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传记纪实 > 苏东坡传 > 第十九章 太后恩宠

第十九章 太后恩宠

所属书籍: 苏东坡传

    苏东坡总是得到历朝皇后的荫庇。在他受审时,是仁宗的皇后救了他的命。现在又是英宗皇后拔擢他得势。甚至在他一生中较晚的岁月裏,若不是神宗的皇后代摄政事,他就客死蛮荒了。

    新皇帝现今才九岁,摄政的是他的祖母。宋朝特别幸运,能接连有贤德的皇后出现。在伟大的汉唐两代,几个皇帝的后妃不是夺取帝位,藉有权势的太监或内戚擅权统治,就是在别的情形之下弄得朝代覆亡。在苏东坡时代,四个皇后当政,都极贤德,并且有的十分出色。也许她们是女人,所以能明辨是非,在朝中能判别善恶。因为她们生长在宫廷之中,并不能常听到儒臣们论辩国家的政策,听得繁乱到得失难分莫知所从的地步,但是所闻所见,正足以判别清议所趋的主要方向。现代普选的民主制度就是根据一般常人的判断,这些人连《纽约时报》的社论还看不懂。皇太后的判断也就是一般常人的判断。神宗皇帝最后那些年,已经开始简化政令,但仍不到他母亲老太后今日这般清静无为的地步。皇帝一去世,太后即召司马光当政,立刻将政令改弦更张。王安石的一切政令全予中止,或径于废除。元佑年间这一段开始了。

    苏东坡现在急剧得势,在他到达京都八个月之内,朝廷将他擢升三次。依据古制,官位分为九级。在此短短一段期间,他由第七级上升,经过第六级,跳到第四级,最后止于第三级翰林,为皇帝草拟诏书,那时他正是四十九岁。

    在苏东坡升任翰林之前,在哲宗元佑元年(一0八六),他官居四品中书舍人,实为一重要职位,因他参与朝廷各部官员的挑选与任用。担任此一职务时,他草拟了几次圣旨,颇为有趣,内容与他颇有关係。一道圣旨是被夺李定的官职,命他将过去隐瞒未报的母丧三年重新依礼居丧。第二道圣旨是贬谪吕惠卿。内容的决定者不是苏东坡,但圣旨的措词结构则是他的手笔。在贬滴吕惠卿这个奸佞小人时,苏东坡说:"始于知己,共为欺君,喜则摩足以相欢,怒则反目以相噬。"与"党与交攻,几半天下。"不过最有趣的事,是四月王安石死后苏东坡必须草拟一道圣旨连赠荣衔。这道圣旨的措词必须十分巧妙,寓贬于褒。依照法制,当以皇帝名义发布,讚美其生活与品格,并颁赠"太傅"荣衔。苏东坡只是讚美王安石富有巧思,同时使人知道正是指他的妄自尊大欺人欺己。苏东坡说他"网罗六艺之遗文,断以己意,糠批百家之陈述,作新欺人。"这篇圣旨很巧妙的发展下去,后来苏东坡说:"胡不百年,为之一涕。"读者不知道自己所读的到底是夸大的颂赞,还是反面的诽谤?

    "翰林学士知制诰"一个职位永远是名气最高的学者担任。往往是担任首相的前一步。苏东坡这时已经接近顶点。在宋朝,"翰林学士知制浩"是三品,宰相是二品,在宋朝一品几乎没有颁赠过。再者,为皇帝草拟圣旨,就使苏东坡得以亲密接近儿童皇帝和太后。这项任命是由宫廷亲自派人送到苏东坡家中的,同时颁赠官衣一件、金带一条、白马一匹,附有一套镀金的绶绳鞍路上的零配搭。宰相办公的中书省与皇宫西面相连,翰林院则在靠近皇宫北门,算是皇宫中的一部分。翰林的工作通常都是在晚上。翰林在院中办事时,也是称之为"锁禁深夜"。习惯上是,翰林单日夜裏在宫院值班,草拟圣旨,在双日发布。在黄昏时,翰林顺宫中东墙进去,直到内东门,那儿为他留有一间屋子,接连皇帝的住处。有时长夜漫漫,他无所事事,只有凝望红烛,静听宫漏,以遣永夜。有时夜间寒冷,皇太后会差人送来热酒。关于要发布的诏令,都是由皇太后口述,他再用极为典雅庄严文体写出来,以备第二天颁布之用。

    在苏东坡任翰林学士知制法期间,他拟了约有八百道圣旨,现在都收在他的全集中。无不铿锵有声,妥帖工巧,简练明确。圣旨的文字往往引经据史,富有例证譬喻,这类文字,苏东坡写来轻而易举。苏东坡去世后,另一个人,姓洪,接他的职位。他对自己的文才颇自期许,他问当年侍候苏东坡的老僕,他比苏东坡如何?老僕回答说:"苏东坡写得并不见得比大人美,不过他永远不用查书。"

    一天晚上,苏东坡正在此一小书斋中坐着,他对政客的嫉妒已是十分厌恶,已经请辞此一职务。皇太后宣他进宫草拟诏命。年轻的皇帝正坐在祖母身旁。苏东坡在一旁毕恭毕敬的立着听记吩咐。在告诉苏东坡草拟圣旨任命吕大防为宰相之后,皇太后突然问他:"有一件事我想问你。几年前你官居何职?"

    "常州团练副使。"

    "现在身居何职?"

    "臣承乏翰林学士。"

    "你为何升迁如此之快?"

    "仰赖太后的恩典。"

    "这与老身无关。"

    苏东坡只好瞎猜:"一定是皇上的恩典。"

    "与皇上也无关。"

    苏东坡又猜道:"也许是有老臣推荐。"

    太后说:"与他们也没关係。"

    苏东坡立着呆了片刻。然后说:"臣虽不肖,但从不运用关係求取官职。"

    太后最后说:"这是我老早就想对你说的。这是神宗皇帝的遗诏。先王在世之时,每当用膳时举着不下,臣僕们便知道是看你写的文字。他常说起你的天才,常想用你,但不幸未及如愿便速尔崩逝。"

    提到先王,三个人不觉一齐落泪。太后于是赐东坡座,赐茶叶一包,又对他说:"你要尽忠辅保幼主,以报先王之恩遇。"苏东坡要鞠躬退出时,太后从桌于上拿起一个刻有莲花的金烛台当礼品赏与东坡。

    在苏东坡升任翰林学士不久,司马光在哲宗元佑元年(一0八六)九月逝世。那天正好是神宗灵位送入太庙的斋戒之日,灵枢停在灵堂,司马光的朋友本当前去拜祭,并且弔丧者应当哭几声。但是偏巧全体官员都要遵礼去斋戒,反倒没有时间去向去世的宰相弔祭。九月初六,依照古礼在盛大肃穆乐声悠扬的典礼中,将神宗的灵位安置在太庙裏。朝廷举行大赦,罢朝三日。文武百官都参与大典。但是一件有趣而重大的事发生了。

    事有凑巧,司马光的丧礼由理学大师程灏的弟弟程颐主办。这位理学家,话往最轻裏说,也不是个和蔼可亲的人,那副自命不凡的样子更使苏东坡烦恼。这位理学家完全遵古礼来办这件丧事。当时死者的亲人要站在灵枢之侧向灵前弔祭的客人还礼,这种风俗已流行数百年。但是程颐认为不合古礼,于是禁止司马光的儿子站在灵枢一旁还礼接待客人。他的理由是,孝子如果真孝,应当是悲痛得不能见客人才是。那天朝廷百官在太庙中的大典完毕之后,苏东坡正要带领翰林院及中书省同仁前往故相国司马光府去弔祭,程颐也有事要去,他就向大家说这违背孔子在论语中的话:"子于是日哭,则不歌。"因为那天早晨大家曾在太庙唱过歌,至少听过奏乐,怎么同一天还能去弔丧哭泣呢?大家到了司马府门前,小程想拦阻大家,于是大家争得面红耳赤。

    程颐说:"你们没念过论语吗?子于是日哭,则不歌。"

    苏东坡立刻回答道:"论语上并没说子于是日歌,则不哭。"

    苏东坡十分气恼,不顾程颐的反对,率领大家进了门。每个人都站在灵柜前面行礼,在离去之前都依照习俗以袖拭目。苏东坡一看司马光的儿子没出来接待客人,问过别人,才知道程颐禁止,说是于古无征。于是苏东坡在全体官员之前说道:"伊川可谓糟糠鄙俚叔孙通。"大家哄堂大笑,程颐满面通红。这句评语极为洽当,可谓一针见血,入木三分。不论程颐或苏东坡自己,对这句挖苦话,都是毕生难忘,谁也不愿一生背着这个标籤。在苏东坡和二程这一派之间,这粒仇恨的种籽算播下了。

    不久,他们看见皇帝和太后的龙车凤辇来了,都是朱红的轮子。他们是来弔唁故相国的,并在灵前哭泣,以尽君臣之礼。司马光之丧是国家赋与大臣当得的最高荣耀。他在棺木中的遗体上都盖以水银龙脑,是皇家的赏赐。皇家又踢白银三千两,绸缎四千匹,又派宫廷官员二人护卫灵枢还乡,家中十人赐予官职。

    次年,苏东坡除去翰林学士之外,皇帝又于七月界以侍读之职。皇帝如今只是一个孩子,不过即便皇帝是中年人,为了对皇帝有益处,仍然是在每单日子要给皇帝讲课。计分两学期,春季期自二月到五月节;冬季期从中秋节到冬至。大臣中以学识渊博出名者,轮流为皇上讲解经史,及为政之道,以过去历史上的得失为殷鑒。早朝之后,膺选的官员便由文德殿出发,顺着西面走廊到这英殿。在苏东坡时代,讲学的人站立,其他旁听的官员则可坐着听。王安石充任讲席时,他想让讲师坐下而旁听的官员站立,但因有一个官员反对,此议做罢。在这期间,浮夸傲慢的理学家程颐,因精研经典也参与讲学,但是他所列之等级为低级之侍讲。但是他也请求坐着讲学,如此合乎儒家尊师的道理。他向年轻皇帝哲宗谆谆告诫,要提防恶魁的力量与女人的诱惑力。当时皇帝尚未成年,还感觉不到女人的吸引力,但是他偏偏决定将来成年后要欢乐一番。这位年轻皇帝后来废了他的皇后,二十四岁时驾崩。

    就苏东坡的家庭而论,住在京都确是大有益处。苏东坡卖了那栋老房子之后,而今的住宅是在百家巷。即使以前没把那栋老房子卖掉,若住着那儿,也离官衙太远。新住宅离东华门很近,黎明之时,文武百官从此门进宫早朝。所以此一地区就是官员喜爱的住宅区,也就是现在我们所说的城中区,最贵的商店和饭馆子都开在那裏。

    苏家全家现在开始享受京都的生活,和黄州的农家生活大不同了。他们差不多十五年没住在京都,只有苏东坡在京都监狱的那三个月来过,另外是他不能进城住在城外郊区的那一次。孝顺的儿子迈,他已经到江西去做一小官,现在不知回来团聚没有。但是两个小儿子,造和过,一个十六,一个十四,是在家中。苏夫人和朝云现在都能安享快乐的生活,不过看着京都生活的奢华,有点儿害怕。住家的四周都是珠宝店、绸缎店、药铺,两三层堂皇阂壮的高楼。

    中国所能产的百物的精华,都陈列在东华门一带,价钱会令一个乡下女人吓一跳。不管东西卖得多贵,像背乎节令的鲜花、水果,总是有人愿意买。有一件事很方便,就是从佣工介绍所雇用僕人。附近处处是酒馆、饭馆。晚上,一进入酒馆,歌妓在走廊下站一排,等候顾客招唤会侑酒。男孩子随同父亲进去时,眼睛得向前直看,不然就得一直望着地。吃饭时,小贩和求施捨的人按房间去串,卖糖果、乾果、卤肉、腌菜等物。在饭馆,据说有四五十种菜,由跑堂的带着在各屋裏串,由顾客选合口味的买。那功能表子上的菜若是有的短缺,饭馆就会丧失顾客。

    苏东坡喜欢在家裏宴客,饭馆都争着做外会生意。这些做外会生意的馆子,都用银制的餐具。即便穷馆子也派得出一个厨子和全套的银酒壶、酒杯、碟子、汤匙,以及银头儿的象牙筷子。当时的风俗是,一家叫了几次外会之后,那些饭馆子照例把那些值四五百两的银餐具放在顾客家过夜,第二天再去收,并不以为有什么重要。等后来对梁陷入金人之手,当时有一个作家以无限嚮往的笔调儿记载当时的京都,他说当地的老百姓都颇以此京都为荣,并且他们对外地人十分大方慷慨。有时看见外省人被奸诈人欺负,他们会打抱不平前去帮助,甚至不惜与地方警官冲突。若有新住户迁入,邻居会带着酒茶等物去拜访,告诉他本地商店的情形,以免上当。也有人终日无所事事,只带着茶壶到每家去串门子闲谈。

    在这种气氛的生活裏,苏东坡还是照常练他的瑜珈和养生之道。每隔一夜,他就要睡在宫中。但是不论在宫中或在家中,他总是黎明即起,梳头发一百次,穿上官衣官靴,然后再躺下小睡。他说,那种小睡之美,无物可比。等该出门上朝时,他已衣冠齐整,于是出门骑上镀金鞍路的白马,往东华门而去。

    早朝最迟十点钟完毕,这时,除非有特别公务,他照例可以自由了。他若没有交往应酬,就带着妻子孩子去逛商店买东西。相国寺只在附近,院内挤满了卖扇子、刀剪、珍品、古物、字画、拓片,等等东西的商贩。有时,全家在东城的商场去逛,可以理髮、买盆花、买鸟买笼子,一天的工夫在不知不觉中混过去。有时穿过朱雀门到外城去,那儿还有一大片住宅区,孔庙和国子监都在南外城,再往远处就是各式各样的道士观。他们倦游归来,有时在"台楼"吃饭,那是对梁最好的酒馆。或是走南门街,去逛着名的唐家珠宝店,挑选几件温州的漆器,或是在报慈寺街的药铺买点儿上好的草药。

    事实上,在奢侈豪华的生活和简单朴质的生活之间,论幸福,并没有多大不同。高职显位的荣耀,只有在没有那种能力资格的人眼裏,才值得羡慕。一般的道理是,在人不需要一个职位时,人家才找他去担任,人要求取某职位时,那个职位往往不需要他。一旦官瘾过足之后,做高官的快乐不见得比做个成功的铁匠的快乐大。苏东坡在论"乐与苦"的一篇短文裏,即表示此种看法:

    "乐事可慕,苦事可畏,皆是未至时心尔。及苦乐既至,以身履之,求畏慕者初不可得,况既过之后複有何物?比之寻声捕影系风速梦尔。此四者犹有仿佛也。如此推究,不免是病,且以此病对治彼病,彼此相磨安得乐处。当以至理语君,今则不可。

    元裕三年八月五日书"

    还有人把京都的生活持一种很世俗的看法。他的朋友蒲宗孟就极尽奢侈享乐的能事。蒲家的儿媳终日不做别的,只教丫环做各式图样的"酥花",加糖凝结,以备做饭后小吃之用。他一个儿媳妇,不许以同样的"酥花"教客人第二次再吃到,而丫环们昼夜忙着做那些"酥花"。蒲宗孟有些特别的习惯,其中包括"大洗面"、"小洗面"、"大洗足"、"小洗足"、"大洗浴"、"小洗浴"。他每天洗脸两次,洗脚两次,每隔一天正式洗澡一次。在"小洗面"时,他只洗脸,脸盆中换水一次,由两个僕人侍奉;"大洗面"时,要换水三次,由五个僕人侍奉,要洗到脖子和肩膊。在"小洗足"时,换水一次,由两个僕人侍奉,只洗到足踝为止;在"大洗足"时,换水三次,由四个僕人侍奉,要洗到膝盖。在"小洗浴"时,他用二十四桶水,由五六个僕人侍奉;在"大洗浴"时,也用二十四桶水,但由八九个僕人侍奉。在"大洗浴"时,他用药膏洗,衣裳要放在金属网子上,下有稀奇的香料点燃慢熏。他写信给苏东坡说,此种洗澡法对他益处甚大。苏东坡回答说:"闻所得甚高,固以为慰,然複有二,尚欲奉劝,一曰俭,二曰慈。"

    做高官在社交和物质上,还有两种绝无可疑的好处。在那种年月,读书人只有两条路可选择,一是做官,一是隐姓埋名,也就是甘于贫贱。人做学间可以得千秋万岁名;但对很多人而言,不朽的盛名,即便可以得到,也无以搪饑寒。在苏东坡时,有个笑话挖苦科考得意做了官,却自称是为国牺牲的人:

    从前有一个读书人,穷得没钱买馒头。因为饑得慌,想出一个办法吃馒头。他走到一个馒头店外头,突然大惊而逃,但是没人理会。他到另一家馒头店,门口有一大群人。他看见馒头,大喊一声,做大惊状,拔腿就跑,跑不远,跌倒地上。一大群人围过来,问他怕什么。读书人说:"怕那些馒头!"人都大笑,从来没听说此等事。馒头店老闆不相信,想试试他。他把读书人引进放有好多馒头的一间屋子。暗中从门上的锁眼裏往内看。读书人一看妙计成功,大喜,两手抱着馒头狼吞虎嚥。老闆颇受感动,推开门很客气的问他:"你还怕什么?"读书人说:"我还怕一杯好热茶。"

    一天,韩维——他属于一个曾出过几个宰相的富贵之家——有两个女婿去拜谒苏东坡。东坡问他们的岳父近况如何。

    一个青年人回答说:"他老人家近况很好。他告诉我们说,他已到老年,他要以声色美酒自娱,否则不知道何以度日。"

    苏东坡说:"我想他做错了,正因为他只剩有晚年。我告诉你们一个故事,回去告诉令岳丈听。"

    年轻人说:"是,当然。"

    苏东坡说出下列的故事:

    顷有一老人未尝参禅,而雅合禅理,死生之际,极为了然。一日置酒大会亲友,酒阑,语众日"老人今且去"。因摄衣正坐,将奄奄焉。诸子乃惶遗呼号日"大人今日乃与世诀乎,愿留一言为教"。老人日"本欲无言,今为汝恳,只且第一五更起。"诸子未谕日"何也?"老人日"惟五更可以勾当自家事,日出之后,欲勾当则不可矣。"诸子曰"家中幸丰,何用早起。举家诸事,皆是自家事,岂有分别?"老人日"不然,所谓自家事者,是死时将得去者。吾平日治生,今日就化,可将何者去?"诸子颇悟。

    苏东坡接着说:"令岳丈以为余年无多,所以想儘量享乐。你们俩给我带个话儿去好不好?说我要他只注意他自己的事,不要把日渐消弱的精力费在醇酒妇人上。他最好思想,到了人生旅程的末端他能带什么走。"

    在他敬重的朋友范镇死后,苏东坡说:"范景仁平生不好佛,晚年清慎,减节嗜欲,一物不芥蒂于心,真是学佛作家,然至死常不取佛法。某谓景仁虽不学佛而达佛理,虽毁佛骂祖,亦不害也。"

    苏东坡现在名气之盛,达于极点。他受所有的文人、朋友崇敬,在朝廷上又官居高位。他为坚持己见,饱受其苦,因此也更为人所佩服,在这方面,朋友辈都望尘莫及。司马光死后,当代学者之中,无人能望其项背,虽然他并不十分适于宰相之位,但大家公认,以人品论,在整个官场之中,他是巍然高出于众人之上的。有一度他的两个朋友居朝廷最高的官位,一是吕公着,一是範纯仁。他弟弟子由在哲宗元裕元年也已回到京师,任御史中丞,次年,升为尚书右丞。所有当年贬谪到南方的朋友现在都回朝官居要津,包括驸马王说、王巩、孙觉、范祖禹。他在黄州的老友陈糙也到了京都,不是来做官,而是来看苏东坡,享受友人欢聚之乐。大诗人黄庭坚,原已与苏东坡通信有年,现已来京相交往,并正式拜在他门下。有数年期间,苏东坡在通信中,屡次讚美他的"苏门四学士",因此大为提高了四人的名气。这时"苏门四学士"已是尽人皆知,他们就是黄庭坚、秦观、张来、晁补之。后来,又增加两个,一是李鹿,一是陈师道,共为"苏门六学士"。

    苏东坡之深军众望,却破坏了一门婚事。原来学者章元弼对苏东坡素极崇拜。他本人长得并无足观,却娶妻甚美。婚后,妻子发现丈夫整夜读苏东坡的诗,对妻子不甚理睬。后来妻子终于不能忍受,对丈夫说:"那么你爱苏东坡胜过了我!好吧,把我休了。"丈夫便把她休了。这位丈夫章元弼告诉友人说他妻子遗弃他,全是为了苏东坡。

    这时苏东坡之受人欢迎,竟致好多文人模仿苏东坡的帽子。苏东坡戴一个特别高的帽子,顶上窄而微向前倾,这样帽子后来叫"子瞻帽"。一天,他陪圣驾到难泉游玩,当地正由宫中的怜工演戏。一个丑角头戴"于瞻帽"在戏台上自夸道:"我这个作家诸位比不了!"别的怜工说:"怎见得?"丑角儿说:"难道你们看不见我戴的帽子?"这时皇上微微一笑,向苏东坡看了一眼。

    在这种情形之下,苏东坡和朋友们则恣情笑滤。在他官居礼部尚书又兼主考官时,他和几个朋友和几个考官入闺几十天。在办公时间都忙着阅卷,苏东坡则不停的在各屋裏转,闲谈笑滤,简直教人无法专心做事。到了夜晚,他才自己做事,看试卷,评等级,迅速之至。

    有好多轶闻,说他如何当场捏造笑话。那些笑话裏包括双关语,尤其是他和另一个富有机智的才子刘那说话的机锋相对。有些笑话是可以译成英文的。

    有一次,苏东坡去拜访宰相吕大防,吕极胖,苏东坡到时,他正在午睡。苏东坡等了好久,非常烦恼。最后吕大防出来了,苏东坡手指向客厅中一个大瓦缸裏背长绿苔的乌龟。

    他向主人说:"这种东西没有什么稀奇,难得的是一种三对眼睛的乌龟。"

    吕大防眼睛瞪得圆圆的说:"是吗?会有六个眼睛的乌龟?"吕大防心想不对,自己一定被捉弄了;但是苏东坡学问如此渊博,定在什么书上读到过。

    苏东坡回答说:"当然,在唐中宗时,有一个大臣向皇帝进献一个乌龟。皇帝问他六个眼睛的乌龟有什么好处。大臣说六个眼睛的乌龟有三对眼,普通乌龟只有一对。所以,你看,六眼乌龟午睡时,他要睡三个普通乌龟的觉呢。"

    苏东坡常向朋友钱辩得意扬扬的夸大,说他多么喜爱他在乡间过的那种简朴生活。他说吃饭时只有米饭、萝蔔、一个清淡的汤,可是他十分快乐满足。一天,钱辩送给他一个请帖,请他吃饭。请帖上说:"将以三白待客。"苏东坡从来没听过那种东西,不知三白为何物。那天他一到,只见钱辩为他準备的只是很简单的一餐,只有三件自东西摆在桌子上:一碗白米饭,一盘白萝蔔,还有一碗无色的汤。苏东坡忽然想起自己的夸大,知道是受人愚弄了。苏东坡等过了一些日子,他送给钱辩一张请帖,请吃"三毛餐"。钱辩去赴席,发现桌子上一无所有。苏东坡请他坐下,两人都坐下。过了好久,还没有菜上来,钱辩抱怨说饿了。苏东坡大言不惭的说:"咱们开始吃吧,不用等了,快吃三毛餐吧。三毛餐就是毛米饭,毛萝蔔,毛菜汤。"(毛读如没)苏东坡这样报复之后,他也宽恕了那个朋友,二人开怀吃了一顿盛餐。

    做翰林学士时,苏东坡常在夜裏深锁宫中。有一个极为崇拜苏东坡的,勤于搜求苏东坡的字,苏东坡每一个短简便条若由苏东坡的秘书交给他,他就给秘书十斤羊肉。东坡已经风闻此事。一天,秘书对友人的口信请苏东坡回复,东坡已经口头回复了。秘书第二次又来请求,苏东坡说:"我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

    秘书说:"那人一定要一个书面的答复。"

    苏东坡说:"告诉你那位朋友,今天禁屠。"

    论语裏有个司马牛,是孔子的弟子,与司马光同姓。一天,苏东坡为国事和司马光争吵得很厉害,而司马光仍是坚持己见。苏东坡回到家,把长袍扔在躺椅上,向朝云歎了口气说:"司马牛!司马牛!"

    这几年,苏东坡在他的政论文字裏,时常申论"慎思"与"公正"二义为贤臣之所必备。但是慎思与公正实为党人之所憎恶。一天,一顿丰盛的晚餐之后,苏东坡在屋裏欣然扪腹而行。他问家中女人他那便便大腹之中何所有?在中文裏是惯于说"一肚子学问"。一个女人说是"一肚子墨水";一个女人说:"你是一肚子漂亮诗文。"苏东坡都摇头说"不是。"最后,聪明的侍妾朝云说:"你是一肚子不合时宜。"东坡大呼曰:"对!"遂大笑。

    一次,一个素不相识的文人去拜访苏东坡,携带他写的诗一卷,请苏东坡指教。那个可怜的文人自己高声朗诵,抑扬顿挫,铿锵有声,显然是颇为自得。他问:"大人,不知尊见以拙作为如何?"

    苏东坡说:"百分。"

    那个文人脸上欣然色喜。苏东坡这时又说:"诵读之美七十分,诗句之美三十分。"

无忧书城 > 传记纪实 > 苏东坡传 > 第十九章 太后恩宠
回目录:《苏东坡传》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蒋介石传 2中国姓氏起源 3苏东坡传作者:林语堂 4朱元璋 5李莲英(斯仁)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