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十九章

  在这个千年不遇的黑夜就要过去的时候,杭天醉被人用马车急速地送往起义总指挥部。马蹄在石板路上敲响的声音,比白天放大了许多倍,与时骤时稀的枪炮声相互呼应着。在那些扑面而来的深途的小巷中,杭天醉看到了不计其数的一面面高耸的石灰山墙,它们板着面孔,灰白色的粉脸僵死着,黑色的墙顶盖瓦如残眉,像梦中那些披麻戴孝没有知觉的魂灵,沉默地破败地阴森森地等待着他,冲过去一面,又迎上来一面。倏的,半空轰的一下就红了起来,火光冲天,使人心惊。狭小细长的巷子,挟持着马车上的主人。在这样变幻莫测的难以预料接下去后果如何的夜晚,他们要把他送往哪里?

  到了目的地杭天醉才知道,起义将领童保暄已自封为“临时都督“,让沈绿村请个人为他起草安民告示。杭天醉悄悄对沈绿村耳语:“什么,他能当都督?”沈绿村也跟他咬耳根子:“急什么,让他过半天瘤。”还朝他狡黠地挤了挤眼睛。

  杭天醉不喜欢这种说话和动作的神情,好像他和这种神情本来就有着千丝万缕的默契似的。他也不喜欢这种神情里包含着的不可告人的计谋,但他无可奈何。只得铺开纸,研着墨,正慢慢琢磨着,眼前那只“吾与尔偕藏“的曼生壶出现了,他抬起头,是夫人绿爱。浑身上下,血污淋淋的。杭天醉跳了起来,要喊,绿爱一把把他接了下去,说:“没事,给伤员包伤口沾的血。”

  说着从一只小锡罐里直往曼生壶里倒茶。茶滚圆,墨绿,饱满,棱棱有金石之气。天醉说:“你知道我从来不喝珠茶的,太杀回了,快给我换了龙井。”

  “正要杀杀你的口呢。”绿爱不由分说地往里冲滚烫开水,“龙井能熬得过夜去?这一屋子的人,全靠平水珠茶吊着精神呢,喝!”

  杭天醉看看老婆,觉得她已变成另一个人。他苦着脸,抿了口茶,又配又浓,香俗得很,精神却为之一振。正要低下头再琢磨,眼前亮闪闪的,他又吓了一跳,绿爱拿着把雪亮大剪刀,在他眼前晃。

  “是剪辫子吗?我自己来。”他扔了毛笔,说。

  “你写你的,我来。”话音未落,杭天醉觉得脸颊一热,痒痒的,断了辫子的头发一起扑到脸上来了。又见眼前一条黑鞭闪过,扔进屋角一个大箩筐里。

  杭天醉的脑袋,一下子轻了。突然就来了汹涌文思,铺纸写道:

  为出示晓谕事。照得本都督顷起义师,共驱彰虏,原为拯救同胞,革除暴政。惟兵戎之事,势难万全,如有毁及民房,俱当派员调查,酌予赔偿,以示体恤。查杭城内有积痞借端抢米,扰乱治安,实属目无法纪。现大事已定,本都督已传谕各米商即日平价出售。自示之后,如再有滋扰,定当执法。且吾浙人民素明大义,如能互相劝诫,日进文明,尤本都督所厚望焉。为此出示晓谕,其各镇遵。特示。

  写到此,他抬起头来。他想望一望窗外。

  黎明已经到来了。天色蒙蒙亮,这肯定将是一个与众不同的早晨了,杭天醉这样想着,顺手就推开了窗子。

  灰暗的天渗着光明,裹挟着十一月深秋空气中氯氟着的成熟的气息,还有那种新鲜的从无有过的硝烟气息,一下子扑面而来,寒冷而透着小刺激。杭天醉一个激灵,紧握毛笔的手竟然颤抖起来——他不能理解这样突如其来的颤抖。

  他从小就熟悉着的这座城市,正在一种青灰色的调子中渐渐地显影出来。一开始和以往一样,泛黄的,旧了的,但它很快就清晰起来了。在杭天醉的视野里,只是小半个院落和一大块天空。两丛黄灿灿的菊花沉重地支着脑袋。昨夜它流了太多悲欢交集的眼泪,此刻依旧珠泪涟涟。天空中响起了鸽哨,一群灰鸽子盘旋上去了,依附在稀薄而又柔和的天空的羽翅下。

  杭天醉定了定神,凝笔署明时间:黄帝纪元四千六百零九年九月十五日。

  同一个这样的黎明时分,老实巴交的翁家山人撮着在家里过了一夜后,准备回城了。前日老婆捎了口信来,说茶花已经开得闹猛,回来看看,也该给茶蓬施肥了。杭夫人自己吃茶叶饭,知道艰辛甘苦,立刻便同意了撮着回去。撮着是个下死力气干活的人,白天劳作一日,夜里便半张着嘴,打一夜的鼾。快天亮时老婆推醒他,说:“昨夜你有没有听到响声?”

  撮着说:“我困得像死猪,哪里听得到响声?”

  “昨夜乒乒乓乓有声音,打仗一样的。”

  “不要乱讲,要么你做梦打仗吧。”

  撮着起床,肚子里塞了两口冷饭,挑起担子就往城里走,担子里盛着撮着老婆头年打的年糕,杭天醉喜欢吃的。担子挑着,一根辫子甩在后面不方便,老婆便给它往脖子上绕了两圈,边绕边说:“不是说皇上已经发了话,官民自由剪发吗?”

  “你倒是听得进这种歪道理。”撮着在老婆面前,显得很有权威,“这种年头,假冒圣旨的还少吗?少爷都留着头呢,你比少爷还聪明?“

  撮着是一直走到了清波门下,才发现昨日夜里,城里已打过仗了。好几个当兵的,袖上扎着白布条,其中一个手里拿把大剪刀,从城里出来的农民,出来一个,就被揪着头皮剪去一根辫子,城门边那只大竹筐里,已放着小半筐剪下的辫子,看着接人。

  还有几个识字的,正围着贴在城墙外的“安民告示“看呢。

  撮着不识字,涎着脸问人:“这上面,写着什么?”

  那人白了他一眼,说:“光复了,你晓不晓得?”

  “什么是光复?”

  “阿木林。’光复’都不晓得?昨日夜里城里打了一夜,你没听见?”

  “我围着了。”撮着老老实实说,“昨日茶山上忙了一日,夜里困不醒。”

  “到底是农民,世事不问,“那人讥笑一声,说,“皇帝被赶下龙庭了。这下你总清楚了吧!”

  “你是说宣统皇帝啊?晓得的晓得的,皇帝小是小了一点,那新皇帝还好吧?“

  “什么新皇帝?没有新皇帝了!”

  撮着放下了担子,觉得相当茫然。没有新皇帝是什么意思呢?可惜少爷又不在身边,没人肯指点他。正纳闷着,肩脚上两只大手接了上来,撮着回头一看,正是那两个当兵的。

  “你们要干什么?”

  “干什么?我问你还想不想进城?“

  “想。”

  “剪辫子!”

  一让我回去再说,让我回去再说。”撮着拚命挣扎。

  “让我回去再说,让我回去再说……”一群小孩子模仿着他那笨拙的样子,边叫边笑。那两个当兵的也忍着笑使劲按他的头皮。这使得撮着在恐惧中更感到屈辱,他不顾一切地挣扎起来,嘴里却叫着:“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当兵的却不耐烦了。一把把摄着按在地上,另一人明晃晃的大剪刀就上来了,吓得撮着大叫:“我不剪!我不剪!“话音刚落,头一轻,他晓得,头发已经没有了。当兵的一拉,脖子上的辫子滑了两个圈,辫梢最后毛刺刺地刺了头发的主人一下,然后,便扬长而去,物以类聚,入了那只辫子筐。

  撮着趴在地上,抱头痛哭,有生以来,他还没有那么哭过。他哭着想着,想着哭着——我怎么站起来往城里走呢?我怎么进杭家忘忧楼的门呢?我没有了辫子,以后还怎么做人呢?

  当兵的,显然也被他哭得不耐烦了,一把拎起他,便把他揉进城门,顺手在他头上压了顶破草帽,说:“别哭了,再哭就是奸细!”

  撮着也不晓得对奸细会怎么处置,但破帽遮颜,他终于可以过闹市了。便挑着年糕担,擦着中年男人的泪水,躲避着人群,羞涩地朝羊坝头走去。

  忘忧茶庄此时已经乱了套,上了排门,生意也不做了。林藕初早上起来,到天醉的院子去一看,地上又是席子又是炉子,正门敞开着,地上拖着深深痕迹,花花草草的东歪西倒,竟像是被打劫过一般。林藕初急了,跑进了房间,看看倒是没少什么,只是夹墙的门被打开了。再回过头,吓一跳,一个男人,东洋人的模样,靠在客厅那张美人榻上,竟睡着了。

  林藕初跑到院子里,才叫了儿子媳妇两声,便见小茶拖着鞋跟披头散发从厢房里冲了出来。林藕初见了她这副模样,心里不高兴,问:“日头都一丈高了,家里人都哪里去了?”

  小茶说:“都革命去了。折腾了一夜呢,孩子们才睡下。“

  “那屋里的男人是谁?”林藕初问,“怎么跑到你男人屋里去了?”

  小茶一按额头:“是羽田先生吧?少爷的朋友。昨日带了女儿来拜访,外面就打起来了,出不去。“

  “天醉现在哪里?”

  “说是被接到舅爷珠宝巷去了。”

  林藕初急得乱转,正不知如何是好,羽田却又一头撞了出来,嘴里说着:“打搅了打搅了,万分抱歉,万分抱歉。”

  小茶说:“羽田先生,也不知外面乱成怎么样了,我们女人又不敢出去。”

  “我去,我去!”他掉头就往外走,走了几步又回来,鞠九十度的大躬,“叶子,暂时就托付给您了。”

  “叶子是谁?”林藕初问。

  “鄙人的女儿。”

  “你放心去吧,“林藕初倒也热情,“有我们照应,你女儿没关系的。”

  羽田刚走,从圆洞门外又进来三个人,小茶暗暗地吃了一惊。原来,那个拉推着撮着的,正是吴升。前面捻着山羊胡子的,则是茶清伯。

  林藕初问:“你们三个人怎么凑到了一起?外面怎么样了,你看我们这个家,兵荒马乱的,儿子也不在,媳妇也不在,统统都去革命了!这是个什么世道?“

  话音刚落,撮着扔了草帽,哭倒在夫人脚下:“夫人,我这副样子,没脸见你了!”

  大家这才看清楚,撮着一头乱发,齐根剪掉。剪得又不整齐,的确又滑稽又难看。小茶抿住嘴,忍不住要笑,死死地才忍住。

  茶清缓缓地说:“不太放心,到府上来看看,吴升要陪我。巡抚署,一把火烧光了。刚刚去看过,巡抚增温,逃到后山,刚刚抓牢,关在福建会馆。走到门口,曙,我就见撮着蹲在墙脚边,不肯进来。说是没脸皮,呆——徒!”

  茶清说到这里,对小茶说:“去,拿把剪刀!”

  林藕初问:“你也剪辫子?”

  茶清一笑:“跑到这里来革命了,我这个老发鲜!”他少有地幽默了一下。

  他反过手去,一刀剪了头发,四下看一看,出其不意朝夫人扔了过去,“夫人处置了吧。”

  林藕初握着那根花白辫子,眼泪在眼眶中转:“茶清,我是现世报了,你看看这还是不是一户人家?妇道人家不守妇道,到外面胡天黑地地闯?还有天醉,这么大一爿茶庄,他是老板,平常不管也罢了,这种要紧时光也不管,还晓不晓得这条性命在不在呢!”

  小茶一听这话,立刻吓得呜呜咽咽哭起来了。没哭几声,被夫人喝住:“你嚎什么丧?本事一点没有,只晓得哭!”

  茶清皱了皱眉头,对小茶说:“孩子管牢,其他事情有我。”

  茶清要去珠宝巷打探杭天醉的消息,吴升也要跟着一块儿去。茶清对摄着交代了一应事务,林藕初说:“你放心好了,我会照应好的。”茶清叹口气,说:“你啊,最最要硬气,最叫人不放心。”

  林藕初听了他这样说话,心里感动,又要哭,说:“外头多长只眼睛,子弹飞来飞去,吴升,你跟紧点

  “有数的。”吴升说。

  “见着这对冤家,叫他们快快回来!”

  林藕初千叮咛万叮咛,就是没有想到着回来。茶清伯走路快。“茶清会走着出去,抬着回来。”

  杭天醉被困在了总司令部,没完没了地起草文件,书写公告,写传单,写标语,困了就打个吨,醒过来再继续干,没人拉他去开什么紧急会议,连赵寄客要去上海见汤寿潜也没和他商量。他自己也搞不清在这里忙了多久,过了一夜还是两夜,还是根本就没过。赵寄容回来,二话不说,端起那只曼生壶,就咕喀咕嘻地一长口,然后拍拍杭天醉的脑袋说:“到底剪掉了。”

  杭天醉也拍拍他的头,说:“彼此彼此。只是小心旗营还没攻下,这次革命若不成功,你那辫子,岂不又剪早了?”

  赵寄客用拳头一捶桌子,说:“我带一个炮队上城隍山,对着将军署一阵轰,看他们投不投降?”

  正这么说着,有人来报,说门口有人找杭天醉。杭天醉倒是觉得新鲜,这种时候,还有人找?正纳闷着,吴升打头,吴茶清跟着进来了。

  赵、杭二人,均为晚辈,见着茶清,白发苍苍一个老人,也剪了辫子,且闯进了革命大本营,都吃惊地站了起来,说:“茶清伯,这么危险,你怎么也来了?家里出事了?“

  “你娘不放心你,在屋里头哭,说是你被官府打死了。我说,哪里有那么便当的死法,你要不放心,我去看看,打探一下,便是。“

  “我总不能撇下茶清伯一个人,外头乱得很,还有人抢米店呢I“吴升说。

  “怕什么?大不了再来一次太平天国,长毛造反!”

  人们这才想起来,茶清伯是太平天国的老英雄了。杭天醉从小在茶清膝下长大,还从未见过茶清伯有今天这样的兴奋,一双寿眉下,两只眼睛炯炯有神,人倒是瘦,但腰板笔挺,神清气朗。

  说到半个世纪前的事情,晚辈们不由肃然起敬,尤其是赵寄客,很认真地问:“茶清伯,你还记得起详情吗?”

  老人用手掌盖着茶盏,另一只手指着墙上挂着的地图,就开了讲。

  1861年11月,整整五十年前,李秀成带着太平天国将领,包围了杭州,吴茶清当年二十出头,是李秀成卫队的亲兵。12月29日早晨,太平军分别从望江、候潮、凤山、清波四个门攻人杭州外城。当时的浙江巡抚王有龄,可没有今日这些人识时务,上吊自杀了。

  “李秀成也和今日民军领袖一样,不想扩大战事,殃及人民,便亲书一信,致杭州将军瑞昌劝降,说:’言和成事,免伤男女大小性命。’还答应了可以让旗人自动离开杭州,愿给船只。’尔有金银,并可带去;如无,愿给助资,送到镇江而止’。”

  “茶清伯真是神了,记得那么清爽。”

  茶清淡淡抿一口茶,说:“我就是那个送信的人啊。”

  众人“啊“的一声,统统站了起来,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特别是杭天醉,半张着嘴,愣了半晌,才说:“我都搞不清我们是不是太平军还魂了?怎么做出来的事情一模一样!”

  说着,递过了早已拟好的都督府布告,那上面写着:

  旗营已缴枪械,军府担任保护,宣布共和主义,决无自背人道。痞徒乘机造谣,及有滋扰情事,一经当场拿获,必按军律不贷。现在旗营归命,枪炮尽行缴出,所有驻防旗人,一律编入民籍,此后共乐升平,杀机可期水息。凡我农工商界,各自安心营业。

  茶清伯扫了一眼布告,说:“没有用场的,瑞昌根本不听,过了两天,我就跟亲王杀进了旗营。”

  “那个瑞昌呢?”

  “自杀了。”

  “你老人家看,今日这个贵林会自杀吗?”绿爱问。

  “今非昔比了。大清国也不好和五十年前相比。真正应了一话,叫做土崩瓦解。当年王有龄自杀,亲王将他的尸体厚殓,了十五只船,三千两银子,一张路条,五百亲兵护送棺木回乡。日巡抚增增呢,改头换面,拉着老娘逃到后山,被人抓住,一歇歇,解到羊市街,一歇歇,押到蒲场巷,还肯写信劝降,哪里还有从前的气势和骨气?如此说来,大清朝,是死定了!”

  老人家说话响如铜钟,面发红光,天醉恍恍馆馆,简直不认识他了。

  “我们吴家是被清兵满门抄斩的,妻儿老小,无一幸免。我孤身一人,流落异乡几十年。常言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是君子报仇,五十年不晚啊!”他哈哈哈哈地大笑起来。

  笑音刚落,沈绿村冲了进来,这个斯斯文文的人此时也已弄得蓬头垢面,不顾修饰,只管焦急万分地说:“增温又写了一封信给贵林,上回那封信有没有送到他手里也不晓得!旗营中人,因传闻武汉等地有旗人被杀,在城上架起大炮,准备玉石俱焚,用以泄忿。这次要靠你们推荐个可靠的人去晓之以理,要熟悉那里面地形的。另外,寄客你准备上城隍山,这次再不成,轰它个精光!“

  话音落下,一片寂静,不知为什么,大家的目光,都盯住了刚才那位放声大笑的老人。

  老人不慌不忙地拿起桌上那根白布带子,不是扎在臂上而是扎在了腰间,又撩起长袍一角,塞到腰上,说:“赶得早,真不如赶得巧,这件好事,看样子,是非老夫不可了。”

  赵寄客不同意:“还要派什么人去冒险,一炮轰翻了了事。老伯这么大年纪了……”

  “不过走一趟罢了。”

  收了信,整好鞋子,吴茶清便往外走。走到了门口,回头拱一拱手,说:“万一回不来,寻不到人就算,寻到了,随便哪株茶蓬下,埋了便是。”

  杭天醉扔了毛笔就上去,说:“茶清伯,我同你一道去!”

  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冒出这样一句话来,在此之前他可是想都没想到过。妻子绿爱在一旁看得几乎惊叫,她第一次发现丈夫和茶清伯原来那么相像。

  老人头就低了下来,勉勉强强地笑,目光却水亮。他说了一句令人费解的话。他说:“难为你有这样一句交代。”

  杭天醉的耳朵,突然之间就轰鸣了起来。他头昏恶心,两脚发虚,双目晕眩。他心痛,但他不明白他为什么心痛,他哆咦着嘴唇,又喝了一大口平水珠茶,便挥挥手,要往外走。

  “当真要跟我走?”

  “是!”

  吴升刚才一直就没有说过话,谁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此时,他却一手挡了杭天醉,喝道:“你走开,这里没你的事。该我去的。“他走到了茶清面前,说,“我们光棍一条,什么事情做不得?!”

  茶清看着吴升,眼圈少有地红了红,说:“阿升,你年纪轻啊!”

  “横竖活过了。”吴升说。

  老人不说话了,停了停,才开口:“到底,还是我们吴家门里的人。”

  话音未落,众人眼睛一亮,老人一个腾空,已倒跳到门外院子里,再一返身,又一跃,人已不见了。

  嘉和与嘉平,后来不止一次地听他们的母亲沈绿爱叙述这件目睹的事情。随着时间的积累,茶清爷爷的传奇,在他们的童年中占有了越来越重要的地位。

  沈绿爱一次次地重复说:“那两个钟头,真的是比一日两日的时间还要长。左等等不来,右等等不来,过了两个钟头,你们的寄客伯伯真正是等不住了,要冲上山去指挥开炮,你们的爹也沉不住气了。他开始不停地流眼泪,说茶清伯此去凶多吉少,怕是回不来了。你们都晓得,妈是最讨厌男人流眼泪的,妈也讨厌你们的步流眼泪。妈不晓得,他流眼泪是因为他生来有预感。我和你们的舅舅一个按住一个,不让他们乱想乱说,就在这时,门外,冲进来一个血人。“

  “吴升!”两兄弟低声叫了起来。

  “是吴升。背上背着茶清伯,他背后中了一枪,浑身上下血淋淋的,他还没死,见着我们,说了一声,信送到了,就昏了过去。“

  “大家都不晓得,茶清伯对贵林说了一些什么,为什么他们要在他已经走出旗营时从城墙上背后开冷枪。可是大家都说,茶清伯拿命来告诉大家,清兵是不好相信的。“

  民军领袖们在总司令部召开军政紧急会议的同时,赵寄客顾不上脱下戎装,星夜兼程,抵沪上汤寿潜府第。

  此时汤寿潜与他的一班谋臣,正在商讨南通张春来函。函曰:杭民六万户,使阀门而战,一朝可烬,公能独不救之耶?

  原来贵林喜古文,曾多年问学于汤寿潜,故声言:愿受汤先生抚,否则力抗。

  赵寄客的突然到来,使汤府上下骤然哗然,如临大敌。

  “寄客,你想干什么?”

  赵寄客刷的一下抖开手中的白缎子布条,说:“民军通过紧急政令,推举您老先生为浙江都督。”

  汤寿潜两只搭在桌上的手缓缓颤抖起来,许久,他端起青花盖碗茶盏,吸了一口。

  “还有谁与我共事?”他问。

  “八十二标标统周承芙为浙军总司令,诸辅成为民政长,沈钧儒为杭州知府。”

  汤寿潜站了起来,扫视了一遍赵寄客带来的全副武装,手一招,说:“汤寿潜不是黎元洪,不会爬到床底下用枪逼着当总统。”

  听到这里,大家都笑了,赵寄客手一挥,后面的卫兵便都收了枪。

  “我知道汤先生会有这么一天。”赵寄客说。

  “我也知道你赵寄客是个革命党,给我!”他的手客手中那条白布飞了出去,落在了汤寿潜手中。

  血淋淋的吴茶清抬进忘忧楼大门时,所有的孩子、包括叶子都看见了。女孩子们顿时就吓得尖声叫了起来。杭夫人林藕初,一见到这个血人,便摇摇晃晃,翻了白眼,先昏了过去。

  吴茶清时醒时昏,又熬了几天,赵大夫也陪了几天。他临终前的一个手势使杭家几乎所有的人都百思不得其解。他伸出手指,指指自己的心,再指指林藕初的心。然后,再指一指杭天醉的心,接着,再竖起指头。杭夫人望望吴茶清,望望杭天醉,拿手绢塞了自己喉头。

  然后,他就开始死死地盯住了杭天醉,大家也都顺着茶清的目光,上上下下地打量天醉。天醉惊恐地也打量着自己,又痛苦又茫然又不明白,大家这样看着他是因为什么?因为他没有流泪吗?

  吴茶清最后的遗言,从此改变了杭氏家族的命运。是好是恶,难以评价,是清醒还是糊涂,其人自知。他睁开双眼,目光在杭天醉与吴升之间,打了好几个来回,一会儿亮上去,一会儿又暗下来,最后,手指终于指向吴升,断断续续地说:“茶行,归-…·归……归”

  吴升当下就扑通一声,跪下,眼泪和惊骇把他的嗓子眼都噎住了。喉咙口咕喀咕喀,只发得出模糊不清的声音。

  茶清伯这才看着天醉,说:“他……救我……“

  杭天醉其实一点没有明白世界发生了什么,他只是一个劲地点头。

  茶清伯最后的一眼,却是看着那几个孩子的。嘉和与嘉平,都感受到了他的对视的目光。嘉乔和嘉草小,吓得直哭,被婉罗抱开了。

  “茶……”他最后断断续续地张龛着嘴巴,先还有声音,最后越动越慢:“茶……茶……茶……“

  天醉心急慌忙地去倒茶,母亲一声低叫:“毛峰……”

  毛峰泡在了曼生壶里,烫得很。林藕初一边用嘴吹,一边说:“等一歇!等一歇!等一歇!“

  当她用壶嘴对着茶清伯半张的口时,注进去的毛峰茶,已经原封不动地又漏出来了。

  林藕初“嗅“地叫了一声,就朝前栽去。那把曼生壶,失手就倾倒在茶清伯身上,翻了几个跟头,被在对面跪着的绿爱一把接住。

  突然,吴升大声地嚎叫起来,随着哭声,所有的人都同声地放声悲嚎,连嘉和、嘉平和叶子,也被大人的强烈悲伤感染了,大声哭了起来。

  只有林藕初从茶清身上抬起头,眼泪水却流不出了。她翻来覆去地说:“老爷交代过的,葬在杭家祖坟里。要从正门抬出去,要从正门抬出去,要从正门抬出去……”

  一个军官模样的人,披头散发地冲进天井来,手里还挥着一把枪,手舞足蹈地吼着:“大清王朝要完蛋了!我把汤寿潜从上海接回来了,汤寿潜要任总督了。听到了没有,天醉,走,汤先生找你——”

  正欲开始痛哭的人们,莫名其妙地看着这个半疯狂的人嘴巴一张一合,他刚才叫的话,他们一句也没听进去。差不多同时,赵寄客的脸上,结结实实挨了他父亲赵峡黄一巴掌。

  “狂生,人都死了,你还叫什么!”

  老大夫突然呜呜呜地哭了起来。这时,整个杭氏家族的人才恍然大悟,重新一起跪下,齐声痛哭。只有杭天醉心窍迷塞,仍旧痴呆呆站在那里,盯着那个也依旧站着的刚刚挨了一巴掌的把兄弟。他竟不能明白茶清伯死了的时候,为什么、又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姓汤的当总督?他太痛苦,以至于感受不到痛苦,反而觉得荒唐。就在他被“荒唐“这种感觉像麻醉药击中的时候,一声清醒的嚎叫爆发:“爹啊,我的那个干爹啊,你怎么一句话都不交代就走了哇!爹啊,那日旗营路上你怎么跟我说的啊。你说一笔写不出两个吴,同个词堂的人啊!你说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亲爹,你就是我的亲儿子啊,爹啊,亲爹啊,那子弹不长眼怎么就偏打了你啊,你说过从今往后我的就是你的,你的也就是我的。如今我还能有什么给你?我只能给你在棺材前面摔孝盆啊,爹啊爹!

  他以头叩地有声,叩出了一摊血,然后,他竟然昏了过去。

  吴升那突如其来的颠嚎,着着实实地把悲戚万分的杭家人又吓了一跳。人们在悲悼着杭家实际的顶梁柱轰然而倒的同时,又忙不迭地涌向了那突然冒出来的昏死过去的“干儿子“。杭天醉手忙脚乱地吩咐着让人给吴升灌水,两个女人从地上抬起了泪服,相互对视了一下。只有这样的婆婆和儿媳,才会在此时此刻,用这样的悲绝之外的目光说话。

  杭嘉和在大人们的一片混乱中,惊异和宁静地守护着茶清爷爷。大概只有他注意到黄昏来临了,昏黄中的茶清伯被蒙上了脸,整个人,就好像要被暮色化去了一样。他躺在灵床上,薄得依旧像一把剑,一把终于出鞘的血迹斑斑的孤剑。五十年前他从山墙一跃而入忘忧茶庄,今天,他终于要从正门被抬出去了。杭嘉和盯着他,盯着他,惊惧地握紧拳头,塞住自己的嘴。他看见蒙在茶清爷爷脸上的桃花纸,轻轻吹动起来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三部 春尽江南作者:格非 2人世间 下部作者:梁晓声 3在困难的日子里作者:路遥 4人世间 上部作者:梁晓声 5茶人三部曲作者:王旭烽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