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 · 09

所属书籍: 大江东去     发布时间:2019-01-20

开春以后,雷东宝便打报告要求镇里支持,从银行贷款扩大规模。但是镇里批准了,却有心无力。这是雷东宝的第一方案,见第一方案不能实施,他就抛出第二方案,要求扩股,吸收外来资金。镇里虽然不愿看到自己在雷霆的股份遭到稀释,可是没办法,谁让他们无法帮雷霆公司从银行贷到款,扩充雷霆实力,以抵御省电缆合资带来的冲击呢?镇里开会之后,只好形成一个红头文件,答应雷霆公司的请求。
雷东宝这一招,是从宋运辉介绍的市一机合资学来的。言者无心,听者有意,雷东宝都记在心里。心说日本人拿钱进来是参股,中国人自己不也能参股吗?有样学样谁不会。红伟办的公司通过低价拿雷霆公司的货物平价卖出,挣了些利润,雷东宝正愁着怎么掺进雷霆公司来,但又不能不明不白地拿回来给雷霆白用,现在又不是他们小雷家一家把持着雷霆,怎么可能把他们赚的钱拿来给镇里一起使呢。因此他抛出第一方案的时候抱着侥幸心理,最好镇里能帮解决银行贷款。可真要不行,他有第二方案拿出,打算以后慢慢用这种办法,把镇里的股份逐步稀释。
他拿到镇里的红头文件,找到红伟关上门一起大笑。电线电缆的利润大半进入到红伟公司的腰包,而今他们要用这些利润投回雷霆股份公司,这些钱却已经是挂在红伟公司的名下,不属于镇里,也不一定属于小雷家,这个产权关系,有待他们以后怎么高兴怎么处理,或者一直吊着不处理,就那么模糊着,即使谁想找茬都找不到门。
笑过之后,雷东宝才严肃地与红伟讨论事情。他们早已决定再上一条电缆设备,可以基本把铜厂的产能用足,不用再花费人力物力卖铜,这可是可以省下不少的费用。但是在操作买设备的问题上,雷东宝却是有想法。
“红伟,怎么想个办法再从买设备的钱里挖出一笔来?”
“回扣?”红伟对有些销售上面的套路早已耳熟能详,雷东宝一说,他就想到这个。
“对,我在想一个问题,我们现在发工资发奖金,镇里都要来指手画脚,这个春节大家拿钱都没拿痛快。要是分红,又得让镇里拿去一部分,有什么办法我们建一个小金库,我们主要骨干人员拿小金库的钱发奖金。你想办法。”
红伟笑道:“这还不容易,本来还想着只是拿给你我自己昧下的回扣,那就有些不好办,往后电缆厂总有人要去设备制造厂谈判,万一有个风声泄露出去就不好办。如果就是几个骨干分了,那容易。我去谈,让他们制造厂打高一百万,反正我们几个自己知道就行。”
雷东宝一听笑道:“你黑,你比我更黑。红伟,你说会不会有个傻瓜收不住嘴巴,把这事说出去?”
红伟笑道:“这年头没那么傻的人。你不信看着,那些人拿到钱都存私房,连老婆都不会让知道。”
雷东宝听了一笑:“你才不让老婆知道,我都上缴。这样,我们小心一点,你回头跟几个人侧面商谈一下,先看看他们的态度,看会不会再冒出个士根,要是有,立刻摘出主要管理岗位,等那人摘走后我们再买设备也不迟。”
雷东宝走后,红伟心说书记的性子表面上看着还是那么咋咋呼呼,可其实是大变了。今天说的这件事,要换作以前,起码有两点肯定不同。其一,以前雷东宝有钱大家用,有肉大家吃,这个大家,是小雷家全村老小,雷东宝在小雷家小范围地实施着平均主义,不像现在,主动提出私设小金库,私分范围缩小到几个骨干;其二,雷东宝再不是以前只要自己以为对,就一拍手做出决定,立刻动手去做了。现在即使他红伟已经说明大家肯定不会透露出去,雷东宝还是小心为上,要他再敲定清楚,再做行动,这份小心,那是用坐牢换来的。
但红伟觉得这样的雷东宝更好,跟着这样能主动替他们想到收益的雷东宝干,只有更有奔头。
雷东宝不肯吃红伟公司的中饭,从红伟的公司出来就杀奔韦春红的饭店,觅食去也。韦春红果然早已经小灶备下一锅浓香四溢的红烧猪脚,但等雷东宝进门才热腾腾盛出。雷东宝一见便两眼雪亮,但还是说了一句关切的:“不是让你多休息吗,前面的事不是让你都交给你妹管着吗?怎么又不听话?”
韦春红听着满是欢喜,笑眯眯地道:“本来听你的,一直没下来。可刚刚不是宋厂长来电话要来这儿吗,他们已经进去里面一号包厢吃了,他让我别去招呼。看上去都是些做官的呢,而且官位都不小。虽然说不用去招呼,可我得替宋厂长看着菜,不能让他在我这儿丢脸了。”
雷东宝看看一号包厢,懒得进去,自己坐位置上吃中饭。但还是忍不住问:“你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事情?我现在又没事,他还来这儿跟那些人混啥?”
“我刚刚自己进去帮他们点菜,他们好像在说什么公事,不是私事。他们对宋厂长都客气得很,都还说以后要来我饭店捧场。”韦春红经过开刀住院这么一段,对她住院期间一直没离开的雷东宝自然更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虽然雷东宝照顾得并不好,大多还是她妹妹在做,可是他陪着她,一直陪着,这就足够了。而对宋运辉,韦春红虽然清楚宋运辉完全是看在雷东宝面子上照顾她,可她得知恩图报,她得力所能及地帮宋运辉做事。
雷东宝点点头:“原来是公事,难怪小辉没跟我说。哈哈,他那些公事要跟我说的话,我还不头大死。你也吃,别光吃青菜。”再吃几口,雷东宝才把与红伟一起商量的事跟韦春红大概说了一下,他问韦春红:“你说会不会有人傻到拿了钱快嘴说出去?”
韦春红摇头:“跟老婆不说的肯定有,我看那正明肯定是藏私房钱的,但也有夫妻感情好的,你不全跟我说了吗。可谁都会掂量掂量大嘴巴的后果,肯定没人敢说,哪个都不是傻瓜。你如果想小心点,派钱的时候跟他们都叮嘱一句,说出去大家都坐牢,他们知道轻重。”
雷东宝点头,又把他准备给钱的几个人名字说了下:“你春节都看到过,你看看这几个有没有像士根的?”
韦春红一一回忆了一遍,摇头:“没有,士根这种人也算是绝无仅有。”
雷东宝信赖韦春红在饭店人来人往中锤炼出的眼力,点头没再说什么,专心啃猪脚。韦春红看着自己的男人,心想虽然没孩子不像家,可老公还是老公。不时地有服务员过来,端着盘子让韦春红过目一下,才送去一号包厢。
宋运辉与计委的几个干部简单吃个工作餐,没喝酒。出来看到雷东宝盘踞桌子一角大嚼,有些诧异,以为是韦春红打电话通知,雷东宝专程从小雷家赶来。宋运辉以为雷东宝一定是找他有事,就与同伴打个招呼,来到雷东宝桌前。
但等宋运辉简单介绍一下与市里合作的项目,雷东宝眼睛一亮,道:“小辉,你让他们开到我们村来,我们拿土地入股。”
宋运辉笑道:“不行,你那儿的河道处于中游,下游还有不少村庄,不适合排污管接入。”
雷东宝不以为然:“怕什么,你不来开厂,这河水都已经墨墨黑,现在没人喝那水,放心,你就是放毒水也毒不死人。小辉,既然你说话有分量,你让他们开到我这儿来,我一定给他们最优惠条件。”
宋运辉笑着摇头:“你那里什么条件我都清楚,要是能行,不用你说,我自己先会想到。”
雷东宝却坚持:“如果别人有九十分,我们小雷家只有六十分,可只要你在,你还是得把厂子放我们小雷家。”
宋运辉听了只是笑:“这不是差三十分的问题,选址的时候要考虑很多综合因素。不过我有一点倒是可以跟你保证,建厂所需电线电缆全用你们的,你得给我保证质量。”
雷东宝悻悻地说:“那你忙去,以后回来跟我说一声,我好准备好吃的给你。”
宋运辉笑笑起身:“我下星期出国,你想带点什么东西?”
韦春红眼睛一亮,很想列个单子给宋运辉,可她不便说。雷东宝则是摆摆手道:“不要,国内啥都不缺。呃,你去看你那学生吗?”
宋运辉愣了一下,一笑,却转身离去,扔下一句话:“少管。”
雷东宝看着宋运辉出去的背影,“嘿嘿”地笑。韦春红好奇地道:“你说宋厂长会不会去见那个梁小姐?”
雷东宝道:“少管,嘿嘿。”旋即便转换了话题:“镇政府来这儿吃饭的多不多?”
“多,公事都没折扣,全额付,私事我都让他们免了。”
“那你不是亏了?”
“亏啥啊,自己算钱时候长个心眼多个手脚呗,他们也都跟我关系挺好,还常说起你呢。”
雷东宝听了笑道:“难怪了,我今天去镇里开会拿文件,他们都说我应该请你当公关小姐,我说还‘小姐’呢……”
“是啊,人家梁小姐才是小姐,可惜人家才不理你。”韦春红悻悻地抢白。
雷东宝呵呵地笑:“以后镇里他们来吃的账你拿个本子记下,每个月跟雷霆吃的一起到公司算账,开同一张发票。红伟那里的另外算账。就算你是我老婆,也不能让你白给我们雷霆做事。但这账上不能作假。”
韦春红笑道:“算了,这点钱我这儿做做手脚就是,回头你去公司一说,还显得你公而忘私像雷锋叔叔,你多少有个好名声啊。可真记账向你们雷霆公司算钱,我找谁签名啊,他们一看要签名,以后不来了,我还上哪儿拉他们公关去?反过来说,如果不签名就去你们雷霆算账,让你们那边的会计看着像什么话,还以为你找理由捞钱呢,这又何必。既然这种事都是心知肚明的事,我们也都心知肚明吧,我反正自己心里有数,不会亏。”
雷东宝听了也就作罢,其实他也知道,现在红伟那边,雷霆公司,还有镇里的公款吃喝,每月都是不小的数字,自打他又掌权,韦春红的饭店又热闹起来。饭店这东西,向来都是人流越大,菜越新鲜,收入越好,厨师请得越好,做出来的菜更美味,店堂的布置更日新月异,于是来吃的人更多,形成良性循环。现在的饭店有他的人打底,以后如果再加上宋运辉介绍来的人,韦春红几乎可以闭着眼睛做生意。
但前提当然得有,那就是他得把雷霆公司做好做旺。正好韦春红跟他提起农历二月十九是观音菩萨的生日,雷东宝毫不犹豫答应陪韦春红一起去,好好烧炷香,积些功德。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