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一章 招隐寺 3

所属书籍: 第三部 春尽江南

  3

  来人名叫骆金祥,自称是庞家玉的乡下表叔。他来自鹤浦所属长洲新区的官塘镇。此人面容苍老,却又染了一头乌发,使端午很难判断他的实际年龄。他的一个儿子死了。另外一个儿子和一个姑娘则被派出所的人抓了进去。

  “我那姑娘是一个哑巴,你是知道的(端午其实并不知道)。国胜是从六楼的阳台上摔下来的,他的舅舅是一个杀猪的。而事情坏就坏在那个从新加坡回来的大学生身上。医院的外科主任一口咬定,毛毛处于植物人状态,可以随意处置。毛毛不是别人,正是庞家玉的小学同学。小时候,两家的大人还提过娃娃亲。国胜叫庞家玉的父亲为岳父大人,村里至今还记得这段老话。”

  老骆一会儿眼泪汪汪,一会儿强作笑颜,把事情说得颠来倒去。他倒不是故意的。

  长洲一带是下江官话与吴方言的混合区,老骆的话音很不好懂。他根本不理会端午递过去的餐巾纸,而是将眼泪和鼻涕偷偷抹在自己的裤裆里。为了弄清楚整个事情的原委,谭端午不得不多次打断了老骆的陈述,通过不断的提问,将那些片言只语,小心翼翼地缝合在一起,使它符合时间上的先后关系和逻辑上的因果链。

  老骆的二儿子名叫骆国胜(小名或许叫毛毛),起先在长江上经营挖沙的生意。有了一笔积蓄之后,就在长洲镇上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商品房。拿钥匙的那天,国胜办了一桌酒席,将父母、哥哥和妹妹都请来吃喜酒,一家人欢天喜地的。饭后,兄弟俩靠在卧室的阳台上抽烟闲聊,趁机消化一下满腹的食物,以及乔迁新居所带来的喜悦和妒忌。国胜是一个大胖子,阳台的镀铬栏杆吃不住他的体重。它悄悄地松动,变形,乃至垮塌。国胜在完成了一套业余的高台跳水动作之后,从六楼栽了下来。他被送到医院后,并未马上死去。财务室对账单上的债务已经超过了10万,可他还在那硬一挺着,不肯离开这个世界。

  有点不太懂事。

  最后,极富道德感和同情心的外科主任也有些看不下去了。他把骆金祥夫妇,还有国胜那过门不到一年的新媳妇叫到了监护室门外的走廊里,对他们暗示说,即便最后能抢救过来(这样的概率微乎其微),也是植物人无疑。这样拖下去,银子哗啦啦地流走,什么意思么?

  听他这么一说,国胜他娘一连晕过去了三次。

  最后出面解决问题的是国胜的大舅。他是个杀猪的,心硬如铁。他走到国胜的床边,捋了捋袖子,趴在他外甥的耳边,平生第一次用温柔的语调对他说:国胜啊国胜,你这么硬撑着,有意思吗?俗话说,甜处安生,苦处花钱,你上路去吧。这事不要怨你舅舅,实在是你娘和你媳妇的主意。说罢,他抱住那“讨债鬼”的头和脚,往中间一窝,老二抖了抖腿,这才咽了气。

  本来这事就算完了。可偏偏在这个时候,村里的一个大学生从新加坡回来探亲。他听说了这件事,就对国胜的哥哥献计说,新建商品房的阳台栏杆经人轻轻一靠,就塌了个吊了,这在文明程度如新加坡一般的国家,是断然不能想象的。毫无疑问,开发商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大儿子一听,脑子一热,连夜就叫齐了一百多人,将开发商的销售中心围了起来。他们在门外喊了一夜,也没能见到开发商的半个人影,倒是把派出所的人招来了。

  “派出所与狗日的开发商是勾着的,这个你晓得的?”(端午摇头,表示他并不晓得)老骆最后道,“警笛一响,一百多号人一哄而散。可怜我那老大,还有哑巴姑娘,都被派出所捉了进去。人到现在还没放。”

  老骆的故事,与互联网上类似的社会新闻相比,实在没有多少新意。端午连茶也没给客人泡,心里暗暗盼望着他早点离开。他心烦意乱地告诉老骆,他的妻子庞家玉此刻并不在鹤浦。她到北京学习去了。而他本人,则“对法律一窍不通”。随后,他刻意地保持沉默。一声不吭,是他的绝招。他知道骆金祥支持不了多一会儿。他的冷漠和心烦意乱都不是装出来的,因而更加令人生畏。

  老骆带来的礼物,一网兜品相不好的水果、一袋黑芝麻、两瓶“蓝色经典”洋河白酒,庄重地搁在淡蓝色的玻璃茶几上。

  两个人僵持了一阵,老骆并没有感到任何不自在。他不无夸耀地提到了农村的新变化。正在进行的大规模的拆迁。新建的航空工业园外,甚至停着一架报废的麦道82飞机。八车道宽敞的马路,三个小时可达杭州。亚洲最大的造纸厂。镇上的瑞典籍工程师。他甚至还提到了在四星级宾馆门前公然拉客的妓女。说起这些变化,老骆的脸上不无骄傲之色。端午只得明确地提醒他,自己一会儿还得出门办事。

  金祥临走前,再次提到了死者的那个舅舅。他想出来的解决办法是,由他(舅舅)出面,将国胜的遗体从医院的太平间取出来,在夜幕的掩护下,将它悄悄地运到派出所,堵在派出所的门口。诈他娘的一回尸。舅舅的见识是:派出所再厉害,也不太可能拘留尸体,等到他们找上门来,事情的主动权说不定会悄然易手。金祥让端午帮他合计合计,这样做会不会有什么不可控制的后果。

  端午想了半天,字斟句酌地回答道:“也不妨试试。”

  “你确定?”老骆马上反问道。

  端午疑心自己一旦说出“确定”二字,对方的“恭喜你,答对了!”就会脱口而出。看得出,老骆对中央电视台“快速抢答”一类的综艺节目,早已谙熟于心。

  看见金祥一只脚在门里,一只脚在门外,眼巴巴地望着自己,端午不禁动了恻隐之心。他认真地把舅舅的计划想了一遍,建议作出如下改动:

  “你们不妨大张旗鼓地为死者办丧事。殡仪馆的灵车绕道至派出所的门口,由母亲出面,恳请派出所准许你的大儿子和哑巴姑娘参加葬礼。必要的时候,可以下跪。只要人放出来,事情就可了结。”

  “你的意思是不是说,等办完了丧事,我们再把人还回去?”金祥问。

  端午的心一下就揪紧了。他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看来,中国社会正在发生的巨大变革,已经远远地超出了骆金祥们的理解力。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你怎么也想不到作者:路遥 2朝花夕拾作者:鲁迅 3冬天里的春天作者:李国文 4无字作者:张洁 5幸福来敲门作者:严歌苓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