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赘婿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赘婿 > 第一〇八三章凶影

第一〇八三章凶影

所属书籍: 赘婿

天色昏暗,夜色中的云层涌动,犹如倒悬在天空上的大海。

橘红的烟火光芒在天与地之间缓缓升腾。

破旧而混乱的后院当中,短暂而诡异的对峙正在发生。

乍然赶到这里的金勇笙不动声色地扫视了周围的景状,也用谨慎而狐疑的目光打量着昏暗光芒里的几道身影。

四道身影都诡异地显得狼狈不堪,一名少年人、一名年龄更小的小和尚,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此时正一前一后地包夹着李彦锋,先前威风凛凛的猴王此刻浑身泥泞,一副鼻青脸肿的模样,也不知先前经历了怎样的阵仗。四人当中唯一衣衫、妆容整齐点的严云芝站立的姿态也有些奇怪,看来在之前的打斗中受了伤。

周围的院子一片狼藉,几截土墙倒塌成一片,甚至于一座假山也被撞开了,看痕迹似乎还是新的。

难以想象,这李彦锋在首先甩开他们,追上严云芝后的这短暂时间里,这整个院子里发生了一场怎样激烈的打斗,片刻间也难以分辨那少年人与小和尚都是哪一家的人。

“这女孩归你了。”

“……嗯?”

简单的对话,李彦锋扶着半颓的假山而立,口中长长地舒出一口气……金勇笙将这话听在耳中,一面回应,一面朝李彦锋使个试探的眼神,李彦锋的神情也是似笑非笑,他的右边眼睛被打肿了,一些污泥从肿起的眼皮上掉落下来,猴王伸手将污泥擦去,头发杂乱,目光淡定。

方才经过了打斗的少年人与小和尚此时也在昏暗之中缓缓走动,趁着这片刻的对峙,调整着口鼻间的呼吸节奏。

在金勇笙看不到的地方,少年人朝严云芝悄悄地摆了摆手。

金勇笙拿着铁算盘,试探性地朝着严云芝这边走动过来,少年人步伐横走,隔断金勇笙望向严云芝的目光,小和尚环绕李彦锋,晃动着手臂,往金勇笙这里靠近了过来,一旦金勇笙继续向前,他与少年人又将对金勇笙形成包夹之势。

四个人之间形成缓缓变形的四边形,这片刻间却是谁也没有展现出杀意来,李彦锋站立不动,金勇笙笑吟吟的,少年人缓缓走动,将手臂撑开做了几个舒展的动作,小和尚双手叉腰,脖子微微扭动。

又一道橘红的烟火爬上了夜空之中,光芒浸润过来。

少年人的手,朝后方挥了挥,五根手指在光暗之间弹开又收回。

“……跑!”

严云芝朝后方退去。

金勇笙的目光望向李彦锋,这一刻,阴霾与杀意已经涌上这位猴王的表情,他的右臂之上肌肉贲张,抓起身侧修葺假山的一块青石,刹那间已经使出最大的力量要照着严云芝投掷出去。

假山被掰断,石屑飞溅。

几乎是在同一时刻,缓缓横走的少年人已经将手中的飞刀掷了出去,他的足尖挑起了地上被李彦锋落下的长棍,伸手抓住。

棒影便要呼啸展开,另一边金勇笙手中沉重的铁算盘已经被掷了出来。

掷出的飞刀扎进了李彦锋的肩膀,令他掷出的石块瞬间失准,呼啸地掠过了少年身侧,同一时间,铁算盘“轰”的一声砸上少年手中的木棍,棍棒断裂开来,少年的身影被砸得飞向后方。

严云芝已经使出全部的力量向远处纵跃,在她回头的瞬间,少年的身影几乎被金勇笙的铁算盘向后方砸出丈余的距离。这铁算盘的全力一击几乎能将房屋外墙砸开,名叫龙傲天的少年结结实实地承受的这一击令她看来头皮都为之发麻,但这一刻,她也只能使出全力朝前方奔跑。

视野的余光中,少年的身体在泥泞中朝后方翻滚,之后双腿落地,竟硬生生地站起了半个身子,黑暗中的那头,李彦锋犹如疯狂扑来的猛虎,白猿通臂顺着冲势如流星锤般的砸了过来,似乎要砸开沿途中的一切。但少年没有丝毫的犹豫,张开双臂朝着李彦锋迎了上去。

嘭的一声巨响,双方对冲在一起,李彦锋是顺势猛冲过来,沉重的一拳当中,将仓促迎上、试图阻拦的少年又撞得翻滚出去。

黑暗之中,猴王的步伐跨幅巨大,凶猛追来。他先前受了少年人与那小和尚的围攻,狼狈不堪,此刻是含怒出手,夜色中的轮廓都显得疯狂起来,然而下一刻,他奔跃的身影陡然被拉住,从空中砸向了地面,少年人的身影在他的背后腾跃起来。

“你爷爷……”

严云芝奔出了这边院子,耳中听得那名叫龙傲天的少年人身影沉闷地响在夜空中,口中像是含着鲜血,他的年纪虽然不如李彦锋,但这一刻展露出来的,却是睥睨一切的疯狂与霸道。

“你爷爷……”

“让你……”

“……走了吗”

伴随着这吼声的,是后方不断传来的纠缠与打斗声。

严云芝竭力奔跑。

虽然双方在通山时有过过节,甚至于自己的清白名誉都被对方一句轻飘飘的话给毁去,但这一刻,她的心中也清晰地明白,在这样的夜色中拦在李彦锋与金勇笙的前头,到底有多么的艰难。

他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则只能以后再问了。

昏暗的光芒里,李彦锋与龙傲天厮打在一起,又撞塌了旁边的墙壁。少年的口中满是鲜血,却是揪着他,几记头槌照着他的脸上没完没了地撞过来,眼中凶狠的颜色已经完全成了找人换命的模样。

李彦锋纵横江湖数十年,也是自诩凶狠,却是极少遭遇这等武艺高强打起来却完全不将自己当人看的对手。但转念一想却也合理,对方只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年人,懂个什么人生的珍贵。这种小孩子最特么疯了!

他习武成名多年,一身武学造诣、内力修为其实比对方要高出一截,然而在这打斗的时间里,竟无论如何都压不下对方的这股疯劲。心中怒气沸腾,随后又被对方拖着滚进泥里。

另一边,金勇笙乍然遭遇那小和尚的攻击,一时间也并不好过。

他毕竟是刚刚抵达这边,面对着那矮小的身影,心中是有些托大的,然而随着那小和尚狂奔而来,这习惯了大开大合路数的老人才察觉到对方的棘手。那小小的身影双手挥舞小刀只攻膝盖之下的位置,令得他在狂奔躲闪中一阵左支右拙,最后几乎要俯下身体来应付对方的刀锋。

江湖比武放对,有各种各样的路数,然而若论路数阴狠,地躺刀地躺拳绝对都排得上前几号。这类在地上翻滚砍杀的打法看起来并不入流,但事实上由于脚的灵动远不如手,真正难防的往往也就是这类下三路的攻势,甚至于部分军队当中都会专门训练地躺刀法,战场上阵型一乱,人往地上一趟,专砍人腿脚,大部分时候都能有不错的战绩。

这小和尚的刀法明显是地躺刀的演化,却是配合他的身高专门设计的一路刀法了金勇笙也不知道是哪家缺德的长辈干的这种事,一般人教导小孩子练武,年纪不大时通常都是打好基础,待到年纪大了再出来杀人,配合小孩子的身高教他一套打法有何用处?等到他长大之后变得没用么?

他毕竟也是多年的老江湖,虽然往日里大开大合惯了,人老了腰又没那么好,俯着身子应付一个出手狠毒的小孩子,终究还不至于出什么事。只是一番仓促的应对间,竟也完全腾不出功夫去追逐那严云芝,一时间只好边在心中咒骂着小和尚长辈的缺德,一边认真地应付起这狠毒孩子的攻击来。

而见到一旁李彦锋与那少年在废墟里砰砰砰的相互殴打,竟看得他都有几分头皮发麻。相对于那少年人出手的凶戾,眼下这孩子出手的狠毒给人的感觉竟又隐隐好过了几分。

******

仿佛沸腾起来的厮杀中,刀锋划过身体,似乎又结结实实地带走了一部分的生命。

人生变得残缺起来。

梁思乙伴随着游鸿卓,在充盈着敌意的街头冲突,每一刻,都像是要被这敌意淹没下去……

……

梁思乙记得,有过那样的一段时间,受伤犹如吃饭一般简单。

或者毋宁说,那样的一段时间里,甚至于吃饭都是一件并不简单的事情。

从十余年前女真人的第一次南下,到中原沦陷,每一次掀起的战火里,首当其冲的,总是雁门关以南、晋地以北的那一片地方。

梁思乙的家在太原,第一次女真南下时,这座古城在秦绍和的主持下固守了将近一年。汴梁第一次解围后,朝廷的援兵迟迟未至,终于太原弹尽粮绝,破城之后经历了报复性的大屠杀。

那时候梁思乙的年纪还小,她甚至已经忘了自己是如何从那一片尸体的泥泞中生存过来的。

父母在大屠杀的混乱中死去了,太原付之一炬,再也没有重建起来。

从那以后,她眼中的天与地,都是灰黑色的。

不知什么时候,名叫王巨云的中年人来到那片绝望的土地上,接济乞儿,教授武艺,她几乎也忘了自己是在什么时候跟在对方身后的了。没有出路的乞丐和饥民们聚集在那位背负双剑、穿着破旧灰袍的男人身后,有时候能够有一口吃的,许多时候,大家也都要饿着肚子。有人死去,有人离开。

断断续续的饥饿与离散中,有过许多的苦楚。在兵祸肆虐的年月里,雁门关以南的那片地方,基础设施几乎被破坏殆尽,有能力南下的人们早已离去,留在这边的或是老弱病残,或是率兽食人的匪类,即便有想要好好过活的人们,种下一片田地,或早或晚的也要经历匪人的摧残。

义父王巨云始终在那片废墟之中救人。

他是能够南下的人,在聚集起一群人之后,也能够带着他们去往更好的地方重新开始。但一年一年的,他也始终没有离开那片废墟般的土地。多数的时候,他们与那片土地上的匪人相争,也与刘豫麾下的乌合之众般的军队厮杀,甚至伏杀过女真人的使节,也有的时候,他们在争斗中败下阵来,被附近的大小匪帮烧过寨子。

那手持双剑的男人,始终没有倒下。

身边的渐渐多起来之后,势力扩大了,但需要的物资也更加的多,时不时的有人会建议大家转移,时不时的,有人离开。每一年,总有那么几次,头发迅速灰白、迅速变老的王巨云会聚集起身边的孩子或是年轻人,指着太原的方向对他们说:“你们是忠烈之后,你们的父辈,曾经在那片废墟里,首先抵抗过女真人,至死不渝!”

梁思乙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不是参与过正面的抵抗,但偶尔听人说起这样的事情,她也会觉得这灰黑的天地里,还有着些许的光芒。

被王巨云收做义子义女,其实并不代表在军中有多少的特权。陆续十余年的时间,被王巨云收做义子义女的人,成百上千,他们吃不饱穿不暖,但每一天仍旧要进行武艺上的练习,而练习出色的,能够多吃一点东西。

有那么一段时间,这些义子义女当中,也有着相当的仇视与对立心理,他们在校场上厮杀,有些时候杀出火气来,甚至会闹出人命。

但在那样混乱的年月里,每每他们并肩作战,对抗那片土地上肆虐的匪人与横行的军队时,却也能渐渐的积攒出一些亲情来。

梁思乙是在那样的环境里杀出来的,她在校场上与自己的兄弟姐妹厮杀,有时候将别人打得鼻青脸肿,有时候被打得头破血流。那些时候,治伤的药很宝贵、吃食也不多,有几次负伤,梁思乙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活到后来的。

义父王巨云偶尔出现时,总是冷漠地看着他们相互厮杀,而后冷漠地教导他们如何改良杀人的技巧,他就是那样冷硬如钢铁般的男人。后来因为他以自己的“子女”为基础打下“乱师”的基业,一些读书人或是外界过来的人们总是以此诟病他的虚伪与冷血。

部分孩子或是年轻人也曾经升起过这样怨恨的念头,待到有了一些能力之后,便愤然从“乱师”之中离开了,他们南下,寻找更好的生路,对于这些事情,乱师之中进行过一些整肃,但事实上总是没能收到多大的成效。

由此而来,存在于那片废墟之中的那支乞丐军队,在整个天下的范畴里总像是一支寻常而又奇怪的存在。寻常的是,这支军队没能标榜出多少的仁义来,但整个天下,原本就没有多少仁义可谈了;而奇怪的是,那支乞丐般的部队,始终盘踞在那片废墟般的区域里,渐渐的驱逐了众多的匪人,将过去的残局慢慢的收拾起来,顽强地生存下来。

在女真第四次南下的战火当中,他们再度首当其冲,遭遇天下最强的女真西路军部队……尽管在那之后他们开始与晋地的部队、与华夏军的部队合流,但仅有的一点家业也在那样的洪流中再度荡然无存。

他们经历了持续的厮杀,与女真人、与廖义仁率领的晋地分裂部队陆续作战,“乱师”的武器并不精良,训练其实也算不得优秀,唯一值得称道的,或许也只有在每一次的战斗中,都由他们这些“王家军”的义子义女们坐镇战场、甚至首先发动冲锋。

或许是因为已经煎熬了这么多年,仍旧留在乱师当中的这些义子义女们在面对战场时,罕有因畏惧而溃逃的。他们不逃,下头的士兵纵然战力不强,也常常能够鼓起勇气向前冲击。

“你们是忠烈之后,你们的父辈,曾经在那片废墟里,首先抵抗过女真人,至死不渝!”

晋地连续两三年的作战,她见过了太多同伴的死去,自己也数度倒在血泊当中。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在那样的战场上,人们能不能活下来,更多凭借的,往往只是运气,但在运气之外,却也有一部分年纪较大、更为成熟的兄姐,主动承担起了最为危险的任务,也有的在危险的战场上凭借殊死一搏,将她拯救下来,自己却慷慨赴死。

在那样的战场上,陆续两年多的时间里,梁思乙不知道送走了多少的兄弟姐妹。而她自己也在一次次的负伤后醒来。

有的人会认为负伤多了,人们会渐渐习惯这样的感觉,但事实上,没有人能真正习惯它,在每一刀每一剑的交错中,人的生命会变得残破,甚至于有些时候……活下来的人们会憎恨自己。

……

“……走啊”

狼狈的身影在人群中冲撞奔突。

鲜血从额头上流下来,将视野也染成了猩红色,刀剑挥过身体时带来的痛苦与虚弱感不断地持续着。

路旁的人群奔散,有人逃跑,有人冲将过来,剑光挥退前方的敌人后,带着长柄的钩镰从背后呼啸而来,她凭借瞬间的反应,下意识地用后背靠向枪柄,那明晃晃的钩镰几乎扎进她的肩膀里。趁着对方还没能用力,梁思乙双手之中刀剑斩舞,将这钩镰长枪的木柄劈成了三截!

浑身上下不知道挨了几刀几剑,夜色中的凉意伴随着身体的逐渐虚弱,似乎已经可以感受到了。但最让人难受的,却是无法慷慨去死的执念,这执念来自于身侧那名叫游鸿卓的男人。

晋地两年多的战争,王巨云率领的“乱师”是伤亡最高的一支部队。

在雁门关附近那片物资缺乏的土地上练出来的军队,过去物资匮乏,训练不够,谈到战场上的素质其实算不得高,只是由于其内部独特的“义子义女”带头制度,其中层又有着一定的“听命令不怕死”的将领,这样的组合最终造成的是一场场惨烈的大战。

许多时候,那却是在部分专业将领眼中无谓的伤亡。

两年多的大战结束之后,大量熟悉的人已经在战火中死去了,过去十余年生存的天地似乎都变得空荡起来。后来晋地平静下来,梁思乙在几场最为惨烈的大战当中都有建功,倒是受到了不少的封赏与赞誉,但她心中却是明白,这些所谓的功劳,其实却是死去的兄弟姐妹们用生命给她堆积起来的,无非是她还活着,因此得到了这些赞美而已。

让她带兵,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待到这次江宁大会,游鸿卓奉义父的命令带她过来“散散心”,她也听命来了。

战场上的事情与江湖上的事情毕竟不同,让她联络苗铮,中途出了问题,害死对方一家,对梁思乙而言,这样的失败与无能让她感到痛苦,这些痛苦堆积在一起。

但随之而来的补救,事实上也是简单的。

刺杀陈爵方,尽力的让对方偿命,而倘若不成,那便自己偿命乱师之中,从来就没有怕死的人这素来便是军队中的逻辑。

只是她没有想到,那名相处了几日,名叫游鸿卓的晋地侠客,也过来了。

“走啊”

奋力厮杀,口中低吼着,对于见惯了生死的江湖人而言,这其实是很不光棍的行为。就如同在战场上眼见着那些兄姐的牺牲一般,所有人都知道哭泣是无用的,因此只能奋力杀敌而已。

但这一刻,游鸿卓与那些兄弟姐妹终究是不同的,虽然希望渺茫,但梁思乙心中还是希望对方在某一刻转身奔逃,而自己就在这里豁出性命去,将那“天刀”谭正、“寒鸦”陈爵方等人阻拦片刻。

但对方沉默不语,唯独那手中的长刀凶戾,与紧逼过来的谭正手中的刀在空中拼出无数火光来。

“走……”

“躲”

夜色之中,天空上的云层倒卷欲坠。某一刻,梁思乙的呼喊之中,游鸿卓转身猛冲,他一只手推起梁思乙的身体,另一只手上长刀朝后方挥去。

天刀谭正大踏步而来,一刀斩在他的手臂上。

鲜血飚飞的下一刻,两人的身影冲过路边的几名行人,径直撞向道旁一间紧闭房门的店铺。这本是一家食肆,眼见着外间厮杀蔓延,店主以木板将房门封了起来,此时砰的一声,两人撞破房门,朝屋内冲将过去。木屑横飞间,“寒鸦”陈爵方、“天刀”谭正追杀而入。

梁思乙的身体撞入木门内,浑身剧痛,但仍旧勉力拿住脚步,想要以最快的速度朝着房舍的后方奔去,然而身后的游鸿卓以更为巨大的力量撞上来了,两人在冲撞间滚倒在地,梁思乙只感觉到对方伸手揪住自己的衣襟,两人朝着黑暗的房屋深处翻滚过去。这样的翻滚中,游鸿卓似乎还踢翻了一张桌子,手中扔出了什么东西。

低沉的夜色下,街道的这一侧,陈爵方与谭正追入路边的食肆房间,下一刻,只听“轰”的一声巨响震动了地面,白色的尘埃带着气浪在那食肆中抖了一抖,喷薄而出。

整条长街上的人都朝那边望了过去。

木屑、石屑飞舞。

有身影从房间里被那气流冲了出来,翻滚在街上。

一片混乱……

……

仿佛是被大地之上的骚乱惊动,翻滚的云层渐渐逼近大地,阴冷的秋雨又开始点点滴滴地降下来了。

以金楼为中心,刺杀引起的巨大混乱在长街上持续了将近一刻钟的时间,激烈的暴乱朝着四面八方膨胀,随后被周围压过来的转轮王一系力量围剿、平息。但在这样的过程里,也有数股暴乱的支流一度冲破防线,去向远方。

亥时一刻,位于金楼、秦淮河东南面百丈外的桂枝街,便有一股风暴卷过。

这原本就是一条不起眼的狭窄小街,破城时遭过兵祸,附近的院墙坍圮,居住了不少流民。亥时过后,随着大量烟火令箭的升起,转轮王麾下的人们开始朝金楼靠近,桂枝街也过了几队人,随后,以小头目方锦文为首的十余人暂时的留在了这边,观望着远处骚动的波澜,同时喝令附近的流民躲回自己的棚屋或帐篷里,不得生事。

一刻,稀疏的雨滴从天空中降下,路面上的火把也随之动摇,黑暗众的院落间,陡然有四道人影朝街头冲杀出来。

这四道身影高矮胖瘦各不相同,互相追逐厮杀,为首的一名少年人冲上街头夺了一把长刀,随后几乎将半条长街化作了修罗般的杀场。

方锦文一时间分不清楚这四人当中谁是好的谁是坏的,但那夺了长刀的少年人凶狠如猛虎,一名更为矮小的身影则形如鬼魅,冲入人群奔跑腾挪,时隐时现,而在这两人的后方,一名男子抢了一根长棍,挥舞如疯魔,与那手持长刀的少年拼杀最多,而第四道身影是一名老人,手持沉重的铁算盘挥舞砸打,附近街头的破烂桌椅被那算盘一碰几乎被砸成靡粉,甚至于半坍的土制院墙都被他扔出的算盘砸塌了一堵。

四道身影在街头厮杀,将来不及跑开的几名转轮王麾下卷入其中,血流满地,随后冲入附近的棚屋区,朝着远处延伸过去。

……

黑暗之中,严云芝朝远处遁去。

胸口断掉的肋骨正持续的疼痛。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赘婿 > 第一〇八三章凶影
回目录:《赘婿》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猛龙过江作者:骷髅精灵 2超神机械师作者:齐佩甲 3亲爱的戎装(军装下的绕指柔)作者:折纸蚂蚁 4我可以无限升级作者:针虾 5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十一卷 南征北战作者:月关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