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5章

所属书籍: 一瓯春

相隔了那么多年,要细说,那说来话就长了。

陶嬷嬷从靳姨娘进门那天说起,她和几个婆子是打从一开始就派进淡月轩伺候的,靳姨娘在谢家过得如何,可谓历历在心。靳姨娘生得美,是那种南方典型的美,朱颜秀骨,一身清气。天下谁人不爱美人?老爷谢纾虽是武将,但狠读过书,论起做文章来不逊文人。靳姨娘呢,虽是小门小户出身,也通文墨,写得一手好字,如此一来,便尤其得老爷钟爱。

每一份感情,总有个不错的开头,姨娘初入府的两年,两个人整日间形影不离,那份细腻的情怀,真是说也说不尽。然而占尽了风流,难免遭人嫉恨,彼时老爷已有一妻二妾,且都养育了公子小姐,靳姨娘孤身一人在这深宅里,老爷照应不及的地方,不知吃了多少哑巴亏。

“吃亏也就罢了,倘或老爷长情,还叫人欣慰些。那时候老爷未上剑南道任职,在升州做兵马使,下头的人巴结他,送了能歌善舞的夏姨娘进来,靳姨娘渐渐就受了冷落。”陶嬷嬷不住地摇头叹息,“人都说深宅大户里,妻妾争宠是要人命的,果真立竿见影起了鬼头风。夏姨娘伺候老爷没多久就遇喜,生下了三姑娘,出月子后日日喊肚子疼,不过半年光景,一下子就死了。后来在夏姨娘常吃的汤药里挑出了下马仙①,老爷盘问,蛛丝马迹一点点推演,就落在了姨娘身上。又有小丫头指认,说姨娘曾借口要利水消肿,命人出去采买过那药,姨娘百口莫辩,到底给撵出了谢家。”

清圆坐在那里,静静听着,听得手脚冰凉,“我娘为什么要害夏姨娘,难道只为了争宠么?”

陶嬷嬷道:“说是这样说法,宅子里的太太姨娘们,不都为老爷而活么。姑娘想,姨娘那样的天姿国色,焉无东山再起的一日?我老婆子说得糙些,没生养的女人,究竟和生养过的不同些个,老爷不缺子嗣,临了还是要上淡月轩来的。”

“既这么,可是更没道理要杀夏姨娘了。”清圆沉默了下,半晌道,“最得宠的,一个死了,一个撵了出去,这下子眼中钉肉中刺都拔了,果然天下太平,真是一石二鸟的好计。”

陶嬷嬷无奈地笑了笑,大宅里处处陷进,根基稳固的是除不掉了,两个新入府的没有靠山,还不是随意揉搓么。

清圆心里乱,手指紧紧缠裹起帕子,勒得指节失了血色。她是无法想象,当年给她母亲定罪,竟定得那样草草。凭夏姨娘药吊子里的药渣,还有一个小丫头的指认,她娘就沦为杀人的毒妇,不由分说被逐出了谢家。要不是连她娘自己都不知道怀了身孕,恐怕她也没有机会来这世上了。

她一头扎进了那股漩涡里,咬着牙道:“既杀了人,就该偿命,为什么只是撵出府去,实在说不通。”

陶嬷嬷道:“料想还是为了顾全名声。谢家世代簪缨,倘或报了官,闹得一天星斗,老爷脸上无光。所以对外只说夏姨娘是误吃了药,吃死的,可哪里堵得住悠悠众口,终究风言风语不断。老爷原要绞死靳姨娘的,是夫人求了情,这才捡回一条命。”

清圆长叹了口气,听到这里,方听出最聪明的是扈夫人。谢纾对她母亲总归还有情,或因一时气愤杀了她,等冷静下来,少不得要后悔。人一后悔便生怨气,当时在场却没有劝阻他的人必定招记恨,扈夫人清楚认识到了这一点,因此宁愿做一回好人,捞一个贤名儿。横竖人被撵出去了,再想回来是不能够了,老太太不会答应。

所以与人为妾,竟是那样攸关生死的事。难怪人人都愿意做正头夫人,既然做妾也不能盛宠不衰,还不如占个好位置,弹压后来人。

清圆松开了双手,帘外习习的风从篾竹的间隙里吹进来,脑子也逐渐清明了些。她定定神问:“那个指认我娘的丫头,如今在哪里?”

陶嬷嬷说:“姨娘被撵出去后,淡月轩的院门便封死了,院里伺候的人重领了差事发往各处,究竟去了哪里,我也说不上来。”

旁听了半晌的抱弦见姑娘脸上不屈,低声劝解道:“还是看开些吧,都过了这么多年了,倘或那丫头真受人指使诬陷姨娘,事发后只怕不是死了,就是被远远发卖了,哪里还能留在升州地界上。”

清圆心里难受,站起身在屋里茫然来回走动,喃喃说:“我就想知道是谁在背后动了手脚,害我母亲受了这些年的冤屈。”

两条人命,先后都葬送在了那人手上,到如今她还要背负别人强加在她母亲身上的罪名,亏心地活着,细想起来确实不甘。

陶嬷嬷忖了忖道:“姑娘稍安勿躁,且容我想想法子。我在这府里三十多年,总还认得几个人儿,各处打听打听,兴许会有消息。”说罢顿下来,觑了觑她的脸色道,“只是我也要劝劝姑娘,人生在世,大风大浪多了,这样陈年的旧事,虽说伤人至深,姑娘却更该保重自己。就算查出是谁,又能如何呢,夫人和两位姨娘跟前的公子小姐们都大了,老爷看在儿女们的份上,也不会再追究的。”

清圆点了点头,“我心里有数,嬷嬷不必忧心。”

她只想查出那人是谁,至于接下来该如何处置,就由她来决定了。

陶嬷嬷纳了个福,慢慢退了出去,抱弦见她停在支摘窗前愣神,便唤了声姑娘道:“早上起得早,这会子没什么要紧事了,再眯瞪半个时辰吧。”

她没应,仍是呆呆站在那里。外面的天宇因有风吹散了晨雾,变得澄澈起来,她定神看了会儿,终于收回视线,转身道:“老太太煎药的时候到了。”

她走出淡月轩,往荟芳园外的穿堂里去,抱弦跟在她身后,不明白老太太既不领情,她为什么还要费那心思。

专事看火的小丫头子见她又来了,提着蒲扇屈腿纳福。才要让四姑娘歇着,却听她说:“我来煎药,煎完了你给月鉴送过去,让她端到老太太跟前就是了。”

小丫头迟迟道了声是,心里只顾纳罕,府里那么多位爷和姑娘,平常别说行孝了,连样子都懒得做。哪里像四姑娘似的,不图功劳,悄没声儿地蹲在这里看火添药。

不过这无聊的活计,却因美人的加入,苦味里也添了点馨香。小丫头子看着她不紧不慢地施为,转动腕子摇扇的模样,欠身拨动炭火的模样,都美得那样生动自然。孩子的心里没有太多拐弯,暗暗嗟叹着,将来四姑娘配的,必定要是神仙一样的人物。这世上须眉,清的少浊的多,那人得有颗水晶心肝,才不至于被靳姨娘的恶名吓退了啊。

“啪”地一声,炉子里的炭轻轻爆裂,溅起几簇蓝色的火星子。清圆拿布衬着,揭开盖子看了看,药汤翻滚间看得见底下沉淀的药沫了,便将吊子移开,搁在一边的青砖上。

正往盅里斟药,月荃过来了,笑道:“四姑娘何必亲自动手,白放着这些小丫头子,倒养出她们一身懒骨头来。”

小丫头委屈地嘟囔:“我也让四姑娘别忙来着……”

月荃看了她一眼,小丫头立刻住了嘴,退到一旁去了。

老太太跟前的大丫头,还是很有威严的。清圆将药注满,盖上了盖碗,笑道:“横竖我闲着,找些活计做,人才不会惫懒。药熬好了,请姐姐送到祖母跟前吧。”

月荃迟疑了下,“姑娘怎么不亲自送呢?”

清圆依旧是笑,“祖母同姐姐一样意思,宁愿我把工夫花在读书习字上头……”

还没说完,身后夹道里便有人接了话,散漫且恶毒的语气,拖着长腔道:“月荃姐姐还是仔细些吧,没的人家往药里头加了别的什么,老太太吃出个好歹来,连累你脱不了干系。”

清圆转头看,是清如和清容来了。清如手里拿着一卷宣纸,想是罚抄的《内训》抄完了,送来向老太太交差。边上的清容陪同前来,每回见了她,真如见了杀母仇人一样,眼里尽是恨她欲死的光。

如果没有听过陶嬷嬷的那番话,她便不知道十四年前的经过,清容夹枪带棒叫人不适,她也许愤懑委屈,也许会同她针锋相对。如今知道里头缘故了,反而心平气和下来,只是心底最深处有隐痛,触也触不到,唯有隐忍。

她欠了欠身,“二姐姐,三姐姐。”

清容比清如还要厉害几分,她是不留情面的,因为自恃是受害者,清圆在她面前就是罪人,应该被她踩在脚底下。她睥睨地乜着清圆,冷笑道:“不敢当,你这样厉害人物,谁敢做你姐姐!早前祖母和太太商议要接你回来,我就说了,你断不愿意回来的,与其金窝里头做癞团,不如鸡窝里头做凤凰。陈家虽不是官宦人家,总算日子过得,呼奴引婢的不曾亏待你。谁知你倒好,攀了高枝儿,连养育之恩都忘了,宁愿在谢家低头做人,抢着做下人的活儿。我倒问问你,这样的日子好过么?”

清容的话直指面门,可算说得割骨三分,清如在一旁听得很畅快,幸灾乐祸地看着清圆吃吃发笑。

她们姊妹做法,边上的人不好插嘴,都惴惴地瞧着清圆。

清圆脸上还是淡淡的,如常把托盘交给了月荃,另放海棠小盒子在边上,嘱咐老太太吃完了药要用的。

清容见她不理会,活像一拳打在了棉花包上,愈发拱起了火气,扭头对清如道:“二姐姐你瞧,世上竟有这样的人,骂到门上来了也没事人一般。我算看出来了,什么样的娘养什么样的女儿,这话真真一点不错。”

话说到这个份上,抱弦都听不过去了,出声道:“三姑娘,话不能这么说……”

清圆轻轻拽了她一下,转身对清容笑道:“三姐姐,我原说不回来的,又怕闹到公堂上不好看相,这才进了谢家门。如今在家有月余了,愈发觉得回来得对,这里才是我的根呢。我每日瞧着祖母和太太,心里只觉得亲厚,家里哥哥们对我很好,姐姐们也都照应着我,我纵是没在家里长大,到底大家念着骨肉亲情,少不得包涵我。”

清容原先是想引她斗嘴的,好把事态扩大,众人对清圆本就不喜,闹起来自然愈发齐心针对她。可她倒好,四两拨千斤,睁着眼睛说瞎话,一时竟堵得清容张不开口了。

月荃见清圆能应付,这才一笑道:“我去给老太太送药,姑娘们可是来见老太太的?回头我传了话,姑娘们就过去吧。先前老太太正好说要查姑娘们课业呢,四姑娘的《女诫》想也抄完了,一同拿过来,让老太太过目吧。”

就这么,无形中解了围。清圆本也无意和她们缠斗,便借着这由头,暂且避开了。

回目录:《一瓯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庆余年 第一卷 在澹州作者:猫腻 2第二卷 帐中香作者:寂月皎皎 3九州 · 缥缈录5 · 一生之盟作者:江南 4官居一品作者:三戒大师 5九州 · 缥缈录2 · 苍云古齿作者:江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