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香蜜2香蜜沉沉烬如霜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香蜜2香蜜沉沉烬如霜 > 番外 红尘劫(七)

番外 红尘劫(七)

所属书籍: 香蜜2香蜜沉沉烬如霜     发布时间:2019-09-26

  转眼,我已在皇宫里住了五年,东面的赤练狼族、西面的索河荼国、南面的锡叉疆国皆被大皇帝降服称臣。那些本来以为我国天子积弱蠢蠢欲动的敌国将领、边界几欲叛变的异族部落一提大皇帝莫不是坐卧难安惶惶不可终日,生怕下一刻目标便是他们,国中上至耄耋下至黄口提起大皇帝皆是自豪骄傲,为自己作为大皇帝的臣民感到由衷地与有荣焉。

  此番,只差最后一个目标——北面的霍洛庚族。

  那日,他偶得兴致与我下棋,棋行一半,我试探劝他:“如今军中将领极多,人才辈出,陛下何不给他们些机会,让他们也过过主帅调兵遣将的瘾头?何必关键时刻次次以命犯险非要亲征?臣只晓得弄药,不晓得打仗,但还是知道有句话——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这‘常胜将军’虽所向披靡风头无两,但刀剑无眼,世事难料,陛下还是不要做了吧。臣……臣甚是忧心。”

  他夹着一枚黑玉棋,静静看向我,久久不落子,身姿竟似被施了咒语定在那里,眼睛都不眨一下,似乎唯恐一眨眼,那魔幻便消逝了。

  但见他喉头上下一动,“这么多年了,我终于听你由衷说一句担心我。可见……我也不是全然未入你心……是不是?”

  看着他满面希冀,我却不忍答言,只垂下头。

  “如若此番我不御驾亲征,你可能应我一事?”他伸手缓缓包住我隔着棋盘刚刚落子的右手,我一惊,直觉挣扎,却如何能敌他舞刀弄剑的气力,“锦觅,答应我,做我的皇后!可好?……”

  “臣不能应!”我绝然道,“臣可为陛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可随陛下殉葬帝陵,只此一事,断不能应。望陛下体谅。”

  半晌,他似全身气力皆被抽空,徒然放开我的手,颓唐站起身来,衣袖带过处,一盘棋局狼藉一片,“呵呵……我就知道……终究还是我傻了……体谅?我体谅你,却有哪个来体谅我?我倒是想立时三刻战死沙场,让你一遂心愿给我殉葬。只是,我在你这里屡战屡败,却又不死心地屡败屡战,终究是输得精光,刀剑虽无眼,天地却有眼,情场失意至此,战场自然得意。你想殉葬,怕是却没这个机会……”

  我望着散棋,心中凌乱一片,竟是凄凉……

  后来,他终于还是走了,出征前再没见过我。

  两月后,我吐出一口鲜血,晕厥过去。

  醒来时,天色昏暗,似有春雨淅沥沥。我觉得胸口有些闷,呼吸不畅,想伸手揭开面纱,不想,手竟是被人紧紧握住,我眩晕转过头,但见两月未见的大皇帝坐在床边,甲胄未解犹带干涸的污泥血渍,面上脏污横一道竖一道,“陛下……你……怎么回来了……咳咳咳……”

  他止住我,“快别说话!”沉声道:“我怎么回来?你这都昏睡了小半月,我便是在天边也赶回来了。”

  我一愣,半个月,我这次竟睡了这么久?

  “太医们悬丝诊脉与我说你只是上火,我却不信,你整天研究些奇奇怪怪的药,是不是制药的时候染毒了?还是别的什么?你自己的症状自己心里肯定清楚,你老实与我说,这是怎么回事?”他的言辞十分着紧,眼中似有化不开的忧虑。

  我努力做轻松模样笑了笑,“不打紧,太医们诊断确实没错,是上火了。”

  他非但未轻松,反而更加焦虑,“上火?哪个上火会这般模样晕厥?我虽不精通医理,你也莫要想诳我。”

  “臣不敢瞒骗陛下,是上火。”我努力平复气息,不紧不慢道:“好比有些人对鱼虾鲜过敏,轻则全身起疹红肿,状若水痘;中则非但起疹子,还会晕厥过去;更有重者还会呼吸不畅,若非即使给药便会性命堪忧。臣自幼便是个容易上火的体质,吃个荔枝便会晕过去,但臣善用药,近日里研制了一种可根治这毛病的药方,为了试此药效,故而吃了一串龙眼,想待起反应后便将那药拿来吃下,不想竟晕厥半月,叫陛下见笑了。”

  “荒唐!”闻言,他勃然大怒,“明知自己是个什么体质,吃个荔枝尚且会晕厥,莫说龙眼这么上火的东西,竟然还这样玩笑一般乱吃,还拿自己试药!你这是不要命了!”

  “药在哪里?”他一面怒斥一面又赶紧问道。

  我告诉他放药的位置,但见他取了药丸来,亲自按着我原来在药单上标注的用法,用水兑开细细研磨,举手投足皆是谨慎认真,之后满面严肃地一勺一勺将药喂我咽下,末了,还认真刮了刮碗底,确认无遗漏后,将碗在桌上一顿,恨声道:“你成日将给我殉葬挂在嘴边,再这般乱试药,不拿自己身子当回事,死在我前面了,却怎么给我个殉葬法?”

  “臣若先去,圣医族自然会再立新的一任族长,届时,便由她接替我给陛下殉葬。”我给他解惑。

  “你!……好,很好!”他胸口起伏不定,“你总知怎么拿捏我软肋三言两语将我打败!我若是有哪天死了,定是被你给气死的!”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他走后,羌活来照顾我,我方才知晓,他本已神鬼不觉地带着一千精兵深入霍洛庚族,正待发起进攻,孰料,不知是谁,竟将我这吐血昏厥的消息八百里加急传给了他,当下,他便放弃所有作战计划,然而深入内部容易,若要再出去,却是难如登天,因报信人的到来,打草惊蛇,霍洛庚族当下便发现他的踪迹,怎能放过这样将他围困生擒的机会,谁也想不到,他竟是奇迹般地带着人马杀出一条血路,生生浴血闯了出来,马不停蹄赶回京城,甫一回宫便漏夜前来。

  我听了,不知是个什么滋味,似乎有许许多多心绪念头奔涌澎湃而过,却又似乎什么都没想。羌活什么时候离开我都不知。

  夜深,我吃了药好转些许,却怎么也睡不着,便起身燃灯翻看医书。

  不想,那行踪不定的润玉仙却来了。

  他蹙眉道:“我明知此番你便是为着历劫而来,却终究看不下你这般受罪,即便你不是你。”接着,他伸手轻轻簇起一道光,慢慢将那光附于我额头,待那光线渐渐消融,我竟觉虽非痊愈,但也缓和许多。

  我自然听不懂他这打机禅的神仙话语,但却还是感激他,与他道谢。

  他道:“你永远不必与我言谢。”垂下长长的眼睫,他低声问我:“你可是又对他生了情?”

  我不知他缘何用个“又”字,但冥冥之中竟不觉得突兀,只觉此字似乎理所应当。

  我低头认真想了想,对润玉仙回道:“我不知……我只知道……”低头看着桌边沙漏缓缓流逝,我心中反复,最后终是字字笃定道:“我只知道,给他殉葬,我心甘情愿!若是别人,我却是断然不愿。”

  忽听殿外哐啷啷一声脆响,我惊诧转头,润玉仙闭了闭眼,几不可闻地说了一句我听不明白的话,“罢了,我终是只有旁观的命数……”言毕,便凭空消散了。

  但见那边殿门外几乎是跌入一人,慌张欣喜,却又满面惶惶然惴惴不安,患得患失的模样,什么帝王威仪,清傲独断统统不见,手脚似乎都不知该怎么摆放,无措如斯,青涩如斯。

  我心中渐渐泛起一片心疼……抬起脚步,慢慢走向他……

  他一顿,几步上前,伸手似乎想握住我的手,却又硬生生收回,唯恐唐突一般,全无之前的强硬。

  “我……我只是不放心,想来站在门口陪着你便好,却不想……听你与那神仙言语,我只听到最后一句……”他小心翼翼不甚确定看向我,“你说的可是我?你说的可是真的?”以前我或许看不明白,或许不愿看明白,现下,我既已这般,便放任自己认真看向他的眼睛,那满心满眼都是虔诚捧出的一片琉璃剔透心思,满溢的都是深沉若海的情意,叫我如何忍心……

  我踮起脚尖,伸手替他拢了拢鬓角被夜风吹开的几缕发丝,“是真的。我一直想对你说,却一直说不出。不知会不会太晚……”

  下一刻,我便被一个大力拢入他温暖坚定的怀抱,“永远不会晚!我说过,我们有一辈子可以耗。任凭你怎么打击我,叫我灰心丧气,然而,只要隔日一看到你,我便又会生出无穷尽的念头和恬不知耻的勇气,我只当最后,或许七老八十了,你能放下你那些坚持,勉强迁就与我,或者,连七老八十还是这般执拗决绝,但是,你说过我们生死相托,我想我们这般耗一辈子,最后,你还是会与我比肩躺于帝陵之中,那时,也许便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刻。”

  他将我的耳朵贴在他的胸口,我听见里面潮汐一样的激荡涨落,“然而,我从不敢这般奢求,这么快……竟然这么快,我就得到了我本以为此生无望的奢侈。锦觅,锦觅,锦觅……告诉我,这是真的吗?”

  原来竟叫他这般低入尘埃,这般心酸卑微,我回抱紧他,心中苦涩一片隐隐作痛。

  “旭凤……”我念出不知何时潜入我心辗转反复的两个字,从未说出,不想一朝开口竟是自然而然,似乎唤过千遍万遍。

  “嗳!”他欣喜若孩童般赶忙应声。

  “旭凤,旭凤,旭凤,旭凤……”我一迭声叫他。

  “嗳!嗳!嗳!嗳!”他一迭声应我。

  他低头温暖地吻着我的发顶心,“锦觅,和我永远在一起好不好?没有任何其他人,只我们两个好不好?做我的皇后好不好?”

  我伸手抚着他的胸膛,闭上眼睛,放任自己的情绪肆意激荡,“好!”

  他一下更加紧地揽着我,“明日,不,今晚,不,现在,我就要昭告全天下——我的皇后来了!我等的皇后,她终于来了!”

  我心中大恸,却埋首在他襟前闷声道:“你答应世人的话呢?你不是说要一统四海方才娶亲吗?不可以不算数!我还等着做千古一帝的皇后呢。只差霍洛庚族,你筹谋了这么久,我犹豫了这么久,不差这一刻,我晓得你的能力!你可放心前去,我总会在这里等着你。”

  “可是我等不及了,什么千古一帝皆是我的借口,我也好面子,若非你犟了这么久,若非要堵群臣的口,我才不会有这傻气的想法,我只想立刻,夜长梦多,万一你变卦了呢?”他孩子气地坚持。

  我点了点他的胸口,“宝气!什么夜长梦多,皇帝不可以说话不算话。你只要知道,我永远在这里等着你,此生再不回圣医族!”

  强自按捺下胸腹中一阵火烧火燎,我对他笑道:“我给你做妻可是你的大福气,今后你可莫想要纳妾,连多看别的女子一眼也是不可以的。”

  他款款看入我的双眼,“自然是我泼天的福气,哪里还舍得将眼睛移开你呢?吾妻,吾爱,吾命!”

  我打断他,“什么命不命的,不要说这样的话,我不爱听,况且,你还从未见过我真面目!万一我长得这么难看,你后悔了呢?你现下可要看上一眼?”一面作势要揭脸上面纱。

  他却伸手制止我,“你便是再难看,也别想逃出我的手去,因为你已入了我的心。”他舒心一笑,灿若旭日,“莫要摘面纱,且等我大婚之夜用秤杆将你的红盖头挑去,那时你已是我的丑婆娘,想逃也逃不掉了。”

  “嗯!”我再次埋首入他胸膛,点头应他,我知他定不让我摘面纱,幸得他如我所料。若摘下,怕是一眼便能看见我虽勉力克制,却仍透过唇瓣缓缓溢出的丝丝血痕,那,便如何也藏不住了……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香蜜2香蜜沉沉烬如霜 > 番外 红尘劫(七)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五卷 群魔乱舞作者:月关 2香蜜2香蜜沉沉烬如霜作者:电线 3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六卷 大道之行也声色犬马作者:月关 4琴帝作者:唐家三少 5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四卷 杨凌下江南作者:月关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