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悬疑推理小说 > 彩虹牙刷 > 第五章:黄之章:黄はお金の匂いの色

第五章:黄之章:黄はお金の匂いの色

所属书籍: 彩虹牙刷

  [自翻][早坂吝]黄はお金の匂いの色

  不是有句老话叫适材适所吗,我觉得那是很重要的。

  学习好的人去上好大学。体育好的人进运动部。有绝对音感的人就去玩乐器。

  然后我这种帅哥就要沐浴在女孩子黄色的声音里。

  脸长得好真方便啊。什么也不做也有女孩子靠过来。也不用什么麻烦的话术,见面当天就直接进旅馆也是家常便饭,是真正的刷脸。

  当然也有对我这种人感到嫉妒的。但是我想对那些人说啊,你们不是也有我没有的东西吗。你只要在你们擅长的领域里努力就好了。我就在我这方面愉悦度日即可,这就是适材适所。

  实际上,我除了脸以外,其他方面完全没什么值得一提的。虽然靠运气好上了高中,但是早就掉出了升学大军。运动方面除了H也没有擅长的(但是体育课是男女分开上的所以没露馅)。也没有其他可以向别人夸耀的兴趣和特技。

  所以至少请让我完全发挥我这唯一的优点吧……!

  嘛,虽然也没想要征得谁的同意。

  实际上,我很受欢迎。受欢迎到可能会遭天谴。

  男生间私下里所称的“T高三大美女”,年级Top,野球部经理,美术部神秘女。我全都睡过。我打算制霸这间学校。

  在这样的我面前,那家伙出现了。

  在要升三年级的时候转校过来,跟我进入同个班级的上木。

  即使是在什么都有可能的这间学校里,上木也鹤立鸡群。她从头到尾都和别人不同。那是一种她怎么会来这里的错位感,她已经游刃有余的超越了高中的次元。

  特别是长相。那张脸让三大美女一瞬之间全变成了丑八怪。一眼就觉得想干。

  到休息时间后,大家都在私下里说上木的事。但是基本上没有人在明面上向她本人搭话。理由多半是男生这边这互相牵制,而女生是因为嫉妒吧。

  这种胶着状态持续了1周后,终于我开始对上木展开“第一个上”行动。

  别担心~,只要我这个帅哥张张嘴,她立即就会打开大腿的。

  午休时间。

  上木趴在自己的桌子上睡得正香。有花粉病的我好好擤了擤鼻子走向她。但是,途中冒出来了个多余的。

  那是同班女生山吹。我和山吹曾经睡过一次。如果说三大美女是丑八怪,山吹就是失败的福笑。她是个处女,也没什么技巧。然而现在连处女都不是了,所以如今她作为女人的价值可以说是0。要说为什么我会和这样的女人睡,嘛,算是一种收集魂吧。你看,口袋妖怪你们不是也想全图鉴吗。

  于是,这位山吹同学这次是有什么事呢。

  什么什么

  手里有两张罗杰氏家的魔术秀票,今晚要不要一起去看?

  罗杰氏家?

  啊,是魔术吧。说起罗杰氏家,好像是个日本人和英国人的混血儿,是以长得帅为卖点的年轻魔术师。

  嘛,虽然也没我这么帅啊。

  那不是高中生男女一起去看的玩意吧。而且啊,今晚你不觉得有点太急了吗?你怎么会有那种票的?

  啊,你父亲工作的公司是这次的赞助商?所以就免费得到了票。

  哼——

  哎呀哎呀,让个麻烦的女人给抓到了啊。不过插了一次就当自己是我女朋友吗。男人一辈子能射出的精子量好像是固定哦。我是不想在你身上第二次浪费那贵重的精子啊——这种话就算是我也不能当着她的面说。我正想着怎么拒绝她,上木蓦的站起来,走出了教室。

  我半硬来得甩开山吹,追在上木后面。

  在走廊上,我追上她说

  “上木同学”

  “初次见面?”

  上木有点疑惑的这样说

  “嗯,不,我是跟你同班的黄濑啊”

  “啊——,是这样的吗?对不起,我不太记人脸~”

  有种飘飘的感觉。不可思议系吗。还是说单纯是因为刚睡醒脑子还没转过来呢——没错,肯定是这样的。你看,再怎么刚转校过来,怎么可能跟我这种帅哥在同一个教室一整周都不记得我的脸呢。

  “我有话要跟你说。这里有点不太方便,能跟我一起来吗”

  我把她带到教学楼后面,在飞散的樱花中,我们相对而立。

  “有什么话呢?”

  上木微笑着说。

  离近了看,她果然非常可爱。我像是哪里的第一次向女生告白的童贞一样心跳起来。振作点,我可是历战的勇者啊。年级top说过,考试这类要签名的东西,只要把名字写上时候自己就已经是合格确定了。和那一样,我只要说一句话,下个瞬间,对方不管身体还是心都会全裸才对。

  我忍着抽鼻涕的冲动说道

  “实际上……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我就心动了。这就是一见钟情吗。哈哈,以前从来没有这种事呢……我喜欢你,能和我交往吗?”

  我自己也觉得真是蹩脚的台词。但是实际上,谁也没在听这些话,都只是看着我的脸。只要脸长得好,就算是那种一文不值的告白对方也会流着欢喜的泪水扑过来的。

  但是,上木没有扑过来。

  眼看她那友善的笑容似是要变成攻击性的笑容,然而她只这样说了一句话。

  “五万元”

  “啊?”

  “一发五万元。这是我的价格”

  “那,那就是说——”

  “是的。也就是所谓的援助交际嘛”

  上木竟然在做援交什么的。

  这真是让我相当震动。

  虽说如此。我也并不是在说援交不对。丑人就随便去做好了,但是长着这样的脸去做援交这也太可惜了吧……!这就像是人气绝顶的偶像去出演AV一样。

  我抗议道

  “我所追求的并不是那种东西啊。我觉得即使用钱买来H,这里面也无法产生爱情啊”

  “很抱歉,我是不交男朋友主义者。大家都是平等的五万元。付钱了我们就是朋友,不付钱就再见。”

  以前倒是也有被拒绝的时候。

  但是那种时候,所有的女人都低着头,因为害怕和我对上目光就会成为爱情的俘虏。所以那些时候只要轻轻托起女人的下巴,让她面向我。只要这样就能夺取她的双唇。

  但是上木这厮……!

  她直盯着我的眼,然后说出了那句话。

  我对你这种人没兴趣。

  “不会付钱,我不会付钱的。我觉得那肯定哪里不对的啊”

  我这样的帅哥H还一定要掏钱,这肯定错了。

  “啊,是吗。那再见”

  上木说完,轻描淡写的转身离去。而且一次也没有回头。我一个人被留在了教学楼背后。

  过了一会,怒气涌上我的心头。

  大家平等都是五万元?你这是对谁在说话啊。我甚至做过读者模特的啊,怎么可能会平等啊!

  我狠狠的踢向教学楼的墙壁。

  “好痛!”

  我的脚传来一阵麻痛。

  总、总之……这以后再去接近她也只是让我受伤而已。我暗自决定再也不和她说话了

  。我自己也觉得很丢人。但是无论如何我也无法压抑自己的欲望,想用自己的手玷污那家伙的欲望……

  午休时间,我和昨天一样在走廊上叫住她,上木像是确信自己会胜利一样走近过来。

  你就趁现在好好享受胜利的感觉把,马上就让你喘个不停。

  “那样东西,我带来了哦”

  我压低声音,这让别人听见可就麻烦了。

  “那样东西?”

  上木反问道,但是从那明显是在耍人的口气看来,她明显知道“那样东西”是什么。这是打算故意让我从自己嘴里说出来,从而让耻辱感加倍吧。真是个S。但是让这种人屈服是最让我兴奋的。

  “五万元”

  “你不是说不愿付什么钱吗”

  “我并不是放弃和你交往了。但是,无论如何都想和你……”

  上木嗤笑

  “去屋顶吧”

  “屋顶?那地方锁着的吧”

  “没关系,JAF的朋友教过我闯空门”

  JAF都有朋友你还真能打啊。

  走在通往屋顶的楼梯上,我以社交辞令询问她身体怎么样。因为上木在第三节体育课的时候去了保健室。

  “只是困罢了。昨天基本没怎么让我睡啊”

  是援交的客人吗。我在愤怒下沉默了。

  到达屋顶后。上木用针打开锁来到外面,在建筑物内无法想象的大风吹过。

  我从后面抱住上木的肩,但是被拨开了

  “别碰我,先付钱”

  我从钱包里抽出五张万元大钞,交给她时注意着不让她发现自己指尖的颤抖。

  下个瞬间,发生了难以置信的事。

  擦拉擦拉擦拉擦拉,上木看也不看一眼就把钱撕成了碎片。

  福泽谕吉的碎尸随着春风飘舞。

  “为什么……”

  “因为想看看你的这种表情”

  这一句话,狠狠的刺穿了我的心。

  啊,我一辈子也无法战胜这家伙。这辈子都会跪在她的脚边舔她的靴子吧。但是那样也好……

  从哪里的远方传来拉链的声音。

  我的阴茎被含在嘴里。

  我不由得发出了声音。

  *

  “那么,该提问了。为什么我把钱撕掉了呢”

  “啊,为什么是……”

  707号室,我和らいち躺在同一张床上,刚听她说完刚才那个故事。

  “就像你最后说的那样。不是想要看看黄濑同学的那种表情——舍弃自尊付出的钱被无情撕毁,被打击得体无完肤的表情吗?而且基本上他的独白都是你编出来的吧。真的会有那种讨厌的家伙吗”

  “从那表情就能看出来他绝对是那么想的啊。肯定没错”

  这不是偏见吗

  “而且撕钱真正的理由并不是‘想要打击他’。嘛,老实说也有那个成分。不过再怎么说我也不会就为那种理由撕掉重要的钱啊。那么我到底是为什么而撕的呢?”

  “只有这点线索不行啊。可以问几个问题吗”

  “OK~”

  “嗯,你撕掉钱是因为对什么生气吗?”

  “嗯,超生气的哦!”

  “是钱上有问题吗?”

  “嗯”

  “是和犯罪有关吗”

  “嗯”

  和钱有关,而且和犯罪有关

  “假钱?”

  らいち一脸得意的说“不对”。看来我这个回答在她的预料范围内。听说最近的年轻人不良团伙制造伪钞的事例也在增加,这次的事件不在其中吗。

  如果不是伪钞的话又会是什么呢。

  “是五张全部有问题还是只有其中一张有问题呢?”

  “只有一张”

  “那其他的钱都只是陪葬?”

  是陪葬这种表达方式很有趣吗,らいち呵呵笑了。

  “是的啊~”

  那样的话只要撕掉有问题的那一张不就好了。明明刚说过“不会因为这么点理由就撕掉重要的钱”,果然这人某些地方的金钱观念很扭曲啊。

  而且基本上说,在他面前撕掉有意义吗。不能直接拒收,或者之后偷偷处理掉吗。我针对这点提出问题后

  “有在他面前撕掉的必要”

  她回答说。

  “只要拿着那张钱,就会对你有害?”

  “是啊,有害的,很危险的。”

  “毒?上面涂毒了吗?”

  “那学校还没有乱到那种地步啊”

  她一笑置之。

  “嗯——”

  问题卡住了。我再次在脑中筛过事情的概要。帅哥黄濑同学对转校生らいち一见钟情之后告白。但是“我在进行援助交易”被甩了。自尊受伤的黄濑决定不再和らいち扯上关系,但是次日就改变主意付了五万元……

  嗯?等等。再想想的话,5万元这个金额对于一般高中生来说应该是相当大的一笔钱。他还真能一天都筹到啊——啊,难道说。

  “难道说,那钱是偷来的?”

  “good!这点,非常的重要啊!”

  黄濑同学做了小偷啊。可是为什么偷来的钱会成为问题呢。

  “是对他偷钱这种行为在伦理上产生愤怒吗?”

  “你看我像那种人吗?”

  “不,不像”

  援交也是犯罪嘛。

  “你不想持有偷来的那张钱吗?”

  “Yes”

  “你、黄濑同学、被偷了钱的人互相认识?”

  “Yes”

  “那你们三个是同个学校,莫非是同班同学?”

  “Yes”

  “你刚刚转学,已经和钱被偷了的那人建筑起良好的关系了?”

  “No。基本没说过话啊。”

  我突然想到一点,问到

  “说起来,你转过去以后交到朋友了吗?”

  “这和这个问题没关系。而且当然有啊……”

  “太好了,我还担心你能不能适应新班级”

  “多~管闲事”

  らいち这样说着,用食指弹了一下我的阴茎。

  交到朋友了,这是真话吗。

  らいち刚刚讲述的问题篇里,虽然视点是设在黄濑同学身上。但是当然一切都是らいち的实际体验为基础。可是在一开始的午休时间,らいち趴在桌子上睡午觉,为何却知道了黄濑同学和山吹同学的对话内容。虽然也有可能是らいち之后从他俩中的谁那里听来的,但是不是也有可能是她那时候在装睡。在午休时间装睡,这不是完美的没朋友的人的行为吗。虽然我故意不指出这一点。

  此外我脑中角落里有什么一直挥之不去。总觉得现在自己在想的东西里有什么重要提示——

  “对了,我明白了!”

  “什么什么,告诉我告诉我”

  “我还以为那段话只是随口说说,原来里面含有正经的提示啊。是魔术秀的事”

  山吹同学被黄濑同学拒绝了,所以就和别人去了魔术秀。在那里她参加了钱币消失的魔术。那是签过名的钱币从魔术师手中消失,然后再从新品的柠檬中再次出现的古典魔术“bill in lemon”

  另外,这个要是用扑克牌来演的话,就是‘Card in lemon’。

  虽然一般会用新钱换回被签名和柠檬汁弄脏的钱。

  “她那天把那张钱作为纪念品带走了。然后第二天,拿到学校里炫耀过。听到这件事的黄濑同学就想到一个向刺伤他自尊的你复仇的计划。”

  确实第三节是体育课吧。黄濑以去厕所等借口离开,从放在女子更衣室或者教室里的山吹同学的钱包里偷走那张有签名的一万元。然后和其他四万元混在一起交给了你。这是为了之后她发现钱被偷开始寻找犯人的时候,把体育课时在保健室的你立为犯人。如果她没有注意到的话,他就会说‘再让我看一次那张钱’来让她发觉吧

  因为援交要是暴露了的话可能会被退学,所以你很难说出这是从黄濑同学那里得到的。就算说出来了,在女生中高人气的黄濑同学和刚转学过来还没有融入班中的你,男人先不说,山吹同学和其他女生会相信谁的话这是很明显的。黄濑同学就是想这么做来陷害你。

  但是,他有一个误算。有花粉症的他没有发觉即使过了一天,那钱上还留着柠檬的香气。在房顶上闻到那股气味的你回忆起山吹同学所说的“bill in lemon”的事,看穿了他的企图。所以你撕掉了钱,对吗?“

  “对极了!黄濑那家伙,最烂了吧。因为我不搭理他就想要这样陷害我。我气一上头,就狠狠的咬了他的阴茎”

  我无意间按住了自己的股间。

  “啊,另外剩下的四万元似乎是黄濑本人的钱。我踩着满地打滚的他讯问,结果那是他做牛郎赚来的。”

  “但是其他四万元先不说,山吹同学这不是挺可怜的吗?什么错也没有就被撕掉了一万元——而且是知名魔术师在舞台上用过的纪念品。你应该把它还给山吹同学的。”

  我这样一说,らいち立即不高兴起来。

  “我要怎么说?说是黄濑同学给的?那样的话不就得说出援交的事了吗”

  “要说确实是这样,但是……”

  这可不太像你啊。

  不像总是追求正确的你。

  “无所谓吧。我也不想被卷进麻烦事里啊。说起这个,你也没付今天的钱呢。五万元,付钱啊”

  “啊,嗯……”

  面对らいち的豹变,我呆然从钱包中取出了钱

  。下个瞬间,发生了难以置信的事。

  擦拉擦拉擦拉擦拉,らいち把钱撕成了碎片。

  “干,干什么……”

  “开~个玩笑,吓住了?”

  らいち邪恶的笑着,从长筒袜里取出了无伤的钱币。1、2、3、4、5,每张都在。

  那么刚才撕得是……?

  我仔细看向散乱在床上的纸屑,是写着首相什么什么的报纸。

  掉包了吗。

  “黄濑那时也是这样的哦。因为房顶上的风很强,正好假钱的碎片立即就被吹走了。这样我就成功完全骗得了黄濑的四万元。啊,当然,那张一万元我悄悄还到山吹同学的钱包里了,所以安心吧

  但是黄濑暂且不谈,真没想到连你也被骗了呢——这个撕钱明明还是你以前在电视上演过的魔术呢,呐,‘知名魔术师’罗杰氏家先生”

  可是我别说らいち了,这世上的任何人,我都没有教过他这个魔术的手法。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无法停止做らいち的fan啊。

无忧书城 > 悬疑推理小说 > 彩虹牙刷 > 第五章:黄之章:黄はお金の匂いの色
回目录:《彩虹牙刷》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推理笔记III:死神笔记重现作者:早安夏天 2大唐泥犁狱西游八十一案作者:陈渐 3死亡万花筒作者:西子绪 4推理笔记I:1/2傲娇侦探作者:早安夏天 5他来了请闭眼作者:丁墨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