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锦衣夜行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锦衣夜行 > 第698章 甘作借刀

第698章 甘作借刀

所属书籍: 锦衣夜行     发布时间:2015-11-23

    茗儿哪里肯依,哭诉道:“皇上,这捕风捉影的事儿怎么查起?就不说那什么证人是屈打成招吧,难道无凭无据的,随便冒出一个人来指认朝廷命官,就该把人关起来查?皇上,这官我们不做了,求您免了我家相公的官儿吧,姐姐扶我一把,我腰太沉,跪不下去……”

    要说呢,朱棣并没做错。他是一个国家的君主,不是一个帮派老大,帮派老大可以只要我信任,你谁也别动他。可皇帝不行,他手下的特务机关已经有了人证和口证,你都不吩咐有司去查一下,这算什么皇帝?因为杨旭是好人,我们可以说朱棣根本不查他,这是有情有义,可若是谋取了他信任的坏人呢?

    难道我们寄望于一个皇帝慧眼如炬,明察秋毫,而无视规矩和律?一个皇帝,不按照国家的律规定去办,不依据事实说话,仅凭个人喜恶和信任与否去处置大臣,这不是一个标准的昏君么?历史上多少奸臣罪大恶极,难道不曾有人弹劾他?不就是昏君包庇,根本不查么,碰上这样一个皇帝,在他手下做事根本没有原则可言,你怕不怕?

    可是碰上女人哭鼻子,朱棣的这番大道理也说不出口了。他被茗儿一番哭诉,数落得一张脸都变成茄子色儿了,眼见媳妇对他没好脸色,小姨子连哭带说,说的那些事儿比指着鼻子骂他还叫人难堪,不禁一个头两个大。

    他忽然觉得,他也需要叫文太医来给他诊治诊治才是……

    茗儿去哭宫的时候,太子朱高炽也派了杨士奇赶到了锦衣卫,可是当杨士奇委婉地表达了太子的意思之后,对太子一向恭驯有加的纪纲却道:“左中允,辅国公是纪某的知交好友,当年又曾同生共死,一同任事,你道我便愿意举告国公吗?”

    纪纲非常痛心地道:“纪某人也是不得已啊!那朱图抓了人证回来,口供言之凿凿,你叫纪某如何隐瞒,这等事情,若换了你左中允,你敢匿而不报吗?”

    杨士奇道:“纪大人,辅国公不可能勾结白莲教的,或者……他那夫人出身江湖大豪人家,彭家结交三教九流各色朋友,一个不慎,误交匪类也是有的,但是这事一旦攀扯到辅国公身上……,太子的意思是,还请纪大人能从中……”

    “左中允!”

    纪纲正色道:“我有一句话,或者不甚好听,却是肺腑之言。”

    杨士奇道:“纪大人请讲!”

    纪纲道:“左中允,你是东宫属官,当为太子筹谋,听太子差遣,而纪纲,却是朝廷臣子。纪纲执掌这锦衣卫,只忠于君上一人,纵与满朝文武为敌,亦属份内之事。做为朝廷一个臣子,纪某敬仰太子敦厚孝慈、做事勤勉,为江山万代计,也愿全力拥戴太子为皇储。

    可是,纪纲在这个位置上,必须清楚自己的身份,过格儿的事,不能做。我今日若是满口答应了左中允,哪怕事后一事不做,左中允又如何得知,相信此举必能哄得太子爷开心,可纪纲不是那样的人。忠君不得含伪,纪纲愿明明白白告诉左中允,今上春秋正盛,太子尚未正位,而纪纲,只能唯皇上之命是从,这才是为臣之道!”

    纪纲一番话正气凛然,倒说得杨士奇有些赧然,虽然他清楚纪纲未必真是这么想的,可道理确实是这么个道理,杨士奇无可奈何,只得怏怏告辞。

    杨士奇刚走,屏风后面就转出了朱图和陈郁南,跟两只小鬼儿似的飘到纪纲面前。朱图一副忠心为主分忧的模样道:“大人何妨答应他呢,答应了他,大人若想插手,那就容易得多,到时候是帮忙让他生还是帮忙让他死,旁人又怎知道呢?谁敢去问皇上,大人您对皇上说过什么?”

    纪纲沉沉一笑,说道:“不需要!陈瑛虽然是我的死对头,可是在这件事上,我们却目标一致,我不需要插手,陈瑛会不遗余力的,如果连他也整不死杨旭……,我插手结果还是一样的。”

    朱图一听又担上了心事:“举告的人是我,审讯的人是陈瑛,你一点也不沾手,万一叫杨旭扳过这案子来,你不替我挡在前头,我怎么办?”

    纪纲见他神思恍惚,目光不由一凝,沉声问道:“怎么?”

    “啊!”

    朱图回过神儿来,连忙躬身道:“大人神机妙算、算无遗策,卑职衷心佩服!”

    纪纲哼了一声,摆手道:“下去吧,把你们的证词再好好推敲推敲,切莫露出破绽。保杨旭的人……多着呢!”

    朱图连忙道:“是,卑职告退!”

    朱图又是一揖,便退向门口,陈郁南就跟牵线木偶儿似的,朱图点头他点头,朱图哈腰他哈腰,朱图往外退,他也只好往外退。如果说朱图这只出头鸟,还能时不时的为自己争取一下,他这只受制于出头鸟的马前卒,却是只有受人支配的份儿,连说句话的权利都没有。

    神仙打架,小鬼遭殃。

    高层决斗,失败的一方常常还能有个体面的结局,而他们这些出头鸟、马前卒,唯一的结局就只能是被煎炒烹炸,做了料理……

    陈瑛字斟句酌,把徐泽亨的供词以及陈郁南、朱图的证词认认真真地看了一遍,闭目瞑想一会儿,对一名旗牌道:“徐泽亨已经从锦衣卫接过来了么?”

    那旗牌躬身道:“回部院大人,人已经接过来了,这人已被折磨得不形,肌肤溃烂、遍体生疮,就剩下一口气了?”

    “什么?”

    陈瑛勃然大怒,拍案道:“锦衣卫这些混帐行子,旁的本事没有,就会舞刀弄棒地唬人!这样重要的人证,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还能起什么作用?混帐!真是一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混帐!”

    “大人勿慌,这人不是还活着吗?”

    一旁尹钟岳插了句嘴,对那旗牌道:“快着些,请最好的专治枪棒伤的郎中,立即为他用药诊治,还有,一日三餐,都要精致些,他的牢房好生打扫一下,给他拿套被褥进去,这个人是重要的人证,绝对死不得!”

    “遵命!”那旗牌看了陈瑛一眼,见他并未反对,马上施礼退下,匆匆去找郎中了。

    陈瑛以指叩案,沉思有顷,对尹钟岳道:“钟岳,有件事,你得亲自去跑一趟。”

    尹钟岳连忙道:“大人请吩咐!”

    陈瑛道:“从徐泽亨的供词和陈郁南、朱图的证词来看,虽然那锦衣南镇好巧不巧地调了卫所官兵拿贼,将大量人证杀得干干净净,可能藏有重要物证的林家老宅,更是一把火烧个精光,可是……还有几个重要的证人,如今是漏网之鱼。

    你要知道,仅凭徐泽亨一人的供词,是很难定杨旭之罪的,可若众口一词……,哼哼!三人成虎这句话,你听说过吧?嘿嘿嘿嘿……”

    尹钟岳半边脸还肿着,一听他说起夏浔,便满脸怨毒,可是听到这句话,却不禁露出了一个会心的笑容:“卑职懂了,嘿嘿嘿嘿……”

    两个人对着奸笑了一阵,陈瑛把笑脸一收,道貌岸然地道:“当然啦,我举这个例子,只是说明铁案如山的道理,案子么,还是要据实来查的,辅国公若真有罪,咱们不能包庇,若是无罪,咱们也不能冤枉,咱们要对得起头顶这“明镜高悬”的牌子啊!”

    尹钟岳脸上奸诈的笑容也迅速变成了一副肃穆刚毅的嘴脸:“大人说得是,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咱们都察院不惟人、不惟权,心中但存一个‘’字!行事但凭一身正气!”

    大概两人这么对着吹牛,自己也挺不好意思的,陈瑛咳嗽一声,又恢复了正常模样,说道:“你要日夜兼程,往山东府去一趟,去那蒲台县里,找到徐泽亨的娘子、孩子,还有那个叫唐赛儿的小丫头,以及那个老妇人,把这几个人全都带回来!”

    陈瑛微微眯起眼睛,捻着胡须道:“死人的嘴巴是撬不开啦,不过……也许有些惊天动地的大消息,从这不起眼的妇人孩子口中,却能查得明明白白!”

    尹钟岳肃然道:“卑职遵命!”

    陈瑛想了一下,又嘱咐道:“如果林羽七通匪,以致全家被歼的事并不是一个巧合,你这一动,恐怕有心人就会再下毒手,抢先灭口了。不能直接去!”

    陈瑛站起身,来回踱了几趟步子,止住身子道:“本院给你一道往北京行在公干的公函,你佯做往北京去。从院中调集精干人员,易服私行,分散潜入山东府,先去蒲台县,控制住这些人,你半途转道,急赴蒲台,提了一干人证,严密保护,押返金陵!”

    “是!”

    尹钟岳兴奋地答应一声,眼中攸地闪过一抹厉芒! www.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锦衣夜行 > 第698章 甘作借刀
回目录:《锦衣夜行》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九州 · 缥缈录1 · 蛮荒作者:江南 2庆余年作者:猫腻 3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作者:猫腻 4九州 · 缥缈录2 · 苍云古齿作者:江南 5锦衣夜行作者:月关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