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哲学 > 蛤蟆先生去看心理医生 > 第十三章 人生坐标与心理游戏

第十三章 人生坐标与心理游戏

人生坐标与心理游戏

能像讲故事那样向苍鹭叙述自己的过往,对蛤蟆的影响比他愿意承认的更大。将自己的经历告诉别人,而不会因此被嘲笑或排斥,是多么大的慰藉。无论好坏,这就是蛤蟆的人生,他既不是伟大的圣人,也并非十恶不赦的罪人,他就是他自己。最让蛤蟆高兴的是,苍鹭倾听的样子看起来是真的感兴趣。

在叙述中,蛤蟆有机会全面回顾他的人生。他开始意识到,某些人、某些事件,在很长的时间里都是怎样影响着他。他看到自己倾向于怎样行事,也看到一个事件是怎样引发另一个事件。以往,当他回忆过去时,那些发生过的事件都只是孤立的闪回,无法拼凑在一起。偶尔他能在回忆里思考长一点儿的片段,比如入狱的日子,可随后他便急着赶走不愉快的想法,去想别的事儿了。

但现在,他渐渐获得了一种能力,让他在回忆时不再谴责自己。他能找到事件之间的联系,能客观地去看,而不再感到内疚。慢慢地,他开始理解为什么有些事情会以那样的方式发生,以及它会带来怎样的影响。换句话说,蛤蟆在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并从中学习领悟。

当他用战略的眼光审视人生时,发现从苍鹭那儿学到的某些想法对他帮助极大。比方说,把生活比作舞台并不新鲜,可或许他有专属自己的“人生剧本”,一有机会就出演,这个想法让他耳目一新。蛤蟆甚至不安地想到,也许正是他在无意识中一手策划了各种情境,好让自己的剧本时不时上演。甚至,这是否意味着在他的潜意识(这个词不再让他尴尬)里,关于他人生的“故事情节”早已布局好,一股未知的力量正将他推向某个特定的结局?

苍鹭说过“这些想法里存在着真相”,果真如此的话,那么蛤蟆在出演一个怎样的剧本呢?有时他看起来像是在演喜剧,饰演的是众人嘲讽讥笑的对象,无论他怎样尝试,都无法改写剧本。但最近他开始意识到,也许还有另一种活法,无须跟着预先设定的剧本走,甚至可以没有剧本,或者说,可以即兴发挥。不过,这会让人感到害怕,没了剧本,你怎么知道该做什么或说什么呢?剧本至少能让你不用思考,不用为自己做决定。没了剧本,说完“你好”后,要说什么呢?

可反过来,想到每一个全新的时刻都意味着独一无二的机会和挑战,又让人无比激动。蛤蟆认定,所谓活得真实,就是真诚地回应当下的需求。这能打破从童年延续而来的因果循环,让真实的自我摆脱过去经历的束缚,在自由中成为真正的自己。他决定要让自己活得更真实一点儿。

咨询面谈的前一晚,蛤蟆做了个让他心神不宁的梦。他梦见自己穿着骑摩托车时的旧行头,戴着护目镜和长手套,坐在一架飞机上。他是敞开式驾驶舱的后座乘客,飞行员坐在他前面。突然,飞行员转过头对他咧嘴笑,血盆大口,面目狰狞。原来是獾!“你得靠自己了,小蛤蟆。”獾大喊一声,跳出机舱,蛤蟆看到他打开了降落伞。

从没开过飞机的蛤蟆惊恐万分,但不知怎么他竟然设法让飞机着陆了。他爬出机舱往空地上跑,正在此时,飞机突然爆炸,烧成了一团火球。蛤蟆被吓醒了,浑身湿透,惊魂未定,可同时他却感到一阵兴奋,因为他居然能一个人驾驶飞机降落,还死里逃生了。

第二天,蛤蟆去找苍鹭面谈。聊了几句后,他告诉苍鹭,在他回顾人生经历时,会联想起从前几次面谈中领悟到的想法。

“所以你看,苍鹭,我现在可以把我的人生连成一个整体来看了,还能思考我的剧本,还有我经历过的剧情。可我还是不太明白,这些都是从哪儿来的?有没有办法让我了解我的人生剧本是怎么写出来的?因为我不太喜欢我在剧本里的角色,到目前为止,这出剧我也演得不怎么开心。要是知道剧本是怎么来的,也许我就能改写它。我还是更喜欢结局圆满的戏剧。”

苍鹭微笑着说:“我明白你的意思,蛤蟆。人生的剧情若能避开‘残暴命运如投石飞箭般的摧残(出自莎士比亚的戏剧《哈姆雷特》)’,该多好。我们在之后可以探究一下怎样应对那样的状况。不过,我理解你的意思是说,你想探索你的基本态度和行为源自哪里,对吗?”

“完全正确。但我不确定该怎么进一步思考。”

“好,如果我告诉你,想要理解你的现在,就必须回顾你的过去,你应该不会觉得意外。实际上,我们得回顾你生命最早期的阶段,从出生到大约四五岁的时候,发生的一切都对你影响重大,还影响了你后来的成长,牵涉到你怎样看待自己和别人。这种影响是普遍存在的。就这样,你形成了对这个世界特有的看法,对你而言,这就是你看待事情的唯一方式。从那时起,你就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用同一个视角看待一切事物。”

蛤蟆想了一会儿说:“你是说,就好像一个天文学家从某个特定的角度看宇宙,仅仅从这一个局限的视角里得出所有的观点和计算结果?”

“正是如此,”苍鹭说,“只不过我们现在讲的是你个人世界的心理视角,这个视角在你心里深藏不露,可以说,是来自你灵魂的深度。”

“那么,我看到了什么?”

“每个人的早年经历本质上是不同的,所以每个人看到的都是一个不同的世界。有时候,人们看到的世界如此不同,连信念和预设都不尽相同,最严重的时候,这些人在之后的人生里只能经过流血冲突才能达成和解。”

“我不明白,我们肯定都在生活在同一个地球上啊,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差异,对不对?”

“其实你知道这是可能的,对吗,蛤蟆?比方说吧,拿你的童年和巴西贫民窟里长大的孩子比。或者更直白一点,一个同样出生在英国的孩子,家境比你要差很多,但被家人更疼爱、更宝贝。”

听了苍鹭的话,蛤蟆的眼里闪着点点泪光。

“这三个孩子会各自形成对世界的独特看法,每个人的看法都很不一样。是不是这样?”

“是的,我懂了。比方说,如果我们都给自己童年的某一天拍照的话,每个人的照片都会非常不同,是吗?”

“是的,很不同。不过要记住,我们说的不只是物理世界,而是你内在的、包含着情绪和情感的心理世界,那是通过你早年的经历而形成的。童年的经历如此强大、如此鲜活,于是便塑造了每个孩子对世界的独特看法。换句话说,外面的世界变成了在我这里的世界。”苍鹭边说,边拍了拍胸口的位置。“无论你对生活形成了怎样的态度,从此你的行为和幸福感都会受到影响,往后余生都会如此。除非——”此时,苍鹭直视着蛤蟆,“你决心要改变。”

“噢,得了,”蛤蟆说,“我的整个人生不可能都照着早年经验来吧?我是说,那时我还那么小,人生才刚开始,而之后又发生了很多事情,比如后来遭遇的让我激动又害怕的历险,那些事情对我也有很深刻的影响啊。”

“恐怕没有别的办法。每一个生命一定都得经历开始、中间和结束这三个阶段,而开始的阶段会显著地影响后来的阶段。因此你对世界的看法是在人生的最初阶段里形成的。”

“我还是不太清楚你说的‘对世界的看法’,你能更准确地解释一下吗?”

“可以。比如在你童年时,大约四到五岁左右,你会试图回答两个问题。”

“哪两个问题?”蛤蟆狐疑地问。

“第一个问题是:’我是怎么看自己的?我好吗?’第二个问题是:‘我是怎么看别人的?他们好吗?’”

沉默中,蛤蟆思忖着这两个存在主义式的问题。终于,他问:“是谁在问我?”

“是生命本身,特别是你体验到的生命。”

“那‘好’到底怎么定义呢?”

“‘好’可以指任何一种具体的好,’不好’可以指任何一种具体的坏。”

“那么,我会怎么回答呢?我也许会用‘好’回答一个问题,而用’不好’回答另一个问题。”

“对,因为你既可以说‘好’,也可以说’不好’,就会出现四种组合。我把它们写出来。”苍鹭说着,便走到挂纸板前,拿起蜡笔写了以下四行文字:

1.我好;你也好。

2.我好;你不好。

3.我不好;你好。

4.我不好;你也不好。

“你能理解吗,蛤蟆?”苍鹭问。

蛤蟆看上去不太确定。“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他一脸不解,“你能说得再清楚一点儿吗?”

“或许我画个图能帮助你理解。”苍鹭接着画了以下这个图:

苍鹭接着说:“这是一个坐标图,上面有四个‘人生坐标’,就是我刚才所描述的四种情况。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探究并梳理出这四种情况的含义。”

“可这为什么就那么重要呢?”蛤蟆不耐烦地说。他在位子上扭来扭去,是在明确表示他想质疑苍鹭说的话。“我看不出你是怎么知道这些是不是真的,即使是真的,和现在又有什么关系呢?毕竟,我接受其中一个所谓‘坐标’的时候才三四岁,而现在我已经……”他停了一下,“现在我早已成年了,那和现在的我没什么相干了。”很有意思的是,蛤蟆从来不说他的确切年龄,苍鹭也一直不知道。

“亲爱的蛤蟆,”苍鹭耐心地回答,“一切的关键就在于那是‘人生坐标’。一旦我们在童年决定用哪种态度和观点,我们就会在随后的人生里始终坚持自己的选择。这些态度和观点,变成我们存在的底层架构。从那以后,我们便建构出一个世界,不断确认和支持这些信念和预期。换一个词来说,我们把自己的人生变成了一个’自证预言’。”

“等一下,我又听不懂了。我以为预言是预先说出会发生什么,好比以赛亚、何西阿,还有《圣经》里其他古老先知的预言一样。”

“你说得对。但‘自证预言’的意思是,我们会控制事件的发生,从而确保预言会成真。我们会确保自己的世界和预期的一样。”

“好吧,可我们到底是怎么做的呢?”蛤蟆有些吃惊地问。“我们并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所以我看不出我们是怎么影响未来的。即使再有把握,都永远不能预知下一刻会发生什么。”蛤蟆数年来参加赛马大会的经验就是证明。

“我想,在这里引入一个新的概念会对你有帮助。”不等蛤蟆回答,苍鹭便走到挂纸板前写下了“必然后果”这个词。

蛤蟆眉头紧蹙,思索着:“你能举例说明吗?”

“当然可以。”苍鹭回答,“比如,喝酒过量的必然后果是什么?”

“我想是喝醉吧。”蛤蟆偶尔也会喝多的。

“还有呢?”

“第二天感觉很糟糕,那种宿醉的感觉。你说的是这个意思吗?”

“对,很准确,这些都是喝醉的必然后果。所以你也可以说这是决定未来的一种方式。假如你认为生活让你不快乐,不善待你,那么今天喝醉就是你用的某种方法,它可以印证明天你会感觉悲惨的预期。换句话说,你创造了一个‘自证预言’。”

“可是,和朋友们喝几杯第二天头重脚轻,肯定用不着这么一本正经地解释一通,对吧?”

“当然了,我说的是一种长期重复的行为,这种行为可能持续一辈子,这类行为就被称为游戏。实际上,刚才说的这种游戏叫‘酗酒’。”

“游戏!”蛤蟆惊呼,“这听上去可不像个游戏。”

“这是心理游戏,”苍鹭回答,“有本很出名的书叫《人间游戏》(Games People Play美国心理学家艾瑞克??伯恩的著作)命名并描述了一百种心理游戏,‘酗酒’是其中的一种。玩这类游戏的必然后果是,玩家最终会产生糟糕的、不快乐的情绪。”

“你能再举一个游戏的例子吗?”

“举例子很容易,不过在这之前,我需要你回答一个问题。接下来,我们必须探讨的最重要的问题是什么?”

蛤蟆试图思考,但问题来得太快,让他摸不着头脑。“等一下,”他说,“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噢,行啦,蛤蟆,我可没有一整天的时间等你,”苍鹭不耐烦地说,“答案已经很明显啦。想一想,老弟,想一想!”

蛤膜感觉仿佛重返学校,被老师提问,却不知道答案。

“噢,你这呆子,你都没仔细听我前面的话吗?”

蛤蟆含糊地说他不太明白问题的意思,正在此时,苍鹭突然笑了起来。

“好了,蛤蟆,你喜欢这个游戏吗?”

蛤蟆一脸愠怒:“你这么冷不丁地问我那种问题,很不公平。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你让我觉得自己像个傻子。”

“很抱歉,但这就是一种游戏。”

“真的吗?”蛤蟆依旧气鼓鼓地说,“希望你明白我一点儿都不喜欢这个游戏。这所谓的游戏叫什么名字?”

“名字叫’猜猜我在想什么’。很多年来,老师一直对学生玩这个游戏,老师当然是赢家了。学生肯定觉得自己很蠢,就像你之前一样,而老师赢了无知的学生,就能获得优越感。不得不说,我真没想到你还是个挺强的对手。不过,我的意思你应该清楚了。”

“所以你说的肯定不是’快乐的游戏’,对吧?”蛤蟆说,“而是‘恶意的游戏’。”

“确实如此。这类游戏的发起基本上都不是出于真诚,不像正常游戏那样只是让人觉得兴奋好玩,而是会产生非常戏剧化的结果。表面看起来实事求是,其实真正的意图却并不正大光明。游戏体现在两个层面:在社交层面上,似乎一切都是公开诚实的。而游戏玩家的真正动机却隐藏在心理层面,同时也隐藏着欺骗。至于游戏的必然后果呢,全都是让人产生负面情绪。”

一阵长久的沉寂。蛤蟆感到非常疲惫。一方面,他努力想要在理性层面上理解这些理念,可在更深的潜意识层面,它们却也触动了他的自我,让他情绪混乱。他想一个人静静地让这些理念慢慢渗透,让思绪跟随到该去的地方。他不知道会探索到哪里,但肯定是去往成长的方向。

苍鹭见蛤蟆沉浸在内省中,便说:“我想时间该到了。”于是今天的面谈到此结束。

正要离开的一刻,蛤蟆转身对苍鹭说:“我感觉有些困惑。我知道,这些关于游戏和人生坐标的理念非常重要,不过我需要时间进一步探索。我觉得你绕开了关键问题,所以我没有真正理解所有的内容。”

“你说得很对,”苍鹭回答,“这些理念既重要又难懂,我们还只是刚刚触及。我们用下一次面谈来更详尽地探讨它们,特别是心理游戏,好吗?”

“谢谢你,”蛤蟆回答,“这正合我意。下周见。”说完他便离开了。

无忧书城 > 哲学 > 蛤蟆先生去看心理医生 > 第十三章 人生坐标与心理游戏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苏菲的世界作者:乔斯坦·贾德 2道德经全文及译文 3断捨离作者:山下英子 4被讨厌的勇气:“自我启发之父”阿德勒的哲学课作者:岸见一郎 / 古贺史健 5蛤蟆先生去看心理医生作者:罗伯特·戴博德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