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一座城池目录

第二十章

所属书籍: 一座城池     发布时间:2013-12-19

  轻轻敲醒沉睡的心灵
  慢慢张开你的眼睛
  看看忙碌的世界是否依然孤独地转个不停
  春风不解风情
  吹动少年的心
  让昨日脸上的泪痕
  随记忆风干了
  抬头寻找天空的翅膀
  候鸟出现它的影迹
  带来远处的饥荒无情的战火依然存在的消.
  玉山白雪飘零
  燃烧少年的心
  使真情融化成音符
  倾诉遥远的祝福
  唱出你的热情
  伸出你的双手
  让我拥抱着你的梦
  让我拥有你真心的面孔
  让我们的笑容
  充满着青春的骄傲
  为明天献出虔诚的祈祷
  谁能不顾自己的家园
  抛开记忆中的童年
  谁能忍心看他昨日的忧愁
  带走我们的笑容
  青春不解红尘
  胭脂沾染了灰
  然后,录音机“呜啊呜啊”的,没电了。
  我仔细地看着汗水搭着头发的眼前的姑娘,她的确漂亮沉静。我不能看见她的五官,但我仍能感受到她的迷人气息。
  那个时刻,我想自己是特别喜欢这个姑娘的,如同C一样。人世间的事情莫过于此,用一个瞬间来喜欢一样东西,然后用多年时间来慢慢拷问自己为什么会喜欢这样东西。我突然明白,对于C来说,她说不定只是喜欢自己的这个想法。而在大部分时候,我只是她眼里的想法,而不是一个生物。
  但是纵然这样,我都相信,C是那样地喜欢我。我不能想像,如果没有我,C将如何过活。
  但事实是,在C的生活里,已经有很多年没有我了,而她依然在过活。
  我看见南方轰轰作响的火苗。大地沉在这夜色里。那是这个城市惟一的光源。它像是圣火一样告诉我方向。我知道,我面向它的时候,我正面向南方。
  天空突然被巨大的撕破空气的声音打破,我看见十几个长条的黑影向城市的中心飞去。我对她说:“你看,军用直升机。”
  她说:“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突然间,我觉得眼前的她就是C。
  很遗憾,在一场混乱的时候,C没有在我旁边。
  而我能想像,和我相处过的其他姑娘,她们中的某些会守在房间里不愿出来,某些会疯狂地跑到商店里去抢衣服,还有些会故作镇定地用手机联系各个认识的有来头的人物。
  只有C能依偎在我身边,或者和我携手飞奔,或者对着直升机手舞足蹈。
  不幸的是,C只是在和她的一个想法飞奔。
  我看着“永久妹妹”,我想,是否应该问问她的真名。但我还是仔细地看着这个人,发现她的身材要比C好。当我再想仔细地看看她的脸蛋时,南方的大火突然如烟花一样绽放了一下,她的脸被映红了。我说:“你是我见过的最最有力气的姑娘。”
  她问:“为什么?”
  我说:“你看,你一直拿着块砖头。”
  她说:“我防身。”
  我说:“扔了吧。”
  她把砖头扔在我脚边。这时候,从桥洞里传来脚步声。我马上蹲下去捡起了砖头,说:“你看,带身上没用的,你要用的时候捡一块就可以了。”
  我们紧张地看着桥洞。她说:“怎么过了半天了,还没看见人。走得真慢。”
  我突然意识到什么,说:“你等着。”
  很快,她吃饱了。
  我们拉着手跑了起来。她说:“难道我们要跑一个晚上,难道你就没有可住的地方吗?”
  我仿佛已经看到大荣公寓里的情形了,我们的三台电视机肯定没有了。
  但这是我想到的,不过我从来都是把我想的代替事实,然后用事实来代替没发生的。
  我说:“那里已经被人洗劫了。”
  跑了很久,我们来到位于郊区的一条路上,路的旁边是雪,是预备着要明天融化的。我的左手边是一根巨大的管道,天知道它通向什么地方。在雪的远处,是一片树林,这片树林越长越高,造型奇特,仿佛大地的头发。
  她说:“这里应该不会有人了,我们休息一下。”
  我说:“行。”
  她说:“我好累啊。”
  我说:“我还行。你男朋友呢?”
  她说:“不知道,昨天跑出去说找你们了。”
  我说:“不是今天吗?”
  她说:“不是,是昨天。”
  我说:“哦,可能已经过了十二点了。那就是昨天。”
  她说:“啊,那应该是前天。”
  我痴痴地想了半天。
  她说:“怎么了?”
  我说:“我怎么觉得我丢了一天。”
  她说:“你搞什么!”
  我说:“算了,可能你跑晕了。”
  她说:“真想坐下来。”
  我说:“不要,我们慢慢走,不能停下来。”
  她说:“那我们走走。”
  我觉得我们走的地方似乎是我一直走的一个地方,但不确定我什么时候来过此地。旁边没有任何的建筑,只有一条两车道的道路。我们走到一个铁路的岔口,我觉得什么东西在这里错了。在我的记忆里,似乎这条路有一条平行的铁路。不幸的是,在现实里,它交错了。
  我突然觉得,这个世界是这样的不牢靠,我们生存所必需的阳光和温度都来自一个距离我们亿万公里远的大火球。也不知道这个火球什么时候会灭掉——它孤零零地挂在天上,并不像放在桌上那样让人感觉放心塌实。它灭了,我们也灭了。
  找的太阳公公啊。
  路口左边有一堵十米长的墙壁,墙壁上贴了一些报纸。我惊异地发现,这样的夜里,我居然能看见文字。当然,这是特指标题文字。
  我看见一个大标题,上面写着“国航班机韩国坠毁”。我想,国航终于坠机了。这世上,什么事都会井井有条地发生。
  岔路的旁边有一个电话亭。我想,如果是在城里,早就没有电话亭了。但是我不确定在这没电的城市里,是不是还能通电话。
  我拎起电话听筒,居然出现了拨号音。
  我说:“我要打个电话,可惜没带钱。”
  她说:“我带了卡。你用我的卡。”
  我说:“用你的卡不好,你知道我要打到哪里去吗?”
  她说:“不知道,是要报警吗?”
  我说:“不知道能不能打长途。”
  她说:“你要打给中央吗?”
  我笑着说:“对,我要打给军委,并且通报中央。”
  她说:“真的啊,那什么时候能来警察维持秩序?”
  我说:“你看,这秩序其实不用维持,大家互相抢,到最后就平衡了。”
  她说:“你可以告诉他们,我们这里停电了。”
  我用犹豫的手指拨打了一个有三年没有拨打过的号码,那是C的电话号码。
  我到今天还记得C家的电话,不是因为我怀念此人.或者说,我只是在特定的时候想到此人。但我不愿深入思考,我觉得,这事情仿佛那奇怪的树林一样无边无着,还不如人为地用一堵墙将此隔断,可以免人徒劳。但是我为什么会记得C的电话呢?可能是因为她家的电话号码实在太好记了,除了第一个数字不一样以外,后面的t位部是一个数字。我甚至从不担心C会换号码,我觉得我永远能找到她,无论过去多少时间,因为这么好的号码,纵然搬家也要移机保留的。
  我觉得,C听到我的声音一定会哽咽失声。我不知道她那边是什么情况,反正我这边还有巨大的焰火和未化的冰雪。我要告诉她,我这里陷入了混乱,情况比那天晚上的那辆大卡车还要严重百倍。C如果在,势必很害怕。我要说:“C,你这个混蛋。那天,你在柱子上居然留下了;大笨蛋’这三个字。一次,我路过,是偶然路过,就去看了。你别以为我喜欢你,我只是好奇。但是,此刻的你应该在我的身边。”
  电话没能打通,电话里的声音让我重新查电话号簿。我挂上电话,对身边的姑娘说:“我们走吧。我打完了。”
  她说:“胡说。”
  我说:“我们都是用暗号的,高级的军事机密都是这样的。你看,会有人来的。”
  她说:“胡说。”
  突然,路上闪过灯光。我和她看着灯光来的地方。我想我已经一个晚上没看见灯了。灯光似乎不是一个,而是一排。一分钟后,灯光经过我们身旁,原来是墨绿色的军用卡车正沉默地向有火光的地方开去。整整三分钟,我们才看见队伍的尽头。
  她张大了嘴巴,说:“你不是胡说的。”
  我忙说:“我是胡说的。”
  我说:“你看,我们这个方向是跑到城里的。明天一切都恢复正常了。你屁股对着的方向是跑到外面的。我们要朝哪里跑?”
  她说:“我们向后面。”
  我说:“行。跑吧。”
  我们跑了二十步,她停了下来,说:“转过来跑。”
  我慢慢说:“我听你的。”
  我们转过身,看见车队的尾灯。在我们的斜前方,火苗又变了颜色。我想我的眼睛突然习惯了黑夜,已经能看清四周的东西,或者说,只是能看见。忽然,我感觉身上暖了很多,我想,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体温。我转身,在她耳边说:
  “你是害怕了吗,还是别的什么?”

回目录:《一座城池》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可爱的洪水猛兽作者:韩寒 2悲伤逆流成河作者:郭敬明 3我在未来等你作者:刘同 4夏至未至作者:郭敬明 5独唱团作者:韩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