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九州 · 缥缈录3 · 天下名将目录

第五章 殇阳血六

所属书籍: 九州 · 缥缈录3 · 天下名将     发布时间:2019-09-09

  赤红色的大潮浩浩荡荡,冲向了联军的阵线,紫荆长射的羽箭也在同一刻离弦。赤旅步卒高举着盾牌在头顶遮挡,另一手持着方口蛮刀大步向前,第一排的人立刻倒下了,随后的人跃过他们的尸体,依旧向前。目睹离军以血肉之躯迎着密集的箭雨推进,即使是阵后待发的骑兵们也看得悚然动容。喊杀声湮没了一切,瞬间将殇阳关下变成了咆哮地狱。
  塔楼上,诸军统帅遥望战场,神色各异。
  “不愧是赤旅,”息衍慨叹,“想是些完全不知道死亡为何物的人。”
  “和雷骑相比,赤旅才是嬴无翳立身的根本,”白毅沉声道,“即使水源中被下了毒,赤旅依旧足以和我军一战。离军赤旅,天下第一的步军,野战要封住它,并不容易。”
  “依你看,双方胜负各占几成?”
  “我不知道,我们也只能等着结果,”白毅比了一个手势,“这里没有火炉,诸位将军请落座饮酒,驱一驱寒气。”
  塔楼中央果然放了一张桌子,上面的菜还冒着腾腾的热气。将军们各自落座,就有军士上来斟满了飘香的淡酒。
  “戎马之中,因陋就简,诸位将军请用。”白毅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将军们举杯饮酒,看着桌面上的菜色,都没有说话。菜式确实简单,酒味入口也淡薄得很,这顿寒酸的筵席令人摸不清楚白毅的用意。
  还是程奎按捺不住,将酒盏重重地拍在桌上:“白大将军,我们是带兵的人,士兵们正在卖命冲杀,我们却在这里喝酒。白大将军的智谋,我程奎这样的粗人不懂,但是白大将军要说什么,请现在就说。若是没有,程奎便不想再呆下去了!”
  “程将军快人快语,”白毅慢慢放下酒杯,“但是我有一个问题。”
  “白大将军请问!”
  “淳国此次出兵,都是风虎铁骑的精锐。却为了勤王而和赤旅对战,若是风虎铁骑全军覆没在这里,而程将军得以斩杀嬴无翳于当场,回国之后,是被褒奖,还是被惩罚?”
  程奎愣了一下,不知道如何回答。
  “程将军,你会被惩罚。”白毅也并不等待他回答,“这次六国合战,围困的是逆贼嬴无翳。不过话可以说得明白,如今的东陆,没有皇室并非什么大事。诸侯中不想称雄的,我想没有几个人,所以数百年来,我朝诸侯的战争,几乎从未停止。今天,之所以诸位受命领兵勤王,是因为出了一个嬴无翳。嬴无翳是绝世的霸主,所有诸侯都不是他的对手,包括我楚卫国。所以诸位才会和我一样站在这里,奉着勤王的大旗,要联手起来,把诸侯中最强的一人除去。因为如果他再壮大,总有一日将各国诸侯分开击破,那时候嬴无翳将是东陆真正的主人。但是我想诸位却不希望在这片战场上损失本国积蓄数十年上百年的精锐,如果程将军杀了嬴无翳,是为了诸侯而杀,可是程将军损失了大队的风虎,却是损失在淳国。所以,程将军,你恐怕不会被褒奖。”
  一片沉默,将军们一个个面冷如霜,直身而坐,均不回应。
  息衍苦笑:“白大将军也是快人快语,但是揭开了我们这些勤王之军有藏私的意图,白大将军到底想要我们怎么做呢?”
  “巨鹿原一战,诸侯的失败,与其说是败在离国的强兵之下,不如说是败在诸侯的私心下。”白毅环顾四周,“我相信诸位出兵之前都想到过,如果东陆没有了嬴无翳,你我之间不会是盟友,可能是仇敌。那么杀了嬴无翳的那个瞬间,你我是否已经立刻变做了仇敌?那时候,若是手中没有握着强兵,难保会输在下一次的诸侯大战里。”
  息衍还是苦笑:“白大将军是要说,我们只是山里的盗贼,不过是因为山里出了一头狮子,不得不一起来猎狮。而猎完了狮子,我们还免不得为了争一块地盘再次拔刀相向?”
  “不是么?”白毅直视息衍。
  “大概不便否认。”息衍一边苦笑,一边摇头。
  “诸位将军出仕于不同的国家,理应为了本国的利益而战,不过,我们眼前的狮子还没有死。他的爪牙依旧锋利,如果我们中一人藏私,那么我们所有人都葬身在这里,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白毅一字一顿,“所以我想请大家都在这里发令,没有一条命令该是撤退,只有坚守,和冲锋!”
  将军们都沉默着。费安一扬眉,眉间有怒色,可是目光和白毅相碰,却感觉到对方眼睛里一种感觉如大山压下,费安咬牙抗拒了一阵,终于摇摇头,挪开了视线。
  许久,息衍长叹一声,打破了僵局:“白大将军,你我是旧识,我却不知道你何时能学会留人一分颜面。不过你说的也不错,那么既然大家还在一条船上,下唐的一切军马,将任由白大将军差遣。”
  他将怀中金符、铁印都掏了出来,放在桌上推到白毅面前。下唐国调兵,最高的印信是铁马印,而后是金色菊花符令,交出这两样,等于将大权尽数交给了白毅。片刻之后,古月衣自箭壶中取出一枚金色的箭,恭恭敬敬的放在桌上,那是出云骑射的令箭。息衍和古月衣相对而笑,笑容里都有苦意。冈无畏长叹一声,将随身的一个朱漆匣子取出。直到程奎摘下腰间一枚兽钮铜印抛了过去,费安也将腰间的佩刀和印信摆上了桌面。
  “好,这样便没有藏私的余地了。”白毅也把自己面前的檀木匣子推了出去。打开匣盖,其中是一枚天蓝冻石印和一枚紫绶龙首玉印,玉光内蕴。
  “这是白毅蒙皇帝所赐的御殿月将军印和舞阳侯印,这两枚印,足以调动我楚卫所有七万兵马,我放在此处,和诸位一起打这场胜仗,取嬴无翳的人头。”白毅的目光扫过诸将,“若是任何一方在此战中损失惨重,白毅将竭尽全力,请皇室和诸侯筹集资金,助其恢复国力。只是不知道各位将军是否相信白毅的许诺。”
  古月衣在桌上拍了一掌:“好!我晋北国信任白大将军的许诺!”
  诸将也都微微点头。
  息衍微笑:“这样如果杀了嬴无翳,来日你我再战,也算有一些公平。”
  “将来或许是敌人,但现在依旧是盟友。”白毅道。
  “依旧是盟友……好!诸位并称名将,可惜出仕不同的国家,身在海北天南,一生之中,未必还有机会能并肩一战,”息衍举盏,“在我们还是盟友的时候,请尽此一杯!”
  六人举起酒盏,各自饮干。
  “大将军!”亲兵疾步登上塔楼,屈膝半跪,“离军已经突破休国射手大阵,正与风虎骑军厮杀。”
  冈无畏不语,白毅默默地向程奎举杯,自己一饮而尽。
  “传我令!”程奎重重地拍击桌面,“骑兵分为两翼,劫杀离军两侧,不惜代价,先要割开敌军先锋!”
  “是!”候命的淳国军校领命离去。
  “息将军,那么下唐的木城楼能否再推进一百步,以阻拦赤旅大队?”白毅斟满了酒,向着息衍举杯。
  息衍笑笑:“知道你也不会放过我,可惜了木城楼,操演了六年才有了这样的一点成就,即便能阻拦一时,大概也不免在赤旅面前化作飞灰吧?”
  他抓起桌上的铁马印,头也不回地掷下塔楼,放声大喝:“传令息辕,前令收回!木城楼推进一百步,不惜一切代价阻拦赤旅汇兵合流!”
  “难得你有这样高声说话的时候。”白毅饮干了盏中的酒。
  此时,殇阳关前的战场上。
  “公爷!带雷骑先撤吧,”张博带马回驰到本阵下,浑身是血,放声大喊,“淳国骑兵就要突进本阵,我们被切开了!”
  下唐的木城楼大车也推了上来,封住了战场正面,阻挡了雷骑的冲锋,分散开的赤旅被箭雨压制,无法汇流。双方十余万大军几乎都混在了一起,张博已经看不清有多少股不同旗号的军队在其中穿插,离军几股赤潮的阵型正在一一溃散。素以铁甲和长枪着称的风虎骑军不顾一切的直插阵心,势不可挡,方才踏着尸体冲破休国紫荆长射的赤旅前部已经深入敌阵,转眼间被强行切断。
  “没到时候,”嬴无翳手提长刀,还未亲自出马,“传令雷骑,把冲进来的风虎斩断!”
  “是!”张博用力挥手,荡去刀上尚未凝固的鲜血。
  正疯狂突进的淳国风虎们只顾着纵马践踏,却没有看见始终停留在阵后的一支雷骑两翼微微突起,直指他们过长的战线。
  “风虎骑军被雷骑切断,战死两千人,损伤不下五千!”
  “山阵枪甲一旅被冲破阵型,二旅三旅还在坚守!”
  “大约一千赤旅已经拆毁了西侧的木城楼,被唐军歼灭,木城楼阵型破裂。”
  “后撤的炬石车营被离军全数歼灭,炬石车尽毁!”
  军报不断地送上塔楼,联军统帅们的脸色越来越阴郁。半夜鏖战,除了楚卫国引以为骄傲的山阵枪甲还有两旅能够坚守,其余阵线已经完全崩溃,连退后的炬石车营也被尽歼。整个战场完全陷入混战的局面,双方对拼的是人命而已。而离军赤旅雷骑,依然斗志不减。
  “山阵二旅三旅推进!”白毅不动声色地下令,“一直推进!覆盖战场!”
  张博把刀上穿着的一名陈国步卒一脚踢了出去,抬头忽然看见楚卫大阵中凭空高起了一尺!
  那是楚卫国的重甲枪士们终于站了起来。起初这些铁甲枪士都是半跪在地下的,以枪柄长达两丈的巨型长枪结成密密麻麻的枪阵。此时他们将重达十七斤的长枪努力举起,长枪沉沉的落下,每一枝都压在前面枪士的肩膀上,密集的枪阵就这样形成。层层迭迭的枪锋构造了一片钢铁荆棘。
  东陆重装步卒中传名为“最强”的楚卫山阵枪甲开始了行动,缓缓地推进。
  “是楚卫国的山阵,”离军本阵中,谢玄道,“白毅最后的本钱都押上了。”
  嬴无翳眯起眼睛,注视着缓缓迫近、有如巨石一般稳健的山阵:“我们剩下的兵力,还能挡住他们么?”
  “山阵的背后和两翼是有弱点,但是我们剩下的兵力要是对上他们,还嫌不够,”谢玄摇头,“突破山阵第一旅,我们损失不下万人……”
  “好,那就全军散开!不和他们正面缠斗,”嬴无翳握紧的手中的长刀,“雷胆营和剩余的雷骑,都跟着我!”
  “公爷要出马么?”谢玄跟在嬴无翳背后,拔了自己并没什么用处的薄剑。
  “期待已久!”嬴无翳放声道。
  “离军阵型完全散开,避开了山阵,我军东侧快要挡不住了!”军报再次送上塔楼。
  “哪里还有可调动的步卒?”白毅猛地起身,损失再大也不足畏惧,可是东侧的战线完全崩溃,就会给离军以脱逃的机会。
  “一支雷骑在全力打通东侧的缺口,对方来势太快,我军没有骑兵可以阻挡!”
  白毅俯瞰战场,果然是一道赤色的骑兵,正如离弦之箭,高速地撕开东侧已经薄弱到不堪一击的防线。对方来势之快仿佛风雷乍动,纵然拉长的阵线中有无数的漏洞可以打击和切断,可是东侧的防线完全被它不顾一切的突进所震撼,根本无力组织起有效的反攻。惊恐不安的战士们像是被利刃劈开的海潮一样分散开去。
  “蒙白大将军教诲,事到如今,既然是国家之难,总要有人迎头而上,”古月衣起身,饮干了杯中的酒,“诸军都已经蒙受损失,出云骑军不能全力血战,是我们晋北的耻辱,古月衣愿领五千出云骑军,出战东侧。”
  “出云骑军骑射见长,封堵离军,古将军有把握么?”冈无畏置疑。
  出云骑军是一支轻骑,却并不像离军雷骑和淳国风虎是以强劲的冲锋着称。出云骑兵以骑射之术名闻天下,出战时候总是在两翼骚扰杀伤敌人,最后汇合步兵巩固阵地。为了便于发箭,有时甚至连腰刀都不用,这支骑军能否挡住雷骑的冲锋,确实是个疑问。
  “试一试吧。”古月衣一笑,起身就要下去。
  他在梯子前微微一顿,转身向着白毅长拜:“白大将军英雄之器,古月衣敬佩您的坦率。不过我离开晋北国的时候,主上并不曾说要保存实力。主上曾经叮嘱我说,嬴无翳对于任何一个诸侯都是可敬可怖的敌人,所以若是能够杀了嬴无翳,我国愿意拼尽国力。他还说当日在秋叶山城见到大将军的时候,就期待有一日和大将军并肩而战。所以白大将军,也并非每一国都没有您那样的英雄之气。”
  古月衣疾步下楼,白毅沉默了一会儿,低声自问:“晋侯爵,雷千叶么?”
  诸国将军从塔楼上眺望出去,看着古月衣白甲紫袍的背影在夜色中急奔,出云骑军的下属已经牵上了他的白马。他翻身上马,对空射出一支火箭,随即放马驰向东侧的战线,整个战场上的出云骑兵都随着他向东侧靠近,辎重营的大车也栽着成捆的箭枝向着东侧移动。
  尽是白衣白铠的一支白色骑军在东侧步兵的阵线后急速地调整队形,副将在阵前摇着淡青色雪菊花的大旗。骑兵们麻利地将辎重营运上的箭枝插入箭囊,对方那支赤红色的骑兵转瞬间就撕破了原先的步兵防线,冲出烟尘,来得极快。
  “准备!”古月衣抽出弓箭。
  一字排开的出云骑射手动作整齐的抽出了弯弓。
  “玄颐。”
  骑射手纷纷搭箭,举起复合弓。弓只是半开,扣箭的右手贴近了面颊。
  “盈月。”
  骑射手以左手推弓,一次把弓推满。东陆射手中,这种特殊的推弓法只有出云骑兵的骑射手和陈国的射手“紫荆长射”采用,因为这两支射手所用的弓都相当之硬,右手引弦很难张开硬弓。
  只剩下一个命令了,出云骑射手的全身都绷到了极点。古月衣也亲自开弓,平素的微笑荡然无存,一双眼睛冷冷的注视着烟尘中逼近的骑兵。对方呼啸而来,他们的战马在厮杀中已经跑出了血性,热血沸腾下的马群仿佛噬人的野兽,并排仿佛高速推进的墙壁。那些马刀上无不血迹斑驳,交叠如钢铁的荆棘。
  “破虏!”
  古月衣暴喝,此时只剩下两百尺的距离。两千五百张弯弓齐振,同样数量的羽箭带起尖啸。短短的片刻后,另外两千五百枚羽箭被仰天射出,一场毫不停息的箭雨落下,把雷骑军彻底覆盖了。
  出云骑军的“箭岚”。
  冲在最前的上百雷骑栽落战马,人马身上都插满了羽箭。尸体自然而然的组成一道障碍。随后的雷骑兵却丝毫没有被障碍困扰,他们看都不看死去的同伴,一起纵马腾空而起,越过了障碍,冲锋的势头丝毫没有衰减。
  “玄!”
  “盈!”
  “破!”
  古月衣不断地下令,箭岚一阵一阵地投射出去,更多的敌人栽下战马,可是这支雷骑的主力却展现着令人惊惧的斗志,他们无一人后退。三次齐射之后,雷骑已经逼近到只剩三十步。
  那面雷烈之花的大旗就在古月衣前方,古月衣大喝:“乱阵!”
  整齐有序的出云骑军大队完全散开,分为左右两支围绕着雷骑侧突出去,箭雨从两侧继续杀伤雷骑。而古月衣自己则带领麾下一队精英,正面直冲进去。远在钟鼓楼上的诸国大将看见他一骑白马直突入对方的阵型,左右各挎一只箭囊,在战马狂奔中连续开弓左右驰射。有如全然不必瞄准。靠近他的雷骑纷纷落马,雷骑前锋的势头竟然被他所带的一小队骑兵强行截断。
  “天生古月衣!”白毅赞叹。
  转眼间古月衣箭囊已空,他略停下战马,从马鞍的插袋中再取一束羽箭,麻利地插进箭囊,转身就要继续冲杀。此时,他忽然感觉到背后一匹战马压迫着寒风高速的逼近!
  他想也不想,转身一箭射出。对方的武士纵刀一斩,羽箭破为两半。
  “何人?”古月衣暴喝。
  没有回答,唯有马蹄声烈。
  只是瞬息间,那匹火色的战马已经逼到古月衣面前。古月衣全身战栗,却已来不及回撤,只能看着一道刀光裂空而来,激起的气流似乎已经割到了他的面颊。
  这是对方的第二刀,大惊中的古月衣挥舞手中角弓去格挡。
  刀光毫不留情地切断了弓。那一刀蕴涵的劲道竟然可以在切断弓身以后继续切断松弛的弓弦,古月衣面如死灰。两人擦肩而过,对方闪电般兜转了战马,再次一刀劈下。
  对方的第三刀,每一刀看似都毫无区别,只是简单的纵劈,只是一刀比一刀更快,更凌厉!连闪避也已经没有空隙,古月衣在绝望中腰刀出鞘,两刀凌空相切,脆薄的腰刀在对方的刀劲下崩成了碎片。
  第四刀紧随而来,被腰刀微微弹开的斩马刀只是凌空一震,而后再次劈落!
  古月衣在千钧一发中滚身下马。刀落下,他那匹白马哀嚎一声趴在地下,鲜血从马鞍中间喷涌出来,马鞍断作两截,白马背上一道血痕。那一刀切断马鞍之后,更劈入白马的身体一尺!
  一骑黑马驰到古月衣的身边,马上的武士挥舞长戟硬生生格下离国武士的长刀。此时映着火光,古月衣终于看清了火氅赤铠的离公嬴无翳和黑甲黑袍的息衍,两人全力压下兵刃。一声巨震,仿佛两柄武器都要断裂一样。两人带马贴身擦过。
  嬴无翳兜转战马看着对手,息衍却猛地俯身拎起古月衣的腰带,头也不回地退却。
  “对一个几乎空手的人,居然用了四刀,还没有杀死。”嬴无翳对紧跟而来的谢玄低声道。
  他望着隐没在远方的黑马,摇了摇头。
  息衍和古月衣回到塔楼之上,远处的雷烈之花大旗已经脱出重围,失去古月衣的出云骑兵们也无法再有有效的阻拦。雷骑们在三里之外驻马,并未立刻退走。古月衣解下肩甲,才发现肩上的皮肤已经裂开,鲜血横流。将军们围上来看了,都是面色铁青,冲锋陷阵的人罕有不以自己掌中武器自豪的人,不过目睹嬴无翳重刀之威,他们却都没有挑战这个人的冲动。
  “嬴无翳的霸刀,真有雷霆开山的力量,”息衍低声道,“古将军虽勇,不是对手。”
  白毅已经没有现成的兵力可以调动,他面色绷紧,却也只能负手遥望嬴无翳本阵的所在。
  此时的中央战场里,赤旅依旧和联军步兵苦战。而已经突围的嬴无翳缓缓举起了斩马刀。斩马刀映着火光,一片灿烂。雷骑中有人全力吹起了号角,呜呜的号声在众人耳边回荡,三短一长,声势惊人。
  随着嬴无翳举刀,号角声响起,战场上的局势忽然大变。苦斗中的离军毫不犹豫的放弃了所有敌人,汇集在一处,向东侧的空隙冲杀过去。不管联军在背后如何掩杀,离军再不回头。
  赤潮再次卷起,离军急速地汇合,越过那个缺口。楚卫国的山阵努力偏向东侧去弥补缺口,和他们擦过的离军损失惨重,战马长嘶着倒地,战士们的尸骨挂在了枪尖上。可是离军依然毫不介意损失,强行避开敌人要和嬴无翳的本队汇合。而后突围的队伍稍做整顿,分散撤向东南方向。
  嬴无翳的刀举起时,就像黑夜中唯一的星辰,召唤他忠心耿耿的武士们。此时他是这里唯一的巨人,他的威严覆盖整个原野!
  “他是不计死伤,要强行突围!”古月衣忍着疼痛,低声赞叹道。
  “我们来不及阻挡,已经是败了。”冈无畏长叹。
  息衍没有说话,他看着那面云卷般的赤旗,旗下长刀指天。他微微打了一个哆嗦,发现自己手心里尽是冷汗。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九州 · 缥缈录5 · 一生之盟作者:江南 2庆余年作者:猫腻 3庆余年 第三卷 苍山雪作者:猫腻 4官居一品作者:三戒大师 5庆余年 第五卷 京华江南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