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假日暖洋洋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假日暖洋洋 > 第22章 纸包不住火

第22章 纸包不住火

所属书籍: 假日暖洋洋

许可依不甘,“他那么对我,良心难道不会痛吗?”
  
  唐璇叹气,“宝贝,他得先有良心,才会痛啊。”
  
  许可依还是越想越气,“一年啊。每次他去深圳,找各种理由,为了怕我怀疑,还拍一堆照片发给我,真是用心良苦,感人肺腑。劈腿,我咬着牙认了,可他明明干出这么操蛋的事儿,见了我,他非但一点不心虚、不内疚,还特么还振振有词,把责任往我身上推。我让他挤兑的,居然还有点心虚,你说,我不是脑残是什么?昨晚,都到那个份儿上了……”
  
  “我现在,真的好后悔,因为老高,我搭上了十年的青春,为了他,我从一只骄傲的小孔雀,变成可卑可怜的磕头虫,见人就笑逢酒必喝,我都特么被甩了,居然还想着为他守身如玉,我……”
  
  许可依看到不远处的大白熊,大步走过去。
  
  唐璇跟了两步,停下了。
  
  许可依走到白熊的面前,白熊朝她招招手。
  
  许可依拉白熊的手,“你。跟我走。”
  
  被甩开。
  
  许可依再次拉住他,“昨晚,咱俩还有重要的事没办完,你乖,跟姐姐回房间。”
  
  被甩开,白熊拼命摆手。
  
  许可依一脸认真,“放心,这次,我会对你很温柔的,绝对不会像上次那样……”
  
  白熊吓的后退。
  
  许可依火了,“你是不是嫌我老啊?”
  
  白熊摇头摆手。
  
  “那就是嫌我身材不够好?你放心,我就是传说中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不信,咱回屋试试,不满意,你可以走,差不多得了,再装就没劲了啊……”
  
  许可依和白熊纠缠,絮絮叨叨的。
  
  然后,发现侯昊在不远处,目瞪口呆地看着她。
  
  许可依一张脸顿时红了白,白了红,恨不得找地缝钻进去躲躲。
  
  几分钟后,二人来到一处长椅坐下,侯昊把一瓶战马饮料递给许可依。
  
  侯昊忍不住笑,“刚才,我但凡晚到一会儿,人家就报警了。”
  
  许可依捂住脸,“sorry。”
  
  许可依喝饮料。
  
  “你又受什么刺激了?”侯昊问。
  
  许可依抬头看一眼,摇头。
  
  “高俊裕又来找你了?”
  
  “不是他,是他女朋友。”
  
  “说啥?”
  
  许可依苦笑,只觉得无比的讽刺,“说他俩在一起,已经一年了。”
  
  侯昊不明白问题在哪里,“那又怎样?”
  
  “我跟他,才分手半年……”
  
  “劈腿啊?这不是很正常吗?”
  
  许可依窜起来,“正常吗?你劈过?”
  
  侯昊有些难过,“我被劈过,还不止一次……”
  
  “后来呢?”
  
  “后来……我们都学会了如何去爱,但是她,已经消失在茫茫人海。”
  
  许可依打了他一拳,“切。你恨她吗?”
  
  侯昊苦笑,“恨过吧……”
  
  许可依忽然释然,感觉好多了,“我忽然想起一首歌,失恋阵线联盟。”
  
  侯昊站起来,“走吧。”
  
  “去哪儿?”
  
  侯昊坏笑,“找个地方,亲嘴去。”
  
  许可依愣了一瞬,下一秒,一脚踹了过去,“臭流氓。”
  
  陈家别墅这边,陈暖暖终于寻了个机会出门。她鬼鬼祟祟从一楼双床房出来,左右看看,出门走几步,拐了个弯才和老严汇合。
  
  “哎,你妈怎么样了?”老严一脸愧疚。
  
  “趴着呢。我妈腰椎动过手术,那下摔的可不轻。”陈暖暖追问,“那天到底怎么回事?”
  
  老严如实解释,“我俩刚出门,有辆摩托车开过来,我一看不对,赶紧拽她,没想到,动作幅度有点大……”暖暖扶额,“大哥,你俩到底喝了多少啊?”
  
  “真没多少,小二,不到一瓶……”
  
  “我就不明白了,你俩有那么多话好聊吗?干催不走。”
  
  老严表情认真,“你妈,真的挺不容易的。这些年,她一个人把你拉扯大,还能把你教育的这么优秀,我真的很佩服她。以后,如果有机会,我得好好跟她请教一下育儿经。”
  
  暖暖脸色骤变,“严立伟。你到底跟谁是一头的?你现在,是不是很想见她?”
  
  老严眼睛一亮,“方便么?”
  
  “不方便。。”陈暖暖气不打一处来,“你跟她才认识几天啊?才聊几句,你就难舍难分?好嘛,一大早就过来,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你?”
  
  老严急了,“说什么呢?你这孩子……”
  
  暖暖怒吼,“我不是孩子。我已经23了。你也不是我家长,以后,你少来教育我。”
  
  说完这话,她头也不回地转身就朝别墅跑。
  
  陈家别墅的一楼客厅里,陈临春和陈斌斌父子难得的谈心。
  
  谁料,陈斌斌一上来就丢了两个重磅炸弹。一个是他和宋小可的离婚。一个是他在装失忆。
  
  陈临春惊得快跳起来,“你疯啦?这么大的事儿,为啥不先跟家里商量?你俩感情不是挺好的吗?怎么会忽然就走到了这一步?到底什么情况?你是不是搞外遇了?”
  
  “你才搞外遇。潘家园那个女华侨……”陈斌斌鄙视地说。

  陈临春赶紧捂住他的嘴,“嘘。你疯啦?让你妈听见,我那些破铜烂铁就全完了。”
  
  “知道怕就行,我俩的事儿,你就甭管了。”陈斌斌沉重地叹口气,“主要这两年,我点儿背,几笔投资全折了,心情不好,老去夜店。小可也很忙,早出晚归的,我俩经常碰不上,偶尔碰上了也不说话。久而久之,慢慢就成习惯了……”
  
  陈临春目瞪口呆,“你,家庭冷暴力?。”
  
  “算是吧,有天晚上,我喝大了,刚到地库,看到一个男的搂着她。”陈斌斌耿耿于怀地念叨,“虽然事后发现,人家跟小可没啥关系,就是老客户,看她喝大了,把她送回家。但我当时不知道,一生气,就把人家车砸了。”
  
  陈临春点头,“砸的好。生死看淡,不服就干。媳妇是让人搂的吗?谁敢碰你妈,我把他手剁了。”
  
  陈斌斌没料到他是这样的反应,轻咳一声,继续说,“后来,人家下楼发现车被砸,直接就报警了,一看监控,我不就进去了吗。小可带着那人来捞我,警察说,既然是误会,那就让我赔钱,道歉,私底下和解就可以了。我当时正在气头上,赔钱无所谓,道歉,绝对不行。”
  
  陈临春继续表示支持,“对,凭啥给他道歉?即使是误会,源头也是他啊。”
  
  “我当时也这么说的,小可就怒了,在派出所跟我大吵,当着无数民警,把我这些年的所作所为,还有她的各种委屈,声泪俱下,一股脑说了。”陈斌斌有些后悔,“我当时一个没搂住,急了,你既然那么委屈,那就离。她说,离就离。”
  
  陈临春诧异,“就为了这么点事儿?”
  
  陈斌斌点头,“一开始,我俩心里都绷着,谁也不愿意认输,都以为对方会忍不住先投降,就这么,一路扛到了民政局,拿到离婚证的那个瞬间,我俩心态都崩了,我到现在都还没缓过来呢……”
  
  陈临春啧啧叹气,“这事儿真得怨你,我和你妈吵架,从来都是我先道歉,女人,得疼,得哄,在家里,面子能拿来包烤鸭是怎么着?。对了,那你干嘛装失忆啊?”
  
  “之前,我跟她说话,她一听就急,我俩没法正常沟通,我失忆之后,她对我还多了点耐心,愿意跟我聊聊往事,这两天我俩关系缓和了很多。昨晚,我本来想一举拿下,没想到劲儿使猛了,也不知她哪根筋搭错,忽然就跟我翻脸了……”
  
  陈临春安慰他,“没事,只要她肯来,就说明对你还没完全死心,这招不行,咱再换一招,别怕,爸会帮你,绝不让小可离开这个家。”
  
  有了亲爹的全力支持,陈斌斌内心平和了许多。
  
  这个时候,在别墅地下的客厅里,婆媳二人正在打扫卫生,宋小可拿着长竹竿捞泳池里的落叶,董燕萍正在收拾垃圾。
  
  忽然,董燕萍从垃圾袋里,翻出之前那盒杜蕾斯,她惊喜地发现居然没拆包装,忍不住大叫出声,“天呐。小可,你俩终于打算要孩子啦?太好了哈哈哈。”
  
  宋小可愣住,忙解释说,“没有,不是……”
  
  董燕萍一脸很懂的笑容,“不是你的,还能是我的?这个院儿,除了你和斌斌,谁会有这个?”
  
  宋小可扶额,这下子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董燕萍把小可拽到楼下,把她扶着坐到沙发上,目光格外地慈祥,“好孩子,你总算长大了,这个好消息,妈等了好些年啊。别担心,小可,妈退休以后,有的是时间,手头也有点闲钱,你放心,孩子的事儿,绝不劳你操半点心,妈全权负责了。”
  
  宋小可不知道怎么接话,索性不吭声……
  
  董燕萍在兴头上,滔滔不绝地构想美好未来,“本来,妈打算跟奶奶分开住,后来一想,她半截入土的人,我也犯不上跟她较劲,算了,回北京以后,我先把四合院装修一下,咱们都搬过去,四代同堂,多好。”
  
  宋小可很惊恐,“有这个必要吗?”
  
  “别怕,妈也生过孩子,知道当妈的不易,以前,我碰上一个不省心的婆婆,知道那种苦,妈绝不让你重蹈我的覆辙。咱家虽不是大富大贵,但也不愁吃喝,你们两口子,不差钱、也不缺爱,缺的是平等和尊重,放心,妈给你。斌斌要是还像以前那么不懂事儿,直接大耳瓜子抽他。咱们家,男人都惧内,你爸怕我,爷爷怕你奶奶,二叔怕你二婶,那斌斌也必须继承这个光辉传统。”
  
  宋小可内心越发五味杂陈。
  
  “不瞒你说,妈决定退休以后,心里一直空落落的,不知道后半辈子干嘛,现在,我这颗心呐,热的发烫。好闺女,妈衷心地感谢你,为这个家做出重要抉择。放心,妈和你爸绝不会让你后悔的。”
  
  宋小可无言以对……
  
  三亚的天气阳光明媚,水世界的海豚表演馆里,许可依正噘着嘴,闭着眼,等待一个“吻”。
  
  哗啦,一只海豚跃出水面,憨态可掬地献上一个亲吻许。
  
  许可依开心得像个小孩,笑着说,“喂,你夺走了我的初吻,要对我负责。”
  
  “他负不了责,就光这个月,他就亲了上千个女生,亲密自拍上万张,基本上,这是全海南最渣的一个渣男。”侯昊立马打消她这个念头。
  
  这个女人,是他的。谁都不能抢,特别是这个“渣男”。
  
  许可依乐了,“这么一比,老高还行哈?”
  
  侯昊脸色微变,没有接腔。
  
  两言三句,她干嘛老提他。
  
  许可依的反射弧虽然慢,这个时候也看清他的意思。她刚想解释,然后把嘴捂上了。
  
  侯昊叹气,“又想说对不起?”
  
  许可依摇头如拨浪鼓。她的原则是,不承认错误,且坚决不改。
  
  “要不要下水,跟渣男近距离接触一下?”侯昊建议。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假日暖洋洋 > 第22章 纸包不住火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轻易放火作者:墨宝非宝 2光芒纪作者:侧侧轻寒 3霸王别姬作者:李碧华 4总裁的替身前妻作者:安知晓 5赠我予白作者:小八老爷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