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1章

所属书籍: 失落在记忆里的人

  那天傍晚的夕阳比往日要大一些,被高架路托住,落在两栋玻璃幕墙的高楼间,伴随着空气的波动,有了更多的曲线。那飞驰而过的车辆在路过它身前的时候,都放慢了速度,成了薄薄的剪影,更像是即将被吞噬掉。

  在一间有着大落地窗的小教室里,沈铎站在讲台上,他看着窗外那多少有些魔幻现实主义的画面发了一个小小的呆,没来由地审视了一下自己这27年来的人生,他没有深入追究过去,也没有多想关于未来的规划,只是思维跳出一个3米的高度,俯瞰了一下当下的日子,似乎还算令他满意,除了要还的信用卡账单。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面对窗外夕阳滑落的这个时限里,突然去想这些事情,他也不会认为这是某种特定时刻猛然降临的神谕,更不会从心底升起某种感动,来回应这黄昏的多愁,他只是觉得视线越来越虚无,很难坚定地聚焦在某个点上,于是那些画面也跟着散乱开来,流淌一片金黄。

  他是被一声轻微的咳嗽唤回了神,才想起自己还站在讲台上,他也故意轻轻咳嗽了一声,来缓解因走神所产生的小尴尬,他把在窗外失焦的目光聚回到面前的学生身上,继续进行他的课程,他对面前的女生说:“我正在网上学习读心术,你相信心灵感应吗?”女生摇了摇头,很坚定的样子。沈铎笑着说:“我也不信,但我又想试试灵不灵。”

  “怎么试?”女生产生了一点儿好奇。

  “你过来。”沈铎冲女生招了招手,女生走到讲台上,站在沈铎身前,比他矮了半个头,最舒服的接吻高度,沈铎心里随意跑出这么个念头,随即又飘走了。

  “你想一个数字,从1到5,想好了不要变。”沈铎停顿了一下又变了主意:“从1到5太小了,换个大点儿的,难度大一些,从1到10吧,想好了吗?”

  女生点了点头。

  “你想的数字比5大。”沈铎盯着女孩的眼睛。

  女孩又点头。

  “离5近吗?”沈铎问道。

  女生想了想:“有点儿远。”

  沈铎伸出手:“握住我的手,你心里想的数字就会传到我这里。”

  女生将信将疑地伸出手,沈铎握住,然后把手拉到胸口,闭上眼睛,用心感应的样子。手很软,这软手在他胸口停留了十几下心跳的时间,他才缓缓睁开眼睛,看着女生满脸期待的神情说道:“是8没错吧?”

  女生一脸惊讶,这惊讶里有包含了些许的小惊喜:“怎么回事儿?这是怎么回事儿?你怎么会猜到?”

  沈铎松开女生的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女生回到座位上,教室里响起热烈的掌声。

  沈铎很享受这掌声,他认为这是真心的敬佩和最真实的回应,但他也渐渐感到厌倦,这种真实的敬佩也等同着愚蠢。

  等掌声平息下来,他才接着开口道:“首先我让她从1到5之间选择一个数字,接着又换成1到10之间,这里的重点是,那个‘大’字,我说换个大一点儿的,这个大字具有心理暗示的作用,这样对方都会选择大于5的数字。接着我问离5近吗?这个回答会泄露出重要的信息,按照人类通常的语言习惯,如果是6的话她会回答‘近’,7‘有点儿近’,9‘很远’,犹豫一下回答‘有点儿远’,就是8。当你获得了答案后,下一步是触碰指尖还是握住手,都由你决定了,但一定要注意,不能太过于激进,避免女孩儿对你产生反感,毕竟这只是中场战术。”

  沈铎说完,教室里又响起一片掌声,那个刚刚配合的女生一边鼓掌还一边在嘀咕,近,有点儿远,远。她看来是在核实着自己的语言逻辑,沈铎把目光从她的身上移开,抬手看了看手表,今天的课程时间已经到了。

  沈铎在这家专门教人搭讪泡妞儿的私人培训班任教快一年了,从最开始只有男生来学习,到最近渐渐有了些女生,他也从最初的玩票心态逐渐转变为认真的态度,他的好几个学生从这里毕业后,都找到了另一半儿,上个星期他还参加了一个学生的婚礼,在婚礼现场那个男同学虽然没敢在台上直接表达对他的谢意,但在之后的敬酒阶段还是诚恳地喝了三杯,他们之间似乎维护着一个共同的秘密,都不必说破,他也从这隐秘的关系中,体会到了自己工作的另一种意义,并不只是教人搭讪泡妞儿这么肤浅,还能够帮助人们找到真爱,就像他们培训班的slogan(口号)那样,“真爱有时也需要技巧”。

  下课后沈铎在讲台上收拾备课材料,刚才配合他讲课的那个女生靠了过来,在一旁盯着他看。

  “怎么?还不走?”沈铎抬起头问道。

  “老师,你靠这招数泡过多少女人啦?”女生好奇地问道。

  “没几个。”总有学生问他这个问题,他懒得回答。

  “老师您真谦虚,宣传册上说您已经完成了百人斩。”女生掏出培训班最新的宣传册给沈铎看,那上面有沈铎穿着西装抱着胳膊的照片,虽然很帅,但他不喜欢看,像个房产中介似的。“上面瞎写的。”他低着头回答。

  “这么说你们是虚假广告喽?”女生眨着大眼睛,半认真地问道。

  “也不能这么说,只是稍微夸张了一点儿。”沈铎觉得还是要解释一下。

  “1到50还是50到100?”女生问道。

  “现学现用啊?”沈铎觉得好笑,也同时认可了女生的聪明,抬起头算是认真打量了一下她的脸,有几个雀斑,还算漂亮。

  “50到100。”沈铎诚恳地回答。

  “离50近吗?”女生问完也忍不住笑了。

  “有点儿远。”沈铎整理完材料朝教室外走去,女生跟了上来,唐突地冒了一句:“我想成为‘有点儿远+1’。”

  沈铎停下脚步,饶有兴致地看着女生:“你来这儿学习不会就是为了泡我吧?”

  “我只是想一对一学习。”女生拉着沈铎的袖子扮可怜。

  “有这个必要吗?”沈铎挣脱开袖子。

  “我可以帮你还信用卡账单。”女生给了另一个回答,脸上也有了认真的神色。

  沈铎愣了一下:“哟!了解得挺详细啊!”

  女生一副“小意思”的得意表情。

  “那可挺多的。”沈铎也有了些认真。

  女生靠上来:“就知道你还不起。”

  “你想要怎么学习?”沈铎觉得还是要确认一下。

  “泡我呗,简单吧?泡上手了我就付钱。”女生说着快走了几步,把沈铎抛在身后,走远了又回头冲沈铎喊道:“沈老师,加油哦!”

  沈铎嗤笑了一下,心想加个屁啊!却听到手机振动起来,掏出来看,是信用卡催还款信息,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又看向女生远去的背影,叹了口气。

  沈铎回到单身公寓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他有些疲惫地往床上一躺,想到的竟是女生刚刚在最后一丝余晖中跑远的背影,他没让这画面过多地在脑中停留,强迫自己起身去冰箱里翻找吃的,意料之中的空荡,冰箱里只剩下一包面条,他也并没有感到沮丧,把那包面条煮熟端到餐桌上,却发现那瓶下饭用的辣虾酱见了底,他就一口一口吞咽着清水面条,没有太多的滋味,只能伴着些思量下咽,他粗略地想着许多被自己泡到手的女生,那些年轻的脸大多已记不起来,像此刻吞进口中的面条般,越嚼越没了滋味。

  他在反思着自己和她们之间到底有没有过爱情呢?看来是没有的,有过也是短暂的,不触及深刻的,他甚而觉得自己根本就是不相信爱情的人,或者说对他目前的生活来说,爱情并不是必需品。他细细咀嚼了这个想法,又进一步得到自我确认,爱情确实不是必需品,面条才是,面条可以果腹,爱情就像是那瓶空了的虾酱,只不过是调味品罢了。

  吃过了面条,沈铎蜷缩在沙发上,电视里重播着球赛,早已知道了比分就等于拥有了上帝的视角,对每个人的行为都有了结果论的评判。他不知怎么的,盯着屏幕上的一片绿意,就又想起了那个女生,莫非她让自己感受到了春意?他又回避掉这婉转的疑问,怕给自己过多的暗示,却真实地产生了某些想要有人长久陪伴的念头。

  那一刻他还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是被孤独侵袭了,他关掉电视爬上了床,临入睡前提醒自己明天别忘了再买一瓶虾酱。

  隔天上课,女生在座位上一直冲着沈铎笑,那笑一看就是专门笑给他看的,感觉像是两人达成了某种默契,只有他们两人知道,我一笑你就懂了,且这笑还具有排他性,似乎还有一丝“我俩关系更近一些”的优越感。

  下课后女生磨蹭到最后才走,沈铎也有意在等她。沈铎靠在讲台旁,女生在讲台前面,沈铎有了居高临下的优势:“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

  “不告诉你。”女生有点儿小无赖。

  “连名字都不告诉,不泡了。”沈铎假装生气,却在资料中翻找起来,最后拿出一张学生名单,从上往下看,突然猛地抬起头:“什么?你叫艾柠?”

  沈铎这突如其来的惊讶吓了艾柠一跳:“怎么啦?叫这名字不行啊?一惊一乍的。”

  “没事儿,没什么。”沈铎收起资料往外走,但这明显有事儿的样子让艾柠心生好奇,跟上去追问到底怎么了?

  沈铎有些难为情地说道:“你和我初恋女友重名。”

  听了这个答案艾柠实在气恼,握起拳头捶打沈铎:“沈老师你好老套哦,这么烂的方法还在用!”

  沈铎却表情认真地说道:“真的,没骗你。”

  “呵呵,不会是那年你6岁她5岁吧?”艾柠翻白眼。

  “不是,我20,她21。”沈铎的话语里有了一丝沉重的气息,“她被一个更了解女人的男人抢走了,于是,我才变成了现在的我,所以你说我是该恨她还是感谢她?”

  艾柠被这毫无预兆的坦白和问题弄得有点儿懵:“这个……这个不太好说,她是一个什么样的女生?”

  沈铎想了想,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这个故事有点儿长,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聊吧。”

  两个人朝附近的咖啡厅走去,由于有了漫长的故事要讲,这途中的沉默也就放心恣意,眼看就到了咖啡厅门前,沈铎却接了一个电话,挂了之后对艾柠说:“实在对不起,我有些急事儿要处理,明天再讲给你听吧。”说着便离开,艾柠被这突生的变故打乱了心理预期,看着沈铎急匆匆的背影难免升起不小的失落,可沈铎却突然掉头回来了:“我忘记了明天没有课,把你电话号码给我。”

  那语气不是要号码,不是能不能,而是必须给我。

  艾柠把号码给了沈铎,走回家后才发觉自己已陷入了被动,不管期待还是不期待,自己都因给了号码这件事情而面临着等待的窘境。

  可是隔天一整天电话都没有打来,艾柠躺在床上捧着手机想,他并没有说今天会打给我,但话语中的意思却全都是今天打给我。随后她又猜测了一番,会不会是自己给错了号码?还是他出了什么事儿?昨天离开时神色匆匆的……她胡思乱想了好一阵儿,突然惊觉,他的电话无论打来还是不打来,自己的心境已经被扰乱了,被他牵着走了,在这个环节里,他轻巧地赢了,自己真的想听那个故事吗?没准儿那个故事都是假的。

  但她确实一夜都没有睡好。

  隔天傍晚那个姗姗来迟的电话终于打来了,艾柠内心不能说是没有波澜的,但想着的却是这回无论他使用怎样的招数,自己都要表现得冷漠且无动于衷,这是她刚学到的技巧,这么做会让对方琢磨不透,也会因这琢磨不透而产生出神秘感。她反思了一下自己之前的状态,过于坦诚了,如同一具裸体般摆在他面前,任凭舍取,这个底子打得随意,她必须扭转。

  艾柠故意迟到了10分钟来到约定的酒吧,却发现沈铎还没有到,她在吧台边点了一杯酒慢慢喝着,想着沈铎待会儿到了一定要保持住平静,决不能露出丝毫的抱怨情绪。

  可真当沈铎出现的那一刹那,她那些准备好的小心思突然就全部背叛了。她看着沈铎一身精心的打扮,利落的短发,刚刮过的下巴,修身的衬衫,利落的裤脚,在酒吧迷离的灯光下散发着诱惑的气息,全然不是之前课堂上见过的中规中矩的样子,她竟一瞬间看得痴迷。

  “哟,来得这么早。”沈铎在她身边坐下,第一句话竟不是对于迟到的道歉,而像是根本没有约定时间这回事儿,艾柠来得早全都是她自己的错。这样一来艾柠的平静就又崩塌了一点儿,心里升起非要说清是非的念想,可硬把前因后果讲清楚反倒显得自己计较了,她竟不知该怎么回这句话,想着那就拐个弯吧,竟支吾着说了一句:“你今天的打扮很帅嘛!”她想着自己也是精心打扮一番才过来的,怎么得也能换回一句称赞吧?可沈铎却只是嘴角微扬:“还好啦。”

  艾柠心里有些懊恼,打出的牌全都不是预期的效果,本以为张张大牌,可对方却不在乎输赢。她觉得沈铎今天的态度很随意,焦点似乎没有放在自己身上,可是明明是他打电话约的自己,出于礼貌也不该如此,何况他们之间还有“交易”,没有不主动的原因啊?艾柠胡乱猜测着,沈铎伸手端起她面前的酒杯看了看:“你成年了吗,就喝酒?”

  这话是对一个女人太过明显的赞美,艾柠扑哧一下笑了,也就放心了,心想他还是开始使用招数了。

  “今天刚满18岁。”艾柠顺着话聊下去,心中的猜疑和懊恼都消散了,但也只在几秒钟就又重新聚了回来。沈铎并没有再接话,而是冲坐在他另一侧的长发女生说道:“哎!你头发扫到我了!你当我的脸是地板啊?”

  长发女生惊觉地回过头来,一脸歉意地向沈铎道歉,沈铎本来严肃的脸一下子充满了笑意:“其实你的头发根本没碰到我。”

  迎着长发女生狐疑的目光,沈铎接着说道:“我要是不这么说,你也不会从热络的聊天中回过头来看我一眼。”

  长发女生的脸上立马出现一抹意外又了然的笑意,沈铎冲服务生喊道:“两杯马天尼。”他和长发女生的目光同时落到了女生面前的台子上,喝光的马天尼空杯里面还有一串绿橄榄。一切都在沈铎的眼里。

  艾柠看着两人喝酒聊得热络,长发女生不时爆发出夸张的笑声,自己就这么被晾到了一边。她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也搞不清现在的状况,只是觉得满肚子的火,却又不知这火生起的根源是否理直气壮。她端起酒杯猛喝了一大口,然后便准备离开,可沈铎却在这时把身子扭转回来,面向她,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抛出询问的眼神,并把她介绍给长发女生:“认识一下,这位是我的朋友。”长发女生很友善地和她点头致意,这时沈铎起身去了卫生间,艾柠便不能离开了,出于礼貌的和长发女生随意聊了几句。

  沈铎从卫生间回来,拉着长发女生进了舞池跳舞,长发女生冲艾柠做了一个“sorry”(抱歉)的姿态,艾柠报以宽厚的笑意,心里却更不是滋味,刚才那杯酒下肚,起了些安抚的作用,浇灭了心中的无名火,只剩下实实在在的失落。

  还好有人来“拯救”她,一个看上去并不体面又满脸邪气的男人走过来邀请她跳舞。在寻常情况下她是不会答应的,但此刻,她近似报复的心理在作祟,欣然答应了男人的邀请,一同走进舞池,在和沈铎擦肩而过的瞬间,她像得胜了似的斜眼看了下他,但是他好像并没有什么反应。

  舞池里很拥挤,几秒钟后,艾柠便后悔了,那个不体面的男人在跳舞的时候不断地说一些污秽的话语,那双手找准时机便占她的便宜,她想要逃脱,但又怕败了,怕被笑话,只得坚持,左挡右防,她为自己陷入这样难堪的境地感到委屈,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她忍不住又看向沈铎,却已在舞池中找不到他,又转过头到另一侧来找,还是没有,整个酒吧都被灯光晃得邪恶,她有些慌了,舞伴这时在她屁股上掐了一把,满脸受用的表情,她往后挣脱了一步,没有挣脱开,那手就又伸了过来,她尖叫着挡掉,却又挡不掉,声音被音乐消融,力道也被消解,她被困在男人掌控的范围内,下一次的侵犯随时降临,她生出了种一生都被毁了的绝望。

  就在这时,沈铎像从天而降般拉住了不体面男人的胳膊,又把艾柠从他身边拉开,不体面男人冲沈铎怒目表示不满,沈铎同样凶狠地看回去,两人在混乱的光影中对峙了几秒,不体面男人了,灰溜溜地离开。沈铎拉着艾柠往舞池外面走,像英雄一样,千军万马中救我于尘嚣,艾柠被拉着的手能感受到那掌心的温热,带着她穿过人潮人海,在已不再满怀期待之时,在跌落谷底之际,这才能被称作拯救。

  那一刻,艾柠内心确实充盈着感动,无数蝴蝶在胸中翻飞,仿佛一张口就会飞出来,这感觉好几年没有过了,她几乎已经可以确认了,但她又觉得应该再等等。

  沈铎拉着艾柠走出舞池,走出酒吧,走到夜色阑珊的街上,还是没有松开手。

  沈铎嗅到空气中弥漫着些清亮的味道,在那一瞬间,希望有个人长久陪伴的念头再次袭来,他又感受到了春意,看到空了的虾酱瓶。这一次,他没有急忙把这些画面撵走,而是想要稍微正视一下它们的存在,恰好手中就握着那温度,他慢下脚步侧过头去看那春意。

  艾柠的侧脸上落了一缕乱掉的头发,在夜风中微微地拂动着,她似乎还没从刚才的窘境中缓过神来,就那么木讷地跟着他走,不迎合也不抗争,那样子像极了一个无助的小女孩儿,在森林里迷了路,沈铎就是那光,有方向,能取暖,可以穿透迷雾。她除了跟着这光,别无选择。

  沈铎在艾柠的面容里捕捉到了安心,这安心也过渡给了自己,他觉得自己似乎被什么打动了,胸腔里来回荡漾着一种柔情,是因那种完全的信任,还是因这完全的信任生出的心软?他揣度不了那么多,他只是想带她回家,这不包含任何过多的解读和欲望,他脑子里最鲜明的画面不是床,而是沙发,两个人可以相互依偎着,看电视,不用说话。

  “你愿意和我回家吗?”沈铎没想到自己会说得这么直白,他其实有一百种方法能把艾柠带回家的,他想要及时更正,用一种更加委婉或是技巧型的方式询问,或者根本不用说,只要拉着她的手不松开就够了。但一切都还没来得及,他便听到了艾柠那怯生生的“好的”。

  沈铎也被那句“好的”惊了一下,没想到她回答得如此干脆,她真的听懂我的话了吗?他不是兴奋而是犹疑。

  “我家可不近。”他这是在确认,也给了艾柠挽回的机会,他不知这晚为何会这样,自己被拱到了一个道德的高点,他竟有一丝希望艾柠能做出一些否定的回答。

  “多远都去。”艾柠眼神中有了坚决,而沈铎被这话定住了脚步,侧过身子很深邃地看着她,在她的眼中似乎看到“爱情”这个久远的词汇,他潜意识里是想要往后退的,可没来由地竟站稳了脚跟。

  “我去叫车。”沈铎松开艾柠的手,到两步远的马路边拦车。

  艾柠盯着沈铎的背影看,他在街灯下有种不可琢磨的神秘力量,不急也不慌,不兴奋也不激动,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于是艾柠突然不想让一切结束得那么快,她想要把这夜晚,或是这游戏,再拖长一点儿。

  “你爱我吗?”艾柠突然开口问道。

  沈铎听到这个回答愣了一下,他知道这种情况就是临门一脚了,他应该很轻易地就说出“爱”这个字,这种时刻他经历过太多回了,并不需要真心,假意就完全可以应付,但在这个夜晚,这个时刻,他却突然说不出口了。

  艾柠看着沈铎愣住的神情,心中扬起些恶作剧的笑意:“我是说一丁点儿,一丁点儿爱总有吧?”

  沈铎知道,他现在都用不着开口了,只要点点头就够了,自己就成功了,信用卡就能还清了,万事皆欢。可他就是没能点一下头,就是在那一刻怕了,他怕承认自己对她哪怕一丁点儿的喜爱,他怕承认自己对任何人的爱。

  假的可以轻易地说一万遍,但哪怕一点儿真心却永远不敢开口。

  沈铎只是冲艾柠笑了笑,这笑让艾柠琢磨不透,她还想再玩下去,却看到沈铎的目光已经不再聚焦在自己身上,而是越过自己凝聚在了身后。

  艾柠转过头,刚刚和沈铎聊得热络的那个长发女生刚好经过,她在路过艾柠身边的瞬间,嘴角似乎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笑,艾柠恍然明白今夜这一切可能都只是一个局,沈铎设计好了让自己往里钻,那个长发女生可能是他的同伙,甚至那个不体面的男人也是,冷遇自然也是战术,只是自己太傻,又自认聪明,没有看透这一切。

  可当这一切都看透后,艾柠并没有感到难过,而是愈加兴奋起来,之前她心里还有过一丝担忧,怕沈铎对自己动的是真情,怕自己的评判不够正确而害了他,但现在看来都已是多余。可心里还是有一些小失落,作为一个长得并不差的女人,竟没有勾起男人的一丝欢喜之意,在这一点上,她滋生出微凉的悲哀。

  艾柠叹了口气,知道游戏该结束了。“算了,不勉强你了,我知道开口说爱是很难的事儿。”她掉头往马路对面走,背影里全都是“别追”。

  当沈铎看到艾柠掉头走掉的时候,他首先的念头并不是追上去,而是松了一口气,他并不知道刚刚那一瞬艾柠脑子里跑过的千军万马,他只是知道自己这一晚的精心设计都失败了,败在了自己那一丁点儿的真心上。

  他看着艾柠的背影,将穿过车水马龙的街道,如同穿过人世间所有汹涌的人潮,他看到她在马路面前的犹豫,红灯久久不切换,那场景里满是机会。他终于拔腿追了上去,却不是因着机会,也不是因着成败,更不是因着信用卡,他只是单纯地想要拉起她的手,安全地把她护送到街道的对面,或者更远的地方。他因这升起一种决绝的心,春风和秋月也罢了,面条和虾酱也罢了,他只为这远古的冲动而想要流眼泪,他双眼模糊,他追。

  沈铎追过马路,艾柠继续往前走,他喊艾柠的名字,但艾柠并不回头,他紧赶几步拉住艾柠:“艾柠你听我说。”

  “什么都别说,今晚就这样吧,再见。”艾柠语调焦急又决绝,她试图甩开沈铎的手。

  沈铎不松手:“今晚你可以不和我走,但我不想就这么分开,你听我解释。”

  “你别解释了,你现在说什么我都不会信,我都会有怀疑,我们的交易结束了,你成功了,我会替你还信用卡的。”艾柠用力掰开沈铎的手,朝前面走去。

  沈铎看着艾柠,他想说信用卡不重要,跟不跟他走也不重要,可显然艾柠已经不再给他机会了,爱情和人心都敏感,狼来了,狼来了,那爱情就如同狼一般,来得总不是时候。

  沈铎在路边发了一会儿的呆,艾柠的身影也就消失在了夜色里,他拦了辆出租车回家,关上门,隔绝喧嚣和诱惑,日子又如往常一般,他倒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为着空虚也为着别的,失眠的滋味不好受,特别是今夜,他从床头柜里翻出安眠药,最后两颗,温水吞服,关上灯,夜渐渐浓稠。

  在沈铎睡去的时间里,这夜还不能结束。艾柠在抛下沈铎的街角,掏出手机发出了“确认”两个字。然后在路边点了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她需要再喝几杯酒来恢复平静,于是朝另一家酒吧走去。

  酒吧的门一开一合,艾柠便从愧疚中解脱出来,而夜色也渐渐稀薄。

  在夜的稀薄和浓稠之间,两个穿着黑衣的男人撬开了沈铎的房门,有一个太饿,打开冰箱,空空荡荡。

  “这人活得真可怜。”他感叹了一句。另一个翻了翻沈铎的钱包,里面只有一些零钱,他把零钱揣进兜里:“是够可怜的了。”两人相视一笑,朝床边走去。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云中歌1 2我们的婚姻啊作者:陈果 3孤城闭作者:米兰Lady 4南风入我怀作者:酒小七 5国王游戏[快穿]作者:酒矣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