三餐的。”

    雅恩斯豪爽地挥了挥手,“没关系,再黑两个网站!”

    那边陈家骏已经放下电话,“今天不行,大家都在店里吃饭。汪sir已经到机场了,下午就能到岛上。”

    邱美欣笑,“汪sir的接风宴,少不了好吃的。”

    “叶霏下午提前去点菜吧。”陈家骏说道,“顺路去一下monkeybar,预留一张长桌。”

    叶霏想到夜里有美食,又能和大家小酌聊天,心情十分愉悦。路过monkeybar,没看见无精打采的颂西,倒是看到了久违的郑运昌。她笑逐颜开,小跑过去,“郑老板,又见到你啦,前几天你都没在。”

    “叶霏,就知道你会回来!”他利落地从架子上摘了一只高脚杯,“请你喝东西。”

    “不不,现在不能喝酒,.发现又要说我了。”她吐了吐舌头,“不过课程总监汪sir到了,.说预定一张长桌,吃了晚饭大家过来。”

    郑运昌拿出一罐苹果汁,递给叶霏,“嗯,这是开班之前最后一次放松了。之后大家都会很忙,汪sir看起来很和善,但也是蛮严格的。”

    她在吧台前的高脚凳坐下,四下看了看,“颂西呢?他还好吧。”

    “去医院复查了。”

    叶霏有些担心,“你不会……辞退他吧?”

    郑运昌笑,“当地的年轻人,有几个不是这样?要么是不够勤快,要么是不够用心。”他又解释说,“我这么说,不是不喜欢他们;心思简单,相处起来轻松。我来岛上开这个酒吧,本来也不是为了赚钱。如果我喜欢那种又紧张、又忙碌,每个人都一板一眼的日子,就不会到这儿来了。”

    叶霏想起自己的稿件,问道:“我在写一篇关于海岛的文章,能问一下,您为什么选择在这里生活吗?”

    “因为海边很美啊,生活又悠闲。我现在每活一天都是赚到的,不想让自己太辛苦。”

    叶霏一愣。

    郑运昌倒不避讳,“三年前做过一次大手术,总算保下这条命。其实我很清楚,复发的机率还是蛮大。后来到这里散心,没想就住下了reads();鬼眼道长。起初没有店面,就在scubalibre的露台上卖酒。当然,是晚上,大家收工之后。我要给家骏租金,他从来都没要过,后来还入股,说这样就可以喝到进价的酒了。”

    叶霏不禁弯起嘴角,“他还总管着我,自己不是更能喝?”

    “那时候,真的担心他喝太多。经常hangover(宿醉),有一次下水,那么大一只水母都没有看到,险些撞上去。”周围没有人,郑运昌还是压低了声音,“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我说过他的糗事哦。”

    两个人一起笑出声来。

    叶霏托着下巴,“那是怎么发现水母的呢?”

    “还带着客人,被拉住了。”郑运昌呵呵地笑着,“那次真的把他自己也吓到了,倒不是怕被水母蛰,而是很内疚,他应该时刻保持清醒,才能为全队的安全负责。”

    “后来呢,他就不喝了?”叶霏继续问,“好像也没有吧。”

    “会喝一点。真的想喝,也会等第二天不出海的时候。”

    叶霏笑,“难怪我刚来的时候,他都不怎么出海。”

    “也是因为生意做大了,不需要自己那么辛苦。”郑运昌慨叹,“家骏很有生意头脑,人也正派,我相信他的店可以开得更好,或许他会成为下一位课程总监。”

    叶霏若有所思,用下巴一下下戳着圆珠笔的按扣,“家骏…….,他来到岛上也好多年了吧。没想到,妹妹的事情,影响了他那么久。”

    郑运昌正在擦着柜台,听到她的话,停下手来,略一迟疑,“我现在只能讲,相信我,家骏不是个软弱的人。不过……如果有机会说,以前的事情,他不会隐瞒你。”

    是不是自己表现得对他太过关心?叶霏没来由紧张起来,支吾道:“我随便问问,没什么特别想了解的。”

    好在颂西及时出现,让叶霏不需要再尴尬地辩解下去。他神色颓唐,扬了扬手,算是打过招呼。

    “那天没有再伤到胳膊吧?”叶霏问。

    颂西摇头,在她对面坐下,“茉莉住在你那里?她说了什么?还是坚决要走吗?”

    “或许。克洛伊回来,把她接走了。”

    他垂着眼睛,“我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是吗?”

    “不是看你说了什么,而是看你做了什么。你口口声声说她是你的珍宝,那么她不在的时候,有什么不能忍耐的呢?不能因为她看不到你,你就做对不起她的事情。”叶霏心存怜悯,又觉得他应该受些教训,“如果你喜欢的,只是有人陪在你身边玩乐,就不要怪茉莉会离开你。她要的是一份稳定的感情,不是一场游戏。你一次又一次伤害她,,她这种报复的方式不明智,你感到受伤了,但这并不等于,她需要向你道歉。从你背叛她开始,她已经不再需要对这份感情负责了。”

    颂西一时无语,过了半晌,才低声道:“你说得对,我会努力改。如果茉莉走了,你要帮我作证,劝她回来。”

    叶霏点点头,“我们都会帮你作证的。”

    她望着辽阔的海面,忽然就想起许鹏程来。在离开北京前,这个名字还会让她感到不屑与气愤,但在岛上不过几天,它却倏然变得无比遥远。那段往事带来的羞耻、悲哀和愤怒,似乎都可以一笑置之了。半年前刚刚抵达海岛时,这里是一处绚烂的迷梦,她只想在其中遗忘自我;然而现在它变得越来越真实可亲,她见到了岛上的艳阳高照,也见到了狂风暴雨,更见到了伊甸乐土背后,每个人平凡的喜怒哀乐reads();异能娇妻降总裁。

    她问自己,是否算得上,看到了现实和梦想的界线?她是否会坦然面对,这样的岛屿生活。

    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呢?她心里被撞了一下。鼻子有点酸,是因为,不想再成为这座岛屿的过客吧。

    汪sir的全名叫做汪晋才,年近六旬,早年曾经在美国和澳洲工作,七八年前返乡定居,在临近几个国家授课。他鬓角斑白,略微发福,讲中文时带着悠长的南洋腔,笑容很是和蔼。

    吃过晚饭,大家到monkeybar聊天,因为即将正式开课,也没人打算开怀畅饮,顶多叫上一两罐啤酒。几位学员围着汪sir和陈家骏,聊起各自的潜水经历和连日来的准备。叶霏插不上话,自觉地退到一旁,坐在吧台前安静地听着,遇到有趣的话题就写下两笔。

    众人兴致勃勃。

    “你昨天几点睡?我看书看到十二点,本来觉得以前学的很扎实,一测验发现都忘记了,唉。”

    “我也十二点多才睡,不过是对着镜子练习动作。”

    “是啊,我演示的时候,比当年第一次下水学课还紧张。”

    “今天练习时我看到两条狮子鱼耶!”

    “拜托,你做了两年潜水长了,看到狮子鱼还会兴奋?”

    “这两天一直趴在两米深的沙地上练习,你敢说你看到了不兴奋?”

    陈家骏扬了扬眉,“你们要知道,如果想看鱼,做潜水向导比较好。因为教学时,无论眼睛看着哪里,心思都在学生身上。”

    叶霏想起他在水下指导众人时,冷静且专注的神态,隐约羡慕起那些学生来。

    雅恩斯耸了耸肩,“所以总能见到学生很喜欢自己的教练,他的心思在你身上,你的命在他手里。”

    克洛伊笑得眉眼弯弯,“哦,所以有的人那么想教漂亮姑娘。我们让课程总监来评判一下,谁更适合教叶霏。”

    “我只是陈述一个事实,你不要陷害我!”雅恩斯龇牙,“这样讲,我还能不能通过考试了?”

    大家笑起来。

    汪晋才也笑起来,“真有些怀念年轻做教练的时候。”他仰身靠在座椅上,向着陈家骏摊开手来,“.,下面交给你了,我们来和这些充满激情的新学员聊一聊吧。”

    他点头,了然一笑,“每次开班第一堂课,都会问大家一个问题,那就是,你们为什么想当教练。今天我们不妨在这里先说一下吧。”

    一位当地来的学员说:“我喜欢潜水,想在潜店工作,而且收入也不错。”

    健硕的美国人答道:“我这几年打算周游东南亚。做了教练,经济上就可以自给自足,工作一段时间,旅行一段时间。”

    雅恩斯说:“我喜欢潜水,所以希望把这种快乐带给别人,让更多的人了解大海,喜爱大海。”

    还有一对夫妻,连恩和珍妮,他们没有报名预备课程,也是刚刚来到岛上。连恩有些跛脚,走不快,珍妮从不搀扶他,只是放慢脚步,和他保持同样的节奏。他俩相视一笑,“我们也很喜欢潜水,想尝试各种没做过的事情,所以就来了。不过以后不一定会教课。”

    “这个问题,从来没有标准答案。”陈家骏微笑,“甚至你以后做的事情,不完全符合你的初衷。你会得到一些意外的收获和快乐,也极可能遇到无法预想的困难reads();游戏与综漫的旅程。但是我相信,你们从初学者到潜水长,一路遇到的那些教练里,一定有人做了什么正确的事情,才会引领你走到现在的教练课程。我希望你们记得,那些对你带来有益影响的人,还有那些时刻。在某种意义上,它们已经解释了,为什么你会到这里来,你希望成为怎样的一名教练。”

    众人齐齐点头。

    连恩问道:“有没有那么一刻,你会怀疑自己的选择?”

    “当然,”陈家骏微笑,“也许是太辛苦,也许厌倦了,也许有一些其他不得已的原因。有厌倦心理并没有错,但那个时候,就不应该教课了。即使你不说,你的情绪在无形中会传递给你的学生。你的启蒙课程,对于他们今后的潜水生涯都是至关重要的,所以你应该保持严谨认真,又充满激情。”

    “那应该怎么办?”

    “停止教学。”他顿了顿,“但不等于是永久的。你可以去fundive,去你想去的那些地方,找回潜水中fun的部分。你会发现,依旧热爱着自己蓝色的‘办公室’。”他淡然一笑,“相信我,离开一段时间,你就会迫不及待地想要回来。”

    从叶霏的角度望过去,他的脸在灯光下半明半暗,深刻的轮廓透着果决与坚韧。她摸出本子来,在上面写着他刚刚说过的话。

    只听他继续说道:“即使和刚才类似的话,我每年讲许多遍,也没有觉得厌烦啊。”

    众人一哄而笑。

    叶霏低着头,也忍不住咧起嘴,轻声笑起来。

    邱美欣过来拿啤酒,和她一同靠在吧台旁,歪着头,微笑道:“看他们这样子,多开心。”

    叶霏赞同,“是啊,一到岛上来,心情就放松了。”

    “所以每次开班,我都愿意来帮忙。”

    “不知道每天生活在这里,是什么样的感受。”

    邱美欣看向她,带了一丝玩味,“你觉得呢?”

    叶霏想了想,“作为游客,只觉得这儿是个天堂;但是相处久了,发现大家也都有自己的难处。”

    “只是个人的一种选择吧。我是没有那么洒脱。”邱美欣握着啤酒罐,在手中揉搓着,“我会想,如果生病了怎么办,养老怎么办,刮台风了怎么办,想要逛街看电影怎么办;家人上了年纪,需要我照顾,怎么办;如果政府说这一带都要做保护区,所有商家立刻停业,怎么办。”她笑起来,“顾虑太多,很难改变现有的生活状态。”

    叶霏点头。

    邱美欣看到她在本子上记着什么,笑道:“为你的文章搜集素材呢?”

    叶霏脸颊一热,“.说得挺有道理。”

    “是啊,现在汪sir来坐镇,但有意让家骏来主导学员,他蛮受欢迎,口碑也好。”

    “他是不是也有打算继续学习,成为新的课程总监?”

    邱美欣点头,“教课、开店,实质上也是一种ss,但是他总能感染听众和学生。当初他没有继续读商学院,真是可惜。”

    叶霏觉得无所谓,“也许他天生适合做这个,不去商学院也没关系。”

    “倒也是。”邱美欣笑,“可是,那是沃顿呢!”(沃顿商学院,隶属宾州大学,世界知名商学院之一,多次位列s全美最佳商学院排行榜榜首)

    “为什么没有继续读?是因为……妹妹的事?”

    “读商学院,其实是家骏父亲的意愿,希望他以后能帮忙打理生意reads();公主陛下万万岁。不过他说不想为那个国家赚钱了,和家里有些不愉快。”邱美欣微笑着看过去,“也是年轻气盛呢。正好大学毕业,他就一走了之,自己跑到偏僻的岛上来。”

    叶霏默然,想到他失去了心爱的小妹,和家人疏远隔阂,不愿意再回到出生的国度,独自一个人来到远离繁华的岛上,是自由,是磨砺,还是放逐?想起他的沉默和孤独,似乎感同身受,胸口被微微地刺痛着。“那是很艰难的一段日子吧。”她轻声问。

    “是啊,开始和我们都没太多联络。”邱美欣慨叹,“过了两三年,他邀请我们来岛上玩,才又变回开朗乐观的样子。”

    叶霏撇撇嘴,想起他的冷峻和讥嘲,这算开朗乐观?

    只听邱美欣说道:“无论后来发生了什么,那几年,真要感谢jocelyn。”

    听到这个名字,叶霏猛然想起那张陈家骏与鲸鲨同游的照片,落款清清楚楚写着lyn。她的心抖了一下,“jocelyn?她是……”

    “她是我见过的,和家骏最相配的女孩子。原本,他们还打算请达明和我作伴郎伴娘。”

    在温和的晚风中,叶霏的心仿佛被攥紧,身体发凉,几乎要轻轻战抖起来。她捉住手中的本子,将它卷了起来,页角压得发翘。

    “那……后来……”都要喘不过气,但是,还是忍不住想要知道更多。

    “那个,他们去了khaolak(寇粒,泰国地名)……”邱美欣轻声叹息,补充道,“就是,家骏救下柏麦那一年。”

    叶霏心中一惊,“jocelyn,她不会……”

    “她伤得很重,后来身体康复了,心却……她说,再也不想来海边。”

    叶霏心中五味陈杂,鼻子酸涩,眼圈渐渐红了。

    邱美欣啜了一口啤酒,缓缓地说:“关心一个人可以,但是不要同情他。同情会让你的心失去防范。然而,如果你不能帮助他,同情对两个人而言,都是毫无意义的。”

    叶霏只觉得心事被人看穿。

    有了同情,便有了怜惜,便让一颗心变得柔软。

    虽然并不是有了同情,就一定对他心存好感。

    但她对他,还有钦佩,有好奇,和敬畏,以及许多杂糅在一起的情绪,在短短几日内竞相呈现,自己还来不及一一分辨。

    难道在别人眼中,已经昭然若揭?

    她垂下眼,揉搓着手中的笔记本,想起刚刚写下的一段话,本来想交给陈家骏,看他会描绘出怎样的图景。

    “达拉姆岛向南的海湾是天然的避风港,在雨季到来时,无数渔船排列在港口内,船舷挨着船舷,船帆拂动船帆,连接的甲板如同街巷一样。而在旱季,呼号的季风都沉寂了,惊涛骇浪悄无声息,那些渔船都航行到远方的深海。退潮时海湾近岸处是宽阔的浅水漫滩,走出去很远,海水都不会没过脚踝。

    在没有晚霞的傍晚,平静的海面如同巨大的灰蓝色镜子,倒映着云影。有飞鸟投身而入,便再不会飞出来。很少有人知道,这面无垠的镜子是梦想和现实的分界线。有些人在水中只能看到现实的倒影,有些人却可以看到内心深处最渴求的梦想。如果你忍住那些景象的诱惑,在不远的将来,那些倒影的梦想都会成为现实;然而如果你栽下去,就只能永远困在梦境之中。”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千屿千寻 > 第十一章 (下)
回目录:《千屿千寻》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初次爱你,为时不晚作者:准拟佳期 2我的忧郁小姐作者:陈果 3轻易放火作者:墨宝非宝 4三千鸦杀作者:十四郎 5轻易靠近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