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青春文学 > 龙城三部曲 > 东霓 > 第九章 夏夜的微笑

第九章 夏夜的微笑

所属书籍: 东霓

  他早就在那里看着我,我知道的。我不在乎,也不怕他听到我的电话——以他的智商,估计没有能力推断出我究竟是在和什么人讲话。我深呼吸的时候,不由自主地抬起头,让月光洗洗我哭花了的脸。周遭是寂静的。我故意加重了呼吸的声音,用来提醒他这种寂静需要打破。我知道,他有点儿害怕靠近我。

  他只是往前走了几步,可是还是不肯讲话。似乎连手都没地方放。算了吧。我在心里对自己叹口气,这个人的傻气还真不是装的。我转过脸看看他,没有对他笑——我是故意这么做的,他眼下还没资格让我挂着眼泪对他笑。“有没有纸巾啊?”我问他。他在听到我问话的那个瞬间,是眼睛先给我回应的,不过就是尴尬得说不出话来,“没,没有。”像是犯了错。然后像是怕挨骂那样,急急忙忙地用一句话堵我的嘴,“掌柜的,你,你别哭……咱们店的生意,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借你吉言。”我恶狠狠地说。

  “月亮真好啊——”他慌乱地掉转过脑袋去,滑稽地抒情,“哎?掌柜的,中秋节不是还没有到吗?”

  我一时没有明白他的问题,胡乱地说:“我不知道现在到底是阴历的几月,不过一定不是十五,就是十六……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你没听过这句话?”

  他用力地摇摇头,疑惑地看着我,“十五的月亮……不是指八月十五,中秋节吗?”

  “老天爷呀——”我尖叫了起来,“你居然不知道月亮是每个月都会圆两天的吗——不是只有八月十五才看得见圆月亮!”

  “我一直以为,月亮每年只能圆一回……”他大惊失色,“原来可以圆这么多回啊……这么说看见满月也没什么稀奇的,那我们为什么还要过八月十五呢,每年都说赏月,搞得我还以为错过了那天就得等上一年……”

  我已经听不清楚他下面说的话了,因为耳朵里充斥的全是自己成串的笑声——其实我很讨厌这么疯的大笑,因为这样很容易生鱼尾纹,因为那让我自己显得很蠢——可是当我整个身体被汹涌而至的笑颠簸得快要散架的时候,我就连郑成功的疾病都忘记了,“老天爷,我真的不行了,要死了——你是怎么活到二十几岁的,你不还是硕士么——你也太有娱乐精神了吧……”我好不容易直起身子,用两根拇指揉着酸疼的腮帮子,“我笑得脸疼,你真有本事。”这小巷的尽头处有户人家的灯昏黄地亮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我吵醒的。

  “掌柜的,咱们还是进去吧,不然太扰邻了。”他眼睛里还是有些微的尴尬,不过笑容却是自然了很多。

  “我在厨房后面的隔间里藏了很好的酒,要不要尝尝?”我被自己突如其来的好主意搅得兴奋不已,说话的声音都要路灯一块儿在黑夜里飘起来了。

  厨房后面藏了一扇门,里面那个窄小的空间被我用来堆放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也存着一些酒。我熟练地踩着一只三条腿的椅子坐到一堆落满尘埃的箱子上,坐在这里,正好能透过高处的小窗看到月亮。“来,你也坐上来。”我一边招呼他,一边寻找着我的存货。

  “掌柜的,那些箱子上全是土……你的裙子那么好看,很贵的吧——”他有些惊讶地冲我笑。

  “让你上来你就上来,哪来那么多废话。”我拎出来一瓶在他眼前晃晃,“坐上来呀,看看这瓶,是我一个朋友从法国给我带来的,说是波尔多那边的好东西。我昨天晚上打开来尝了一点点——其实我也不懂好坏,但是颜色真的很好看。”

  他很轻巧地撑着一个破烂的柜子,像是翻双杠那样,坐到了我身边,当他的手臂在用力地撑住整个身体的重量时,我才看出来,他的肩膀很结实,很好看。他仔细看了看酒瓶的瓶身,“掌柜的,”他像个发现了什么秘密的孩子,“这个酒不是法国的,瓶子上面的标签是意大利文,不是法文,你被骗了……”

  “小王八蛋你哄谁呢……”我突然意识到我又说了很糙的话,不过不能让他看出来我有点儿不好意思,“你现在又聪明了,连月亮每个月圆一次都不知道,还好意思说你认识意大利文……”

  “我现在已经知道了月亮是每个月都要圆一次的,”他很努力地争辩着,“我是意大利的球迷,所以我才自己去学了一点儿……我讲得不好,可是我还是能分出来是不是意大利文,这个酒瓶上说的,这瓶酒的产区是在意大利南部的一个省,真的不是法国……我知道这个省的名字也是因为我知道它们那里有什么俱乐部,意甲我每年都看的——虽然现在不如前些年那么有意思了,我还是每个赛季都追……”

  “够了!”我笑着打断他,“出来混,你得学会不要总是把自己的事情那么具体地讲给别人听,你得学会看人家脸色,知道人家想听什么不想听什么,明白么?念那么多的书有什么用,还是这么傻气的话谁都能拿你当猴子耍。”

  “噢。”他很茫然地看着我,“你是说,你不想听我说球……真遗憾,我本来还想告诉你我最喜欢的俱乐部和球星呢,其实就只打算说完这句就换话题的——”他脸上浮起来的真诚的失落简直好玩死了,就像个五六岁的孩子。

  “好好好……怕你了行不行,”我笑着哄他,“告诉我你喜欢的俱乐部和球星好了,你看我多给你面子啊,我对我儿子都没这么耐心,就算是我小的时候,要是我弟弟说话很烦人,我也是直截了当地挥一拳头给他。”

  “还是算了。”他有点儿不好意思地笑,“掌柜的,你今年多少岁了?”

  “喂——”我冲他瞪眼睛,“我就不信,茜茜那帮小三八们没跟你嚼过舌头,我多少岁你早就知道了吧?”

  “不是。”他挠了挠后脑勺,“我觉得她们瞎说,你看上去最多二十五,她们非要说你三十……不亲眼看看你的身份证我不会信。不过我妈妈也和你一样,长得特别年轻,人家都说她像我姐姐。”

  “你一定要拿你妈妈来和我比较吗?”我给了他一拳,“念书多的人都像你这么缺心眼儿么,你说说看,干吗来当服务生?你不是高才生吗?”我戏谑地斜睨着他的侧脸。

  “因为我把整个学期的奖学金都弄丢了,我家是外地的,五一的时候回去一趟,就在龙城火车站被人偷了钱包。必须得找份工作。”他回答得非常自然,“我不想告诉我老妈,因为你不知道我老妈唠叨起来很可怕,所以我还是自己想办法算了,我从上大学起就在拿奖学金,没跟她拿过一分钱。”他骄傲地扬起下巴,看着我,我在心里慢慢地叹了口气。

  “你家里很穷啊?”我问他。我是向他学习,才用这么直接的方式问话。

  “那倒不是。”他坦然得很,“不过从小我们家只有我和妈妈两个人。我妈挺辛苦的……我小的时候我妈在监狱当医生,我在幼儿园里全托,周末别人都回家了,我只好跟着我妈到监狱去住她的宿舍……”

  “天哪。”我心里想,这个家简直比我家还要出格。

  “我还记得每到周末的时候,有几个特别有文化的犯人给其他犯人上课,其中一个,原本是个工程师,因为设计房子的时候出了错,房子塌了,死了好几个人,他才进监狱的。后来他放出来了,找不到工作,我妈就请他来给我当家教,就是跟着他,我才发现我很喜欢数学的。”

  我也分不清楚此时此刻,让我们看见彼此的轮廓的,到底是月光,还是外面的路灯。飞蛾们都幽然地飘了过来,凝聚在光晕里,那光的边缘轻薄得就像一层尘埃。都说飞蛾是自己找死,可是我根本就不觉得它们活过。因为它们慢慢地、慢慢地靠近光的时候,就已经很镇定,镇定得不像有七情六欲的生命,而像是魂灵。

  “冷杉,王菲有一首很老的歌,叫《扑火》,你们这个岁数的小孩儿,一定不知道。”

  他非常配合地摇了摇头。

  “想听吗?”不等他回答,我就自顾自地唱起来:“爱到飞蛾扑火,是种堕落,谁喜欢天天把折磨当享受?可是为情奉献,让我觉得,自己是骄傲的,伟大的……”唱完这句我突然停下了,好久没有开嗓子,自己都觉得怪怪的,我笑笑,对他说:“这首歌是在唱一个蠢女人。”

  “掌柜的唱得真好呀!”他忘形地鼓掌,那动静简直要把身子底下的箱子压塌了。

  “轻点儿,弄碎了我的酒你赔啊……”这些红酒都是我要拿去卖钱的,稍微兑点儿水,再加进去些汽水果汁,拜托小叔帮我起几个好听的名字,就是我们店的招牌鸡尾酒了。

  一种不同于月光的橙色的光涌了进来,让我突如其来地把冷杉的脸看得更清楚,然后我才知道,这隔间的门被人打开了。西决站在门口,有半边脸是昏暗的,剩下的那半边脸上一点儿表情都没有。他说:“找了半天,原来你在这儿。”

  “雪碧,我现在要出门一趟。”我一边在餐桌上成堆的一次性餐盒、塑料袋,还有账单中辛苦地寻找车钥匙,一边嘱咐她,“我现在要出去办点儿事,然后直接去店里,你帮我在家看着小弟弟,别出门好吗?”

  “西决叔叔说,今天好像要来带小弟弟打预防针。”雪碧把可乐放在膝盖上,静静地说。

  “那么你可以跟着去。不对,”我突然想到一件事,“你不能出门。我昨天答应过冷杉,他今天可以来家里看球……他们宿舍的网络坏了,可是今天这场他特别想看,家里得有人应门。”我似乎是心虚地解释着。

  “姑姑,床单该换了。”

  “真的?那么你换吧,辛苦你了。”好不容易找到了车钥匙,可是手机又消失了。

  “可是家里已经没有干净的床单了。”雪碧托着腮,一边捏可乐的脸,让那只熊也歪着脑袋,做出苦恼的表情。

  “该死。”我叹了口气,“那不然你给南音打个电话,她现在应该在苏远智家里。要她送两条干净的过来,今天没空,明天再洗好了……”一边说,一边出了门。

  我真的不明白,陈嫣为什么总是可以把家里收拾得窗明几净,井井有条,她每天到底要花多少时间在这上面——所以我总是安慰自己,她家的房子比我家小很多,打扫起来自然方便。

  “有何贵干啊?”她一边摇晃着北北的小摇篮,一边懒懒地问我。

  “我不跟你兜圈子,陈嫣。”我坐了下来,抓起面前的水杯,贪婪地灌下去。

  “你那么有本事,还用得到我?”她狐疑地看着我,仿佛她不用这种酸酸的语气说话就会死。

  “帮我个忙。”我笃定地看着她,“现在我的前夫,准确地说,是我还没离婚的老公要和我抢郑成功。他想和我打官司,要从我这里拿走郑成功的抚养权,你明白吗?”

  “那我又能为你做什么呢?”陈嫣糊涂地看着我。

  “这件事情你帮不上忙,不过我得告诉你,我身边有个内鬼。懂么?”

  “又不是谍战剧。”她嘟囔着。

  “这个内鬼不是别人,是江薏。她从我这里偷走了一些对方靖晖,就是热带植物有利的文件,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其实江薏和方靖晖大学的时候是谈过恋爱的——鬼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因为什么又搅和到一起去了。”我用力地说。

  “你有证据吗?”陈嫣听得入了神。

  “直接的证据,没有,但是现在我知道了,江薏前段时间去过海南,见过方靖晖,这正好发生在方靖晖威胁我要上法庭之前,我觉得,已经够了。我直接去问她,她怎么会认呢?”

  “可是,可是她到底是怎么想的……江薏马上要嫁给西决了啊,她怎么会,怎么会,没有理由啊。”

  “鬼知道她想干什么,”我死死地盯住她,“我在努力地找证据,搜集江薏又和方靖晖勾结到一起的证据,等我一旦找到证据了,我就可以给法庭看,我就可以告诉法官方靖晖自己的私生活都这么一塌糊涂,不能来和我争抚养权。”

  “可是……可是……”陈嫣咬着嘴唇,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要是你和方靖晖闹到法庭上去,万一你还真的能证明他们俩关系不正常,那西决呢?这个婚还结不结了?东霓你能不能再想想,冷静些……”

  “你在说什么呀!”我冲她嚷,“都到这种时候了,我管得着西决结不结婚吗?陈嫣,我的儿子要被人抢走了,换了是你,有人要从你身边把北北抢走,你怎么办?你会不会拼命,会不会不择手段?”我知道,提起北北,就戳到了她的死穴。

  “我当然会。”她毋庸置疑地握紧了拳头。

  “这不就对了嘛……”我深深地叹气,“陈嫣你想想,如果江薏真的和方靖晖搞到了一起,你愿意让她嫁给西决吗?你愿意这么诡计多端水性杨花的女人变成我们家的人吗?”

  “话是这么说没错,道理我都懂,”她避开我的眼睛,拳头捏紧,再放开,又捏紧了,似乎是在做指关节运动,“可是西决太可怜了……”她无力地笑笑,不知笑给谁看。

  “算了吧,这句话谁都能说,只有你不行。”我冷笑。

  “我知道。可是我是真心盼着西决能幸福,要是江薏的事情真像你说的那样,他岂不是,岂不是,我都不敢想。”

  “陈嫣,所以我才拜托你。”我用力抓住她的双手,“一旦我拿到了证据,不用多久以后就可以的……我第一时间通知你,找个合适的机会,你来告诉西决,你说话比别人管用,他其实非常相信你。”

  “开什么玩笑!”她像是被烫着了那样甩掉我,“这种事情让我去做,你自己怎么不做?我才不要,我死都不干。”

  “他会怀疑是我搞鬼的!”脱口而出的时候我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搞什么鬼?”她皱眉头。

  “我的意思是说,我说话他根本听不进去,想来想去,我只能拜托你了,在合适的时候,告诉他,就说我为了抢回孩子不得已才这么做……让他们在三叔三婶开始操办婚礼之前分手,这样到时候不至于丢太大的人,我也觉得,只有这样能把大家的损失减小到最低,你说我还能怎么办呢?”

  “西决怎么那么倒霉啊,喜欢谁不好,偏偏就是江薏,江薏到底是脑子进水了还是怎么样呢,脚踩两只船,图什么呀……”陈嫣自言自语,红了眼眶。

  “你这样的女人当然理解不了她。”我抚了一下她的肩膀——不得已,我必须用她喜欢的方式跟她表达情感,尽管这种方式让我头皮发麻,“她看准了西决可靠,所以想嫁,可是对她江薏来说,这不够。”

  “我不懂,也懒得懂。”陈嫣忧伤地看着里间的房门,那是北北的摇篮所在的房间,“东霓,我也求你了,这件事情我不想参与,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就当什么都没跟我说。”

  “真是被你气死了。”我无奈地把自己摊在靠背上,“我是要害他吗?怎么你搞得就像是……”

  客厅里的电话“丁零零”地响起来,陈嫣像是救火那样地扑上去,“喂?”她压低了嗓门,有些不满,“干吗这个时候打电话来呀,北北在午睡,你吵醒她怎么办……”我饶有趣味地看着她的表情,想象电话那头小叔唯唯诺诺的样子。可是紧跟着,她的表情变了,“那怎么办,我不能离开家,得有人看着北北,东霓现在就在我们家,让她马上回去吧。”

  “出事情了东霓。”她握着电话,脸色很古怪。

  “别吓我。”我愣愣地说。

  “你现在得赶紧回家去……是你三叔,他好像是生病了。其实郑老师说得也不是那么清楚。”

  顾不上嘲笑她居然还管小叔叫“郑老师”了,我不做声地站起来往门外跑,身后传来她焦急的声音,“你知道情况了以后一定要快点儿打电话给我,东霓——”

  三叔半躺在卧室的床上,身上还穿着上班时候的衬衣,“你跑回来做什么呀?”他冲我故作镇定地笑,“南音她妈就是大惊小怪,还要把你们大家都招来,真是担不得一点儿事儿。”

  “算了吧,还不是你自己不当心自己的身体,”小叔在一边接话,“还好是体检出来有问题,不然你还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有什么不舒服的也不知道跟家里人说。”

  三叔无奈地挥了挥手,“真没什么不舒服……我从很年轻的时候就有这个毛病,胃疼,有时候觉得胃酸,消化不太好——那时候你们的奶奶都是给我抓点儿中药就能好,最近一段时间多少有点儿犯老毛病,可是和过去也没什么区别呀,我就没在意……”

  “什么叫没在意!”三婶从客厅里冲到房间来,满脸通红,手里还拿着电话簿,“既然最近都觉得不舒服了为什么不说呢,你现在能和年轻的时候一样么?消化不好和胃里面有阴影能是一回事么?你不爱惜自己也得想想南音,你得为南音好好活着!”我很少见到三婶这么大声地讲话,可以说,从来没有。

  “那难道是我自己愿意得病的啊?”三叔也冲着三婶瞪起了眼睛。

  “这是什么话,这是什么话……”小叔手忙脚乱地挡在他们两个人中间,还是以“老鹰捉小鸡”里面“母鸡”的姿势,似乎怕他们俩打起来,“现在哪儿是吵架的时候?医院的结论都还没出来,我们不要动不动就拿‘死活’来自己吓唬自己!”

  “好啦三婶——”我把自己的嗓子努力捏起来一点儿,做出一副息事宁人的样子,一边拍三婶的肩膀,一边把她往门外拉,“你是太着急了三婶,来,我们出来,喝杯水,不管怎么讲三叔是胃有毛病对吧,那么晚上一定要吃得清淡点儿,我来帮你的忙……”像哄小孩一样把她弄出了房间,小叔暗暗地看我一眼,对我点点头。

  三婶径直地走进厨房里面,在靠墙放着的小餐桌旁边,颓然地坐下,眼睛直直地盯着吊柜,我发现了,好像厨房是个能令她安心的地方。“三婶,到底怎么回事啊?胃里面有阴影是什么意思呢?”

  “是常规体检,B超测出来胃里面有个阴影,人家医生说,明天早上过去做胃镜,说不定还要做什么胃液还是黏膜的化验……”她苍白的手托着额头,“我刚刚打电话问了我认识的一个医生,胃里面的阴影,有可能是炎症,有可能是囊肿,还有可能,还有可能,就是最坏的……不过那个医生倒是跟我说,就算是最坏的,现在也极有可能是早期,可以治的。”她非常用力地强调“早期”两个字,我听着很刺耳,不知道为什么,她连讲出来“癌”那个字都不敢,却那么用力地说“早期”。我知道人生最艰难的时刻莫过于抱着一点儿希望往绝境上走。我还知道,虽然我不懂什么狗屁医学,早期的癌也还是癌,就像有自尊的妓女不管怎么样也还是妓女,没什么太大区别的。

  “不会的!不会是癌症的三婶!”我用力地按着她的双肩,甩甩头。

  “啊呀,你小声点儿!”三婶大惊失色,几乎要跳起来了,“别那么大声音啊,给你三叔听见了怎么办?”

  “好好好,”我深深地看着她的眼睛,看着她瞳人里倒映着的我,“我是说,一定不会是什么大事的,老天爷不会那么不公平,要是奶奶还在,她就一定会说,我们家的人没有做过坏事情,不会那么倒霉的,先是二叔,然后是我爸爸,已经够了,不可能还要轮到三叔的,三婶,你信我,我有预感,不可能的。”说着说着,心里就一股凄凉,奶奶,家里已经有两个人过去陪你们了还不够吗?一定是爷爷的鬼主意,一定是他想要三叔过去——你得拦着他,就算他是爷爷也没权力这么任性的,奶奶你向着我们,对不对?

  “你也觉得不可能对吧?”三婶的眼睛突然就亮了,“巧了,刚才我的第一反应也觉得不可能是,是那个。”没道理的直觉的不谋而合也被她当成了论据,当然,两个人“没道理”到一块儿去了,就自然有些道理,她一定是这么想的。

  “听我说三婶,”我用力地微笑了一下,“别慌,实在不行我们多找几家医院,多检查几次,然后我去拜托熟人帮着找个好大夫,江薏认得一些医院的人,陈嫣也可以帮着问问我们那届的同学里有谁在医院工作,我店里有个很熟的客人就是人民医院的医生,还留给过我他的名片呢,我会把能找的人都找一遍的,现在我们能做到的就只有这些了,是不是?”

  她点点头,“东霓,还有,明天作完检查,你陪我去庙里上炷香。听说检查完了还得等一两天才能出结果——你说说看,这一两天,该怎么熬过去啊?万一结果是坏的,往下的日子,又该怎么熬过去啊?这个人真是不让人省心,二十几年了都是让我担惊受怕,”她骤然间愤怒了起来,“一定是一直就在跟我撒谎,他中午在公司里肯定没好好吃饭,而且是长年累月地不好好吃——你说他怎么能这样,怎么这么不负责任呢,他以为糟蹋自己的身体是他一个人的事儿吗?男人为什么长到多大都是孩子,我,我和他离婚算了……”她突然间住了口,一言不发地望着我的脸。她知道自己说了过分的话,却不知怎么圆场。

  我也不知怎么圆场,只好静静地回望过去。其实我知道她不是真的想要离婚,她只是想要逃离这巨大的、活生生的恐惧。

  沉默了片刻,她的脸颊突然扭曲了,鼻头和眼皮在一秒钟之内变得通红,然后,眼泪汹涌而出,“东霓,”面部不能控制的震颤让她闭上了眼睛,“我害怕。”

  我转过身去关上门,然后紧紧地拥抱她。她颤抖成了一条泛着浪花的河流,后背上起伏的骨头颠簸着划着我的手心。我轻轻地把我自己的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她的眼泪也弄湿了我的脸。“三婶,”我轻轻地说,“我也怕。怕得不得了。”

  “不一样。”她短促的说话声冲破了重重叠叠的呜咽,听上去像是一声奇怪的喘息,“那是不一样的。”

  “可是你不会知道,你和三叔,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我轻轻地笑了,眼眶里一阵热浪,“其实是因为有你们俩,我才不害怕活在这世上。”

  “东霓——”她一把把我搂在怀里,大哭,好像疑似胃癌的人是我。

  “三婶,好了,”我一边轻轻拍她的肩,一边从她怀里挣脱出来,“我们不要哭来哭去的,现在还没到哭的时候。来,你现在做饭好不好,转移一下注意力……弄个汤吧,三叔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好消化,也暖胃的东西,这个你擅长,打起精神来呀,三叔一会儿看到你眼睛红了,心里会不好受的。”

  “好。”她奋力地用手背抹自己的脸,似乎在用全身的力气,遏制“哭泣”这生猛的东西从自己的身体里跳脱出来。

  “我现在就去打电话。”说话间,听到门响,传来西决和南音说话的声音。

  “东霓。”三婶在“哗哗”的水龙头的声音里转过脸,“是我刚才叫西决去找南音回来的,不过我已经告诉了所有人,先别跟她说你三叔的事情,等有了结果,我们再告诉她。”

  “至于吗三婶……”我惊讶地深呼吸,“她都这么大了,又不是小时候。”

  “我怕她知道了以后哭哭啼啼的,我看了心里更乱,东霓,就这样说定了。”

  南音把背包胡乱甩在客厅的地板上,冲到洗手间去洗手,经过三叔三婶的卧室的时候她惊愕地说:“爸?你干吗躺着呀?感冒啦?”

  “没有,”我听到三叔在笑,“就是刚才看报纸,睡着了。”

  “爸,我今天买到了一张很好看的影碟,晚上吃完了饭我们一起看好不好,你、我,还有哥哥。”小叔在一旁说:“只要南音一回来,家里就这么热闹。”

  我在一旁不由自主地苦笑,原来成全一个简单的人,需要这么多人一起撒谎。西决给我递了个眼色,于是我跟着他走到了他的房间里,掩上了门。

  “明天我和三婶一起陪三叔到医院去。”他利落地打开了窗户,又点上了烟。

  “别抽了。”我烦躁地说,“已经有了一个得胃癌的,你还想再得肺癌吗?”

  “乌鸦嘴。”他骂我,“现在还没有结果呢,不要咒三叔。”

  “明天我也要去医院。”我仰起脸。

  “别,”他把打火机扔到半空中,让它像跳水运动员那样三周跳,再落回手心里,“医院里全是细菌,你万一带回去点儿什么,传染给郑成功怎么办?他抵抗力本来就弱。对了,郑成功在哪儿?不会又是和雪碧在一起吧,你就不能用心一点儿照顾他吗……”

  客厅里传出娱乐节目主持人的声音,然后是南音肆无忌惮的笑声。我撇了撇嘴,“真不知道,她还能再这样开心多久?”

  西决淡淡地说:“别小看南音,你真以为她不知道三叔的事情?”看着我的表情,他点头,“没错,是我告诉她的。三婶不让我说,但是我觉得南音有权利知情。”

  “那怎么,怎么……”我吃惊地晃了晃脑袋,那个家伙的笑声还在继续着,听不出来一点儿假的痕迹。

  “我早就跟你说过,别小看南音。正因为她明白大家不希望她知道,所以她才装不知道。刚才在外面她已经大哭过一场了,我跟她说,‘南音,回家以后该怎么做你明白吗’,她说她明白。你瞧人家南音在这点上比你强得多,她会装糊涂,”他看着我,慢慢地笑了,“你呢,你是真糊涂。”

  “去死吧。”我瞪了他一眼,“没时间和你吵。对了,今天晚上我不去店里了,我得在这儿陪着三婶说说话。你没看见她刚才的样子,”我叹了口气,“结婚真他妈无聊,得为了一个原本不相干的人这么牵肠挂肚。”

  “也不一定,因人而异。”他又是一笑,我知道他在讽刺我。

  我不理他,抓起电话拨了过去,“冷杉,是我。你还在哦……我家里有点儿事情,今天晚上我就不去店里了,你帮我好好照应着,行么,辛苦了。”

  “好呀掌柜的,”他在那边愉快地说,“你放心吧,我不能和你说了,肯德基送外卖的来了,我和你家雪碧就是有缘,吃东西都能吃到一块儿去。”

  “我要是发现我们家东西少了就要你的小命。”我努力地让自己说话维持正常的语气,努力地像平时一样地开玩笑,似乎只要我足够冷静了,三叔得的就一定不是癌症。我不知道这是什么逻辑,可是我信这个。

  西决的眼睛深深地注视着我,手上的烟灰攒了一大截,都没有磕掉。

  “世界上有种东西叫烟灰缸。”我拎起桌上的烟灰缸给他,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不看他的脸。

  “那个冷杉,你的伙计,在你家吗?”他问。

  “是,在我家。”我咬了咬嘴唇,那种最熟悉的烦躁又卷土重来了,“在我家又怎么样?你在审犯人么?”

无忧书城 > 青春文学 > 龙城三部曲 > 东霓 > 第九章 夏夜的微笑
回目录:《东霓》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龙日一,你死定了2作者:小妮子 2我不是废柴作者:纪静蓉 3冰上无双作者:真树乃 4韩寒短篇作品作者:韩寒 5杉杉来吃作者:顾漫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