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很纯很暧昧 > 第1090章 不夜天里的冲突

第1090章 不夜天里的冲突

所属书籍: 很纯很暧昧

“是么?”刘兆军无功不受禄。有点儿不好意思起来:“我看“我就不去了吧”你们玩儿“那怎么行呢?”谢文进连连摇头道:“少了表哥你,就没意思了!再说了,娱乐场所龙蛇混杂,有表哥您这个跄拳道高手坐镇。我们的心里也踏实啊!”

“这”刘兆军被谢文进这么一吹捧,心中也开始变得活络起来了。他的家庭条件不如谢文进家。父母也只是经营小生意而已。去年还遇上了金融危机,一个老外下了订单后就没影了,又亏了一大笔,所以零花钱自然少的可怜。

像不夜天这样的高档娱乐场所。刘兆军已经很久没去了,自然也很想去潇洒一下,之前只是因为自己没做什么,有些不好意思,但是现在听谢文进说要自己坐镇,所以也就没有那么多顾虑了,点了点头道:“那好吧!”

“太好了,三哥。到时候你看到那个迎宾员就知道了,简直”啧啧“哎,就是不好上手啊,不过相信三哥您这么厉害。一出马。必将马到成功!”齐志德也说道。

杨明在车里,看着三人在远处嘀嘀咕咕的,不屑的摇了摇头,果然是谢文进和齐志德找来的刘兆军。又听刘兆军在那里遮遮掩掩的推卸了半天责任,心中鄙视不已,后面的话也就没再继续听下去。 很纯很暧昧1090

谢文进和齐志德显然不能再开车了,车子被踹成这个样子了,一会儿只能叫钗店来拖车了,不过谢文进家里比较富有,一个电话,就有父母的手下另外送来了一辆本田雅阁车。

公司里的商务用车的档次一般多为本田雅阁、丰田凯美瑞、奥迫几等。不可能买一些法拉利之类的跑车,哪有公司接客户或者谈判开跑车去的?一来跑车做的人太少。二来也显得不正规。

让那个手下打车回了公司,谢文进上了驾驶位,齐志德和刘兆军则是一左一右的坐在了后排上。

“不过,三哥,咱们的车子”齐志德家里虽然也很有钱。但是照刘兆军家里就差了一个档次。奥迫田买的起,但是并不代表坏掉了就可以随便向家里要钱。

谢文进看了看表哥的脸色,见表哥没说什么,于是道:“哎呀。算了。我花钱维修!不用你管家里要钱!”

“那太好了,谢谢三哥了!”齐志德自己自然不敢管杨明要维修费的,既然谢文进肯掏钱了,那齐志德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谢文进并没有多想,根本没有怀疑刘兆军的话,毕竟学校不是社会。不可能说打谁就打谁,以前在分校的时候还好些,学校主要领导都不在那边,现在回了主校区。自然要收敛一些了。

何况刘兆军也说了,对方属于武术社,如果冲突起来,就不仅仅是个人冲突那么简单了,已经发展到了两个社团之间的斗争和打压,学校不肯能不干涉。

“对了,表哥,我听说。过一眸子有泰国的学生来咱们学接挑战,你们跄拳道社参与么?”谢文进问道。

刘兆军老脸一红,这外事儿学校也找过他们跄拳道社,但是跄拳道社里面却没有人敢去迎战,连社长任健仁都不敢接,别说其他人了。

说白了。他们跄拳道社基本上都是些吓唬普通学生的角色,一旦真的上了场,未必凑效。

“人家要挑战的是传统武术,是他们武术社的事情,人家也不要跄拳道社的人参展啊!”刘兆军扯淡的功夫是一等一的,一句话就把所有的干系抹了干净:“咱们跹拳道虽然厉害,说到底也是舶来品。人家泰拳要是挑战的话,就去棒子那边挑战了。何必找咱们呢?”

“说的也是!”谢文进听后深以为是的点了点头:“那……刚才那个杨明,会不会参战呢?”

“谁知道呢”刘兆军想到杨明殴打任健仁的场景,心中一哆嗦。这杨明要是上场的话,胜负还真不好说了,这小子从来不按套路出牌。没准儿还真能打的那些泰拳学生找不着北呢!

他娘的,想到这里,刘兆军有些脸红,自己怎么能涨他人志气呢?

杨明最好输了才好,这样他的面子就没有了!

经过一条小路时。谢文进因为不耐前面的车子开的太慢,按了两下喇叭,按了之后才发现车子已经不是他那辆路虎了,喇叭并没有改装成蒋笛喇叭,顿时有些不爽。

谢文进将车子停在了不夜天夜总会的停车场,一行三人向夜总会走去。不过,谢文进下车的时候,显然没有之前有派头,觉得自己的车子低了档次,所以下车的时候低着头,觉得有些没面子。

不过刘兆军却没觉得什么。反而却得很叼,不少人来玩儿还是打车来的呢,连自己的车子都没有。 很纯很暧昧1090

“欢迎光临。”迎宾小姐见到谢文进刘兆军三人进来,习惯性的鞠躬问好道。

“恩?”谢文进见到迎宾小姐换了人。顿时一愣,皱了皱眉问道:

“那个沈雨昔哪里去了?”

“淀小姐升任领班了。”之前和沈雨昔搭档的领班小姐客气的说道。

“哦?”谢文进顿时一愣道:“怎么升任领班了?”虽然他没在夜总会混过,不过却也知道从迎宾员到领班,那可是跨越了好几个级别呢。沈雨昔不可能有什么强劲的背景,如果有的话,直接就被任命领班或者前台收银这样的重要职位上了。不可能做迎宾员。

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沈雨昔突然的找到了什么靠山了,不过一个,迎宾员能找到什么靠山呢?所以,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沈雨昔给什么大人物做了情人了。

而谢文进也追求沈雨昔好一眸子了,一直没有碍手,还以为这小妮子多纯洁呢,没想到也是这路货色,不过谢文进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论家世。他也不差,家里不说是什么松江首富吧,也有上亿资产了。自己也属于纨绔二世祖的行列了。那个沈雨昔居然不鸟自己,如今却给别人当了情人了,谢文进心里哪能好受?

谢文进脸色一沉问道:“沈雨昔是不是被谁包上了?”

“没没有啊”这个迎宾员平时也没少收谢文进的好处,谢文进为了追求沈雨昔,经常通过她打探消息,不过这个时候迎宾员却吞吞吐吐起来,谢文进立刻认为有问题了。

“到底怎么回事儿?你在不夜天干的时间比沈雨昔长,怎么她做领班了,你没做?再说了,一个迎宾员,怎么可能有能力做领班呢?”谢文进皱着眉头喝问道。

“谢少,我,我真的不知道。你也别为难我了”这个,迎宾员的确不知道什么,不过关于沈雨昔升职的传闻她倒是也听到了一些风声,说一个大人物看上了沈雨昔,是个豹哥都尊敬的人物!

但是,这种人物的是非,迎宾员哪里敢妄自评论?的哥是什么出身她自然知道,乱嚼舌头的后果谁能知道呢?

“怎么?瞧不起我是不是?”谢文进顿时就有些怒了,这种被忽视的感觉让他极为不爽,本来之前在杨明那里就吃了一肚子的气。这时候正好借机发泄出来。

“不是的,谢少,我真的不知道,您想啊,这种事情。我一个小迎宾员哪能知晓啊”这个,迎宾员苦着脸说道。

大堂经理也听到了门口的喧哗声,于是立刻走了过来,见谢文进红着脸正和迎宾小姐吵着什么,于是忙问道:“先生,有什么对我们服务不满意的地方么?”

虽然不夜天的背景雄厚。但是却也不会仗势欺人,欺负客人。反而。对一些正常来这里娱乐的客人异常尊重,不过故意来闹事的就另当别论了。

当然,比如对服务啊什么的不满意的客人也有,这一种,只要他们说的情况不过分,比较合理。大堂经理还是会客气的处理的,但是要是胡搅蛮缠,那就有些欠揍了。

“沈雨昔怎么升了领班了?她人呢?你把她叫来,我有事儿要问她。”谢文进正愁找不到说话的人呢。正好这个大堂经理送上门来了,于是立刻说道。

“先生,您是沈领班的什么人?找她有什么事情么?”大堂经理客气的询问道。

“我是她的朋友!我有事要问她!”谢文进黑着脸说道。

大堂经理皱了皱眉。不知道这谢文进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他和沌领班是什么关系,这种要求虽然有些奇怪,但是却也不能说过分,于是只得点了点头道:“这样,我去询问一下沈领班吧,看看她的意思。先生您贵姓?”

“我姓谢,你就说谢少找她!”谢文进说道。 很纯很暧昧1090

“好的,那您稍等一会儿。”大堂经理说完以后,就转身去找沈雨昔了。

沈雨昔此刻正在和另一个资历比较老的领班学习着酒店管理的经验。毕竟她是直接从迎宾员的位置跳跃上来的,对一些专业知识都不熟悉。

尽管不夜天所有的人都对自己笑脸相迎,这位老领班不但不怕自己危及她的地位,反而倾囊相授。这一切的原因。斑雨昔大概也猜得到。

不夜天里包括暴三立甚至都认为,自己是杨哥内定的女人了。而最初,沈雨昔也是这么认为的,甚真兴奋了好几天。

不过。这么久了,杨明都没有再来一次,也没有通过其他方式联系过自己,沈雨昔就知道,是自己想的太复杂了。或许,杨明根本没有那个意思,而是下面的人都误会了。

而对自己倾囊相授的领班大姐估计也在想,她沈雨昔不可能一辈子做领班,领班也只是个过渡。升任副总经理或许也是迟早的问题,所以根本不是拿自己当竞争对手。而是当做上司一样尊重。

的确,老领班陈大姐也确实是这么想的。能做到领班这个位置,在不夜天里自然也有些人脉,消息是比较灵通的。一般暴三立都不怎么干涉不夜天里面的事务了,不过沈雨昔的领班却是他亲自点的将从这一点小个样扰可以看出不寻常来了!

而且。听传闻说,是暴总的一今生死之交的大人物看上了沈雨昔。这样一来,沈雨昔野鸡变凤凰那也指日可待了!

陈大姐哪能还寻思沈雨昔是枪她饭碗呢?这种情况下。人精似的陈大姐自然讨好着沈雨昔。言语中甚至暗示,有朝一日沈雨昔发达了。

可别忘了她这位领路的老大姐。

沈雨昔这几天的心情也平静了不少;没有了那几天的激动和狂热。

不过。不管怎么说,暴总把自己放在了领班的位置上,也是一个难得的机遇。

沈雨昔并不是笨人,不然的话。也不能在夜总会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还没被一些老板包养去。沈雨昔的眼界比较高,一般的胖子大叔自然看不上,在她看来,就算被包养,也得是自己喜欢的。有能力的。其他一概免谈。

但是,现在沈雨昔这个心思也淡了,能踏踏实实的做好领班也未尝不是一件幸事,起码自己不再在社会底层挣扎了,也属于管理人员的级所以,沈雨昔学的也格外认真,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

其实。领班是个比较锻炼人的职位,上面有总经理,下面有服务员。是个在中间协调的职务。并不是一般人能干的了的,不过如果干的好得到了老板的赏识,升职机会也比较大!

暴三立也是想锻炼一下沈雨昔。他并不知道杨明的意思,不过想来杨明的女人不可能平平庸庸碌碌无为。杨明这么多企业呢,找女人也要找个有能力的吧?所以暴三立就打算先历练一下沈雨昔,如果杨明真的对沈雨昔有那种意思。那就皆大欢喜。杨明要是没有那个意思,也无妨。就当酒店新提拔一今年轻人有了,以后有的是用人的地方。

“沈领班!”大堂经理向沈雨昔这边走了过来。十分客气的说道。

大堂经理和领班没有什么直属的关系,大堂经理负责前台什么的。而领班负责酒店整体的服务员什么的,但是大堂经理管着前台收银。一般来说大堂经理的权力大一些,都是老板比较信任的人,但是此刻大堂经理对沈雨昔可不敢有什么不尊重。传闻在不夜天这种场合传得是最快的,大堂经理自然也清楚沈雨昔的特殊地位,所以对沈雨昔也是异常的客气。

“张经理。”沈雨昔一抬头,看见了大堂经理张经理,原来沈雨昔就是张经理的手下,自然对张经理很是熟悉,于是连忙客气的说道。

“呵呵,叫我小张就行了。老张也行。哈哈!”张经理岁数明显比沈雨昔大了不少,不过坐在他这个,职位上的人,都十分机灵和圆滑世故。哪里敢在沈雨昔的再前托大?

“张经理,有什么事情么?”沈雨昔自然也清楚张经理为什么会对自己如此,平时张经理和陈大姐说话都是公事公办严肃的很。唯独对自己这个态度。

“有个自称是谢少的人想见你。你看6”张经理说道:“他就在大堂呢。

“谢少?”沈雨昔皱了皱眉,她当然认识谢少,不夜天的客人那么多沈雨昔不可能每个乖已住。但是这个谢少却是对她穷追不舍,沈雨昔印象自然深刻。

看到了沈雨昔那皱眉的表情。张经理立刻察觉到了什么,于是道:

“要不。我说你不在吧,并且警告一下。”

“算了我自己去和他说清楚吧。”沈雨昔也不希望谢少再来闹。谢少的背景她多少也清楚一些,不过相比杨明来说。谢少什么都不了。

“好,我给你带路。”张经理连忙说道。

看着沈雨昔和张经理的背景。陈大姐叹了口气,暗叹沈雨昔这小丫头命好,生的国色天香,一下子就跃入了龙门,自己辛苦了半辈子,才干上领班,人家却只是在领班的位置锻炼一下。

“雨昔!”谢文进看到了沈雨昔出来,顿时眼睛一亮,穿着领班服的沈雨昔更加动人。比之前迎宾员更显得有了些气质。

气质大多数培养出来的,人在什么位置上,就会锻炼出什么气质来。沈雨昔才在领班的位置坐了几天。就已经似模似样了。

谢少,我们也不是很熟,叫我沈领班或者沈雨昔都可以。”沈雨昔淡淡的说道:“欢迎来不夜天玩儿,不过之前你对我说的乖些,以后就不要说了。”

“沈领班?”谢文进立刻皱了皱眉:“呵,几天没见,牛上了?成了领班了?靠上哪个老板的大腿了吧?”

谢少,请你说话尊重些。你来这里消费,我们欢迎,但是来闹事。我们不欢迎。”沈雨昔被谢文进说中了心事,顿时脸色一红。虽然没有谢文进说的那么不堪,但是自己的确是因为杨明的缘故才风生水起。

“沈雨昔,你就直说吧。是不是叫人包了?”谢文进察觉到了沈雨昔的表情不自然,哼了一声说道。 @ya

.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很纯很暧昧 > 第1090章 不夜天里的冲突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流光之城作者:靡宝 2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作者:赵乾乾 3星汉灿烂,幸甚至哉作者:关心则乱 4轻易靠近作者:墨宝非宝 5我的忧郁小姐作者:陈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