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青春目录
无忧书城 > 青春文学 > 青春 > 必须竖中指

必须竖中指

所属书籍: 青春

  在昨天CTCC的比赛后,仲裁问我,你是不是当众做了侮辱性的动作,要罚款一万。我说是的,我不像有些地方,不会当众做侮辱性手势,只会私下做侮辱性勾当。我只恨自己只有两个手,只能竖出两个中指来,而且当时还在打电话,无奈占用了一个中指。包括大车上说组织管理者是无耻无能无赖的三无产品也是我的意思。以前我不能理解,为什么很多弱势群体要在窗上挂横幅,要用跳楼来讨工资,我想,有很多正当的途径可以解决啊。现在才知道,真的没有什么途径,当还算不那么弱势的我面对一个半官方机构的时候已经无能为力,何况纯弱势群体的老百姓面对官方机构了。但是,我实在忍不住了,欺负我一次没问题,欺负我两次没问题,你再要欺负我以为我是受虐狂啊。
  1:去年的比赛,我的赛车因为车窗是打开的,被风吹的有点颤动,被罚通过维修区,彻底失去年度冠军的希望。理由是万一掉下来影响后面的赛车(我们的窗都是塑料的),之后的赛事里,有的赛车拖着前保险杠,有的赛车拖着后保险杠,有的赛车拖着裙边在比赛,都未被召回。
  2一的车手在最后的半圈因为无法坚持被救护车拉走,第二台救护车等了超过十五分钟,整个赛事没有医疗中心,在结束比赛等待称重的过程中,依然禁止车手饮水。虽然饮水会导致重量的增加,但是我认为在赛事不设有医疗中心的情况下,车手是应该要饮水的,最多称重的减掉一瓶水的重量嘛。将近一个小时的比赛,车厢温度超过60度,还穿着非常厚的赛服,气温超过35度,气压又非常高,再不喝水会出问题的。5:对于碰撞的判罚非常的不专业,这点我相信大部分车手都深有体会。6:赛会的规则改来改去,说是要减小各车队间的差距,但永远行不通,这场比赛来说,第一名领先了第二名27秒,第四名已经落后了一圈,最后获得积分的第八名居然落后了八圈,赛车还没我平时开的民用车快,这样的比赛比个毛啊。7:在全国汽车拉力锦标赛中,规则说不能提前勘路,但是非常多的车手都提前勘路,甚至直接就住在赛道里,外援们都很好奇,以前自己的比赛提前一个星期准备,怎么中国的比赛要提前一个月准备,我们在国外训练的时候,外国车手直接告诉我们,这个赛道可不像你们中国,可以提前勘路,我们按照规则的,所以你们中国车手要小心哦。我觉得非常的耻辱。在四年前我和王睿就说好我们是不提前勘路的,但因为几十公里的赛段,比赛时候我们是第一次跑,对手往往已经在上面来回几十次了,所以第一赛段第二赛段第三赛段经常要输掉对手将近一分钟,一直到第二遍第三遍重复使用的时候才能把时间追回来。提前勘路的习惯由来已久,最早的时候是所谓中国车王卢宁军,在我还没有加入之前的上海大众333车队也一度赛道里一住就是半个月,其他车队也是这样,这样做对于遵守规则的车手是很不公平的,他们一上来就面临着一分钟的损失。我于2003年3月第一次参加汽车拉力赛的时候,就因为“前辈”的指点,说要提前勘路熟悉熟悉,所以提前看过上海松江区的赛道,来回四遍,除此以外,2003年——2009年的比赛中,我均未提前勘路。8:赛会对违规改装完全视而不见,很多违规改装是肉眼都能看出来,耳朵都能听出来的,但赛会本着“和谐赛车”的原则,以及某些非常有倾向的技术工作人员或者车检人员的合作下,中:今年的比赛,在理论上,技术上发动机都不可能到达9000转甚至无法超过#SinaEditor_Temp_FontName在昨天CTCC的比赛后,仲裁问我,你是不是当众做了侮辱性的动作,要罚款一万。我说是的,我不像有些地方,不会当众做侮辱性手势,只会私下做侮辱性勾当。我只恨自己只有两个手,只能竖出两个中指来,而且当时还在打电话,无奈占用了一个中指。包括大车上说组织管理者是无耻无能无赖的三无产品也是我的意思。以前我不能理解,为什么很多弱势群体要在窗上挂横幅,要用跳楼来讨工资,我想,有很多正当的途径可以解决啊。现在才知道,真的没有什么途径,当还算不那么弱势的我面对一个半官方机构的时候已经无能为力,何况纯弱势群体的老百姓面对官方机构了。但是,我实在忍不住了,欺负我一次没问题,欺负我两次没问题,你再要欺负我以为我是受虐狂啊。1:去年的比赛,我的赛车因为车窗是打开的,被风吹的有点颤动,被罚通过维修区,彻底失去年度冠军的希望。理由是万一掉下来影响后面的赛车(我们的窗都是塑料的),之后的赛事里,有的赛车拖着前保险杠,有的赛车拖着后保险杠,有的赛车拖着裙边在比赛,都未被召回。2:今年的比赛,在理论上,技术上发动机都不可能到达9000转甚至无法超过7000转的情况下,判罚着非要说我8次引擎超过9000转,包括其他车队的技术人员和发动机工程师都觉得非常可笑,最终给我理由是我无法证明我没有超过9000转。很明显,到9000转对于今年规则下的赛车来说是违背了物理原理的。你硬说我会飞我也的确没有办法证明我不会飞。赛会因为面子上挂不住所以不肯改判。3:赛后有另外两部赛车是明显违规的,因为规则规定,避震的机构必须遵循原厂车。在原厂车中,他们的赛车的后避震器的弹簧和避震芯是分开的,是在两个地方的,他们将这两个放在了一起,这个违规改装对于赛车速度的提升帮助很大,我们赛车就是因为一直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又要遵循规则,所以操控很差,而且还有弹簧移位的危险。大会给出的解释是,保留该车队成绩,只要下一场改回去就行了。原来体育运动还有这一场吃禁药算了,下一场别吃了就行了的说法。4:后来2000CC的比赛中,有不少车手都脱水了,排名第7000转的情况下,判罚着非要说我8一的车手在最后的半圈因为无法坚持被救护车拉走,第二台救护车等了超过十五分钟,整个赛事没有医疗中心,在结束比赛等待称重的过程中,依然禁止车手饮水。虽然饮水会导致重量的增加,但是我认为在赛事不设有医疗中心的情况下,车手是应该要饮水的,最多称重的减掉一瓶水的重量嘛。将近一个小时的比赛,车厢温度超过60度,还穿着非常厚的赛服,气温超过35度,气压又非常高,再不喝水会出问题的。5:对于碰撞的判罚非常的不专业,这点我相信大部分车手都深有体会。6:赛会的规则改来改去,说是要减小各车队间的差距,但永远行不通,这场比赛来说,第一名领先了第二名27秒,第四名已经落后了一圈,最后获得积分的第八名居然落后了八圈,赛车还没我平时开的民用车快,这样的比赛比个毛啊。7:在全国汽车拉力锦标赛中,规则说不能提前勘路,但是非常多的车手都提前勘路,甚至直接就住在赛道里,外援们都很好奇,以前自己的比赛提前一个星期准备,怎么中国的比赛要提前一个月准备,我们在国外训练的时候,外国车手直接告诉我们,这个赛道可不像你们中国,可以提前勘路,我们按照规则的,所以你们中国车手要小心哦。我觉得非常的耻辱。在四年前我和王睿就说好我们是不提前勘路的,但因为几十公里的赛段,比赛时候我们是第一次跑,对手往往已经在上面来回几十次了,所以第一赛段第二赛段第三赛段经常要输掉对手将近一分钟,一直到第二遍第三遍重复使用的时候才能把时间追回来。提前勘路的习惯由来已久,最早的时候是所谓中国车王卢宁军,在我还没有加入之前的上海大众333车队也一度赛道里一住就是半个月,其他车队也是这样,这样做对于遵守规则的车手是很不公平的,他们一上来就面临着一分钟的损失。我于2003年3月第一次参加汽车拉力赛的时候,就因为“前辈”的指点,说要提前勘路熟悉熟悉,所以提前看过上海松江区的赛道,来回四遍,除此以外,2003年——2009年的比赛中,我均未提前勘路。8:赛会对违规改装完全视而不见,很多违规改装是肉眼都能看出来,耳朵都能听出来的,但赛会本着“和谐赛车”的原则,以及某些非常有倾向的技术工作人员或者车检人员的合作下,中次引擎超过9000转,包括其他车队的技术人员和发动机工程师都觉得非常可笑,最终给我理由是我无法证明我没有超过一的车手在最后的半圈因为无法坚持被救护车拉走,第二台救护车等了超过十五分钟,整个赛事没有医疗中心,在结束比赛等待称重的过程中,依然禁止车手饮水。虽然饮水会导致重量的增加,但是我认为在赛事不设有医疗中心的情况下,车手是应该要饮水的,最多称重的减掉一瓶水的重量嘛。将近一个小时的比赛,车厢温度超过60度,还穿着非常厚的赛服,气温超过35度,气压又非常高,再不喝水会出问题的。5:对于碰撞的判罚非常的不专业,这点我相信大部分车手都深有体会。6:赛会的规则改来改去,说是要减小各车队间的差距,但永远行不通,这场比赛来说,第一名领先了第二名27秒,第四名已经落后了一圈,最后获得积分的第八名居然落后了八圈,赛车还没我平时开的民用车快,这样的比赛比个毛啊。7:在全国汽车拉力锦标赛中,规则说不能提前勘路,但是非常多的车手都提前勘路,甚至直接就住在赛道里,外援们都很好奇,以前自己的比赛提前一个星期准备,怎么中国的比赛要提前一个月准备,我们在国外训练的时候,外国车手直接告诉我们,这个赛道可不像你们中国,可以提前勘路,我们按照规则的,所以你们中国车手要小心哦。我觉得非常的耻辱。在四年前我和王睿就说好我们是不提前勘路的,但因为几十公里的赛段,比赛时候我们是第一次跑,对手往往已经在上面来回几十次了,所以第一赛段第二赛段第三赛段经常要输掉对手将近一分钟,一直到第二遍第三遍重复使用的时候才能把时间追回来。提前勘路的习惯由来已久,最早的时候是所谓中国车王卢宁军,在我还没有加入之前的上海大众333车队也一度赛道里一住就是半个月,其他车队也是这样,这样做对于遵守规则的车手是很不公平的,他们一上来就面临着一分钟的损失。我于2003年3月第一次参加汽车拉力赛的时候,就因为“前辈”的指点,说要提前勘路熟悉熟悉,所以提前看过上海松江区的赛道,来回四遍,除此以外,2003年——2009年的比赛中,我均未提前勘路。8:赛会对违规改装完全视而不见,很多违规改装是肉眼都能看出来,耳朵都能听出来的,但赛会本着“和谐赛车”的原则,以及某些非常有倾向的技术工作人员或者车检人员的合作下,中9000转。很明显,到9000转对于今年规则下的赛车来说是违背了物理原理的。你硬说我会飞我也的确没有办法证明我不会飞。赛会因为面子上挂不住所以不肯改判。
  3一的车手在最后的半圈因为无法坚持被救护车拉走,第二台救护车等了超过十五分钟,整个赛事没有医疗中心,在结束比赛等待称重的过程中,依然禁止车手饮水。虽然饮水会导致重量的增加,但是我认为在赛事不设有医疗中心的情况下,车手是应该要饮水的,最多称重的减掉一瓶水的重量嘛。将近一个小时的比赛,车厢温度超过60度,还穿着非常厚的赛服,气温超过35度,气压又非常高,再不喝水会出问题的。5:对于碰撞的判罚非常的不专业,这点我相信大部分车手都深有体会。6:赛会的规则改来改去,说是要减小各车队间的差距,但永远行不通,这场比赛来说,第一名领先了第二名27秒,第四名已经落后了一圈,最后获得积分的第八名居然落后了八圈,赛车还没我平时开的民用车快,这样的比赛比个毛啊。7:在全国汽车拉力锦标赛中,规则说不能提前勘路,但是非常多的车手都提前勘路,甚至直接就住在赛道里,外援们都很好奇,以前自己的比赛提前一个星期准备,怎么中国的比赛要提前一个月准备,我们在国外训练的时候,外国车手直接告诉我们,这个赛道可不像你们中国,可以提前勘路,我们按照规则的,所以你们中国车手要小心哦。我觉得非常的耻辱。在四年前我和王睿就说好我们是不提前勘路的,但因为几十公里的赛段,比赛时候我们是第一次跑,对手往往已经在上面来回几十次了,所以第一赛段第二赛段第三赛段经常要输掉对手将近一分钟,一直到第二遍第三遍重复使用的时候才能把时间追回来。提前勘路的习惯由来已久,最早的时候是所谓中国车王卢宁军,在我还没有加入之前的上海大众333车队也一度赛道里一住就是半个月,其他车队也是这样,这样做对于遵守规则的车手是很不公平的,他们一上来就面临着一分钟的损失。我于2003年3月第一次参加汽车拉力赛的时候,就因为“前辈”的指点,说要提前勘路熟悉熟悉,所以提前看过上海松江区的赛道,来回四遍,除此以外,2003年——2009年的比赛中,我均未提前勘路。8:赛会对违规改装完全视而不见,很多违规改装是肉眼都能看出来,耳朵都能听出来的,但赛会本着“和谐赛车”的原则,以及某些非常有倾向的技术工作人员或者车检人员的合作下,中:赛后有另外两部赛车是明显违规的,因为规则规定,避震的机构必须遵循原厂车。在原厂车中,他们的赛车的后避震器的弹簧和避震芯是分开的,是在两个地方的,他们将这两个放在了一起,这个违规改装对于赛车速度的提升帮助很大,我们赛车就是因为一直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又要遵循规则,所以操控很差,而且还有弹簧移位的危险。大会给出的解释是,保留该车队成绩,只要下一场改回去就行了。原来体育运动还有这一场吃禁药算了,下一场别吃了就行了的说法。
  4国几乎没有出现过违规,就算有,也就是某些私人小车队当当替罪羊。每当国际赛事的时候,某些车队还得诚惶诚恐把车按照规则改回去,因为国外的车检非常严格。还有诸多的问题,以上只是我暂时能想到的,不再往下写是因为……我饿了。但我热爱这个运动,我希望这个运动能发展到我参与其中是我的光荣。我希望这个运动越来越好,越来越专业,越来越公平,到那天我一定会换一个手指。另外,要对介意我博客上出现广告的朋友们说,再坚持一个礼拜吧。其实这个广告是不会影响到阅读,除非你用和谐的眼光,所以我早“绿霸”一步对广告内容进行了审查。并且连广告的后台网站小测试也做了一下,没想到不做不知道,一做不如早点做。测试的结果显示我是缺水型,需要补水。还好不是大脑需要补水,那样就是大脑进水型了,大脑进水型很可怕,其表现症状可能是“你会一直喝千岛湖水,却坚定的认为自己是在喝山泉水或者矿泉水”!不妨大家也去做一下测试,至少可以让你了解正确的饮水习惯。在饮水习惯上树立正确观念,合理补充每日所需。如果非要在饮水前面加上健康两个字,那么纯净水+矿物质也是健康的矿物质水。没必要去喝湖水,至少这样你的大脑不会是进水型的。:后来2000CC的比赛中,有不少车手都脱水了,排名第一的车手在最后的半圈因为无法坚持被救护车拉走,第二台救护车等了超过十五分钟,整个赛事没有医疗中心,在结束比赛等待称重的过程中,依然禁止车手饮水。虽然饮水会导致重量的增加,但是我认为在赛事不设有医疗中心的情况下,车手是应该要饮水的,最多称重的减掉一瓶水的重量嘛。将近一个小时的比赛,车厢温度超过#SinaEditor_Temp_FontName在昨天CTCC的比赛后,仲裁问我,你是不是当众做了侮辱性的动作,要罚款一万。我说是的,我不像有些地方,不会当众做侮辱性手势,只会私下做侮辱性勾当。我只恨自己只有两个手,只能竖出两个中指来,而且当时还在打电话,无奈占用了一个中指。包括大车上说组织管理者是无耻无能无赖的三无产品也是我的意思。以前我不能理解,为什么很多弱势群体要在窗上挂横幅,要用跳楼来讨工资,我想,有很多正当的途径可以解决啊。现在才知道,真的没有什么途径,当还算不那么弱势的我面对一个半官方机构的时候已经无能为力,何况纯弱势群体的老百姓面对官方机构了。但是,我实在忍不住了,欺负我一次没问题,欺负我两次没问题,你再要欺负我以为我是受虐狂啊。1:去年的比赛,我的赛车因为车窗是打开的,被风吹的有点颤动,被罚通过维修区,彻底失去年度冠军的希望。理由是万一掉下来影响后面的赛车(我们的窗都是塑料的),之后的赛事里,有的赛车拖着前保险杠,有的赛车拖着后保险杠,有的赛车拖着裙边在比赛,都未被召回。2:今年的比赛,在理论上,技术上发动机都不可能到达9000转甚至无法超过7000转的情况下,判罚着非要说我8次引擎超过9000转,包括其他车队的技术人员和发动机工程师都觉得非常可笑,最终给我理由是我无法证明我没有超过9000转。很明显,到9000转对于今年规则下的赛车来说是违背了物理原理的。你硬说我会飞我也的确没有办法证明我不会飞。赛会因为面子上挂不住所以不肯改判。3:赛后有另外两部赛车是明显违规的,因为规则规定,避震的机构必须遵循原厂车。在原厂车中,他们的赛车的后避震器的弹簧和避震芯是分开的,是在两个地方的,他们将这两个放在了一起,这个违规改装对于赛车速度的提升帮助很大,我们赛车就是因为一直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又要遵循规则,所以操控很差,而且还有弹簧移位的危险。大会给出的解释是,保留该车队成绩,只要下一场改回去就行了。原来体育运动还有这一场吃禁药算了,下一场别吃了就行了的说法。4:后来2000CC的比赛中,有不少车手都脱水了,排名第60度,还穿着非常厚的赛服,气温超过35#SinaEditor_Temp_FontName在昨天CTCC的比赛后,仲裁问我,你是不是当众做了侮辱性的动作,要罚款一万。我说是的,我不像有些地方,不会当众做侮辱性手势,只会私下做侮辱性勾当。我只恨自己只有两个手,只能竖出两个中指来,而且当时还在打电话,无奈占用了一个中指。包括大车上说组织管理者是无耻无能无赖的三无产品也是我的意思。以前我不能理解,为什么很多弱势群体要在窗上挂横幅,要用跳楼来讨工资,我想,有很多正当的途径可以解决啊。现在才知道,真的没有什么途径,当还算不那么弱势的我面对一个半官方机构的时候已经无能为力,何况纯弱势群体的老百姓面对官方机构了。但是,我实在忍不住了,欺负我一次没问题,欺负我两次没问题,你再要欺负我以为我是受虐狂啊。1:去年的比赛,我的赛车因为车窗是打开的,被风吹的有点颤动,被罚通过维修区,彻底失去年度冠军的希望。理由是万一掉下来影响后面的赛车(我们的窗都是塑料的),之后的赛事里,有的赛车拖着前保险杠,有的赛车拖着后保险杠,有的赛车拖着裙边在比赛,都未被召回。2:今年的比赛,在理论上,技术上发动机都不可能到达9000转甚至无法超过7000转的情况下,判罚着非要说我8次引擎超过9000转,包括其他车队的技术人员和发动机工程师都觉得非常可笑,最终给我理由是我无法证明我没有超过9000转。很明显,到9000转对于今年规则下的赛车来说是违背了物理原理的。你硬说我会飞我也的确没有办法证明我不会飞。赛会因为面子上挂不住所以不肯改判。3:赛后有另外两部赛车是明显违规的,因为规则规定,避震的机构必须遵循原厂车。在原厂车中,他们的赛车的后避震器的弹簧和避震芯是分开的,是在两个地方的,他们将这两个放在了一起,这个违规改装对于赛车速度的提升帮助很大,我们赛车就是因为一直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又要遵循规则,所以操控很差,而且还有弹簧移位的危险。大会给出的解释是,保留该车队成绩,只要下一场改回去就行了。原来体育运动还有这一场吃禁药算了,下一场别吃了就行了的说法。4:后来2000CC的比赛中,有不少车手都脱水了,排名第度,气压又非常高,再不喝水会出问题的。
  5#SinaEditor_Temp_FontName在昨天CTCC的比赛后,仲裁问我,你是不是当众做了侮辱性的动作,要罚款一万。我说是的,我不像有些地方,不会当众做侮辱性手势,只会私下做侮辱性勾当。我只恨自己只有两个手,只能竖出两个中指来,而且当时还在打电话,无奈占用了一个中指。包括大车上说组织管理者是无耻无能无赖的三无产品也是我的意思。以前我不能理解,为什么很多弱势群体要在窗上挂横幅,要用跳楼来讨工资,我想,有很多正当的途径可以解决啊。现在才知道,真的没有什么途径,当还算不那么弱势的我面对一个半官方机构的时候已经无能为力,何况纯弱势群体的老百姓面对官方机构了。但是,我实在忍不住了,欺负我一次没问题,欺负我两次没问题,你再要欺负我以为我是受虐狂啊。1:去年的比赛,我的赛车因为车窗是打开的,被风吹的有点颤动,被罚通过维修区,彻底失去年度冠军的希望。理由是万一掉下来影响后面的赛车(我们的窗都是塑料的),之后的赛事里,有的赛车拖着前保险杠,有的赛车拖着后保险杠,有的赛车拖着裙边在比赛,都未被召回。2:今年的比赛,在理论上,技术上发动机都不可能到达9000转甚至无法超过7000转的情况下,判罚着非要说我8次引擎超过9000转,包括其他车队的技术人员和发动机工程师都觉得非常可笑,最终给我理由是我无法证明我没有超过9000转。很明显,到9000转对于今年规则下的赛车来说是违背了物理原理的。你硬说我会飞我也的确没有办法证明我不会飞。赛会因为面子上挂不住所以不肯改判。3:赛后有另外两部赛车是明显违规的,因为规则规定,避震的机构必须遵循原厂车。在原厂车中,他们的赛车的后避震器的弹簧和避震芯是分开的,是在两个地方的,他们将这两个放在了一起,这个违规改装对于赛车速度的提升帮助很大,我们赛车就是因为一直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又要遵循规则,所以操控很差,而且还有弹簧移位的危险。大会给出的解释是,保留该车队成绩,只要下一场改回去就行了。原来体育运动还有这一场吃禁药算了,下一场别吃了就行了的说法。4:后来2000CC的比赛中,有不少车手都脱水了,排名第:对于碰撞的判罚非常的不专业,这点我相信大部分车手都深有体会。
  6国几乎没有出现过违规,就算有,也就是某些私人小车队当当替罪羊。每当国际赛事的时候,某些车队还得诚惶诚恐把车按照规则改回去,因为国外的车检非常严格。还有诸多的问题,以上只是我暂时能想到的,不再往下写是因为……我饿了。但我热爱这个运动,我希望这个运动能发展到我参与其中是我的光荣。我希望这个运动越来越好,越来越专业,越来越公平,到那天我一定会换一个手指。另外,要对介意我博客上出现广告的朋友们说,再坚持一个礼拜吧。其实这个广告是不会影响到阅读,除非你用和谐的眼光,所以我早“绿霸”一步对广告内容进行了审查。并且连广告的后台网站小测试也做了一下,没想到不做不知道,一做不如早点做。测试的结果显示我是缺水型,需要补水。还好不是大脑需要补水,那样就是大脑进水型了,大脑进水型很可怕,其表现症状可能是“你会一直喝千岛湖水,却坚定的认为自己是在喝山泉水或者矿泉水”!不妨大家也去做一下测试,至少可以让你了解正确的饮水习惯。在饮水习惯上树立正确观念,合理补充每日所需。如果非要在饮水前面加上健康两个字,那么纯净水+矿物质也是健康的矿物质水。没必要去喝湖水,至少这样你的大脑不会是进水型的。:赛会的规则改来改去,说是要减小各车队间的差距,但永远行不通,这场比赛来说,第一名领先了第二名27秒,第四名已经落后了一圈,最后获得积分的第八名居然落后了八圈,赛车还没我平时开的民用车快,这样的比赛比个毛啊。
  #SinaEditor_Temp_FontName在昨天CTCC的比赛后,仲裁问我,你是不是当众做了侮辱性的动作,要罚款一万。我说是的,我不像有些地方,不会当众做侮辱性手势,只会私下做侮辱性勾当。我只恨自己只有两个手,只能竖出两个中指来,而且当时还在打电话,无奈占用了一个中指。包括大车上说组织管理者是无耻无能无赖的三无产品也是我的意思。以前我不能理解,为什么很多弱势群体要在窗上挂横幅,要用跳楼来讨工资,我想,有很多正当的途径可以解决啊。现在才知道,真的没有什么途径,当还算不那么弱势的我面对一个半官方机构的时候已经无能为力,何况纯弱势群体的老百姓面对官方机构了。但是,我实在忍不住了,欺负我一次没问题,欺负我两次没问题,你再要欺负我以为我是受虐狂啊。1:去年的比赛,我的赛车因为车窗是打开的,被风吹的有点颤动,被罚通过维修区,彻底失去年度冠军的希望。理由是万一掉下来影响后面的赛车(我们的窗都是塑料的),之后的赛事里,有的赛车拖着前保险杠,有的赛车拖着后保险杠,有的赛车拖着裙边在比赛,都未被召回。2:今年的比赛,在理论上,技术上发动机都不可能到达9000转甚至无法超过7000转的情况下,判罚着非要说我8次引擎超过9000转,包括其他车队的技术人员和发动机工程师都觉得非常可笑,最终给我理由是我无法证明我没有超过9000转。很明显,到9000转对于今年规则下的赛车来说是违背了物理原理的。你硬说我会飞我也的确没有办法证明我不会飞。赛会因为面子上挂不住所以不肯改判。3:赛后有另外两部赛车是明显违规的,因为规则规定,避震的机构必须遵循原厂车。在原厂车中,他们的赛车的后避震器的弹簧和避震芯是分开的,是在两个地方的,他们将这两个放在了一起,这个违规改装对于赛车速度的提升帮助很大,我们赛车就是因为一直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又要遵循规则,所以操控很差,而且还有弹簧移位的危险。大会给出的解释是,保留该车队成绩,只要下一场改回去就行了。原来体育运动还有这一场吃禁药算了,下一场别吃了就行了的说法。4:后来2000CC的比赛中,有不少车手都脱水了,排名第
  7:在全国汽车拉力锦标赛中,规则说不能提前勘路,但是非常多的车手都提前勘路,甚至直接就住在赛道里,外援们都很好奇,以前自己的比赛提前一个星期准备,怎么中国的比赛要提前一个月准备,我们在国外训练的时候,外国车手直接告诉我们,这个赛道可不像你们中国,可以提前勘路,我们按照规则的,所以你们中国车手要小心哦。我觉得非常的耻辱。在四年前我和王睿就说好我们是不提前勘路的,但因为几十公里的赛段,比赛时候我们是第一次跑,对手往往已经在上面来回几十次了,所以第一赛段第二赛段第三赛段经常要输掉对手将近一分钟,一直到第二遍第三遍重复使用的时候才能把时间追回来。提前勘路的习惯由来已久,最早的时候是所谓中国车王卢宁军,在我还没有加入之前的上海大众333车队也一度赛道里一住就是半个月,其他车队也是这样,这样做对于遵守规则的车手是很不公平的,他们一上来就面临着一分钟的损失。我于2003年3月第一次参加汽车拉力赛的时候,就因为“前辈”的指点,说要提前勘路熟悉熟悉,所以提前看过上海松江区的赛道,来回四遍,除此以外,一的车手在最后的半圈因为无法坚持被救护车拉走,第二台救护车等了超过十五分钟,整个赛事没有医疗中心,在结束比赛等待称重的过程中,依然禁止车手饮水。虽然饮水会导致重量的增加,但是我认为在赛事不设有医疗中心的情况下,车手是应该要饮水的,最多称重的减掉一瓶水的重量嘛。将近一个小时的比赛,车厢温度超过60度,还穿着非常厚的赛服,气温超过35度,气压又非常高,再不喝水会出问题的。5:对于碰撞的判罚非常的不专业,这点我相信大部分车手都深有体会。6:赛会的规则改来改去,说是要减小各车队间的差距,但永远行不通,这场比赛来说,第一名领先了第二名27秒,第四名已经落后了一圈,最后获得积分的第八名居然落后了八圈,赛车还没我平时开的民用车快,这样的比赛比个毛啊。7:在全国汽车拉力锦标赛中,规则说不能提前勘路,但是非常多的车手都提前勘路,甚至直接就住在赛道里,外援们都很好奇,以前自己的比赛提前一个星期准备,怎么中国的比赛要提前一个月准备,我们在国外训练的时候,外国车手直接告诉我们,这个赛道可不像你们中国,可以提前勘路,我们按照规则的,所以你们中国车手要小心哦。我觉得非常的耻辱。在四年前我和王睿就说好我们是不提前勘路的,但因为几十公里的赛段,比赛时候我们是第一次跑,对手往往已经在上面来回几十次了,所以第一赛段第二赛段第三赛段经常要输掉对手将近一分钟,一直到第二遍第三遍重复使用的时候才能把时间追回来。提前勘路的习惯由来已久,最早的时候是所谓中国车王卢宁军,在我还没有加入之前的上海大众333车队也一度赛道里一住就是半个月,其他车队也是这样,这样做对于遵守规则的车手是很不公平的,他们一上来就面临着一分钟的损失。我于2003年3月第一次参加汽车拉力赛的时候,就因为“前辈”的指点,说要提前勘路熟悉熟悉,所以提前看过上海松江区的赛道,来回四遍,除此以外,2003年——2009年的比赛中,我均未提前勘路。8:赛会对违规改装完全视而不见,很多违规改装是肉眼都能看出来,耳朵都能听出来的,但赛会本着“和谐赛车”的原则,以及某些非常有倾向的技术工作人员或者车检人员的合作下,中2003年——2009国几乎没有出现过违规,就算有,也就是某些私人小车队当当替罪羊。每当国际赛事的时候,某些车队还得诚惶诚恐把车按照规则改回去,因为国外的车检非常严格。还有诸多的问题,以上只是我暂时能想到的,不再往下写是因为……我饿了。但我热爱这个运动,我希望这个运动能发展到我参与其中是我的光荣。我希望这个运动越来越好,越来越专业,越来越公平,到那天我一定会换一个手指。另外,要对介意我博客上出现广告的朋友们说,再坚持一个礼拜吧。其实这个广告是不会影响到阅读,除非你用和谐的眼光,所以我早“绿霸”一步对广告内容进行了审查。并且连广告的后台网站小测试也做了一下,没想到不做不知道,一做不如早点做。测试的结果显示我是缺水型,需要补水。还好不是大脑需要补水,那样就是大脑进水型了,大脑进水型很可怕,其表现症状可能是“你会一直喝千岛湖水,却坚定的认为自己是在喝山泉水或者矿泉水”!不妨大家也去做一下测试,至少可以让你了解正确的饮水习惯。在饮水习惯上树立正确观念,合理补充每日所需。如果非要在饮水前面加上健康两个字,那么纯净水+矿物质也是健康的矿物质水。没必要去喝湖水,至少这样你的大脑不会是进水型的。年的比赛中,我均未提前勘路。
  8:赛会对违规改装完全视而不见,很多违规改装是肉眼都能看出来,耳朵都能听出来的,但赛会本着“和谐赛车”的原则,以及某些非常有倾向的技术工作人员或者车检人员的合作下,中国几乎没有出现过违规,就算有,也就是某些私人小车队当当替罪羊。每当国际赛事的时候,某些车队还得诚惶诚恐把车按照规则改回去,因为国外的车检非常严格。
  还有诸多的问题,以上只是我暂时能想到的,不再往下写是因为……我饿了。但我热爱这个运动,我希望这个运动能发展到我参与其中是我的光荣。我希望这个运动越来越好,越来越专业,越来越公平,到那天我一定会换一个手指。
  另外,要对介意我博客上出现广告的朋友们说,再坚持一个礼拜吧。其实这个广告是不会影响到阅读,除非你用和谐的眼光,所以我早“绿霸”一步对广告内容进行了审查。并且连广告的后台网站小测试也做了一下,没想到不做不知道,一做不如早点做。测试的结果显示我是缺水型,需要补水。还好不是大脑需要补水,那样就是大脑进水型了,大脑进水型很可怕,其表现症状可能是“你会一直喝千岛湖水,却坚定的认为自己是在喝山泉水或者矿泉水”!
  #SinaEditor_Temp_FontName在昨天CTCC的比赛后,仲裁问我,你是不是当众做了侮辱性的动作,要罚款一万。我说是的,我不像有些地方,不会当众做侮辱性手势,只会私下做侮辱性勾当。我只恨自己只有两个手,只能竖出两个中指来,而且当时还在打电话,无奈占用了一个中指。包括大车上说组织管理者是无耻无能无赖的三无产品也是我的意思。以前我不能理解,为什么很多弱势群体要在窗上挂横幅,要用跳楼来讨工资,我想,有很多正当的途径可以解决啊。现在才知道,真的没有什么途径,当还算不那么弱势的我面对一个半官方机构的时候已经无能为力,何况纯弱势群体的老百姓面对官方机构了。但是,我实在忍不住了,欺负我一次没问题,欺负我两次没问题,你再要欺负我以为我是受虐狂啊。1:去年的比赛,我的赛车因为车窗是打开的,被风吹的有点颤动,被罚通过维修区,彻底失去年度冠军的希望。理由是万一掉下来影响后面的赛车(我们的窗都是塑料的),之后的赛事里,有的赛车拖着前保险杠,有的赛车拖着后保险杠,有的赛车拖着裙边在比赛,都未被召回。2:今年的比赛,在理论上,技术上发动机都不可能到达9000转甚至无法超过7000转的情况下,判罚着非要说我8次引擎超过9000转,包括其他车队的技术人员和发动机工程师都觉得非常可笑,最终给我理由是我无法证明我没有超过9000转。很明显,到9000转对于今年规则下的赛车来说是违背了物理原理的。你硬说我会飞我也的确没有办法证明我不会飞。赛会因为面子上挂不住所以不肯改判。3:赛后有另外两部赛车是明显违规的,因为规则规定,避震的机构必须遵循原厂车。在原厂车中,他们的赛车的后避震器的弹簧和避震芯是分开的,是在两个地方的,他们将这两个放在了一起,这个违规改装对于赛车速度的提升帮助很大,我们赛车就是因为一直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又要遵循规则,所以操控很差,而且还有弹簧移位的危险。大会给出的解释是,保留该车队成绩,只要下一场改回去就行了。原来体育运动还有这一场吃禁药算了,下一场别吃了就行了的说法。4:后来2000CC的比赛中,有不少车手都脱水了,排名第
  不妨大家也去做一下测试,至少可以让你了解正确的饮水习惯。在饮水习惯上树立正确观念,合理补充每日所需。如果非要在饮水前面加上健康两个字,那么纯净水+矿物质也是健康的矿物质水。没必要去喝湖水,至少这样你的大脑不会是进水型的。

无忧书城 > 青春文学 > 青春 > 必须竖中指
回目录:《青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拜托了班长(森永高中三年二组)作者:小妮子 2长安乱作者:韩寒 3郭敬明短篇作品作者:郭敬明 4忽而今夏作者:明前雨后 5骄阳似我(上)作者:顾漫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