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择君记(两只前夫一台戏)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择君记(两只前夫一台戏) > 第49章 东坡肉?鲫鱼刺?

第49章 东坡肉?鲫鱼刺?

    翌日,洛阳城全城解禁,摄政王浩荡返京。

    临行时,我回头看了看石榴树掩映后的舍利塔,但见白马寺老方丈立于塔外沿廊捻着手中佛珠念了句佛号摇摇头转身离去,隐约留下一声不知是嗟是叹遥遥送来,似有幽幽悲悯重重忧。

    我低头理了理裙摆,跟在宵儿身后踏上了摄政王高高的行撵。

    一旁婢女卷上车帘,我提起裙摆踏上最后一阶正待入撵,迎头便见一双手自帘中伸出递至面前,后面是裴衍祯盈盈温润的脸,几分着紧神色在听见我的脚步后无声地化了开,“妙儿,你来了。”正欲牵了我的手入内,却被一双斜斜伸出的小手半途挡了开,宵儿握着我的手气魄十足一拉,“娘亲,宵儿牵你上来。”

    我就势上了辇车,但见裴衍祯淡淡笑了笑,带着几分对孩子的宠溺,徐徐收回手摸了摸宵儿的发顶心。宵儿似乎对他这样对待孩童般的动作甚是不悦,欲不着痕迹扭开头,不想下一刻却又未偏开头,我不经意一瞧,这才看清裴衍祯另一只看似随意放在宵儿肩上的手似乎略略使了些力捏住宵儿的某处穴位,使得宵儿不得转头,直到他固执地将抚摸宵儿发顶心这个举动完整得逞之后,方才放开宵儿。宵儿一挣脱开,便拉了我远远坐到车撵另一角,忿忿然瞪了裴衍祯一眼。

    一番小动作下来,我瞧在眼中不免几分愕然,不曾想裴衍祯竟也有这般稚气的时候,与一个顽劣的幼童无异。

    “莫要瞪我,你娘身子不好,禁不起颠簸,不能坐在车尾。”裴衍祯缓缓开口,竟似双目完璧一般仿佛看见了宵儿的一举一动。

    说着便牵了我的手,将我引至他身旁的一处软榻坐下,又伸手摸了摸我身后的丝绒靠垫,确认四周皆被软垫布得严实方才收回手,下一刻便要环上我的肩头,不知为何,我本能地往后微微一缩,贴近车壁。裴衍祯的手僵在半空,许久之后,指尖方才生硬地动了动,慢慢收回,眉尖轻蹙。

    此时,宵儿却坐到了我身旁,警惕地插在我与裴衍祯之间,偎着我道:“娘亲莫怕小舅公,有宵儿在。”

    闻言,裴衍祯抿了抿唇角,润如羊脂的面庞慢慢褪去适才的光泽,几许苍白涌上,黯然垂了垂眉角,慢慢低下眼去。

    一时间,车撵中涌动起一股无言的尴尬,唯听得前面马蹄踏过石路“得得”作响,车子轻轻摇晃着徐徐前行。

    “娘亲为何一直盯了小舅公看?”

    “呃……”

    直到宵儿仰着小脸困惑出声,我才惊觉自己竟然自入车撵眼光便未离开过裴衍祯,一时慌乱狼狈地调转开眼睛,却瞥见裴衍祯一下抬起的双眸,内中星辉荧荧缱绻含情,与我逃窜闪烁的眼对个正着,我一下怔然,竟似被逮个正着一般不敢移动,直到他轻轻地唤了声:“妙儿。”我才记起他瞧不见我,心中竟似长长松了口气,双眼调转向车外,不再看他。

    此后,撵驾内气氛益发尴尬,我看着纱帘外飞驰而过的景色,后颈却如芒在背,扎得心中烦躁,明明知道他看不见,却无论怎样也无法忽视身后那双点漆清亮的眼。

    一路行车至京城,除却间或和宵儿说说话,我和裴衍祯二人近乎不甚交谈,偶尔一两句话也不过是――

    “妙儿。”

    “嗯。”

    “我记得这些点心你最喜欢,可要尝尝?”

    “不饿。”

    “身上凉吗?”

    “不冷。”

    简短生疏至极。即便简单至此的一字两字,他得了之后嘴角总要微微翘起,眼中漾起一层柔柔的光辉,叫我看得心中不知是何滋味,只能侧开脸不去瞧他。

    入京之后,我便被他安置进了王府之中。

    至此,我方才知晓为何从未听闻坊间有任何关于摄政王失明的蜚短流长,因为知悉此事的人本就无几,除却日日近身伺候之人。然而,真正能够得近其身又有几何?且都是经过严苛训练,嘴比蚌严的家仆属下,王爷在外露面本不多,露面之时左右簇拥一言一行眼光流转毫无破绽,竟叫外人全然察觉不出。

    若非亲见,我亦不能置信,住了数日,始知他温文的面孔下除却满腹城府计算之外,还有怎样的争强好胜与固执严律。

    他看不见,却从不愿假他人之手为其做任何贴身小事,洗脸更衣用膳,事必躬亲。

    第一次用晚饭时,下人利落地一下布上二十余道菜,我本以为定有个婢女为他布菜,然而,出乎意料,他竟是自己夹菜,动作虽慢却精准无误,那稍稍慢了些的动作让他做来反倒益发显得优雅矜贵。

    几顿饭下来,我才发现原来这些菜的排布位置次序皆是固定,他早已熟稔记牢,故而即便看不见,亦能夹得到,只是筷箸虽能准确入盘,却不能保证夹到的是什么,譬如姜丝炖鸡,一筷入内,有时夹到的是鸡丝,有时夹到的却是姜丝,冷不丁呛得他眉头一蹙。

    幸得他不是极重口欲之人,对吃无甚挑剔,只要不是油腻肥厚的大肉,他皆吃得。厨子自是晓得他的口味,菜色以清炒清蒸为主,只在我面前放了许多红烧的肉菜。

    有道菜却是每日必放在宵儿面前的,或是清蒸鲥鱼,或是西湖醋鱼,抑或是松鼠鲈鱼,左右离不开个鱼字,这恰恰是宵儿的罩门,宵儿顶是讨厌吃鱼,裴衍祯却不喜他挑食的习性,日日必有一餐带鱼的菜。也不强硬逼着宵儿吃,就让仆从们这么放在他面前,宵儿若吃,他不说什么,若是不吃,他面上若无其事地云淡风轻,亦无半句严厉责骂之词,只是到了晚上宵儿便无晚饭可吃,直到次日晚饭才让进食。

    我看了之后,眉头大皱,心中甚是难过。原来我不在的两年里,他便是如此对待宵儿的。宵儿从小乖巧懂事,过去在沈家,大家疼惜还来不及,何曾勉强他做过任何事情?除却不吃鱼,宵儿是个无可挑剔的孩子,从不像其他孩子一般淘气骄纵叫人操心,反而有时过于敏感聪慧,贴心到叫人怜惜他的早熟。

    饿在儿身,痛在母心。

    昨日夜里宵儿因坚决不肯吃那红烧鳜鱼,照例又被罢免了两餐,直到今日傍晚,裴衍祯才让婢女去领宵儿来吃饭。我瞧在眼中,虽气极,却也不想与他多理论,只在仆从布菜时让她们都下去,由我亲自一道道菜摆上桌面。

    裴衍祯照例待听见我吃下第一口饭后方才落箸,但见他提起筷子就近夹了一道眼前的菜,一旁婢女看着似乎十分着急,近乎要出声,被我挑起眼尾眼风一扫,便乖觉地低头闭上了口。

    裴衍祯自然地将那筷菜送入口中,不待须臾,眉尖便蹙了起来,放下筷子,修长的眉尾稍稍抬起,不待询问责难,一旁伺候的随从已然齐齐跪下。

    我看了看那碗油汪汪,颤抖着喜庆酱油色的东坡肉,淡然道:“是我摆的菜,多吃些肉才好。”说罢,便又往他碗中添了块肥腻的肘子肉。

    不料,刚放下肉,手还未缩回却被他一下握在了手心,当着这许多仆从丫鬟当着宵儿,我一时有些着恼,用力往回挣了挣,他也不强拉着,只用拇指轻轻在我手心亲昵地来回摩挲了两下便放开我,我收回手,只当若无其事,心中却恼,抬头却见他“望”着我,面色柔和眷恋,眉梢泛起隐隐受宠若惊一般的喜悦。

    “妙儿说好便自然是好的。”

    言毕,他再次举箸,面不改色地将那些肥肉吃了下去,非但眉头不皱一下,还时时在间歇中温柔地将“目光”投在我身上。

    我本欲替宵儿教训于他,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宵儿不爱吃鱼便同他不喜油腻是同样道理,不想一顿饭下来,他非但吃得顺畅,还甚是舒心愉悦,我适才替他夹肉的动作似乎叫他一下如拨云见日般心情大好。饭毕后起身临去,他还在桌下悄悄捉住了我的手,不待我推拒便又快速地撤开,让我更添几分懊恼。

    宵儿倒是触类旁通学得快,第二日午饭,我刚坐下,便赫然瞧见裴衍祯面前摆着一道雪菜鲫鱼,而常放在他面前的一道素菜却换到了宵儿面前。我一时愕然,忽然记起适才宵儿似乎早到了一会儿,定是他给换过来的。

    只是这鱼……

    还未来得及阻止,裴衍祯已然咽下,脸色随之微微一变,似被马蜂的尾针轻轻一蛰,鲫鱼多刺,不知是不是被鱼刺给扎到了。

    “你……”我脱口呼出,转身便想唤丫鬟去端醋来化,转念一想,却对自己下意识对他这么上心感到憋气,便硬生生将口边的话咽了回去。

    一旁婢女赶忙上来就要将那鲫鱼撤下,却被他给拦下了,另一个随从见状上前欲帮他将刺挑出,却在触及裴衍祯忽然凉下的面色时骇然一震,退了下去。

    见他又夹了一筷鱼放入口中,细细用舌撇出鱼刺后方才将肉吃下,我这才发现他好强到近乎偏执,任何来自他人怜他双目失明给予的帮助都会叫他厌烦强硬地拒绝。

    虽可用舌剔刺,但鲫鱼非但刺多且横斜繁复大小不均,口中柔软难免总会给扎到,我实在看不下他那般逞强,便轻轻夹了鱼肉在碗中剔去大部分刺后再轻轻放回盘中靠近他的方向,他若要吃肯定是就近取。

    谁知他不过将将吃了两口之后,便放下筷子,“啪”地轻轻一声,眉梢微挑,面色一放,凉凉道:“是谁把刺挑了?”

    左右一时寂寂无声,无人敢言。

    听得无人回话承认,但见他眉峰旋即凝起,唇边勾起个淡笑,似带阴风,就在我以为这是他发怒的前兆之时,那眉又慢慢展了开,脸上竟泛起一层薄薄的淡粉色,似别扭似窘迫,似窃喜?那奥妙的神色转瞬即逝,须臾便见他恢复和风细雨的面色,不再深究,重又若无其事地端起碗继续吃,见他这般阴晴不定我不免瞠目。

    其后几日,那鱼皆放在了裴衍祯面前,不是鲫鱼便是草鱼亦或是昂刺鱼,皆是多刺之鱼,我心中奇怪,明明没有看见宵儿动过手脚……出于仁道之心,我只得似上回一般悄悄帮他把刺剔了。他虽吃得有些神色有些奇异奥妙,却也不再计较究竟为何鱼肉无刺。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择君记(两只前夫一台戏) > 第49章 东坡肉?鲫鱼刺?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春日宴作者:白鹭成双 2一生一世,江南老作者:墨宝非宝 3云中歌 大汉情缘(桐华) 4千山暮雪作者:匪我思存 5初次爱你,为时不晚作者:准拟佳期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