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总裁误宠替身甜妻(终于轮到我恋爱了)目录

第596章 他想要照顾她

就在苏语甜打算拿起电话的时候,她晃眼间看到挂在台灯下的东西。

她整个人瞬间怔住,目光紧盯着那熟悉的东西,忘记了手上的动作。

多年前的记忆,不知不觉地在脑中回放了一下。

许愿树下,她诚心诚意写下自己的心愿,祈求上天可以保佑,让她和南宫俊一可以在一起。

可最终,谁也没有想到他们会有如此结局。

苏语甜沉重地呼吸,心疼难以抗拒!

她缓缓抬起手,伸手过去,将心愿袋拿了下来。

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一个一模一样的心愿袋。

心愿袋像是承载着她最美好的回忆那般……

以至于让苏语甜有些恍惚,忍不住看了一眼心愿袋上的心愿。

当那一个个熟悉的字眼闯入她的眼帘时,她呆愣之余,顷刻间激动得流下来眼泪。

“我的心愿袋!”苏语甜颤抖的双手将心愿袋紧握手中,表情带着一丝不敢置信:“为什么的我的心愿袋会在这里?”

那天,她明明……

难道,她的心愿袋自始至终每天抛到许愿树上?

苏语甜摇头:“不,这不可能!”

就算没有丢到许愿树上,那也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呀!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这样?

苏语甜想不明白,她只将许愿袋紧握着,放在心口,像是捡回的宝贝那般。

接着,她拿着心愿袋冲出了房间,来到了楼下。

此刻,江亚媛正抱着厉琛,不肯松手。

想着弄清楚事情的苏语甜没有顾忌到江亚媛,直接上前,一把推开了江亚媛。

她的举动让江亚媛跟厉琛都有些措手不及。

厉琛低眸看向苏语甜,见她还穿着来时的衣服,眉头忍不住皱了皱:“你……”

“你怎么会有这个?”苏语甜将心愿袋展示在厉琛眼前,表情很是激动:“告诉我,你为什么会有这个?”

厉琛带着奇怪的感觉看了她一眼:“不过是一件小玩意儿,你至于这么激动?”

“不是!”苏语甜流着泪,眼神沉了下来:“这不是小玩意,这是我的……”

这是她的心愿,这是她的梦啊!

“你的?”厉琛的表情带着几分惊讶,目光打量着苏语甜:“你说,这个许愿袋……是你的?”

这怎么可能?

“是我的……”苏语甜难过且无力地退后了几步,从刚才的激动表情变得绝望无无助。

她此刻的模样让厉琛不觉地蹙紧了额头:“这个许愿袋对你很重要?”

苏语甜眼神涣散地点了点头,当然重要,怎么可能不重要?

“抱歉,这个许愿袋是我偶然捡到,觉得挺别致,所以就带了回来。”之后,也没有记得扔掉。

“捡到的……”苏语甜苦涩一笑:“原来……原来一切都已经注定。”

她的愿望,许愿树并没有接受。

所以,她跟南宫俊一从一开始就注定没有结果。

苏语甜心疼的用手捂住自己的心口,那种锥心之痛让她痛不欲生:“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

这个世界上有那么那么多人,上天为什么就容不下她和南宫俊一两人,为什么要那么残忍的将他的生命夺去?

她做错了什么?

南宫俊一又做错了什么?

他们为什么要接受这残酷的事实?

相爱却不能相守,相恋却无疾而终。

“啊啊啊!苏语甜失声痛哭,绝望怒吼,伴随着她的吼声,眼泪一颗颗滚落下来,湿透了她的小脸。

像是被剥去了灵魂,整个人犹如抛弃的布偶,瘫软地坐在了地上,西斯底里地哭泣,疼苦绝望地哭泣。

她已经忘记自己在哪里,也忘记眼前有人。

她根本无力控制自己,更难压下心中那锥心的痛。

她只想尽情地哭泣,尽情地发泄,为自己的,也为南宫俊一。

她苏语甜的生命中出现了一个缺口,那是用一辈子时间也无法弥补的缺口。

苏语甜已然不再是完整的苏语甜。

厉琛站在原地,看着痛声哭泣的苏语甜,他的心莫名像是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刺了一下。

他想上前扶她起来,可是又怕惊扰了她。

她就像是一个被遗弃的小孩,在自己的世界无助流泪。

又好像精致的玻璃娃娃,仿佛被人一碰就会碎。

厉琛潜意识的第一个反应,便是不让她碎掉。

他……想要将这个玻璃娃娃收藏,免她惊扰,让她可以依靠。

“她是不是疯了?”突然回过神来的江亚媛,皱眉上前,来到厉琛身边,目光却盯着哭泣着的苏语甜:“厉琛,你从哪里弄来这么个不懂礼貌的小女孩?那有在别人家哭得稀里哗啦的道理?简直是太没有教养了!厉琛,你快把她赶走……”

“请你闭嘴!”厉琛眼神微眯,不悦地斜睨江亚媛一眼。

江亚媛一怔,随即委屈地闭上了嘴。

厉琛没有理她,而是终于忍不住上前,将哭的忘我的苏语甜以公主抱的方式抱了起来,接着朝楼上走去。

“厉琛!江亚媛简直不能接受,厉琛居然在她面前抱别的女人。

她气得想冲过去,将他怀里的女孩拽下来。

只是,厉琛没有给她这样的机会。

上楼的他,对保镖厉声吩咐道:“将江小姐送回去,再送不回去,你们就滚回去。”保镖心一惊,终于不再顾及什么,强行将江亚媛拖出了厉家。

厉琛将苏语甜抱回到自己的卧室,将她放在床上,然后替她盖好被子。

此刻的苏语甜仍然悲伤地留着眼泪,看上去十分的楚楚可怜。

她的模样让厉琛更加好奇,她的过去!

明明年纪如此小,却好像经历了无数沧桑。

厉琛微微叹息一声,莫名有些心疼。

后来大概是哭累了,她终于停下了哭泣,慢慢地睡了过去。

一直陪伴在床边的厉琛,犹豫再三,终是没有忍住,伸手过去轻轻抹去她眼角挂着的泪。

当他的手触及到她的皮肤时,这才惊讶发现,她身体的温度不寻常。

于是,他连忙起身,将等候在家里的医生带到了卧室。

医生跟苏语甜量了一个体温,在确定她有发烧的症状后,便替她打上了吊瓶。

“厉先生,今晚怕是要辛苦你了。小姐的烧没有退下来之前,都要人守着才行。”

“我知道了。”厉琛没有任何多言,目光始终看着沉睡中的苏语甜。

其实从厉琛的表情可以看出,就算医生不嘱咐,他大概也会守着苏语甜。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他对她总是放心不下。

在美国医院的时候,看到她站在阳台,他便心急如焚地上去将她拉回了。

当她在康复中心那样自我放弃的时候,他也没有能忍住,上去用自己的方式逼着她去面对。

很久以后,厉琛才明白,一个人做一件事,其实总会有自己的目的,只是目的好与坏的区分而已,没有谁会无缘无故地做一件事。

而他对苏语甜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心灵驱使,自然也是带着目的,只不过开始他没有发觉而已真正的目的罢了。

翌日,清晨。

朦朦胧胧之间,苏语甜缓缓睁开了双眼。

陌生的环境让她有些怔住,她微微眨了几下眼睛,好半响才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

只是什么时候她居然睡着了,并且此时已经天亮!

像是突然想到什么,苏语甜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大概是她动作过猛,将原本坐在椅子上休息的厉琛惊醒过来。

当厉琛睁开眼睛时,便看到坐在床上发呆的苏语甜。

见她清醒,他的担忧总算彻底消失。

昨晚大概在后半夜,她的烧才慢慢退下去。

“醒了,感觉怎么样?”厉琛还是从椅子上站起来,上前用手试探了一丝苏语甜额头的温度。

“你走开……”突来的手将苏语甜吓了一跳,毫不犹豫地拍开此手,然后防备的目光瞪着厉琛:“你你你……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小姐,这是我的房间!”在自己的卧室还要被质问?

厉琛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背,上面清晰可见的手指印。

这是不是可以证明,这丫头生龙活虎已经没有什么问题?

“你的卧室……”苏语甜揉着发痛的额头,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是啊,这是他卧室。

她才是不该出现在这里的那个人。

苏语甜想到此,连忙从床上起来,然后赤着双脚朝卧室门走去。

“喂,你这是做什么?”厉琛见状,连忙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抓住了她。

苏语蹙眉,斜睨他一眼:“放手,我要离开这里。”

“不行!”

“是否离开似乎是我的自由!”

“你昨晚生病发烧,身体还没有全部复原,你不能这样任性离开,至少让医生给你检查一下,然后……”

“谢谢你的好意!”苏语甜的表情有些尴尬,原来昨晚她生病了:“那个……也谢谢你的照顾,我真的已经好了,你不用担心。再见!呃……不对,我们没必要再见。”

话落,苏语甜挣开厉琛的手,快步走出了卧室,完全没有一丝留恋。

厉琛这次没有再追,因为他知道,苏语甜的刚才的表情有多么的认真。

她是真的想离开,也是真的想不与他再见。

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强人所难。

于是,他强压下心中那抹挽留的冲动,看着她离开。

苏语甜走出厉家,仿佛有种重生到感觉。

她深深呼吸一口气,转头看了一眼厉家大门。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个霸道的男人总是给她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像是有一个声音在她耳边不断提醒着她,不要靠近这个人,不要靠近……

对了,她的心愿袋。

苏语甜皱眉,似乎遗落在了厉家。

不过,心愿袋已经帮不了她和南宫俊一。

心里一处被浓浓的忧伤填满……

苏语甜抿唇,终究选择离开这里。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小女花不弃作者:桩桩 2夏梦狂诗曲II作者:君子以泽 3挪威的森林作者:村上春树 4轻狂作者:巫哲 5初次爱你,为时不晚 2作者:准拟佳期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