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三十章

所属书籍: 浴血罗霄

  罗霄纵队打了两个败仗,被迫向西后,国民党西路剿共总司令部及南京统帅部,弹冠相庆。他们判断,红军会继续向南,到袁水上游和武功山及禾水地区。这一带碉堡林立,交通便利,是消灭红军最好的时机和地区。为了统一这个地区的指挥,他们认为一月前攻占苏区中心的段栋梁中将,是最理想的人选。因此,除让他指挥所属一个师外,还把这一地区其他部队归他指挥。段栋梁感到事关重大,立即统一筹划,全面布置,大有“灭此朝食”之慨。

  段栋梁受到国民党统帅部的青睐是有历史原因的。他毕业于保定军官学校,素喜涉猎古今军事典籍,加以多年的军旅生活,经验颇为丰富,故有知兵之名。红军打长沙的时候,他还是少将,长沙战后,升为中将。此后和红军作战,更卖气力,曾得到蒋介石和何键的赞扬。一九三三年春天,何键在长沙成市西路剿匪总司令部,以大军进攻苏区,他是主要将领之一。在一年的战争中,何键进攻苏区的军队,有五个师十五个旅,先后都吃了或大或小的亏,只有段栋梁将军是例外。罗霄纵队指挥员,常常想好好打他一下,但始终没有找到好机会。罗霄纵队离开苏区北上的时候,他乘虚占领苏区中心一个县城。从此,更加自负。

  来围攻罗霄纵队之前,段栋梁听说国民党政府军事委员会要派大员到他的军队校阅,他想在校阅官面前显点本领。就用全部精力,进行练兵。他的目标,是要求部下达到如军事典籍上所说的“赴汤蹈火,视死如归”的标准。为达到这种目的,就要把兵士造成毫无理性的机器人,确切点说,就要造成一具具没有灵魂的行尸,盲目地供他驱使。

  检阅那天,除了国民政府校阅大员外,段栋梁请了上流社会中许多头面人物来参观。他命令参谋长为检阅场总指挥,除了按检阅的一般规定动作外,还暗嘱其在检阅时表演特殊动作,使检闽时分外生色。阅兵场在湘江右岸,队伍站好后,他和总司令部派来的大员同到校阅场,一声号响,千万只脚马上立正,整齐严肃得象按着一定距离打入地下的木桩一样。大员和贵宾们看到他的军容,连声称赞说:“细柳之风!细柳之风!”

  检阅的最末一项是正步步伐。各部队按次序开步走,将近河边,指挥的人不是叫左转弯,就是叫右转弯,使部队从河岸上绕走。河岸边是一个陡壁,下面是深潭,稍一失足,就会掉到河中。

  最末的一队是段栋梁的警卫队。这一队人的装束,与其他稍有不同,其他部队的服装都是灰色,而这一队都是黄色。脚下不是胶皮鞋,而是短统革靴。警卫队的后面,还有一个小队是执法队,个个提着大刀。他们的任务表面上是随警卫队同时检阅,但兵士们都知道他的实际任务,是来监视他们在检阅中的动作的。在警卫队受检阅的时候,不是象其他各部队一样由各部官长发口令,而是由总指挥亲自发口令。

  总指挥命令他们成二路纵队,一伍一伍地排得很整齐地前进。快到河边,走前面的人都以为总指挥发左转弯的口令,谁知总指挥并没有发口令,他们只好依然向前直走,这样第一伍连人带枪掉下河里去了。这时第二伍第三伍……正盼总指挥快发左右转弯口令时,第二伍的人又落下深水去了。他们直沉水底,河中虽然发出水流的巨大的震荡声,却没有一点人声。等到第三伍快到河边的时候,总指挥忽然叫一声:“左转弯。”

  第三伍的人好象没有听到口令似的,来不及转弯,也落到深水去了。总指挥勃然大怒,甩军刀向前一挥,第四伍及以后的人都左转弯了,他们在转弯的时候,眼睛平视,和身体同时转动,差不多意识不到自己在干什么。

  落到深潭的人,只有两个人顺着水流泅水走了,其余的人根本见不到影子。水花在无规则地荡漾,无数的水泡从水底下不断浮起,先浮起的还没有破裂,后面又浮起了;等后面的浮起后,先浮起的才破裂。于是不断浮起,不断破裂,不久,泡沫慢慢减少、消失,水面终归平挣。

  看到生命一对一对的死亡,中将和校阅人员站在一块,仍谈笺自若,好象小孩踩死蚂蚁一样。水面平静的时候,校阅大员向中将说;“我要把你们的大无畏精神和尚武的气概报告蒋委员长和何总司令。”

  中将两手向左右一分,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地说:“这算什么!这算什么!”

  校阅结束后,段栋梁心中非常得意,不断地对自己说:“今天成功了!今天成功了!”

  他回到住所不久,书记送来书面报告给他。他看了一下,是副官长请他批准淹死的人的棺材费的。副官长建议给每人买口价值三十元的棺材,他不假思索地批了“照准”两个字,就放在桌上抽起雪茄来。

  半根烟后,他无意中又溜了一眼那份报告,这次检阅共死了四个人,他盘算一下,三四一十二,就是一百二十元。他立即把报告拿到身边,改批为:“每人发棺材费十五元,抚恤费另议。”随即叫参谋发还,并吩咐他告诉副官长写信给长沙的招募处,赶快招兵。

  晚上,段栋粱辗转反侧,玩味这一天的成功,推测他的上级和社会名流,对他会产生什么印象。他忽然想起“一将功成万骨枯”这句唐诗,写得多好啊!这是历史的必然。历史上有成功之将,就自然有“万骨之枯”;有“万骨之枯”,就自然有“成功之将”。他这种人生观,是多年带兵确定的。特别是近三年以来,更加深刻。以前他觉得招兵买马,不是容易的事,因而对兵士的生命,总还爱惜一点,一九三一年江淮河汉大水灾的时候,有一天蒋介石问他:“你们队伍充实吗?”

  他回答说:“不大充实。”

  “怎么不充实?”

  “招兵很困难。”

  “吓!”蒋介石惊讶地说,“困难……你们招兵的区域在哪里?”

  “在上湖南,我们的防区内。”

  “难怪!”老蒋很惋惜地说,“你驻在上湖南,眼睛就只看上湖南,其实招兵有什么难!你不知道吗?今年入夏以来,各地阴雨绵绵,长江流域,尤其是淮河流域,不是发了大水吗?灾民不下一万万人,直到现在,还有一百七十县的水没有完全退。这些人没有饭吃,没有衣穿,他们就是我们的后备兵。你只要派人带点钱去,招多少也有。江西剿匪部队,今年差不多都是这样补充起来的。这样,不仅增强了我们的实力,而且救了他们的命,做了一番大的慈善事业,岂不是一举两得?”

  蒋介石还没有说完,中将恍然大悟,连连点头说:“是!是!是!”

  “你想,”蒋介石又用教训的口气说,“中国地方好大,人口好多……四万万以上,几乎占全世界五分之一呀。水旱天灾,年年难免,不是上年,就是下年,不是这里,就是那里,你要兵吗?到灾荒的地方去招就是,政府现在提倡救灾,这样既救济了灾民,又补充了队伍,我重复一句,一举两得呀!”

  听到这里,段栋梁不觉浑身热血沸腾起来,一种不可思议的魔力几乎使他陶醉。他觉得他多年来没有解决的问题,一下子就解决了。“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他觉得蒋介石的召见才十来分钟,就远胜于一夜话,他是多么伟大啊!

  他平素对于蒋介石,五体投地,认为蒋介石是当代三大伟人之一,并且拿他作为自己模范。但这时候段栋梁顿觉得他对蒋介石的伟大实在认识不足。自己虽是个英雄,但在大英雄面前,却相形见绌。他手足无措,一种惭愧的感觉涌上心头,几乎使他无地自容。从此,他不仅注意研究蒋介石的一切著作言论,而且注意学他说话的口气,举止,学他在部下面前的态度,特别对于蒋介石这一天所讲的话,经常玩味。越玩昧他越认识到人比水贱的道理。俗话说:“冷水要人挑”,没人挑,水是不会来的。那么,人呢,他是有脚的,只要印上几张布告贴到水旱天灾地方,他就会自动跑来的。因此,今天当他看到他的部下一伍又一伍地死在水里的时候,他什么也没想,只想到这是他成功的秘诀。现在蒋介石委他以重任,要他扫荡苏区,他决心把苏区化为一片汪洋的血海。

回目录:《浴血罗霄》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一句顶一万句作者:刘震云 2女心理师(下)作者:毕淑敏 3心居作者:滕肖澜 4幸福来敲门作者:严歌苓 5浴血罗霄作者:萧克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