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四章

所属书籍: 长安乱

  (二十五)
  南方落叶,北方飘雪,总是年复一年。十八岁那年,师父说,后天你可以走了。
  我说,我走去哪里?
  师父说:你高兴到哪里就到哪里。但是这由不得你。
  我说:许多事情我还不明白。
  师父说:所以你该去明白了。
  我说:那喜乐怎么办。
  师父说:随你去。
  我说:真的?那师兄怎么办?
  师父说:随他去。
  我问师父:我可以问你一些问题?
  师父说:问。
  我说:我为什么从小在这里。
  师父说:为了强大少林。
  我说:为什么又让我走?
  师父说:为免少林遭受灭顶之灾。
  我说:为什么?
  师父说:你自会知。
  我问:我师哥又是谁?
  师父说:不能说。
  我问:为什么不教授我正规武功?
  师父说:你已经不需要武功。武功都有套路,一套制一套,你若不知道别人的拳,你可用我们的套路来防,此拳对彼拳,不在于是否可以降服对方,而在于本人功力的高低,所有的拳术都不是无懈可击的,或者说,所有的拳术都是漏洞百出的,在于你本人的速度和力量。你已经有了一流的速度和力量,而你能看见别人所有的动作,为什么要给你套路。
  我说:那就算这样,我打的拳比较难看。
  师父说:永远是被打败的人比较难看。
  我说:那万一我遇见高手怎么办?
  师父说:逃。反正人打不着你。
  我问:那我要去哪里?
  师父说:你问过了。
  我说:那我要去干什么?
  师父说:你都不知道你要干什么,我怎么知道你要干什么?
  我说:你们安排我十八年。
  师父说:十八年里,你其实从来未接受过安排。你只是觉得这些练习有益无害,而且你心里明白若是你出这个寺,你也活不到成年。
  我说:我是想过,可是为什么?
  师父说:是少林现在的强大保护着你,你可能自己不知道,但是外面都知道你。你从下山以后,平时不要用原来的法号了。
  我说:那我叫什么?
  师父说:你自己想吧。这些年数我饱受取名之苦。
  我说:那我睡哪里?
  师父说:有喜乐呢,她肯定会帮你。
  我说:那我算不算是少林的人。
  师父说:你说呢?
  我说:那我为什么后天走?现在行不行?
  师父说:不行。明天就是江湖里的大比武。我们通广寺的慧竟师父会和武当决天下。
  我问:谁会赢?
  师父说:少林是不是看武当不爽?
  我说:是。
  师父说:那武当是不是想少林的人死光?
  我说:是。
  师父说:那比武谁都赢不了。谁赢了都是一样,赢局势不赢人心,就是输。谁赢都是输。
  我说:那为什么要比武?
  师父说:终要有那一天。少林在武林里做大,但是少林不谋利,所以大家都不满意,闯荡江湖要喝酒,但大家都不能没有酒钱。
  我说:那我们不比就行了。
  师父说:那场比武人人皆知,胜者雄霸天下。天下百姓都知道了,少林只能被逼参加。怪只能怪宣传做得太好。
  我说:为何我们都不能脱俗呢?你不常说要脱俗,可全少林都没能脱俗。
  师父说:我们要是都脱俗了,那还用说吗?老是说脱俗是因为没人能脱俗。少林终究只是一个帮派,是帮派就难逃互相杀戮。
  我说:为什么大家都要比武呢?
  师父说:因为天下太太平了。
  我说:太平长安不好吗?
  师父说:江湖里有人要当英雄,谁让有句古话叫乱世出英雄呢?大家都觉得乱世才能出英雄嘛,如果古话叫“盛世出英雄”,天下就太平很多了。
  我说:那人为何要相信一句不是一个朝代的人的话呢?
  师父说:因为除了皇帝,都是老百姓,老百姓都是傻瓜。
  我说:那皇上呢?
  师父说:是大傻瓜。
  我说:哦~~
  (二十六)
  次日。喜乐在寺里等我,我和师父在观看决斗。长安怡春阁上,刘云被困。慧竟已经被人抬到寺里抢救。我问师父:结果会怎样。
  师父说:一样。
  我问:那我走以后能不能常回家看看?
  师父说:不能。
  我说:为什么?
  师父说:你若想着常回家看看就走不远。
  我说:那我连师父都见不了?
  师父说:不用遗憾,我恰好是你师父罢了。你记住,当你觉得某人无法淡去,你就想,此人恰好是此人,就行了。比如以后喜乐死了,你就想,喜乐只不过恰好是我女人,这样就行了。
  我说:难道一切都是恰好吗?
  师父说:不,一切在发生前叫未知,在发生后再想就叫恰好。
  我说:那这些恰好都不是注定吗?
  师父说:命已注定,运不可改,恰好只是形容词。
  我说:那师父你送我一点什么留念吧。
  此时,我快泪水涌出。
  师父说:那就送你灵剑好了。
  我顿时收回泪水:啊?灵那么??
  师父说:为师和方丈都是这个意思。剑在少林,也没好处,而且你也能压住灵。别人就不行。
  我说:为什么?
  师父说:因为你看得见它,就能降伏它,你看不见它,就不能降伏它。
  我说:灵太珍贵,我受不起,我哪怕只要一个鞘就可以了。
  师父说:哈哈哈哈哈,剑和鞘是不能分开的。但是我希望你能永世记住你刚才那句话。
  师父说:你不用去见释空了,我知道你们兄弟情深,但是他恰巧是你师兄罢了。
  师父说:你可以问我最后一个问题。
  我说:那我就问了,其实我一直想问,你也说过要说,我不到十岁的时候你就说了,可你忘了。我和师哥小时候偷偷下山洗澡那次,走近一个洞,可是都昏迷了。这么多年,我一直想去那个洞。
  师父大笑,说,我就不告诉你了,说了怕你失望。你都成年了,不要迷信故事,少林暗室无数,为何要藏东西在一个连释空这样粗心的人都能发现的洞里?
  (二十七)
  两百里回到寺里。喜乐已经背着灵在门口等我。我惊讶喜乐光天化日背着天下抢夺的一把剑。我说:你不怕啊?
  喜乐说:不怕,坏人好人都去看比武了。
  我说:你在这里等我多久了?
  喜乐说:很久了。
  我说:那我们去哪里?
  喜乐挽着我,说:下山啊。
  我说:等等,我有一个梦想要完成。
  喜乐说:什么呀,你的梦想不一直是到一个美丽地方去过安逸日子吗?
  我说:不,还有一个,我要知道后山的洞究竟是什么。我年幼的时候被迷倒,现在我应该不会被迷了。我要知道里面有什么?
  喜乐不高兴,说:就是你说过的那个洞啊?我们好不容易,那万一大家都被迷死了怎么办?
  我说:都迷死那多好。
  (二十八)
  我和喜乐偷偷到后山洞边。我离开山洞很远,发现山洞周围已经被长草覆盖。而天色渐黑,周围青山也有点可怕。喜乐挨着我说:哥,我们回去吧。
  我说:来都来了,回去多遗憾。说完走近山洞,开始拨开杂草。
  我把头伸进去吸了一口气,忙说:喜乐,你闻闻,很奇怪的味道,里面肯定有什么少林的秘密。我练不练神功无所谓,反正我能跑,如果有秘籍之类的你来练。
  喜乐说:走了,我觉得头晕了。
  我说:那年真怪,怎么说迷就迷了呢?我一点不头晕,你那是心理作用。
  说完,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来的时候又看见师父的脸。想想这真是让人觉得英雄气短,因为说了要出发半天,结果发来发去没有发出去。我问师父:我怎么又迷了。喜乐呢?
  师父说:已经醒了。没事。
  师父说:你太强好奇心。好奇心能害死人呢。
  我说:可是你知道我从小就很想知道那个山洞的秘密。
  师父说:我不能告诉你。
  我说:师父,求你告诉我,否则弟子还要一探究竟。
  师父想半天,说:好吧,我来破灭你的一个梦想。
  说完,问我能否下床走动,我说没问题。师父说,跟着我。
  我一路跟着师父,我们来到了少林的大厕前。师父问我:这是什么?
  我说:是大茅房。
  师父问:一共多少个蹲位?
  我说:至少有不下五十个。
  师父说:本寺存在多少年?
  我说:不下三百年。
  师父说:对了。你看,这下面就通往那山洞,五十个蹲位三百年的屎尿积蓄其中,自然有让人窒息的气体产生。你闻一次不够,不想还闻了两次。嗨,让为师怎么说你。你现在后悔知道这事情吗?
  我虽然有偶像死去般的晕眩感,但是还是说:不后悔,要不等我武功高强,还会进洞探寻。多谢师父指点。师父为何不早点告诉弟子?
  师父说:那时候你小,有个洞可以想,是很好的事情。
  我没说话。
  师父说:你可以出发了。
  我回到寺里,带上喜乐。告别师父。再一次。
  转过身的时候,喜乐问我:这洞里究竟是什么?
  我说:喜乐,不要被好奇心所害,我不能告诉你呢。

回目录:《长安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临界·爵迹2作者:郭敬明 2少年的你(少年的你如此美丽)作者:玖月晞 3三重门作者:韩寒 4路遥知马力作者:小兑木易 5骄阳似我作者:顾漫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