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青春文学 > 龙城三部曲 > 南音 > 第12章 方靖晖

第12章 方靖晖

所属书籍: 南音

    我有点紧张地把他关在门外,然后去到厨房里告诉雪碧,我得走了,有同学来找我,我必须马上回去学校注册—别人都已经在上课了。不出我所料,她觉得这个说法非常合理。

    于是我和陌生人李渊一起去了离市区很远的火葬场。

    大伯去世的时候,我来过这里的,我是不是来得太频繁了些?龙城的九月,万里无云。我看着面前的那个大烟囱,以及它身后的蓝色天空,突然觉得,我好像是离开了这个世界一段时间。现在回夹了。—尽管我在今天早上才去过医院。

    手机的振动声突然没有征兆地消失了。我不得不承认,现在也许只有静谧的死亡才能抚慰我。跟杀戮无关,跟仇恨无关,也不需要去想关于“复仇”或“惩罚”或“审判”或“偿还”的任何事—那都是人类的事情,只有“死亡”的本质,这个干净的句号才和大自然有关。它应该就像九月的阳光一样,灿烂,但是绝不耀眼,也改变不了周围那股凉意。

    那个振动声消失以后的世界真好啊,我看见那两个曾经在昭昭病房里出现过的人走出来,手里捧着一个盒子,脸上带着一种复杂的神情—就是沉痛里面含混着说不出的轻松。我走过去问他们:“昭昭的骨灰能让我带回去吗?”他们发愣的瞬间我就补充了一句,“我是郑老师的妹妹。”他们对视了一下,就把盒子交给了我。

    “只能让她继续住我的房间了。”我自言自语。该样也挺好的,我们曾经分享过一个房间,她不会不习惯。

    李渊突然说:“郑老师是个好人。”

    我仰起脸,第一次有勇气直视他的眼睛,现在我们谁也不欠谁的了,他是曾经满怀杀意的跟踪者,我是凶手的亲人。我觉得这样的平衡很妙—我现在得学会欣赏人生里一切暗藏规律的对称和美感,忽略它们有多么残忍,只有这样才能生存下去。

    我说:“是不是好人,又有什么要紧。法官才不在乎凶手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

    他说:“也不能这么说。至少我身边的人,我的同事们,看了报纸以后,都同情郑老师。”

    “如果当时你真的杀了昭昭,他们也都会同情你的,你是不是好人,我还真的不知道;现在他们都去同情一个为昭昭报仇的人了。”我轻轻地笑了一下,惊讶自己居然还能这样畅快自如地微笑,因为我第一次发现,这些所谓的“同情”还真是贱,包括我自己,我曾经紧握住昭昭冰冷的手的时候,其实也暗自同情着李渊;就在我看着李渊用一种复杂的怨愤的神情注视着单薄的昭昭的时候,我心里也在同情昭昭—是,这没什么不对,但是这很贱。

    “那时候我一直跟着她。”李渊似乎是在眺望地平线,“所以我知道你们家在哪儿,我也知道她去了好几次医院,我知道她有病,在我们那里她的病很多人都有。”我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说这些。也许他也在回忆当初的自己。停顿了一会儿,他说:“我听说,昭昭的爸爸在看守所里知道了消息—他试着撞墙,但是自然是被救了。”

    “你开心了对不对?”我抱紧了那个装着昭昭的盒子,“他得到惩罚了。”

    “是。”他干脆地回答,“我就是恨他。他也该尝尝这种滋味。”

    “但是你知道昭昭死了的时候,是不是很高兴?”

    沉默了一会儿,他终于说:“没有。一点也没有。”他不知道,在那个安静的瞬间里,我心里在拼命地哀求着:求求你,别告诉我你真的很高兴,别那么说,就算是念着她温热的灰烬正在暖我的手,你撒个谎——就像小时候,一点一点展开明知考砸了的试卷,恨不得在分数露出来的瞬间闭上眼睛——或者我已经不自觉地在等待回答的时候把眼睛闭上了,天上的神,你都看到了吧,所有这些卑微和脆弱。

    但是我听清了,他说的是:“没有。”

    我说:“谢谢。”尽管不知道在谢什么。

    龙城的郊外,真荒凉呀。昭昭,我们回家吧。

    李渊在我的身后静静地问:“我不明白,郑老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我该怎么说?有种温热在眼眶中扩散,但我想它没能力凝结成泪水的,因为我的眼睛太冷了。我说哥哥他不过是一时冲动吗—话是没错,但是太假了,我现在不需要应酬任何人;我说他是为了履行跟昭昭的承诺吗——不,昭昭当然没有希望哥哥去杀掉陈医生,所谓承诺,指的是那种彼此交换灵魂的信任,尽管如此我也知道哥哥其实不只是为了昭昭;我说他只是做了一件他认为必须要做的事吗——怎么可能,我难道不知道任何人都没有权力去拿别人的性命,不管手里握着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正因为我知道那是错的,所以此刻我也不敢百分之百地承认我从一开始就原谅了哥哥。那么,我该怎么说呢?

    打死我,我都不会跟任何人表达这个意思:哥哥和昭昭是作出了庄严约定的伙伴,他们相约一起去世界的尽头杀龙。他们一路披荆斩棘,互相取暖,千辛万苦中,昭昭死在了半路上。只剩下哥哥一个人面对没有尽头的荒凉旷野。窒息的孤独中,突然有那么一个人路过,冷冷地嘲弄地说:“其实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龙。”——这人并不是第一个告诉他们这件事的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但是他偏偏就出现在此刻,于是哥哥拔出那把和同伴一起锻造的剑。刺讲了该讨路人的胸口。

    过路人的血滴落在雪地上的时候,哥哥的耳边回荡起了龙临死前悠长凄厉的哀鸣—其实他还是搞错了,那只不过是风。

    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回事,但是如果真的这么说了,谁会懂?这个世界不会再原谅哥哥,那就让世人用他们习惯的方式,把时间用在“同情”和“不同情”上吧。所以我只是转过脸,很认真地说:“李渊,再见。”

    到家的时候,我把所有从外面带回来的东西都放进了房间。没有关房门,因此外婆和雪碧的电视剧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上来。应该是片尾曲的歌声中,外婆义愤填膺地说:“她怎么打人?”雪碧说:“啊呀外婆,她打人是不对,但是那是因为她知道她女儿跟仇人家的儿子谈恋爱了,所以很生气啊,她不是坏人,她是好人一还有,这个应该是过几天才会演的内容,我们今天是看不到的……”

    我想笑。也许已经笑了。然后我看见昭昭坐在我的书桌上,像过去那样,两只男孩子一样的手臂支撑着桌面,全身上下满溢着异样的力量。她有些羞涩地冲我一笑,她说:“南音姐,九月天气真好。”在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以后,也许除了天气,我们也没有别的话题好说。我只好跟她说:“喂,你那么重,别把我的桌子压塌了。”

    当我睁开眼睛时,外面黑夜已经降临。我才知道,原来我睡着了。

    没想到睡眠也会变成一种陌生的体验。我陷在黑暗里,陷在枕头和床铺的柔软里,觉得自己像是被埋葬了。撑着坐起来,骨头疼,身上不知被谁盖上了一件衣服,借着门外透进来的灯光看,是外婆的。

    客厅里居然是很安详的气氛。爸爸和小叔坐在棋盘的两端,却是在交流对今天一起见过的那个律师的观感—似乎律师表示愿意接哥哥的案子,小叔说:“我怎么有种感觉,这个律师想借西决的案子掀起一点什么话题来,他想出名。”爸爸说:“管他想要什么,能帮到西决就是好的。”说着,按灭了手里的烟蒂,现在,没有人禁止爸爸在家里抽烟了。

    厨房里有香味。陈嫣还在陆续地把盘子端出来,我难以置信地探头看了一眼,惊喜地说:“大妈——”大妈不紧不慢地拿着锅铲回头道:“南南,醒来了?好久没吃过大妈烧的鸡翅了吧?你小时候有一次吃了整整一盘,还记得么……”接着她又转过脸去跟冰箱旁边的妈妈说,“你去歇着吧,马上就好了,不用你帮忙……你们明天一定要把那些水饺吃完——那可不是超市里速冻的东西,都是店里的人今天上午才包好的—馅里面打进去了鸡汤冻,煮出来就是灌汤的,很鲜,我索性让他们多弄几百个给你们带来,这几天你们肯定都没怎么好好吃东西。”

    看来大妈已经很适应饭馆老板娘的角色了。我忘记了,她有个本领,就是把小事看得特别大,又把大事看得特别小。满桌子的菜,一看就不是妈妈做的——妈妈不怎么喜欢勾芡,所以妈妈手底下的饭桌,看上去没这么紧凑和饱满。并且颜色也更清淡些。大妈实在太喜欢放油了,说不定是热爱菜倒进油锅那一刹那的爆裂声。我突然想起来、小时候有一次,大伯因为菜里放了太多油,筷子一摔就进厨房去揍她,然后他们就熟练地厮打到了一起,姐姐把厨房门关上,在门外抵了一张椅子,然后招呼我和哥哥说:“趁热吃。”我觉得大妈做的菜很好吃啊,味道比我妈妈烧出来的要更复杂些——我不知该怎么解释这句话,总之就是好吃。所以我就认为,大伯一定只是单纯地想揍她。后来他们打完了,出来的时候,我们三个把菜全都吃光了,忘记了留下他们俩的份——也有一点故意的吧。仔细想想,如果回忆里那桌菜真的全是我们三个人吃完的,那这件事一定发生在哥哥拼命长个子的那几年——一种恍惚的酸楚就这样强烈地揪住了我的胸口。有什么东西在柔软并且犹疑地碰触我的膝盖,低头一看,竟是北北的小手。

    大妈把围裙解下来,走出来径直坐到爸爸和小叔身边去。捡出面前烟盒里一支烟,小叔非常自然地凑过去替她点上。她笃定地看着爸爸,说:“家里需要我做什么,你尽管告诉我,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们现在缺人手吧,总得有人照看南南的外婆。”她用了“人手”这个词,自然地就把我们家形容成了一个店铺。爸爸只是叹气。大妈接着说:“你现在最该做的就是去跑西决的官司,这些事情我也不大懂,帮不上忙。不过说到帮忙干活儿,照顾老人的人手,我们店里有的是,还有家里其他的事情,你也尽管使唤东霓就好。”她磕烟灰的样子真像个男人。

    爸爸说:“行,都听你的。”

    大妈笑笑:“都去吃饭嘛,该凉了。你们千万得记得,明天一定把我今天拿来的那些水饺煮出来,真的很新鲜……”

    就在此时,我们都被我房间传出来的喊声吓了一跳。“郑——南——音!”是妈妈的声音,因为凄厉,听着都不像了,我清楚地看见小叔的肩膀都跟着颤抖了一下。妈妈抱着昭昭的骨灰盒冲下来,直直地看着我,愤怒地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你都往家里带?你把家当成什么地方了?你现在就给我拿出去扔了。”

    “妈妈——”我难以置信地看着她,“这不是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个是昭昭呀。”

    “说的就是她!我们被她害得还不够么?西决脑子坏掉了,你也跟着坏是不是?我告诉你郑南音,你要是就是不肯把它丢出去,我就把你丢出去,我说得够清楚了吧?”她把手臂伸出来,骨灰盒就那样尴尬地悬空,我知道她想用力地丢在地上,但是,还是有什么东西拦住了她。爸爸从她手里把盒子拿下来,把它放在窗台上的花盆旁边,低声地说:“先吃饭,好不好?明天让南音把这个拿去交给那个孩子家里的人,不就行了?”

    “就是南音。”小叔说,对我用力地眨眨眼睛,“听话,明天把这个给昭昭他们家人送去。”

    “什么明天!”妈妈打断了小叔,“现在。郑南音,你现在就让它从咱们的家里消失——我不想再看见关于这个人的任何东西,我也不想再想起来这件事……”

    “妈妈你知道的,昭昭家里已经没有人了,她要是还有哪怕一个亲人,哥哥当初也不会把她带到咱们家来。哥哥也一定愿意把她放在我们家的,我是在替哥哥做他想做的事情呀。”——昭昭,我心里回旋着一大片空荡荡的,寂静的凉意。我居然在保护你。我必须要保护你。

    “我从现在起,当他死了。”妈妈使用着最普通的音量和语气,把这句话讲出来,“我说的是你哥哥,我当他死了。行不行?”她用力地深深吸一口气,整间屋子在她这句话之后,变得异常安静,似乎成了一片雪后初霏的原野,她必须倾听着自己马上就要结成霜的呼吸声。

    “你这么说可就过分了。”小叔激动得声音都在发颤。爸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到了餐桌边,和外婆两个人对着,似乎完全和战场无关,“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小叔在着急的时候一向不擅长说理,只会翻来覆去地重复同一句话。

    “我怎么就不能这么说?”妈妈的神情像是在嘲笑小叔,“快要二十年了,我把他当成是我的孩子,可是他把我当成什么?他要是真的把我当成他妈妈,他怎么做得出这种事?他心里但凡存着点顾及,怎么能就为了一个学生去做那么伤天害理的事?”她匆忙地笑了笑,“所以我现在懂了,我当他死了,可以吧?他被枪毙也好,你们替他把官司打下来保住他也好,都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他每件事都让你顺心满意的时候,才是你的孩子;他犯了错你就一笔勾销不承认他,你好自私呢!”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下意识地把脸偏了一点点,准备好了迎接她扇过来的耳光。

    但是她只是盯着我,眼里有水光在黑暗深处闪动。她说:“你也滚。”北北就在这个时候大哭了起来,不知是谁把她的绒布小海豚塞在她胸前的口袋里,小海豚的脑袋冲着她的脸仰起来,一颗一颗地,接着她的眼泪。

    “妈妈,别当着北北大吼大叫的,你一定要让北北像我小时候那样,在大伯家里尿裤子吗?”

    她转过身去,走到房间里,重新关上了门。

    大妈把自己的包从沙发上拖过来,拿出来手机,一边跟我说:“这样,南南,今晚你把那个……那孩子叫什么来着,先放到你姐姐那里,我来打电话给她,这就跟她说……”

    昭昭,咱们走了。我从花盆的旁边把骨灰盒抱了起来。昭昭,没什么大不了,对吧?会有地方去的。

    是虾老板来接我和大妈的,大妈说先把我送到姐姐那里,然后他们俩再一起回家。虾老板拘谨地冲我笑了笑,就像得了大赦那样把头转到方向盘那里,留给我他头发稀疏的后脑勺。我总觉得,这辆小货车里有股新鲜蔬菜的味道。应该是错觉。

    大妈和我并排坐在后座上,她摇下来一点车窗,我有点神经质地抱紧了盒子——毕竟那里面盛放的是风一吹,就跟着灰飞烟灭的东西。然后我又觉得自己这种举动挺丢脸的,不过大妈一直神情笃定地看着窗外,完全没注意到我在那里手忙脚乱的。

    过了很久,大妈说:“我看报纸上说,这个孩子——”她的眼光扫了一眼盒盖上的雕花,“是因为医生耽误了给她输血?”

    我点点头,又有点想摇头——听上去这句话没错的,但为什么我觉得这么说是不合适的呢?也许,“真相”这个东西是禁不起人们把它的骨架提出来的,一旦这么做了,你不能说那个骨架是错的,可是又的确不对。

    “造孽。”大妈轻轻地叹了一声,“不过西决为什么就肯为了这个孩子拼命呢?难不成被鬼跟上了么……”

    一天里,我已经是第二次碰上这个间题了。李渊问的时候,我不会回答;现在,我还是不会。我只能期盼这几秒钟快点过去,让她用无数新的问题来掩盖掉这个最基本的—也许,她就可以忘了。

    果然,她很快转移了话题:“南南,你别怪你妈妈,她是心里难过。这几天,你顺着她就是了,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别跟她硬顶,你又不是不清楚,她只是说说。”

    其实我不确定妈妈是不是真的只是说气话而已。不过,我回答:“我知道了。”

    大妈看着我,笑了笑:“委屈你了。西决那个孩子啊,从小,我也算是在旁边看着他长大。他们都说他最老实,最善良,最懂事,我懒得跟他们争——但是吧,我就一直觉得,他才是那种会干真正的糊涂事的孩子。你看,还是我说中了。你是不是有点冷,干吗缩着脖子?”

    她转头把车窗关上。她不知道我不是缩着脖子,我是在打冷战。窗玻璃隔绝了所有的声音,似乎就连汽车自己也听不见它的身体行驶在路面上的声音,似乎“安静”这个东西像瘟疫一样一瞬间就蔓延了。

    “他不计较自己是吃亏还是占便宜。”大妈继续缓缓地说,“大家都这么说。可我想他也不是真的不计较。他是不计较我们眼里的吃亏和占便宜,他计较另外的。这就麻烦了。一个人,计较的都是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看在旁人眼里,就是不知好歹。他自己活得也太苦了。”

    “大妈,你真的这么想?你真的觉得……”车窗里,一棵又一棵的杨树在我眼前后退着,路灯的光线也跟着奋力地往我看不见的地方游。

    “当然啦。”她似乎是笑了笑,“一个人要是心里不够苦,怎么舍得把命都豁出去?”

    姐姐的家到了。我站在小区的大门口,冲着小货车的窗子用力地挥手。它完全掉转头从我的影子上碾过去,我也还在挥手。因为我知道,大妈会在那辆车里,费力地转过身,借着路灯的光,看着我一点一点地变小,直到消失。

    猜猜我看到了谁?姐姐家的客厅沙发旁边,安然停着一辆小小的手推车,那个熟悉的染成西瓜颜色的皮球也停在那里,就在手推车的轮子旁边,似乎从来就没有消失过。

    “不会吧?”我真高兴我此时还是可以用惊喜的声音说话,郑成功小朋友从沙发的后面爬了出来,袖口上自然带着灰尘。

    “外星人,你这么快就回来了?”我蹲下去,轻轻地拍了拍他的后脑勺,他的小脑袋还是覆盖着一层颜色不那么深的绒毛,完全看不出来就是人类的头发,“是你爸爸把你打包快递过来的吧?你有没有超重?”他友好地看着我,他和北北不同,没有那么丰富的表情,不怎么笑,可是我还是能看出他什么时候有点戒备,什么时候在困惑,什么时候完全信任。他认识我,至少他看到我会觉得开心愉快,并且他不知道这就代表了“认识”——突然间,悲从中来,我把昭昭放在沙发上,顺势在地板上坐下来,把郑成功抱在怀里,用我的手轻轻挥舞着他的两只小胳膊。

    “地球上最近发生了一件很坏的事情,亲爱的。”我在他耳边告诉他,他神情依然镇定,似乎在嘲笑我少见多怪。

    “是真的,很坏的事情。”我的下巴轻轻蹭了蹭他硕大的脑门,“坏到——我觉得我就快要没有家了。但是郑成功,你放心,是没有人会不喜欢你的。”

    我看着他的眼睛,他也回望了我几秒钟,然后就觉得无聊了,他不大懂得在这个台词里面这样的对视是有意义的。他非常自然地把他的小脑袋抵在我的胸口,像是害羞一样地揉着眼睛。他的手不似正常人,像是一棵小小的白萝卜,白萝卜上凸起了几个小小的颗粒,就是他的手指。他用这棵小萝卜揉眼睛,他以为所有人的手都是这样的。

    “乖乖你是不是困了?”我站起身的时候差点绊倒,因为多了他的重量,维持平衡困难了些。起来就看到屋角那个立起来放着的行李箱。姐姐终于走出来了,懒洋洋地看着我:“他刚才不是还在房间里的么?是你把他拿出来的?”“不是我拿出来的。”我不知不觉随着她使用了这个奇怪的动词,“我进来的时候,他自己就在这儿,沙发后面。”“你长本事了哦!”姐姐冲着怀里的外星人故作凶恶地瞪眼睛,就好像郑成功从来没有离开过。

    “咖啡在哪儿?”厨房门口的声音很容易就吓到了我,“柜子里全是速溶的。”方靖晖从门框那里往外探着身子,一边愉快地对我笑着:“Hi,南音。”

    “只有柜子里那些,愿意喝就喝,不愿意我也没办法。”姐姐的目光落在骨灰盒上面,然后对我翻了个白眼,“你还嫌不够丧气,是不是?”

    “不管,就存在你这里。等她爸爸出来以后,是要给人家还回去的。”我往厨房那里看了一眼,问姐姐,“他来做什么啊?”

    “我来验收我的物业。”他拿着咖啡杯微笑着走出来,“郑东霓,你别告诉我你把我给你的那些咖啡豆全都拿去你们店里了,不过也对,你根本就喝不出来咖啡豆和速溶的区别……”

    “你想得美。”姐姐完全不理会他后半句的椰榆,“你出的价钱比我买进来的时候还低,你当我是白痴么?你这叫落井下石。”

    “明明是雪中送炭。”他坐了下来,一脚踢到了郑成功的西瓜皮球,“虽然你没有脑子,但是拜托你用眼睛看看,你这里整栋楼到了晚上有几个窗子在亮灯?如果不卖给我,你真以为你卖得出去?”

    “要不要脸啊你!”姐姐对着方靖晖的脸喊回去,“你以为我现在真的在乎赚多少?你明知道我现在需要钱去救西决的命。”

    “你只知道开出来那种不合理的价钱,找不到人来买,怎么救西决的命?”他叹了口气,仰靠在沙发里面,“话说回来,原来你们家的人是遗传的——行为都不受大脑支配。”他也许是看到我的神色有点改变,非常不自在地补充了一句,“南音恐怕是唯一的正常人。”

    我听见类似一本书掉落在地上的声音,然后郑成功就笑了。姐姐咬牙切齿地低声骂:“我叫你胡说八道,你以为谁都是我啊,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得不承认,他们俩直到现在,都还是很像夫妻。

    我打开雪碧的房门,她坐在书桌前面,台灯的光幽幽地笼着她。“今晚我分你的床。”我不由分说地躺了下来,“你白天不是还跟外婆在一起么?我以为你会在家吃晚饭的。”

    “老师去姑姑的店里了。”她听上去心情很糟糕,“要我明天去上学。姑姑就要我回来,说如果明天不去上学就打断我的腿。可是,要真打断了,不还是没法上学吗?”

    “同情你。”我叹了口气,“其实我也该去学校了。”我用力地用被子蒙住脑袋,被子似乎变得凶猛起来。我不想走出家门去面对外面的人群,我宁愿让被子把我像堆面粉那样憋死在这片黑暗里。

    “你手机里有好多的短信。”雪碧的声音迟疑地传送进来。

    我不理会她。我知道这个家伙一定趁我睡着的时候去我抽屉里拿走手机,并且把电池装了回去。随便吧,我倒是很开心现在有个人接管那个躁郁的玩意儿。这样我就不必总想着它,它也不必总在我脑袋里振动了。

    “也不用非得关机,我都替你调成静音了。”她自作聪明地说,随即她像是被烫了一下,语气变得惊悚,“你老公的电话又打进来了,你就接一下嘛。”

    我深呼吸了一下,坐起来,从雪碧晃动的手里把电话拿了过来有她在旁边,我不至于那么怯场。“你终于肯接电话了。”他的声音里有那么一点埋怨,不过,还好。

    “我怎么都找不到你,前天我妈妈打电话到你们家去,是你爸爸接的,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郑老师为什么……”求求你了,别再问为什么,“我们家的人都是看报纸才知道的,是真的都像报纸上说的么?”

    我沉默了好一会儿,什么也讲不出来。雪碧无辜地盯着我看,然后深感无聊地把脸转了回去。“你说话。”他静静地笑一下,“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害怕了吧,南音?我明天就去买车票,我回去龙城几天,不告诉我家里,你等着我。”

    “别,你不是也在实习么?”我的声音听上去像是弥漫着沙子,怎么都清亮不起来。

    “哪儿还顾得上那么多。”他像是在说一件不值得一提的事情,“但是你得答应我,明天回学校去一趟,可以少上点课,但是你不能不毕业吧?”

    “苏远智。”我叫他。

    “听着呢。”

    “我不想考研了。等毕业以后,不管你去哪儿,我都跟着,好不好?”我突然很想哭。

    “当然好。我也可以回龙城去,只要你愿意。”

    “不要。”我猛烈地摇摇头,忘记了他其实是看不见的,“我不要你爸爸总说我会拖累你。”

    “南音?”雪碧也在此时回头看着我,做出一脸惊恐的神情,然后冲着我比了一个大拇指朝下的手势。

    “告诉我一件事好不好,别骗我。”既然不小心开了头,我决定继续下去了,“你爸爸妈妈知道了我家发生的事情以后,是不是要你离开我?”

    “你在乱说什么呀。”—听着他的语气,我知道我是对的。

    “我,也是随便说说的。”其实此刻我还真的有点开心,因为眼泪静静地淌下来了,我还担心过我以后再也哭不出来了呢。

    “我爱你,南音。”他自己不知道,他声音里充满了告别的昧道。

    “我也爱你。不过你还是别回来了,现在我家里很乱,你就算来了,也帮不了什么忙的。等过段时间,稍微好一点的时候再说,好不好?”

    “不准不接我电话了。”他想装作一切如常,我知道的,辛苦他了。

    “好。明天我打给你。”

    收线以后我火速地关了灯,把雪碧丢在了光的外面。她轻微地抗议了一下,但是很快就安静了,我听到了她摸索着挪开椅子的声音。这些天我不想联络他,就是因为这个少我至少应该给他一点时间,让他跟他爸爸妈妈斗争一下。至于最后结局怎样,我没有力气再想了。他当然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我,他眼下会认为他的父母自私跟荒谬,他会一直坚强勇敢地认为自己是我的骑士,直到结局来临。我允许我自己软弱一点可以么?允许自己在他来说“再见”之前,相信他永远都不会走。

    黑暗中我抱紧了自己,眼泪滑到了膝盖上。哥哥,你别误会,我没有怪你,完全役有。

    雪碧像是只猫那样利落地钻到了被子里面。不过我没理会她,静了一会儿,她突然说:“其实吧,我一直不觉得你老公长得帅,”然后她吃力地补充道,“他鼻子有点大。”

    我一边流泪,一边笑了笑。

    “我问你个问题嘛,你帮我想想好不好?”她翻了个身,言语间充满了兴奋。

    “不好。”我用手背在脸上用力地蹭了一下,觉得没有必要刻意地控制声音的颤抖了。

    “你说,小弟弟的爸爸来了,他睡在哪里?”她无比严肃和认真。

    “当然是睡在客厅的沙发。”我慢慢地打开了蜷曲的身体,挪回到了枕头上面。

    “我们俩明天早晨起得早点,偷偷开门看看怎么样?”她兴奋了,“看看他究竟有没有睡客厅……”

    “小姐,你真的刚刚上初一而已吗?”我彻底投降。

    “初二了!这个学期以后就是初二了。”雪碧骄傲地宣布,然后,她安静了下来,忧伤地说,“上初二以后,就要学物理了。姑姑一直跟我说,不用怕的,我们家里就有人可以教我—可是现在,真的该怕了,没有人教我了。”

    哥哥,你还真是无处不在呢。

无忧书城 > 青春文学 > 龙城三部曲 > 南音 > 第12章 方靖晖
回目录:《南音》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龙日一,你死定了2作者:小妮子 2若春和景明作者:玖月晞 3少年的你(少年的你如此美丽)作者:玖月晞 4浪漫上旋作者:鹿屿森 5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作者:韩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