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三章

所属书籍: 长安乱

  (十七)
  春天。大灾大兴,天下繁华。
  12岁秋天。
  我和释空,和喜乐试图翻出院子。释空自己做了一个工具,我们管它叫掀瓦器,释空则叫它飞天钩。工具的原理是绳子带着一个钩子。释空觉得这是第一个由少年开发而成的暗器,而我们当时称这些有好手艺又能发明工具的人为做家,所以释空自封少年做家。但是飞天钩遭到了我和喜乐的嘲笑。我们觉得,所谓暗器,一定要暗,而飞天钩实在太大了,别在腰间不知真相的人一定以为此人是个杀猪的。而且,暗器的作用是杀人,不杀人至少也能伤人,而飞天钩其实就是用来翻墙的,再说,类似飞天钩的爬墙工具早在上一朝就有了,而且在侠客和贼之间极为流行,甚至引发房屋设计的革命,就是高墙的檐不再固定,而是用可以松动的瓦,这样类似的钩子就无法固定。所以我觉得释空很不能独创,喜乐说释空抄袭。
  释空的辩解是,我没抄人家的,我虽然看过翻墙钩长什么样,而且也很喜欢,但是我这个钩子和那个不一样,就算形状差不多,但是你看,那有四个钩,我这只有三个,而且他那个绳子和钩子之间的结是死结,我那是蝴蝶结。最关键的是名字都叫得不一样,那叫翻墙钩,这叫飞天钩,那怎么能叫抄袭呢。
  为此,我们还特地到师父面前让师父评判,师父看了一下,说,我听释然和喜乐说你自己发明了个东西,但又说你是抄袭的,我很担心,仔细看了看,我还特地买了一个前朝翻墙钩看了一下,我就放心了,这个顶多说是借鉴,不能说是抄袭。
  师父又对我和喜乐说:喜乐,释然,你们大哥好不容易做出个东西,虽然比较落伍,不能爬当今的墙了,但是至少还能爬树嘛,你们也要安心发明,自己动脑筋,这几年江湖有所平息,百姓安居乐业,你们更要好好积累,乱世时候,肯定能派上用场。这几年暗器发展一日千里,但正统的暗器都有正统的防御工具,只有自己做的才能出奇制胜。
  我说,师父,这不是少林不提倡的歪门邪道吗?
  师父说,不是,这是旁门左道。
  我说,那什么是歪门邪道呢?
  师父说,武当自己做的暗器就是歪门邪道。
  我和喜乐一起噢了。
  (十八)
  师父那天把释空留了下来,我和喜乐先出去了。我同喜乐商量说,师父应该是在责备释空,喜乐说,不一定。
  结果真是出人意料,少林寺决定量产飞天钩,以筹集资金,扩建寺庙。我表示怀疑,这能卖钱吗?喜乐说,一定能卖钱。结果还真是可以卖钱,人们发现这飞天钩除了不能飞天以外,别的都行,小孩用它爬树,妇女用它拴孩子,家里用来拴狗,在牛身上系三四个钩子耕地上还能除草,卖猪肉的可以用它挂猪肉,马车坏了还能当拖车绳,总之就是牛逼俩字,再加上是少林出品,信誉保障,所以卖得很好。
  这样卖了大概一个礼拜,突然有一个九十六岁的老头儿在衙门击鼓,说飞天钩不是少林发明的,而是自己于前朝就实验成功,虽然没有量产,但是一直地下交易,甚至一度引发爬墙热,现在少林盗用,希望少林可以道歉赔偿以及给自己曾儿子释腿换一个好法号。
  审官问:你说飞天钩是你发明,何以作证?
  老头儿说:你还小,不知道那时候的历史,那时候的钩子在很多侠客里流行,你可以问前辈,不成看史书也可以。
  审官问:那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老头说:草民以前是做家。
  审官问:那你都做了些什么呢?
  老头说:一辈子就做了这么一个钩子。但是后来墙檐屋顶都变了,我的钩子就没用了。
  后来事情传到少林,少林基本都没去人,就把事情平了,事情的结果是衙门认为,因为少林的飞天钩卖了几百万个,但老头儿的前朝爬墙钩经过统计大概只卖了六千个,所以不构成侵权,虽然两者造型基本一样,但是因为名字不一样,所以判定为两个物种,老头儿目的是为了亲属更换法号,利欲熏心,判为诬告,而且因为前朝爬墙钩没有注册,所以定老头儿为抄袭,虽然两者名字不一样,但造型基本一样,构成抄袭无疑。而且少林量产钩子虽然卖钱,但是不是为了赢利,是为了修建寺庙,老头儿此举构成亵渎神灵。但念老头儿年事已高,免去刑罚,城南广场示众半天即可。
  方丈知道此事勃然大怒,一直责问是谁向衙门托的人说的情。我说:爷爷,这样少林赢了不是很好吗,虽然老头儿有点可怜。
  方丈说:你觉得假使一个江湖上给人做暗器的人活快一百年,真会为一个钩子闹上衙门?谁知道那人是谁。你只知眼前,却不知日后。
  我想象示众那天一定会突然飞沙走石,然后众人张开眼睛时,老头儿已经不见,只有我看见其中发生了什么。但是事情比我想象得简单,在牢里时候老头就已经不见。一直不见到三年以后。
  (十九)
  飞天钩大大激起了释空制造暗器的欲望。在寺里多年,我和他的武功其实差得不是很远,但是因为我能看得比他清楚,所以他总输给我。我不是很喜欢做暗器,我觉得世界上所有的暗器的行进速度都太慢了,我看普通人向我发来暗器的感觉如看见羽毛飘下来一样漫长。但是他不一样,他觉得背一身的暗器很厉害。的确是这样,倘若你有一个暗器,和高手打是必然失败,倘若你有一身暗器,高手打你一拳说不定不幸打在暗器上,这样你就赢了。这属于暗器中最最暗的器,虽然大家都不是故意。
  释空的暗器通常属于对已有暗器的轻度改装,显得比较缺乏想象力。但是最近他突然发现,做暗器的成本太大,基本上杀人类的暗器都有去无回,这样很浪费,要做就要做可回收利用的暗器。如果出手准,暗器留在人肉里,取出来自然方便,如果手潮,暗器打歪,那找起来就很麻烦,而且现代化的暗器有越来越小的趋势,而且现代练武的人手也有越来越潮的趋势,所以当务之急就是暗器的再利用。
  我说:找回来不就得了。
  喜乐说:那多没面子啊,打完架还得满地找。不知道的人以为是满地找牙呢。
  释空的意思是,现在世面上刚刚有一种叫来回绳的东西出现,学名橡皮筋,如果把暗器栓在上面,发出去以后不就可以收回来。
  喜乐说:那怎么去买那个东西呢?你和师哥都不能随便出去。
  释空说:可以偷偷出去。
  喜乐说:你的飞天钩不能爬墙啊?
  释空说:没事情,我又改进了一下,已经可以爬墙了。
  我和喜乐说都惊异于释空暗器的改款速度。释空说:我把飞天钩的线加长了五十尺。
  我问:这有什么用呢?
  释空说:你想啊,现在的墙瓦不是钩不住了吗,那如果绳子长一点,可以勾到墙外面的树,然后架着墙不就能爬出去了?
  我大为折服,又问:那怎么回来?
  释空说:没事情,我背着攀墙架。
  喜乐说:那怎么跳下墙?
  释空说:没关系,我带了着地鞋。
  我问:这两个都分别是什么东西?
  释空说:我自己做的,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此时宜早不宜迟,因为月中有江湖暗器展,我想用这个参加比赛。
  喜乐说:那就今天晚上吧。
  我说:可以,不过喜乐要留在寺里。
  喜乐急忙说:不可以,我怕疼,师父一打我我就会告诉他你们去了哪里。你们要带着我就可以灭口了。
  释空问我:灭口是这么用的吗?
  我说:不知道,带着喜乐也可以。要不然庙里就留了一个活口。
  释空问喜乐:活口是这么用的吗?
  喜乐说:不跟你说,你傻乎乎的,反正三更,大家在西北角古井集合。
  我们都表示同意。
  三更。井前一个人影都没有。
  (二十)
  次日清晨,我们仨在一块,喜乐问我:去了没有?
  我说没有,问喜乐有没有,喜乐说没有。不知道释空有没有,释空遇见我们显得很抱歉,问我们有没有,我们说没有,释空说,还好,我也没有。大家都没有就好办了。
  喜乐抱怨,三更没有鸡叫,哪知道什么时候三更啊。
  我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听见鸡叫才起来。
  释空说:我还晚,我是师父把我叫起来的。我昨天太激动,没睡着,三更时候才睡。
  喜乐说:今天这样,我们看师父房间里灯灭了,过一炷香再集合。
  结果又失败了,因为师父房间里灯一夜没灭。次日,我们三个人全部睡眼朦胧红肿不堪,这是我们生来第一次通宵不眠醒看天亮,师父出来看见我们很奇怪,说:昨日为师研究史学,越看越投入,一夜不眠,不想你们也都睡得不好,我们四个真是有缘分啊,这就是佛书里的心灵相通吗,哈哈哈。
  我们仨都很委屈,首先我们仨都看了一夜灯,然后又不能告诉师父我们不可告人的勾当,而且还得强行被说成很有缘分,实在痛苦。
  喜乐说:今天这样,吃完晚饭以后一炷香时间,天色微黑,我们就集合。
  这次我们仨终于凑到一起。但是我们看到释空的行头,都大吃一惊。
  喜乐说:师哥,你说的那个就是这个?
  释空说:不错,虽然体积庞大,但是很管用,看这个,两个叠在一起就能爬墙,而脚如果伸在这个里,落地就不会受伤,而且没有动静。
  我说:话是这样说,可是一个高等弟子背两个板凳和两麻袋棉花也太难看了吧。你这样大地跑过来难道没人发现?
  释空问:什么叫“这样大地跑过来”?
  我说:你背了两个最长的板凳和两大麻袋棉花,显得那么大,在寺里穿过来居然没人发现?
  释空说:发现了,都发现了,我说做暗器呢。
  我说:好大的暗器。
  喜乐说:我看了,没人跟过来。开始吧。
  释空成功地把绳子甩在离开围墙十万八千里的一棵树上,拉了拉,觉得很结实,第一个爬了上去。喜乐随后爬了上去。我说:你还真像一个女侠,一点也不碍事。然后我爬上墙壁。等大家都在墙上了,夕阳已经淹没一大半。
  释空说:棉花一共两袋,你们用。
  我说:那你呢?你直接跳下去?
  释空说:胡说,师父说了,世界上没有轻功的。我告诉你们,我发明了一种新的下墙法,手抓着绳子,荡下去,荡几下以后就可以站地上了。猴子都是这样的。看我的。
  说完,释空手抓住绳子就荡了下去。只听一声巨响,释空摔在地上。
  我和喜乐第一反应都没管释空死活,马上回头看寺里。见都没有什么动静,才悄悄问释空:你死了没?
  释空说:好痛,多高。
  我说:五米。
  释空说:好高,我得昏一会儿。
  喜乐问我:他不是说可以荡吗,怎么直接摔地上了?
  我说:你看,绳子离开树有十米,墙离开地有五米,荡个屁。
  喜乐说:那你怎么不告诉他,万一师哥死了怎么办?
  我说:我还没目测明白呢,他就跳墙了。
  我对喜乐说:我先套着这袋棉花跳下去,如果我没死,你再跳下来。说罢,我跳了下去,虽然活着,但是摔得也不轻,下面就是喜乐要跳下来,我把棉花铺好,说,可以跳了。释空不知道何时复生,站起来要接喜乐,我说,我来就行了,你养伤好了,释空说,你看,我没事。话音还没落,喜乐就跳下来了,我们谁都没能乘机发生肌肤之亲。
  释空跑上去问:没事吧?
  喜乐指着自己脚说:脚扭了。
  释空说:啊?我棉花带太少了。我背你。
  我说:去你的,你要背就背板凳,你自己带来的自己背,我和喜乐都是帮你。
  释空说:这要问喜乐。
  喜乐想了半天,说:还是谁带来的东西谁背吧,没带东西的背我吧。
  (二十一)
  我们下山一路走了很长时间,当时夕阳全无,月亮初升,路上很长一段竹林,耳边风声,竹海不像白天那样,忽然显得阴森,释空背着凳子,我背着喜乐,寒夜微暖。
  我说:等等,有问题。
  释空说:对,我也发现了,我们走来走去都走在一个地方。
  喜乐顿时抱紧我。我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大家环顾四周半天,我缓过神来,说:师哥你吓死我了,这台阶都一样,旁边都是竹子,当然走来走去好像在一个地方了。我只是觉得好像前面有人在竹林里等我们。
  刚说完,释空吓一跳,说:你说的比我说的恐怖多了。
  我说:有人倒是没什么,是人就是好事情啊,总比走来走去在一个地方好。喜乐,你快掐死我了。
  我刚说完,前方竹海里走出一个人。此人长衣飘飘,手持笛子。想来来者不善,不过幸好他穿着深色,倘若他一袭白衣,我们仨肯定当场吓死,对方就不战而胜了。
  释空说:谁,拿的什么?
  他扬扬手,说:笛子。
  我看见暗处笛子中飞出一支毒箭,而且依照箭头颜色判断应该是剧毒,不是我知道这是什么毒,而是这样的青绿色我不曾见到,不知道的恐怕更毒,总之不可能是补品。师父说毒有三种,一种杂色,有药可解,一种无色,无药可解,但最毒的肯定是和植物叶子最接近的颜色,传说记载西域??师父说不一定是在西域,但是一般遇见无法解释不知真相的东西都说是西域的??失传多年一种绿色粉末剧毒,只要一克投井,可毒死长安一半人。只要接触到人的皮肤,此人当即丧命不说,皮肤骨头内脏大脑全部都是相通的孔,更邪乎的是,据说死状之恶心,看过一眼的人从此不想进食,八成都饿死。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灭城毒?正好可以给师父看看。想完,我看暗箭飞近我,侧了一下身,为了防止沾到自己,等暗箭从我身边过去,我伸手抓住暗器后端,仔细端详。
  释空大吃一惊,问:师弟,你带了暗器出来?
  我说:我没带啊,刚抓的。
  喜乐说:明明是你说话多嘴,怎么往我们那里飞暗器啊。
  那人哼哼冷笑,说:有人说你先知,你还真有先知。没想到你这么小。可有人给我银两要取你命,我不得不取你命。
  我说:我没先知。如果我有先知我早就不下山了。
  释空说:他要取你性命,你快把暗箭扔回去。
  我说:那万一他死了怎么办?
  释空说:给我,我来。说完抢下暗箭,往那人掷去。
  我怀疑我内心也想把暗箭扔回去。因为从来没有人可以在我手里抢走东西。
  暗箭脱手,凉风袭来。竹海一阵骚动。那人还站在原地。喜乐说:师哥,你速度好快,中了吗?
  我说:歪了。歪了挺多。
  说着那人就拔剑过来。释空拿板凳挡了一下,顿时板凳一劈为二。从断口的整齐程度,我判定此剑为甲等一级。只是见血太多,怨气太重,已经不是挥剑人的气势所能控制。
  我说:这剑不是你的。
  他说:对,但这一剑是给你的。
  说完,剑路一转,直向我过来。这样的生死时刻,我居然忘了之前把喜乐放下来,现在两手托着喜乐,能作战的只有一张嘴了。那人一剑劈下,我从容躲过,乘还没回剑的时候,我一嘴咬在他的脉搏处,剑顿时咣当落地。
  喜乐、释空和杀手同时大叫一声:这样都行!
  那人一看连武器都掉了,转身就跑。释空拿起刀,我从他原来站的地方旁边三米处一棵竹子上摘下暗箭收起来。我们快速往山下跑。我想,怎么有人知道我们要逃出去玩,难道真有先知?那人是什么人,怎么这么面?但这么面的人怎么有这么好的剑?虽说赛马场里不是技术好的人就一定有好马,有的是有钱人骑顶级马,但剑不一样,剑要高手用才能快。面的人配好剑只能越用越钝。那说明,这剑落入那人之手的时候一定更快。
  释空背着剑,对我说:这剑比普通剑短一点点。
  我说:短的剑出鞘快。
  喜乐说:这剑归你了。
  我们一路都在想那人到底是谁,谁派他来。不知觉就到了山脚。县城离开山脚有几里地,县城叫逐城,原来叫竹城,本朝开朝攻克长安决定的一战便是竹城大捷,后来开朝皇帝觉得竹城名字不好,显得脆弱易破,两百年前改名逐城,意思逐鹿天下之城。逐城离开长安只有上百里,但这我们不关心,我们关心我们离开逐城多远。
  路上人烟渐多。到了城里才知道,商铺早就关门。我们就有几文钱,无法住店,只能蹲在街边。我说,只能睡外面一晚上了。
  一会儿时间,巡兵到我们眼前,说:都起来,不能睡这儿。
  释空说:怎么不能?
  巡兵说:这条是城容交通示范街,你要睡在隔壁那条街上敞开了睡,没人管你。
  我们仨又辗转到别的街道。喜乐说:商铺要鸡叫过后才能开门。我们要等一个晚上。买到东西以后要马上回去,不然就被发现了。
  我和释空都感叹喜乐的社会经验丰富。
  释空说:喜乐,你也该下来了,都蹲着了你还让你师哥驮着。你师哥多累啊。
  喜乐噢了一声,悻悻下来,蹲在我旁边。喜乐说:这次逃出来多有意思啊,以后我们有谁变成史官了或者诗人了一定要把这个写下来,书名就叫《我们仨》。
  天上繁星密布,周围一片陌生,这样场景当时不知,只是下次可能隔世才有。
  (二十二)
  一大早喜乐就砸开了一家铺子,买了几根来回绳,一路上出城赶回寺里。我看见所有地痞流氓或者江湖侠客都在看释空身上背的剑,但是所有人又马上摇头说假的。我更加觉得这剑不普通。
  去时路长来时路短,我们提心吊胆来到寺前,寺门居然是开着的,喜乐说:完了,被发现了,肯定是方丈怕我们再爬墙摔下来。
  我们躲在门口外面不敢进去,喜乐偷偷问看门的一个小师哥,他说这次可是大事情,里面人都排好了,师父和方丈都等你们进去呢。
  喜乐问:什么大事情啊?
  小师哥说:都传说你们三个偷了庙里两个凳子和两袋棉花畏罪潜逃。
  这时候传来师父的声音:都进来吧,不要偷偷摸摸了。
  我们仨慢慢低头进去,慢是因为大家都在拼命想借口。师父刚要发怒:你们??
  突然间,方丈和师父都张大嘴巴表示惊讶,胡子几乎挤下来,忙把我们叫到房里,慈祥地问了事情经过,然后说:你们知道那是什么剑吗,那是江湖里人人都在找的剑,此剑就叫一个字:灵,灵剑原来是江湖第一杀手无灵所有,因为见血太多,而且所做皆是暗事,所以灵剑沾染到天下极重之邪气,但是你看剑鞘,却是百年前香火最盛的一株神木所做,真可谓是正邪大汇,所以只要剑在鞘中一个时辰以上,拔出来后剑气就能伤人,可以想象剑的锋利程度。
  师父边说边陶醉地拔出剑来,顿时四周一个人都不见。师父又说:可是,这终究是传说。其实这就是一把磨得比较光的剑,它代表了武林里的地位,所以无灵消失后几年,大家都在争夺这把剑,为此还死了不少人。倘若你不是一等一的高手,背着这剑出去肯定不能活着回来。你们几个未成年人居然背着剑一路从市集回来了。
  方丈说:可以宣告天下,此剑暂时由少林保管,天下也可太平很多。真是没有乱世只有乱人啊,太平盛世,没有什么可以闹得为一把剑乱杀,这下也算平息了。
  然后我主动展示我从路上捡来的毒镖,我对师父说:师父,你看这镖,好像上面是灭城毒。
  师父和方丈吓了一跳,剑一下掉在地上,师父忙吩咐众人闪开,然后急召暗器部的号称无毒不识的释毒师兄来辨识。大家都几乎忘了那把绝世的剑,毕竟一把剑只能伤一把人,而天下奇毒可以灭一个朝。辨识的结果让大家很失望,暗器上面的青绿色物质是因为此暗器使用过多次,而且肯定都是扎在竹子里,所以那是竹子的颜色。
  师父问我:那个人武功厉害不厉害?是什么派别?
  我说:我不知道,我没出手,我咬跑了他。
  师父惊叹:啊!
  师父问:那此人怎会知道你们会偷偷下山?连为师都不知道。
  我说:我也不知道,可能埋伏了几年了吧。
  师父又说:那此人怎么有这样的剑?
  我说:我问他了,他说这的确不是他的剑。
  师父说:难不成是捡来的?难道江湖善变,今年已经不流行灵剑了?随便捡都能捡到?随便背就能背回来?
  这个时候,有人来报,寺外有一群人听说有人背回来了灵,要求少林给一个正式的答复,然后展示一下,以让天下知道这是不是真的灵。
  师父又惊叹:消息传得真快。告诉他们,这是真的灵,灵归少林,也算是天意,让江湖从此少些纷争。大家不用再抢这把剑了。
  (二十三)
  释空用千辛万苦找来的来回绳做的暗器最终不能成功,因为那暗器只有我能用,释空用一回让自己中镖一回。无灵是个神秘的人物,就好像所有人觉得我是个神秘的人物一样。外人看的神秘人物对自己的内心永远最清楚。他的事情在几年前结束,而且结束到完全不拖泥带水。他受人银两杀了当时一个小派系的帮主,带走帮主的女人,现场只留下一把剑。此剑就是我后来捡来的灵。人走了,剑却更像杀手,让江湖里的人互相残杀。
  一个杀手留的一段钢铁有如此重要吗?我认为没有。但是江湖就是黑社会,黑社会是为了一碗馄饨都能打起群架的特殊群体,何况是一把有历史渊源的剑。任何时候剑都是借口,谁能杀多少人得到剑才是真的。
  而且无灵不仅仅是一个杀手。他在江湖的二十年绝对是传奇的二十年,二十年中局势平稳,中原没有叛军,西域没有匈奴,所有好事分子都没被政治分心,一心一意练习各种武功翘首期盼乱世,而大家防范最多的就是突然从山上下来的老虎熊等野生动物和杀手无灵。传说无灵出手极快,快到你还没有看见他动手,对方就已经倒下了,后来传言越来越夸张,江湖人心惶惶,而无灵还没动手人就已经倒下的情况也越来越多,因为大家都相信那是真的,所以一看见无灵就吓晕了,无灵也就不必展示绝世的速度,上去补两刀就行了。
  杀手是不是看见谁都杀?而有着这样强大的功力为什么还要当杀手,当帮主好不好?可是无灵最大的愿望就是天下长安,长安多好,一个人自己和自己就能长安,而一帮人就要乱,无灵只是要当一个侠客,但是侠客行走江湖也需要盘缠,不能偷,偷了就是贼客,虽说可以偷贪官污吏的钱,然后假装劫富济贫自己留下大头分给群众小头,但是当今贪官钱放都放在钱庄里,而钱庄又大部分有朝廷支持,进出取钱必须有密码,说错三次直接拿下,所以,很难。而突然有一次,有一人要无灵杀人,杀的恰好又是当地一个官,是官就是坏人,杀了还有一百两,那次成功以后,圈内就都知道了这样一个人,无牵无挂,不怕杀了人别人灭他门毁他帮,价钱也公道,皇帝不杀,其余一品官一百两。后来渐渐变成杀不是当官的,但是不是当官的就不好说是好人坏人了,只能看价钱高了,普通老百姓传说中品行不端的一个一千两,不知道好人坏人的一个两千两,杀普通人不像杀当官的,心里会有内疚。而在和平盛世,基本都是贪官,乱世还能出清官?
  无灵的剑绝对是传奇的剑,因为谁都说这把剑很好,而且无灵那么有钱,有钱人的剑能不好吗?剑的来源是有人要让他去杀一个在江湖中做了六十年暗器的老头儿,还没等无灵动手,老头儿说,我知道有人要杀我,我给你一把剑,大家就从此相安。剑不是普通的剑,我一辈子就磨了两把这样的剑。一把给你,我不是谢你不杀,是这把剑暂时由你用,最终会回到应该去的人手里,你杀我也行,只要我倒下了,你就走不出这院子。
  无灵要了那把剑。剑很快,惟独伤不了鞘。无灵在二十年后撒手不做,因为一个人也无法长安,自己对着自己其实是俩人。杀了二十年人,最后居然被一个女人拐跑了。这也算终于证明了他也是江湖中人。
  (二十四)
  可谁知一把绝世的剑居然被丝毫没有惋惜地抛在受害人家中的地板上。可见绝世的到底还是绝世的,抛在地板上都能引起大话题。江湖传说杀手看见女人,顿时觉得一生所寻终有所归,而女人其实也是贪官所强占,看见杀手顿时觉得终于看见一个男人,俩人一见倾心,于是一剑轻心,灵就给扔了。江湖又传说其实女人当时已经昏迷,无灵为了背女人一时糊涂把剑给落在现场了。但是江湖又传说,这不可能,人再糊涂也不能把凶器落在现场,何况灵是国宝级。你可见过一个人骑赤血马去办事然后忘了自己是骑这么好一匹马过来而坐人力车回去?江湖还传说,杀手背着已经昏迷的女人,提着被杀者的头颅,已经腾不出手拿剑了,只好把剑抛弃。可是江湖说,不可能,你若提过很多行李,你就会知道,为了少跑一趟,人类其实再多的东西也能提,何况一个资深杀手。
  意思是说,无灵从此走了。过江湖里的人都想过的传奇日子去了。而我们,在余下时间里,所做的就是争夺一把剑,然后把无灵越传越邪乎。都说此剑能号令天下,可我经常想,我若捡到皇帝抛弃的龙袍,那我是否也能号令天下?始终号令天下的是人。而天下已经有人号令,一些其实只能接受号令而心又不甘的人却为何创造另外一个天下?是否会再有另外一个天下?这么多天下,天下怎么能不乱。

回目录:《长安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独唱团作者:韩寒 2你是我的荣耀作者:顾漫 3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作者:韩寒 4韩寒短篇作品作者:韩寒 5小时代1.0:折纸时代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