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假日暖洋洋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假日暖洋洋 > 第39章 鸿门宴

第39章 鸿门宴

所属书籍: 假日暖洋洋

陈斌斌无奈,“爹呀,您就不能稍微消停一会儿?我俩从昨晚折腾到现在,一直没合眼啊。”
  
  陈临春惊慌失措,“今晚,你妈要亲自下厨,请潘家园吃饭!”
  
  陈斌斌扶额,“怕啥?她俩又不是没见过面。”
  
  陈临春恐慌,“我怕你妈给她下毒啊。”
  
  “好好的,潘家园为啥要给我妈打电话?”
  
  陈临春如实交代,“我电话换号了……我把她拉黑了……”
  
  陈斌斌和宋小可同时开口,“为啥?”
  
  陈临春说,“她让我跟她回新加坡。我能干那事吗?”
  
  陈斌斌大笑,“啊?你还有那魅力呢?你跟她直说不就得了?何必要拉黑呢?”
  
  陈临春叹气,“再不拉黑,我可能真的会跟她走……东南亚的民间有很多明代瓷器和家具,当时价格都不贵,而且品相好,她给我看了好多照片,我恨不能当时就订飞机票……”
  
  陈斌斌叹气,“那就跟她去啊。赚钱的事,我妈也不能拦着你吧?”
  
  陈临春脑子嗡嗡的,这事,他别说开口了,只要想想摔杯砸碗声音和燕萍的怒吼,他就打冷战。算了算了。“爸,你是怕自己忍不住出轨吗?”宋小可问。
  
  陈临春坚定回答,“我当然不会,但是,万一人家太热情,我怕伤害了归国华侨的自尊心,我个人事小,影响两国人民的宝贵友谊就不好了。”
  
  陈斌斌说,“你就说吧,晚上需要我俩干嘛?”
  
  “全方位向她展现一下家庭和睦,让潘家园知难而退。”
  
  宋小可无语,“我觉得,您可能想多了,她要真对您有意思,也不会约我妈啊。”
  
  陈临春辩驳,“不不不,她就是想趁这个机会要我微信。”
  
  陈斌斌气得笑起来,“谁给你的自信啊?一漂亮富婆,酒庄,游艇,放着好日子不过,非跟你一地摊破烂爱好者死磕?”
  
  “她要对我没意思,为啥还要主动联系你妈呢?总之,今晚是个坎儿,我要过不去,你俩也甭想过踏实了。”
  
  陈斌斌看向宋小可,“要不,你去打探一下消息?看看我妈想干嘛。”
  
  “你爸真的太能惹事了,一会儿人来吃饭,我一想那场面,血压都上来了。”老太太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似乎把刚才的话全听进去了。
  
  陈斌斌赶忙去扶老太太,“没事,人家也没恶意,只是想来感谢一下我爸。我爸早些年帮她收古董,好像赚了不少钱。”
  
  老太太哼了一声,“这就通了,我还纳闷呢,就你爸那臭德性,哪个正常人能看上他呀?你就说吧,需要奶奶做什么。”
  
  陈斌斌笑起来,讨好地说,“奶奶你给我妈撑个场子。:您往死里夸我妈,各种贤惠,各种能干,家庭和睦,伉俪情深啥的。”
  
  老太太为难,“这个,我得想想,不太好夸。”
  
  “贤惠能干,伉俪情深,这可都是事实啊。”
  
  “也是,行,你先等我琢磨琢磨怎么措辞,哎,对了,你妈哪个学校毕业的来着?”
  
  陈斌斌答,“西单纺织技校。咱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老太太叹气,“行,我尽量吧……”
  
  时间一点点过去,宋小可专门去精心帮燕萍化妆。
  
  “妈,您这个妆面,比较适合正式场合,在家里,用不着那么隆重,越淡越好。”
  
  董燕萍不解,“太淡了,看不出来,不白化了吗?”
  
  宋小可自信地说,“放心吧,等我化完,看着至少年轻七八岁。”
  
  “我这衣裳是不是也得换啊?”
  
  “必须换。您的气质,比较适合清新冷风,温柔贤淑,眉目如画,淡的就像一朵山茶花。”
  
  董燕萍一愣,“那潘家园呢?”
  
  宋小可答,“昙花。”
  
  董燕萍表情失落,转瞬即逝才招人稀罕呐。见不着,就老想,偶尔露一面,一辈子忘不了。
  
  宋小可打趣,“哈哈,你紧张啦?”
  
  “我有啥好紧张的?一个糟老头子,我还怕他卷款潜逃啊?”
  
  宋小可扑哧笑了,“拉倒吧,您心里还是在乎我爸的。”
  
  “我倒不在乎他,只是不想输而已。我这人,性子特别倔,外部压力越大,我动力就越强,早年间,我刚开始做买卖,不会喝酒不会应酬,在酒桌上,老让客户欺负,后来逼急了,每天一瓶小二,咬着牙生练,吐着吐着,从小瓶换到大瓶,再后来,酒桌上就再也没输过。”董燕萍觉得人生真是有趣!
  
  宋小可又问,“您真打算灌她啊?”
  
  董燕萍重振气势,“她都杀上门来了,咱也不能认怂吧?今晚,只要她敢举杯,我就敢干。我让丫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没那个必要,绿茶的强项,不是聪明漂亮,而是楚楚可怜。与其灌她,还不如站在道德制高点喷她,您把她放倒了,我爸反而会心疼。”宋小可帮着出主意。
  
  董燕萍怒了,“他敢!今晚,他只要一个眼神不对,我把高压锅扣丫头上。什么狗屁绿茶,喝大了,我让丫变普洱。”
  
  宋小可抹汗……
  
  终于把妆容搞定,宋小可拿着一瓶香水往空中喷香水,让董燕萍转个圈沾香。
  
  她递过一版药片,“妈,解酒药。”
  
  董燕萍拒绝,“不用。”
  
  宋小可提醒道,“以防万一,别忘了,人家可是开酒庄的。”
  
  董燕萍犹豫了一下,还是吃下解酒药,闭上眼,深呼吸。
  
  陈临春下楼开门,潘锦儿打扮得漂亮艳丽,手里拎着一个精致的袋子,娇滴滴地喊了声临春哥哥。
  
  “哟,来啦?”
  
  “给你带的红酒。”
  
  陈临春有些不好意思,“干嘛那么客气,快快快,进来坐。斌斌,快出来!客人来了……”
  
  陈斌斌赶紧从潘锦儿手中接袋子。打开袋子,看见里面两瓶红酒,吓一跳,忍不住说了句卧槽!
  
  别墅一楼的客厅,潘锦儿一路礼貌地喊人。

  董燕萍面无表情,“呦,来啦?正好,菜都齐了,上桌吧。”
  
  潘锦儿环视一圈,“临春哥哥呢?明明刚刚还在……”
  
  “他有点感冒,怕传染你,就不一起吃了。”
  
  潘锦儿关心地问,“吃过药了吗?”
  
  “放心,一时不会死不了。”
  
  潘锦儿噎住,这话她没办法接……
  
  这时陈斌斌拎着袋子进来,走到小可身边坐下。他偷偷打开袋子给她看,小可也吓一跳,“这真的假的?”
  
  董燕萍侧目,“怎么了?”
  
  陈斌斌解释,“没事儿。这是潘总送来的酒。”
  
  潘锦儿笑,“酒还行,年份一般,先开了,且得醒一会儿呢。”
  
  “真开啊?”陈斌斌有些舍不得。
  
  潘锦儿笑得更开心了,“否则呢?酒就是用来喝的呀。”
  
  陈斌斌走到一边,准备开酒,小可凑过去窃窃私语,“你手抖什么呀?要不我来开?”
  
  陈斌斌有些激动,“九五年的康帝,她为了我爹,真肯下本啊……”
  
  宋小可也有点不淡定了,“要不要跟妈说一声?”
  
  陈斌斌赶忙阻止她,“千万别,我妈要是知道价钱,气势立马颓一半,就让她当王朝干红喝吧。”
  
  这时,老太太气势汹汹的走过来。
  
  董燕萍以女主人的姿态来介绍,“这是我婆婆。”
  
  潘锦儿笑着说,“阿姨好啊。我叫潘锦儿,是临春哥哥的好朋友,幸会啊。”
  
  老太太没接茬,“坐吧。你们也都别忙活了,赶紧上桌吧。”
  
  众人陆续落座,老太太看向客人,眼底满是打量,“小潘,你是哪儿人啊?”
  
  潘锦儿如实回答,“我出生在台北,后来去了新加坡,但我父母和大哥,都生在北京。”
  
  “喔,那你也算半个北京人,以前,家住哪儿啊?”
  
  “东单北大街,我爸爸在隆福寺开书店。四九年,全家都去了台湾……”
  
  “喔?从你口音可听不出来。”
  
  潘锦儿的回忆被勾起来,“我在大陆做了很多年生意。而且,我爸和我哥,在家都说北京话。我爸总说,生平最怀念的就是北京的爆肚儿和酱肘子……”
  
  陈斌斌忍不住打岔,“酱肘子,我妈最拿手。”
  
  老太太顺着话头感慨,“她爸干了一辈子勤行,祖传手艺都教给燕萍了。我家燕萍特能干,早些年在厂里就是劳模,做生意,那也是杠杠的,秀水第一波摆摊的就有她。那个年代,敢投机倒把的都是好汉……”
  
  董燕萍变色,气得揪紧了衣服。
  
  这到底是夸她还是打压她!
  
  陈斌斌值眼色地赶紧打圆场,“来,这一杯,敬远来的客人……”
  
  潘锦儿好心提醒,“等会儿再喝,酒还没醒透呢。”
  
  董燕萍冷哼一声,“规矩还挺大。红酒,又不是茅台。”
  
  陈斌斌立马护着,“老年份的酒,还是醒一下比较好。”
  
  董燕萍皱眉,这是啥情况!专门交代过,居然还这样不给面子!
  
  她倒了满满一大杯,喝光,“酒不需要醒,人需要,正所谓众人皆醉我独醒,来,我先干为敬。”
  
  陈斌斌瞪大了眼睛,欲言又止,“妈你悠着点儿。这酒……”
  
  董燕萍疑惑,“酒怎么了?”
  
  陈斌斌肉痛,“没事,您慢点喝。”
  
  好歹也给他留点儿啊。
  
  董燕萍盯着潘锦儿,“怎么,你不喝啊?”
  
  “好!”潘锦儿见此,也不扭捏,站起来,倒一杯,一饮而尽。
  
  老太太见硝烟这么快就要烧起来,忙开口说,“燕萍,要不你先吃两口再喝?”
  
  “没事,看到妹妹,心里高兴。”
  
  潘锦儿也跟着说,“没事阿姨,我酒量还可以的。嫂子,之前哥哥经常提你,说你是家里的顶梁柱,为这个家,操碎了心,这方面,小妹自愧不如,来,这杯酒,我敬您。”
  
  两人再次一饮而尽。
  
  董燕萍正想倒,陈斌斌终于忍不住了,跑过去抢。
  
  妈耶,这酒可真不能这么喝……
  
  董燕萍不耐烦地皱眉,“放手。”
  
  “这杯,我敬潘阿姨。这一杯……”董燕萍抢酒杯:祝中新两国人民友谊地久天长。干!”
  
  燕萍一饮而尽,潘陪了一杯。
  
  斌斌又倒一杯,被宋小可夺过,“好吧,那我也来凑个热闹吧。这一杯,祝愿各位长辈身体健康,心想事成!”
  
  小可一饮而尽,潘锦儿也喝光,红酒眼看只剩半瓶。
  
  斌斌眼巴巴地刚想倒酒,一旁的董燕萍夺过酒瓶,分别倒满了,“这杯,祝妹妹生意兴隆,财源滚进啊。”
  
  潘锦儿举杯,“借您吉言啊……”
  
  陈斌斌看着一瓶康帝已经见底了,心头在滴血。回头看第二瓶,想要不要开酒。
  
  董燕萍拦住他,“红酒没劲儿,换白酒吧。”
  
  陈斌斌眼巴巴,“别呀,这瓶喝完再换呗……”
  
  董燕萍怒了,“我说话不好使了是不是?”
  
  她伸手去抢红酒,手一滑,红酒摔碎了!
  
  陈斌斌一阵晕眩,眼前出现保时捷被撞毁的画面,心脏绞痛!暴殄天物!他还一口都没喝!
  
  董燕萍从橱柜里拿出那两瓶药酒,“这个劲儿大,就是不知你喝不喝的惯。”
  
  潘锦儿笑笑,“我这人不挑,有酒就行。”
  
  “好,那今晚就不醉不归!”
  
  老太太打岔,“小潘,你结婚了没啊?”
  
  潘锦儿笑,“结过,离了。”
  
  董燕萍好奇,“为啥?”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假日暖洋洋 > 第39章 鸿门宴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你和我的倾城时光作者:丁墨 2三千鸦杀作者:十四郎 3山楂树之恋 4长街行作者:王小鹰 5华胥引(唐七公子)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