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最遥远的距离 > 第三章 治感冒的方法

第三章 治感冒的方法

所属书籍: 最遥远的距离

爱一个人,不必让他知道,也能够为他放弃其他一切,那是最低消费,是我应该付的。

云生:
在法兰克福,已经是第三天。
早上起来的时候,星星在微笑。我忘了告诉你,我把你送给我的星星带来了,贴在酒店房间的天花板上。因此,无论这里的天气多么坏,我仍然能够看见星星。
今天的气温比昨天更低了,我戴着那条有星星和月亮的丝巾,你说过好看的。
坐电车过河时,雪落在我的肩膀上,我本来想把它扫走,但是,想起我的肩膀可能是它的抱枕,它想在融掉之前静静哭一会儿,我就让它落着。
在展览馆里,我忙碌地在每个摊位里拿布料样本。
展览馆差不多关门时,我去找阿芳,她已经不见了,本来想找她一起吃晚饭。我只得独自回酒店。
为了抵御低温,我在餐厅吃了一大盘牛肉,又喝了啤酒。这是我吃得最多的一天。
饭后不想回房间,便在酒店的商场里溜达。其中一间精品店,是一个德国女人开的。我在货架上发现一盏灯。
那是一盏伞形的玻璃罩座台灯,灯座是胡桃木做的。灯座上镶着一个木制的年轻女子,女子坐在灯下,手上拿着针线和一颗布做的破碎成两瓣的心。上了发条之后,女人一针一线地缝补那颗破碎的心。
太令人心碎了。
破碎的心也可以在孤灯下缝补吗?我看着她手上的针线,差点想哭。“要买吗?”女人问我。
我苦笑摇头,告诉她:“我没有一颗破碎的心。”“那你真是幸运。”女人说。
我奔跑回房中,是谁发明这么一盏灯的?一定是一个曾经心碎的人。
愈合的伤口永远是伤口,破碎的心也能复元吗?我才不要买一件看到就会心碎的东西。
我躺在床上,一直睡不着,不知道是因为吃得太饱的缘故,还是因为那个在孤灯下缝补一颗破碎的心的女人。我爬起床,换上衣服,走到大堂。
精品店里,那盏灯依然亮着,女人凄然缝补着一颗破碎的心。“改变主意了吗?”德国女人问我。
“不。”我又奔跑回房中,我还是不能买下它,我承受不起。忘了它吧。
那天晚上,孙米白离开之后,我告诉自己,我不会放弃你。我舍不得放弃。
爱情总是有个最高消费,我还不曾付出最高消费。
“你曾经追求过男孩子吗?”我问惠绚。
“我不是说过我不会喜欢不喜欢我的男人吗?”她一边计算这天的收入一边说。
“怎样可以感动一个男人?”我换了一个方式问她。
“那得要看他是一个什么男人呀。”
“如果像康兆亮呢?”
“他吗?很容易。给他自由就行了。”“给他太多自由,你不害怕吗?”
“当然害怕,正如今天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跟什么人在一起。但是,我知道他无论去了哪里,都会回家,我也不会过问,我给他自由,他才肯受束缚。要得到,就要先放手。”
但是,你跟康兆亮是不同的。放手,可能就会失去你。
我在布艺店里为你缝第四个抱枕。“有女孩子追求你吗?”我问徐铭石。“一直都是女孩子追求我。”他笑说。“真的吗?连周清容也是?”
一提起周清容,他就变得沉默。
“告诉我,那些女孩子怎样追求你。”
“对一个男人来说,那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况且那些女孩子现在都很幸福。”
“那就是说你当初拒绝了她们啦?”
“有一个女孩子,我一直都觉得很对不起她,她是我的中学同学,她的成绩很好,上课的笔记都是她替我做的,每次考试之前,她都预先告诉我哪些是重点,考试时,甚至故意让我看到她的答案。”
“可是你不喜欢她?”
“她写了一封信给我,我没有回信,一天,她跑来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对她,我忘了我跟她说了些什么,总之,那件事之后,她就转校了。我一直有点内疚,很多年之后,她忽然来找我,告诉我,她现在很幸福,我才放下心头大石。”
“也许她并不是真的幸福。”
“不是真的?”徐铭石不大相信,“那她为什么要这样说?”“如果她已经忘记你,根本不会来找你,然后特意告诉你,她现在很幸福。”
“你是说,她那时并不幸福?”
“也许她是幸福的,但是她的幸福缺少了你,就变成遗憾。当然,遗憾也是一种幸福,因为还有令你遗憾的事。”
“但是她当时看来的确很幸福。”
129

“幸福难道不可以伪装吗?”我做出一个幸福的笑靥。“也许你说得对。”他苦笑。
我用一幅淡黄色的格子棉布缝了第四个抱枕给你。拿着抱枕,我才有借口找你。
我把抱枕放在医院,他们说会交给你。然后我和徐铭石飞去青岛,准备酒店开业。
别怪我,是惠绚教我的,想得到一样东西之前,首先要放手。所以,我放手,希望你收到抱枕之后,会思念我,思念一个只敢送上抱枕而不敢在你面前出现的女人。
在青岛的第四天,我和徐铭石去游览栈桥,那是从海滩一直伸展到海中央的一个亭,名叫“栈桥”。
“你说女人能够伪装幸福,是真的吗?”徐铭石问我。“为什么不呢?正如男人可以伪装坚强。”
“男人伪装坚强,只是害怕被女人发现他软弱。”
“女人伪装幸福,只是害怕被男人发现她伤心。”我说。
忘了告诉你,在第四个抱枕里,藏着我给你的第四封信,也许是最后一封了。
云生:
如果有一天,我们在路上重逢,而我告诉你:“我现在很幸福。”我一定是伪装的。
如果只能够跟你重逢,而不是共同生活,那怎么会幸福呢?
告诉你我很幸福,只是不想让你知道其实我很伤心。
苏盈
回到香港的第一件事,便是看看传呼机,看看你有没有传呼我。在我把抱枕放在医院的那天晚上,你传呼过我一次。
一次,你不觉得太少吗?虽然传呼员应该告诉你我不在香港。
我站在窗前,望着你的家。直到深夜,那里的灯才亮起来。我拨电话给你。
“你找过我吗?”我问你。
“是的,他们说你不在香港。”
“我到青岛去了。” “真巧-”你说。 “什么事?”
“每次你打电话来,我总是刚刚踏进屋里。”
你在这里吃过一顿饭,竟然不知道我为什么搬来这里。我搬来这里,是因为这里可以看到你的家。
“谢谢你的抱枕。”
“是最后一个了,一张沙发只可以有四个抱枕,太多了就很拥挤。”
“真的不知道该怎样答谢你。”
“请我吃饭吧。”我鼓起勇气对你说。“好呀,你什么时候有空儿?”
“过两天月亮就复活了,就那一天好吗?”中秋节的晚上,你来接我。
“今天的月色很漂亮。”我说。
“是的,它又复活了,谢谢长脚乌龟。”你微笑说。
“我们要去哪里?”
“在船上可以看到月亮。”你说。
你带我登上一艘布置得很华丽的轮船。
“我的病人是这艘轮船的船长,是他告诉我,中秋节有船上晚餐。”你拿着两张餐券和我一起上船。
船舱布置成一间餐厅,我们坐在甲板上。
“要跟船长有特别关系才可以订到这张台的。”你悄悄地告诉我。
看到你快乐的样子,我竟然有些难过,仿佛你过去五年的日子,都很痛苦。如果能够令你快乐,我多么愿意。
小轮起航之后,船长来跟我们打招呼。船长是个四十多岁的老实人。
“那天我在家里突然休克,被救护车送到急诊室,是秦医生救活我的。”船长告诉我。
“是多久以前的事?”我问你。“三年了。”
“你很健康啊。”你跟他说。
“是的,我还可以在船上看到很多次月圆。”船长说。
“那得感谢长脚乌龟。”你说。
“什么长脚乌龟?”船长不明白。那是我们之间的秘密。
“长脚乌龟把月亮背到河的对岸,月亮复活了,那么长脚龟呢?它去了哪里?”我嘀咕。
“也许它一直都背着月亮,只是天空太黑了,我们看不见它。”“一直都把月亮背着,不是很累吗?”
“如果有一天,它实在吃不消,也许会从天上掉下来,化成最大的一块陨石。”
“到时候,月亮也不会再复活。”我难过地说。“幸而还有星星。”你安慰我。
是的,到了世界末日,还有你给我的星星。
“今天玩得开心吗?”小轮泊岸之后,你问我。“再喝一杯咖啡,就很完美了。”
“你想去哪里喝咖啡?”
“你想喝一杯用月光盛载着的咖啡吗?”我问你。“有这种咖啡吗?”
我带你到铜锣湾去喝咖啡。那间餐厅的咖啡是用一个蛋黄色的大汤碗盛着的。
“像不像把咖啡倒在月光里?”
“原来你说的是这种咖啡。”你抱着汤碗,咕嘟咕嘟地喝咖啡,对我说,“跟你一起很开心。”
“谢谢你。”
“像你这样一个女孩子,应该有很多男孩子喜欢才对。”“本来有一个,不过分手了。”
“为什么?”
我不知道怎样告诉你,于是只好捧起月光,咕嘟咕嘟地把咖啡喝下去。
“别急,是整个月光的咖啡呢。”
我被你弄得啼笑皆非,用纸巾抹去嘴角的咖啡和眼角的泪痕。
别问我为什么,那是我无法说出口的。
爱一个人,不必让他知道,也能够为他放弃其他一切,那是最低消费,是我应该付的。
“对不起,我只是随便问问。”你抱歉地说。你真笨,为什么没想到是为了你呢?
“夜深了,我送你回家。”你说。
“你想知道为什么我的电话总是在你回家之后打来吗?你上来看看便知道。”
我站在窗前,从我这里到你那里,这一天晚上,只隔着个月亮。
“因为这里可以看到你住的地方,你回家,亮起屋里的灯时,我就知道你回来了。为了这个缘故,我才搬到这里。”
我幸福地望着你住的地方。
你没说话,大概是傻乎乎地站在那里吧。“我们之间,是隔着月亮,还是隔着月球?”“有什么分别?月亮就是月球。”你说。
“不,如果是月亮,感觉上好像比较近一点。”“你没有必要这样做。”你对我说。
“今天晚上,你可以留下来吗?”我还是头一次跟一个男人这样说。
感谢长脚乌龟,如果没有月亮,我也许没有勇气。
我把你留下了,我以为把男人留住的,是女人的身体。当然,后来我知道,那只能够把男人留住一段日子。
再次在孙米白面前出现的时候,我是以胜利者的姿态出现的。
那天,在医院的走廊等你下班,我多么害怕会碰不上她。我在走廊上徘徊,她终于在走廊上出现。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她问我。“我和云生约好了一起吃饭。”
“哦,是吗?你真是锲而不舍。”她语带嘲讽地说。“是他约我的。”我说。
你卸下医生袍来了。
“恭喜你,你终于谈恋爱了。”她对你说。你默不作声。
她匆匆转身离开,猫“披肩”从她肩上跳到地上,跟在她身后。“我们走吧。”你牵着我的手说。
在餐厅吃饭时,我问你:
“你是哪一天生日?”
“一月二十日。”
“代表一月的花是雪花。”我告诉你。“你是说从天上飘下来的雪花?”
“不,是一种花,叫雪花,外形像百合。雪花象征逆境中的希望。”
“听起来好像很美丽。”
“看来也很适合你,一个急诊室的医生,不正是逆境中的希望吗?”
就在这个时候,惠绚和一个男人刚好进来。那个男人我从来没有见过,但惠绚和他的态度很亲昵。
“为什么会在这里见到你?”惠绚说,“让我来介绍,这是胡崇伟,这是苏盈、秦云生。”
“一起坐好吗?”你问他们。
“不打扰你们了。”惠绚跟我使了一个眼色,好像很识趣地跟他坐到另一边。
“你在想什么?”你问我。
我在想,她为什么会跟那个男人在一起。
第二天晚上,回到烧鸟店,惠绚主动告诉我:“他是我以前的男朋友。”
“多久以前?”
“在我跟康兆亮在一起之前。”
我吃了一惊:“他就是那个在床上叫你还钱的男人。”“就是他。”
“你不是恨他的吗?”
“是的,但是又有一点怀念。”“你搞什么鬼?”
“大概是为了报复吧。”
“报复他?事隔多年才向他报复?”
“谁要向他报复?”她不屑地说,“是康兆亮,他瞒着我和另一个女人来往。”
“他告诉你的?” “不,是我发现的。”“他知道你知道吗?”
“我为什么要让他知道?”
“你能够忍受不揭穿他吗?”我惊讶。
“那要看我想得到什么。我要成为最后胜利者。”“怎样才算是最后胜利者?”
“最后留在他身边的女人。”“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她凄然笑道,“如果不是为了爱,还能够为些什么?”
“但是爱,不是应该包括忠诚吗?”“也不一定。”她伤感地说。
“我觉得爱是百分之一百的忠诚。”
“别那么天真,世上没有百分之一百的忠诚。有多少人会像你那样,放弃唾手可得的东西,去追逐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但是昨天那个男人,曾经伤害你,你还可以跟他一起吗?”
“除了康兆亮,我最喜欢的就是他,也许正是因为他曾经令我很痛苦。所以,如果你想秦云生记着你,别忘了令他痛苦。”惠绚朝着门口说,“他来了,现在就去令他痛苦。”
你来了,一出现,就在我心里占了最重要的位置,我有什么本事令你痛苦?
“这里有我,你先走吧。”惠绚说。
“不用我陪你吗?”
“我一点事也没有。”惠绚向我眨眨眼睛,她真的好像一点事也没有,看来她很有信心成为最后胜利者。
“我们走吧。”我拉着你的手说。
我拉着你的手,从湾仔走到铜锣湾,真希望这段路可以一直走到明天。
我拿起你的手掌,仔细地看。
“你看什么?”你笑着问我,“这么黑,也能看到掌纹吗?”
“我只是想牢记着你的手掌的形状,那么即使在闹市中,也不会牵错另一个男人的手。”
你失笑,问我:“牢记了没有?”“嗯。”我点头。
在一间手表店的橱窗里,我发现了一只能显示月圆月缺的男装手表。
“你看,今天只有一勾弯月和两颗星星。”
我抬头看天,天上果然有一勾弯月和两颗闪亮的星星。
店员说:“喜欢的话,进来看看吧。这是月相表,根据中国历法预校了月圆月缺的日子,十分准确的。”
“走吧。”你说,“手表上没有长脚乌龟。”我笑着跟你走,走了好一段路。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好吗?”
我丢下你,跑回到那间手表店,我想买那只可以知道月亮什么时候复活的手表给你。
可惜,手表店关门了。
我跑了好几间手表店,都没发现那只手表。我回去找你的时候,发现你仓皇地站在街上。“你去了哪里?”你问我。
“我去找洗手间。”我撒谎。
你紧紧地握着我的手,握得我好痛,一直没有放开过。回到家里,我掏出钥匙开门,你才肯放开我的手。
“我回去了。”你说。
“你可以留下来吗?”我问你,“我不想每次都看着你离开。”你抱着我,用你那一只温暖的手抚摸我的背部。
“刚才我以为你不会回来。”你说。
“怪不得你握得我那么痛,我不会不回来的,我只是去了—”我想把真相告诉你。
“不用说了。”你抱紧我说。
你是怕我像孙米素一样,离你而去吗?我舍不得。
第二天下午,我再去那间手表店。
“那个月相表给人买了。”店员说。他说,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新货。
我想送给你,提醒你,月亮总会复活。
晚上在家里,我坐在你的大腿上,头搁在你的肩膀上。你推推我,把抱枕塞给我。
“抱枕里面好像有些东西。”
“我的抱枕没有东西的。”我冲口而出。“真的,你看看。”
我摸摸抱枕,里面果然好像有些东西。
我伸手进去,摸到一只月相表,是我想买给你的那一只。“原来你买了,怪不得我买不到。”
“你也想买吗?”
“想买给你。”
“你戴在手上更漂亮。”你说。“这是男装表嘛。”
“表面大一点,月亮不是显得更大一点吗?况且现在女孩子都戴男装表。”
你为我戴上手表。
原来你跟我一样,都有把东西藏在抱枕里的习惯。“会不会太重?”你托着我的手腕问我。
我摇头,哽咽。
“是不是不喜欢?”你问我。
我屈曲双腿,瑟缩在你的怀抱里。
是太重了,在我心里,这只手表仿佛把我的心都压住了,既感到幸福,又觉得害怕,害怕有一天,你不会再对我这么好。
“女人为什么总喜欢在开心的时候哭?”你苦笑着问我。“你不是嫌这只手表没有长脚乌龟吗?”我问你。
“你就是长脚乌龟。”你抱着我的腿说,“是你告诉我月亮会复活的。”
像今天晚上这些日子,如果一直都不会过去,那该多好?“你的手表很漂亮。”在布艺店里,徐铭石跟我说。
“是云生送的。”
“跟他在一起开心吗?”“很开心。”
“那就好。”他笑着说,“现在叫你去公干,你可不肯了。”“要去哪里?”
“北京,一间新的酒店,布艺工程都交给我们,我要上去看看环境。”
“我可以不去吗?” “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你真好,如果没有你,这里不知道怎么办。”
“从北京回来之后,我可能要离开这里一段时间。”“为什么?”我愕然。
“朋友开了一间家具店,想我过去帮忙。放心,我会两边走的,只是,那边刚开始,我要多放些时间在那边。”
“是不是在这里有什么不开心?”
“怎么会呢?”他笑说。
“我以为你会跟我并肩作战—”
“现在也没有改变,我不过想在其他方面发展一下。”“真的为了这个原因吗?”
他点头。
我总是觉得,还有其他原因。
徐铭石从北京回来以后,大部分时间都留在跑马地的家具店里。我去过那里一次,地方很大,卖的都是意大利家具,很漂亮。
“你可以随便选一件。”他说。
“真的?”
我喜欢店里一张胡桃木做的圆形餐桌,可惜太大了,而且价钱也很贵。
“你现在一个人住,用不着这么大的餐桌,等你跟秦医生结婚,我送给你。”
“结婚是很遥远的事。”我笑说,“以前政文常向我求婚,我不嫁,现在这个,可没有向我求婚。”
“放心,这张餐桌我还有一张在货仓,我留给你。”
“谢谢你,我会努力的。”
回到烧鸟店,却收到政文结婚的消息,是惠绚告诉我的。“新娘是谁?”
“刚相识不久的,条件当然比不上你,我也不明白政文为什么那样急着结婚,也许是为了刺激你。”
“他一直都想结婚。”
“也要找个自己喜欢的人才行呀。”
“也许他爱那个女人。”我竟然有些失落。“他叫我把喜帖交给你,你会去吗?”
我看看喜帖,婚礼在一月二十日举行,那天正是你的生日。“我是不是应该打个电话恭喜他?”
“既然他派喜帖给你,应该是想你恭喜他吧,最低限度,他希望你有反应。”
我打了一通电话给政文。“恭喜你。”我说。 “谢谢你。”
“有一份礼物想送给你,你能抽时间出来见面吗?”
“好的。”他爽快地答应。
我挑选了一套餐具送给他。
我们约好黄昏在他公司附近的咖啡室见面。“恭喜你。”我说。
他脸上没有任何喜悦的神情。
“这份礼物,希望你和你太太喜欢,那天我应该不能来。”“哦,真可惜。”
“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
“早就应该跟你说的了,薄扶林道的房子,是你买的,屋契上有我的名字,既然我们不再走在一起,我想,你应该在屋契上删去我的名字,况且你现在结婚了,这件事不应该再拖下去,你找律师准备好文件吧。”
“我没打算这样做。”他断然拒绝,“你记得以前我们常来这里喝下午茶吗?喝完了下午茶,你就陪我散步回公司去。”
我默然。 “你忘记了吗?”
“我没有忘记。”我说,“但是你要结婚了。”“只要你说一句话,我马上把婚礼取消。”“怎么可以呢?这样对你太太很不公平。”“这是我和你之间的事。”
“结婚不是闹着玩的。”
“你还未开始后悔吗?”他问我。
原来他想我后悔,他终究是个输不起的人。“我从来不后悔。”我说。
“那么,谢谢你的结婚礼物。”他倔强地收下我送给他的礼物。
我们在咖啡室外面分手,是的,以前我常常是在这样的黄昏陪他走一段路,然后才独自回家。
“再见。”他跟我说。
我目送他离开,那曾是我熟悉的背影。我从没想过,他爱我这样深,甚至不惜用一段婚姻来令我后悔。
我从来不后悔,但是,看着他倔强的背影,我不禁问自己,我是否做对了?
第二天黄昏,政文差人送来一份文件。
“杨先生请你在文件上签名。”送文件来的人说。
我签了以后,薄扶林道的房子,便不再有我的份儿。
政文是一个喜欢赌博的人,他咄咄逼人,希望我到最后一刻会后悔。
我在文件上签名。
我和政文之间,不再有什么牵连。
回家的路上,不知为什么,手竟然轻微地颤抖,刚才在文件上签名,我的手并没有颤抖,等到这一刻,它才开始颤抖。我签上名字,为这段情画上句号,我永远失去政文了,可是,你会永远留在我身边吗?
回到家里,你正在浴室里洗澡。“这么早?”我问你。
“想回来洗个澡,然后睡一会儿。”你说。
你的西装就挂在椅背上,我想替你把西装挂起来,可是,在西装的口袋里,我发现那半截竹签,事隔这么久,你仍然保留着那半截竹签。我跟你玩的那个游戏,你很愿意相信。
你从浴室里出来,我拿着那半截竹签问你:“你还保留着吗?”
你不否认也不承认。 “你以为她会回来吗?”“她不会回来的。”
“但是你一直希望她会回来,即使只是个魂魄,对吗?”“你别胡说,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那你为什么要把竹签放在身边?”
“我根本忘记了它在这件西装的口袋里。”我狠狠地把竹签折断。
“你干什么?”
“你为什么这样紧张?”我质问你。“你无理取闹。”
“你什么时候才肯忘记她?你只是拿我来代替她,对吗?你寂寞罢了。”
“我要回去上班。”你拿起西装说。“你走了就不要回来。”
你关上门离开,你真的走了。
我记得这样清楚,因为那是我们第一次吵架。
很久以后我才明白,那天的无理取闹,是因为我突然失去了安全感。
我一直在等你,直到夜深,还不见你回来。
我站在窗前,你家里有灯,你回家去了,是不是不再回来?我鼓起勇气打电话给你。
“对不起。”我哽咽。
“你在哭吗?别哭。”你在电话那边温柔地说。我哭得更厉害,问你:“你是不是不再回来?”“我很怕跟你吵架。”
“我不会再那么无理取闹。”“别这样,我明天回来好吗?”“不,我不能等到明天。”
“别这样,你睡吧,我明天回来。”我躺在床上,希望明天快点来临。
隔了一会儿,我又走到窗前,你屋里的灯亮着,你真残忍,为什么要等到明天?
你突然打开门进来,吓了我一跳。
“你家里的灯为什么亮着?”我问你。“关了灯,你就知道我会回来。”你笑说。“你为什么要回来?”
“怕你哭。”你说。
你曾经为我的眼泪那样紧张,你还记得吗?
也许,我不曾意识到,我对你的爱,逐渐变成你的包袱。
那天,走进一间珠宝店,本来是想买一只月相表给你,却在店里碰到政文和他的未婚妻。
政文看到我,精神一振,立刻介绍我给他的未婚妻认识。“这是我的未婚妻。”政文牵着她的手跟我说。
政文的未婚妻很年轻,看来只有二十一二岁,有一张蛮好看的娃娃脸,她一直微笑着站在政文身后,像丝萝托乔木似的。
“你们是旧同事吗?”他的未婚妻天真地问我。
原来政文不曾向她提及我。“是的。”我说。
我和政文曾经共事,共事一段爱情。“我们来买结婚戒指。”她又天真地说。
我留意到政文对她的天真开始感到不耐烦。“再见。”我转身离开珠宝店。
政文在我身后跟他的未婚妻说:
“要最大的一颗钻石吧,钻石是女人的星星。”
我知道他是说给我听的,这句话,他也对我说过,但我还是喜欢星星多一点。
“苏小姐—”政文的未婚妻在后面叫我,“你会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吗?”
“她不能来。”政文替我回答。“那真可惜。”她说。
“对不起,祝你幸福。”我说。“谢谢你。”她说。
“杨政文,祝你幸福。”我由衷地祝福他。“谢谢你。”他倔强地说。
这一天晚上,我收拾行李准备明天出发去法兰克福参加一年一度的布展。这么快又一年了。
“你喜欢什么生日礼物?”我问你。
“不用了,我已经很久没有庆祝生日。”
“所以才要庆祝,我从法兰克福回来之后,你就要告诉我。”第二天早上,你送我到机场。
你跟徐铭石说:“麻烦你照顾她。”
我还是头一次跟你分开,我舍不得,因此也顾不得徐铭石就在旁边,我牵着你的手,一直不肯放开。
“我去买喉糖。”徐铭石借故走开。“你会惦着我吗?”我问你。
你从口袋里掏出一包药来:
“为你准备了一些药,万一在那边身体不舒服,就吃点药。”
你把五颜六色的药逐一向我解释:“白色圆形的是头痛药,白色长形的是头痛很厉害时吃的。白色细颗的是止呕药,更细颗的是止泻药,水土不服,上吐下泻,可以服这两种药。胶囊是抗生素,喉痛的话早晚服一颗。这两颗黄色的是安眠药,因为时差问题睡不着,可以服一颗。”
“有毒药吗?”我打趣问你。
“很抱歉,你把这里所有的药吞下肚里,也不会死。”你一本正经地说,“用酒来送药就不能保证了。”
“才去几天,怎会有那么多病?”
“这次用不着,可以留待下次,每次出门都放在身边就行了。”望着你,我知道我比政文的未婚妻幸福,起码,我爱的男人也爱我。
“要进去了。”徐铭石说。
我依依不舍地摩挲你的鼻子,你的鼻子很冷呢。“进去吧。”你说。
那是你唯一一次到机场送我。
在机舱里,我把你给我的药掏出来,像个傻瓜似的,看完又看。
“你不舒服吗?”徐铭石问我。我笑着摇头。
抵达法兰克福的那天晚上,我看看手表,手表上呈现一轮满月,在地球上,这是月圆之夜。窗外,明月高悬。
我摇电话给你,问你:“你看到月亮了吗?”“这边是密云,正在下雨。”
“法兰克福的月亮很圆。”我说。
“香港的云很厚。”你说。
“这边的天气很冷。”
“香港也好不了多少,现在只有摄氏八度。”“冷吗?”
“不冷。”
“家里有电暖炉,就放在储藏室里。”“不用了。”
“昨天我摸到你的鼻子很冷呢,快去把电暖炉拿出来,答应我。”
“好吧。”你很无奈地答应。
因为这只电暖炉,我才跟你遇上,所以离开政文家的时候,我把它带在身边。
“一定要开暖炉睡觉呀。”我叮嘱你。
“不知为什么,每次你离开,香港总是天阴。”你说。“对啊。我是你的太阳。”我幸福地说。
放下电话没多久,徐铭石打电话到我的房间来。“要不要到大堂喝杯咖啡?”他问我。
虽然很困,我还是答应了。匆匆披上一件外套,到大堂去。
我来到大堂咖啡室,他已经坐在那里。
“睡不着吗?”我问他,“我有安眠药,是云生给我的。”
“看见月色这么漂亮,想喝杯咖啡罢了,你是不是很累?如果累的话,不用陪我。”
“不,我们很久没聊天了。”我说。“你一向重色轻友。”他笑说。
“政文这个月结婚了。”“这么突然?”
“跟一个相识才一个月的女孩子结婚。”“时间根本不是问题。”
“对。”我苦笑。
“你穿得那么少,不怕着凉吗?”“不怕。”
“我差点忘了,你身上有很多药—”“可以吃一辈子。”我笑说。
“这次是找对了人吧?”
“我是找对了,不过不知道他是不是找对了人。”我笑着说,
“你呢?快两年了,你还是形单影只。”他垂头不语。
“你跟周清容到底为什么分手?”
徐铭石望着杯里的咖啡,良久没有回答我。“不想说就算了。”
他抬起头来,抱歉地说:“我跟她说了一句她永远不会原谅我的话。”
“是哪一句?”我好奇。
“算了吧。”他用匙羹不停搅拌杯里的咖啡。“到底你跟她说了什么?”
“不要再问了。” “你说你不爱她?”
“你以为女人不会原谅男人说这句话吗?”
“更难原谅的是,他说“我从来没有爱过你”。”“我没有这样说过。”
“那你说了什么?”
他把杯里的咖啡喝光,跟我说:“别再问了。”
窗外明月高挂,我在想,如果你跟我说“我从来没有爱过你”,我绝不会原谅你。没有一个女人会原谅她所爱的男人跟她说这句话。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跟徐铭石喝咖啡时不小心着凉,我患上了感冒,往后的几天,身体也不舒服,天天在吃你给我的感冒药。
感冒本来就是很伤感的病,在法兰克福,月亮一天一天地沉下去,展览会终于结束,我可以回到你身边。
徐铭石要到意大利为家具店搜购家具,他坐的那一班机比我迟一天出发,所以他先送我到机场。
“你的感冒好了点没有?”他在途中问我。“回到香港就会好。”我笑说。
“秦医生会来接你吗?”
“他要值班。”我瑟缩在大衣里说。“那你自己路上要小心。”
我和徐铭石在禁区外分手。我叫住他。
“什么事?”他回头问我。
“笑一下。”我吩咐他。
他莫名其妙。
“很久没见过你笑了—”他很努力地挤出一张笑脸。
如果世上不曾有杨政文这个人,也没有你,或许我会爱上徐铭石,他总会令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他都会牵挂着我。
然而,我已经有你了。既然已经有了共度余生的人,其他人,只能够是朋友。
飞机抵达香港机场,我匆匆挽着行李箱,登上一辆出租车,赶回家里。
屋里暖烘烘的,我猜一定是你上班前忘了把电暖炉关掉。当我亮起屋里的灯时,赫然看到孙米白养的那一只猫“披肩”就伏在电暖炉旁边,它看到了我,瞪了我一眼,然后继续懒洋洋地伏在那里取暖。沙发上的抱枕掉在它身边,被它抓开了一道裂痕。
原来电暖炉是为它而开着的。孙米白的猫为什么会在我家里?
当我不在这里的时候,你竟然让她进来?
我拾起地上的抱枕,里面的羽毛给它的利爪抓破了。我坐在沙发上瞪着它,它也瞪着我。
我跟猫对峙了两个小时之后,你回来了。“你回来啦?”你问我。
那只可恶的猫,走到你身边,伏在你脚背,讨你欢心。“它为什么会在这里?”
“孙米白去旅行了,托我照顾它几天。”“你在长途电话里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以为只是一件小事。”你抱起猫,把它放在脖子上,绕了一圈,它根本就是一头怪物。
“它把抱枕抓破了。”
“它就是爱抓东西,对不起。”你若无其事地说。“孙米白是不是来过这里?”
“没有,是我把猫带回来的。”“我最讨厌猫了!”我忍不住说。
你愣了一下,难堪地把猫放下,它站在你脚边,跟你站在同一阵线。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介意—”
“这是我的家,我不欢迎孙米白的猫!”我用抱枕掷向那头怪物,它敏捷地走开。
“你什么时候才可以忘记她们两姊妹!”我控制不了自己,向你哮叫。
你站在那里,巴巴地望着我。
“难道你就不可以忘记她?”我哭着问你。
我从千里以外回来,只是想投进你的怀抱,但是,在我不在的日子,你竟然照顾着孙米白的猫,你知道那一刻我是多么地难受吗?
“对不起,我现在就把它送走。”
你走过去把猫抱起,它得意地伏在你怀中,这刻伏在你怀中的竟然是它而不是我。
我别过头去不望你。 你把猫抱走。
也许,你不会回来了。
你走了,我很后悔为什么向你发那么大的脾气。我竟然妒忌那只猫?不,我只是妒忌你跟姓孙的女人依然纠缠不清。
我竟然妒忌一个死了,而且死得很可怜的女人,你一定很讨厌我。
我的情敌已经不在世上,她早就化成了天使,在云端俯视着我,我凭什么可以抢走她的男人?
我瑟缩在沙发上,等你回来。你肯原谅我吗?
你已经去了很久。
“留言还是留下电话号码?”传呼台的小姐问我。“留言-”
“请说-”
我说什么,你才会回来?“就说我身体很不舒服吧。”
是不是很可笑?我只会扮演一只可怜虫。你终于回来了。
“对不起,我不是想这样的,我愈是害怕失去你,就愈做出令你远离我的事—”我抱着你说。
“我们根本不适合对方—”你惆怅地说。
“不,不是的。”
“我不想令你痛苦。”你轻轻推开我。
我无论如何也不肯放手,像小孩子不肯放开他手上一件最珍贵的东西。
“你不要这样—”你还是推开了我。“跟你一起,我很快乐。”我说。
“我觉得你很痛苦—”
“快乐是用痛苦换回来的—”我凄然说。你沉默。
“不要离开我,求求你。”你替我抹去脸上的泪珠。我知道你舍不得我。
“我会改的。”我吻你,我不会让你再说要离开我,即使我因此窒息,我也不会再让你开口说话。
你温柔地吻我。
云生,你是爱过我的,对吗?“你在发热。”你捉着我的手说。我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脱下来。
“别这样,你在发热。”
我要把你吞进肚子里,从子宫直到心房,我不会让你离开我。“你的身体很烫。”你说。
“我听过一个治感冒的方法,只要把冰冷的脚掌贴在你心爱的男人的肚子上二十四小时,感冒就会好。”
“这是没有医学根据的—”
“那个男人一定要是你爱的,否则就没有效。”“为什么要二十四小时?”
“因为刚好是一日一夜。”我把你拉到床上,赤裸裸地蜷缩在你怀里。
你把我冰冷的一双脚掌放在你温暖的肚子上。“不是说没有医学根据的吗?”我轻轻地问你。你用一双温暖的手替我按摩脚背。
“肚子冷吗?”我问你。你摇头。
“猫呢?”
“护士长愿意暂时收留它,她很爱猫。”“你恨我吗?”
你摇头。
“答应我,你不会离开我。”你点头。
你答应过我的。
“真的要二十四小时吗?”你带笑露出痛苦的神情。我的脚已经不冷,但我舍不得离开你温暖的小肚子。
你的体温是医我的药,明知道吃了会上瘾,如果有一天,不能再吃到这种药,我会枯死,但是我仍然执迷不悟地吃这种药。
苏盈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最遥远的距离 > 第三章 治感冒的方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轻狂作者:巫哲 2装腔启示录作者:柳翠虎 3爱如繁星作者:匪我思存 4花颜作者:匪我思存 5长相思2:诉衷情作者:桐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