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二十章 终于尾声

  李世民失魂落魄地回到霍邑,触目便看见一处熊熊燃烧的宅院,一问,顿时惊呆了,法雅竟然被囚禁在那里!

  “谁放的火!”李世民暴怒不已。崔珏死了,法雅若是死了,自己还如何能证明幽冥界是真实还是虚幻?

  守候的校尉苦笑:“陛下,这火就是法雅放的。”

  李世民怒不可遏,朝火场里嘶喊:“法雅,你这个懦夫,不敢面对朕!”

  火场中传来一句佛偈:“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求菩提,恰如觅兔角。阿弥陀佛!”

  随即整座房屋坍塌下来,轰隆隆的声音掩盖了一切。李世民惘然若失,他知道,自己再也没有机会证明幽冥界的真实与虚幻了。这些智者留在人间的一切痕迹都被毫不留情地抹灭了,连同他们的生命。

  李世民无心再巡狩河东,匆匆回到了长安,立刻以霹雳手段罢免了裴寂。削食邑之半,放归本邑蒲州。经过这么多年的辛苦,裴寂终于算体面地回归故里。然而裴寂在这场计划中的背叛之举却深深地得罪了法雅的信徒,一位名叫信行的僧人经常蛊惑裴寂的家僮,说道:“裴公有天分,是帝王之相。”

  管家恭命将信行的话告诉裴寂,裴寂惊恐不已,私下里命恭命将那个家僮杀人灭口。恭命不敢杀人,只是把家僮藏匿起来。后来,恭命得罪了裴寂,就向李世民告发。

  李世民大怒,新账老账一起算,下诏曰:“寂有死罪者四:位为三公而与妖人法雅亲密,罪一也;事发之后,乃负气愤怒,称国家有天下,是我所谋,罪二也;妖人言其有天分,匿而不奏,罪三也;阴行杀戮以灭口,罪四也。我杀之非无辞。议者多言流配,朕其从众乎。”

  这句话后来记载于《旧唐书·裴寂传》中,成为裴寂的盖棺论定之语。但李世民发布这四条罪状中,终究没有牵扯到他诛杀刘文静之事,好歹算念及判官庙散尽家财之举,留了他一命。裴寂被流放到广西静州,数年后李世民顾念旧情,将他召回长安,不久病故,终年六十二岁。

  与此同时,这场幽冥还魂的经历深深地影响了李世民,虽然他一直固执地认为是人谋,可是却止不住心中的恐惧,一生中广建寺院,超度死在自己手中的亡魂。并亲自下诏悔过:“释氏之教深尚慈仁,禁戒之科杀害为重。承言此理,弥增悔惧。今宜为自征讨以来,手所诛剪,前后之数,将近一千,皆为建斋行道,竭诚礼忏……冀三途之难,因斯解脱。万劫之苦,藉此弘济。灭怨障之心;趋菩提之道。”

  贞观二十二年,唐太宗因早年杀兄除弟,内心惊惧,便向他一生中最欣赏的僧人玄奘询问:“欲树功德,何最饶益?”

  贞观二十三年,临死之时,李世民仍不放心地向玄奘打听因果报应之事。他一直不相信自己会在这一年死去,哪怕身体极端衰弱,也坚持要服用印度巫师那罗迩娑婆寐炼制的丹药。面对诸臣的反对,他告诉众臣:“朕早已得天谕,还有十年寿命,岂会因胡僧之药而亡?”服药之后不久,他的身体便再也支撑不住,溘然驾崩。

  贞观三年夏天,玄奘回到长安,挂锡洪福寺,然后再次向李世民上表,请求允许自己西行天竺。贞观元年那次是不理不睬,这次不同,李世民亲自召见玄奘,询问他西行的目的,玄奘一一陈述。

  李世民钦佩不已,感慨道:“与法雅相比,法师这求佛之路才是如来正道啊!法师愿意远涉瀚海,行走数百国,为我大唐求得如来真法,朕岂有不乐意之理?只是法师知道,如今西域不稳,东突厥雄踞大漠,铁蹄时时入侵。从武德年间,为了严防密谍和借商旅的名义资敌,朝廷就下令封锁关隘,所有人等以及盐铁布匹之物一律不准出关。”

  玄奘苦笑:“贫僧的来历陛下清楚,绝非密谍,也不会携带盐铁布匹。”

  “朕当然知道。”李世民也笑了,但面容一肃,“但法师周游全国,对大唐的各地虚实了解无比。朕是怕万一法师被异族拿获,那你就是一副活地图啊!况且你是我国名僧,若落在夷狄之手,让朕何以对天下人交代?法师的宏愿朕知晓了,且静待些年头,待朕收复河西,击败东突厥,必定放法师西去。”

  玄奘无语了,等他收复河西,击败东突厥?那要等到什么时候,说不定自己连胡子都白了,床榻都下不了了。他再三恳求,李世民终是不允,玄奘只好怏怏地回到洪福寺。

  到了寺里山门处,忽然背后有个声音低声叫道:“玄奘哥哥……”

  玄奘浑身一颤,急忙回头,却见香客丛中俏立着一位靓丽的少女,竟然是绿萝!

  “绿萝小姐,”玄奘又惊又喜,“你怎么在这里?那日兴唐寺地下一别,随即寺庙坍塌,贫僧还以为你已经遭了不测。”

  “我遭了不测你很高兴吗?”绿萝冷着脸道,“从此不再纠缠你了,你很舒爽吧?”

  玄奘哑然苦笑。

  绿萝脸上现出哀戚之色,喃喃道:“那日你带着陛下跳进还阳池之后,我与父亲见面,然后他就安排人把我连夜送到了晋州,直到三日后,我才知道霍邑发生的变故,兴唐寺坍塌了,爹爹死了,娘死了,连继父也死了……这个世上我孤零零的,再也没有一个亲人了。幸好得了马典吏帮助,我才在霍山的判官庙后面,安葬了双亲和继父。后来听说你来了长安,便一路迢迢来寻你,好容易才打听到你住在这洪福寺。”

  玄奘满是怜悯,这个少女的身世真是凄惨,他叹了口气:“以后绿萝小姐打算怎么办?”

  绿萝摇摇头,一脸茫然:“既然找到了你,我就还跟着你吧!”

  玄奘傻了,可绿萝说到做到,从此就跟定了玄奘。她无法住到洪福寺里,就在对面租了房子住下,崔珏对她的未来安排得极为妥帖,生活用度根本不用考虑。这小姑娘日日便跑到洪福寺里,名曰上香,其实就盯着玄奘。

  到了秋八月,长安一带、关东、河南、陇右等沿边各州受到霜灾和雹灾的袭击,庄稼绝收,饥民四出,朝廷无力救济,只好赦令道俗可以随丰就食,哪里有吃的到哪里去。

  这日玄奘听说有大批灾民往西去陇右,心中一动:“混在灾民中,岂非可以混出边关、西去天竺?”

  他说动就动,收拾好行囊,办好离寺的手续,就离开洪福寺,没想还没到山门,绿萝提着食盒迎面而来。见他背着行囊,一副出远门的打扮,不禁大吃一惊:“玄奘哥哥,你要去哪里?”

  玄奘无奈,只好将自己打算混出边关,西行天竺的计划说了一番。绿萝顿时泪水滂沱,无力地委顿到了地上,哭道:“玄奘哥哥,你告诉我,在这人世间找个可以依托的人,为何这般艰难?”

  玄奘长叹一声:“你过执了。人世间的精彩你根本不曾领略,只是把懵懂的希望寄托在一个僧人的身上,无疑在缘木求鱼,觅兔寻角。绿萝小姐,你往贫僧的身后看,世间斑斓,你根本没有看到啊!”

  “我不看!”绿萝暴怒,跳起来跺脚道,“我就是要等你回心转意的那一天!”她仰头盯着玄奘,忽然从怀中抽出一把冰蓝色的弯刀,冷冷地道,“这是波罗叶的那把弯刀,我一直随身带着,若是我得不到你,就会用这把弯刀结束我自己的生命。我杀了波罗叶,用他的刀,给他偿命!”

  玄奘一头是汗,却不知如何化解,急道:“可是贫僧这一去,十有八九就被那瀚海吞噬,根本回不来啊!”

  “我不管!”绿萝坚决地道,“你决意要去,我也无法阻拦,但你跟我说你几时回来,我便等你到几时!若是到了时候你不回来,我就用这把刀,割断我的脖子!”

  玄奘实在无可奈何,忽然看见面前一棵巨大的松树,枝叶西指。他指着松树断然道:“我去之后,或三二年,或五七年,但看那山门里松枝头向东,我即回来。不然,断不回矣。”

  绿萝看了看那松树,冷静地点点头:“玄奘哥哥,我记住了。我会一直等在这里,等着枝头向东的那一天……”

  玄奘无言,背着行囊茫然离去。直到他的背影消失,绿萝仍旧痴痴地站在松树下,翘首而望……

  玄奘身负行囊,孤身西行,也不知走了多少日,这一日,路过秦州的一处乡下,忽然看见村头水井旁的一棵大柳树下,正围着一群村汉听一个男子讲变文。变文这些年刚刚兴起,故事性十足,可以讲,可以唱,内容大多是佛经故事为主,深受底层百姓的欢迎。一群村汉将那男子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人虽然多,但大家都屏气凝神,听着那汉子讲唱。

  那汉子讲的变文故事玄奘居然从未听说过,只听一个沙哑的嗓音道:“皇帝惊而言曰:“忆得武德三年至五年,收六十四烟尘,朕自亲征,无阵不经,无阵不历,杀人数广。昔日罪深,今受罪犹自未了,朕即如何归得生路?”忧心若醉……”

  玄奘忽然便是一怔,武德三年,收六十四烟尘,这岂非说的便是当朝天子吗?他驻足静听,却听那汉子一直讲唱:“皇帝到了萧门前站定,有通事高声道:“今拘来大唐天子李某生魂。”有鬼卒引皇帝到殿门口设拜,皇帝不施拜礼,殿上有高品一人喝道:“大唐天子李某,何不拜?”皇帝高声而言:“向朕索拜礼者,是何人也?朕在长安之日,只是受人拜,不惯拜人。朕是大唐天子,阎罗王是鬼团头,因何向朕索拜?”阎罗王被骂,乃作色动容。皇帝问:“那判官名甚?卿近前来轻道。”判官道:“臣姓崔名珏……””

  玄奘听到这里,顿时大吃一惊,这汉子讲的,竟然是李世民游览幽冥界的那一段!连崔珏也在其中。他急忙扯了一名听得津津有味的汉子,问:“敢问施主,你们在听什么?”

  那汉子头也不回,急忙道:“《唐王入冥记》,这是最新的变文,说的就是当今的陛下啊!”

  玄奘傻了,正在这时,忽然有一名姿容端庄的少妇牵着一个虎头虎脑的两三岁男孩儿从远处村里走了过来,到了人群外,笑道:“陈郎,该回家吃饭啦!”

  “哎哟,陈家娘子来啦!”周围的汉子一起笑道,纷纷让开路,正在讲变文那汉子走出人群,拉着娘子和儿子的手,大笑道:“今日到此为止,回家吃饭去!”

  夫妻俩牵着孩子,一路欢笑着朝村里走去。

  玄奘看着那男子的背影,有如被轰雷击中一般,整个人都傻了。就是十年百年,整个世界如何变幻他也不会忘记那张面孔,因为那张面孔是他十岁以后最美好的记忆,陪伴他度过了一生中最困厄的时光,带着他走上佛家之路,并和他的身体里流着同样的血!

  ——那是他寻找已久的哥哥,长捷!

  “那个少妇便是裴家的三小姐吧?那个孩子,就是我的侄儿……”一瞬间,玄奘泪水奔流,感激和喜悦让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这时候,他想起崔珏临死前的话:“若是回头见到长捷,告诉他,我谢谢他,从此不再恨他了。”有如醍醐灌顶,忽然便明白了那话中的含义——正是长捷与裴缃私奔,引起朝廷注意,才使得崔珏的处境极为艰险。为了防止被朝廷窥察到自己的模样,保守秘密,他竟然将自己脸皮整个剥下,然后制作成人皮面具重新戴在脸上!

  正是这种被迫毁容的痛苦,才使得崔珏深恨长捷。可偏偏正是他几年前便毁了容,李世民最后抓获了他,也无法确定他真实的身份。幽冥还魂,在帝王的心中永远成了挥之不去的噩梦!法雅和崔珏险之又险地获得了成功!也正因为如此,崔珏对长捷的憎恨才最终释怀,临死前原谅了他。

  李世民满含威慑的话在玄奘的耳边响起:“至于你那二哥,一则急流勇退,还算知趣,二则朕也找不到他,你呀,就期盼他永远别让朕找到吧!”

  “二哥,”泪眼迷蒙中,玄奘凝望着长捷远去的背影,喃喃道,“就祝福你永远别让皇帝找到吧!”

  他哈哈一声长笑,擦干泪水。满目风沙中,孤单的身影踏上西行的漫漫旅途。

  时光也不知过去了多少年,大唐早已强盛一时,长安城也成为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都市。昔日明眸善睐的少女如今已满脸憔悴,白发早生,她却依旧守着洪福寺,守着寺里那株苍老的古松。她日日来到松下,眺望着松树上斜指向西的枝叶,不住口地念道:“玄奘哥哥,你答应我的,或三二年,或五七年,但看那山门里松枝头向东,你就回来。如今两个五七年已经过去了,你为何还不回来……”

  树下的行人与香客惶然注视着这个疯癫癫的女人,一个个绕行而走,窃窃的私语不停传来:“这个疯女人又来了!”

  “她为何每日都到这松树下转圈?”

  “你还不知道啊?据说这个女人在这树下转悠了十六年了,听寺里的僧人说,她从贞观三年就日日在这树下徘徊,如今已经是贞观十九年,那可不是十六年了么?”

  “她到底是疯了还是傻了?究竟怎么回事?”

  “没人知道,她从不和人谈话,只是自己每日在树下徘徊,喃喃自语。谁也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忽然人群喧哗了起来,众人纷纷仰头:“快看啊!那女人爬到树上了!”

  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只见那女人手中握着一把寒光凛凛的弯刀,爬到树干之上,朝着斜指向西的树枝死命劈砍。那弯刀上带着奇异的花纹,看起来极为锋锐,一刀劈下,手臂粗细的枝干应声而落。那女人仿佛疯狂了,口中狂叫道:“你骗我!你骗我!你为何还不回来——”

  她边哭边砍,眨眼间将那根树枝砍得七零八落。随即从树上一跃而下,痴痴地望着古松:“玄奘哥哥,你说过,但看那山门里松枝头向东,我即回来。你看,松枝头向东了……”

  众人惊讶地望去,果然见那根最粗大的枝干被砍断之后,只剩下一根向东的松枝……

  那女人抱着树干慢慢地委顿到了地上,仰望着松枝痴痴地笑道:“玄奘哥哥,你终于回来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大漠苍狼2:绝密飞行作者:南派三叔 2推理笔记I:1/2傲娇侦探作者:早安夏天 3地狱的第19层作者:蔡骏 4怒江之战 第一部作者:南派三叔 5大漠苍狼1:绝地勘探作者:南派三叔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