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大道朝天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六章断剑

第六章断剑

所属书籍: 大道朝天     发布时间:2020-08-07

    刚入门的年轻弟子们在师长的带领下继续参观小楼,一路行礼不止。

    从最后那幅卓如岁的画像开始,接着是赵腊月,再往前是广元真人,然后便是阴凤——青山镇守的地位毕竟有些特殊。

    继续往前便是井九。

    值得注意的是那张画像就是井九,而不是把前面的景阳真人画像移到了后面。

    越过元骑鲸、柳词的画像便是景阳的画像。

    两张画像分开是南忘的要求。

    再往前便是沉舟真人、道缘真人。

    到这里,那些年轻弟子们对那些画像与名字便很不熟悉了,渐渐加快了脚步。

    那些画像快速地向后退去。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小楼终于走到了尽头。

    有一幅画像单独摆在那面墙上,比别的画像都要大不少。

    那幅画像里的中年人神情漠然,严肃至极。

    弟子们纷纷跪下行礼。

    画像里是青山祖师沈青山。

    那些刚入门的弟子们离开后,平咏佳与南忘从墙后走了出来。

    他看着画像里的祖师,沉默了很长时间。

    南忘问道:“怎么?想一把火烧了?”

    平咏佳摇了摇头,说道:“如果烧了这画像能够影响到他,烧了倒也无妨。”

    ……

    ……

    没有什么能够影响到沈青山。

    太阳系剑阵正在崩解,但他依然是无敌的。

    那些年轻的天才们都败的很彻底,倒在了沙滩上,再没有还手的可能。

    朝天大陆已经从夜晚到了黎明,对这里的人们来说只不过是一瞬间。

    沈青山苍老的声音与海水一道在沙滩上响了起来。

    “我在这颗星球生活很多年,发掘出了一些很有意思的东西。我最喜欢的是那些神话故事。人类文明真正的童年时期,对这个世界的认知非常有限,反而不会受到那些知识、认识的束缚,对世界本源的想象是那样的放肆而夸张,很是有趣。

    那时候的人类对造物主的想象都有很多种,全知全能之外更有很多细节方面的描述,比如有个宗教说这个世界是神明的一个梦……

    禅宗,也就是外界的佛家有类似的说法,比如一念一世界。我不会狂妄到以神明自况,也不会像井九一样狂妄说自己就是人类,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但我在的地方就有青山剑阵。这座阵的所有规则都由我确定,所以我只需要想一想。”

    这段话的意思非常清楚。

    祖师早就与大原城时的井九一样,抵达了真正的万物一剑境界。

    用西来当时的话来说,这种万物一剑更像是一座剑阵。

    井九说那就叫万物剑阵吧。

    沈青山在哪里,哪里就有万物剑阵。

    在这座剑阵里,万物随他心意成剑,那与神明有什么区别?

    没有人能在这座万物剑阵里击败他。

    宇宙里唯一与他境界相仿、也拥有万物剑阵的那个人现在又是个高位截瘫的病人。

    难怪开始的时候,他根本不在意井九的威胁,却同意那个协议。

    一切都在掌握中,他当然愿意用雪姬换取花溪活着。

    赵腊月望向轮椅里的井九,心想已经走到了最后,你在战舰说自己有方法……真的有,还是在安慰自己?

    其余人也望了过去,心想你要不要再努力一下?

    井九这时候也在想一些事情。

    他想的是那年掌门大典,师兄借着柳十岁回到青山,曾经在某座峰上说过几句话。

    “我想呼风唤雨,我想一日万里……”

    后来他要去东海拯救世界,舍弃一切把自己交给了平咏佳的时候,也说过这句话。

    沈青山说这个世界是神明的一场梦,难道他想活在梦里?

    “我不想。”他轻声说道。

    海浪忽然变大,轰隆如雷,不停地拍向沙滩。

    ……

    ……

    离开小楼后,那些新入门的弟子被带回了洗剑阁。

    接下来他们便要正式开始学习青山剑道,房间里非常安静,少年们有些隐隐兴奋,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晨光渐盛,穿过窗户,落在书桌上明亮异常。

    一位英俊的少年接过师长发下来的书籍,看着上面写着的剑典二字,险些被晃了眼。

    他往后挪了挪凳子,避进了阴影里,有些紧张地翻开第一页。

    青山剑典的第一页上写着四个字。

    “万物一剑”。

    那四个字写的极好看,而且仿佛有种魔力,也许下一刻便会飞起来。

    少年看着那四个字,怔然出神,心想这是什么意思呢?

    ……

    ……

    海浪的声音很大,井九的声音有些虚弱,有些难被听清。

    众人的视线落在了他的脸上。

    阳光洒落于此处,就像雨落在荷叶上,很是好看,仿佛有种魔力,也许他下一刻就会站起来。

    “你说什么?”沈云埋喊道。

    “我说我……”井九轻声重复了一遍那个词:“不想。”

    随着这两个字出口,海浪骤静,再次变回那种蓝色的琉璃。

    椰林也静了下来,沙滩上的水痕都不再变化。

    天地间的那座剑阵忽然出现了一些松动。

    彭郎深深地吸了口气,向后连退数步,与柳十岁站在了一起。

    卓如岁哪里还有半点困意,连滚带爬,躲到了那台破烂机器人的身后。

    童颜的脸色也好过了些。

    只有赵腊月一直盯着井九的脸,不知道是不是在想,他究竟准备用什么方法。

    唯万物能制万物。

    世间就只有井九能用万物剑阵对抗沈青山的万物剑阵。

    “弗思,就是不想。”

    井九说道:“我也是被人教了,才想到这个意思。”

    沈青山说道:“你是想让我不想,这也是想。先前是你漏出来的一些意识,最多就能改变你身周这点地方,连这座小岛都影响不到,又怎么改变得了大局呢?”

    如果井九真的什么都不想,又如何能够构建自己的剑阵?

    井九说道:“是的。”

    沈青山看着他颈间的红色剑索说道:“你要是解开,或者可以试试。”

    沈云埋在远处喊道:“别听他的!”

    沈青山说道:“你看,像那个逆子都知道不行,你又如何能不知道?”

    是的,所有人都知道那根剑索不能解开。

    这与勇气无关,只与最简单的逻辑有关,那是无法解决的本质问题。

    如果赵腊月解开剑索,井九便会重获自由——身体上以及精神上的——在他施出万物剑阵之前,精神便会被承天剑击垮,身体被控制,成为沈青山的剑。

    “除了神话,这颗星球还有一些别的故事。据说所有的狗最早都是狼。那些狼都很凶,行千里吃肉,绝对不会吃屎。直到后来这些狼被人类捕获,用棍棒打到不敢反抗,再在颈上套上锁链,接着给它们肉吃,就这样驯化成了狗,而当它们习惯了做狗,就算解掉锁链也不敢、不想跑之后,人类给它们屎,它们也一样只能吃。”

    沈青山指着他的颈间说道:“你不觉得这就很像狗项圈?”

    “这个故事不错,但不能用在这里。”

    井九说道:“这根剑索对我来说是呼吸机,可以支撑着清醒的我来到这里。”

    沈青山问道:“清醒很重要?”

    井九说道:“只有清醒,才能想清楚。”

    沈青山说道:“想清楚来不来见我?”

    井九说道:“是的。”

    沈青山说道:“然后?”

    井九说道:“自然是杀了你。”

    这句话听着很没道理。

    怎么看都没道理。

    沙滩却陷入了死寂。

    刚好海浪都停了,树也静了。

    在那艘战舰上他就说过,早就想好了对付祖师的方法,甚至是在飞升之前。

    赵腊月不怎么相信,或者说非常清楚,如果真有那个方法,对他来说肯定极为危险。所以她就当作不知道这件事情,直至此时终于被他自己挑明。

    那么到底是什么方法?

    “那你为何看着这些晚辈受伤?”

    沈青山说道:“这只能说明,那个方法有可能会要你死。”

    “有可能。所以我需要思考的时间。”井九说道:“因为我不是圣人,不是佛,不是神,只是一条命。遇着这种事情当然要多想想,当然也有些贪心,万一这些家伙忽然厉害起来把你杀了,又或者你刚好就在这一刻老死了,那岂不是省事儿?”

    沈青山忽然说道:“你想学南趋吗?”

    听到这句话,赵腊月等人很吃惊。井九离开朝天大陆后多年,南海雾岛禁制破除,柳十岁带着他们去了那里,凭西来留下的信物以及自己的剑拿到了南趋的剑道传承,其后他们又深入雪原,与雪姬、彭郎参详多年,终于开创出属于新一代的鬼剑道。

    听到祖师的话,他们很快便猜到了井九想做什么。

    井九如果能像当年南趋那样,把剑鬼与身体分开,似乎真的就可以无视身体被承天剑控制,只要他的剑鬼能杀了祖师,自然就可以破了此局。

    “问题是你没办法学南趋,因为你根本没有剑鬼。”

    沈青山平静说道:“剑鬼是修道者神魂与飞剑融合的产物,你本来就是景阳的神魂与万物一剑的产物,你就是一个剑鬼,又如何再弄一个出来?”

    井九说道:“你能想到这点,我不意外。”

    沈青山说道:“我看过你写的那本书。”(想到邰之源看过帕布尔的书。)

    在转世重生,再次进入青山修行的数百年岁月里,井九没有遇到过任何修行方面的困难,只是在无彰境的时候碰到了一个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深入朝歌城镇魔狱,找到前代冥皇学习控制魂火的方法。两位了不起的人物用了数年时间,才终于开创出了幽冥仙剑。

    付出了那么多时间精力与代价才解决的当然不是小问题。那个问题就是他没有办法养出自己的剑鬼,所以他没有办法像南趋那样以剑鬼离体。

    景阳真人的神魂与万物一剑融合,就是井九。

    这是一个无法被切割、分开的整体。

    就像一束鲜花的颜色与香气。

    这具完美的身体给他带来了无数好处,最终却带来了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

    沈青山清楚这一点,才会确定承天剑能够完全控制他。

    “他的神魂去过青天鉴。”赵腊月说道。

    沈青山说道:“那只是感知的延伸。”

    沙滩更加死寂。

    海浪静如琉璃。

    椰林如画,不动的那种画。

    “既然要杀你,我自然有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

    井九举起了右手。

    沙滩上响起数声惊呼。

    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他的手上。

    ——看着那只手慢慢抓住毛毯,有些吃力地掀开,轻轻放到轮椅旁的沙滩上。

    赵腊月也很吃惊。

    弗思剑以杀意为粒子流,控制住了他的绝大部分意识。

    这些天他就是个高位截瘫的病人,就连手指头都不能动一下。

    为何这时候却忽然能动了?

    井九的右手继续上移,缓缓伸向颈间。

    红色的剑索在那里,就像一个好看的项圈。

    赵腊月猜到他要做什么,神情微变。

    沈云埋喊了起来:“冷静!”

    卓如岁也喊了一句很不符合自己性格的话:“别开玩笑啊!”

    柳十岁与彭郎站在海水里,有些茫然地想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童颜眼睛一眨不眨,盯着他的指尖。

    场间的气氛变得无比紧张,真的有些令人窒息。

    这个时候,很久没有说话的花溪忽然说道:“你……真的想好了吗?”

    井九静静看着她,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七二零楼里的那些日子,嗯了一声。

    花溪转身离开海边向沙滩上方走去,走到水池旁边,坐到小凳子上。

    ……

    ……

    井九的指尖碰到了颈间的剑索。

    剑索可能是有些微凉,他的手指微微颤抖了一下。

    哪怕他现在是虚弱的病人,这种画面发生在他的身上、他的手上,依然有些令人难以置信。

    那根指尖有些艰难地挤进了剑索里,然后慢慢向外拉开。

    沙滩上再次响起惊呼声以及沈云埋、卓如岁的大呼小叫声。

    如果剑索开启,他的意识活动趋于正常,那段程序便会立刻活跃起来,就像承天剑鞘装进万物一剑那样,控制住他的身体。

    到时候会怎么办?

    沈青山静静看着这一切,什么都没有做。

    万物剑阵强大至极,想要毁掉井九的身体也比较困难。

    他自然愿意静观其变。

    赵腊月比所有人更早猜到了他的想法,脸色苍白说道:“我不会帮你。”

    井九认真说道:“这是我的剑。”

    柳十岁终于反应了过来,想要阻止他,声音微颤说道:“公子……”

    井九说道:“你拿的也是我的剑。”

    说完这句话,他的手指微微用力。

    只听得啪的一声脆响。

    接着是叮叮当当的撞击声。

    血色的剑索从中崩断,断成了数十截。

    断裂的碎片互相撞击,发出庆祝的声音,向着天地四周溅射而去。

    就像水珠跃入天空,被阳光照亮,无比灿烂。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六章断剑
回目录:《大道朝天》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将夜第二卷:凛冬之湖作者:猫腻 2酒神阴阳冕作者:唐家三少 3官运作者:何常在 4界王作者:骷髅精灵 5惟我独仙作者:唐家三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