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盗墓小说 > 黄河鬼棺 > 第二章 南爬子

第二章 南爬子

所属书籍: 黄河鬼棺

老头子闷头吃面,我端着菜和酒坐到他对面,他就有点奇怪,面也吃的不自在起来,也不问我干什么,手不自觉就捂到自己破包上去了。

  我一看这架势,似乎这包里真有什么好东西,心说难不成还真给少爷说中了?

  一边的少爷上来两只杯子,一只就放到老头子面前,老头子一看,以为我这边有人要占他座位,站起来就想换位置。

  我心说这人也活得窝囊,一把拉住他,叫道:"哎,别走啊。"

  老头子端着个面,笑道:"给你朋友坐,给你朋友坐,我到那边去吃就行了。"

  我把他按下,道:"什么朋友,这酒是请你喝的。"说着把酒一开,就给他倒上。

  老头子看着奇怪,但是酒味道一起来,我就看他腿软,想走也走不动,问我道:"请我吃的?我又不认识你,为什么要请我吃酒啊?"

  我递上一支烟,他摆手不要,我一定要塞给他,他就接过来,也不抽,放到一边。我露出一个专业的古董买卖者表情,笑道:"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

  老头子更迷糊了,问道:"你认识我,我就没道理不认识你啊?"

  我假装看了看四周,然后压低了声音,指了指他手里的破包,轻声对他了说了一句:"你别不相信,我不仅认识你,我还认识,你那包里的东西。"

  老头子脸色马上一变,一捂那破包就站了起来,我一看这架势,这老头子似乎想要拔腿就跑,心说至于嘛,紧张成这样?忙站起来拦住他的去路,说道:"好说好说,我还能抢你的不成?"

  老头子不吃我这一套,问道:"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我示意他坐下来,轻声就对他道:"你刚才在南宫外头,不是问我等打不等打吗?你还记得不记得?"

  老头子疑惑地看着我,好像在回忆,但是没回忆起来,摇头道:"不记得咧。你就和我直说,你到底是干什么的?我看你笑眯眯,不是个好东西。你要不说我就走咧。"

  我心里骂了一声,拍了他一下,轻声说道:"您看您这记性,我不就是个南宫里收古董的吗,您是真不记得还是假不记得?"

  老头子一听,人就静了下来,打量了我一下,问道:"你真是个收古董的?那你太神通广大咧,你咋知道我有东西要卖?"

  我咳了一声,指了指他的包,道:"您看您整天捂着个包,又操着一口蛮话在南宫门口转悠,谁都知道您是老南爬子进城来倒货来了,这都不用教的。"这是胡说,能看出他身上带着货,其实还真不容易。

  老头子却一愣:"啥蛮话?啥是南爬子?"

  我一听也奇怪,道:"就是你和我说的那等打不等打啊?"

  "哦,那是蛮话,我不知道,这话是我朋友教我的。说是要卖古董的,都得这么吆喝。"老头子道。

  我一听,感情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笑道:"老爷子,今时不同往日,你那朋友教的这鬼话,现在没人讲了,所以你东西才卖不掉,咱们坐下说,别给人看戏。"

  说着指了指另外几个在吃饭的客人,那几个人正看戏一样看着我们,不知道我调戏一老头干什么。

  那老头子看到其他人都在看我们,似乎也明白了,坐回到座位,低声道:"难怪卖了六七天都没人理我──老板,那请我喝酒的意思,是想收我的东西?"

  我不知道他包里到底是什么东西,看他这样子,也是个分辨不出古玩价值的青头,但是我上当上多了,知道越是这样的人,越有可能是骗子,不敢小瞧他,道:"对,只要你要想出手,不过我得先看看你的东西。"

  那老头子就怀疑地看了我一眼,小心翼翼地拿出了包,拿了一半却又拿了回去:"要不换个地方,我朋友说我卖这东西,逮住得枪毙,我带出来可不容易啊。"

  我听了好笑,心说你里面是兵马佣还是司母方鼎啊?逮住了还得枪毙,真是越看他越像骗子,不过看他的认真劲,不好去逆他的意思,一看四面也都是南宫出来的人,现在一个个都竖着耳朵听呢,他说得也有道理,于是指了指一边厨房的门,道:"也行,好东西咱们别给其他人看,索性咱们进内屋,我仔细和您说说这事?"

  这一小房间后面都不通,很是清净,有事情我就在这地方睡个午觉什么的,少爷摆上一圆桌子,我就让这老头别客气。

  他早就对这白酒垂涎欲滴,一扬头就喝了一大口,脸上马上就泛红,然后夹起菜就吃。看样子没吃过好东西似的。

  我一看这老头也太嫩了,哪有跑江湖的,人说让你喝酒你就喝的,可想到这里,心里忽然一个激灵,心说这家伙该不是个骗吃骗喝的,等一下他包里一拿出来,是一大瓦片,我们他娘的气死还贴上一桌子菜。

  想着我就不让他多吃了,问道:"老爷子,你别光顾着吃,咱们边吃边谈,你那东西,能让我们看了吧?"

  老头子却不理我,两口就把一杯白酒喝干了,还真不客气,自己又给倒上,一下子酒瓶子就见底,道:"你喝这酒不错"

  我一看真他娘的能喝,于是让少爷再拿两瓶子汾酒来,让他悠着点。

  老头子只顾着吃,我又问他要了几次东西,他都没听到似的,最后我把他那酒给抢了过来,他才把那只破包塞给我。

  我急着打开,心说要是个破烂,就别怪我不尊敬老人,保证打得你把吃下去的全吐出来。

  这包是解放前的东西,是晚清时候地主婆出门带的那种,虽然味道很重,但是拿到南宫,也能对付个几张大团结,我拉开包的拉链,往里面一看,里面全是报纸包的一团一团的东西。

  老古话说,一个字压一个鬼,所以明器都要用有字的东西包,以前是用写着字的宣纸,现在自然是用报纸,上面这么多字,来一个加强师的鬼都给你包死。现在这规矩其他地方都有,很多行业,用报纸来包东西,并不是只图报纸方便而已。

  我拿出来一数,有六个,三个大,二个小,还有一个是扁的。

  拆开大的一看,我的耳根就开始跳了,报纸里还全是泥,我稍微一看,就发现是一只西汉时候的双耳细颈青铜觯,看着货色和保存的程度,这一用来喝酒的东西,当时可能只有二十文钱不到,现在五千块钱是不在话下。

  那几年五千块是什么概念?我看着就觉得有种晕呼的感觉,赶紧去看其他几样,另外那两个小的,二个大的,都是大小形状不同的青铜觚和青铜卣,一看就是同一套里的,我一估计,不得了,这一套东西,在南宫就能卖到三万,要去了上海或者北京,那真不好说了。

  最后一扁的东西,是一个片腐朽青铜片,上面刻着鸟篆铭文和云雷纹路,似乎是从一大的青铜器上掰下来的。

  光这几个小件,已经够我小赚一比了,看这青铜片,估计他可能还有大东西没带出来,心里不由咋舌头,这些东西,别说请一顿酒,就算是请他吃一个礼拜,也是凤毛麒角的事情。

  我看得目瞪口呆,就问那老头子:"老爷子,这些个东西,您都是从哪里弄来的啊?我靠,可把我晃了眼了。"

  老头子看了我一眼,道:"这你就别问了,想要就开个价吧。"

  这时候我还真不敢随便开价,这些东西的规格太高,而且成色很好,现在很少能看到这种档次的东西,我感觉这东西可能不是盗墓盗出来的,而可能是从那些收藏这些东西的有钱人家里偷出来的。要是盗墓的东西我不怕,死人不会报警,但是要是从人家里偷出来的,那这东西就烫手,一流到市面上去,很可能就会查到我头上来。

  我左右为难,想了想说道:"老爷子,不瞒您说,您这东西成色太好,拿出去,敢收的人不多,你要不就实话告诉我,你这东西怎么来的,要不,我就帮你介绍几个胆子大的,你给我点介绍费得了,不然要是你这东西是黑货,那我就给您给害了。"

  "黑货,甚是黑货?"老头子不解,不过一看我又不买这东西了,他也紧张起来,酒也停了。

  我把这黑货解释了一遍给他听,道:"这什么东西我都敢收,就是这黑货,我不敢收啊,雷子比鬼还厉害。"

  他就若有所思地想了想,对我道:"老板你放心,这些不是黑货,这些东西,是我从黄河里捞出来的。"

  "黄河里?"我真没想到是这个回答。

  "对,说起来也有半年时间了。"

  老头子把酒一放,似乎下了决心,"你别看我这个样子,我其实也是个技术工,我是黄河上跑船的。这事情是这样的──"

  *****************************************************

  这老头子真名叫王全胜,虽然说他是老头子,但是他说自己才四十岁,从事体力劳动的人一般显老,这也不奇怪。

无忧书城 > 盗墓小说 > 黄河鬼棺 > 第二章 南爬子
回目录:《黄河鬼棺》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藏海花第二部作者:南派三叔 2茅山后裔3:将门虎子作者:大力金刚掌 3茅山后裔1:传国宝玺作者:大力金刚掌 4盗墓笔记8大结局 (下) 5盗墓笔记6阴山古楼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