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治愈者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治愈者 > 第八味药 归人心

第八味药 归人心

所属书籍: 治愈者

关于彻查文章,杜院长并不是随口说说,从医院高层到各科室逐层施压,组成审查小组对近3年的文章逐篇筛查,要求作者提供原始数据和实验记录,如有异常一经查实绝不遮掩。总共500篇文章中最终查出有3篇有问题,而温冉果然有一篇中招,联系了杂志社撤稿,全院通报批评。这是院长整顿医院科研风气,身为国内榜首的医院为同行做表率的决心。

面试之后苏为安又参加了正式的笔试和操作考试,竞聘的结果最终张榜公布在了院内的公告栏内,苏为安总归是得到了助理研究员的职位,虽然是最最基础的一个岗位,但对于苏为安而言已足够。

结果出来了以后,苏为安欢天喜地地拉着顾云峥去吃火锅庆祝,彼时顾副教授刚下手术台,就看到苏为安喜笑颜开地站在科室门口等他,他一走近,她就问:“手术记录写完了吗?”

顾云峥走到她的身边,顺势要牵她的手,低应一声:“嗯。”

苏为安抬手扶住他的肩,做出要往科里推的姿势,催促道:“快去换衣服,我们去吃饭!”

顾云峥不由得低笑了一声,反拉住她的手,说:“走吧,我和主任说过,明天你就要来提前上班去实验室为科里做贡献了,和科里的人打声招呼吧!”

两年前在这里实习、父亲刚在这里住完院,苏为安对于这个神经外科的人而言并不算什么生人,竞聘的结果一公布,消息早已传遍了科里,谁能想到前两天的病人家属一转眼又变成了他们的同事?谁又能想到举报了科里同事的人居然会回到同一间办公室上班?但更重要的是,在这之前谁能想到退学两年的苏为安竟然能赢了温冉?

跟在顾云峥身后走进神经外科的医生办公室,苏为安能够察觉到原本热闹的办公室里一下子沉寂起来,顾云峥先开口对她进行了简单的介绍:“这是科里即将入职的助理研究员苏为安,明天起将会入我的课题组,大家简单认识一下吧。”

顾云峥开了口,其他人就算心里有再多想法也都要给足面子,纷纷来和苏为安打招呼,相比于他们的不自然,早有预料的苏为安倒是坦然很多,报以礼貌的微笑,说:“期待和大家一起工作,还请大家多多帮助。”

话说到这里,原本大家相视一笑,客套地说声“好”,就可以和睦地结束这段对话,却偏偏在这时,自办公室的角落中传来了女人冷笑的声音:“有顾医生在,你哪里还需要别人的帮助?”

话音落,众人循声望去,只见温冉就坐在电脑前,这时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她有些吃惊地捂住了嘴,回过头来一脸无辜地看向他们,说:“你们在交往的事是不是不能说?”

温冉话里话外都在讽刺苏为安是靠顾云峥才得到的这个助理研究员的工作,分手加撤稿,温冉最近的日子很不好过,此时心里早已阴云密布,看到苏为安和顾云峥在原本属于她的世界里有说有笑,她心里更是滋味难辨,既然她已经注定留不下,那她又怎么会让苏为安好过?

相识这么多年,苏为安看着温冉只觉得无趣,先前没有公开是因为她父亲还在科里住院,怕被人误会是医生和患者家属之间的关系才多有避嫌,如今没了这层担忧,她索性伸手挽住顾云峥的手臂,大方地承认道:“这是我没评上教授的男朋友,大家多多关照。”

顾云峥睨她,敢这么介绍他,也不知道是谁给她的勇气!

他想也没想地回应道:“这是我研究生没毕业的女朋友,大家不用关照。”

苏为安:“……”

助理研究员和医生不同,本来就是一个很小的职位,多一个、少一个也不能如何,平时的工作也都是在实验室,和医生多数时候不在一起,算两个部门,并不算违规,这苏为安既然来了,估计也就是和别的研究员一样随意养养老鼠、泡泡茶,谁还真指望她干出什么丰功伟业?此刻办公室里的人看着两人坦然承认恋情,没想到就这样猝不及防地被塞了一把狗粮,关键还是先前拒人于千里之外、连半点绯闻都没有的顾云峥,哪儿还有什么心思去想什么阴谋阳谋的,纷纷笑着惊呼出声。

顾云峥却只是微牵唇,将白大褂脱掉挂在柜子上,洗了手,牵过苏为安下班吃饭去了。

晚饭选择的是苏为安馋了好几天的火锅,他们来得刚刚好,还有最后一张小桌不用等位,两个人选择了同一边坐下,苏为安在里、顾云峥在外,拿到菜单,苏为安头也没抬飞快地点了一桌子的菜,开吃的时候也是神情专注,自己秋风扫落叶也就算了,更重要的是,这丫头居然敢从他碗里抢东西!

苏为安把抢来的东西直接塞进嘴里,然后装作无辜地向他笑,屡次作案屡次得手,简直就是惯犯!

顾云峥看着她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又气又笑,索性伸手扣住了她的后脑,俯身吻了下去,顺嘴从她口中把食物又抢了一半回来,苏为安惊呼道:“别闹,脏!”

顾云峥挑眉,在她耳畔轻声道:“你吃我的,我吃你。”

他呼出的气温温热热的,她的耳根唰一下就红了,低声道:“流氓!”

顾云峥没说话,却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他的碗就在那里,让她接着吃,苏为安瞪了他一眼,哪里还敢下手,指着外面放菜的小推车说:“我要蒿子秆!”

她使唤他倒是挺顺手的!

顾云峥没动,只是看着她。

她撒娇道:“顾云峥!”

顾云峥还是没动。

她耍赖道:“顾云峥!”

他睨着她,说:“多叫几遍。”

苏为安刚以为这事有希望,就听他说:“我爱听。”

苏为安:“……”

这一顿饭断断续续吃了两个小时,吃到后来苏为安嘴唇都快肿了,也不知道是被辣肿的还是被顾云峥害的。

出了火锅店,顾云峥送苏为安回家,一路上两人没多说话,但手却是十指紧握。

车停在苏为安家楼下,苏为安解开安全带打了声招呼刚要下车就被顾云峥又拉了回来,她想了想,是不是自己落了点什么,这么一想忽然想到大概是告别告得不够真诚,于是勾过顾云峥的脖子在他的唇上亲了一口,转身就又要下车去了。

顾云峥把她按了回来,在她疑惑的目光中开口严肃地道:“明天上班带着电脑,每天提前十分钟到,组里规定,晚一分钟扣十块钱。”

苏为安讶然地看着他:“……”

“每天的工作必须当天做完,除非有极其正当的理由,组里规定,每件事拖一天扣一百块钱。”

苏为安没忍住,说:“你是奴隶主吗……”

顾云峥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说:“每周四组会,汇报本周工作进程,进度过慢、屡教不改的会将课题移送至其他人手里。”

他把她留下来居然就是为了说这些!

一分钱工资还没领到就说要扣钱,这简直就是抢劫啊好不好?

苏为安脸色一暗,她刚才是有多自作多情才会去亲他!

她恨声道:“剥削!”又瞪他,“我为什么会亲你这个奴隶主?赔我精神损失费!”

顾云峥从善如流,俯身就吻住了她。

苏为安内心在咆哮:流氓!无赖!

却在他松开她的时候,她听到顾云峥在她耳边轻声道:“早点休息,明天7点我来接你。”

苏为安心里一暖,低声应道:“嗯。”

第二天一大早,苏为安就醒了,许是很久没有在国内朝八晚六地工作过,又或许是顾云峥昨天的罚钱制度真的给她留下了心理阴影,总之她起来洗漱之后,准备了父母还有她和顾云峥的早饭,距离顾云峥所说的7点还有15分钟。

她边等边想要是顾云峥迟到了,她要怎么罚他,正想着,忽然听到手机响了,低头一看,来电的是顾云峥,她接起,就听到顾云峥温润低沉的声音:“起了吗?”

她轻笑:“你猜?”

起了,显而易见。

“下来吧,我在你楼下。”

他们走得早,路上的车还没有堵起来,因而到医院的时间也早,吃过早饭,全科大交班,主任王焕忠正式介绍了提前入科的苏为安:“这是我们科提前入职的助理研究员苏为安,将会进入小顾的组里从事研究工作,期待她为我们科带来新的突破。”

虽然是短短两句话,但这不仅是对她的存在是正式的认可,而且所有人都能听得出主任对这个新来的助理研究员的印象不错,即使她曾是让这个科陷入丑闻的罪魁祸首,主任并没有将这份罪责归咎于她,在场的人大多觉得,有了顾云峥和主任的支持,苏为安在这科里的日子怕是要轻松得很,这风水可真是轮流转!

说完这句话,王焕忠的神情变得越发严肃而沉重,说:“这周的院内会,院长再次强调了学术诚信的问题,我们科被点名批评,这一次清查的有问题的三篇文章中,我们科又有一篇上榜,论文的名单中足足列有我们科八位医生,竟没有一人在投稿前发现其中的问题,根据第一作者和责任作者负责制,再次对第一作者温冉和责任作者贺晓光提出点名批评,责任作者贺晓光在手头的课题完结之后,三年内不得以我科的名义申请任何科研基金。”

主任话音刚落,众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目光一起看向了当事人贺晓光,这个处罚听起来轻描淡写,可实际上对于副教授职称被撤的贺晓光而言绝对是雪上加霜!

三年内连申请基金的机会都没有,没有基金,那么他这三年的科研成果将趋近于零,而三年后贺晓光就要超出青年基金项目的申请年纪,没有成果没有资历,他要用什么去申请大的课题基金?

运气好,这大概是多年才能将铁杵磨成针的过程,运气不好,他的研究生涯可能就此走到头了!

这是看似温和实则非常严厉的处罚,对于贺晓光而言,唯一的破解之法是辞职,可离开了全国最好的神经外科平台,背着被撤稿的记录,能否如他所愿找到合适的去处却是不一定了。

而主任的话还没有结束:“我在这里再次强调,学术诚信高于一切,对于招聘、晋职称以及评优,学术诚信问题在我们这里是单否项目,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望大家引以为戒,今后不要再出现类似的情况!”

坐满了人的会议室在这一刻陷入了死寂,王焕忠带有威慑力的目光扫过在座的众人,大家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散会。”

王焕忠说完,第一个起身离开了会议室。

众人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太可怕了!

熟悉王焕忠的都知道,大主任这是真的生气了!

贺晓光的脸色黄中透着青、青中透着黑,坐在椅子上盯着眼前空空如也的桌面许久没有起身,周围路过的同事周启南看出他的状态很差,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你也是被学生坑了,领导们这会儿生气做的处罚,日后说不定会有什么转机。”

贺晓光咬着牙,没有说话。

而入科第一天,顾云峥并没有着急让苏为安进实验室,而是将她扣在了办公室,给了她一个名单,上面是十篇论文的标题:“这是Huntington机制和药物研究中最经典的论文,今天先看十篇,精读,下班之前会根据文章内容有考核。”

苏为安先是有些惊讶,但随即倒也可以理解,顾云峥一向注重效率,肯让她花一天专门坐在这里看论文必定是论文中有重要的内容,不可能让她自由随意地在这里看看而已。

她利落地应声:“好。”

手术日,这之后直到快下班,顾云峥一直在手术台上,苏为安一个人坐在办公室的角落的桌子前。原本她与科里其他的医生井水不犯河水,却偏偏在中午快下班的时候,有人专挑她这边走了过来,她抬头,只见温冉端着无辜的笑,很大声音却又柔柔弱弱地问:“我可以用一下这台电脑吗?”

刚刚查完房,又临近下班的时候,办公室里都是着急改医嘱、写病历的医生,可听到温冉的声音,看到苏为安和温冉碰到了一起,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有一瞬的停顿,时刻关注着那边的风吹草动,却又不好太过明显。

苏为安原本就是在用自己的电脑看论文,并没有用她这边的科里的电脑,此刻粗粗扫视了一下办公室,其余的办公电脑似乎都已被占用,既然温冉有公事要干,苏为安也没有多说什么,向一旁挪了挪,把正对办公电脑的位置让给了温冉,自己去角落里接着干自己的事。

对于苏为安这么轻易就退让,温冉有一丝的讶异,她坐下以后看似专心地打开了医嘱系统,她说话的声音很轻,却又刚好能让就在一旁的苏为安听清,语气也不似刚才那般柔弱,她说:“你是不是以为你赢了?”

因为苏为安,她的文章被撤,男朋友也跟她分手了,大概谁看都会觉得她输得一败涂地吧!

顾云峥安排下来的任务重,苏为安全神贯注于眼前的论文,是以听到她的话第一时间并没有什么反应,想了想,忽然明白过来她是在和自己说话,苏为安头也没抬,随口道:“就当我赢了吧。”

大学时期辛辛苦苦做了那么久的课题因为被温冉抢了,苏为安终究也不能以自己的名字发表,还经受了这样的背叛,她其实并不能想出自己到底赢了什么。

温冉话锋一转,说:“但你别以为能进这个科就能在这里生存下去,大家永远都会记得是你举报了自己的同学和老师,他们永远都会记得你是一个背叛者!”

温冉的话说得狠,人却是笑着的,办公室的其他人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从温冉的表情上还以为是在讨论今天的天气。

苏为安打字的手一顿,就听温冉继续道:“还有,别以为你真的有多厉害,没错,实验是你做的,论文也是你写的,可如果没有我爸后期帮忙润色,你以为那点实验内容能发上5分的杂志?”

温冉带着满满的讥讽和恶意,如果苏为安被激怒,与她争辩甚至吵架,那么初来乍到的苏为安就会给科里的人留下一种个性太强甚至好斗的印象,加上之前她举报的事,只怕全科的人都会对苏为安敬而远之,却没想到苏为安轻笑了一声,轻描淡写地道:“原来那篇文章的后期修改出自你父亲的手笔,我料以你的能力也改不了那样的论文。”

温冉一怔,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苏为安反将了一军,一时间脸色且白且青,虽然还能强忍住不恶语反击,但终于笑不出来了。

苏为安嫌她实在是吵,抱起电脑在办公室里换了个角落待着,她的身上好像写着“生人勿近”,周围的人来来往往,她一个人在角落里干自己的事,终于成功地在下班前看完了顾云峥留出来的十篇文章。

尽管一天的手术令人心生疲惫,但顾云峥完全没忘记说过的考核,回来之后也没有顾得上休息,公事公办地问她道:“看完了吗?”

苏为安点头:“你考吧。”

此时临近晚上下班,做手术的医生大多都回来了,正是办公室里人最多的时候,手头没有工作的人都兴致勃勃地看了过来,谁不知道顾云峥考核一向严格,不过仔细想来,苏为安毕竟是第一天上班,又是顾云峥的女朋友,顾云峥大概也就是做做样子给别人看的,只怕水得很!

他们正想着,就听顾云峥开口,是一如既往的严肃:“Huntington治疗药物主要分几类?作用机制是什么?”

看完论文这题就不算难,苏为安答得从容:“两大类,针对运动症状和非运动症状,主要的作用机制包括抑制VMAT和直接阻滞多巴胺受体。”

但这只是一个铺垫,顾云峥继续道:“目前的在研药物中近两年进入到临床III期的药物有几种?”

在场的医生大多都以为今天的考核顾云峥只是做做样子,没想到第二道题开始就直接问到了这么前沿的东西,苏为安倒是也没有含糊:“三种,NRT057、HYD902和HDQ199,前两种药物的III期临床试验都失败了。”

顾云峥的问题简单和直中核心:“为什么?”

这若是真分析起来可实在是太复杂了,那么多药厂也好、研究人员也好,在试验失败以后都在不停地寻找其中的缘由,说法各异,又怎么能是几句话就可以概括出的内容?

先前对答如流的苏为安终于露出了些许为难的神色,她迟疑了一下,说:“在这两个药物III期临床结果的论文里,他们有过一些分析,还有一些亚组分析也出了显著性差异,有一种说法是药物的作用可能是长程的,观察的时间不够长……”

顾云峥蹙眉,直接打断了她:“这种药厂为自己留后路的话就不必说了,你自己看到觉得是因为什么?从II期到III期的结果,你从文章中看到了什么?”

顾云峥给的论文中并没有II期试验的内容,好在苏为安对其中的差异也很是好奇,在看完规定的文章内容之后又去查了之前的文章,但时间有限,她只是对文章的结果和讨论部分重点研读了一下,此时面对顾云峥的问题有些模棱两可地回答道:“样本量毕竟大了几倍,结果可能遭到了稀释?”

顾云峥眉蹙得愈紧,问道:“你是在说III期的结果不准?”

这是原则问题,苏为安赶忙摇头,说:“不是,我是说II期的结果可能存在偏倚。”

顾云峥追问:“哪里的偏倚?”

面对顾云峥的一再追问,苏为安最终只能是沉默,从她的表情中顾云峥看出她没有答案,沉了声音道:“II期临床的结果里入组患者的病程是用什么表示的?”

苏为安一怔,仔细回忆了一番,答道:“中位数……”

她心下恍然,入组患者的病程并非正态分布!

“III期临床中的入组标准的依据是什么?”

苏为安又是一怔,说:“那是补充材料的内容,正文里没写……”

这样正规的大型临床试验,补充材料可能长达上千页,她不可能看得完啊!

却见顾云峥异常严肃地道:“八个小时、十篇文章,平均一篇文章四十分钟,你都在看些什么?不管是在正文还是在补充材料中,这些对于评价一个研究十分重要的内容,你为什么答不出来?”

原本喧闹的办公室里在这一刻沉寂了下来,抱着轻松愉快的心情临下班前看热闹的医生此时多是为苏为安捏了把汗,欲言又止。

八个小时、十篇文章,就算中间不休息,一篇文章也就是四十分钟,四十分钟精读一篇外文全文已经很厉害了,顾云峥却要求人家连着补充材料该看的也要看了,就算理由再正确,但这实在是有点……过分了吧?

可想归想,谁又敢在这个时候跟顾云峥插嘴?

若说不委屈是假的,她又怎么会想到顾云峥所要求的延展会是如此之深,或许这些内容对于顾云峥而言不难,可按照他这样的要求,放眼全科又有几个人能做得到?

在众人的注视中,苏为安抿唇,顿了一下道:“是我的错,今天之内我会补上的。”

顾云峥没有说话。

在一片压抑的沉默中,周启南用最轻松的语气开口道:“五点半了!走了走了,我们下班了!”

众人回过神,纷纷应声道:“啊,对,下班了下班了!下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啊,哈哈!”

见苏为安还像是做错了事的小孩子一样被钉在顾云峥面前,和事佬周启南走过去拍了拍顾云峥的肩,说:“顾副教授,知道你一向要求严格,但苏同学毕竟连研究生都没读完,又退学两年了,你一来就给人家布置这么多的任务,做成这样已经不错了!”

也就是这一句话,让苏为安原本混着尴尬和委屈而混沌的脑子里忽然有一道光闪过,比起被人说连研究生都没读完又退学了两年所以对她的要求可以放低这样的话,她宁可去听顾云峥严厉的责骂,就算顾云峥对她的要求高到不合理,那起码是因为他相信她可以完成,他认为她比一般人都好,他是那么确信。

果然,听到周启南的话,顾云峥的面色并没有好看分毫,说:“她现在是我们科的正式职工,已经不是‘同学’了,跟别人比她做成这样已经不错,但她有着远比这强的实力,做成这样没有什么宽容的余地!”

顾云峥对苏为安的信心远在周启南的预料之外,虽然不知道顾云峥是哪里来的信心,但因为他这盲目的信心闹得全科气氛都不好了总不是件好事,他因而想要劝顾云峥起码给苏为安些时间适应,可刚要开口,之前还低着头有些委屈的苏为安忽然像是醒过来了一般,先他一步开口,语气坚定而又果决:“我今天一定会完成的。”

见她这一次说得恳切,顾云峥没有说话,是默认了,随即他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苏为安在办公室里一直坐到了晚上9点,已经到了病房熄灯的时间,楼道里安静得很,只剩下她和值班医生背对背坐在办公室里。

盯了电脑整整一天,苏为安的眼睛已经发花,再加上晚饭也没来得及吃,人也饿得有些晕晕乎乎的,但作为对自己的惩罚,她告诉自己在看完全部内容之前,绝不吃饭。

顾云峥就是在这个时候回来的,走廊里夜深人静,突然由远及近传来一阵脚步声,苏为安起初没有在意,直到偶然一抬头,发现顾云峥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看着她,她先是一怔,然后下意识地挺直了腰。

顾云峥问道:“看完了吗?”

苏为安谨慎地点了点头:“还差最后半篇,快了。”

顾云峥这才从身后拿出了一个大饭盒递给她,说:“吃饭吧。”

苏为安接过,从饭盒的大小和分量就知道他准备了不少,委屈了许久之后,她不由得心里一暖,问他:“你怎么知道我没吃饭?”

顾云峥面无表情,明明是很严厉的话,却又带着一点对她的宠溺,说:“论文看成那样还敢去吃饭?”

他不说还好,一说起来苏为安也忍不住想要和他说道说道:“我承认没有把补充材料一起看了是我应该改进的地方,可你之前只是说看这十篇文章,一篇文章四十分钟这个时间真的不算长,更何况我还去看了相关联的文章,这个表现也没有那么差吧?”

顾云峥轻叹了一口气,拉过椅子坐在她的旁边,说:“为安,你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要让你看这些文章?”

心里大概能体会到他的意图,但猛然这么一问却也不好表达,苏为安含糊地道:“熟悉Huntington的相关背景、了解目前的研究进展?”

“不止,为安,我们现在最着急想要完成的是什么?”

研究Huntington致病机制、找出治疗办法固然是最重要的,但这却不是眼下一时半刻可以急得来的,苏为安迟疑了一下,也明白了过来:“找到HDQ199的问题所在?”

“没错,所以我让你看和HDQ199机制相似的试验药物为什么III期临床会失败,还有动物试验的药物机制研究,在这种情况下,比起作者冠冕堂皇的分析,更重要的是他们真正做了什么,难道你觉得补充材料应不应该看?”

苏为安沉默了一瞬,她之前只是一种被动接受的状态,没有想到这些,听到顾云峥这样说才明白他的全部用意,点了下头,说:“应该。”

顾云峥又是轻叹气,说:“为安,我气的不是你看完了几篇、没看完几篇,我当然知道能在一天里看完这么多内容已经很不错了,可你没有把自己放在研究者的位置去考虑我们要做什么,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那你就不会知道重点在哪里。”

他说着,为她打开了饭盒,合上了笔记本电脑,说:“先吃饭吧!”

饭盒里的菜样丰富,红烧鸡翅、糖醋排骨、醋熘土豆丝、手撕圆白菜一应俱全,还有专门为她准备的汤,此时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的苏为安看到顾云峥特意为她准备的晚餐,心里只觉得暖洋洋的,正要谢他,就听他又说:“吃完继续考试。”

苏为安:“……”

但就像顾云峥所说,真正明白了他们要做什么,也就知道了几百页的补充材料里,什么才是重点,考试也就不难了,顾云峥从来不是为了为难她所以才特意从犄角旮旯里挑一些无关紧要的细枝末节来考她。故而,在明白顾云峥的意图之后,她往往可以抢先一步说出他下一个想问的问题。

顾云峥故意压缩了她的适应时间,突破了第一步,这之后就变得顺理成章,顾云峥不再给她指定要看的文章,而是让她自己去设计实验,完成对HDQ199是否会对血管产生影响导致动脉瘤的研究。

想要从机制上证明这一点,最好的就是进行动物试验,苏为安在充分阅读了前人的文章并通过邮件与作者进行了直接的沟通之后完成了实验设计,并递交给顾云峥审阅,原本是已经经过自己五轮修改才提交的东西,没想到到了顾云峥手里又被改得“万里河山一片红”,副主任张大冬偶然看见,不禁讶然道:“小顾,你这是又要申课题啊?”

顾云峥简单地道:“只是手头要完成的实验。”并没有用它申请基金的打算。

张大冬吃惊得蹙起眉,说:“那又没别人看,还浪费时间把实验设计改得这么仔细干什么?”

顾云峥解释得简略:“只是习惯先把自己的思路理清楚。”

张大冬拍了拍他的肩,说:“你果然是做科研的料,细致严谨,我们老了,没这个精力了!”又对一旁的苏为安说:“好好向小顾学习,将来科里的科研你要多出点力。”

苏为安自然听得出张主任这是有活想扔给她的意思,因为她占了名额,温冉作为张主任的博士生没能留下,他手里正缺人,既然苏为安是作为科里的助理研究员招进来的,那科里自然可以给她派活。

听是听出来了,但张大冬作为科里的行政副主任,她作为刚来没两天的新人,自然是不能反驳的,她正要客套地应一声“好”,就见双眼紧盯着屏幕修改文件的顾云峥忽然开口,语气平静没有波澜,又带着淡淡的疏离感:“张主任说得对,我会保证她一天12个小时以上都在完成组里的工作,为科里的科研做贡献的。”

言下之意是既然已经分到了他的组里,旁人就最好不要打苏为安的主意,指使她去做一些无关痛痒的杂活。

顾云峥这一句话表面上看是赞同张主任的,张主任就算是不满也说不出什么,而顾云峥在忙着改方案,似乎连多说话的时间都没有,他堂堂副主任赶在这种时候上去较真实在太过跌份,因而他只能客套地道:“小顾你的能力我相信。”

中午吃饭的时候,苏为安有些担心地问顾云峥:“你的话虽然说得冠冕堂皇,但毕竟是直接拒绝了科里的行政副主任,没关系吗?”

顾云峥却是早已考虑得透彻,说:“影响多少会有一些,但好在张主任是认实力的人,我们毕竟不是第一天认识了,他也不会多为难我,更何况张主任是温冉的导师,当初的论文也好,这次的入职也好,只怕温冉不会在他面前说你什么好话,有着这样先入为主的印象,他会让你去干些什么我现在就能想象得到,这会完全背离你来工作的初衷,虽然我现在还治不了你的病,但我至少要保证你不会在这里浪费生命。”

苏为安看向顾云峥的目光中带着感激和感动,正要说些什么,就听顾云峥话锋一转,又说:“还有什么能比在我组里每天工作十二个小时以上更能体现生命的价值的吗?”

苏为安:“……”

她差点被他卖了还给他数钱!

但偏偏让顾云峥说中了,实验开始以后,每天早上8点准时上班,她就从来没在8点之前下过班,最晚的一次,到了夜里12点。

顾云峥陪着她一起忙到最后,他做了一天的手术,还要在这里加班陪她,苏为安有些心疼,顾云峥却揉了揉她的头笑她逻辑不清:“这也是我自己的课题,我给自己干活,你心疼什么?”

话刚说完,就来了台急诊手术,这天夜里外伤多,值班的二线和三线都上了台,还缺人,顾云峥被逮了个正着,又加急上手术去了。

再下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苏为安也刚刚好收拾完实验室,顾云峥揉着脖子要送她回家,苏为安自然地接过手,在他的脖颈上轻捏着,对他说:“很晚了,你回去休息吧,我自己回家就可以了。”

顾云峥握过她的手,说:“就是因为很晚了才要送,你家毕竟远,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

苏为安挽过他,故作豪迈地道:“我是连非洲都一个人去过的人,回个家怕什么?”

顾云峥睨她,说:“你的肚子还在非洲被捅了个洞,你也好意思提?”

苏为安瞪他,道:“那是意外!”

顾云峥将她抱进怀里,说:“从前你出意外是你倒霉,但今后不行,今后你是我的人。”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护她周全。

顾云峥这样的人居然也能说出这样的情话!

苏为安颇为感叹地靠在他胸前,说:“按这道理你也是我的人,你这么累我心疼。”顿了一下,又说,“要不我在医院附近租个房子好了,这样也免得我折腾,你也跟着折腾。”

顾云峥忍不住打击她:“你问过这附近的房价吗?”

她一个助理研究员连一分钱的工资都还没拿到,又不想用家里的钱,那交完房租大概就可以靠喝风活着了。

苏为安撇嘴,问:“那怎么办?我总不能住你家吧?”

原本是漫不经心说的话,却被顾云峥一本正经地接了下来:“可以。”

苏为安一怔,问:“什么?”

“我可以收留你。”

苏为安想了想,坚决地道:“可你家里不是只有一张床?你的沙发那么硬,我拒绝睡沙发!”

顾云峥俯身轻咬她的耳朵,这个一向一本正经的禁欲派竟在她耳边轻声道:“你睡床,我睡你。”

六个字,苏为安只觉得全身气血倒流,直冲上头,脸也一直红到了耳朵根,她伸手在他腰上掐了一把,低声道:“流氓!”

他却忽然认真了起来,一字一句道:“这样你就可以继续夜里挤我,那是我应该也愿意承受的一辈子。”

之前在酒店的小事,他竟然上了心,苏为安原本应当像当时一样,再和他强调现实的残酷,在两个人之间划分出泾渭分明,可话到了嘴边,却只觉得自己矫情,在这样的时候,她只想缩在他的怀里,抱着他。

原本打算一个人扛的这辈子,原本打算差不多就放弃的这辈子,怎么会忽然就出现这么一个人,抱着她说这样毫无未来的她是他应该也愿意一辈子?

她将头抵在他的胸口,轻声说:“你别想拿这种话哄我让我感动!”

顾云峥低笑了一声,问:“那你感动了吗?”

苏为安沉闷了半晌,还是点了点头,道:“特别感动。”

顾云峥在她的头顶落下了一个吻,牵过她的手。这一切水到渠成,再自然不过,他说:“我们回家。”

可苏为安最终还是没有挤成顾云峥,因为回家以后,顾云峥就投奔了沙发。

原本说要和她同床而睡就是怕她会顾忌他睡沙发这件事而执意拒绝来他家休息,而回家以后顾云峥就把卧室的床让给了她,她看着搬着被子往沙发上走的顾云峥,拦住他,说:“沙发不舒服,你的床足够大,我们……我们就像之前在酒店一样就可以的,你不用避嫌……”

这话说出口多少有些难为情,苏为安挡在顾云峥身前,低了头,刻意不去看他。

看到她的样子,顾云峥牵唇,故意在她耳畔道:“不是避嫌,我只是没那么坐怀不乱。”

上一次有标书有任务,但再来一次,他可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

苏为安先是红了脸,随后小声嘟囔了一下:“其实……”

乱……就乱吧……

却没有说下去。

许是猜到了她想说什么,顾云峥向前了一步,将她逼到墙角里,故意俯下身问她:“其实什么?”

他是故意的!

他都猜到了还让她说,活该他睡沙发!

苏为安用力推开他,赌气道:“其实你明天没有手术,但我有八板细胞要染色,你睡睡沙发也可以。”

顾云峥却拦住了她的去路,他将手里的被子扔到一边,又向前一步将她抵在墙上,揽住她的腰俯身封住了她的唇。

她踮起脚尖回应,一番纠缠,双方的气息都乱了,情到浓时,她却偏偏在这个时候故意推开他,挑衅般地看着他,说:“你可以去睡沙发了!”

下一刻,她整个人就被抱了起来放到了床上,顾云峥作势要欺身过去,最终却只是探身吻过她的额头,对她说:“为安,晚安!”

省去了往返于她家的时间,虽然睡在沙发上,顾云峥休息得也算充分,苏为安醒得早,去厨房轻手轻脚地准备了一些早饭,等到顾云峥醒的时候,她正好端着早饭坐在沙发前的地板上,他一睁眼看到的就是她。

他将她手中的盘子放到茶几上,拉她坐到他身前的沙发上,在她唇上轻啄了一下,随即问道:“起得这么早,睡得不好吗?”

她故意调侃道:“每天叫醒我的除了远方的理想还有顾领导的罚钱制度,快起快起了,再不起就要罚你了!”

洗漱和早饭过后,苏为安和顾云峥牵着手走到了医院,路上简单规划了一下今天的实验进程,除去之前练手不纳入统计的那一批细胞,今天是他们第二批细胞染色完成,未来两天完成荧光摄像,他们就可以开始数据统计得到初步的实验结果。

计划是美好的,但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中午加入一抗之后的等待时间,苏为安回到办公室去拿定好的午饭,偏巧张主任正和周启南说着什么,见她进来,周启南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对张大冬道:“让苏为安去,反正苏为安也不用收病人,也不用上手术,正好!”

看到苏为安,张大冬忽然想起来那天顾云峥不着痕迹的拒绝,正有些迟疑着究竟该不该用苏为安,就听周启南已经开始向苏为安布置任务:“张主任有个外校专家联合的课题材料着急让外校专家签字,今天下午就要交,你一会儿拿着材料直接去一趟师大,找到专家请他签了字再拿回来交到科研处。”

华仁医院到师大的路线不顺,往返公交需要起码两个半小时,就算打车也要一个多小时,她到师大人生地不熟,在对方教授不忙的情况下,她签完字回来也至少要两个多小时了。

苏为安蹙眉,向周启南道:“不好意思,我有八板细胞在孵着一抗,还有一个半小时就要到点了,可能去不了师大。”

周启南却是摆了摆手,颇为“热心”地给她出主意:“你还有一个半小时,去趟师大一个多小时也就回来了,这时间正好啊,再说了,就算稍微迟一点,你可以先找人帮你弄一下,反正就加个二抗、封个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没什么大不了的,这轻描淡写的几个字就像是扎在了苏为安的心头,她觉得生气,可碍于人家领导的面子,又什么都不能说。

养了两周的细胞,做了一天半的实验到了最后,若是封片出了问题就会前功尽弃,随便找一个人、随便帮忙弄一下,这绝不该是科研该有的态度。

她正准备再次拒绝,就在这时,先前坐在一旁没有出声的杜云成忽然站了起来,他看向张主任和周启南,主动道:“我去吧。”

苏为安有些意外地看向他。

短暂的目光相接,杜云成随后继续道:“我去过师大,总会比苏为安熟悉一些,也能快点。”

周启南蹙眉,是有些不愿意,说:“万一下午临时加台,你还能当个助手……”

“那我去。”

声音是从周启南身后传来的,众人回头,只见顾云峥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过来的,就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他说:“我下午没有手术,既然签字的事这么着急,我去。”

论头衔,周启南是低于顾云峥的,虽然是张主任的活,却也轮不到他指派给顾云峥,更何况虽然顾云峥下午没有手术,但王大主任有啊,顾云峥是王主任的得意门生,遇到什么有趣的手术王主任最爱叫上他,结果顾云峥被叫去跑腿了算怎么回事?

见周启南有些下不来台,张大冬接口道:“小顾,你别添乱,小周他就是看看谁有空让他帮忙跑一趟,不用你管。”

“我有空。”顾云峥说着,上前拿过周启南手中的材料,“张主任的合作课题自然不是小事,但我组里每天工作时间超过十二个小时的人确实没有时间,按照谁有空谁去的原则,我去是应该的。”

顾云峥说得有理有据,张大冬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反驳。

顾云峥随后真的拿着材料离开了,眼看着苏为安也拎着午饭回了实验室,周启南不由得向张大冬感叹道:“顾云峥这也太护着这个苏为安了吧,好像苏为安的实验能做出诺贝尔奖一样……”言下之意是责怪顾云峥没有原则。

杜云成却在这时出声道:“我们值班的时候都看到过,苏为安每天晚上起码8点甚至9点以后才会离开实验室,她工作超过十二个小时这件事顾云峥并没有胡说,而就算做不出诺贝尔奖,对科研本身而言,八板细胞的染色和封片也非常重要,不是随便找谁都能完成的,签字这件事让苏为安去做其实并不是那么合适。”

课题是张主任的课题,这事一来二去闹得他有些下不来台,他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制止了他们的话:“好了,这件事就到这儿吧,休息吧。”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治愈者 > 第八味药 归人心
回目录:《治愈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到爱情为止作者:申尔 2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作者:赵乾乾 3花颜作者:匪我思存 4东宫作者:匪我思存 5我的忧郁小姐作者:陈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