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赘婿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赘婿 > 第一〇八五章 满城风雨(中)

第一〇八五章 满城风雨(中)

所属书籍: 赘婿

“他喵的……死猴子……死猴子……嘶……喵喵的……”

外头是夜雨,位于江宁城南一处不知名的物资仓库中,高高的货堆上点了小小的油灯,两道年纪不大的人影赤膊上身,正籍着些微的火光将药酒涂上彼此的身体,然后呲牙裂齿地拼命揉搓,倒是浑然不管身下便是易燃的麻袋。

按照两个年轻人中年纪稍大那位的说法:“点着了就点着了,烧死那帮王八蛋。”

反正这倒霉催的破仓库是宝丰号的。

两人今天晚上挨打得够呛,小和尚的伤势稍轻,但浑身上下也已经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他这一晚主要是被泰山盘金勇笙追打,对方年纪大了,力气仍旧,但灵动不足,小和尚仗着刁钻的打法攻其必救,吃的亏不多,但偶尔被打中几次,也免不了在地上咕噜噜地乱滚,内伤外伤都有出现,嘴巴上都被撞出了一道豁口,显得颇为可怜。

但对比一旁的大哥龙傲天,小和尚的伤势就算不得什么了。作为阻挡李彦锋与金勇笙追杀的主力,在掩护严云芝逃跑的最初那段时间里,这霸气的少年人接下了那两名绿林豪强带来的大部分压力,不仅正面中了金勇笙掷出的铁算盘,而且与擅长拳法的李彦锋相互拉扯殴打了极长的一段时间。

待到预计那姑娘已经跑掉,两个年轻人一前一后拼命逃亡,负伤的状况才少了一些,但到得寻觅到落脚点的这一刻,脱下衣服,小和尚才赫然发现自己这大哥的上半身几乎没了一处好的地方,而且口中吐了不少血,内伤显然也是不轻。

略作休憩调息,两人才找了药油给彼此处理伤势,小和尚被龙傲天搓得呲牙裂齿,也用双手在对方身上用力搓来搓去,揉散淤青红紫,顺便佩服地开始拍马屁。

“龙大哥真厉害,挨了这么多下,骨头没事……真抗揍啊……”

“嘶……他喵的死猴子……啊……那还用说,没练打人先练挨揍,我们家都是从小就开始练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嘶,痛痛痛……你没练过啊……”

“师父教我练功的时候我还太小了,练抗揍没用,我都是靠躲的……”

“长大些就有用了……可惜了,十三太保横练是童子功,从小练起作用最大……干,我迟早弄死那个猴子……还有那个老东西!”

“那个老爷爷不知道是谁……”

“拿算盘的,年纪又大,问一下就知道了……我带你报仇。。”

“阿弥陀佛……额,痛痛痛……”

“啊,嘶,痛……你轻点……”

两人搓来揉去,互相伤害。过得一阵冷静了些,便开始反省今晚的得失,眼下最大的问题似乎是运气有些差,说了要偷偷地窥探一下李贱峰的情况,再到私下里找机会把他做掉的,谁知地方还没到就跟正主迎头撞上,被打得狼狈逃窜,简直丢尽了二人绝代双骄的威名。

“……不过我回头想了想,咱们跟人遇上,莫名其妙的就开始打起来了,我好像没有报名字,对不对?悟空你回忆一下是不是这样?”被打成猪头的龙傲天反应过来,回忆着关键的事情。

小和尚想了想:“好、好像是的……”

“那就没事。”龙傲天道,“还好没砸了招牌,否则要被那只猴子笑死……哼,他的武功也就那样,咱们两人联手,到时候多做几个陷阱,足够弄死他了。”

“阿弥陀佛,小衲觉得,还是要谨慎一些。”

“你怕什么!放心吧,我还有好多招数没有用出来呢,看我好好盘算一下,接下来一定行!哼,看我漂漂亮亮地把这件事情做了。”

从西南来到江宁,好不容易收到这么一个意气相投的小弟,性格合得来、打起架来也有默契,本是一件极好的事情。可惜联手之后,两人在做大事上每每受挫,想去找“天杀”卫昫文找不到地方,抓住人家的小弟不小心把人撞死了,说要揪出周商来,最后也没什么头绪,转过来要抓李贱峰,想要改变方针,先做调查徐徐图之,结果迎头就跟对方遇上,被打得头破血流抱头鼠窜……作为两人之中的主心骨,每每都将计划说得头头是道的宁忌委实也觉得有些丢脸。

他龙傲天毕竟也是要面子的。

当然,毕竟人还年轻,龙傲天的脸皮虽然比不得他那从小练过十三太保横练、又修习了太极的卸力功法、再在战场上摸爬滚打了一段时间的身体抗揍,但一番骂骂咧咧之后,也大可将些许的丢脸抛到记忆的另一边了。

年轻人的些许挫折,当成没发生过就是。

夜雨之中小半晚的疗伤,随后又吹了油灯,在仓库之中多休息了一阵,令一两天内无法痊愈的内伤暂时平复后,两道身影才找了蓑衣披上,在雨幕之中鬼鬼祟祟地穿过了黑暗的城池,回去暂居的五湖客栈。

此时已是凌晨的丑时了。

五湖客栈附近,原本接了卫昫文的命令,过来调查四尺、五尺Y魔事件的卢显等人,此时还在对客栈进行盯梢。

这原本是一个相对简单的事情,然而夜里动手探查时,抓来的店小二竟是读书会背景的人,却令得整个事件突然变得复杂起来。

公平党中的这个所谓的“读书会”,是去年年底方才兴起的古怪事物,乍看这名头委实人畜无害,但私下里传播的,却是属于西南的一些讨论平等理念的小册子。

这件事情在公平党中的性质可大可小,毕竟放在明面当中,何文建立“公平党”的理念源头便来自于西南,而至今也没有任何公平党人正式的否定这一论调——毕竟华夏军的虎皮实在好用。

可对于公平党内部的中高层来说,公平党的起事与西南的理念探讨,又有着全然不同的意义。西南的理念探讨,在某些方面过于纯粹,在另外的一些方向上又过于保守,照搬是绝不行的,而且在某些近似公开的舆论之中,何文并不喜欢西南华夏军,也算不得多大的秘密。公平党扯着华夏军的虎皮建立起来,但到得五位大王分治的阶段,整个体系迟早将与西南华夏军产生分歧这已经是不难看懂的事情,而之所以是分歧而不是冲突,不过是因为双方距离太远了一些罢了。

当然,公平党既然从一开始使用了华夏军的名义,那么虽然大部分的中高层随后接受了双方并非一路的现实,有少部分的存在开始变得倾向于西南、仰慕西南甚至于开始学习西南,也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因为这些复杂的缘由,公平党中那些对西南颇为好奇的人们最初以“读书会”的形式传阅小册子,众人也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

但这样的敷衍没持续几个月,出于某些深层次的理由,公平党中的几位大王便开始调查和清理“读书会”的存在,这其中,“阎罗王”周商这边对读书会的清理力度是最大的,几乎一经发现,便要动手杀掉一大批的牵连者,这是因为周商的追随者们在五位大王之中最为狂热,他们以最极端的态度均贫富、分田地,在这样的团队里讨论如何理智的办事、如何切实可行的达成“公平”的目的,本身就等同于一种造反。

而其余的几位大王,甚至于包括“公平王”何文在内,对于这个“读书会”的存在,也都在私下里选择了打压。他们的状况虽然与周商并不相同,但在半年多时间追查读书会的过程中,卢显却能够察觉到,这些“读书会”成员所传播的小册子,实际上可能并不是从西南传来的原版思维。

也就是说,存在这某一个群体,从去年年底开始,便在公平党中借着“西南华夏军”的名义,暗地里传递自己的“私货”,这里头蕴藏的,或许也是某个能够动摇公平党根基的阴谋。

对于公平党的任何一位“大王”来说,他们都不需要某个“正统”的公平思想存在于此,毕竟若是正统的“公平”出现了,自己的思想又该如何自处呢?江南公平党如今数千万人的规模,所谓的“正统”,本就得从头破血流中打出来的,任何人宣扬正统,也必然会被所有人打得头破血流。

这整件事情即便在卢显看来也真是讽刺。当初“公平王”何文起事,假借西南的名义,实际上与西南却并不同路;而今有人要釜底抽薪搞些阴谋,明面上竟也要打了“西南”的名义,私底下却又将西南传来的思维修修改改,权做利用。

而在这整个复杂的局势里,卢显也能够感受到,虽然对“读书会”不约而同地进行了打压,可背后的大人物们却始终怀了一种最坏的担忧,那就是……他们担心这“读书会”的幕后主使,还真有可能是西南的那位“心魔”派来的人。

毕竟若这对手是公平党内部的人物,众人还能有所衡量,不至于太过惊奇。可若真是西南的那位宁先生将触手伸过数千里的距离,要凭借那些虚无缥缈的小册子,将江南公平党这个畸形的“孽子”捏死在襁褓中……平素说起天下英雄来都能目空一切的众人,还真是会感到害怕的。

因为这些缘由,对读书会的打压从未浮出明面,但参与者们大都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卢显本已暂时的脱离了这件事,抓住那店小二后,才觉得事情变得棘手起来。

他集合了附近的手下,先做封口,随后派出队伍中江湖最老的李端午等人出去详细打探周边的情况。两个Y魔的事情相对于“读书会”,已经算不得什么了,先前在阎罗王的地盘上抓捕读书会是一回事,如今到了江宁,五位大王势力错综复杂,读书会的某个后台冒出来,很可能就是他惹不起的爸爸。

“……任务是任务,接了上头的命令,要查读书会,那没什么说的。可如今咱们没有这个任务,是突然碰上了,要不要惹,就得好好衡量。”

夜雨之中,卢显隐匿在黑暗里,一面盯梢,一面与跟在身边的小弟传授着江湖上的经验。

“……这五湖客栈外头,挂的是‘农贤’赵敬慈的牌子,虽然说起来,‘公平王’手下七贤,‘农贤’不惹事是出了名的,但不惹事不代表他没有能力惹……咱们公平党起事之后,在整个江南瓜分地盘,咱们这边杀豪绅地主最是果断,但分下来的地盘上,也都破破烂烂,‘平等王’经商,麾下金银最多,看来最是富庶,但真要说过得太平的,还是‘公平王’的那一头。”

“……这是为什么啊?因为‘公平王’的地盘上,开荒、复农是最快的,咱们这争来抢去打了两年,很多地荒了,至今没人种,因为种了也会被烧光,倒只有公平王那边,几座大城庄稼都种了,今年收成还行……你们看吧,今年冬天,饿死人最少的会是他们……而这些事情,就归‘农贤’赵敬慈、‘章贤’沈黎两位管。”

“……他们不惹事,是因为旁人若是惹到他们,根本不用他们自己动手,这些人就会被莫名其妙的做掉。尤其是在今年大家都缺粮的时候,赵敬慈,轻易惹不得。”

卢显能够在卫昫文的手下站稳脚跟,靠的便是身边这些同村同族的手下,因此带着他们也都尽心竭力,当说的事情,都会仔细的说出来。待他说完这些,众人再看那五湖客栈时,目光也都复杂起来。

一群小辈中相对年轻的卢传文先前参与了审讯店小二的活动,后来将那店小二做掉,找个地方埋了,此时的情绪倒是有些焦虑。

“那怎么办?咱们已经把人杀了,不管怎么样,他们发现少了人,恐怕也要打草惊蛇。显哥儿,咱们莫非就这样掉头走?留在这边若是被发现了,那可就结下梁子了。”

“遇上大事,要有静气。”卢显看了他一眼,“武林盟主和齐天小圣两位还没有回来,着急什么?”

卢传文被这样瞪了一眼,不敢再说话,一旁有人道:“之前私下里传,‘读书会’的事情很可能便是西南那边指使的,这自称‘武林盟主’的孩子听说也是西南来的。显哥儿,若这五湖客栈便是西南人在这边的落脚点,这事情……可大可小啊。”

“若是往上报,这波发达了。”

“要是真的,咱们往上报了,事情接得起来吗?怕是有命收钱,没命享福……”

“西南隔这边几千里呢,哪有那么玄乎……”

众人在黑暗之中窃窃私语,各自都发表了一些看法。卢显没有再参与讨论,过得一阵,却是李端午带着人回来了。

“城里出事了,上半夜烟火乱放,是金楼那边死了人,刘光世派来的使节被杀了,好多人在金楼那边,打得头破血流,这次事情要闹大……”

大家在黑暗之中碰头,李端午首先说了些并不算直接相干的消息,随后才与卢显走到一边。

“这五湖客栈的跟脚,找人打探过了。老板的旗子,是直接在‘农贤’那里拿的,不是乱打……这事情原也想得通,若是乱插旗,也没多少人会插农贤这一挂的。既然插了农贤,那多半是直系……可大可小……”

公平党内部旗号混乱,但总的来说,直系的属下多半会有人罩,他们作为“天杀”的手下,真惹上了“农贤”,最后的结果也就难说。

卢显点了点头:“方才还在说,那武林盟主、齐天小圣两位如此张扬,说不定便是有什么背景……龙傲天摆明是西南过来的,端午叔,这件事情背后若真查出来‘读书会’有西南的指使……咱们是一步天王、一步死亡,全村死光的可能,也是有的。”

“是得谨慎些。”李端午点头,“好在,这次倒不是没有替罪羊,可以帮咱们投石问路。”

黑暗里,卢显也随之点头。

“还是先等等,只要确定这两位真在这客栈里……事情倒是好办了。”

他们如此议定,随后又盯梢了一段时间,到得丑时过后,终于由李端午发现两道鬼鬼祟祟的身影在周围绕了几圈,往客栈二楼悄悄的进去了。

“所有的人先撤,今晚的事情封口,谁也不许说出去。这边的事,暂时由我和端午叔处理了。”

整个事情已经被读书会弄得复杂起来,卢显不敢留下生手,当下打发了其余手下回去,留下自己和李端午在这边盯梢。

两人并不打算进去抓捕那五尺与四尺的两位Y魔,因为在此时的城内,有不少人对他们是更加感兴趣的。

“先去宝丰号报讯。”李端午道,“不要告诉那位金掌柜,那是老江湖,做事有分寸。想办法将消息传给时宝丰的那位公子,好像是叫做时维扬的,年轻人,易冲动,这次被那五尺Y魔戴了帽子,有他出面,才容易把事情搞大。”

卢显也是这样想的。

他穿过黑暗的雨幕,朝着众安坊“聚贤馆”那边过去了。

这一日天刚刚亮,得知了惊天消息的时家二公子召集了人马,朝着五湖客栈这边浩浩荡荡地杀了过来。

在昨晚厮杀中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两位小Y魔这一刻犹然在床上呼呼大睡,并不知道,危险便要在清晨的雨幕之中降临。

城市北端的客栈之中,严云芝坐在床前,看着晨曦从漆黑的雨幕中渐渐舒展起清濛濛的眉眼来。白天到来了,她已经包扎好了胸口的伤势,却是一宿未睡,脑子里乱哄哄的。

“你爷爷……”

“让你……”

“……走了吗——”

那少年搏杀的身影,似乎还在眼前晃动,他的吼声,竟将那不可一世的猴王都压了下去。

算不得多么美好的记忆。

但从通山见到的第一眼开始,这西南过来的少年人便是这等的凶狠与霸道,他能走到人家的庄子上杀人,能够为了一个书生,肆无忌惮的对抗整个通山的势力,乃至于到了江宁这等群雄汇聚之地,他仍旧是这样不可一世地对抗李彦锋与金勇笙这等的绿林大豪……

他还活着吗?

原本……

……

是希望他死的……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赘婿 > 第一〇八五章 满城风雨(中)
回目录:《赘婿》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三卷 西林的征途作者:猫腻 2第三篇 五万年的尸体作者:我吃西红柿 3三生三世枕上书番外【殇情浅】作者:殇情浅 4善良的死神作者:唐家三少 5龙族2 哀悼之翼(龙族前传)作者:江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