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第三卷 迷之卷目录

第四话 凶宅

所属书籍: 第三卷 迷之卷

    刘老头喝了口酒,说:“另外还有件事情,说出来也够吓人的。讲到这,我不得不又要提起一样吃食‘打边炉’。你们也没听说过?嗯……就是火锅啊。

    “说来也怪了,我这人生来就没口福,天天吃窝头咸菜什么事也没有,一吃好的就要撞邪。”

    “那也是我十八九岁时候的事,和吃饺子那次隔了两年,我还是在那个木料场干活。以前城隍庙很小,周围全是乱葬岗子,是一大片坟地,后来死的人太多埋不过来,就把死人都扔到那里,因为那边总出事,再后来连活人也不敢去那给死人烧纸上香了。

    “城隍庙以前香火不旺,那地方的怪事多得数不清楚,什么古灵精怪的东西都有。直到后来,有很多人把那片坟地平了盖了很多平房,那片地方才稍微太平一些。

    “有一天晚上,我们木料场的几个人凑到一起吃打边炉,白天都干了一天活,很累,喝点老酒吃个火锅是大伙儿最大的享受了。

    “因为第二天是休息的日子,我们六个人喝酒喝到深夜。火锅里的炭火早就熄灭了,但是大伙谈得很起劲,谁也不想睡觉。

    当时我是背对着门,柱子给我倒了一杯酒,说过些天他就要辞了工回老家娶媳妇儿了。大家在一起工作了好几年,真有些舍不得小哥儿几个。

    “我也舍不得柱子,端起酒杯想说几句祝福他的话,还没等开口,猛听身后的门‘嘭’的一声被撞开了,坐在我对面的这些人都直着眼张着嘴,对着大门发愣。他们的表情都凝固住了,似乎是见到什么极可怕的东西。

    “我想转头看看门外究竟进来了什么。这时柱子一把推开我,把桌子向我身后掀了过去,桌上的火锅碗筷撒了一地,只听‘咔嚓’一声响,一双爪子穿过了桌面,那爪子手指甲长得都打卷了。

    “这会儿我才看清楚,从门外进来的是一具僵尸,它赤身裸体全身都长着长长的绿毛,眼睛就像是两盏红灯,散发着凶恶的光。”

    “僵尸本来想抓背对着门口的我,多亏柱子把桌子掀起来挡住了它的爪子,要不然我哪里还能活得到今天。”

    “屋里的人都乱了套了,但是门口被僵尸堵住,没办法,只好退进里屋。僵尸也一蹦一跳地跟了进来。里屋的空间更窄,大伙抄起一根顶门的大木棒子,顶在僵尸的肚子上,把它顶在门口。”

    “那东西劲太大了,我们六个大小伙子都撑不住,眼瞅着它就要进来了。我急中生智,想起来以前听老一辈人说过,僵尸最怕天亮,最怕公鸡打鸣,因尸起都是因为野猫触尸,生物的阴阳电气相激所至,阴扑阳没个完,除非是天亮鸡唱才止。”

    “于是我就学着公鸡打鸣叫了几声。你们都看过‘半夜鸡叫’的故事吧?那里边地主周扒皮为了让长工们早些起床干活,每天深夜就去学大公鸡打鸣。想不到,我这贫农这次也当了回周扒皮。”

    “僵尸一听见公鸡打鸣,它还真是害怕,转身就跳到门外逃走了。我们松了口气,出去想修理被僵尸撞坏的大门,刚要动手,就有人大叫:‘糟了,它又回来了。’我们回头一看,果然僵尸又蹦回来了,它好像识破了我们学鸡叫的办法,不顾一切地跳过来想咬人。

    “我们这回不敢再往屋里躲了,因为只有一个出口,被堵在里面只能等死了。僵尸的速度很快,我们只能绕着房子跟它转圈。”

    “也不知跑了多久,我们这些人都累吐血了,终于熬到东方发白。天亮了,最后那僵尸抱住了一棵大树一动不动,双手的指甲深深地陷进了树干。”

    “这时来木料场工作的人也陆续到了,我们想把僵尸从树上拉下来烧了它,结果十多个人费了半天劲也扯不动。没办法,最后只好连树干一起锯断,架起一堆木柴把它烧了。”

    今天刘老头谈兴很浓,讲了很多已经尘封的往事。老外算是捡着宝贝了,又是录音又是记录,忙得不亦乐乎。

    我们回去的时候已经快十点钟了。我问小马:“你这么晚回家不怕你妈说你?到时候别跟你妈说是跟我们去玩了,她要问你就说去同学家玩了。”

    小马说:“没事,我爸得痔疮开刀住院了,我妈到医院陪床去了。这些天家里就我一个人,你们上哪儿玩都得带着我。”

    老外说:“小马你还是留神点吧,最近那个小红帽折腾得挺凶,晚上跟我们一起还行,千万别一个人出去玩,哥们儿可不想下一个故事写你的事迹。”

    小马说:“嘿!你个死洋鬼子,拿本大小姐当女鬼了啊?”

    三人有说有笑地走进了我们住的楼门,一进去我就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猛然间发现一楼中间姚家的房门开着,门上的封条都被撕掉了,屋里传来一串似乎是女人穿着高跟鞋踩着地板走路的声音。

    还好是虚惊一场,原来房间里面确实是有个叫姚莲的女人。她是姚家的亲戚,公安已经定案了,姚家一家五口不属于他杀和事故原因致死,但是具体的死亡原因还是对外界保密。

    这套房子本来就属于姚莲所有,她独身一个人,就把房子借给了她哥哥。老姚是返城的知青,没有住房,所以这些年一直就住他妹妹的房子。

    既然他全家都死了,房子就理所当然地归还给了姚莲。我跟姚莲也互相认识。她是一家医院的副院长,有时候我倒卖给她所在的医院一些药品,她从中拿点回扣,我们之间有些互利的关系。

    姚莲把房子的钥匙给了我,因为她想把这间房继续租出去,但她工作很忙,白天抽不出时间,如果有房客来看房子,拜托我替她接待一下。我以后还指望跟她做生意,当然不能推托了。不过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这间房死了五个人,还租得出去吗?不隐瞒情况肯定是租不出去的吧。

    送走了姚莲之后,我就想回家睡觉。老外拉住我和小马说:“这么早睡什么觉,上哥们儿那屋坐坐。哥们儿那有从老家里昂带来的咖啡,你们肯定没喝过法国咖啡吧?保证你们喝了之后觉得星巴克那简直就是刷锅水。”

    小马说:“好啊,还有别的好吃的吗?”

    我说:“小马妹子,你别听洋鬼子煽呼你,他肯定没安好心,他平时怎么不请咱俩喝咖啡呢?今天这么积极主动,肯定没好事儿。”

    老外不由分说,一手拽着一个,把我们俩拉进了他的房间。今天晚上的老外格外热情,把他家里好吃的好喝的全拿出来了。

    我对老外说:“甭来这套,什么事你就直说吧。我提前告诉你,借钱没有啊,我这几天还顿顿喝粥呢。”

    老外说:“哥们儿身为一名职业作家,曾经提出过一个理论,创作恐怖文学,就要有自己的特色,要把西方普遍的恐怖原理同中国的现实生活相结合,这是一个伟大的理论飞跃。社会实践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历史的经验一次又一次地告诉我们,尖叫不是靠大脑想出来的,真刀真枪地体会过才能写出让读者尖叫的作品,为了追寻……”

    我赶紧打断老外的话:“你说的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啊?你的动机我听不明白。你就直接说目的吧,你该不会是……”

    老外说:“没错,你不是有姚家的钥匙吗?今天晚上正是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咱们仨进去体验一回死了五个人的凶宅是什么气氛,怎么样?”

    还没等我和小马回答,老外就接着说:“当然,如果你们真不想去就算了,哥们儿这种胆色也不是一般人能具备的,毕竟你们是普通老百姓啊。”

    我这个人平时就特别喜欢逞能,最恨别人说我不够胆大,于是我说:“老外,你就还别叫这板,你这激将法我不是不知道,但是我就不愿意在你们洋人面前跌分,要是跌在我们国人面前我也就认了,唯独不能让你们洋人来劲。不就去一楼姚家玩一趟吗?别说这点小儿科了,你说吧,咱是个顶个滚钉板,还是手牵手跳油锅?我都陪着你,谁先跑谁他妈就是孙子!”

    小马说:“没错,跟他拉出去练练,咱俩非灭这死洋鬼子一道不可。”

    我对小马说:“你就别去了,赶紧回家睡觉。小孩子吃完饭拉完屎就该上床睡觉。”

    小马不答应,我也拿她没办法。老外拿了数码相机、放大镜之类的东西,三人就下楼去了姚家。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九州·斛珠夫人作者:萧如瑟 2第四卷 群鸦的盛宴作者:乔治R.R.马丁 3诡秘之主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4牧神记作者:宅猪 5第二部 双塔殊途作者:[英] J·R·R·托尔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