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世界经典电影荟萃目录

野性难驯

所属书籍: 世界经典电影荟萃     发布时间:2013-04-25

塞勒与露丝是一对沉浸在热恋中的青年。然而,冥冥中似乎总有一个无形的阴影在
纠缠着他们,致使他们的爱途上荆棘丛生。祸事是从两人在卡罗莱纳州的恐怖角度假时
开始的。那天,正当塞勒偕同露丝离开舞厅时,一位名叫鲍勃的黑人突然缠住了塞勒,
声称塞勒曾在卫生间里对露丝的母亲玛丽塔夫人企图不轨,话音未落便拔出匕首。塞勒
眼疾手快,一脚踢掉匕首将鲍勃重重地向楼梯的扶手上摔去。不出几个回合,鲍勃便一
命呜呼,塞勒也由此要忍受在监禁生活中与露丝分离的煎熬。
二十二个月之后,塞勒获得了假释。尽管母亲坚决反对,露丝还是驾车前来狱中迎
接塞勒。为了避开母亲的阻挠,露丝瞒着玛丽塔在恐怖角租了个房间,那将是他们私奔
旅程的第一个落脚点。与恋人相守的欢悦虽然使露丝如痴如醉,却并不能抹去多年来积
聚在她心头的一片阴云。露丝时常不由自主地想起13岁时被父亲生意上的合伙人普奇强
奸的情景。好在普奇不久后死于一场车祸,总算是上天替露丝出了口怨气。对于露丝来
说,更大的伤痛还在于,她亲眼目睹了父亲痛苦地葬身于火海,那一幕真是不堪回首。
露丝至今也不理解父亲为何要自焚,而父亲死时一阵突然爆发出的女人浪笑声更令她胆
颤心惊……
玛丽塔发现女儿失踪后立即找来了她爱慕已久的约翰尼。约翰尼是一名侦探,玛丽
塔认为他会有办法找到女儿,并且把塞勒除掉。约翰尼并不赞同玛丽塔对塞勒的看法,
在他看来这个小伙子并不像玛丽塔说的那样恶劣,况且他当初杀死鲍勃也是事出有因。
玛丽塔对此毫不理会,她威胁约翰尼如果不愿插手此事的话,她将另寻帮助。约翰尼明
白玛丽塔指的是一个名叫桑托斯的家伙,此人与玛丽塔关系相当暧昧。为了阻止玛丽塔
打出桑托斯这张牌,约翰尼同意前往新奥尔良找寻塞勒与露丝,这个目标正是由玛丽塔
认定的。一见约翰尼松了口,玛丽塔一改方才的刻薄,柔情蜜意地扑到了情人的怀中。
此时,东奔西颠的塞勒和露丝也在为前途而不安。塞勒的脑海中总是盘着一件抹不
去的往事。他知道当初鲍勃拔刀威胁他的事并非偶然发生的。在此之前,玛丽塔曾经半
醒半醉在卫生间里纠缠过塞勒,塞勒以为玛丽塔只不过喝醉了才失去分寸,因此并没有
放在心上。谁知,玛丽塔突然凶相毕露,告诫塞勒如果离火太近就会引火烧身。原来塞
勒曾经为桑托斯开过车,他所知道的一些事无疑构成了对桑托斯与玛丽塔的威胁,这才
是玛丽塔将塞勒视为眼中钉的真正原由。当然,露丝并不知道这些,她天真地认为母亲
是嫌弃塞勒被判过刑才反对他们交往的。这个家庭对于她来说有太多的秘密,而这些秘
密都直接影响到她与塞勒的未来。随着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塞勒和露丝不得不又上路寻
找新的栖身地,只有这样才能使玛丽塔无法找到他们的行踪。就在这对恋人离开新奥尔
良的当天晚上,约翰尼便随后而至。幸运的是,塞勒已经带着露丝驱车前往超越他假释
范围的加利福尼亚州。
心急火燎的玛丽塔终于没有听从约翰尼的劝阻,在约翰尼出发后不久,她就将追踪
塞勒的事同时委托给桑托斯。她想双管齐下可以更快地找到塞勒与女儿,殊不知约翰尼
也成了桑托斯追杀的目标。桑托斯不仅与玛丽塔暗地里有一段私情,而且两人还合伙经
营非法的毒品交易,桑托斯更是与黑社会有着千丝万缕的瓜葛。当年将玛丽塔介绍给桑
托斯的正是那个人面兽心的普奇,他无耻地强奸了年幼的露丝,玛丽塔一家的其他灾祸
也接踵而来。
从玛丽塔口中得知约翰尼的下落后,桑托斯迫不及待地与黑社会联系上了。桑托斯
深知,玛丽塔的这位侦探朋友对他们的生意是极为不利的。现在他要一面先稳住玛丽塔,
一面让黑社会出面派杀手致约翰尼于死地。当然,他也不会放过塞勒——另一个知道某
些秘密的人。
自从桑托斯在玛丽塔面前肆无忌惮地声称要对约翰尼下手后,玛丽塔便终日坐卧不
安。她后悔自己将约翰尼去新奥尔良找塞勒的事告诉桑托斯,现在对于桑托斯来说,找
到约翰尼已是易如反掌。事情弄到这个地步,玛丽塔唯一能做的就是迅速将已经临近的
危险告知约翰尼。当约翰尼旅馆房间的电话被接通后,玛丽塔一时又支吾起来,只说是
第二天晚上将与约翰尼在新奥尔良会面。
塞勒与露丝仍在继续他们不知何地才是尽头的旅程。整日驱车奔波使塞勒又想起他
曾经干过的开车活儿。这桩活儿对他来说有苦有乐。有收获的是他有机会认识露丝的父
亲,一位善良忠厚的老头儿,糟糕的是他碰上的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主顾桑托斯。露丝听
说塞勒认识自己的父亲,不由惊讶不已,因为她是在父亲死后才结识塞勒的。其实,露
丝父亲被烧死的时候,塞勒就坐在桑托斯的车上,那一幕惨景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只
是他当然不可能想到死者的女儿将是他日后的女友。说起父亲的惨死,露丝神色黯色,
耳畔仿佛又响起了那一阵令她揪心的女人的笑声。
正如玛丽塔所许诺的,第二天她果然准时出现在新奥尔良并在旅馆中与约翰尼会面。
这回她是来央求约翰尼同她回去的,即使是去找塞勒和露丝也要两人一同前往。约翰尼
虽然不能确切地知道玛丽塔的用意,却敏感地意识到玛丽塔的突然到来必然与桑托斯不
无关系。对于事情的来龙去脉,玛丽塔着实难以启齿,便搪塞道要与约翰尼回去好好计
划一番他们的未来。约翰尼心花怒放,他本来就对塞勒抱有几分同情,现在让他打道回
府正是其求之不得的,况且玛丽塔所暗示的“未来”不就是他们之间的百年好合吗?离
开旅馆之前,玛丽塔嘱咐约翰尼到底楼的大厅中等她,待她收拾完房间里的行李后就到
大厅与其碰面。谁知,约翰尼这一走却如黄鹤西去不见了踪影……
约翰尼失踪后,玛丽塔当即向旅馆的负责人询问。旅馆里的人并没有在约翰尼所租
的房间里发现什么不寻常的迹象,只找到一封留给玛丽塔的信。约翰尼在信中说要同朋
友们外出钓鱼,弄得玛丽塔莫名其妙。这时,一位不速之客突然出现在玛丽塔眼前,此
人便是桑托斯。一见桑托斯,玛丽塔气急败坏地向他追问约翰尼的下落。桑托斯假惺惺
地说约翰尼一切都好,而且桑托斯还发现了塞勒与露丝的下落,这对年轻人正在向得克
萨斯州进发。桑托斯这番话倒也灵验,玛丽塔再也顾不上吵闹,事已至此,为了能找到
女儿,她也就顺水推舟地再度委身于桑托斯。
与此同时,五花大绑的约翰尼已经被握在黑社会杀手的股掌之中。那天,他离开玛
丽塔后回到自己在旅馆中租的房间,一进门就被两个隐藏在里面的打手绑架,带到了这
个外人不可能知道的地方。女杀手胡安娜如一条鬼影般地在约翰尼面前晃动着十只手指。
当她刚数到十,两个男性杀手便应声扣动了对着约翰尼头部的手枪。
塞勒与露丝所驾的车正向得克萨斯州的大尾镇行进。露丝不明白既然塞勒打算带她
去加州,为何又要绕一个大圈子来到这个荒凉的小镇上。塞勒没有完全说出真情,他将
露丝安排到暂居的一间小屋后就乘加油的机会独自去见一个他急于要找的人。塞勒来大
尾镇要见的不是别人,正是女杀手胡安娜。早在为桑托斯开车的时候,塞勒就认识了胡
安娜。此次他来找胡安娜是想从这个女人的口中知道桑托斯是否已经派人来追杀他了。
胡安娜当然不会道出实情,搅得塞勒摸不清虚实。不过塞勒还是从胡安娜那里了解到了
一个惊人的事实:露丝的父亲当年竟然是被桑托斯与玛丽塔浇上汽油烧死的。桑托斯知
道塞勒看见了火烧的情景,但对于塞勒是否看到谋杀的过程并没有把握,尽管如此塞勒
还是成了桑托斯与玛丽塔的心腹之患……
一回到在大尾镇租下的小屋,塞勒就闻到房间里有一股刺鼻的气味。露丝解释道由
于晕车,她刚刚呕吐过。塞勒不禁诧异:这一段日子来,露丝终日与他驱车颠簸而从来
没有发生过晕车的现象,这个解释不免有几分牵强。露丝终于忍不住了,将几天来缠绕
着她的隐衷向塞勒和盘托出:她怀孕了。虽然露丝体内孕育的是一个爱情的结晶,但是
它在这个时候到来对于他们困难重重的流浪生活无异于雪上加霜。几天前露丝在路上目
睹了一场车祸,这更加重了她对前程的迷茫,面对令人沮丧的现实,露丝作出了一个她
并不情愿的决定:放弃这个孩子。
由于露丝怀孕后身体虚弱,塞勒打算在大尾镇多住几天后再上路。这天晚上。塞勒
陪着露丝到一家小酒馆散心。他们无意中听几个人说起几天前发生在高速公路上的一场
车祸,不由交换了一个眼色。没想到他们目击的那场车祸竟然是预谋的,塞勒和露丝顿
时觉得大尾镇已成了一个是非之地。这时一个看上去很有几分城府的男人走了进来,他
似乎与酒馆里的人都很熟并且主动同塞勒搭讪,酒馆里的人都唤这位男子为巴比,同时
并不避讳他的来历——巴比是一个越狱的抢劫犯。
自从认识了巴比之后,塞勒与露丝便是麻烦不断。一天,巴比闯进露丝的住处要借
用一下卫生间。塞勒恰巧出去了,露丝也不便回绝。一闻到房间中的异味,巴比便断定
露丝呕吐过了,而这正是怀孕的征兆,露丝知道巴比来者不善,无奈此刻又孤立无援。
巴比得寸进尺地将露丝羞辱了一番之后方才扬长而去。离开露丝后,巴比又径直找到塞
勒,将一份合作计划亮给对方。原来当地镇上有一家银行,其中有五千元存款,而职员
只有两个人。巴比的计划就是要塞勒与他合作抢劫这家银行。塞勒岂肯铤而走险,巴比
便立即抛出露丝腹中的孩子作为诱饵,塞勒果然犹豫了。对于塞勒来说,他从来就没有
得到过一个温暖的家庭。父母生前从不关心他,致使他缺乏管教,后来他们又都死于吸
烟与酗酒。因此露丝的爱就是他的一切,当他从狱中出来时就下定决心,不再做任何不
光彩的事以此来回报露丝两年的等候。然而如今,他不得不眼看着露丝去流产,而且他
们身上只有最后四十多元钱了。为了露丝,塞勒最终妥协了,如果事成的话,他就能用
分来的款子带露丝飞向海岸。巴比表示行动肯定成功,他已经准备好了武器,最冒险的
事由他来干,塞勒只需站在门口放风就行了。
第二天,当塞勒与巴比碰面时,他惊讶地发现与巴比同来的还有胡安娜。胡安娜是
桑托斯那伙的人,难道巴比是……巴比只说胡安娜是来接应他们的,负责驾车送他们逃
离现场。时间已经不允许塞勒多去考虑,在巴比的指挥下两人匆匆套上面罩,随后持枪
向银行冲去。巴比与塞勒走后,胡安娜独自留在车上观望动静。巡逻的警察对镇上的居
民早已了如指掌,不由对眼前这位陌生女子产生了好奇心。银行里面,巴比已经得手。
正当放风的塞勒催促他赶紧离开时,巴比突然用枪对准了塞勒,狞笑着说道:“下一个
就是你了!”塞勒顿时愣住了。原来巴比正是桑托斯那一伙人派来追杀塞勒的。情急之
中,塞勒慌忙举起手中的枪向巴比射击,谁料想老谋深算的巴比塞给他的是一把连声音
也发不出来的玩具手枪。趁着巴比威胁塞勒之际,一名银行职员的身体动了一下,像是
要采取什么行动。巴比察觉后立即转过身去将子弹射向职员。一线生机意外地降临在塞
勒的身上,他抓住这几秒钟的机会拼命向门口跑去。此时正在不紧不慢地与警察寒暄的
胡安娜已对银行的动静有所察觉,她趁警察不备之际突然发动了引擎,被撞倒在地的警
察本能地掏出手枪,胡安娜已经驱车远去。塞勒恰巧冲出银行大门,慌乱中一个踉跄将
他滑出好几步之外,这倒使他幸运地躲过了警察的子弹。巴比紧追其后,不偏不倚地成
了警察射击的标靶……
塞勒再一次被送进了监狱。尽管露丝最终被她的母亲带回了家,但她并没有忘记塞
勒。塞勒在监禁中读到了露丝写给他的纸条。露丝表示她已改变了原先的想法,她将生
下腹中的孩子,和这个孩子一起等待着重逢的那一天。
五年多之后,塞勒像那一年一样再次见到了前来接他的恋人露丝,不同的是车子里
还多了一个将近六岁的小男孩子佩斯,无疑那正是塞勒的骨肉。这一次为了与塞勒见面,
露丝已经彻底和母亲闹翻了。玛丽塔也早没了当年的那股劲头,恍恍惚惚地空剩了一副
躯壳……当露丝驱车与塞勒离开监狱时,一幕幕痛心的往事突然又涌上心头,禁不住热
泪横流。塞勒意识到他对露丝所欠下的已是一生都难以偿还的了。想到这里,他平静地
向露丝提出了分手的决定,六年的离别已经挫伤了他与露丝生活下去的信心。露丝不愿
意就此失去塞勒,却又一时找不到挽留他的话语,只得怅然地看着塞勒孑然一身向远方
走去……然而,事情并没有像塞勒想象得那么简单,正当他在路上漫无目的行走时,一
群打手突然将他围住不由分说地将他打昏在地上。塞勒只觉得四周一片黑暗,就在这片
黑暗中,他朦胧地看到了《绿野仙踪》中仙女们的光辉。仙女慈祥地告诉塞勒,虽然他
做过蠢事错事,但是善良的露丝都已原谅他了。如果塞勒真的像他说的那样野性难驯的
话,那么他就不会放弃对梦想的奋斗……
塞勒苏醒了过来,他已经完全清醒了:只有同露丝在一起,他才能战胜生活的磨难
和世道的邪恶,他不能再拒绝爱!泪眼模糊的露丝惊喜地看到塞勒正向她和儿子狂奔而
来。当他们拥抱在一起时,露丝耳畔响起的是她渴望已久的那支歌——塞勒为她唱的
《温柔地爱我》。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蜗居(六六) 2世界经典电影荟萃 3流金岁月作者:亦舒 4我们不能是朋友作者:阿亚梅 5大宅门作者:郭宝昌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