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五章:敌人

所属书籍: 地铁2035

少校的房间非常舒适,看上去像一个单身男士的公寓。一眼就可以看出来办公室的主人就住在这里。床被一个帘子挡着,露出一个角。床上放着一个毯子,很有生活气息地从帘子下露出来。地上铺着破旧的东方风情地毯,但已经看不清上面绣的细节了。角落里有一个漂亮的雕像:两个穿着红衣服的瘦高男人,面容忧伤,手指细长,手上拿着破剑。

打开门后,少校环视一周,哀叹了一声,把房间里散落的拖鞋都收了起来,归到桌子下面。

“有点乱,别介意。我没什么准备。”

与此同时,阿尔乔姆和其他人被按在走廊的墙上。鲍里斯收拾好房间后,把大家叫了进来。

“你是交易员?”,他走进问莱约克。

“是的。”莱约克承认到。

“你在外面等一下,我的朋友。我们私下再谈。我吃饭也在办公室里,我的工作已经多得忙不过来了。敌人非常活跃。”

莱约克走了。鲍里斯轻轻地关上门。

“请坐。”

他清理掉桌上的碎屑,看着一个俄罗斯手绘风格的马克杯。阿尔乔姆在想他是不是会给杯茶,但鲍里斯没有。他走到带着绿罩子的灯前,带着一种轻松的语气问,

“你从哪儿来?”

“展览馆站。”

“哦。”

鲍里斯念叨了几遍“展览馆”这个名字,揉揉鼻子,试图回忆起一些东西。

“你们站长叫什么来着?我记得是卡尔亚平,全名是亚历山大-尼古拉维奇。他管理得还行吗?”

“卡尔亚平六个月前退休了,现在苏霍伊是站长。”

“苏霍伊。。。苏霍伊?那个以前的保安队长,对吗?他和我是同行啊。”少校开心地说,“我为他感到高兴。”

“了解。”

“你是自己从那儿过来的?”,鲍里斯翻着阿尔乔姆的护照,“你是干什么的”。

“我是潜行者,”阿尔乔姆说。

“我就觉得你是潜行者。那你呢?”鲍里斯转向荷马问。

“我从塞瓦斯托波尔来。”

“有意思。那儿挺远。那儿的站长是丹尼斯。。。丹尼斯。。。天哪,他的姓是什么?”

“米卡哈洛维奇。”

“对对对!丹尼斯-米卡哈洛维奇。他现在怎么样?”

“还不错。”

“还不错?!”鲍里斯偷笑着对荷马眨了眨眼。“你的说法真好。我们共事过一次。我真得很佩服他,他是一个非常专业的人。”

鲍里斯又看了一眼他的杯子,像是希望杯子可以自动满上一样。他小心地摸着自己的脸颊。阿尔乔姆觉得他的脸颊有点不对劲,但房间里太暗了,看不清是怎么回事。少校的脸上好像是画了什么东西?

除了脸颊外少校看上去非常英俊:他很高,前额宽阔,头发向后梳,因为长期办公室工作头有些向前倾。他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现出温暖的光芒。他的姓的意思是“揍猪的人”,好像和真人不太符合,甚至有些羞辱。他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

“话说,你不是犹太人吧?”鲍里斯问荷马。

“不是,为什么要问?”

“不是,为什么要问?”,房间的主人笑了起来,“我喜欢你,我可以接受你的清高,但许多我的同事就不行了。。。”

“我不是犹太人,你看过我的护照了。不管怎样,这很重要吗?”

“你的护照?市面上有各种伪造的护照。但我说的不是护照的问题,我说的是你的精神状态。关于的你的疑问:是不是犹太人根本无关紧要。这里真的不流行纳粹那一套。”

一个蓝色塑料外壳的摆钟挂在墙上。玻璃罩上有一行字,就着昏暗的灯光阿尔乔姆念出了那行字,“VChK-NKVD-MGB-KGB-FSK-FSB-SB CCL。”(译注:前面的名字都是各种俄国历史上情报机关的缩写。VChK是秘密警察,NKVD是内务部,这两个是斯大林时期的。MGB是军事情报局,KGB是国家安全委员会,这两个是二战后苏联的。FSK是俄罗斯联邦反情报局,由克格勃改编来,在1995又重组成FSB,即俄罗斯联邦情报局。)“CCL是环线联盟的缩写。”阿尔乔姆解说着汉莎的正式名。

“这个钟可是个稀罕玩意儿,”鲍里斯向他解释道。“整个地铁只有两个这样的钟。真是一件艺术品。”

“你还有问题吗?”阿尔乔姆问。

“当然了。实际上我有很多问题。你可以把手伸出来,手掌朝上吗?”少校在阴影里问。“啊,谢谢。我可以碰一下手指吗。就当是我在和你握手,喔?有老茧。还有这里是被火药熏出来的,对吗?你可以给我看下你的肩膀吗?别怕,让我看下右肩。不用脱衣服。有一块淤青。很明显你时常会用突击步枪。”

“鲍里斯的手挺奇怪的,他的手指有些潮湿,黏黏的,但显然那不是汗,那么。。。少校松开手后,阿尔乔姆强忍住了闻自己手的冲动。”

“我是一个潜行者。我说过了。”

“是的。但潜行者一般都穿着防护服和手套。你不是在地面上用步枪的。还有你,尼古拉-伊万诺维奇?”他念着荷马的全名,“请伸出你的手。谢谢,看来我们遇上了一个智者。”

鲍里斯沉思着,捏着自己的手,他的手指粗壮,好像是他做了很多让手指疼的事,也许他一直在给一个手摇电筒充电。大摆钟发出咯嗒咯嗒的声音。没有人说话,钟的声音格外清晰。金属门隔绝了外面人的说话声,要不是有钟的声音,房间里就会安静地像一个聋人听到的世界。

鲍里斯又整理了一下思路。

“我可以询问一下你们进入汉莎的目的吗?”

“我们只是路过。”阿尔乔姆回答。

“目的地呢?”

“剧院站。”

“你知道未经允许带通讯设备进汉莎是违法的吗?”

“以前不违法。”

“得了吧,以前你可以根本没试过。阿尔乔姆-亚历山多诺维奇”

苏霍伊给了阿尔乔姆他的第一张护照,苏霍伊不可能知道阿尔乔姆父亲的真名。他连阿尔乔姆母亲的名字都不知道。阿尔乔姆可能听过她母亲的名字,但已经忘了。所以苏霍伊把自己的名字写了上去,那时阿尔乔姆还不敢和他对着干。从此往后阿尔乔姆就叫这个名字了。但阿尔乔姆还是在米勒给他发新证件的时候改了自己的姓。

“还有一个问题:根据护照你在展览馆站工作生活,但护照却是在大都会签发的。你经常跑来跑去吗?你常去大都会?”

“我在那儿待过一年,在边境服役。”

“不会是在列宁图书馆站吧?”

“就在列宁图书馆站。”

“那儿离红线挺近的。”

“离真正的图书馆更近。”

鲍里斯产生了兴趣,开始微笑。

“那你们去剧院站就是为了离真正的剧院近一点?而不是因为剧院的两个换乘站都在红线手里?别误会了,我只是出于职业需要的好奇。”

“差不多。我准备从剧院站上到地面。”

“当然了,上去用军用无线电?你上去给谁发信息?芭蕾军团?还是芭蕾尸体团?哈。”

“听着。”阿尔乔姆打断他,“我们和红线没有任何关系。我解释过了:我是一个潜行者。这不是很明显吗?看我的脸和头发,我晚上上厕所都不用开灯,我尿的血都会发光。(译注:大量辐射元素聚集会电离空气发光。阿尔乔姆这里夸张了一下。)是的,我带了个无线电。万一我在地面上被困住了呢?如果有东西想把我吃了呢?我就不可以用无线电求救吗?”

“你向谁求救?”鲍里斯问。

鲍里斯从阴影中倾过身子。现在可以看清他为什么在摸脸了。脸上布满了抓出来的血块,有一条一直从眉毛延伸到脸颊上。好像是有人像把少校的眼睛拽下来,但他闭上眼睛躲过一劫。

鲍里斯手上黏黏的东西就是抓痕上流出来的脓液,脓液还很新鲜,没有干。在少校逮捕他们前几分钟发生了一些事。“我来不及准备。。。”

“也许有人会接听。”阿尔乔姆缓慢地回答。

阿尔乔姆该问鲍里斯关于脸的事吗?但他能得到什么回答呢?什么也得不到,无非就是把少校的注意力引开一会儿。

“也许你现在就应该呼叫他们?”鲍里斯微笑着说。脸上的伤疤让笑容看上去有点瘆人。“因为这可能对你有帮助。在一个车站注册。证件由另一个车站签发。携带武器和三弹匣的子弹。携带禁运的无线电设备。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你这个无线电。。。我们有理由拘留你,阿尔乔姆-亚历山多诺维奇,直到把事情搞清楚。”

解释一下?给这个人解释无线电是干嘛用的?阿尔乔姆自己都能想到鲍里斯的回答:二十年来没收到过任何信号,没有其他幸存者的证据。你在骗谁呢,阿尔乔姆-亚历山多诺维奇?

少校从他的桌子后走出来,走道屋子中间。踩一踩自己褪色的靴子。

“还有你,尼古拉-伊万诺维奇,帮帮忙。。。告诉我些东西?不一定要在这个年轻人面前。你的包里只有一本日记。我们可以把它当成不同的东西,也许这只是一本日志,也许你在为红线的安全机关写报告?嗯?”

荷马缩起头不说话,他还没有抛弃阿尔乔姆。鲍里斯把夹子又收紧了一点。

“好吧,当下是一个艰难的时刻,大家都很紧张,非常时间需要非常决断。你知道我什么意思马?”

阿尔乔姆低头在光秃秃的地毯上寻找答案。

棉质拖鞋从桌子底下露出来,他们看上去。。。不应该属于这个办公室。

这拖鞋对于鲍里斯的大脚来说太小了。

是一个女人的?

“也许你对这一切有解释,只是我不知道,是吗?我们换位思考一下:我不得不做出我的假设,到现在我的假设还说得通。。。”

鲍里斯来不及准备,他没时间收好拖鞋。他脸上被抓出了血迹。谁抓的?阿尔乔姆没在考虑如何辩护,而是在想拖鞋的事。是一个女人抓的,用她的指甲。那个女人想把他的脸抓下来,他对她做了什么?

“你,同志,试图通过贿赂官员来进入敌对国,以刺探情报,或者是准备发起恐怖袭击?”

他对她做了什么?

灯光太暗了,阿尔乔姆看不清地毯上的花纹。这个小单身公寓看上很整洁,没人在这里打过架,或是在地上翻滚,或是打翻家具。但那些拖鞋。。。那些拖鞋散落在地上。所以她来过这里,她被人带进来。。。他们关上门,锁上锁。就像现在对他们所做的一样。

“汉莎有很多嫉妒我们的敌人。但那台无线电。。。现在有一台没有申报的无线电被走私了进来。。。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不是单独行动。你的侵入是某个计划的一部分。有人在协调你们的行动。渗透进环线的地盘,把武器藏起来,或者从接头人那里获得假证件,然后潜伏下来等待命令。和其他的休眠间谍在那一天一起行动。”

荷马感受到了阿尔乔姆无助而透明的眼睛。但阿尔乔姆不想鲍里斯回答问题。他对鲍里斯白眼相向,眼睛看向其它地方。

她是谁?阿尔乔姆想,她经历了什么?

“沉默代表你不反对指控。就这样了,我都猜对了,是吗?”

房间里没有其它出口。只有一扇经过隔音处理的门。一张桌子。一个钟。一台电话。一个塑像。一张被帘子挡住的床,上面盖着合成纤维毯子。万一在床上。。。帘子很厚,没法看见里面。。。在帘子后面。。。在床上。。。

“这样的话。”

阿尔乔姆开口了,准备供述事实。鲍里斯准备好听了。钟声又拖延了一会儿时间,荷马深吸了一口气,不敢呼吸。房间里再没人喘气。

因为少校要杀了她,所以她试图用最后的力量把少校抓瞎。他压在她身上,也许。。。他在勒她的脖子。

在那张帘子后面,在盖住的床上。就在他睡觉的那张床上。

她应该死了。但要是她还活着呢?

“跳过去掀开帘子?大喊?和他干一架?”

大家都摒住了呼吸。要是床上其实什么也没有呢?

“你们向谁发信号?关于什么的?从哪儿来的情报?”少校快失去耐心了。

阿尔乔姆呆呆地看着他。他脑袋里像是装满了肮脏的地表水一样,快要炸开来了。

她是谁?这个女人是谁?她为什么要承受这一切?

不能再干坐在这儿了。得做点什么。那张帘子——真的要阿尔乔姆管吗?

“你是在指控我是红线的间谍吗?少校?”阿尔乔姆从椅子上站起来。

鲍里斯掏出一把马卡洛夫手枪,放在桌上,一对深邃的眼睛看着阿尔乔姆的瞳孔。要跑已经太晚了,阿尔乔姆必须得离开这个舒适的房间,带着老头一起走。

“你找到了我手上的老茧和火药?很好。我来告诉你这些老茧是哪儿来的。你记得去年碉堡的事吗?你一定记得。你记得红线来的科伯特吗?你一定认识他!他是你的同行。你记得游骑兵损失了一半的部队?为了抵挡红线。与你们的敌人作战,为了你们!如果他们夺取了碉堡的话。。。我们当时向你们求助,向汉莎,记得吗?当时我们已经绝望了。但你们这些混蛋把部队藏哪儿去了?我就是在那儿练出老茧的。米勒就是因为那一战坐上轮椅的!”(译注:科伯特是游戏《地铁:最后曙光》中主要的反派角色,指挥了最后红军对D6隧道的进攻。这里作者的设定应该与游戏中相似。)

“卷起你的袖子,”少校突然换了个语气。

阿尔乔姆不屑地卷起袖子,“如果不是我们挡住进攻,还有谁能帮你们?”,袖子上的纹身已经褪色了。

“至少护照的事没问题了。”鲍里斯清了清嗓子说。

“还有什么问题吗?”阿尔乔姆问。

“你不该对我生气的。我把你押在这里搞清楚情况是用原因的。也许你还不知道,我们快要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了。光上周我们就抓了十五个红线的特工。有间谍,破坏者和恐怖分子。游骑兵当然在忙其它事情,我理解。我很尊重游骑兵,但你们对反情报工作完全无知。也许你们觉得这个星球的未来都掌握在你们手里。也许你们以为汉莎的和平和稳定是理所当然的,是吗?我来告诉你们,昨天我们就抓到一个进入我们供水系统的人。我们从他身上搜出了二十公斤的老鼠药。你知道老鼠药中毒有多痛苦吗?还有一个和你朋友很像的屎贩子在他的桶里带了一个反坦克地雷进了白俄罗斯站。你知道吗?如果他把地雷放在一个关键的地方,你能想象会发生什么吗?这些只是搞破坏的而已。我们抓到了一大帮搞宣传的特工。他们开始抱怨这里没有公平可言,富人越富,穷人越穷。他们说汉莎在垄断贸易,还说因为汉莎在吸全地铁工人的血,工人们都过着悲惨的生活。他们已经开始发传单了!”

鲍里斯在阿尔乔姆面前铺开一张纸,上面画着蛛网一般的地铁地图。蛛网中间是一只胖蜘蛛,蜘蛛上写着“汉莎”的大字。

“在反面,翻过来,上面就写着‘传给一位同志!’或者‘来参加大会!’”,现在他们在蠢蠢欲动,他们想要在我们鼻子底下发动一场革命,明白吗?他们日夜不停。冒昧问一下你去过红线吗?你知道我们面对着什么吗?他们根本不会在我们身上浪费子弹。他们只会用铁棒把我们打死。那些被强迫幸福的人会最后会互相厮杀,最后只能吃食物券。(译注:苏联施行食物配给制,但食物匮乏,领一个面包都要排很久的队。)我们面对的是一个苏联霸权。你怎么应付群众起义?你们游骑兵还有多少人?三十个?四十个?当然你们是精英部队,是英雄,只有你们能拯救人类。但面对一群被煽动起来的无知群众,你们怎么办?你们会朝妇女开枪?朝小孩开枪?嗯?我的朋友,你们很懂近战战术,或者如何执行攻坚战,但生活中不止有战斗。你知道生活有多少种可能性吗?”

嗒咔。嗒咔。

鲍里斯双手握在一起,好像想起了什么事,然后紧盯着他短粗的手指看,然后又开始摸脸颊。

“你为什么要去剧院站?”鲍里斯冷静地问,“这个人是谁?”他示意了一下荷马。

“我在为米勒执行一项任务。”阿尔乔姆回答说,“你可以联系他问一问。我不能透露任务细节。这个老头是我的向导,我们正准备去帕维列茨站。”

荷马开始眨眼睛。他听米勒说过这事。他记得米勒真正派阿尔乔姆去的地方。但鲍里斯不知道情况。纹身还在,但如果真的有人告诉米勒阿尔乔姆还在游骑兵服役,或者有人真的把那个听筒拿起来给米勒打电话。。。“这个老头是和你一起的,”少校随意地大笑起来。“老爷爷可以走了。那个交易员是怎么回事?”

“那个交易员是和我们一起的。”

“他原来是和你们在一起。现在他是我们的了。是他把你带过检查站去谈价钱的,不是吗?他违反了检疫隔离。毕竟有人向一名环线联盟的官员行贿,简单地说,我们得抓个人顶罪”

“不行。”阿尔乔姆摇头说,“那个交易员和我们一起走。”

鲍里斯像是没听到他说话。“这个交易员得和我们待上一段时间。我会让公交送你们去新村站。那里有去剧院站最近的路。让我歇一会儿。”

荷马给阿尔乔姆使了个眼色。但阿尔乔姆不能把那个蠢货年轻人留在这里。不能在这个困难的时候把他留给鲍里斯。

“把所有人都放走,或者我们给米勒打电话。”

鲍里斯手指敲着桌子,转着他那把手枪,握紧又松开拳头。

“为什么你试图用米勒来威胁我?”他说道。“他会理解我的。米勒是一个军官。我也是一个军官。打电话太愚蠢了。我们有共同的敌人。我们不得不并肩作战。你以你们的方式,我以我们的方式,我们共同抵御地铁中的混乱,防止地铁血流成河。我们都尽了全力。”

紧张的气氛让人感到窒息。像是有脏水灌进了阿尔乔姆的耳朵,在他脑袋里打转。帘子挡住的床。桌底下的拖鞋。去把帘子打开。。。打开。

“放了所有人,”阿尔乔姆重复道,“所有我们三个人。”

“去新村站,我只能帮你们到那儿,出了新村站就是别人的地盘了。我不想跟你们叽叽歪歪,有人会向我的上司告密的。他们会用备忘录本慢慢把我折磨死的。”

“现在。”阿尔乔姆说。

“现在就放走他。”

嗒咔。嗒咔。角落里的钟响着。两人低声交谈,都已亮出了自己的剑。荷马试着把额头上的汗抹掉,但汗太多了。

最后鲍里斯拿起桌上的电话。

“阿加波夫!把那个交易员带过来。就这样。什么?里奥诺夫怎么办?给他报酬,他毕竟干了活。他真是个观察人的天才。。。不可思议!”鲍里斯大笑,“是的,把交易员带到我这里来。”

阿尔乔姆推了下荷马的肩膀,“我们要走了。”,荷马开始慢慢地站起来。

“把东西还给我们。”阿尔乔姆说。

“在边境上会还给你们的,”鲍里斯答应道,“除非你还想去抢。我们还是不清楚你任务的细节,不过别担心,我们在边境上会把东西都还给你们的。”

“密密层层,乌云压着边境。。。”鲍里斯开始轻声哼唱。(译注:鲍里斯这里唱的是苏联著名歌曲《三个坦克手》。为了鼓舞苏联老兵在德国战败后继续与日本关东军作战而重写创作。几乎是苏联装甲部队的代表歌曲。)

环线上的和平大道站和它穷兄弟不太一样。6号线上的换乘站没什么照明,但环线站光线充足。环线站布满了各种小商小贩,堆满了杂乱的商品,像是一个从垃圾堆里走出来的无业游民。尽管环线站与换乘站间有人行通道,环线站一点都没有沾上换乘站的气味。环线站里,黑白相间的地砖被擦得干干净净。天花板上的金饰也被擦得闪亮。天花板上呈现出浅黑色复杂交错的线条,似乎在告诉人们它们以前也是雪白的。天花板上吊着带有许多灯泡的大吊灯。每一大吊灯上面就一个灯泡亮。但这也足够把整个车站照亮。

站台的一部分被用作货物站:一个吊车的悬臂伸到一个轨道车上,穿着蓝色连体衣的工人抽着上好的烟,各种型号的箱子排列整齐,一个装满货物的货车刚从隧道里开出来,工人骂骂咧咧地开始装卸货物。

本地居民的房子在通向站台的拱形走道里,为了不占用中央大厅的地方,过道和大厅之间用砖墙封上了,墙上开了个小门,门只能从大厅那侧开。墙上还开了几个小窗户,还拉上了窗帘。从窗户看进去正好可以看到大厅的吊灯,让你感觉外面就是黑夜。如果有人敲门,你可以拉开窗帘看看是谁。这里的居民身上都很干净,穿着得体,不管你怎么仔细找,都找不到一个虚弱萎靡的人。如果世界上还存在天堂的话,和平大道站绝对是其中之一。

鲍里斯离开了阿尔乔姆一行:他很抱歉地说得去医疗站一趟。一个长着小胡子的小个子从军官宿舍里出来,带出了莱约克。他嘴唇破了,但不妨碍他露出笑容。

“你和我们一起去新村站,”阿尔乔姆告诉他,“然后去门捷列夫站。”

“我跟你走!”莱约克说。

那个小个子穿上一件洗褪色的毛衣,友善地拍了拍莱约克的肩膀,邀请三位跟着他走。从外人看他们像是四个好朋友在站台上走。四个朋友在轨道车站上谈笑风生。

著名的汉莎轨道客车准时到了:一个冒着烟的汽油机车头带拉着一个旅客车厢。旅客车厢是露天的,但上面配有从地铁列车上拆下来的柔软座位。司机向每人收了两颗子弹的车费。穿毛衣的小个子把四个人的车费都付了。他们面对面坐下,还要向里挪一挪。

车里几乎没有其它空间了。他们左边坐着一个染了头发,甲状腺肿大的妇女。他们右边坐了一个大鼻子,粗鲁,穿着混搭衣服的男子。在他们后面是一个困得不行的爸爸,他怀里抱着吵闹的孩子。后面还有一个挺着大肚子的男子,一个大概十六岁穿着长裙的女孩。后面还有很多其他人。在车头和车尾都有穿着防弹衣的机枪手,膝盖上放着钛合金头盔。但对阿尔乔姆来说他们算不上什么武装护卫,尽管汉莎的隧道车来车往,路灯永远亮着,隧道还是隧道,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

“他带了二十公斤的老鼠药!”那个染发的女人还在继续之前的谈话,“他们在最后一刻抓到了他。”

“他们这是疯了吗?老鼠药!安全局应该用老鼠药毒死那个奸细,让他全部吃下去。”那个啤酒肚男抱怨道,“我们要处理多少红线的人?你知道有一个从红线索科尔尼基站来的间谍。他说他们已经饿得开始吃自己的小孩了!那里的人都不信上帝,只信他们自己的领袖莫斯科温。那个人想把我们全部占领,真是个魔鬼!”

“骗谁呢,吃小孩。。。”那个快睡着的爸爸说道,“没人会吃自己的小孩的。”

“你不了解生命!”啤酒肚男回应道。

“没人会吃自己的小孩的。”那个爸爸固执地回答。

“好吧,等他们攻到了这里我们再看。”毛衣男加入了讨论。

“情况越来越糟糕了,不是吗?想想去年的碉堡战役。游骑兵勉强挡住了他们的进攻。他们为什么如此执着?”染发女哀叹道。

“那是因为他们快饿死了!”啤酒肚男揉着大肚子说,“他们想来把我们的财产都抢走然后分了。”

“愿主禁止他们。”后面一个女声传来。

“但我去过红线的边界一次。他们那儿没有那么可怕。大家都很文明,所有人穿着一样的衣服。他们编出这些故事来吓唬我们。”

“你出过缓冲区一步吗?我去过!他们一下就把我抓起来,扭着我的胳膊把我按在墙上。”

“他们不愿工作。”大鼻子男说,“我们这里用自己的劳动力干活,已经延续二十年了。但这些红线的人,就像是蝗虫一样。现在他们盯上了新的车站。他们自己内部已经清洗过一遍了,他们马上会血洗地铁的。”

“为什么要盯上我们?为了什么?”

“因为我们才过上体面的生活!”

“要是大战没有爆发。。。要是。。。”

“让他们吞下自己的小孩好了,别来影响我们!我们才不管他们。”

“哦,主不允许这么做(吃小孩)!愿这不要发生。”

轨道车一直不紧不慢地开着,发动机冒出了淡淡的汽油味。阿尔乔姆小时候闻过这种味道。车头一束灯光能照到百米外的地方。

突然邦的一声,所有灯都灭了。

隧道上装的小灯都灭了,好像是上帝睡着了一样。

“减速!减速!”

刹车吱吱作响,染发女,大鼻子男还有其他所有人都东倒西歪,在黑暗中挤成一团。那个婴儿开始哭,越来越大声。他爸爸不知道怎么让他安静下来。

“所有坐好!待在轨道车上!”

一个手电打开了,然后又是一个。在晃动的光线中他们可以看到守卫笨拙地戴上了他们的头盔,不情愿地下到轨道上,绕过旅客列车,站在旅客和隧道墙之间。

“怎么了?”

“发生了什么事?”

有一个护卫身上的步话机里传来一些声音。他背过去回复了一些什么。他在等命令,但没有命令传来。他只能待在原地不知道该做什么。

“发生了什么?”阿尔乔姆也问。

“别问了,我们没事!”毛衣男信心满满地说,“我们不急着赶路,不是吗?”

“实际上,我想要。。。”莱约克吸着嘴唇,想要提议。

荷马保持着安静。

“我急着要赶路。”,那个父亲站了起来说,“我要把婴儿带到他妈妈那里去。我又不能喂奶。”

“小伙子们,他们在步话机里说什么?”染发女把她肿大的甲状腺朝向了护卫们。

“坐下,女士。”一个护卫沉着地回答,“我们在等进一步指示。”

一分钟像一年一样过去了。又是一分钟。

那个父亲不太会抱孩子,孩子哭声越来越大。轨道车前的手电光线都照了过来,他们在寻找哭声的来源。

“把那手电移开!”父亲大喊,“他们什么都干不了。让红线来占领这里吧,至少红线能带来一些秩序。每天那些汉莎的人都要关掉一些灯!”

“我们还在等什么?”有人从后面附和道。

“你要去很远的地方吗?”毛衣男略带同情地问。

“我要去文化公园站!还有半圈环线要走!”

“至少慢慢地把轨道车开起来。”

“我们又不是靠电来驱动!发动起来!至少让我们到下一个站。。。”

“如果这是红线搞的破坏呢?”

“安全局的人都干嘛去了?我们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在哪儿?”他们让坏人混进来了。

“与红线的战争已经开始了吗?天哪!”

“我们慢慢开,快点!一点一点开。”

“我们交税可不是为了被困在这里。”

“我们在等待指示,”一个护卫对着步话机说,但另一端没有回应。

“这绝对是红线搞的破坏!”

“那里面有什么?照一下。。。”毛衣男指着黑暗中的某处。

一个护卫把手电对向他手指指的方向,那里有一个大的洞,从隧道往下通,这是一条狭窄的走廊。

“这是什么?”毛衣男惊诧地问。

一个护卫把手电照向毛衣男的眼睛。

“你别惹麻烦,”那个护卫说,“你永远不知道。。。”

毛衣男不以为然,用手掌挡住手电的光。

“我想到了那些看不见的观察者。。。你听说过那个故事吗?”

“什么故事?”

“关于2号地铁的故事。俄罗斯的政府和领导人都活了下来,他们哪儿都没去。他们没有跑,没有遇难,没有到乌拉尔山躲起来。”(译注:2号地铁(俄语:Метро-2)是人们对传说中莫斯科秘密地铁的称呼。这条线基本与民用地铁1号线平行,但更深。苏联和俄罗斯官方都从未正式承认或否定过其存在,但民间的都市传说认为这是一座斯大林时期为应对可能的核战争而秘密修建的巨型地下防核设施。有一段已经被探索出来,从阿尔伯特站和伏龙芝站可以进入。据传克格勃称其为D-6。)

“我听说过乌拉尔山的事,那个叫亚曼套山的地方,山下有一整座城市,大战爆发的时候他们直奔那里。我们都在这里苟延残喘,但那些政府高层都住在那里。”

“胡说八道!”政府从来没有抛弃我们。他们没有背叛我们。他们还在这儿。在我们周围的暗堡里。是我们背叛了他们,忘了他们。他们。。。离开了我们。但在有些地方,他们还在观察我们,在等我们。我们就像是他们的孩子一样,也许车站的墙后面都是暗堡。他们在墙后有许多秘密隧道。他们在我们周围走来走去,监视着我们。如果我们值得被拯救的话,他们会想起我们,来拯救我们。他们会从2号地铁里走出来拯救我们。”

轨道车上的人安静了下来,盯着黑漆漆的走廊,开始窃窃私语。

“但那些魔鬼只知道。。。”

“这全是他妈的鬼扯!”阿尔乔姆爆发了,“一派胡言!我去过2号地铁。”

“然后呢?”

“什么都没有。全是空的隧道。还有一群吃人的野蛮人。如果他们就是那些观察者,那坐好了等着他们来’拯救’你们吧。”

“我可什么都不知道,”毛衣男咯咯地笑了起来,“我不太会讲故事。你们真应该听听那个讲这个故事的人的描述,我真的被吸引了。”

“他们真的吃人吗?”小孩的父亲问阿尔乔姆。

但突然周围灯都亮了起来。

步话机里有人祝好了一下护卫。机车发动了,轮子转了起来,他们又上路了。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连那个婴儿也安静了下来。

他们慢慢开过那个走廊,大家都紧张地看着它。

那个走廊只是一个设备间,走进去一小段就到头了。

新村站就是一个永不停工的大工地。轨道上停着一列货车,里面估计装满了沙子或水泥。工人们有的在搬砖,有的在搅拌混凝土,有的在地上安转模具,有的在修补墙上的裂纹,有的在取水。站里有很多从地面上找来的吹风机,它们把燥热的空气吹向潮湿的补丁。每个吹风机前都有一个穿灰军装的守卫。

“到处都在漏水,”毛衣男解释道。

新村站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这里有一块块的彩色玻璃,而且站里的灯都被调暗了,这样更显彩色玻璃的闪亮。金色的镶边依着拱门的形状,从玻璃彩绘上方走过。以前地面上铺的是黑白相间的花岗岩,像是国际象棋的棋盘一样,这些花岗岩还是伊朗送给俄罗斯的礼物。。。现在到处都是水泥。

“真是脆弱啊,”荷马说。

“嗯?”阿尔乔姆转向他。老头已经很久没说话了,现在突然说一句显得有些奇怪。

“以前有个熟人告诉我新村站的玻璃彩绘很早就都碎了,真是脆弱啊。但我不会忘记它们。刚才我们走过的时候,我还是禁不住想起那些彩绘的样子。”

“没关系,我们会习惯的。”毛衣男充满自信地说,“我们会挽救这个车站的,我们的父辈做到了,我们也能做到。只要没有战争,我们完全可以维护好这个站。”

“也许是,”荷马说,“我只是感觉怪怪的,以前我并不喜欢那些彩色玻璃,所以我并不喜欢新村站。我觉得那些彩绘太丑了。但刚才我们路过的时候,我是多么期待能再看到它们。”

“也许我们可以复刻那些彩色玻璃!”

“不太可能。”阿尔乔姆摇摇头。

“要是不行,就算了!”,莱约克破了的嘴唇露出笑容,“没有那些玻璃生活一样继续,我们往哪儿走?”

“只要没有战争,我们可以把一切都复原!”毛衣男拍拍莱约克的肩膀,重复道。

毛衣男带大家走过一个窄楼梯,前往门捷列夫站。他们经过一个又一个检查站,终于到了汉莎的边境。

莱约克感觉很不安,不时地向后望去。阿尔乔姆知道这是他一时的反应。荷马一言不发,眼睛直直的看向前方,像是在看电影。毛衣男继续地抛出各种乐观的论调。

他们走出去很远,直到最后一个检查站都看不清了。此时有两个穿得像焊接工人一样的男子走上前来,他们的衣服脏兮兮的,头上戴了护目镜。阿尔乔姆的行李都在他们的脚下:装了防护服的包裹和装了无线电的背包。

他们向阿尔乔姆打招呼,拉开包的拉链,让阿尔乔姆检查一下自动步枪和子弹。所有东西都整齐的摆在那里。阿尔乔姆懒得去数子弹。现在他只想活着走出汉莎的地盘。

单枪匹马是不可能斗得过整个汉莎安全局的。但在那个房间里,那个帘子后面。。。那儿什么都没有。只是阿尔乔姆神经错乱了。

“就这样!”毛衣男用力摇了摇莱约克的肩膀,向阿尔乔姆伸出手,“祝你们之后的旅途顺利。”

外人看来他们就像是四个互相道别的好友,有那种以后再也见不到了的感觉。

他们走进门捷列夫站的时候已经离汉莎很远了。此时荷马拉住阿尔乔姆低声说:“你在房间里说的真好,不然我们可能会永远被关在那里。”

阿尔乔姆怂怂肩膀。

“我一直在想一件事情,”荷马继续说,“我们进那个办公室的时候,他清理了一下地上散乱的拖鞋,记得吗?”

“所以呢?”

“那不是他的拖鞋,不是吗?你注意到了吗,那是一个女人的拖鞋。再加上他脸上的抓痕。。。”

“胡说八道!”阿尔乔姆朝他大吼,“什么乱七八糟的。”

“要是能吃点东西就好了,”莱约克嚷嚷着,“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呢?”

回目录:《地铁2035》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魔鬼积木作者:刘慈欣 2九星毒奶作者:育 3无限恐怖作者:zhttty 4地铁三部曲作者:[俄罗斯] 德米特里·格鲁霍夫斯基 5日本沉没作者:小松左京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