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第三卷 迷之卷目录

第十话 巡逻车

所属书籍: 第三卷 迷之卷

    就在这紧急万分的关头,公交汽车停了下来,原来是到了中途的某一站,从下边上来二十多个年轻的军人,他们都是附近炮兵部队的解放军战士,看样子是利用假期结伴去玩。

    由于当兵的人数太多,车厢里一下拥挤了起来,有五六个军人刚好站在杨丹她们面前很近的地方,形成了一堵人墙。杨丹觉得身上的恶寒忽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手脚恢复了正常。三人长出一口气,瘫倒在座位上说不出话,过了半天才缓过神来。谢天谢地,多亏得这一站上来这么多军人。

    车顶上的勾魂白无常见不能得手,恨恨地瞪了她们一眼,就此慢慢消失不见了。

    汽车又开了几站,军人们要下车了。杨丹等人担心那无常再次从车顶出来,于是也混杂在他们当中一起挤下了车。车外的天空阴云密布,依旧下着毛毛细雨,这种雨不急不缓最是恼人,容易使人心情烦躁,倒不如下一场瓢泼大雨清除这闷热的天气。

    由于天气和地点的原因,街道上没有什么行人。刚才在公交车上这一番死里逃生的惊吓非同小可,周珊珊越想越是后怕,于是一抽鼻子哭了起来。

    杨丹和袁萱也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安慰她。袁萱对杨丹说:“老大,你看那里有间卖牛肉拉面的小店,咱们今天还没吃饭呢,不如去那吃点东西。现在时间才刚两点多,吃完了再去人民医院也不晚,顺便让珊珊缓解一下紧张的情绪。”

    杨丹的肚子早就打鼓了,一看那间卖牛肉面的小店虽然不大,但是很干净,一阵阵牛肉汤的香味飘过来,说不出的诱人。

    于是三人进了店。下午两点多钟,店里没有半个食客,老板娘是个四十多岁的大婶,长得很慈祥,让杨丹她们一见就觉得很亲切,好像是她们远在家乡的妈妈一样。老板娘热情地把她们让到靠窗的一张桌子坐了,三人要了三碗面条,老板娘给她们倒了三杯茶之后自去后边招呼伙计抻面。

    周珊珊还在抽泣。杨丹对她说:“好了好了,别哭了,你想一想明天你就是款姐了,咱们远远地离开这个城市,一起到海南去旅游,你不是早就想去了吗?”哄了几句,周珊珊也就不再哭了。说话间,从里屋走出一个四十七八岁的中年男子,他一眼就看见了袁萱。他先是一愣,随后满脸喜悦地朝她走了过来。袁萱也看见了他,二人目光一碰她也一愣,但是见他过来,却害怕得怔住了,全身都在发抖。

    这正是:刚离虎穴逃生去,又遇龙潭鼓浪来。中年男人一把抱住袁萱:“闺女,你可想死你爹了。”他又转头去喊里屋的老板娘:“老婆,快出来看看我女儿。”

    杨丹和周珊珊松了一口气,刚才见袁萱的表情还以为她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原来是见到她父亲了。但是袁萱的表情仍然十分吃惊,似乎想说什么话,但是心里太过惊慌,什么也说不出来。

    这时,老板娘也从里面出来看袁萱。袁萱的爹对袁萱说:“孩子啊,你都长这么高了,爹都快认不出来你了。我离开家五年了,在这开了个小饭馆,娶了现在这个老婆,我知道对不起你们母女,其实我心里时时刻刻地记挂着你们。你今天来了就太好了,我这就亲自去给你们做饭,你们谁也不许走。”说完就把店门关了,从里面用锁头锁住,让他老婆陪着三个女孩,自己进里屋的厨房去做饭。

    杨丹对袁萱说:“袁子你爹怎么还把门锁上了?你跟他说一声咱们还有要紧事,等办完事回来再来看你爹。”

    这时,老板娘去柜台里给她们拿饮料。袁萱悄声对杨丹和周珊珊说:“我爹都死了五年了。他死的时候,尸体停在家里,刚好那天是雷雨天,炸雷一个接着一个,深夜里有一个雷劈在他的尸体上,他的尸身站起来就跑了,我们找遍了四邻八乡,都没找到。他现在怎么会在这里开店?他……他绝对不是人。”

    杨丹听她这么说也吃了一惊:“咱们现在怎么办?大门都让你爹给锁上了,你说他想拿咱们怎么样?”

    袁萱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们家乡有个传说,雷击诈尸活过来的就会变成尸妖,如果尸妖吃了自己亲人的心肝,就算找到了替死鬼,可以长生不灭。他会不会是想……吃了咱们?”

    周珊珊说:“咱们快报警吧,是110吗?”说着拿出手机就拨号,可是不知什么原因,手机半点信号都没有。

    杨丹说:“我看那个大婶不像坏人,咱们求求她放咱们出去好不好?”正在低声商议,老板娘端着几瓶橙汁走了过来。

    杨丹心想,我们是死是活就看这老板娘了!随即她对周珊珊耳语几句,周珊珊“哇”的一声大哭,趴在老板娘怀里:“大婶,求求你,救救我们吧,呜呜呜呜……”杨丹本来让她装哭恳求,结果周珊珊太过害怕,动了感情,真的哭了出来,比起她平时在摄制组当群众演员的演技逼真一百倍。

    老板娘心疼地拍了拍周珊珊的后背说:“姑娘快别哭了,怎么回事?跟我说说。”

    袁萱在旁边把她爹是如何如何死,如何如何诈尸失踪的经过说了一遍,和杨丹一起跪下哀求老板娘救命。

    老板娘叹了口气说道:“我也早就察觉到他跟普通人不一样,他白天从不出门。我以前是个寡妇,自己开了间小饭馆,后来见他做饭的手艺好就嫁给了他。这几年来,他白天在家中做饭炒菜,晚上就到城隍庙附近转悠,鬼鬼祟祟的,不知在干什么勾当。我从来不敢跟他一起睡觉,晚上一靠近他就觉得身上发冷。你们放心吧,我一定想办法把你们放出去。但是我没钥匙,咱们要等待机会。”

    袁萱的爹煎炒烹炸地弄了不少菜。他显得很兴奋,按捺不住心中的狂喜,不停地给大家夹菜,劝她们多吃一点。众人一想到和一个死尸坐在一张桌上吃饭,都觉得恐怖恶心,又哪里敢去吃他做的饭菜。

    老板娘说:“当家的,你怎么没给女儿和她的同学们做个溜虾段?这菜你是最拿手的。”

    袁萱会意,忙对她爹说:“是啊,爸爸,我好多年没吃过了,你就给我做一个好吗?”

    袁萱的爹不知是计,就回到厨房中给女儿做溜虾段。老板娘也跟了进去对他说厨房里油烟大,天又闷热,你这衣服都脏了,先换一件干净的吧,就帮他取了一身衣服换上,顺手把他衣服口袋中的钥匙摸了出来扣在手中。袁萱的爹嘴里哼着小曲兴高采烈地忙活着做菜,并没发觉什么。

    老板娘从厨房出来,赶紧用钥匙打开门上的铁锁,她自己也不敢再留在店中,与袁萱她们一起逃跑。四个人跑到街上,一颗心才算落地,毕竟现在是下午四点多,尸妖应该不敢在白天出来。

    谁知身后一声怪叫:“想跑!我看你们能跑到哪去!”袁萱的爹大步流星地从小饭馆中冲出来,面上笼罩着一层煞气,在后紧紧追来,并没有因为是白天就不敢出门。

    杨丹叫苦不迭:“糟了,今天阴天,没有太阳。”

    这地方本来就偏僻,又是雨天,街上没有行人,转眼间就要被尸妖追上了。只听他大叫着:“一家团聚是好事情,你们跑什么?我知道你们当初以为我死了,其实是天大的误会。当年我只是一口气没转过来,被雷一震,松动了痰气,自然就爬了起来,但那时脑袋里白茫茫的,连自己是谁也忘记了,稀里糊涂地离了老家流落到此,直到近两年才慢慢记起前事,正要回乡去找你们母女,天见可怜,教咱们异地重逢。我这些年存了好多钱,都给闺女你留着当嫁妆呢!你怎么敢把你亲爹当成死鬼?不要跑,快给老子回来!”

    袁萱等人早已是惊弓之鸟,对老袁的话哪里肯信?四人无处躲藏,女人跑得又慢,亏得老板娘死死抱住老袁的大腿,拼了老命拦住他:“当家的啊,你都把孩子吓坏了,先让她们去吧,有什么事回来慢慢地说。”

    老袁勃然大怒,两眼通红,伸手抓住老板娘的头发,猛地向后一扯,硬是将她扳倒在地。可怜老板娘脑袋撞在了街墙棱角上,顿时撞了个万朵桃花开。

    周珊珊她们三个在旁边吓得抖成一团,又伤心那位善良的老板娘已惨死,双足发软,半步也挪动不得。

    老袁阴着个脸,对老板娘倒在路旁的尸身看也不看,恶狠狠盯住袁萱三人说道:“哼,你们这三个小崽子,连累得我死了老婆,怎么反倒不跑了?好了,只要你乖乖跟我回去,我也不生气动火。爹现在每晚到城隍庙当差,正发愁没有出头之日,昨晚特地求城隍老爷在生死簿上勾了你的名字,带你去给城隍爷做小老婆。”

    此时别说街上没有行人,就算是有人见到了这横尸的场面,只怕也要被吓得远远躲开。那老袁心意歹毒,越想越邪,嘴角抽搐着狞笑起来,慢慢走向三个女孩。他想,现在她们三个只是我嘴边的肥肉。老子养了她这贼妮子十几年,今天就算是这丫头报答老子的养育之恩了。他越想越是得意。

    这时空寂的街道上驶过一辆警车,车上的人见到街上发生的事故,急忙停车,车轮夹带起地上的雨水,卷起一阵小小的水花,戛然停在老袁和三个女孩中间。

    警车的车窗打开,有一个三十多岁的警官探出头来问杨丹:“怎么回事?地上的死人是谁杀的?”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二卷 幻之卷作者:天下霸唱 2第四卷 群鸦的盛宴作者:乔治R.R.马丁 3妖神记作者:发飙的蜗牛 4哑舍作者:玄色 5第三卷 冰雨的风暴作者:乔治R.R.马丁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