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重机枪目录
无忧书城 > 军事小说 > 重机枪 > 二、流血重创

二、流血重创

所属书籍: 重机枪

    山本急着先问道:“非常想知道,贵军那天是在哪里设伏的?是那个地方吗?”说着他指了下西侧山壁上那个突起。

    占彪点点头说:“没错,那是个山洞口,我们当时就在那里开枪的。”

    山本也点点头:“果然证实了我的猜测,只是,你们为什么在这里设伏呢?我们如果不抄近路,会沿着绕过这座山的公路一样前行的。”

    占彪看看东侧的山壁前,那里已是一片茂盛的花草。他沉重地说:“因为,我们在这里流血了。”

    那还是1937年的秋天。淞沪抗战已经进入到最后阶段。此前,日军在第一阶段作战中伤亡甚重,因此决定继续由国内增派第8、第11、第18、第121三个师团及特种兵重藤支队(台湾旅)在杭州湾登陆支援上海作战,中国守军经过近三个多月的激烈抵抗后溃退了下来。山本当时是重藤支队里的少尉小队长。

    占彪当年属**第22集团军,是川军将领邓锡侯的第45军125师81团机枪连上士班长。

    当时中国政府的意图是正确的,诱敌深入打持久战,以空间换时间。但在具体执行上却大失水准造成了**大溃退。漫山遍野溃退的军队带来了一种恐慌,黑云压城,世界末日。人们都在传说着小鬼子武器先进,战斗力强,是不可战胜的魔鬼军队。在日军的追击下,溃退的**乱成一团,路上遗弃各种破坏掉的辎重装备,一片落败后的狼藉。各部队建制被打乱,军官找不到士兵,士兵成群结伙自寻出路,很少能遇到成建制的连以上的部队。

    占彪所在的重机枪连是一个建制完整装备精良的德械连队,是川军中少有的以德军同级部队为参照组建的几支基层连队之一。全连配有6挺马克沁重机枪外加8挺捷克轻机枪,弹药也充足,所以被做为特遣部队离开45军驰援上海。

    当时重机枪连随全团从川中紧急出发的。先是徒步出川,然后乘了段火车再改坐汽车,最后汽车没油了又弃车徒步前来。但还没有到达预计地点便遇上了大溃退,淞沪战役败局已定。只见漫山遍野乱了编制的**狼狈地在日军飞机驱赶下向西南溃退,满目秋日的悲凉。

    由于重机枪连一直没有接触到日军,虽说人心不免惶惶,却还保持着士气。在溃兵洪流冲散中很快就失去了和团部的联系,但全连160名官兵还团结在一起。中尉连长高大庆一直迟疑着是随大流撤还是原地伺机与日军交战,但看到大溃败失控的局面也很无奈地向西而撤。

    这天中午,全连顺路行进到了这个山谷,高连长命令就地埋灶做饭。当时把插着树枝的重机枪和轻机枪一溜儿摆在山谷西侧,各类装备和弹药也放在一起。160名官兵挤在东侧山壁下埋头吃饭。

    按说这山谷里很隐蔽的,日军飞机在山谷上方飞过几个来回也没有发现他们。但后来占彪和战友们分析,是炊事班的白色炊烟引来了敌机,在全连官兵的大意和毫无防备中,三架日军飞机突然俯冲下来各投下了两颗炸弹,其中的四颗准确地落在挤在一起吃饭的官兵中。真是一瞬间的事情,占彪听到炸弹的呼啸声本能地翻滚在旁……

    天崩地裂的爆炸声响过,飞机没了,硝烟一散而尽,阳光依然照在山壁上。占彪站起来后的大脑是一片空白。这时他甚至看到西侧山壁一块突起上震飞出很多蝙蝠,当时还有意识想到那里可能是个山洞。然后不敢低头又不得不低下头来面对让他触目惊心终身难忘的场景——遍地血肉和残肢断躯,一片惨叫呻吟声……

    会唱川剧的副连长仰面躺在不远处,军装已碎,全身黑一块红一块,下半身已经不见了,圆睁的双目望着天空满是恐怖。当时大叫一声扑向两个学生兵的二排长,现在三人相拥着分不清谁是谁死在一处。

    陆续站起来的人都傻了,全都目瞪口呆傻站在当地。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知道从哪里下手。晃荡着左臂满袖筒血的高连长看着遍地的死伤者欲哭无泪地喊道:“娘老子的小日本,还没照面呀,还没照面就毁了我们……出师未捷——出师未捷身先死啊!”

    这时有一个身形先动了,是占彪。他几步跳到高连长身旁,默不作声地在高连长的左肩前后拍打了几下。高连长知道这是给他止血,咬着牙挺着,牙缝里挤出:“占彪呢,占彪死了没有?”其实这时他已经感觉或者看到了身边的占彪,但还是喊了出来。

    从这声召唤可以看出高连长对占彪的喜爱和依重,占彪是他巨变巨痛之后第一个想到的人。全连官兵都知道,高连长和占班长特别对性,他们一是家里村子相距不远,二是两人都练武术,所以高连长对占彪分外信任。更让高连长高看一眼的是占彪超出他年龄的冷静和聪明,每每遇到棘手的事情高连长总是把占彪叫到连部商量。连部的军官和各排排长也都很服气,因为占彪从不张狂,和大家都是兄弟相称谦逊有礼。大家也都知道要不是连排级军官编制齐整,高连长早把占彪提为排长甚至副连长了。不过高连长也批评过占彪,说占彪喜欢吃独食,就是自己做一件事总能做得很漂亮,如果和别人配合做就没那个灵气儿了。

    占彪听到高连长迭声喊着自己,便低声说:“高连长,我在,我能挺住的!我们都能挺住!我们,还有青山在……”高连长听着占彪的话喘了口气,眼里一扫狼籍的现场下令:“占彪,你快看看,还有多少喘气的!”

    这时高连长已冷静下来,还是彰显出指挥官的理性和果断。遍地哀嚎中他首先把没有受伤的士兵分出一部份人给伤员包扎伤口,又派出几个人去山谷外拦截友军的急救药品,然后又指挥一部份人就地掩埋着死者。这时已统计出损失:全连160人共死亡34人,重伤48人(几乎待死),轻伤29人,只有49人没有受伤,是几匹骡马挡住弹片救了他们。所幸的是弹药堆在了西侧,不然引爆后全连绝无生还的可能了。

    就在哭声哀叫声渐渐地平息的时候,突然一个上士从死尸堆尖叫着跳起来,一看就是刚苏醒过来。只见他右手抱着一只血乎乎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自己的断臂,四处狂跑起来。每踉跄着跑一步左肩碗大的断臂口便溅出一股鲜血。

    正在给一个伤兵大腿止血的占彪大喊着:“商班长,别跑了,一会儿血流尽了,快站住!”高连长对身边两名士兵下令:“疯了咋地,快过去给你们班长包扎!”两名士兵摊着双手表示什么包扎用品都没有了,见高连长眼一瞪只好追了过去。没想到那个商班长把断臂扔下,掏出腰间的手枪嘴里喊着:“日本人来了——!”抬手对着追来的部下就是一枪,砰地打在士兵胳膊上,中枪的士兵翻倒在地。另一个士兵见状就往回跑,商班长瞪着血红的眼疯狂地挥着枪呼叫着追了过来。

    高连长眼一闭对旁边一拖着伤腿欲保护他的少尉说:“聂排长,成全他吧。”拄着捷克机枪的聂排长顺过枪管一个点射,愕然站住的商班长扔掉手枪捂着胸口仆倒。周围的人都木然地看着,大家都清楚,商班长就是不疯也会因失血过多跑不了几步了,而且还在乱开枪伤人,当即赐死并不为过。高连长一转身大家都接着做起自己的事。

    因为失血而脸色苍白的高连长忙完这些事情后,又皱着眉看着遍地草草包扎的伤员和一溜完好无损的重机枪。占彪心里也很清楚,高连长在考虑着要武器还是要人的问题。如果带上伤员走,49名没有受伤的士兵勉强可以带走77名轻重伤员,但如果要带重机枪走,即便拆成零件方便些,但一挺马克沁也有117个零件,重有49公斤,加上轻机枪和弹药,49名士兵是根本带不走的。过去可是全连士兵包括征来的六挂马车在驮负着这些武器啊。

    占彪看到一路上有很多撤退的**把一些重装备炸毁,心想炸毁这些重机枪可能是唯一的选择。果然,高连长做出了炸毁机枪的决定,得赶快离开山谷找到战地医院救治重伤员,不能婆婆妈妈的因小失大,人是最重要的。高连长在下命令把成箱的子弹和手榴弹放在重机枪下面。

    占彪好心疼这些重机枪,就这样炸毁太可惜了,还没有为抗战立功呢。他抬眼看到山壁上飞出蝙蝠的地方,心头突然一动,急忙跑到高连长前请示:“报告连长,上面好像有个山洞,我先上去看看,如果能放得下这些装备,我愿意留守在这里。”

无忧书城 > 军事小说 > 重机枪 > 二、流血重创
回目录:《重机枪》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华东战场最高机密作者:夏继诚 2士兵突击 3重机枪作者:秋林 4战鹰作者:碧云峰 5大遣返作者:徐广顺,丛培申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