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香蜜2香蜜沉沉烬如霜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香蜜2香蜜沉沉烬如霜 > 番外 红尘劫(六)

番外 红尘劫(六)

所属书籍: 香蜜2香蜜沉沉烬如霜     发布时间:2019-09-26

  大皇帝终于再不来我此处,听说大臣内侍们皆很是欢喜,只当我妙手回春将皇帝陛下的沉疴给治愈了。我揣摩着,应该过不了几日,大皇帝便会放我回罗耶山和族里姑姑们继续避世炼药。

  一日夜半,我正支颐在灯下有一搭没一搭看着药书,琢磨着有什么方子可以替代朱雀心,朦胧之中正待困倦,却见眼前影子一动,书页无风自动,再抬头却是一人,哦,不,应该说是一神负手立于我案台前。

  “大神仙,许久不见呀。”我揉了揉眼睛,一时神智皆回,兴高采烈地与他打招呼。

  大神仙温暖舒缓一笑,“与你说过叫我润玉便好。”

  叫那大皇帝小瞧于我,谁说我不能通神?我六岁时便见过神仙,真真是腾云驾雾来的,便是眼前的润玉仙。

  彼时,我问他可是药王孙真人感我勤学勉力与圣洁遂下凡显圣鼓励我?他却笑着摇头。我又好奇问他是哪路神仙,他沉思良久回我:“只是个放鹿的散仙。”

  我怕他因着在天界位阶不高在我这样的凡人面前有失颜面,赶紧安慰他道:“呵呵,大神仙这职务甚是有前途,话本里说当年齐天大圣孙悟空便是从弼马温这样的畜牧行当中脱颖而出,后来西天取经何其风光,佛祖还封了‘斗战圣佛’。嗯,还有八仙张果老儿,好像成仙前也放过驴的,后来不也体面光耀得紧。是以,锦觅料想大神仙前途不可限量!”

  他一时怔愣,神思飘渺看着我许久,似是看着我又似穿过我看着某个人,最后,竟莫名神伤地垂下头,低声喟叹一句:“一模一样……”

  我本以为神仙下凡自然是来授道或教诲于我,不想,他却似乎只是纯为聊天而来,可见真真是个散仙。他当年跟我说他正在造一座大房子,用他所能搜罗到的所有天界奇珍来堆砌装点,历时天界一百余年还未造完,我不免咋舌,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如此算来,竟是凡人超逾三万年的时光,若说一寸光阴一寸金,这个宫殿莫说里面的奢华奇珍,便是这光阴便是超值得沉重。

  是以此番再见,我赶紧关心问他:“润玉仙的仙宫可是修葺完毕,故可得空来见我?”

  他笑了笑,“你算得可准!今日刚刚完工。”

  “这宫殿如此奢华之大,想必要住不少仙人吧?”我好奇问道。

  他闻言面上一黯,“仅住了一株晚香玉与我,还有一只懵懂小鹿。”

  我看他这般模样觉着自己似乎提了一个不该提的话头,遂转移话题道:“这宫殿里都有哪些天家宝贝?润玉仙可能说与我听听?那些太玄妙复杂的我一个凡人恐怕听不明白,你只说些浅显易懂的叫我长长见识。”

  他想了一想,淡淡道:“我在宫殿外围建了九九八十一座彩虹为桥,道道虹桥尽头皆有殿门入内。”

  我一抚掌,“彩虹倒是我们凡人能见到的,煞是漂亮,但凡人所见不过昙花一现便没踪影,不想润玉仙竟拿这彩虹来修桥,甚是独特,还修了这么多座,可见神仙亦觉着彩虹好看。我只知平素里是看不见彩虹的,只有雨后才能见彩虹,不晓得润玉仙造这么多虹桥可要用许多的水汽?”

  他抬头看着夜色中乌沉沉的宫殿飞檐道:“其实虹桥并非因雨而有,在天界是再平凡不过的一件东西,只我与她因彩虹而初识,她掌天下水,故而哪里下雨,哪里便可能有她,但我与她终究参商永离,不得见面,只有偶尔待她走后,我方能架一座虹桥以望。是以,凡间便以为雨后偶现彩虹乃天然现象。”

  哦~原来还有这么个典故由来。想来这个“她”能降雨,应是海龙王的女儿。只是,这润玉仙若是个散仙,又怎么能建起如此奢华的宫殿呢?我不免疑惑。

  “不说这些。曾有个精灵答应陪我夜赏晚香玉,后来她却失约了,今夜此花会开,不知可否请锦觅陪我共赏此花?”润玉仙一扫适才颓唐,手指凭空一划,便有一盆晶莹剔透的植物在我案头出现,但见润玉仙小心翼翼地扶了扶盆边,揭开植物顶上盖着的云丝,便见一束显而被精心呵护的穗状花序在夜露中缓缓自下而上次第绽放,花朵小儿莹白,看似平淡无奇,却花香浓烈袭人,让人不由喜爱。

  那润玉仙看得更是专注非常,待到那花朵全部打开,整个居所皆充满馥郁的香气后,但听得他低低一叹,“今日,算是我奢求了,总算了了我一桩多年的夙愿。”言毕,他朝我点了点头,将那株晚香玉珍惜一纳,便腾云消失于夜色中。

  我正兀自感慨神仙的行踪飘渺不定,十年一见却又瞬息消失,再抬头却是那月余未见的大皇帝居高临下立于我面前。他这是什么时候来的,我竟丝毫未察觉……

  一下又想起他上次醉酒后的昏话,不免有些惶惶,现下又无纱帘遮挡,仅戴面纱,我只得将头垂下低得不能再低,“臣见过皇帝陛下。”

  久久无人回应,若不是我看见他的赤金衣摆尚在,竟要错以为他已走了。

  再这么低头低下去脖颈可要断了,无法,只得抬起头来坦然看向他。

  “怎么?终于抬头了?朕就叫你怕成这样?”他冷嘲。

  “臣是敬重陛下。”我赶紧表忠心。不管他眼里写满不屑与不信,反正我心意表达到就可以。

  “你适才与何人说话?”他审视看向我,洞若烛火,“朕似乎听到男子之声~族长这是不准备留性命了?”

  “臣与陛下说过臣可以通神明,陛下不信。方才与臣对答的就是位大神仙。”我向他几分炫耀道。

  “你不是这世间只能同我一个男子说话吗?便是我,你还常常不忘扯那厚厚的纱帘,如今怎地又不避讳了,显见得你们那族里的劳什子规矩也不是不可破。”显然,大皇帝没能领悟到我的吐纳有度的通仙情怀,偏题偏得远了些。

  我只好与他说明:“他是大神仙呀,我只是不能和凡俗男子说话,又没有规定我不能和男神仙说话。故而没有坏规矩。”

  大皇帝显然不满我这话,拂袖走了。

  过没多久,便听羌活对我说了个新闻:“此番皇帝陛下下了个禁令,从今往后,举国上下禁止种养晚香玉,族长你说是为什么呢?”

  我认真想了想,“应该是大皇帝对这晚香玉花粉过敏吧。”

  这日之后,大皇帝又恢复了隔日便到我这里与我说两句话的习惯,只从未再提那夜醉酒后的话,显是随口一说,时日一过便忘了。

  幸得我信念十来年如一日坚定从未动摇,当夜并未应承他什么不得体的话,不然今日便要贻笑大方了。

  听说前朝又是百官联名上奏切切恳求皇帝纳妃立后,更有言官死谏以头撞柱以头抢地者岂止一二。

  大皇帝最后回话:“赤练狼族、索河荼国、锡叉疆国、霍洛庚族一日不灭,东面、西面、南方、北方一日不平,四海一日不统,朕便一日不娶。”叫百官皆为其坚韧崇高的信念所折服,深深敬仰。

  翌日,又有诏书宣出皇宫,将大皇帝的一个侄儿抱入宫中抚育。其意不言自明——若是大皇帝终身不娶或哪日战死沙场,也有个名正言顺的养子继位。彻底堵住那些担心皇帝无所出导致国祚不稳的大臣们的悠悠之口。

  我亦对大皇帝肃然起敬。暗道自己以前不该以貌取人,他虽面貌妖娆俊美,骨子里却是个铁血铮铮有大志向的爱国铁腕皇帝。

  他见我眼神,显是读出我的心思,只轻笑道:“怎么?只许你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做一代圣医,却不许我为国抛头颅洒热血做个开疆辟壤的千古一帝?你不是说过想与我共入史册流芳百世吗?这便是个好机会。”

  只是,我却不想他战死沙场,不晓得为什么却有些难过,我想,应该是潜意识里担心要给他殉葬吧……

  在他第一次御驾亲征上战场前,我为他准备了整整十车的丹药,包囊了各种治血化瘀的金疮药、可解各类奇毒的速效药,当然,还有各种可以用在敌方身上的毒药。最后我还将十枚新近炼制的“大难不死关键时刻续命金丹”郑重亲手交给他,切切叮嘱他一定贴身保存,莫要弄丢或被人偷走。

  “陛下虽说臣是庸医,只这制药一项,我敢说,当今天下,我若称第二,无人敢称一。陛下定要信我。”

  他伸手轻轻摩挲那药囊上我歪歪扭扭绣的“金丹”二字,前所未有地和煦暖阳笑开,开口却又几分自嘲,“你这是想给你自己保命吧?不过,我却很高兴。我说过……我们有一辈子可以耗着!待到那日,你可愿……?”

  话未尽,他又一挥手,“罢了,还是莫问,问了也是让我自己徒增烦恼,便当我什么也没说吧。”言毕,便一身铠甲大步离开。

  遥遥之中似乎一句话随风而来,却又被风登时吹散……

  “待到那日,你可愿做我的皇后……”

  此后,我再不能隔三差五见着大皇帝,也不用担心如何端着圣医族族长的身份不堕与他端庄谈话,可是却越来越有些草木皆兵的提心吊胆。大皇帝常常一出兵便是半年十月,偶或寄来一份书信,内容皆是轻描淡写地问我长生不老药研制进程,我却每每接到边关信函便心中有种大石落地之感,回信竭尽详细之能事,还附上一些我多年总结的常人亦能掌握的饮食医理,好叫他常保康健。

  幸得,大皇帝是个资质颇高的用兵奇才,似战神附体一般,这么多场战役打下来,竟从未尝败,可谓常胜将军了。

  次次他凯旋归来战袍未解铠甲未卸便会入我医殿之中,见我蹙眉替他开下各种补药,他便会莞尔一笑,还常常半开玩笑问我:“怎么?我这么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做我的皇后可是不辱没了你?”

  我晓得他逗我,便应他:“自然不辱没,只是臣这庸医却怕辱没了战神。”

  明明是玩笑话,他却黯然神伤似孩子一般,叫人不忍去看。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香蜜2香蜜沉沉烬如霜 > 番外 红尘劫(六)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酒神阴阳冕作者:唐家三少 2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六卷 大道之行也声色犬马作者:月关 3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五卷 群魔乱舞作者:月关 4魔兽剑圣异界纵横作者:天蚕土豆 5空速星痕作者:唐家三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