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治愈者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治愈者 > 第十二味药 终身事

第十二味药 终身事

所属书籍: 治愈者

正如顾云峥之前跟苏为安提到的,他和内科秦主任一起开设了Huntington舞蹈病的会诊门诊,顾云峥带着苏为安,秦主任也带着他科里的医生,大家分工合作,为患者提供更综合的诊疗。

因为是刚刚开设的门诊,又是会诊中心的特需门诊,患者人数不多,秦主任和顾云峥就一位一位慢慢看。

虽然病人不多,却各有各的故事,有刚刚被诊断不久的患者,被告知这个病目前还没有很好的治疗方法,绝望又惊恐地四处投医,不知道该不该让自己的子女去做基因检测,也有已经处于患病晚期的患者,家属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过来试着看看。

其中一位五十多岁的阿姨已经到了不认人、说话都困难的程度,老伴推着轮椅带她过来:“听说你们这里可以做那什么……脑起搏器的手术啊,能不能给我们家老婆子做一个?”

虽然一眼就能看出阿姨的病情已经很重了,秦主任和顾云峥还是仔仔细细地查看了她的全部情况,随后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秦主任慎重地对家属道:“病人已经出现了明确的认知困难症状,无法配合术后的程控,手术对她只怕没有太大的帮助了,病人的病情的确有些太重了。”

家属站在一旁愣了一会儿,才操着方言问道:“是迟了吗?”

秦主任心情沉重地点了点头。

家属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说:“一直想着攒钱给她做手术,可好不容易攒够钱了,却没有手术的机会了。”

这话听得在场的人心里都有些难受,倒是家属故作洒脱地冲着轮椅上的病人喊:“老婆子,你命不好啊!”

秦主任随后为患者写了之后的治疗方案,但病情到了这个时候,不过是些聊胜于无的安慰罢了。看了这么多年的病,患者家属也很清楚这一点,但还是恭恭敬敬地向主任表示了感谢。

主任的诊疗结束,苏为安将患者和家属带到了诊室外,再次向家属交代注意事项,确保他全部领会。

大叔连连点头应下,低头对病人道:“你看人家医生,这么关心你!”

轮椅上的病人早已不会再对他的话做出反应,只是手臂还在不自主地乱动,紧接着,她的嘴角流下了一行口水,大叔赶忙拿出随时放在口袋里的帕子,俯身替自己的妻子擦净。

患病的阿姨对于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完全没有概念,只是止不住乱动的手,时不时地打在大叔的身上,看起来力道也并不算小,大叔却丝毫不在意。

起身收帕子的时候,大叔才开口道:“你别看她现在这样,她年轻的时候最爱美了,要是看见自己现在这样,肯定得怪我没照顾好她!”

话虽然是对苏为安说的,大叔的眼睛却始终在看着阿姨,他伸手替她理了理额边的碎发,苏为安这时才注意到阿姨的穿着,舒适的布衣布裤,虽然没有多好看,但整体干净整洁,头发光滑柔顺,照顾Huntington舞蹈病晚期的患者绝非简单的事,他们不仅无法自理、无法配合,甚至还会手脚乱动,随时有可能伤到身边的人,能像阿姨这样体面的患者极少,可以看出身边的人必定对她照顾得细致入微,可大叔却还是说出了这样自责的话。

苏为安忍不住安慰大叔道:“您已经做得很好了,阿姨如果知道,一定会很感激您的。”

大叔牵了牵唇,却毫无笑意,说:“我哪儿有什么好感激的,我媳妇得病之前,都是她在照顾我。”提起当年的事,大叔的神情中带着愧疚,“她刚得病那会儿我照顾她很不习惯,每天嫌东嫌西,也埋怨过她,可是到了现在,我却很感激她即使得了病还在坚持着陪我,让我一点也不孤单。”

说到最后,大叔的脸上竟缓缓地爬上了几分笑意,是那种真心的幸福感。

为了他,他的妻子坚持着活下来,他因此而感激。

那是苏为安想象不到的心情。

看到阿姨的嘴唇有些干,大叔拿出水瓶喂了阿姨一口水,随后向苏为安道了别:“谢谢医生了。”

苏为安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值得被感谢的,身为医生的他们面对病人是这样的束手无策、这样的无能;身为患者,见到轮椅上的阿姨,她就好像看到了几年后的自己,那样的无能而无力,她不敢去想作为家属的大叔照顾阿姨每天要有多么辛苦,她看着大叔的笑容,却觉得心里像是被谁抓着,特别想哭。

所有人都注意到了苏为安回到诊室时眼眶是红的,他们都看得出苏为安情绪不对,也猜得出是因为什么,但大家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避而不谈,不去触碰已经是他们对苏为安能做的最大的保护。

也许是因为已经为苏为安的人生设下那么大的一个坎,命运也不好意思对她再多为难,所以苏为安着手的课题研究还算顺利,分子研究的实验发现了一条与Huntington发病机制关系紧密的分子通路,而顾云峥的DBS手术方面患者的术后效果可以见到对不自主的舞蹈样动作有明确的改善。

分子实验接下来要进一步分为两个子课题,但苏为安已经忙得腾不出手,杜云成虽然很想来帮她,可他是正式的医生,每天手术都忙不过来,不可能天天待在实验室做实验,苏为安正头疼得厉害,同实验室的另一名同事余言兴主动提出想要加入Huntington的课题组,为苏为安帮忙,解了苏为安的燃眉之急。

顾云峥承诺余言兴负责的子课题成果可以作为他的个人成果发表以及参会汇报,余言兴闻言只是摇了摇头,说:“不用,我并不是为了这个才想做Huntington的实验的。”

顾云峥意识到他后面有话,因而问道:“那是因为什么?”

余言兴一字一句地道:“觉得你们,你和苏为安,明知道希望渺茫,但每天还是一丝不苟地做着自己所能做的一切的样子,很像大战风车的堂吉诃德,荒唐而又勇敢,虽然力量微弱,但我想帮一帮你们。”

余言兴加入之后,陆续又有几名学生在听了顾云峥的讲课之后闻风而来,想要加入他们的课题组学习,顾云峥原本有些顾虑这些对科研还没有入门的学生会让苏为安日常工作的负担更重,没想到苏为安倒是很高兴地接受了这些学生进实验室,她说:“我上学的时候进实验室没有人带,走过不少弯路,如今能有机会把自己的经验告诉给学弟学妹们,帮助他们更快地成长,引领他们喜欢上科研,即使以后他们不从事Huntington方面的研究,只要他们在做研究,我今天所教他们的一切就是有意义的。”

她并不在乎这些学生进实验室以后能帮到他们的课题多少,她只希望她和这间实验室能成为他们从事医学研究的起点。苏为安能有这样的胸怀和眼界当然是再好不过,但顾云峥同时察觉到了她话中的另一个重点,他重复了一遍她的话:“走过不少弯路?”

苏为安刚要摆摆手,故作潇洒地说“都过去了”,却见顾云峥一副恍然的样子,说:“怪不得你想靠把弯路走遍来避免重蹈覆辙。”

苏为安:“……”

顾老男人,你能不能不要这样随时体现自己的智商优越性?

而这一年也就要这样过去了。

医院的新年晚会,作为医院的重点科室,神经外科要出两个主持,一男一女,男主持的名额一贯给了杜云成,而女主持的名额,在温冉毕业之后,除了护士们,科里的女生也就剩下了苏为安一个。

脱下白大褂,苏为安换上了白色的小礼服裙显出了好身材,周围的人莫不惊艳赞叹,苏为安因此特意到顾云峥眼前晃悠了一圈,问他:“怎么样?”

小礼服裙是短款,裙摆将将到膝盖之上,露出笔直又白皙的一双腿,好看归好看,但顾云峥的脸色却并不怎么好。

他斜眼睨她:“你?脑子里吧全是水,浑身上下就缺腿。”

他说着,伸手拉了一下她的裙摆,不够,又拉了一下,终于到了膝盖以下。

苏为安双手环胸,好整以暇地看着他,说:“既然我那么缺腿,你还拉我裙子干什么?”

顾云峥头也没抬:“怕别人看出来笑话你。”

苏为安:“……”

顾云峥又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她的裙摆,小声念叨了一句:“结婚的时候一定要订长款的婚纱。”

晚会上谁表演了什么节目顾云峥已经记不清,却记得苏为安说话时的每一个细小的表情。

因为和杜云成都是主持,两个人有同台的机会,在候场的时候,因为苏为安的裙子短,天冷,她总是披着大衣,临上台的时候再脱掉,但因为她的手里还有提词卡,有些手忙脚乱。

杜云成见状,自然地伸出手去帮苏为安拿过提词卡,又替她拉住大衣的袖子方便她穿脱。

苏为安回首向他道谢:“谢了!”

杜云成牵唇,道:“何必跟我这么客气?”

当然要客气一些,她欠了杜云成那么多人情,除了客气也做不了别的了。

她刚回国的时候,杜云成几次三番地帮她;她入科之后,他又几次三番地帮她,尤其是……

尤其是她携带致病基因的消息公布之后……

不,在她去美国会议上发言之前,杜云成就已经在想方设法地进入课题组帮她,而在她携带致病基因的消息被公开的时候,杜云成并不意外。

她想问这件事已经很久了,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现在他们一同候场,她似是随口提起:“你是不是早就猜出了我携带致病基因的事?”

许是没有想到她会突然提起这件事,杜云成沉默了一瞬,随后道:“也没有很早,只是那天院长面试之后你和我说过的那番话让我想了很久,关于你所说的难言之隐,能够让你退学的事情,再加上你的父亲患病,其实答案并不难猜,只是我始终不愿去相信罢了。”

果然。

苏为安故作轻松地笑了笑,说:“我也不愿相信。”

杜云成又是沉默,舞台上的表演者唱到精彩的地方,台下掌声响起,四下一时嘈杂,在这片嘈杂声中,苏为安听到杜云成问:“为什么不告诉我?”

苏为安似是专注地看着外面的舞台,轻描淡写地道:“都说了是难言之隐。”

“我不是说携带致病基因的事,退学那会儿被温冉和贺晓光抢了文章,为什么不告诉我?最起码在他们那样诋毁你的时候还有我可以为你说话。”

这个问题苏为安没有想过,就像那个时候她从没想把这件事告诉给杜云成,至于其中的原因,苏为安想了想,说:“大概是不想给你添麻烦吧。”

杜云成有些自嘲地笑了一下,原本告诉自己是没有意义的问题,此刻却忍不住问出了口:“说是因为携带致病基因,因为不想给我添麻烦所以拒绝我,又为什么会接受顾云峥?”

说完,却又怕给已经和顾云峥在一起的苏为安增添负担,他解释道:“我不是还想再向你争取什么,嗯……你就当是我不甘心输给顾云峥吧。”

提到顾云峥,苏为安的嘴角不自觉地带起一点上扬的弧度,玩笑道:“我会接受顾云峥是因为顾云峥不一样,别人只关心我飞得高不高,他还关心我摔得重不重,他很早就会计算好我会在哪里摔倒,提前跑到那个地方,等着来嘲笑我,所以这样想想,给他添麻烦真是一点也不觉得愧疚……”

杜云成闻言愣了一下,没有预料到会是这样的回答。

苏为安见他认真的样子,不禁笑了出来,说:“我瞎说的,坦白说我没想接受顾云峥,可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在别人面前说不出口的话,却愿意说给他听,我拒绝不了他,又或许其实我们这一生就是在找一个可以分享所有难言之隐的人吧。”

不是因为顾云峥做了什么,而是因为那是顾云峥,这就是她的回答。

杜云成看着苏为安,没有再问什么。

晚会的时间不长,三个多小时就结束了,虽然时间短,但礼堂里的气氛却很是热烈,演出成功,参演的人员和主持人们相互拥抱庆祝,顾云峥就是在这样一片祥和的气氛中走向的后台。

见到他来了,苏为安开心地凑了过去问:“我表现得怎么样?”

虽然是个问题,但苏为安的表情上却写满了“快夸我快夸我”。

顾云峥板着脸道:“还可以。”

苏为安有些失望:“就还可以?”

“开场第三句话愣了一下神差点忘词,第二个和第三个节目串场险些背错节目名,最后收尾的时候声音有点抖……”

苏为安忽然有些后悔,她到底是为什么会想起来问顾云峥这种问题的?

她转头就要走,用行动告诉顾云峥,他已经失去了她。

下一刻,她却被顾云峥抓住了手臂,又拉回了怀里。

他对她轻声道:“知道我为什么记得那么清楚吗?”

她一愣,摇了摇头。

“因为这一场晚会,我看到的都是你。”

听到顾云峥说这样的话,若说不心动那是不可能的,苏为安的气消了消,却还是嗔怪地瞪了他一眼,说:“套路!”

又问他:“给我照相了吗?”

“照了几张。”

苏为安不长记性,又问:“怎么样?”

顾云峥笑了一下,说:“照片描绘不了你的美。”

苏为安怔住,问:“什么意思?”

“你不上相。”

苏为安:“……”

回家。

穿着高跟鞋站了一晚上,苏为安的脚已经疼得不行了,之前在同事面前强忍着没有表现出来,出了医院立刻就想把鞋脱了光着脚走,顾云峥看到她疼得龇牙咧嘴的样子,不禁有些心疼地挤对她道:“打肿脸充胖子,穿平底鞋不好吗?”

苏为安骄傲地一扬头,说:“那不行,显不出我的大长腿啊!”

顾云峥的话是一如既往的招恨:“大长腿还需要穿高跟鞋才能显?”

苏为安瞪着他:“……”

却见他在她面前蹲下了身去,说:“上来。”

她把鞋脱了光脚走在马路上总归太危险了,他要背她。

意识到顾云峥的意图,苏为安迟疑了一下,问:“从这走回家要十分多钟的路程,你背着我会不会累?”

顾云峥答得干脆:“会。”

苏为安欢快地跳了上去。

沿着河边走回家,苏为安开心地趴在顾云峥的背上哼着歌,此时已经是深夜,河对岸突然响起一阵礼花的声音,苏为安抬头,只见硕大的烟花就那样绽开在天空上,她有些激动地拍了拍顾云峥,说:“你看,放烟花了,跨年了!”

河畔的夜风拂过他们的发际,绚烂的礼花将天空渲染得亮如白夜,顾云峥停顿了脚步,将她从背上放下来,与她一同欣赏着这景象。

苏为安的脸上还映着天空中五彩斑斓的火光,她叫他:“顾云峥,许个新年愿望吧!”

顾云峥回答得没有丝毫犹豫:“结婚。”

短短两个字,却让苏为安的心中一动,她故作嫌弃地道:“俗气!”

顾云峥也毫不在意,只是问她:“你呢?”

苏为安帅气地一撩头发,说:“我这么有追求的人,当然是要研究出治疗Huntington舞蹈病的方法啊!”

顾云峥沉默了一下,忍不住打击她道:“你这么说出来,不怕不灵了吗?”

苏为安一怔,说:“是你先说出来的!”

“我是说给你听的!”

结婚这种事哪里是许愿求来的?他是在告诉她他明年的计划!

“那……那我也是说给你听的,为了实现我的愿望,你要努力工作啊!”

顾云峥反应极快,说:“这样吧,你实现我的愿望,我就帮你实现愿望。”

他倒是算得挺好,也不知道他哪儿来的信心!

苏为安睨他,道:“要是你诓我,实现不了我的愿望怎么办?”

顾云峥将她搂在怀里,将她抵在河边的围栏上,俯身吻过她的嘴角,说:“那我就活该照顾你一辈子。”

她为什么觉得……为什么觉得自己好像被算计了?

苏为安刚要反抗:“你别骗……”

话还没说出来,就已经被顾云峥以吻封唇。

嗯,苏为安的新的一年注定要以更加“勤劳”的方式开始。

但科研并不是一件你有能力就一定会有结果的事情。

近一年的时间,投入Huntington机制和治疗研究的苏为安屡战屡败,虽然接连几篇文章上了高分杂志,但同时,苏为安比谁都清楚,每发现一个新的分子就可能意味着有99个分子还不清楚,每算出20%的改善率就意味着这一组病人中有将近一半的改善率要低于20%,他们的这些成果对于真正的疾病治疗都是些不痛不痒的结果,有那么一段时间,她忽然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

短期内有多篇成果产出,苏为安和顾云峥引得了业界的持续关注,风头无两,会议的发言邀请纷至沓来,苏为安每天除了做实验就是在准备会议发言的内容,会场发言于她而言驾轻就熟,她已不需要顾云峥再替她多操心什么,可越是准备,苏为安却越是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

全国神经科会议上,苏为安和顾云峥成了最引人瞩目的新星。会场里,她看着台下那一张张带着赞叹和艳羡的面孔,听着那些赞美之词,脑子里却忽然有一瞬的空白。不过是多发现了几个分子之间的联系,不过是验证了20%的运动症状改善,并不能治愈或者逆转病情,就连延缓都做不到,为什么所有人就已经欢欣鼓舞、心满意足?

周围被前来提问和寻求合作的学者包围,顾云峥逐一与他们交流过后,忽然发现苏为安不知道去了哪里。

他的目光飞快地在会场里环视了一圈,没有。

他随即出了会场,会场的大门刚一合上,他转头,只见在门后的位置蹲着一个人,不是别人,就是苏为安。

她双臂抱膝,将头埋在里面,从她颤抖的双肩来看,应该是哭了。

这段时间来他一直有察觉到她的情绪有些低落,随着他们的成果增多,她的状态却越来越差,虽然没有敢轻易和她讨论过这件事,但他能猜得出是因为什么。

这是一场拼尽全力也看不到头的马拉松,越跑就觉得终点离自己越远。

顾云峥蹲下身,轻拍着她的后背想要安慰她。

一个人的时候还能够努力克制住自己,可此刻顾云峥在身边,苏为安终于没忍住,在介绍他们“突破性进展”的报告大会的会场门口号啕痛哭。

走廊里人来人往,听到哭声,路过的人总禁不住探究地看过来,顾云峥转到苏为安的前方,将她抱在怀里,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她,不让她被别人影响。

他不断地跟她说:“会好的。”

若是往常,苏为安一定会假装相信地点点头,只是连续几个月的情绪积压在这里,今天她终于还是没有办法若无其事地假装下去,苏为安对他道:“你看到了我的细胞染色结果,你也看到了那些手术之后的病人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点聊胜于无的改善也在逐渐减低,我们已经那么努力了……”

是啊,他们已经那么努力了,为什么还是看不到终点?

顾云峥握住她的手,一字一句地道:“科研从来不是那么容易的,每一个重大的突破都是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坚持不懈的努力,才触碰到上天所给的那一束光。”

人类的历史大约300万年,直到16世纪维萨里才创建了近代解剖学的基础,使人们了解了人体的构成;19世纪20年代人们才合成出解热镇痛神药阿司匹林;19世纪40年代手术中才开始使用麻醉;就连他们现在在研究的脑深部电刺激手术,也是1991年才正式开始运用于临床治疗的。人类所走过的每一步,都是几代,甚至几十代人不断积累的结果,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苏为安又何尝不明白这些,她忍不住对顾云峥道:“有的时候我真的后悔为什么要遇到你,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不会那么在意那些失败,因为我不会对以后的生活抱有那么强烈的向往,不会那么想要和你一起变老。”

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都在不断提醒她,她应该是不能了。

顾云峥看着她的眼睛,有些生气地说:“不许再说这样的话,因为为安啊,我一直觉得你的出现是上天给我的那一束光。”

苏为安抬头,正望进他墨黑的眼中,她只觉得这颗心仿佛在冰冷的深海被火燎过,乍寒乍暖,只觉得鼻翼有些发酸。

就听顾云峥继续道:“为安,我们结婚吧!”

科研的路上千难万险,如果真的触碰到最后的光明是他们的幸运,如果不行,至少她还有他。

不好。

苏为安在心里是这样回答的。

可开口还没能说出一个字,眼泪就已又流了满面。

他伸手替她擦掉脸上的泪水,捧着她的脸逼她与自己对视,声音近乎诱骗:“答应我。”

她摇头。

他向她凑近了一点,重复道:“答应我!”

她努力想要别开眼,深吸了一口气,艰难地又摇了摇头。

顾云峥又离她更近了两分,他用鼻尖抵着她的鼻尖,坚定地重复道:“答应我!”

周围时不时有路过的人讶然地看着他们,而他全然不在意,只是认真地看着她,似乎只要她不答应,他就不会放她离开这里,他会一遍一遍地问下去。

苏为安终于无法回应。

是她的内心妥协了。

顾云峥由心底露出了一个笑,他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了一个戒指盒,打开,动作飞快地将戒指套在了她手上,原本他是想趁着她发言结束庆功的时候大家心情好向她求婚的,没想到发言之后苏为安的情绪直接崩在了这里,但好在殊途同归。

他握住她的手,与她十指相扣,说:“戴了戒指就是我的人了,不许再反悔。”

苏为安哽住,还是没说出一个字,只是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戒指,那种喜悦却又五味杂陈的心情让她的心里觉得沉甸甸的,下一刻却觉得身子一轻,她整个人就被顾云峥抱了起来,转了一个圈,一向沉着、冷静、镇定、从容、禁欲(划掉)的顾副教授做出了这样不沉稳的举动,他开心地宣告:“我要结婚了!”

顾云峥的人生计划果然从没有落空过,跨年时所说的“结婚”两个字,终于到了要兑现的时候。

苏为安后来又试图和顾云峥聊了聊这件事,想劝他再慎重地考虑考虑,顾云峥对此采取的态度是——不听,他提醒她:“说过不许反悔,我可是和主任报备过了!”

他是完全不给她反悔的余地!

苏为安咬了咬后槽牙,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那就结吧!”

反正早就想好要和他一起度过余生,既然他也刚好有这个打算,那就结婚吧。

婚姻将会给予她的责任她都不会惧怕,但除此之外,对于她人生最重要的那个决定,她还是要留给自己。

她是这样下定决心的。

顾云峥的母亲顾美茹正巧这段时间回了国,顾云峥和母亲约好了时间,要带苏为安过去和她见面。

顾美茹是外交官,苏为安曾经在电视新闻上看到过她好几次,隔着一层屏幕,苏为安只觉得这位阿姨端庄大气中又带着一种特殊的威严感,气场很强,因而在见面之前,虽然顾云峥几次告诉她不用担心,她还是很紧张。

事实证明,她的感觉没有错,顾美茹的气场的确很强,苏为安和顾云峥赶到饭店的时候,顾美茹正坐在那里喝茶,就这样简单的一个动作,举手投足之间在这家嘈杂的饭店里成了独特的景象,似乎在她的身边,世界都变得安静了下来。

顾云峥牵着苏为安走到顾美茹的身边,叫了一声:“妈。”

顾美茹抬头,见到是顾云峥,笑了一下,视线稍偏看到他身边的苏为安,微笑着站起了身,目光在她的身上蜻蜓点水般扫过,随后直视着为安的眼睛,柔声道:“你就是为安吧?云峥总和我说起你。”

苏为安应声:“阿姨好,我是苏为安,这是给您准备的一点礼物,请您收下。”

苏为安说着,将手里的袋子递了出去,顾云峥在一旁对自己的母亲道:“和为安说了不用准备这些,她不听。”

顾美茹嗔怪地瞪了一眼自己的儿子,说:“那是人家比你懂礼貌。”

点菜吃饭。

席间顾美茹并没有对苏为安的情况多加追问,毕竟是要结婚的对象,顾云峥在电话里已经将大部分的信息告知,顾美茹是外交官,苏为安也环游过世界,两个人聊起各地的风土人情,倒是好不热闹。

说到巴黎的时候,顾美茹的眼里透着怀念,说道:“我年轻的时候在巴黎待过很短的一段时间,很喜欢那里的氛围,自由而浪漫。”

苏为安点头应和:“的确如此。”

一直没有插上话的顾云峥在这个时候终于忍不住失笑着拆穿苏为安:“说谎!在中非的时候你明明说你一点也不喜欢巴黎!”

苏为安:“……”

她狠狠地瞪了一眼顾云峥,多嘴!

巴黎的氛围当然是很好的,她不喜欢巴黎只不过是因为她是孤身一人身患绝症,和其他人形成了对比好不好?

两个人的眼神交流让顾美茹不禁莞尔,为了避免苏为安尴尬,她没有再聊巴黎,倒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云峥说你们是在中非认识的?”

“嗯,虽然之前在华仁医院就见过,但确实是在中非正式认识的。”

顾美茹的笑意更深,说:“缘分的事最有趣了。”

她的眼神有一瞬的飘忽,大概是想起了些陈年往事,笑意也渐渐淡了下去,苏为安忽然想起顾云峥曾说过,当年顾美茹就是在中非的时候和杜院长离的婚,苏为安忽然有些担心触碰到了顾美茹的伤心事,正准备赶紧转变话题,却见顾美茹抬起了头,笑着问道:“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聊了这么久,终于说到了今天的主题,苏为安事先没有想到顾美茹会直接问到结婚的时间,不禁坐直了身体,想了想,还是慎重地向顾美茹道:“阿姨,我不知道云峥有没有和您提起过,但有件事我还是要当面向您说明。”

顾美茹是何其聪明的人,见到她这样就已经猜出了她要说什么,“你是说Huntington舞蹈病的事?”停顿了一下,她看了一眼顾云峥,“云峥的确和我说了。”

她这样说,苏为安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思来想去,索性用最直接的方式问道:“我不知道您会不会介意这件事?”

顾美茹手上在拨弄着碗里的汤匙,似是不经意般问道:“如果我说介意呢?”

苏为安抿了抿唇,既然问了这样的问题,她必定已经做好了准备,于是说:“那我会和顾云峥再好好谈一谈结婚这件事,虽然结婚的是我们,但也不应该给父母造成负担。”

顾美茹放下汤匙,抬起头直视着苏为安,一语道破:“你是不是不想结婚?”

苏为安一怔,本能地道:“我不是……”

顾美茹看着她,没有说话。

苏为安解释道:“我没有不想结婚,我只是有些害怕,害怕自己的特殊情况会给云峥和他的家人带来负担,反正这辈子除了顾云峥我也不会再想和其他人度过余生,有没有婚姻的一纸文书并没有区别,可一旦结了婚就是责任和承诺,我只怕成全了自己,却连累了他。”

携带Huntington致病基因终究是一件大事,她没有想要隐瞒,坦白而真诚地说出自己的想法,虽然听上去显得有些摇摆和犹豫,但这的确是她最真实的心情,而更重要的是,顾美茹能看得出她的小心和谨慎中是对顾云峥的在意。

顾美茹轻舒了一口气,唇角微微上扬,笑意很淡,却很温暖,她对苏为安道:“只要是真心想在一起就不必害怕,这世间那么多健康人终成怨偶,反倒是你们,应该更知道彼此的可贵。”

顾美茹和顾云峥父亲结婚的时候,所有人都一致看好,高知家庭、郎才女貌,在所有人的眼里,他们都是再般配不过,可这场婚姻最终以惨烈收场,事到如今她并没有什么可怨恨的,只是看得越多、经历得越多,她越发明白找到一个条件相当的人容易,但找到一个不计代价想要度过这一生的人很难。她很了解自己的儿子绝非冲动行事之人,敢做出这样的决定必然也有能后承担后果的能力,比起杞人忧天地去担心他往后会不会吃苦,她更庆幸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个人。

苏为安来之前做好了面对各种挑剔的准备,毕竟即使再宽容、再开放的家长,就算勉强表示可以接受她会得Huntington舞蹈病的事,却终究心里也不会情愿,她一直觉得顾美茹没有对她多说什么只是因为她的好修养还有顾及顾云峥的心情,却怎么也没有想到顾美茹会是这样想的,在这一刻,苏为安只觉得眼眶有些发热。

顾云峥在桌子下面握住她的手,轻声对她道:“我和你说过的,不用担心,我妈她很好相处的,因为我们都觉得你值得所有的善意和真心。”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治愈者 > 第十二味药 终身事
回目录:《治愈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的八次奇妙人生作者:葡萄 2佳期如梦作者:匪我思存 3蜜汁炖鱿鱼作者:墨宝非宝 4爱你是最好的时光作者:匪我思存 5挪威的森林作者:村上春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