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一章

所属书籍: 千门之雄

十月十九,黄道吉日,宜婚嫁,宜远行,不宜动刀兵。

  江南数一数二的武林世家,以“武善传家”闻名天下的金陵苏家,一大早就府门洞开,合府内外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这日是苏家大公子苏鸣玉大婚的日子,得到消息的武林同道,即使未收到请柬,也纷纷从各地赶来祝贺。对于许多江湖豪杰来说,能和金陵苏家拉上关系,在人前说话都要硬气许多。

  一大早,负责迎宾的苏小刚就在高声迎候着众多贺客。他虽不是苏家嫡传子弟,却因为人机灵、武功不弱而深受宗主苏敬轩信赖,加之他天生有副大嗓门,所以苏敬轩特意让他在门外迎宾,兼管大礼之日的安全警戒。

  这次大礼依新郎官苏鸣玉的意思,原是要低调举行,除了金陵附近的近亲好友,没有通知更多的人,不过闻讯起来祝贺的宾客还是远远超出了预计。负责迎宾的苏小刚没多久就嗓子冒烟,口干舌燥。不过为了坚守世家望族严苛的礼仪,他依旧声色不变地坚持着。

  “中州大侠武耀祖携弟子来贺,里边请!金陵富商贾千万携夫人来贺,里边请!京城张公子携夫人来贺,里边请!”在恭迎张公子夫妇进门后,苏小刚立刻向一旁的府丁使了个眼色,那府丁心领神会地点点头,忙跟着这拨宾客进了府门。

  苏小刚一眼就看出那个明眸皓齿、容貌秀美的“京城张公子”,明显就是女扮男装,而她那个“夫人”更是白纱蒙面,完全看不见面目,令人起疑。

  为防别有用心的人上门捣乱,他要府丁传信府中弟子,留意这对陌生的假夫妻。她们仅仅是来看看热闹也就罢了,若稍有异动,就得在不惊动旁人的情况下,立刻将她们控制起来。苏家的威仪,可不能让混在宾客中的宵小损害。

  不说苏小刚在府门留意着进来的宾客,却说张公子携夫人进门后,一路上好奇地东张西望,神情就如同没见过世面的孩子,对旁人异样的目光也浑不在意。

  二人在小厮带领下,随着旁人进了二门。此时尚未开席,不过庭院中却已排下数十张八仙桌,众宾客三三两聚在一起,边嗑瓜子花生边高谈阔论。张公子找了张没人的空桌坐下后,俯身在夫人耳边悄声问:“听说这苏家大公子是金陵有名的大帅哥,姐姐以前也来过金陵,不知见过没有?”

  她那蒙面的“夫人”略一迟疑,方淡然道:“你姐姐以前不过是个走镖的江湖女子,哪有机会见到这等高高在上的世家公子?”

  “说得也是。”张公子理解地点点头,笑着安慰道,“不过咱们很快就能见到了,也算不虚此行。”

  她那“夫人”突然一声轻笑,凑近她耳边悄声道:“你一个大家闺秀,金枝玉叶,说起帅哥竟这样兴致勃勃,两眼放光,像个急色鬼一般,真是没羞。”

  “姐姐讨厌,人家只是好奇嘛!”张公子顿时满脸通红,恼羞成怒似的举手要打,那手扬上半空却停了下来,跟着慌忙放下,满脸惊喜地站了起来。

  她的“夫人”忙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就见一个青衫书生和一个彪壮汉子正缓步过来,那书生不等张公子开口,就拱手一拜,悄然问候道:“真是巧了,没想到明珠郡主也来了这里?”说首他转向那蒙面女子,“这位想必就是舒姑娘了?咦,怎么将面目遮得严严实实,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啊!”

  那蒙面女子尚未回答,那张公子已抢着说:“上次多亏了云公子仗义送宝,我姐姐才得以重获新生,咱们还没好好谢你呢!”

  “你们要想谢我,就千万别在这里搞事。”那云公子说着在桌旁坐了下来,低声警告道:“这里可是金陵苏家,不比少林寺。”

  “谁说咱们要在这里搞事了?”张公子顿时满脸委屈,撅起小嘴道,“难道云公子认为咱们是天生的骗子,每次相遇都在做坑蒙拐骗的勾当?”

  “不是搞事?那你们来这里做什么?”云公子有些意外。

  “我们不过是来看看热闹罢了,你呢?”张公子笑问。

  “我?”云公子一怔,仰天打了个哈哈,“跟你们一样,也来看看热闹。

  “是吗?”蒙面女子突然一声轻哼,意味深长地笑道:“大名鼎鼎的千门公子襄出现的地方,肯定会有不同寻常的热闹。

  不用说,这蒙面女子就是整容后的舒亚男,张公子就是明珠郡主,而那青衫书生和他身后的彪壮汉子,则是千门公子云襄和西北刀客金彪。上次舒亚男得云襄义赠《易筋经》和达摩舍利子,终于在“天工手”下重整了容貌,但她一直不敢以新面目示人,所以才戴着面纱。离开“天工手”隐居处之后,她心中惦记着苏鸣玉大喜的日子,便算着日子赶来。虽然苏鸣玉在她心中已是过眼云烟,但她还是希望能当面向他表示祝福。

  自从心底那种强烈的感情渐渐淡了后,对他的恨意也就消失无踪,心灵深处只剩下点点甜蜜回忆。

  明珠并不知道舒亚男心底的秘密,但听她说要去参加金陵苏家大公子的婚礼,便死活要跟着来看看那位金陵有名的大帅哥。舒亚男被她纠缠不过,只得想法甩开了跟踪保护她的那些王府侍卫,赶在大礼的日子混进了苏府,却没有想到在这里竟与云襄和金彪巧遇。

  此时,舒亚男已知道,眼前这貌似忠厚善良的文弱书生,并不是变通的小骗子,而是新近在江湖上风生水起、大名鼎鼎的千门公子襄!不过她始终无法将眼前这个看不透的文弱书生,和传说中臭名昭著的千门公子襄联系起来。

  “云公子,你就是传说中的千门公子襄?”明珠一脸崇拜,两眼波光粼粼地凝望着云襄。虽然她早已知道这点,但还是想从云襄这里得到他亲口的证实。

  云襄苦涩一笑,摇头道:“我既没有传言中那般神奇,也没有传言中那般恶毒,所以我并不是传说中的千门公子襄。”

  明珠刚开始有些失望,跟着就恍然大悟,连忙对舒亚男兴奋地道:“我第一次见到云公子就说过,他若是骗子,也一定是天底下最高明的骗子!我当初的直觉竟分毫不差!”

  舒亚男听明珠当着自己的面夸赞对手,心中有些酸溜溜的不好受,不过上闪自己败在对方手里,却也无从辩驳,只得在心底暗暗发狠道:“公子襄,你别得意,我迟早要找回场子!

  就在这时,周围突然响起了唢呐和鼓乐声,宾客们纷纷奔走相告:“苏公子出来了!新郎官要出门去接新娘子了!“喧嚣声中,只见苏家大公子应景似的僵硬微笑,并无多少喜气。他一面与宾客们客气地拱手,一面大步来到二门外。

  早有小厮牵来披红挂绿的骏马,他接过缰绳翻身上马,率领乱哄哄的迎亲队伍出门而去。众宾客发一声喊,也纷纷跟了出去。

  明珠远远望见苏鸣玉,依稀觉得有些面熟,跟着就想起,他就是在少林寺外见过的那个白衣公子。明珠不禁惊讶地转向舒亚男:“咦!那新郎官不就是你在少林见过的老朋友啊?你怎么会说不认识?”

  “我……”舒亚男顿时无言以对。

  “噢,我明白了!”明珠见状恍然大悟,正要揭舒亚男的老底,突听鼓乐声在府门外停了下来,宾客们的喧嚣吵闹也渐渐低下去,最后完全停止。几个人不由面面相觑,俱不知是怎么回事,明珠最是好奇,忙拉起舒亚男:“走!咱们出去看看!”

  四人随着宾客们来到大门外,就见正对苏府大门的大路中央,一个白衣如雪的男子如一柄出鞘的利剑,杀气凛然地笔挺而立。

  在他面前,一柄出鞘利剑笔直地插在青石板上,剑锋入石三寸,在下午的阳光照耀下,依旧寒气逼人。虽然那男子一言不发,但他身上散发出的寒意,依旧令吹鼓手不由自主地停止了吹奏,令宾客停止了喧嚣,甚至苏鸣玉坐下的骏马,也踯躅不敢向前。

  苏鸣玉拍拍坐骑,令它稍稍平静后,这才朗声问道:“阁下为何阻我去路?”

  那白衣如雪的男子缓缓抬起头来,露出杂乱披发下张拍板如玉的脸。

  那是一个不到三旬的年轻人,目光如剑锋般锐利,嘴唇如刀刃般凉薄,虽然面目英挺俊美,却冷得令人不敢亲近。他眯着眼打量着苏鸣玉,冷冷问:“你就是苏鸣玉?”

  “不错,不知阁下如何称呼?又为何阻我去路?”苏鸣玉也在仔细地打量着对方。

  “在下南宫珏!”那剑一般的男子话音刚落,宾客中立刻响起一孟窃窃私语:“是南宫世家二公子!难怪有如此气势!

  苏鸣玉脸上闪过一丝惊讶,抱拳道:“原来是南宫二公子,幸会。”

  “我听说金陵苏家年轻一辈中,以你的刀法最高,我一直想要讨教,只是自觉剑法未臻化境,所以虽近在咫心,却一直未能成行。”说到这儿,南宫珏顿了顿,叹息道:“听说你今日就要娶亲,我虽没有胜你的把握,却也不能再等,所以赶在你出门迎新之前在此恭候,但愿苏公子不会令我失望。”

  “你想上门挑战,以后有的是机会。今日是我大喜的日子,二公子远道而来,还请收起宝剑,进门喝杯喜酒如何?”苏鸣玉不亢不卑,款款道。

  “不行,这万万不行!”南宫珏连连摇头。“你若娶亲生子,心中多了一份牵挂,刀法便要大打折扣,我那时再胜你还有什么意思呢?要是你不幸死在我剑下,留下孤儿寡母,我岂不是害人不浅?如今我赶在你成亲之前挑战,你就算死在我剑下,新娘子也还来得及改嫁他人,你看我为你考虑得有多么周到。”

  话音未落,苏家弟子早已忍不住破口大骂,纷纷拨刀,就要动手。负责今日安全的苏小刚更是气得脸色铁青,“锵”的一声拨出短刀,正要上前,却听苏鸣玉一声轻喝:“都住手!”苏家众弟子虽群情激愤,却还是依言停手。苏鸣玉翻身下马,对身后的小厮吩咐道:“去取我兵刃来。”

  这时就听门里传来一声冷喝:“胡闹!也不看看是什么日子!”众人循声望去,就见苏家宗主苏敬轩大步而出,他已得到弟子飞速禀报,匆匆赶来。不满地瞪了侄儿一眼,他冷哼道:“大喜的日子擅动刀兵,是为不祥。咱们苏家除了你,难道就没有旁人了么?”

  话音刚落,一旁的苏小刚立刻越众而出,对苏敬轩抱拳道:“弟子愿代大公子出战,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之徒!”见苏敬轩没有反对,他立刻挥刀指向了南宫珏。

  就在他挥刀出手的同时,南宫珏也拨出了地上的长剑,迎着他的刀光信手一挥。苏小刚一刀砍空,正要返身再战,突感胸前一阵寒冷,低头一看,就见胸前衣衫尽裂,一道剑痕从胸前一直贯通到小腹。只差几分便要开膛破肚。他顿时面如死灰,回想方才南宫珏那一剑,并无任何奇巧超绝之外,唯一一点就是快,快得不可思议,令人根本来不及反应,更不谈抵挡了。

  “我找的是苏鸣玉,旁人若再上前,莫怪我剑下无情!”南宫珏信手将剑插入地上的石板中,若无其事地淡然道。

  苏家众人见南宫珏一剑击败苏小刚,不由面面相觑。苏小刚的武功在苏家也算得上佼佼者,谁知一个照面就为南宫珏所败,众人自忖武功不比苏小刚更强,所以面对南宫珏的挑战,没有人再敢应战了。

  苏敬轩见到南宫珏那信和一剑之后,心中也暗处吃惊。以前只听说南宫二公子习剑成痴,却很少在江湖上露面,没想到今日一见,才发觉他的剑法已远超两个兄弟,其凌厉迅捷,实乃世间罕见。恐怕苏家年轻一辈中除了苏鸣玉,还真的找不出谁是他的对手。但今日是苏鸣玉大喜的日子,妄动刀兵,无论胜负皆为不祥。如果亲自出手,一来自己以宗主之尊与一个晚辈动手,就算胜不骄败不馁也胜之不武;二来并不必胜的把握,一旦失手,苏家的颜面就算丢到家了,想到这儿,苏敬轩不禁左右为难。

  苏家的难处落在众宾客的眼中,也落在了混在宾客中的云襄眼里。他略一沉吟,拉过金彪悄声道:“苏公子于我有恩,我要助他度过眼前难关,我打算替他出战,你要帮我。”

  金彪闻言面色大变:“你疯了!我听说南宫世家三位公子,论交游广阔以大公子南宫豪为先;论精明能干以三公子南宫放为首;但要论要剑法武功,却是以二公子南宫珏最强。方才他那信手一剑,就是我也难以抵挡,你去岂不是白白送死。

  “所以才要你帮忙。”

  “怎么帮。”

  云襄拉过金彪,在他耳边小声耳语片刻,金彪听完后十分惊讶,却还是连连摇头:“太冒险了,一旦拆穿,你必死无疑。”

  “你多虑了。”云襄笑道:“无论胜败,我都非常安全。”见金彪依旧摇头,云襄只得耐心解释道,“我不是苏家弟子,就算输了也无损苏家名声。我身无半点武功,以南宫珏的高傲自负,定不会对我这样的对手痛下杀手,你放心好了。”

  金彪还在犹豫,一旁的明珠好奇地问:“你们鬼鬼祟祟地嘀咕什么?”“公子想替那苏鸣玉迎战南宫珏。”

  明珠闻言满脸惊讶,跟着鼓掌欢呼:“好啊!公子出发点,一定能胜!”一旁的命亚男闻言不同地一声冷笑:“若论阴谋诡计,他或许还能有几分能耐,但要与人面对面动手,只怕是白白送死。

  金彪原本还有些犹豫,听到舒亚男这话,不禁激起了他胸中那股倔傲之气,狠狠地瞪了舒亚男一眼,金彪转身对云襄决然道:“好,我帮你,让那些有眼无珠之辈,看看公子如何击败南宫珏!”说完他拨刀割下一缕乱发,交到了云襄手中。

回目录:《千门之雄》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绝代双骄 2飞狐外传作者:金庸 3射雕英雄传作者:金庸 4越女剑作者:金庸 5连城诀作者:金庸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