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52章

所属书籍: 一瓯春

老太太大约也怕她再有闪失,毕竟沈润那头连骗带吓的嘱咐过,因此她第二天往碧痕寺去,也没有特特儿向老太太讨人,老太太自发多派了十来个长随跟着。早上请过了安套车出门,一路浩浩荡荡的,真是从未有过的大阵仗。

寺里的掌院见她来了,合掌说阿弥陀佛,“没想到四姑娘那天回去,竟遇上了这样的变故。贵府上人来了一造儿又一造儿,我说走的时候还好好的,并没有什么不妥,谁知半道上出了岔子。”

清圆只是淡淡一笑,她知道这些人惯会见风使舵,也不屑于同她多说什么。倒是抱弦在一旁半真半假道:“掌院今儿可要赶早些了,正因上回法事做得太晚,我们姑娘才遇险的。早前不是说了申时就能完么,那晚上怎么拖到戌时?认真说也太巧了些儿,这会子想起来,可算无巧不成书了。”

那掌院脸上讪讪的,盘弄着菩提说:“姑娘不知道,那天加了两卷消灾解厄经,原是要晚个把时辰的。早知道会出乱子,姑娘先回府倒好了。得亏姑娘安然无恙,否则咱们这么多年的功德算白修了,哪里对得起府上老太太和老爷太太。”

抱弦再要同她理论,被清圆阻止了,她还是一脸和气的模样,对掌院道:“今儿是最后一天,做圆满了,也不枉我这程子的奔波。遇劫的事儿,本不和你相干,掌院大可不必放在心上。”说着朝远处棚子底下的纸扎望了眼,“回头烧化的东西,你瞧怎么样?要是有遗漏的,这会子填上还来得及。”

掌院说是,“我已经查验过了,庭院车轿一应都有,没什么遗漏的。上半晌把剩下的经卷念完,下半晌才需姑娘出面,届时我再来知会姑娘。”

清圆道好,远远站在梧桐树下,看那小佛堂里人来人往。不多会儿传来了喁喁的诵经声,她叹口气,复又望向远处的群山,日光下的山依旧是苍黑的。想起正伦昨天说的话,惊诧于李从心当真依言往横塘去了。千里之遥啊,急来急去,又是这样热的天气,对于养尊处优的小侯爷来说,真是不小的磨难。

日头一点点升高,抱弦道:“姑娘进去歇着吧,没的中了暑气。”

于是移到掌院预备的那间厢房里去,闲来无事,坐在窗前翻看经书。外面松涛阵阵,有山间凉风吹拂进来,吹过鬓边的发,吹动指尖的书页,暂且没有勾心斗角,单是这样悠然度日,心里倒是极宁静的。

只是这宁静大概只持续了个把时辰,清圆茶方喝了半杯,书也只看了一半,忽然听得闷雷滚滚从天顶震颤而过,风大起来,天也暗下来,竟是要下雨了。

抱弦忙来关窗,一面喃喃:“早上倒没看出要变天,竟是说来就来了……”

然而窗关了一半,叫清圆顶住了,那隆隆的声响不似雷鸣,更像马蹄声。她透过支摘窗的缝隙朝外看,果然见山门上有十几匹快马奋蹄而来,起先倒叫她吃了一惊,毕竟前两天的恐惧盘踞在心头,还不曾散去。后来再待细看,看清了那些人的衣着打扮,清一色的织锦圆领襕袍。她忽然惶恐起来,在屋里团团转着,看见西边墙角上摆着一只柜子,半人多高,正好可以容她躲进去,便推了抱弦一把,“沈润又来了,这人怎么阴魂不散呢。你替我挡一挡,就说我身上不舒服,先回去了。”

抱弦愁眉苦脸,看着一向端稳的姑娘缩起身子躲进去,然后砰地一声关上了门。这屋里登时只剩她一个,她想了想,不能在这里站着了,没的把人引过来。于是转身往外去,可是还没到门上,就听见脚步声到了檐下。她只好故作镇定,看见沈指挥使迈进来,忙叠拳纳了个福,笑道:“殿帅驾临……可是太巧了,和我们姑娘前后脚……我们姑娘今儿中了暑气,这会子已经回府了……殿帅路上不曾遇见她吗?”

那两道冷冷的视线移过来,倨傲地瞥了她一眼,也只一眼罢了,就让抱弦心头哆嗦了好几下。

“回去了?”他散漫地说,“要下雨了,你们姑娘怕是要走在雨里了。”

抱弦尴尬地笑着,“那也没辙……她走的时候还没变天呢。”

沈润嗯了声,“那桩劫案还在查,今日要盘问寺里掌院庙祝一干人等,原本也有几句话要问四姑娘,既然人不在,那就算了。”

柜子里的清圆听了,悄悄长出了一口气。天儿闷热,柜子里一丝风也没有,躲在里头日子很不好过。这也是没办法,她心里怕得很,怕他得知了李从心求亲的事,杀将过来又找她的麻烦,那可怎么办才好!自己一再婉拒他,转头又应了李从心,万一惹得他恼羞成怒,未必会听她解释,只会觉得她两面三刀敷衍他。届时拉下脸来,什么事儿做不出?她不敢想,想了便浑身起栗,只好窝窝囊囊躲进柜子里,哪怕晚两天再见他,也是好的。

抱弦也以为遮掩过去了,笑道:“殿帅倘或有要紧的话问,等我们姑娘养好了身子再应讯……”

然后说话的声音没了,寺庙里的柜子打得结实,严丝合缝一点光都不透,清圆把耳朵贴在板上细听,仿佛有脚步声去远了,看样子人都走了。她暗暗庆幸,谨慎地等了等,果然外面安静了,方小心翼翼推开一点柜门。

已经下起了雨,风里混进了青草和泥土的味道,迎面而来凉得透心,她吸了口气,有种重回人间的感觉。柜门再微微开大些,视线所及的范围内空无一人,很好,很安全。

她放心了,潇洒地将柜门一把推得大开,笑着刚要迈腿,赫然发现有个人蹲在柜门后,正笑吟吟看着她,“四姑娘,你在柜子里头看风景么?”

这么大的一个人形,猛地撞进视线里来,清圆吓得几乎失声尖叫。可惜外面雨声轰鸣,雷声隆隆,她的惊恐全被天地吞没了,只剩沈润同情地看着她,“为了躲沈某,四姑娘也是煞费苦心啊。”

清圆姿势尴尬,一只足尖点在青砖上,不知该迈出来,还是该缩回去。这刻真是丢脸透了,以往沉稳的闺秀形象彻底坍塌,她红着脸,目光闪烁不敢看他,想说点什么,然而说什么都不合时宜,她觉得自己就是个傻子,好好的,却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

一只白净的,骨节分明的手伸到她面前,他叹息着说:“四姑娘还不打算出来?躲在里头不热么?”

人到了尊严扫地的时候,就分外容易生气,她也不知自己哪里来那么大的胆子,恼怒地拂开了他的手,也不应他,自己踉踉跄跄地,从柜子里头钻了出来。

看看她,发髻微有些乱,不像前几回见她,她都端着闺阁小姐的架子。这回脸颊酡红,汗水氤氲,发丝在鬓边蜿蜒着,那模样愈发显得稚气。

沈润抱胸打量她,“四姑娘就这么不想见我?”

清圆别开了脸,“恕我不想和殿帅说话。”

她这回很有反抗的骨气,唯一不足,大概就是守礼的人连生气的时候都是文质彬彬的,负隅顽抗起来底气明显不够,他甚至听出了一点撒娇的意味。

唉,女孩子怎么那么难讨好呢,以前他也曾官场上应付,被人强拉去吃花酒,那些女人攥拳撸袖大开大合,他知道正经姑娘和她们不同,他也准备好拿出足够的耐心来拉拢她,但结果证明这条路实在很难走。

外面天昏地暗,雷电伴着暴雨,屋内光线昏沉,几乎看不清人的五官。沈润撑着膝头,让自己的视线和她持平,姿势虽迁就,语气却揶揄:“四姑娘是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才不敢见我吧?”

清圆说没有,可是不由又心虚起来,为什么要心虚呢,自己想想都觉得稀奇。

沈润慢慢直起腰,垂眼乜着她,“四姑娘……”

可是话还没说完,她的一双手就托起来,还是那个熟悉的小荷包,在他面前晃了一下,“我带在身上了。”

沈润张口结舌,他很少有说不下去的时候,现在遇上了她,话轻不得重不得,须得在舌尖上翻滚再三才能出口,这可好,她学会堵他的嘴了。

他涩涩看了荷包一眼,“我说的不是这个。”

清圆只好继续装糊涂,“那是哪个?”

她倒忘了那句“不想和殿帅说话”了,这样迷蒙的天色,这样昏昏的光线,屋里两个人面对面站着。忽然身上的头衔官职好像都剥离了,只是简单的两个人,闹着别扭,心里置着气,一个紧追不舍,一个费心敷衍,然轻轻的话,又别有一种耳语般的柔旖……

他来前听说了她和李从心的事,小丫头胆大包天,敢背着他答应别人的求亲。殿前司是什么地方,天下侦缉全归他们管,要得到这样的消息实在易如反掌。他当时听完了,坐在那里半晌没有说话,底下押班道:“管他狐猴马猴还是丹阳侯,标下这就去追上他,砍断他的马蹄摔断他的脖子,看他还和殿帅抢人!”

当然,使这样的手段太不磊落,且丹阳侯是皇亲国戚,他的儿子也不是那么好打发的。思来想去,只有找四姑娘好好谈一谈,他想问问她,为什么在他面前多番推诿,却轻易答应了李从心。收了他的信物,转头又和别的男人藕断丝连,四姑娘年纪虽小,胆子却不小。可是很奇怪,当真见了人,却没有先前那么生气了,把她吓得躲进了柜子,也算一种胜利吧!他因她的幼稚发笑,但在她面前不好表露,须得让她知道他很生气,这样才能震慑她。于是蹙起了眉头,凉声道:“姑娘该给沈某一个交代,你这样脚踏两条船,是什么道理?”

清圆怔怔的,退缩着嗫嚅:“我从未脚踏两条船,殿帅可不要含血喷人。”

“还在抵赖?”他牵唇一哂,“你以为我殿前司是什么衙门?要是连这点消息都拿不住,也不配为圣人所用了。你说,你上回在我府里是怎么同我哀求的?你说沈某登门,没有你拒绝的余地,换做别人你还能与你家老太太讨价还价,我没有冤枉姑娘吧?”

清圆有一瞬脸上茫然一片,说过的话当然记得,但是目下形势,显然不好交代了。她慢慢调开视线看向房顶,“我……说过……吗?”

沈指挥使眯了眯眼,“看来四姑娘不记得了。”一面说,一面向她逼近,那纤长的眼睫密密织起来,一线天光里有微闪的光,粲然如星子,不怀好意地笑着,“沈某很愿意助姑娘想起来。”

清圆眼看不妙,忙摆手道:“不、不……不劳殿帅大驾。我好像想起来了,早前确实说过,我到如今还是这样打算,没有丝毫蒙骗殿帅的意思。”

那小小的姑娘,糊弄起人来也是一脸单纯的模样,要不是他见多识广,几乎要被她骗了。

沈润笑了笑,和这样的女孩儿打交道,耍狠是不行的,就得斗智斗勇,分毫不让,“既如此,丹阳侯公子的求亲,姑娘为什么应下了?”

清圆知道,在他面前扯谎抖机灵都是无用功,她似乎已经习惯和他实话实说了,便道:“我们还在横塘的时候,三公子也曾向家里提过这件事,当时他母亲不称意,托了人来,要我知难而退。我是想着,有了前一回,这回无论如何也不能成的,毕竟谢家心里有疙瘩,丹阳侯夫人自然也有,应了三公子这一回,是为了给他一个台阶下,况且……我二姐姐对他也有意思,我是为了激怒她和扈夫人,才有意这么做的。”

说起来倒情有可原得很,他也清楚她说的是实情,但他依旧不太放心,“那么万一李从心果真讨得了父母之命,四姑娘又该如何取舍呢?”

如何取舍……其实到现在她都没有想明白,为什么她必须要做出取舍。只因这位指挥使的一厢情愿,她就负上了重枷,其实是说不通的。反正逃避不是办法,总得和他说清才好。便比了比手道:“殿帅今日又奔波几十里,一定乏累了,先坐下吧,坐下咱们从长计议。”

她的语调不紧不慢,总有一种安抚式的力量。若说累,他早前很吃过苦,一天奔波几十里并不算什么。只是她既然引他坐,他也不好推辞,便在那张柏木做的方桌前坐下了。寺庙里的日子宁静清苦,这木活儿简陋得很,树瘤没能绕开,劈了板做成桌面,上头便留下沉沉的一块疤。她牵起袖子替他斟了一杯茶,那双兰花一样的手捧着,放到他面前,心平气和地笑着,心平气和请他润润喉。

“我认得三公子,在认得殿帅之前,那回正是因他的引荐,我才往贵府上去的。我同殿帅说句心里话,我是庶出,母亲身上又背着洗不掉的罪名,我从未奢望将来能有多好的婚事。我甚至想着有朝一日能回陈家去,陪着祖父祖母到老,也就够了。后来在春日宴上结识三公子,对他说不上喜欢,但我很是感激他,如果不是他的那个名册替我解了围,我这会儿不知已经配给谁家了。”她说完,软软望了对面的人一眼,“殿帅,在你眼里,我这样的人可有自己择婿的资格?”

他忽然意识到,这小姑娘张开了一张怀柔的网,慢慢收口,慢慢试图从他嘴里套话。一切变得有意思起来,他饶有兴致地点头,“沈某还是很尊重四姑娘的,否则直接将你掳进我府里,量你谢家不敢登门要人。”

这话虽然猖狂,但说的是实情,清圆温吞地笑了笑,“我知道殿帅是好人,也很感激殿帅听我陈情。但殿帅既然说尊重我,那么……是否可容我自己挑选亲事呢?”

她满含希冀地看着他,有些话没有说破,但他也看出来了,她想拿这次的亲事赌一赌。扈夫人若按捺不住再动手,她便有了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机会;扈夫人若按兵不动,且李从心又能争取到迎娶她的机会,那她便接受安排,横竖最不济也落个侯府少奶奶的名头,似乎也不算太差。

所以看来看去,这计划里头不便有他,他的执着变成她的绊脚石了。这姑娘,若说简单,当真不简单,有野心,也懂得及时止损。她默默做她想做的事,能成皆大欢喜,不能成全身而退,她没有那么多的刻骨铭心,她总是淡淡的,然而淡淡的,却也无情透顶。

可惜她的算盘再好,得不到他大度的应允,“四姑娘说总有一日给沈某一个答复,是打算亲事定下后,多谢沈某的厚爱么?我好像忘了告诉你,我从来不知道什么叫成人之美,别人美了,我不美,我就不喜欢。其实你何苦兜那么大的圈子,你要报仇,我替你报;你要做正室夫人,我这里正好有个缺,给你做正室夫人。沈润是从二品的衔儿,你来日必定封诰,不比做小伏低熬死了婆婆再当上侯夫人,强百倍?”

回目录:《一瓯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庆余年 第二卷 在京都作者:猫腻 2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3第二卷 帐中香作者:寂月皎皎 4王妃归来作者:蜀客 5庆余年 第一卷 在澹州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