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大江东去目录

1991 · 08

所属书籍: 大江东去     发布时间:2019-01-20

天,是越来越热。人们一步步地抱怨热死人,再热肯定得热死个把人,而炎热的天气还是一再地挑战人的承受极限。原来人其实比自己以为的更能屈能伸。
而宋运辉的心理极限在看到报纸上面的新闻时,也是着实如琴弦一般被拨弄了一把。日本首相海部俊树访华!这条消息在等待蛰伏了两年的宋运辉眼里,其震撼性自是不言而喻。他拿着报纸翻来覆去看了个透,燃起一根香烟静思。毫无疑问,一扇门打开了。或者说,一座堡垒崩塌了。其后会不会产生连锁效应?
但没等宋运辉一支烟燃尽,一个电话直接追到他的案头热线。
来电人的声音充满华贵的慵懒,绝对看不出第一时间打来这个电话的焦急:“小宋,你可以无视他们外相的访问,无视接二连三公报的发布,今天他们首相的访问,你再不能无动于衷了吧?”
来电者名叫小拉,小拉既不姓拉,也不叫拉,原是他支边下放的时候被人硬安上的诨名。当年的他在别人快速起床三分钟解决洗漱十分钟奔到田头的火热进程中,他却对着天边粉红的朝霞一声长一声短地唱赞美诗,因此总是拉集体的后腿,被集体群众怒斥为小拉,小拉人尽可骂。如今,“小拉”这称谓却随着小拉父亲官复原职升为宋运辉系统的老大,小拉回城高考中榜,小拉搏击商海迎风弄潮的成功,而成为限量特批,只有亲近之人才可以当面称他一声小拉。准许谁称他小拉,那是他给谁的天大面子。这个面子,宋运辉现在也是持有。宋运辉颇有自知之明,深知自己能有这等天大面子并不因为他才识渊博,也并不是因为他是东海的常务副厂长,而是因为他不仅握有进口设备在东海的绝对话语权,还拥有系统内进口设备的建言权。正好小拉代理着一家欧洲制造商的设备在中国的销售,沉寂两年,小拉早已饿得嗷嗷不绝。
宋运辉如实相告:“可来访的是日本首相。自从开工那天谁谁带来两个日本客人,他们最近拜访和资料传递都做得挺勤。估计这个电话放下,下一个电话就会是他们打来的。小拉,我越来越难坚持,你说喜从何来?”
“小宋,我这回得批评你,你太不敏感了。你难道没看出,日本首相的访问意味着多米诺骨牌倒下第一块吗?第一块倒下了,第二块第三块还会远吗?开始加快审批速度吧,不远了。”
“好,这就照办。对了,你给我的资料还缺少几份数据,我前儿直接问你代理的那家公司本部拿了,我有传真知会你一声,你看到没有?”
“看到了。秘书一看那么要紧,天黑了都要赶着送来我家,老爷子一翻,哟,小宋做事还真一板一眼,认真!小宋啊,这些技术上的事你自己把关,其他的我帮你解决。快送申报资料进京,最好你来,可以直接先找我。”
“好,届时少不得麻烦你。”
“哦,对了,南边那家叫什么来着?那家也是沿海的厂,你了解他们的设备吗?”
宋运辉立刻明白小拉太子的眼光瞄向那家厂了,看似漫不经心,但小拉瞄上的东西,能跑吗?“我找找同学。过几天去北京时根据你代理的产品,我写份建议吧。”
“革命同志啊,不愧都是下过乡的同道。小宋,别那么认真,你跟我说说就行,哪好意思占用你宝贵时间,都知道你忙。我只要了解一个大概,知道一个方向就行,都说你国外技术情报掌握得全,问你准没错。”
宋运辉没客气,笑道:“行,不过我得先问清是改造还是换代。”
“换代!都什么年头了,当然得换代!”
小拉说得斩钉截铁,听得宋运辉摇头。改造或是换代,一个文科出身的人怎么可能了解,可小拉凭什么说得如此有底气?
放下电话,宋运辉想了好久。这期间果然那家日本公司打来电话报喜,建议展开新一轮实质性的会谈。宋运辉虽然口头答应,可心里暗想,被小拉太子瞄上的东海,还有别家公司插手的份儿吗?宋运辉心中暗暗叹气。没想到坐到今天这个位置,挣脱其他枷锁之后,又来新的枷锁。凡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枷锁,这辈子,别想清静。本来他一心看准日本设备,打算速战速决,以他凌厉的谈判手段拿下一套设备,开始东海二期,他盼望这一天盼望得太久了。但小拉太子一个肆无忌惮的明示,让宋运辉无法启动。这时候,还奢谈什么理想?
宋运辉不由想起女儿宋引前天跟他说的事儿:老师问小朋友们,长大了理想是什么,宋引抢着说,要当爸爸那样的人,老师表扬了宋引。前天宋引说的时候,宋运辉还挺自豪的。可现在宋运辉想着只有苦笑,女儿拿他当理想,他的理想却在哪儿?他以前上进的目标是什么,现在呢?回头看看,越来越发现方向偏离。但是他身不由己。他死死地将烟头掐灭,这时候心里开始理解岳父娇养儿女的苦衷。他现在心里有些不愿女儿重走他的复杂辛苦路,他满心地想,这样的辛酸矛盾,自己尝了也就尝了,而女儿,他既然有能力,就得庇护女儿活得单纯愉快。
但是,妥协的想法只在宋运辉脑袋里存活不到三分种。打心眼里的,他还是喜欢精英式的人物,比如老徐,比如梁思申,还有比如风度翩翩的小拉。他已经勒紧钱包在家买了钢琴一台,他已经亲自出马为女儿物色到本市最好的钢琴家教,他希望……只要他能。
周三下午例行的时事学习,宋运辉早在开会通知时已经指定学习日本首相海部俊树访华的几篇报道,方平一早遇见他就问,是不是要提二期的事,宋运辉点头微笑,原来谁都是明眼人,各个心中都有谱。但是与小拉的关系,就像小拉只打他直线电话,打不通就算了,另找时间找他一样,两人都是单线联系,没第三个人知道。宋运辉也从不打算让秘书、让亲信如方平等知道,他不相信自己都守不住的秘密,别人能帮他守住。
读报还是由老马主持,完了的时候宋运辉才开始谈他的想法,提出全面展开与日本公司的谈判,快速推进二期进程。与会人员脸上都是不出所料,但又兴奋激动的神情,但宋运辉只是布置一个大概,大概的工作都是自身资料的收集和总结工作。这么简单的布置,出乎众人的意料。都已习惯宋运辉的快速高效,一时有些不习惯任务的轻松。
会议的尾声,宋运辉跟老马轻道:“老马,我们等下就二期的事讨论一下工作分配吧。”
宋运辉的话虽轻,可恰到好处地让周围几个人听了个清清楚楚。众人都在心里愕然,不清楚强势地大权独揽的宋运辉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老马也是在走进自己办公室的时候,关上门推心置腹地道:“小宋,我看一个厂里最犯忌的是政出多头,二期还是你担着吧,你行。”
宋运辉看看高大魁梧的老马说出这样的软话,忽然有些心软,但随即便笑道:“有一个主要原因,老马,我出国多,这回去日本,我不占名额,由你主导吧。”
老马有些心动,但感觉理由牵强,宋运辉未必安什么好心,他决定以不变应万变,不沾那诱饵。他依然是稳稳坐着正位,急死蠢蠢欲动的宋运辉,他何必揽事上身,自找麻烦呢。宋运辉恨不得他做多错多,可以借题发挥,他偏不上钩,不给一丝口实:“小宋,还是你定吧,二期又与一期不同,二期需要更多与原有一期设备的衔接,这些衔接工作你心里最有谱,我还是别做二道贩子了。”
宋运辉嘻嘻一笑,却没再推辞,应了声“好”,不过最后还是道:“估计很快就会安排去日本考察。老马,出国人员的政审和出国前教育需要你把关。现在护照办理卡得很严,我估计没时间管这个,而这事又不能委托其他不知轻重的人,只有交给你了。等下我送个名单过来,各部门的都有,你取舍一下,我得去趟北京,赶紧把审批搞出来。”
老马看着宋运辉走出去,一声冷笑,果然,早知此人不肯放权,一个人没挫折没生病,哪能改性。但是,老马又想笑,任他宋运辉上蹿下跳忙得欢,可总是不能绕过他这个坐正位的,想那宋运辉不得不当众表示要跟他商量二期的时候,不知道心里多憋屈,没办法啊,这是程序啊,绕不过的程序。老马“嘿嘿”冷笑,出国人员审批也是,别看宋运辉说得好听,其实那也是绕不过的程序,他要敢不走这程序,万一出事,他担不起。
不过老马打定主意准备在宋运辉送来的人员名单上一笔不改地签字,拿上来的名单有他置喙的份吗?
宋运辉对于老马不上当光打太极的行为极为郁闷,心想看来谁都不是笨人,谁都不是那么容易哄骗上当的。但日本的商户也是头顶的上司介绍,他可绝不能直接跟那上司说,老大家的小拉已经找来另一家,小拉牌子比你硬上几倍,领导你下回请早,这回肃静回避。日本那边的得敷衍,那是给领导面子,最后才找个不得不什么什么的技术理由打发,那才算是交代得过去,最好,还是由老马主持着打发掉,那就没他宋运辉的事了,可现在老马狡猾地不接,他只能另想他招。到任何位置,都无法随心所欲,太多的精力得花在无用功上,无奈。
一直到下班,宋运辉都关在办公室里喝茶吸烟想招,顺手拟了名单,却是写了又撕,头大如斗,一听下班铃响,就早早飞车回家,今天不在状态。
外面下雨,程开颜听说他能准时回家,就一定不肯走十分钟自己回家,一定等在教育局门口让丈夫来接。等到宋运辉看到同等的还有其他三个婆婆妈妈,他照着一车子婆婆妈妈的指示把大伙儿都送回家后才回自己的家,心里更不在状态。他已经心烦一天,本想早早回家“啊呜”一声丢弃伪装,跟女儿玩上一通,没想到还生出那一出。他耐着十二分的性子才不形于色,更是坚定决心,绝不能学岳父娇养女儿。
程开颜看得出丈夫等她最后一个同事一下车就板下脸来,忙赔笑道:“雷雨来得急呢,正好你今天早早回家,瞧她们多感激你。”
“又不是刮台风,以后这种生意少给我兜来,我一天上班下来累得慌,不高兴陪着一群老娘们儿啰唆。”
“又不是我兜的,大家听说你来接我,都踊跃着要见见你呢,大家这么热心,我怎么能拒绝呢?”
宋运辉“啧”了一声,懒得解释。
程开颜一头热心转为郁闷。丈夫有时间来接,丈夫又是个好威风的人,她心里得意,就不免坐办公室里跟谁都说,大家一起哄,就成了现在的结局。她红了眼圈,嘟嘟囔囔地道:“又不是成天麻烦你,偶尔一次,你脾气那么大干吗呢。我业务不好,话不会说,别的都不好,好不容易有个登样的老公,能不给大家认认吗?”
宋运辉再次哭笑不得,却也不忍再肆意发自己的脾气,可也没法消除自己的脾气,只得闭嘴,闷闷呼岀一口气,被程开颜清清楚楚听到耳朵里,程开颜越发觉得自己没用。好在丈夫对她还是好的,要他来接就来接,工资奖金也都交到她手上,可是,丈夫太让她捉摸不透,爸爸怎么帮她理解都没用。不过这回教训她记下了,丈夫愿意接她并不是意味着丈夫愿意接别的女人,那以后她不做那坏事不就得了。
女儿鬼精,见到女儿宋运辉就没了火气。跟女儿饭后又玩了会儿,又教会女儿两个英语单词,pig和dog,这才放小人家回屋睡觉。可惜,女儿睡前要听的故事宋运辉胡诌不出来,他说出来的故事没三句就穿帮,这方面的功力,不如程开颜多了。
小人家睡觉的时间,全家人都是如临大敌,爷爷奶奶溜出园子乘凉去了,宋运辉坐书房里,听隔壁传来女儿与妻子絮絮叨叨的对话,他静静听着,听着,忽然脑袋里冒出新的念头。他又沉下心来好好在心里做了一番推演,这才舒畅地微笑起来。起身轻手轻脚摸到女儿房间里,却见蚊帐里的女儿已经睡着。程开颜冲他摆摆手,悄悄钻出来,他却钻头进去又捏捏女儿的小扫帚辫子才作罢。
下去乘凉,园子里茉莉花香扑鼻,宋季山向难得一起乘凉的儿子骄傲地展示他从周围山上移植下来的草药。如今生活稳定,他终于敢公然捡起年轻时爱好的中医中药,由着自己的爱好把家中小小园子种成百草园。宋母则是精研饭菜糕点制作,当然目的只为宋引小小嘴巴的喜欢。
看到爸妈终于敢挺起胸膛说话,抬起头笑,宋运辉心里骄傲。他小时候的理想,其中一条正是要全力庇护全家不受欺负,如今,他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好,只可惜姐姐……
宋运辉扭头看妻子,见三十岁的程开颜在月色下面容姣好如才刚二十出头,两眼清纯更是不亚于二八少女,不由一笑,也好,能让妻子没心没肺地过日子,算是他这个做丈夫的本事。程开颜似乎感觉到有人注视,回头看来,吐吐舌头做个鬼脸。看那鬼脸,宋运辉不得不惊叹遗传的造化神功,母女两个竟然一模一样。
回头,宋运辉给老马一份与日商接洽的名单和出国考察的名单。名单充分照顾到所有被他排斥的大佬,还有老马身边仅余的亲信,当然也不会忘记安插他自己信任的做实际工作的人。老马看了惊讶不已,此人何时生了良心?
但宋运辉自己去北京的时候,带上亲信方平亲自会见了小拉引见的外商,关在宾馆里整整昏天黑地地谈了三天三夜,却把该由他出马的审批报告交给小拉,由小拉带着宋运辉的另一个亲信代为办理。
小拉只在最后一天参与了一下谈判,等结束谈判,他去外商那儿说了一会儿后来到宋运辉房间,将审批批复交给宋运辉,笑道:“这么快就触及实际问题,你就不怕我拿不下批文?”
“小方,麻烦你去看看周围有没有卖吃的,饿死了。”宋运辉遣走方平,才跟小拉道:“他们的设备基本上可以用,他们自己也承认有两套附加设备的功率跟不上,希望我外购。我有一个朋友以前做的设备倒是最合适的,可惜他们现在还卡得严,估计得用日本的。”
小拉点头:“那就这样定。”
“有机会我把那个朋友介绍给你,他现在美国读MBA,应该快毕业了吧。毕业估计还是回那家公司,我改天让他联络你。就我们行业来说,他们的设备是最全面的,他那人做事也活。”说着拿起批文,翻开看看,看到签字和印章,不由扬扬手中的批复笑道,“早知道问都不用问,小拉兄出马,无不手到擒来。”
小拉不由笑道:“你干吗还一分钟两百字的语速啊,谈判已经完了。老外说跟你说话太压迫人了,问题又多又快,没有充裕时间思考。听说你已经安排人员考察日本公司了?”
宋运辉摊摊手,略表遗憾:“有些,我也不能太独裁,太剥夺厂长的意思。不过最后技术认定都在我手里。让他们去日本看看吧,从没岀过国,你要不要与我们老马打个招呼?”
小拉一笑:“我不跟无法拿主意的人说话,要不你现在就帮我跟你的朋友联络?”
“好。”宋运辉拿出信纸,边写边道,“现在是他们那儿的早晨,不知他在不在,给他留个传真。我把你大哥大的号码写上,如果我不在,直接找你,行吧?”
“行,你已经把我身份在上面交代了?你一手英语很漂亮啊。”小拉说着起身,叫门外等候的手下进来等传真。
“你口语尤其好,我们前三届的人,按说英语好的人不多,刚进大学的时候,英语课简直是受罪。”
小拉呵呵地笑:“我一向英语好,高中时就背十四行诗。当年插队时我读英语他们批我,我告诉他们,是恩格斯的语录,傻眼了吧。呵呵,什么叫作知识就是力量。”
“当年吃了不少苦。我也插队,养猪,那挑猪泥的筐子是特制的,很长,我那时才初中毕业,挑着老是搁到小石头上给翻了,打自己一身臭。”他说着把传真交给小拉手下去发,要小拉手下看到方平叫回来。
“那猪泥我也挑,叫积肥。但我挑着总喜欢绕大圈,因为有一户农家园子里总是开着花,最不济也有几朵脸盆似的向日葵,看着那些花儿,人才觉得活着真好,那时候……人傻。”
宋运辉不由得笑:“天啊,那农家估计怎么也不会想到,几朵花儿招来无妄之灾。”
小拉一想也笑,笑了会儿才道:“那时候我们天真啊,满心都是理想,不过不能不承认,那时候特容易满足,生活那么苦,人还成天笑呵呵的。现在……现在你有没有觉得理想不知失落在哪里了?”
“我前两天才想过这问题。我女儿在学校里说她的理想是当爸爸那样的人,可我的理想呢?我好像现在只有一个理想,让家里人在我的庇护下无忧无虑地生活,整个一小农经济。”
小拉一笑:“我现在的理想是在美国或者加拿大买房买车。我第一步目标是把我儿子送出国读书。实际吧?真不知以前那些花好月圆的理想跑哪儿去了,咱说起来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怎么现在心里只有庸俗的生活呢?哈哈。小宋,我们同龄人真是有共同语言。我再告诉你一个笑话,我一个小小的表妹,她现在凛然叱我变得面目可憎,可让我整整气了三天。再回头一想,她还是抬举我,我要是面目可憎,那也算是有个性,我根本是面目模糊,哈哈。”
宋运辉听了不禁也笑:“你们这些文科出身的,笑死人不偿命。”
小拉看到方平进来,就收声了,又恢复一脸高高在上的模样,正好此时虞山卿的电话进来,虞山卿的声音很有兴奋的意思。宋运辉不得不将话筒拉开一些才能避免耳朵受苦。交代几句就和方平下去讨论与外商谈话的总结。两人没坐大堂吧,而是坐到等候区的沙发上说话。方平原本只听不说,到这会儿两个人了才发起牢骚来。
“宋厂,怎么管管老赵才好?引进设备的事跟他们码头又不相干,他这两天争着也要去日本,非得把我下面的人挤走。这回老黄又没去,他还争什么争?”
“港机也得引进,目前的吨位跟不上,这回我没提,他急。”
“急也不能恶形恶状,他这人别的都好,就是特贪。什么便宜都要先占。”
宋运辉愣了一会儿,才勉强道:“让老赵去吧,够老马头痛的。你退出一个人,不久就你带去欧洲。欧洲的事先藏藏再说。明天约见日商的事联络好了没有?”
方平点头:“约好了。不过只订两套设备,太给他们成套幻想,会不会事后引起反弹,尤其是我们上面的不满?”
宋运辉叹息:“没办法啊,戏不做足,上面怪罪。这回还算好,禁运搞得有几家至今还没动静,前两年筹建的时候才忙,我们白天压根儿没法工作,都拿来应付那些走马灯似的关系户了,你那时还没来。”
这时候小拉说完电话下来,说与虞山卿已经初步谈了个合作方案,等虞山卿回头打报告申请了再定。看看时间已经很晚,小拉没多占时间,感谢几句走了。
宋运辉亲自送到门口看着小拉上车才回。走进大门,才对身边的方平道:“明天跟日本人谈的时候,你当着我面声音不重不轻地暗示一下,你就说老马最爱说‘寡人有疾’。”
“寡人?什么寡人?宋厂再说一遍。”
宋运辉只得掏出笔在手心写了给他看。方平记下这四个字,心中不知道宋运辉打的什么主意。“可如果真让老赵去,那一队人里面真正与设备相关的只剩一个了,还怎么谈判?”
宋运辉站电梯里不便回答,只是笑着不以为然地摇头。方平想了想才一拍脑袋笑道:“你看,我又当真了,真没法把他们当成旅游团。有一个在已经足够。”
“老马也是懂行的,别小看他。早点睡觉,明天的日本人比这三天的更难搞。”
方平忍不住嘀咕:“可真是浪费,这一队人,得多少外汇。”
宋运辉想不说,可不愿低落了亲信方平的士气,只得解释:“有时候内耗虽然看不见,损失却比这种浪费大得多。拿这种看得见的浪费解决一下内耗,也是不得已的办法。他们这批去日本考察的人员名单安排上我侧重建厂老功臣,有些东西……我们自己知道吧。我们厂新,做事环境已经算不错,想想金州。”
“是,大家都说,幸亏是做事的宋厂揽权,呃,主事,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意思差不多。”宋运辉笑笑,不过心想,如果换成是老马揽权,估计大家在工厂建成后也会说幸亏是马厂揽权。新厂,元老们多少占点便宜,谁揽权都一样。
宋运辉还是联系了老徐,老徐挺忙,经常全国各地地跑,难得见面,这回倒是有缘,宋运辉一联系就约好时间见面。这回见面的地方是在全聚德。
两人交流了一下彼此的近况,老徐奇怪宋运辉既然已经大权独揽,为什么还不下手,要宋运辉别拘泥成规,开始寻找机会。宋运辉没隐瞒,说二期就是机会。宋运辉心里基本已经厘定思路,小拉这么好的刀子不用,更待何时?

回目录:《大江东去》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史记三十世家 2大秦帝国 第二部 国命纵横 3大江大河作者:阿耐 4大秦帝国 第三部 金戈铁马 5三国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