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大道朝天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七章全世界向她投降

第七章全世界向她投降

所属书籍: 大道朝天     发布时间:2020-06-30

    砰砰砰砰!群山间与湖边响起无数声沉重的撞击声。

    那些机甲失去了所有动力,有的砸落山崖,有的落入湖中,溅起好大的水花。场面变得无比混乱,救生装置启动,那些军方与祭堂的强者从机甲里爬了出来,好在受的伤不算太重。

    如此诡异的画面就发生在众人的眼前,也出现在星河联盟所有的电视光幕上。

    “你看,我可以做到。”赵腊月收回视线,对冉东楼说道:“那些战舰现在就是棺材,维生系统确实可以维持很长时间,但在这种压力下,谁都不能保证战舰里的人类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也许有人会崩溃,有人会试图夺了舰长的指挥权,试着从里面开启。”

    冉东楼沉默不语。

    如果处于绝对静默状态的战舰被强行开启,便会自爆。

    十几万艘战舰在宇宙里逐一爆炸,那会是多么盛大的一场烟花?

    人类文明重生以来,无数年积累的资源与智慧,就这样毁于一旦?

    没有人能够承担这种责任。

    那两位军方将领、很多军方与祭堂的强者,还有一些主教与祭司都像冉东楼一样沉默了。

    那位红衣主教忽然厉声说道:“这一切都是骗局!你不是神明,不可能……”

    “如果井九无法成为新的神明,那就我来做。”

    赵腊月没有等他把话说完,看着那名主教面无表情说道:“两个备份系统已经关闭,只剩下那颗星球的主系统在我的控制之下,那位已经灰飞烟灭,你确定要给她陪葬?”

    场间的绝大多数人都听不懂这句话,这位红衣主教与冉东楼却隐约知道真相。冉东楼的神情更加凝重,红衣主教的神情则更加癫狂,喊道:“我不会相信的!”

    说完这句话,他便向着温泉边冲了过来。

    然后,他飞了出去。

    就像一块石头,落在了远处的一片宅院里,就此死去。

    场间再次响起一片惊呼,却没有引发更大的骚乱,也没有人趁乱开始攻击。

    因为杀死那名红衣主教的不是赵腊月。

    冉东楼收回右手,望向赵腊月神情郑重说道:“我代表行政主星向您宣誓效忠。”

    他是星河联盟的大人物,但依然只能代表主星无法代表别的行政星域。

    当三大舰队都被冻结在宇宙里的此刻,他就算想要代表军方也没有意义。

    不过这就够了。

    赵腊月举起右手,示意青儿关闭了新闻直播。

    ……

    ……

    遥远的伽雷通道那边。

    那座孤单的转运基地表面出现了一个大洞,看起来是密封门被某种强大的力量直接撕开。

    转运基地的十几名工作人员被隔离在生活区那边,被吓得脸色惨白。备份维生系统已经启动,他们不需要担心立刻会死,但那些人究竟是什么怪物?

    陈崖与其余的仙人们站在真空的大厅里,看着电视光幕上的画面,沉默不语。

    刚才,赵腊月看了天空一眼,那些机甲便纷纷坠落下来。

    现在电视光幕上的画面消失了,变回了正常的节目或者那些主播崩坏的脸。

    陈崖在通话系统里说道:“青天鉴灵你好,我想与腊月真人对话。”

    通话系统里安静了会儿,响起了青儿有些怯怯的声音:“你……你等会儿,我不知道她接不接电话。”

    没过多长时间,赵腊月的声音出现在通话系统里:“你们要投降吗?”

    陈崖面无表情说道:“你可以毁灭三大舰队,甚至杀死所有人类,但很难杀死我们。”

    “我不是太平真人,除非有必要。”赵腊月的声音没有任何情绪,“至于你们,已经无法成为威胁,所以我没有与你谈判的必要。”

    陈崖说道:“我觉得你对我们这些长辈似乎缺少尊重与认识。”

    “你们能够飞升离开朝天大陆,当然很强,问题在于现在你们没有战舰,便只能找个空间站或者星球生活,就像没有马的农夫,连前面的一座山都翻不过去。”赵腊月继续说道:“你们来到这个世界比我更早,但直到今天都不明白这个世界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那位悲观主义黑衣妖仙忍不住问道:“是什么?”

    “是距离。”

    赵腊月留下这个词便退出了对话。

    ……

    ……

    整个星河联盟范围内的战舰以及飞行器,只要处于宪章网络中,此刻都变成了棺材或者石头,死气沉沉地停留在宇宙的各个地方,恐惧不安地等待着被唤醒或者死亡的那一刻到来。

    只有一艘战舰例外,那就是烈阳号。

    柳十岁没有直接联系赵腊月,而是按照习惯进入了那个游戏,然后通知了对方。

    神末峰的猴子在叫,崖下的云在飘,赵腊月从洞府里走了出来。

    柳十岁看到她的第一句话就是:“安全吗?”

    赵腊月知道他关心的不是自己,而是那些战舰、飞行器里难以计数的官兵以及民众,说道:“冉寒冬的程序里做了后门,就算没有唤醒信号,也不会出事。”

    柳十岁无法完全相信她的说法,说道:“伽雷通道外的那艘巨型战舰载着七万多名撤离民众,还有别的民用飞行器,我希望你能尽快解禁,最好不要死太多人。”

    赵腊月知道如果不答应他肯定会被啰嗦死,毫不犹豫说道:“好。”

    柳十岁神情柔和了很多,说道:“帮我向阿大和青儿问好。”

    赵腊月说道:“童颜那边没有消息。”

    柳十岁说道:“那就只能自己来了,我这边离得太远,先去试着处理一下。”

    当雪姬与井九从伽雷通道里出来后,烈阳号战舰便已经转向,向着某颗遥远的太阳而去。

    赵腊月沉默了会儿,说道:“也许他可能更愿意自己处理这件事。”

    柳十岁说道:“他现在就是个傻子。”

    赵腊月难得一见的嫣然一笑,提醒道:“祖星的行星防御系统很强,你小心一些。”

    现在他们都知道井九的情况不好。

    要解决这个问题,便要杀了青山祖师。

    雪姬与井九肯定也会去那里。

    祖星就是终极答案所在的地方。

    在星河联盟里,祖星的存在与具体位置向来是极秘密的事情。但因为有童颜的存在,所以对他们来说早就不是秘密。

    柳十岁走到崖边,望向云海上的诸峰,眼神忽然沧桑。

    不远处是清容峰,远处连在一起的是适越峰与昔来峰,游戏里的上德峰还没有变平,隐峰也都还在,天光峰还是那么的高。

    青山群峰以及群峰间的一切都源自于青山祖师。

    他才是青山里最高的那座山峰。

    井九有可能超越他的高度,却被他逼到现在无法醒来的境地。

    他们这些晚辈能够战胜这座高峰吗?

    ……

    ……

    数百台武装机甲散落在群山以及湖里,无法启动,变成了一堆破铜烂铁。

    零星有枪声响起,还有激光穿过山林,然后很快平息。

    祭堂的武装被逐步解除,温泉边恢复了平静,冉东楼与两位军方将领向着这边走了过来。

    看着这幕画面,那些主教、祭司与普通士兵震惊无比。就连钟李子和江与夏都有些匪夷所思——冉东楼的态度与立场转变的如此突然,简直令人难以想象,难道所有大人物都必须是一株杀伐果断的墙头草?

    局面已经控制住了,赵腊月没有与冉东楼说话,抱着猫向建筑后方走去。

    冉寒冬向父亲挑了挑眉,赶紧跟了上去。冉东楼微微一笑,眼神里满是宠溺。

    钟李子和江与夏看到这幕画面,更觉困惑不解。

    那艘银色的流线型飞船从建筑后方升起,破开天空里的残雪,向着首都市飞去。

    温泉水面生起无数漪涟,就像人们此刻的心情,然后很快平息下来。

    那些引力场崩坏后的残雪落在飞船的窗上,发出啪啪的声音,就像是夏夜的暴雨。

    冉寒冬打开声音屏障,调出手环里的资料,汇报道:“联席会议在二十分钟之后召开,关键是那些战舰怎么处理,不可能一直把它们锁死在宇宙里。”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她都是位非常称职的秘书或者说参谋军官,不管对井九还是赵腊月。

    赵腊月说道:“时间太短,战舰里的人不够恐惧,等到会议结束之后再说。”

    冉寒冬点了点头,接着问道:“联席会议与会成员的资料您需要看吗?”

    赵腊月说道:“只是例行通知,会议本身并无意义。”

    冉寒冬对此并不赞同,却无法说服她,想着今天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忍不住问道:“您是怎么知道那位……离开了这里?”

    只有那位离开了,赵腊月才有机会隔绝主星,继而获得中央电脑的控制权。可她怎么知道的呢?为什么能够如此准确地把握住这个时间窗口?

    赵腊月说道:“因为井九出现了。”

    冉寒冬没有完全理清楚这句话的逻辑,钟李子和江与夏反而很快明白了赵腊月的意思,因为她们两个人比冉寒冬更清楚井九的性情以及行事风格。

    赵腊月不需要掌握那位少女的具体情况,只要看到井九,她就知道到了反击的时刻。

    如果没有足够的把握能够让那位少女与中央电脑及宪章网络隔离开来,井九如此谨慎、或者说贪生怕死,怎么敢出现在世人的眼前?

    这次的配合没有任何事先计划。

    这种不言自明的默契确实令人惊叹。

    赵腊月与井九已经五百多年不见,而且如果仔细算来,他们从来没有真正的并肩战斗过,但二人间的默契更胜过他们与柳十岁、童颜之间,这大概便是所谓心意相通。

    飞船这时候已经飞出了北方的群山,来到了晴朗的世界里。

    冉寒冬打开屏障,碧蓝的天空与略有些刺眼的光线从窗外射了进来,落在赵腊月的脸上。

    看似寻常清丽的面容,在这些光线的照耀下,隐隐散发出神圣的感觉。

    冉寒冬怔了怔,继续问道:“那刚刚为何要做新闻直播?”

    那些机甲如雨般落下的画面,那些祭堂主教祭司们悲愤的面容,那些鲜血都落在了整个星河联盟民众的眼里。这或者可以起到一些立威的作用,但对于绝大多数人类来说,远方的死亡与冲突很难让他们感到恐惧,反而更容易激起他们的热血——毕竟他们是安全的。

    “这不是对他们发出的信息。”赵腊月的答案依然很简洁。

    做任何事情,信息交流的迅速以及畅通都最为重要,这样才能保证不会发生误判,导致配合出现问题,《大道朝天》的游戏现在都承担着这样的作用。

    与井九沉稳的行事风格相比,赵腊月的手段更加简单直接或者说粗暴。她只需要一场新闻直播,便能把自己想要发出的信息传到星河联盟各个角落。不管雪姬与井九会去哪里,相信他们都会看到那些新闻画面,知道她已经控制住了中央电脑以及这个世界。

    当然她也希望不知为何失踪的童颜也能够看到这个信息,知道胜利就在眼前,不要去弄那些歪门邪道的事情,更不要去做那些疯狂的尝试。

    嘀的一声轻响,冉寒冬收到了一条消息,嗯嗯了几声,最后说道:“好的父亲。”

    她对赵腊月说道:“几个实验基地的物理密匙已经拿到,我哥已经控制了第四备份。”

    赵腊月嗯了一声。钟李子一直觉得整件事情有些不对,这时候听到这段对话,再也控制不住好奇,问道:“你家……一直都是咱们这边的?”

    冉寒冬看着她微微一笑,说道:“当然。”

    钟李子吃惊说道:“冉老爷子最开始的那些沉痛,那些不得已……都是演出来的?”

    “我也没想到父亲演技还不错。”冉寒冬笑着说道。

    江与夏感慨说道:“看来舅舅说的没错,政客们都是些老戏骨。”

    ……

    ……

    因为漫天飞舞的激光与粒子束,因为突然其来的爆炸,因为从天而降的魔鬼白猫,主星的两重防护罩受到了很大影响,直到这时候才开始慢慢自动修复。

    密集的星辰以及本星系太阳的光线,比平时更多的落在了星球表面。不过二十几分钟的时间,这个季节与太阳正面相对的北半球平均气温便升高了一度。

    如果再这样持续下去,人类还可以靠着恒温设备生活,原野里的那些动物可就惨了,北方的那些冰川肯定也会加速融化,沿海地带的城市房价则会比冰川崩坏的更快。

    那些星辰的光线把大气层外的空间站与卫星照的极为明亮。那些空间站与卫星都处于锁死状态,看上去竟有些军方像为英雄们树立的太空墓碑。

    首都市建筑的表面也被照的明亮一片。但空无一人的街道与这些刺眼的光线以及炎热的天气没有关系,那是因为行政主星当局已经颁布了最严厉的戒严令。

    银色飞船飞过了街道里的小广场与花园,就是赵腊月经常玩悬浮滑板的地方。

    今天这里看不到那些沈云埋的狂热追随者,看不到满是古风的衣裙,听不到少年少女的欢笑声,只有被阳光晒蔫的花枝,有气无力地低着头。

    街心广场正前方的远处,矗立着一座不规则的巨型建筑,正是星河联盟的军部大楼。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七章全世界向她投降
回目录:《大道朝天》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圣墟【万灵进化】作者:辰东 2酒神阴阳冕作者:唐家三少 3三生三世枕上书番外【殇情浅】作者:殇情浅 4官运作者:何常在 5间客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