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历史小说 > 少年天子 > 第五章 四

第五章 四

所属书籍: 少年天子
—— 四 ——

  人们不记得有哪一年冬天,象顺治十四年冬天那般和暖。

  呼啸的刺骨寒风很晚才来临,地面和屋檐上的冰凌都存不住,一过午便化尽了。但是,这年冬天顺治皇帝从南苑发出的一道又一道谕诏,却象猛然刮来的卷地狂风,震动了朝野,不管心里对它赞同还是反对,全被它的猛烈和突然惊住了。满洲亲贵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

  十二月,第一道谕旨下,重申停止圈地:"京畿百姓自圈地、圈房之后,流离失所,饥寒起身。良善者无以为命,丧鼓乐生之心;不肖者煽惑讹言,相从为盗,以致陷罪者多。长此以往,则国无宁日。此后仍遵前旨,永不许圈占民间房地。"次日,又有谕旨,命吏部开列因请宽逃人之禁而得罪流徙的言官;三日后,一道就逃人法专向满洲官兵的谕诏发下来了:"……朕念满洲官民人等,攻战勤劳,佐成大业,贫家役使之人,皆获自艰辛,加之抚养。乃十余年间背逃日众,隐匿尤多,特立严法。以一人之逃匿而株连数家,以无知之奴婢而累及官吏,皆念尔等数十年之劳苦,万不得已而设,非朕本怀也。年来逃人未止,小民牵连,被害者多。尔等当思家人何以轻去?必非无因。尔能容彼身,彼自体尔心。若专恃严法,全不体恤,逃者仍众,何益之有?

  "朕为万国主,犯法诸人,孰非天生烝民、朝廷赤子?今后宜体朕意省改,使奴婢充盈,安享富贵。如有旗下奸宄横行,许督抚逮捕,并本主治罪!……"这道谕诏如同一次地震,激起了剧烈的反响。督、抚居然可以对旗下人逮捕、治罪!这不是破天荒的事吗?有的人奔走相告,喜笑颜开;有的人如有所思,深自反省;有的人神色沮丧,长吁短叹;更有人愤愤不平,哭到家庙告祖。总而言之,它触动了每一个人,不管他是汉是满,是旗人是贫民,朝野一派沸腾。

  顺治皇帝仿佛不理会这些已刮得很猛的风,接着又下了一道谕旨,就象在沸油里溅进了水,简直炸开了。他批下吏部上奏的官员稽考功过的题本上,要求选拔确有学问才能的人进部院各衙门,替下一批颟顸无能之辈。使人们激动的不仅是这道谕旨本身,而是由吏部传出的皇上亲自点到的那些"确有学问才能"的人名录:杜立德、李霨、王崇简、王熙、王弘祚、冯溥、孙廷铨、伊桑阿……老天爷,除了伊桑阿,全都是蛮子文士!唯一的一个正黄旗满洲人伊桑阿,也是顺治九年中式的进士!哼!文人们都交好运了!……大雪纷纷,总管太监吴良辅领着小太监吴禄骑马从南苑赶回大内。吴良辅貂帽风衣,吴禄披了件斗篷,踏着雪顶着风,急急忙忙北行。

  走到前门棋盘街闹市,酒楼上飘来的阵阵酒香阻住了吴良辅的马蹄。他在一间宽大的门脸前下了马。这是一处带楼座的酒馆,高悬着"杏花村"的黄杨木底松绿大字匾额,檐下吊了一串系着红绿绸子的牌幌,写着十几样名酒:玫瑰露、状元红、竹叶青、莲花白、苹果露、五加皮、黄连液、佛手露、史国公、雪花白、茵陈露等等。

  吴良辅把缰绳扔给门前冲他点头哈腰的酒馆伙计,领先上了酒楼。吴禄惴惴不安,东张西望,几乎跟不上吴良辅的脚步。老板恭敬地引他们进一间小小的雅座,酒、菜霎时便到。吴良辅脱去风衣貂帽,开怀畅饮,并招呼吴禄动筷子喝酒。

  吴禄不到十八岁,是个伶牙俐齿、眉清目秀的小太监。他十岁入宫,在大内万善殿内书堂读过书,专为在御前侍候受过训练,这是许多太监一辈子也巴望不到的福分。这正是总管太监吴良辅赐给的恩惠,他对吴良辅自然感激不荆大约是因为同姓,加上这孩子乖巧、会奉承,吴良辅居然很喜欢他,近日又把他提拔成养心殿御前太监,这可是了不得的荣耀!吴禄对于吴良辅来说,既是心腹,又象子侄,说是兄弟也不错,说是朋友也可以。吴良辅那么有权势,百官大臣都以结交他为荣;吴良辅那么凶狠阴沉,小太监见了他如同耗子见猫;唯独对这个吴禄,吴良辅是闻声则喜,觑面便笑,他从来都管吴禄叫"小幺儿",恨不得把一身的本事都传给他,把他当成亲儿子似的。有权势的大太监,多半都有这路毛玻吴良辅喝了两盅酒,身上热和了,伸手捏捏吴禄的耳朵垂,笑道:"小幺儿,还不喝两盅暖暖身子?"吴禄心里不安,回答说:"总管,咱们是奉万岁爷旨意回宫见皇后娘娘的,误了事……"吴良辅哈哈一笑:"误不了!万岁爷那心里我还不知道?

  要不是碍着家规呀、礼法呀,他才不想打发咱们跑这一趟呢!"吴禄点点头,一耸眉尖,又说:"可喝多了酒,怎么敢见皇后娘娘呢?""没事儿!喝两口醋就解了酒味儿啦。再说,还怕她怪罪?

  她这中宫未必坐得长!……"

  吴禄一惊,回头想想,又慢慢点了点头,拿起了酒杯。

  "小幺儿,这些日子我忙得晕头转向,总没逮着空儿问问清楚。那天在茶亭,憨璞老和尚到底说了点儿什么,万岁爷到底给打动了没有?你细细说给我听听。"吴禄于是绘声绘色地把那天茶亭里和尚的表演和皇上的反应细说一遍,听得吴良辅频频点头,面露喜色。吴禄最后说:"和尚说他曾经遍游江南,与南中耆旧诗词往还唱和。万岁爷听了格外高兴,说以后要往海会寺拜望他哩!""好,好,太好了!"吴良辅高兴得双手在胸前一握,满面含笑。这完全是个女子的动作,含着一种说不出的娇媚,一般人看了会觉得肉麻。吴禄早看惯了,只管问着他不明白的事:"就让和尚去见万岁爷不就成了?干吗要弄这么个圈套?""这你就不懂了!"吴良辅眯着眼儿笑,"万岁爷的心性你还摸不透。这叫做偶然机遇,最能让万岁爷上心、觉着有趣。

  要是和尚求见,不但身分低了,不得万岁爷看重,而且不要一两天工夫,万岁爷就会撂到脑后去了。再有一层,要是正经八百地引见和尚,汤若望又要诤谏个没完,又该咱们吃瘪。""可人家都说…………"吴禄迟疑地望望吴良辅,又小声嗫嚅着说:"人家都说汤若望是真圣人,咱们何苦……"吴良辅眼睛里明明有一股怒火。不过,他半笑不笑地看了吴禄一会儿,说:"实话对你讲,小幺儿,我费这么大心思,要万岁爷亲近佛爷,为的就是避开那位圣人。只要有他在,咱们总没有舒心快意的时候。他跟咱们是猴儿吃麻花——满拧!

  哼,他还真当自个儿是万岁爷的品德师父呢!也不想想,他那天主圣母什么的,在咱们中国谁吃那一套啊?能抗得过咱的如来佛观世音?能抗得过咱的玉皇大帝、王母娘娘吗?……要论他那个人儿,挺正经,不贪赃不枉法的,可那又顶啥?他堵了咱爷儿们的路哇!……哎,我说小幺儿,陈之遴给的那几万银票到手没有?""人家说,要等那差使到手才交钱呢!""哈,猴精!一点儿亏不吃啊!……"吴良辅转眼间又感慨起来,拍拍吴禄的肩膀:"咱爷儿们这路人,一辈子有什么指望?不就多落俩钱儿,图个老来福!不趁着年轻力壮、万岁爷宠信的当口多弄点,将来收尸都没有人啊!……"他摇摇头,又点点头,表情很有点悲凉,使他漂亮的面容刹那间象是老了十多岁,眼皮下嘴角边的皱纹都越加触目了。

  "可是万岁爷跟太后都那么看重汤老爷,咱们动得了他?""要不叫他圣人呢?要不咱爷儿们得小心着办呢?不过这话还有另一说,"尽管两人坐在小小的单间,吴良辅还是向四周望望风,压低嗓子说:"你说万岁爷跟太后为什么赶着他叫玛法?告诉你吧,小幺儿,那是为了南明永历!……""啊?"吴禄的眼睛瞪得溜圆,张了张嘴。

  "小孩子家,这样的大事你就参不透了!永历一家老小都进了天主教,文臣瞿式耜、武将焦琏什么的全都是教徒。这天主教传来中国也七八十年了,传教士哪儿都有,永历那边儿也不老少。汤若望道德学问是传教士里拔尖儿的,你想,朝廷尊他敬他重用他,会没有道理?""呀,万岁爷和太后真有心计啊!"吴禄叹了一声。

  "什么心计!这叫治国的本事!"吴良辅赶紧训诫他两句,又接着说:"眼下孙可望降了,永历看看就要玩儿完。只要南明一垮,这位汤玛法的好日子就不多了!……不信,走着瞧!"吴禄生怕总管喝醉,小心翼翼地说:"总管,咱们走吧?""着哪门子急!"吴良辅脸一沉,要发脾气,忽而一回味,暧昧地笑了:"哦,我想起来了,你新近认了个干妹子,是景仁宫里头的吧?怪不得急着要走,半个多月不见面儿,想坏了,是不是?"吴禄也嘻嘻地笑了。

  "罢,罢!咱们走!"吴良辅端起醋壶,连着喝了三大口,酸得他龇牙咧嘴,可还不住嘴地调笑:"小幺儿,有了妹子结了对子,可别忘了哥哥。喝醋的味儿真不好受哇!"雪下得越发大了,密如帘栊,仿佛从天顶垂下一面巨大的轻纱,透过它看远近景色,更显得庄重、肃穆,还带有一点神秘。金殿碧阁化为玉宇琼楼,皇家御苑别是一种风姿。

  坤宁宫里,温暖如春。鎏金银丝罩的熏炉内,红螺炭火正旺,烧得又红又亮,和头顶悬着佩玉流苏的金红色宫灯相辉映,耀得东暖阁明亮照眼;一对绘着八仙庆寿的粉底五彩瓷大花瓶里,插着初放的红梅和白梅;几只椭圆形的郎窑水仙盆中,淡黄蕊洁白瓣的水仙花在碧玉似的长叶衬托下分外精神;浓郁的花香和着熏炉里阵阵飘出的沉香,把整个坤宁宫都包在一团馥郁醉人的温香中了。

  皇后的住处,今天换了几样摆设,使前来问候、说话解闷的主位娘娘们又是看又是摸,赞不绝口。淑惠妃是皇后的亲妹子,又是每天必来的人,最为随便,守着那台紫檀龙凤五风铜镜台,不住口地称道那活生生的雕工,时不时地对镜台上那面荷兰国进贡的大圆镜瞧几眼,扬扬眉,掠掠鬓,欣赏自己娇美的面影。

  端妃扯着恭妃,要她看那对脂玉夔龙雕花插瓶。恭妃却扯着端妃,要她去看南窗下那一对金海棠花福寿大茶盘。后来,两人一道走到南边大炕一角,静妃在那儿静静地站着,低头望着八仙桌上的摆设——那是在一对翡翠瓷观音瓶之间躺着的一件古铜蕉叶花觚,蕉叶舒卷自如,象真的一样,谁能想到是用坚硬的铜制成的呢?更妙的是花觚内透亮的清水养着两朵带叶的红芍药。这便是宫中有名的唐花了。

  静妃,就是四年前被顺治废掉的第一个皇后。因为皇上不在宫中,她也来坤宁宫向皇后请安。被废以来,她一向落拓,今天却特意打扮了一下,显得容貌俏丽,衣着华美,还竭力维持着当年的格格和正位中宫时的高贵气度。这是因为,尽管宫规宫礼只讲位分等级,不论其他;但在博尔济吉特家的格格里,她毕竟辈分最高——是皇后的姑妈,不能太塌架。

  不过命运对她的打击清清楚楚印在她的眼角和额头,二十二三岁的人,蛛网似的细纹已经铺满了这些地方,搽脂抹粉也遮盖不祝如果她笑一笑,便如三十岁上下的妇人了。见端妃和恭妃走来,静妃强笑道:"瞧这花觚古色古香的,真是件宝贝。"端妃笑道:"淑惠妃刚才说,这是皇上二次大婚时的妆奁呢。姐姐你那次进宫,妆奁一定是更……"恭妃连忙向端妃使眼色,端妃缩住口,旋又笑道:"妹妹有口无心,姐姐请莫生气。"这真无异于当众奚落。但静妃几年来受冷遇,早已习惯了,不在意地说:"这花觚配鲜红芍药,更是艳丽非凡的了。"端妃道:"芍药虽好,总比不上花王牡丹。"恭妃也笑道:"是埃况且这是唐花,不是当令名花,要按月令来说,早已过时了。"静妃冷冷扫了她们一眼,淡淡一笑,反击道:"说的是。

  腊月当令,唯有梅花。其他百花百草,任有百媚千娇,也只好凋零自落了。"端妃、恭妃互相看了一眼,连连点头说:"正是呢,姐姐说得对。"那边,皇后的亲妹子淑惠妃照着镜子,头也不回地招呼皇后:"姐姐,瞧见吗?今儿个象谁下了帖子似的,咱们博尔济吉特家的人都来齐了。哦,不过,还少个谨贵人。"听皇后不答,她才回头去看。皇后坐在那里,正对着一双黄面红里百子五彩大果盘发愣。她连忙走近,看了一眼那彩色大果盘里神态各异、活泼顽皮的一百个小孩儿,顿时明白了姐姐心头的苦楚。她自己心里也不是滋味。不过她毕竟负担轻些、想得开些。她用绣花粉红绸绢轻轻往姐姐面前一摇,笑道:"姐姐,打发他们叫谨贵人来,凑个双数儿,咱们好斗牌啊!"皇后这才回过神来,看了妹妹一眼,轻轻叹口气。

  "要不,咱们打马吊玩玩?"

  皇后摇摇头。

  "姐姐,"淑惠妃放低了声音:"你要闷出病来的。找太医来瞧瞧?要不,到后花园去赏雪?……"皇后苦笑道:"你别瞎张罗啦。"淑惠妃装作生气的样子:"可不是,谁叫我没长谨贵人那么一张厉害嘴哩?她不来,姐姐就不给笑脸儿!……咦?说曹操,曹操到!……"果然,康妃和谨贵人披着貂皮风雪氅,前来向皇后请安了。眼快心灵的淑惠妃一眼就看出来,这两位心里都有事。谨贵人没了平日的爽利劲儿,眼圈儿红红的。这是怎么啦?

  坤宁宫总管太监跟脚儿进来禀告:"万岁爷打发吴总管和小吴子来向皇后报信儿。"屋里的娘娘们登时住了口,停了动作,眼巴巴地瞧着皇后。皇后也觉着心口跳得怦怦直响,声音有些发抖:"传他们进来!"吴良辅和吴禄叩过了头,恭恭敬敬地跪在炕前地毯上,吴良辅说:"奴才给皇后、主位们请安。""罢了。回宫来有什么事?""禀娘娘,奴才奉万岁爷差遣,回宫禀告娘娘,皇太后前天夜里三更时分起,浑身发热,涕泪不止,头痛头晕。昨儿个病势更重,又添了咳嗽。今儿个一直昏睡不醒……""召太医瞧了没有?""太医院的院使和左院判领了八名御医在南苑侍候着。万岁爷心中焦虑,昨日往上帝坛祷祀,今儿又冒雪再次前往。皇贵妃娘娘日夜侍奉太后床前,寝食俱废……"淑惠妃撇嘴哼了一声,背转身去。端妃和恭妃互相交换了个眼色,满脸不屑的表情。倒是平日最恨董鄂妃的谨贵人毫无表情,象是什么也没听到,望着地面发呆。

  吴良辅继续禀道:"要是皇后和主位们想去南苑……"坐在皇后身边的淑惠妃一口接过来:"南苑要是用得着我们姐妹,哪儿还等到今天?我们一个个笨嘴拙舌的,又不会甜言蜜语,又弄不来那个诗呀画儿的,没的惹人家讨厌!"吴良辅赶紧低头,不敢说话了。

  十一月中旬,皇帝和皇贵妃陪着皇太后游幸南苑,仿佛儿子、媳妇同着老母三人去享天伦之乐。皇后嘴里不说,心里可不是滋味。妃嫔贵人们,就更加愤愤不平,怨声载道了。

  整整一个月,宫廷的中心转移到了南苑,大内一派冷清。皇上在宫里,不管怎么说还有点儿盼头,这一个月,连点活气儿都没了。现在太后病了,又想起我们来了!哼,谁得脸谁应承去吧!别净想好处自个儿揣,坏事让别人摊!……不过,这么多妃嫔贵人,连皇后在内,敢于把这不满形于辞色的,也还只有这位淑惠妃。

  看两名太监叩个头要退下的样子,淑惠妃看了姐姐一眼,对他们喝道:"慢着!还有话问你们!""喳,喳。"两名太监赶紧跪好。

  "皇上身子骨好吗?"

  "回主位的话,万岁爷今冬在南苑校猎,能吃能睡,人长胖了,面色也红润了。""还有呢?""还有?……"吴良辅摸不着头脑。

  "大胆!都说皇上近日办了件什么事儿,京师全传遍了,怎么还瞒着我们姐妹?""回主位,有,有!万岁爷办那件事可真厉害!不止京师,怕是天下人都要盛赞万岁爷呢!……小吴子那会儿就在万岁爷跟前……小吴子,还不快细细禀告!""喳、喳!"吴禄磕了响头之后,便发挥他口齿伶俐的特长,讲起那天皇上微服出猎、遇上劈木柴老汉的故事。最精彩、最有戏剧性的部分在后头,在皇上陪老汉到镇上找参领讲理的时候。

  在参领的住宅大门,门丁根本不让他们靠近。是皇上一口流利的满语,才使门丁疑惑着进去通报。谁知那参领竟以为小事一段,自己懒得出来,叫他老婆出来应付。这女人高大肥胖,一向凶横惯了,哪里把他们放在眼里,兜头就是一顿臭骂,还说什么"就是抢了,就是占了,谁叫他是蛮子,活该!你敢拿我怎么样!"皇上气极了,说:"你们竟敢这样无法无天,告到地方去,有你们什么好?"参领老婆扬头大笑,说:"只要你敢告,去告好了!我要怕了你,下辈子不是人!"说罢,她又竖起眉毛恶狠狠地叫骂,要他们滚开。她见皇上站在那儿不动,抄起门边的杠子就朝皇上砸去,嘴里还骂着:"打死你这个多管闲事的小杂种!"皇上大怒,一声断喝,抽出他的硬弓只一挡,那女人的棍子飞出去两丈远。这时候,皇上的侍卫队赶来护驾,几百人把这所宅子围了个密不透风。参领和他老婆一听说这小子竟是皇上,登时吓昏过去。皇上怒气不息,立刻命侍卫动手,把参领全家就地斩首示惩!

  皇上临走又发了一道谕旨:参领的全部财产房地,都赏给那个可怜的老汉,并亲口封这老汉为一镇之尊。

  小吴禄绘声绘色,说得活灵活现,皇后和妃嫔们都听呆了。

  吴禄最后又得意地说:"没过两天,城外城里的人全知道了,谁不夸咱万岁爷是圣明天子啊!……"吴良辅和吴禄已经退出去好半天了,坤宁宫里还是那么静悄悄的,谁也不肯说话。

  "哇"的一声,谨贵人突然放声痛哭。大家望着她,心里仿佛有某种不幸的预感,胆小的恭妃忍不住发抖,使劲往端妃身边靠。谨贵人跪倒在皇后面前,哭得头都抬不起来。

  "谨贵人,你这是怎么啦?快别哭了。"皇后说话总是那么细声慢语的。

  "禀皇后,那是……那是我的侄女儿啊!……"谨贵人泣不成声。

  "什么?"皇后吃了一惊:"你是说,刚才……"谨贵人哭着连连点头。素来不爱说话的康妃,这时慢慢地、轻声地解释道:"我母亲今天来宫里也说起这事。那参领夫人,确是谨贵人同母异父姐姐的女儿。"皇后沉默半晌,安慰道:"谨贵人不要这样,想必皇上他不知道那是你的亲眷。"康妃突然沉下脸,愤愤地大声说:"他知道!他全知道!

  我母亲问过的!"

  大家都吃了一惊,没想到平日不动声色、严谨文静的康妃会这样激愤。康妃发现众人的目光,脸上红了红,慢慢低下头,不再作声了。

  "皇上他,他也太没有情义了!……"谨贵人还在哭。

  皇后婉静地说:"谨贵人,你也不要太难过。你那侄女实在也太过分,竟然动了棍子,皇上是万民之主……""姐姐,你还要替他说话!"淑惠妃不豫之色溢于言表:谨贵人的侄女怎么会知道他是皇上?……不用说了,他心里,哪儿还有咱们这些人!早被那个蛮子女人狐媚得忘了本!……"

  "淑惠妃!"皇后斥责道:"竟敢如此大不敬!……"淑惠妃连忙跪倒,其他人也赶着跪下为淑惠妃请罪,但每个人心里未尝不为淑惠妃说出了她们的心里话而感到痛快。

  妃嫔们告退,淑惠妃照例留在最后。皇后拉过她的小手,轻轻抚摸着问:"你说,我是亲去南苑问候好呢,还是打发人去问候呢?"淑惠妃气冲冲地说:"别去!一个也别去,咱们博尔济吉特家的全都别去!皇上宠侧妃、违祖训、变祖制,说到头还不是太后惯的?太后不顾亲疏,胳臂肘儿朝外拐,宠着那个蛮子女人,我都岂不过!你还是大清门抬进来的皇后呢,就这么忍气吞声?咱们都不去,太后心里就会明白,咱博尔济吉特家的格格也不是好欺负的,说不定她反倒会回心转意呢!""可是,皇上他……"皇后迟疑不决地说:"皇上一向讲孝治天下,我要是不去……""他能怎么样?他已经废了一个皇后了,还敢再废你?祖宗没有过的事,就是中土历朝也没有过,他断然不敢!姐姐,你的性子也要刚强一些才好哇!"就这样,皇后终于没有去南苑,也不曾遣使问候。

  庄太后病了,病得很重。她已挣扎了三天三夜,仍然逃不出可怕的高热和半昏迷状态。无数奇特的景象、无数狰狞的鬼脸,总在她头顶盘旋。她想大声喊叫,她想双手推开那死死缠绕着她的、莫名其妙到令人心悸的五颜六色的彩斑彩带。但实际上,她连手指都无力动一动,嘴唇翕动得几乎不能察觉,轻轻的气息吹出勉强可以听到的字:"不要……啊,不要……"忍过一阵剧烈的头痛,她叹了口气,跌入更深的昏迷……怎么?回到了故乡,回到了科尔沁大草原了吗?啊!草绿如茵、繁花似锦的草原啊!天是那么高、那么蓝,一尘不染;地是这么宽、这么远,一望无边。连一阵阵风都这样香,这样恬静!她跳下马背,展开双臂,扑向草地,扑向这从童年就熟悉、象妈妈一样亲爱的故乡的大地……蹄声得得,远远跑来一片,多么剽悍英俊的骑士!绿草黑马红披风,在蓝天白云的背景上飞驰……她来不及多想,身子一抖,那骑士象摘花一样弯腰把她从草地上抱起。两人炽热的目光接触了,啊,多尔衮!……她仿佛又回到当年,丈夫宠爱姐姐冷落她,她把孤寂怨恨都深深埋在心头,不动声色地仍然往草原上围猎。是的,那次她从马背摔下来,飞马来救她的,正是九王爷多尔衮,年轻、英武、仪表堂堂。不过,她尽管动心,却并未越礼。她毕竟是皇妃,是多尔衮的亲嫂子。

  不,这不是二十多岁的多尔衮,这是装束威仪亚赛皇上的摄政王!他在笑,就象庄太后当面斥责他不该私娶肃亲王福晋时那样笑着,他重复着那句话:"我多尔衮总归是个男人哪!"可是,真该死!即使他这样无耻、负心,他那红润的阔嘴、白玉似的面色和漆黑的眉毛仍然动人;她尽管又气又恨,心底却还是爱恋着他……他的面容怎么变了?长出了胡须,添满了皱纹?天哪,这是太宗皇上,是她的丈夫啊!她跪下了,深深地低了头。

  "你在我面前请罪吗?你这忘恩负义的女人!"丈夫在咆哮:"你让我在寝陵里也不得安生!我决饶不了你!"他抄起他那沉重的弓照她迎头打下。她闭着眼睛喊叫起来:"你打吧,打吧!我对不起你,可是我对得起你们爱新觉罗的祖先!你驾崩之后,要不是我联络礼亲王,拢住睿亲王,立我们的儿子为帝,平息了各方的争端,那八旗之间一定要互争帝位,自相残杀,把太祖皇上千辛万苦开创的基业付之流水,爱新觉罗氏也将烟飞灰灭!……我有过错于你,可是有功于社稷江山!……"丈夫的铁弓放下了,冷笑道:"算你强词夺理,你就没有一点私爱?你就全心为的社稷江山?"她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挺直身子:"有私爱,是皇上逼出来的。宸妃入宫,皇上就忘却了早年的恩爱,使妾妃虚有其名,如处冷宫……""你撒谎!"她的亲姐姐、太宗皇帝最宠爱的宸妃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指着她的鼻尖,愤愤地说:"你的私爱,绝非这一点小事!你私爱自家的儿子,一心想让他当上太子,你将来好当皇太后。就是你,咒死了太子!……""没有!我没有!太子死时,我方临产……"她心里发慌,说话有气无力。

  "没有?"姐姐的两道目光象剑一样锐利,一直射进她心底:"你嘴上说的都是好话,心里就是诅咒太子早死,好让你的儿子登基。如今你可称心如意了!我可怜的儿子啊!……"

  宸妃放声痛哭,哭得她毛骨悚然。是的,她私下盼望过太子早死,可是她把这个心愿始终深藏心底,对谁都不曾透露过,姐姐怎么会知道呢?……太宗沉重的叹息就象一声闷哑的雷,在她头顶轰响着,滚滚而过:"啊,帝子从来不幸,多少人要死于非命!"……她浑身发寒,大汗淋漓,一个冷战使她从昏迷中惊醒过来。她竭力张开双目,只见寝宫里灯火荧荧,十分昏暗,床边坐着一人,双手支着下颏,正在打盹。

  "水……"她轻轻一呻吟,床前的人立刻惊觉,连忙从保温的棉褥子里拿出一把热乎乎的精巧的宜兴紫砂壶,一手抱着太后,一手小心地喂茶水。庄太后从勉强睁开的眼缝里看了看,断断续续地说:"董鄂……你还在这里……"董鄂妃连忙温柔地低声说:"母后大安。太医都说不要紧的,养养就好。"太后费力地摇头:"不,我不行了……太宗皇帝召我了……"董鄂妃"扑"的一下跪在床前:"母后,你千万别这么说!

  你怎么也不能走!儿情愿替你去,皇上不能没你……娘!"两颗豆大的泪珠顺着董鄂妃的脸颊滚了下来。

  太后勉强装出个笑脸:"傻话……就你一个……在这里?……"

  董鄂妃说,"皇上刚走。他为母后已到上帝坛祈祷三天了。

  上天念皇上和儿臣们的诚心,一定会赐福母后……"可是,太后已经再次跌入昏睡中去了。

  第八天早上,头一束阳光射进寝宫,百宝架上那座精美的金黄色的四面转花西洋钟"叮叮当当"地打了旗下,悦耳的声音把庄太后唤醒了。她觉得神志很清醒,身上也凉苏苏的很舒服,只是没一点力气。她喊了一声:"苏麻喇姑!"声音虽轻,在一片寂静的寝宫里却很震人,床前、矮凳上、寝宫门口、殿外走廊顿时人影晃动,欢声笑语窸窸窣窣地透过窗棂:"太后说话了!""太后喊人啦!"……董鄂妃猛地跳起来,为太后撩开帐子,注视着太后,嘴唇颤抖,极力忍住就要迸出的泪,笑着说:"母后,你,你可见好了!……"苏麻喇姑在一边笑道:"太后,皇贵妃在你床边守了七天七夜了!""我的好孩子!……"庄太后忍不住喊了一声,乌云珠扑过来,太后把她搂在怀里,两人一起落泪了。苏麻喇姑一面擦泪,一面叫人去禀告皇上。

  可皇上已经闻讯奔来,正赶上娘儿俩一边擦泪一边笑。福临连忙上来向母亲大礼跪拜,象孩子似地说:"额娘,你快把儿子急疯了!你要是再不好,儿子也不想活了!""胡说!"太后笑道,"亏得你孝心感动了上天,也亏了你媳妇这么细心照料!……怎么不见中宫和其他妃嫔?"董鄂妃抢着说:"母后,这几日大雪不停,没人回宫报信,娘娘她们不知道母后得玻"福临的面色霎时阴沉下来,象是堆上了乌云,不满地白了董鄂妃一眼,可是一看到她惨白的憔悴面容、乌黑的眼圈、强打精神的笑,又无可奈何地把目光转向窗外。

  "不知道?"太后重复一句,软弱地皱皱眉头,眼睛转向苏麻喇姑:"七八天了,也该着人来问问吧?"苏麻喇姑低下了头,不敢看太后充满失望的眼睛:"……没有听说……打发人来过……"太后伤心地落下了眼泪:"一个也没有?"大家都不作声。之后,董鄂妃竭力笑着安慰道:"母后,总是今年瑞雪纷纷、堵塞了道路的过。可是瑞雪兆丰年,来年五谷丰登,万民太平,天下一统……""我不要听这些!"太后又疲乏又厌烦地说,无力地闭上眼睛:"朝廷有党争,后宫也闹起了党争。博尔济吉特家的格格们结了党,向我这姑妈、姑祖母示威啦!……""母后千万别生小辈的气。小辈们年轻不懂事,母后你多多教导。姐妹们或有一时疏忽,顾念不周全,对母后总是孝敬多年,各有所长。皇后主六宫,替母后分忧解愁;淑惠妹、端妃、恭妃姐陪母后去温泉,一路照应,多么尽心……"太后一声长叹,打断了董鄂妃的话:"你不用说了……这些格格们,娇生惯养,不识大体,不懂事,真不懂事啊!……乌云珠,好孩子,你又太懂事了!……偏偏懂事的这么少,只有你一个……"福临连忙搭话:"额娘,我就不算上一个?"太后苦笑道:"算上你,算上我,不也才三个吗?"福临顿时明白了母亲的意思:"额娘,朝内懂事的人还有的是呢,安亲王、康郡王不都是吗?"太后微微摇头:"太少,太少……那边人多势大。难哪,真难哪!……"她疲乏地闭上眼睛。

  福临眼睛里忽地燃起一团火,明亮灼人。母亲的话从来不曾说得如此明白,一下子激起了他的雄心。他相信自己的权势和力量,他不怕那边的阻碍,他大声地说:"额娘,你瞧我的吧!我是当今皇帝!"太后没有睁眼,象微弱的回声似地发出一声叹息:"唉,皇帝,皇帝也不是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乌云珠,过来。"董鄂氏走到床前,太后捏住了她的手,含着泪,凄惶地歉然道:"好孩子,委屈你了。这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事啊!"乌云珠心头一酸,一串泪珠滚落下来。

  福临暗暗咬着牙根,鼻翼剧烈地翕动着,一股红潮忽然涌上他的脸庞,染上他的双颧和眼睛,浓黑的眉毛在眉间结成了疙瘩。

  乌云珠为太后盖好锦被,又着实安慰了好一阵,才直起身子,遵从太后的旨意,向皇上拜辞,回自己寝宫歇息去了。

  她脚步轻飘,有如浮云。出了太后寝宫,迎头看见清晨的太阳,她一阵眩晕,身子摇晃着,嘴里小声嘟囔:"别让太后知道,别让……"她脑袋一仰,昏倒在搀扶她的两名宫女的胳膊上。

 

无忧书城 > 历史小说 > 少年天子 > 第五章 四
回目录:《少年天子》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艰难的制造作者:阿耐 2史记十二本纪 3史记三十世家 4史记七十列传 5明朝那些事儿5:帝国飘摇作者:当年明月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