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重机枪目录
无忧书城 > 军事小说 > 重机枪 > 五、阵前结义

五、阵前结义

所属书籍: 重机枪

    大郅眯着眼手捋了下不长不短的胡子,不无骄傲地对儿孙说:“你们过去一直问我什么时候成的老八,就是那次什么孤胆英雄的时候。”

    占彪点头道:“那次与松山照面收获不小的,不但与你爷爷结义,还弄清了癞蛤蟆的弱点,更大的收获是救出一百多民工当了兵。”

    大郅眉飞色舞地告诉刘主任:“这回你们可以好好了解一下,那时彪哥创出重机枪拆豆战车五大绝招儿,最狠那招儿就是扒衣服!”

    占东东接说:“其实豆战车的装甲很薄,是二战里最差的战车,人称牛皮罐战车,包铁卡车,遇到苏联红军的坦克干脆不用打,压上去就行了。只是我们那时战防枪很少,也没有穿甲武器,才让他们猖獗一时。”说罢他看了看樱子。

    占彪看到骑在马上的松山,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就死死盯住松山的眼睛。他本能的感觉到,这看似儒雅面善的日本人,就是他的对头。

    而松山也在奇怪,这赶牛车的小伙子,眼神怎么不对呢,似乎有股寒意让他浑身颤栗了一下。他自己暗笑,怎么被占班长这几仗打怕了啊,没出息。

    松山转而看看大郅,看到这村里还有这两个健壮的小伙儿,向身旁的军官往身后的抓来的农民堆儿里一示意便走了过去。

    那军官喊着半通不通的汉语:“你们的,苦力的干活,人的,车的,都去给皇军修工事。”几个日军骑兵策马过来,不由分说把占彪和大郅连那台牛车汇入那队苦力中。

    占彪听到一直跟在远处的袁伯跑过来说:“松山先生,他们俩个家里……”松山不客气地打断袁伯:“修完炮楼就放他们回家。”

    占彪和大郅被押进了村南两趟被铁丝网围起的临时搭的茅舍里,看来炮楼就修在这里。牛车也扔在围起的十几台大车中。茅舍里已有50多个民工,加上占彪这批40多人,共有近百名农村青年。

    占彪安慰大郅说:“别急,这里在村边我们逃出去很容易的。先观察一下,看鬼子这炮楼怎么修,等以后我们打炮楼时心里也有数。”

    到了晚上,日军又押送进来一批十多个人,让占彪吃惊的是有三德、二柱子和刘阳。

    原来袁伯一看占彪被抓去修炮楼了,马上派个小孩上山报信,他知道占彪这个人物在这一带的重要性。同时也向谭营长和桂书记发出了情报。山上的三德听到消息后并没有慌乱,他知道大师兄的身手,想逃出来不会多少气力的,但他想到占彪应该需要帮手,便安排好天府里的事情,把四德交付给小玉,领着二柱子和刘阳也故意混了进来。

    占彪一看也好,让大家都了解一些情况,但他万万没想到第二天上午他们正在搬运石料时,日军又送回的一批20多人的苦力中,赫然有小峰、强子、成义和正文!

    原来谭营长收到了袁伯的情报马上连夜转给了彭雪飞。彭排长心里早为占彪的义气所折服,尤其这次占彪坚持深入虎穴近察战车更让他钦佩不已。得知占彪被困修炮楼彭排长亦是侠肝义胆愿倾全排之力营救占彪,他先派小峰等人潜入,定好夜间起事,然后他在外围率部接应。

    中午喝粥时师兄弟八人和大郅蹲在一起,四周有十多名日军持着上了刺刀的枪监视着工地现场。占彪感慨地望着师弟们,叹了一声:“你们怎么都进来了,在外面留几个啊。”

    三德不忘调皮:“那不行,我们要一直和老大在一起,你修炮楼我们也来修,管它什么留守啊、训练啊。”

    占彪轻喝:“三德别乱说!”然后看看大伙儿:“我们又凑齐了,只是缺了老八。”大家一听都沉默下来低头喝粥。小峰掩饰道:“这鬼子让俺们干活,得让我们吃饱啊,光喝粥哪行。”

    大郅这时清了下嗓子,吞吞吐吐地说:“彪哥,各位兄弟,俺郅大顺,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如果不妥就当我没说,行吗?彪哥……”

    占彪好像意识到大郅要说什么,深深地看了大郅一会儿,点点头。

    大郅红着脸,深吸了一口气说:“长杰,他走了……你们看我,能不能凑合当你们的老八?”

    大家顿时全静了下来,手里的动作都停了下来。互相看看,又都看向了占彪。

    占彪也是看着大家,眼光从一个人的脸上移到另一个人的脸上。最后,他端起了手里的粥碗,一字一顿地说:“好吧,老八――大郅!我们以粥代酒,生死相依!”

    九个人的粥碗都凑了过来,只有成义稍迟疑了下。粥碗相碰后,大郅仰头喝了一口,然后把碗里的粥洒到地下:“长杰,你放心吧,我会当好你这老八的。”

    占彪和大家都露出了激动和满意的神色,我们又是九个兄弟了。突然,九人圈外有个人说话了:“占彪,你们师兄弟怎么没有完成任务?”

    众人一惊,这可是在敌人阵前虎穴中,能被人识破非友即敌啊。回头一看,占彪先轻喊:“排长!聂排长,你怎么在这儿?”

    那人些微拐着腿走过来:“都成瘸排长了,快说,你们几人怎么都在这儿呢?”

    占彪看看周围,低头和聂排长汇报起来,聂排长也和占彪讲了自己的情况。

    原来这聂排长是占彪的顶头上司,在山谷那天被炸伤了腿。高连长领着众伤员从山谷中撤出后走了大半天才在县城找到战地医院,这时77名伤员已经死了20多人,经过简单处置后随队走了10多人,其余40多名行走不便的伤员都被安排在县城附近的村子里,高连长给每户收留伤兵的农民5块大洋,又给每名伤兵手里留了10块大洋。

    聂排长伤势不轻,足有大半年才下地行走,还落下了拐腿。本来他想归队的,但后来他与养伤家的闺女日久生情把人给睡了,再加上自己的腿也不适合行军打仗了,便死心塌地给人当女婿了。但日本鬼子还是没有放过他,抓他来修炮楼,说是腿瘸了可以干坐着的活儿,让他凿石料。

    听占彪汇报完聂排长掩饰不住惊喜:“最近老百姓一直传说有个**的抗日游击班挺厉害的,专用机枪打鬼子,我就往你身上想过。果然如此。”

    占彪摇下头接着问聂排长:“高连长后来情况怎么样?”聂排长道:“高连长还是坚持带部队走了。他的胳膊当时做了手术,也不知道效果怎么样。我们这些伤兵都很感激他的。”

    占彪劝道:“我接你到我们那里吧,一起打鬼子。”聂排长摇摇头拍拍自己的腿说:“你看我这样还能干啥,出去只能拖累大家。还是在家好好养儿子吧。等战乱过去领着媳妇儿子回趟老家,这辈子就这样了,别的,都算了。”说着,满眶热泪溢在眼角。三德小声说:“聂排长,可惜你那一手重机枪功夫了。”

    占彪低头无语,稍倾后对聂排长说:“排长,把你家的位置告诉我,我们要保护好你们全家。对了,那40名伤兵你们有联系吗?”聂排长摇摇头说:“前几个月我找过,有七、八个死的,有十几个伤好后走了的,别的人还没有空去找,现在只有十来个人还有点联系,都是腿落下点残疾混日子呢。”

    正说到这里,村里传出马达声,两辆豆战车开了出来。占彪马上对大家说:“大伙儿往前点,注意观察癞蛤蟆。”然后又急急说道:“我昨天研究出来几招,就是掐脖子、打屁股、捅腰眼、脱鞋子、扒衣服五招儿……”众师兄弟低头憋着笑。

    说话间,豆战车开到眼前,但路面上散落着搬运的大大小小的石料挡住了去路,豆战车停了下来,前面一台战车的舱盖打开了,一个日兵喊着快快地搬开。

    占彪继续和大家轻声说着:“大伙儿注意看了,掐脖子就是打它炮塔和车身之间转动的那条缝!打屁股就是集中打车后部中间偏右的位置,那里有油箱和发动机!捅腰眼就是打侧面装甲只有8毫米薄的地方,瞄着那个太阳旗打!脱鞋子,就是打它的履带最前面那个轮,是主动轮,打坏了履带就散了!扒衣服难度最大,就是顺着车面打它的棱角处把整块钢板掀起来。记住,不论打哪儿,我们都是所有重机枪集中打一点!”

    大家随着占彪讲解目不转睛地察看着近在咫尺的豆战车,小峰也悄声嘱咐着:“看准了,大家要记住这些诸元。”聂排长在旁忍不住提醒着:“它前置的机枪只能朝正前方打,要注意炮塔上的炮,好在它一转动就提醒我们了。还有,打起来的时候要安排一人拿望远镜检查和指挥弹着点。”

    占彪没想到自己修了一天炮楼却把大家都召了来现场直观打击对象,真是意想不到的收获,不然回去说得再清楚也免不了盲目的扫射。而且更让自己欣慰的是阵前正式认了一个师弟。

    在日兵的催促下,占彪等人也去搬开路面的石块。他看看豆战车的履带,又看看散落的石块,脑里电光一闪:这战车越野性能很好,不怕沟坎坡渠的,甚至可以爬墙,但这些一地的大块石头是不是会使履带脱落?

    似乎在给他验证,后面那一台战车等不及了,挑了石块少的地带开了上去。只见履带不费力的压在前几块石头,再往前却不断地硌在石块上起落颠簸着前行,终于在一个坚硬的石条上停了下来,履带硌脱位了。前车日兵大骂着后车的日兵,众苦力被赶回工地。

    这回占彪心里更有数了。他扶着聂排长说:“我会常去看望老排长的,你多保重。”聂排长从兜里掏出一张纸递给占彪:“我看到了炮楼的图纸,这是我记着画下来的草图,以后也许能用上。唉,当兵的职业病,人残心不会残的。”

    占彪感动地看着老排长,又看看现场的一百五、六十人,他又一个念头一闪,让小峰把师兄弟们又圈在一起。占彪吩咐大家说:“我们现在分头去做这里面小伙子们的工作,晚上撤退时要把他们带上,愿意拿枪打鬼子的跟我们走。我给谭营长损失了7个人,我要还给他70个人!”

    午夜,大郅从牛车下面掏出两把手枪和两把匕首,三德的飞抓开路,占彪师兄弟九人没用一柱香功夫就把八个日兵看守和村口的两名哨兵接连做掉了。一百多民工人手一把铁锹或洋镐乘着十多台马车悄悄离村。临走时,占彪让每台马车上装上了五、六块一尺见方的石料。

    侯在村外抱着12挺轻机枪的彭雪飞一队人马大喜,没动一枪一弹占彪便自救出来,还带出这么多抗日青年。两股人马迅速掩入夜色中。

    松山在清晨接到报告后赶到炮楼工地,打量着只剩下一台老牛车的现场和10名皇军尸体,这时他还很沉着冷静分析着情况。突然他抬头着到已打好地基的炮楼旁一棵大树上寒光闪闪,近前一看,是一把自己的特种部队的军用匕首穿着一张纸掼在树干上。

    松山对身边的藤田大尉向树上一指,藤田喝令一个特种兵飞快地上树拔下那匕首,展开那纸一看,松山顿时脸色一变抽出指挥刀,向着村外一指大嚎:“全体的出动――!追杀占彪!”

    原来那张纸上写的是――

    松山阁下,占彪来此。

    炮楼勿建,建了就拆。

    滚回小岛,老命切切!

    ――赶牛人抗日游击班占班长留字

无忧书城 > 军事小说 > 重机枪 > 五、阵前结义
回目录:《重机枪》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亮剑 2士兵突击 3华东战场最高机密作者:夏继诚 4我在天堂等你作者:裘山山 5战鹰作者:碧云峰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