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末日乐园 > 2126 转移支付

2126 转移支付

所属书籍: 末日乐园

这是防盗,找防盗时随手一翻就恰好拿到了乔樱刚见面的一章诶。正文马上就好

乔元寺将帽檐压得低低的,垂头打开了家门锁。比她高了一个头的樱水岸站在她身旁,将她笼在自己的影子下,挡住了外界的大半视线。

多亏有这一顶徒步时戴的遮阳帽子,下车的时候她才能稍微挡一挡脸。她的邻里间不知已有多少变形人了,若是被哪个邻居看见自己这一脸红痕,他们就会立刻知道,她属于必须用上强硬手段的目标对象。

当然,以她现在的状态,还在担心会不会被变形人发现,似乎完全没有意义了。

乔元寺一向自诩头脑清楚,但是此刻脑壳里却像有无数急流,各股思绪都在横冲直撞、翻搅对抗;明明好不容易回到了家,她却站在门厅里想了半晌,甚至想不出自己下一步要做什么。

她就快成为变形人一员了……?

见她愣愣地不动,樱水岸从她手里抽走了钥匙,又轻轻将一只手放在她背上,将她领进了客厅——态度之自然,就好像这是他自己家一样。

等乔元寺坐在沙发上,她想了想,去拿了一面镜子放在茶几上,正对着自己被血红抓痕撕扯着的脸。除了皮肤上血点大得怕人,目前五官、形状都还没有发生变化;樱水岸也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看着她没说话。

“……你为什么没走,反而跟我回家了?”乔元寺看了几眼,就不愿意再看自己了,宁可看着他。

“有几个原因吧。”

“什么?”

她才要求樱水岸有话直说了一次,这个人显然就彻底放弃了委婉。“嗯,第一呢,我想近距离观察你、检测你的变化,这样能够帮助我更好地弄明白这个世界……我还有很多迷惑的地方。第二,等你变成堕落种后,我打算杀了你,我就可以暂时用你的房子落脚休息了。”

这人是什么强盗草寇吗?

换了别的时候,乔元寺听到这一番话肯定会害怕,然而她今天受的折磨和惊吓已经到顶了,她实在分不出精力去害怕樱水岸;因此只麻木地说:“是吗……还有呢?”

他说的是“几个”原因,那么应该起码比二多,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顿住了没说完。他连杀了自己都说得出口,第三个没说出口的原因,天知道得有多么难听。

樱水岸揉了一下鼻子。“虽然我刚才不需要你带我逃跑,不过你到底还是帮了我……”

乔元寺看着他,眨了眨眼。

“我留下来,可以看看有什么能帮得上你的地方。”他总算干巴巴地说完了。

乔元寺垂下头,微微苦笑了一下。“我……我如果真的变成那个样子,或许被你杀掉,就是你帮我忙了。”

樱水岸从鼻子里“嗯”了足足一秒——似乎不知道这种情况下应该说些什么才好似的,半晌才挤出一句简直不像是要安慰人的话:“反正我到时会在这儿。”

说害怕吧,乔元寺现在反倒不那么怕了。听他对于其他世界堕落种的描述,似乎尽是一群被悲惨暴戾所笼罩、永远也逃不出黑暗的生物。自己就要变成那种东西了……这实在叫她无法产生多少真实感,甚至有几分想笑:说不定她一睁眼,就会从帐篷睡袋里醒过来,发觉这全是一场梦吧。

她的思绪从堕落种上飘散开去,渐渐想起了更多他说过的话,想着想着,不由一怔。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才想到,忙抬头问道:“不对啊,你说末日世界里的幸存者要么变作堕落种,要么变作进化者。那么,我有没有可能……变成进化者呢?”

樱水岸抬起眼睛时,雪凉的光从睫毛下一闪。

“理论上来说,是可以的。”

他歪过头,面颊、脖子、喉结,都在窗下天光中染成一半浅白一半阴暗,彷佛放学后旷静无人的美术室里,一座凝望着空房间的石膏凋塑。明明她人还在这里,樱水岸瞧着她的时候,却像是这客厅已经空了——他的神色,比他的回答更早一步告诉了乔元寺答桉。

“只不过,在我来的这四天里,我见过的堕落种、正常人、要变成堕落种的正常人……都够多了,却从没见过一个要进化的正常人。”

乔元寺闭上眼睛,一时间心中空空落落,好像反应神经上被涂了麻醉剂。她听见自己喃喃地说:“你和我共处一室,不会把你也传染了吧?”

樱水岸沉默了几秒。“我不会有事,这个‘变形’又不是空气传播的病毒,否则你早就中招了。”

他说到这儿顿了顿,略带烦躁地揉了一把自己的头发,说:“我真不懂,你到了这个时候,怎么还在担心别人。”

乔元寺睁开眼,朝他勉强笑了笑。“或许是因为我这个人不撞南墙不回头吧。我总觉得,我的人生不会就这样结束,我不允许……我忽然有一个想法,或许能解释为什么你没有见过本地的进化者。”

“是什么?”

“变形的那些人,不算是堕落种。”她望着天花板说,“所以,也没有进化者。”

樱水岸似乎愣了一愣。

在他没有回答的时候,她继续说道:“你跟我说过,其他的世界在迎来末日之后,幸存的人类为了适应新的生存环境,就会开始发展出两种进化方向,一种是堕落种,一种是进化者。这本质上是进化论法则。”

这些名词和信息对她来说都是全新的,但并不意味着她不能将之置于逻辑分析下。

“如果我们拿这套前提条件,来检视这一个世界,你会发现代入不了。这个世界结束了吗,应该是已经结束了,否则你不会被传送过来;但是在这一个世界末日中,人类其实完全没有遭遇过生存压力。”

樱水岸没吭声,只是将身子往前倾了一点,听得很专注。

“是的,那些人面部都变形了,然后呢?你也说了,他们仍然和以前一样在工作生活,维持着人类社会正常运转……他们没有摧毁世界,自然也没有一个被摧毁的世界反过来给人类施加生存压力。少了这种生存压力,生活仍然和以前一样,那人类本来就不会产生新的发展方向。”

“你的意思是……”樱水岸微微皱起了眉。

“在一个世界里的人都变成了怪物的时候,过去的旧人类世界自然就终结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说是世界末日没有错。但怪物们的行为和以前并没有太大分别——我相信小区别肯定是有的,只是从宏观角度来说,怪物社会和人类社会是一样的,马照跑,舞照跳。如果我也变成了怪物,我下个月还是得去学校上班,对吧?”

刚才回家的一路上,她已经观察了够多这样的例子:修电线的工人、开饭馆的老板、送货的卡车司机……远远看去,他们身上唯一的变化,只有他们的脸。

“我懂了。”樱水岸哑哑地吐了口气。

乔元寺点了点头。“或者可以这么说,变形这一种末日因素,相比其他的什么辐射、毒气,都更狡猾。因为它在扩散开之后,并不造成社会动荡,人没有生存压力,所以也不会进化……不会进化,就等于没有抵抗能力,变形就像一种流行性感冒一样,会扩散得越来越广,直到最后满世界都是变形人时,也还是不会产生进化者。”

“这样一来,确实可以解释,为什么我至今还没见过一个本地的进化者。”樱水岸扬起一侧眉毛,问道:“那你为什么会觉得自己能幸免呢?”

“病毒还不能百分之一百地杀死人呢,凭什么我就不能靠自身抵抗力熬过去?”乔元寺抱起胳膊,不知从哪儿生出了一股不服气:“再说,那巡警只抓了我一两下,你就把他给撂倒了。接触过程不过几秒钟,哪怕他手上带毒,我沾的毒也不多啊……哦,提醒我了,我去洗把脸。”

乔元寺这辈子都没这么认真地洗过脸。

等她走回客厅的时候,头发、衣领全都是湿漉漉的;樱水岸看了她一眼,似乎有点啼笑皆非:“洗过瘾了?他又不是把泥蹭你脸上了。”

“你也不知道啊,万一有用呢?”乔元寺回了一句嘴,坐下来仔细对着镜子端详自己的脸。旁边沙发上,樱水岸也在看着她;他的目光彷佛带着重量与温度,划过她的面颊时,就像是有手指在慢慢抚摩。

镜子里血红的抓痕看起来既没有恶化,也没有好转。接下来天知道多长一段时间里,很显然,乔元寺除了等待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等归等,却不代表她是坐以待毙。

乔元寺按照原本计划,将房子里里外外都打扫了一次,连樱水岸都领到了任务,负责把庭院清扫干净。她点上熏香蜡烛,剪了一把花插在瓶子里,又进厨房里一阵叮叮咣咣,做好了一大桌饭菜和甜点——也不知道是樱水岸太久没吃过好饭,还是进化者都拥有狼一样的胃口,等乔元寺吃饱了、泡过澡回来一看,他居然还在饭桌上。

“你脑袋上是在干嘛?”他一边吃一边问。

“敷发膜,”包着头的乔元寺说,“你是要把我盘子都吃了吗?”

“你敷发——这有什么用吗?”

“有用,”乔元寺点点头,“别管什么时候,我得体体面面的,这样我心里高兴。”

进化者可能都是不知道客气为何物的人。她进浴室洗发膜的时候,樱水岸就站在旁边看,彷佛在看动物园里给自己洗浴的猴——光看还不够,吹干之后他还上手摸了几下她的头发,说:“真的顺滑了很多诶,你给我也来一个吧。”

等两个秀发丝滑的脑袋回到客厅、坐下喝茶的时候,都已经晚上九点半了。

只要不照镜子、看不见脸上红痕,一切都和以往似乎没有任何区别。

按照往日习惯,乔元寺打开了下学期的教材和讲义,准备继续备一会儿课。樱水岸毫无自觉,登堂入室之后压根不把自己当外人看,偎在她身旁的沙发靠垫上看电视——别看他脱离人类社会已久,却一点儿也不耽误他欣赏情景喜剧,偶尔要换台时,还抱怨一句“你这个世界怎么连电视遥控器都还没发明出来”。

过了一会儿,他起身关掉了电视,回来的时候,坐在了乔元寺对面的茶几上。

“抬头,”他低声说。

乔元寺慢慢地抬起了头。

“嗯……没变。你怎么了?”樱水岸观察着她的脸,近乎平静地问道。“自从你打开这本讲义,十五分钟了还没翻过页。”

乔元寺张了张嘴。她直到今天才知道,原来恐惧也是分成了这么多种的——在高速公路上时是一种,此刻又是完全不同的一种。她的世界,可能真的要化作碎片被急流卷走了,而她没有一点办法。她为了维持正常所做的努力,全都没有意义。

“我……”她嘴唇颤抖地说,一颗眼泪掉了下来。“我看不懂了,这是我自己备的课,但是我……理解不了内容。”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末日乐园 > 2126 转移支付
回目录:《末日乐园》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龙族作者:江南 2锦衣之下作者:蓝色狮 3第八卷:长生作者:无罪 4手术直播间作者:真熊初墨 5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六道)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