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三章 小东西 8

所属书籍: 第一部 人面桃花

  晚上,老虎从床上起来,下了楼,悄悄地溜到院中。就像白天预先想好的那样,脱一下鞋子,拎在手里,蹑手蹑脚地朝后院走去。

  他轻轻地拨一开门闩,拉开门,走到院外。除了村中偶尔传出的几声狗叫之外,没有惊动任何人。他意识到自己正在做有生以来的第一件大事。他并不急于到学堂里去,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反而不急了。他来到了河边。这条河里长满了菖蒲和芦荻,一直通往长江。月光下,菖蒲的叶子都枯了,风一吹,沙沙地响。

  他在河岸上坐了很长的时间。他一会儿看看树林中的月亮——它像一块布在水里飘着,一会儿又看着河水碎碎的波光,河面上散发着阵阵凉气。他打算把那将发生的事想想清楚,可奇怪的是,心中隐隐约约感到了一丝忧伤。

  他很容易就找到那棵槐树。

  树干离院墙很近。很快,他已经骑到了院墙上了,散了窝的马蜂在他眼前飞来飞去。当他从梯子上往院里下来的时候,才觉得脸肿了起来。他并不觉得怎么疼。

  果然有一张梯子。他笑了一下。心里沉沉的,嗓子里咸一咸的。月光下,他看见她的门开着。他又笑了一下。

  他刚走到房门前,正犹豫要不要敲门,房门就开了。从门里伸出来一只手,将他拽了进去。

  “这么晚?”翠莲低低说,“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

  她搂住他的脖子,热气喷到他的脸上。她抓过他的一只手按在自己的胸前,大口大口地喘起气来。

  老虎的手里满是这样柔软的东西。很快,他将手挪开了。翠莲又将他的手捉住,重新按在那儿。她用舌头舔他的脸,舔他的嘴唇,咬他的鼻子,咬他的耳朵,嘴里哼哼唧唧地说着什么,不过在呼哧呼哧的喘息声中,他什么也听不清。

  果然是个婊子。

  她让他使劲捏,老虎就使劲捏。她让他再使劲,老虎说他已经很使劲了。他闻到她身上微微的汗味。就像是马厩里的味道。他又听见她在耳边说:“你想怎样就怎样。”随后,她就手忙脚乱地帮他脱衣服,她让他叫她姐姐,他就叫姐姐。

  姐姐,姐姐姐姐……

  当他们脱一光了衣服钻入被窝,紧紧搂一抱在一起的时候,老虎听见自己说了一句:“我要死了。”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在顷刻之间被融化了。随后他就轻声地哭了起来。黑暗中,他听见翠莲笑了一下说:“兄弟,这话一点不错,这事儿跟死也差不多。”

  她压在他身上,又拧又捏又咬。他平躺在床上,身体绷得紧紧的,像一张弓。

  她让他照她的话去做,他的确很听话,她教他说一些让他心惊胆战的话。月光下,老虎看见她的腰高高地耸一起来,随后重重地摔在床上,像卷上岸的波浪一样,一次又一次。她使劲绷着腿,她的腿坚一硬如铁,牙齿咬得咯咯响,她使劲地掐着他的肩膀,她的头在他眼前乱摇乱晃,那样子,真是可怕极了。有一阵子,老虎吓坏了,不知拿她怎么办。

  翠莲闭着眼睛,嘴里不时地叫他乖乖。乖乖,乖乖。乖乖。

  月光冷冷地透过纱窗,照到床前。他看见翠莲光裸、白皙的肌肤上像是结了一层白霜。在很长一段时间中,他们俩都静静地躺着,一动不动,一句话也不说。

  身上的汗水让凉风一吹,很快就干了。剩下的就是弥散不去的气味。现在,这种气味不再让他感到羞耻了。她的脖子里,臂弯里,肚子上,腋窝里都是同样的气味。他还闻到了一种隐隐的香味,他不知道是院子里的晚木樨的香味,还是她脸上的胭脂的味儿。

  翠莲像是照料一个婴儿似的,替他盖上被子,掖了掖被头,然后她就一丝不挂地下了床。他看见她那肥胖的身体犹如杯中溢出的水那样晃荡。她在房间里摸索了一阵,拿来一只锡罐,又重新在他的身边躺下。她的身体变得凉飕飕,像鲩鱼一样,光滑而一涣埂K蚩蓿永锩嫒〕鲆豢槭裁炊鳎剿炖铩

  “这是什么?”老虎问。

  “冰糖。”翠莲道。

  冰糖在他牙齿间发出清晰的磕碰声。含着糖,他觉得很安心,什么都可以不去想它。

  翠莲说,她当年在扬州妓院的时候,每次客人完一事后,都要含一块冰糖,这是他们妓院的规矩。

  老虎问她怎么接客人,翠莲就用手轻轻地拍打他的脸颊:“就跟咱俩刚才一样。”她这样一说,老虎再次紧紧地搂着她。

  像是为了讨好她,老虎忽然说,今天中午,校长叫他去伽蓝殿,他什么都没说。

  翠莲眨着大眼睛,过了半天才说:“你还是说了些什么吧?要不然,她不会下午就派王七蛋去孙姑娘家捉人。”

  “捉到了吗?”

  “他早走了。”翠莲说。

  翠莲仔仔细细地问了问今天中午他与秀米见面时的情形。她问什么,他就说什么。末了,她松了一口气,说:“好险!她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人。你很难知道她脑子里想一些什么事。她看人的时候,并不盯着你瞧,你可能还没觉察到她在打量你,可她已经把你的骨头都看清楚了。”

  老虎当然知道翠莲说的这个“她”指的是谁。而且单单从她刚才的语调里,就能隐隐约约地感觉到,翠莲和秀米这两个人并不像村里人传说的那样亲密,而是互相都有提防。可是这又是为什么呢?

  “你说她聪明,”老虎想了想,说,“可村里的人都把她看成是一个疯子呢。”

  “有时候,她的确是个疯子。”

  翠莲把他的手拉过来,放在她的奶子上。它像一枚没有长熟的桑椹一样立刻硬了起来,又像一颗布做的纽扣。翠莲“啊啊”地叫唤了几声,说:“她想把普济的人都变成同一个人,穿同样的颜色、样式的衣裳;村里每户人家的房子都一样,大小、格式都一样。村里所有的地不归任何人所有,但同时又属于每一个人。

  全村的人一起下地干活,一起吃饭,一起熄灯睡觉,每个人的财产都一样多,照到屋子里的阳光一样多,落到每户人家屋顶上的雨雪一样多,每个人笑容都一样多,甚至就连做的梦都是一样的。“”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因为她以为这样一来,世上什么烦恼就都没有了。”

  “可是,可是,”老虎道,“我觉得这样还是挺不错的呢。”

  “不错个屁。”翠莲道,“这都是她一个人在睡不着觉的时候自己凭空想出来的罢了。平常人人都会这么想,可也就是想想而已,过一会儿就忘了。可她真的要这么做,不是疯了是什么呀?”

  过了一会儿,翠莲又说:“不过,天底下不只她一个人是疯子,要不然就不会有那么多人要革命了。”

  她提到了那个名叫张季元的人,还说起学堂来来往往的陌生人,“可照我来看,这大清朝不会完,就是完了,也必然会有一个人出来当皇帝。”

  她的呻一吟声越来越响了,她侧过身来亲他的嘴,连她呼出的气都是甜滋滋的。

  “那个弹棉花的人,他走了吗?”不知怎么,老虎又想起那个弹棉花的人来。

  “前天就走了。”翠莲说,“他是手艺人,不会老呆在同一个地方。”

  “可我听喜鹊说,咱家里还有一大堆棉花等着他去弹呢?”

  “还有别的弹棉花的人,会到村里来。”

  “那天晚上,你干吗问他是不是属猪的?”

  当老虎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翠莲就眯缝着双眼,像是没有听见他问这句话似的,笑嘻嘻地看着他说:“要是我年轻二十岁,嫁给你作媳妇,你要不要?”

  “要!”老虎说。

  “你要不要再‘死’一次?天就快亮了呢?”

  老虎想了想,就说:“好。”

  她让他坐到她身上,老虎想了一下,就照办了,她让他打她耳光,掐她的脖子,他也照办了。直掐得她喉咙里“呃呃”怪叫,直翻白眼,才住了手。他真担心一用力,就会把她掐死。她又让他骂她婊子。烂婊子、臭婊子,千人骑、万人插的婊子。她说一句,老虎就跟着重复一句。

  最后,她突然呜呜地哭起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一部 人面桃花作者:格非 2男人这东西作者:渡边淳一 3第七天作者:余华 4下 枫叶荻花秋瑟瑟作者:王火 5状元媒作者:叶广芩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