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择君记(两只前夫一台戏)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择君记(两只前夫一台戏) > 第36章 乌衣人?百炼钢?

第36章 乌衣人?百炼钢?

    “那年,我五岁,丧母无父。

    彼年,我同母异父之弟宋席远三岁,同为丧母。”

    我亲眼看见、亲耳听见六王爷薄唇吐玄机,却疑心自己是否在这粼粼晃晃的月光下失明失聪、错看盲听。

    “你说什么?宋席远?哪个宋席远?”我冰凉了手一寸一寸放下手中月饼,缺了一角的月饼扑簌簌落在盘中,“他……是王爷……同母异父……之弟?”

    六王爷面若白月,乌瞳深目,修长的手刹那之间拢住我的双手握于手心,眉心淡起涟漪,缓慢而坚定望着我摇了摇头,口中却淡然静憩答道:“是的。”

    尚未来得及领悟王爷是何深意,我已被他手上一股不疾不徐力道一带站起身来,转瞬被他揽入怀中,背对院墙,移步至园廊石阶处被他忽地向前绵密掌力一推,“妙儿,你去看看宵儿可睡下了。”

    我后颈倏然扫起一阵不详凉意,踉跄前倾两步行,回首,但见墙头月下一个两个三个……越来越多的黑影腾跃而出,带着利器的粼粼反光割裂背景天幕中圆满的十五之月,悄然落在满园繁花之中,碾花无声。

    六王爷背转身对我,右手一甩袍袖,左手负立,一柄寒光剑气自袖中滑落其手心,刹那被他握牢。

    一圈黑影举了刀戈斧钺,蒙面黑衣,侧身极缓极缓地逼近,似一汪**糜烂的死水,带着黑色的光晕漫漫潮汐,点点吞噬而来,而这月下潮汐的尽头便是紫龙银线镶锦袍的六王爷。

    我知道,不论这是一场临时起意的暗杀,抑或是一次蓄谋已久的宫变,标的绝不会是我。而六王爷转身时对着我的那一甩袖怕不也是示意我快走。然而,此时此刻,我的足心却像生出藤蔓根茎一般牢牢盘绕住足下方寸之地,心中去意坚决,却奈何撼不动脚下分毫。

    只能眼见着那如夜缓涨的死水最终围拢在六王爷十步开外,散成一圆状晷面,再不向前。瞬息之间,风也静了,万物僵持。六王爷岿然不撼,似一柄宝剑临渊出鞘,铮而不鸣,剑气已动四方;又像日晷正中矗立的金铜晷针,穿刺石晷,月夜无日,晷针影西斜。

    对峙双方犹似彼弓此弦,不见弓箭,却让人觉察到吐纳之间一场无声无形之较量正如荼拉锯,直至拉弓满弦,紧绷,摧弦欲断……

    “腾!”死士之中一人于包围圈中大鹏展翅一跃而起,弓断千钧之际,箭离弦而发,一柄长剑直取六王爷面门而去。那幽黑的光晕一时缺去一角,似瓶口拔塞,千里洪堤坍溃一泄如注,十面八方流矢飞箭皆奔着日晷正中那柄晷针――六王爷而去。

    我心口蓦地一收,空落落直直往下坠去。

    却见六王爷剑花一挽,足尖点地借力而起,擦着矢尖剑端跃然其上,几声“嗖嗖”锐利破空之音回荡园中,箜崆鸣竹之声没入花丛,未见裴衍祯出手,眼角却察流萤一般几道线光划过,几个死士闷声倒下,溅起碎花如尘,浅黄棠紫。

    一丝腥甜气息溢出,缓缓浮动月下,月色皎皎莹白一如新……

    “妙儿,快走!”

    六王爷的声音和着兵器相交的铿锵铮铮之声炸入耳中,几乎同时,一个黑衣蒙面死士鲜血淋漓砰然倒于我的脚旁,骇得我扶着廊壁往后退了一步。

    又是一道流萤之光闪过,“唔――”听得那人口中一声闷哼,本能伸手去捂小腿肚处,我定了定心神,鬼使神差俯身去看,但见其小腿上几根绵密细如发丝的银针齐根没入,直穿其脚踝之骨,竟不见血,此人抽搐痉挛之中自袖袋口掉落一物。

    精铜触地之金音于一片厮杀搏斗之中清脆地叩了叩我的心头。我蹲下身,拾起这形似半月状之物,举至眼前一看,竟是一巧夺天工的精致连发弩机,箭在弦上,触手可发。

    此时,王府之中先前规避的展越等护卫已发现异状,陆续倾巢而出,那黑衣死士却丝毫不退不怯,只迎不避,招招狠戾直取六王爷,显是打定主意豁出命去,一朝荆轲刺秦王,不得王爷性命誓不休。

    但见廊壁青砖上,人影此起彼消,兔起鹘落竞相杀戮追逐。死士手中皆是削铁如泥之利器,其中三五之人紧紧围拢六王爷,游刀走剑、戳刺、举劈、利斩,招招毙命紧追不舍。六王爷闪避、兼攻、佯退、连剑、弹针,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以一敌五,不见颓势,竟是势均力敌。

    其余诸人战成一团,花蔓藤枝溅血横飞。

    我将那精铜弩机掂在手上站起身来,看了看那锦花深处的一抹紫――虽不落下风,却终究势单力薄怎敌多人联手频繁攻击,不得脱身,肩背之处隐有几道暗红渗出,想是受伤了。

    我缓缓举起弩机,顶头三尺月色清如溪水,明如悬镜,仿佛想瞄不准都绝无可能。

    倒在我脚旁的几个死士里有一人似乎并无致命之伤,已扶着廊柱缓缓坐起,瞟了我一眼,分明看清我手上动作,却不紧不慢移开目光,自行盘腿调息,似乎笃定了我手中弩机靶心所指何处。

    指尖缀千斤,但,仍旧颤巍巍搭到了机簧扣眼之上,铜弩上雕有刻度望山,精晰分明,指背一屈,指腹扣下,果然连弩,三只乌金铁箭次第连发,劲弩皋风携雷霆万钧之势尖锐着呼啸而去。

    习武之人皆耳聪目明,一时间,满园皆静,刹那无声,个个停下手中动作,本能转头目追铁矢,转视向隅。

    我被那弩机后挫之力击在肩头,连退两步,若非身后廊壁所阻退无可退,定然跌倒在地。

    彼端,袅袅尖哨之音终是终结于血肉之躯,没入胸膛,三箭连矢无一虚发。

    六王爷身前三个黑衣死士轰然倒下。

    六王爷眼神一恍惚,转瞬回神,连刺身旁所余两人,破围而出。

    我闭上眼,长长出了一口气。未及吐纳,已是颈上一凉。

    “愚昧!”

    竟是适才坐于一旁调息的黑衣人。但见他一手挟持了我,一手放于口中,抿唇吹出一个凌厉哨音。场中所余黑衣死士闻声登时变幻阵型,竟是集中全部力量对着六王爷再起攻势,预备殊死一搏。

    一片残花弃尸之中,紫衣玉带于半空中身形流畅一转,回过身来,本欲反攻,却在触目我颈上钢刀时,刹那一晃,脸色巨变,摇摇欲坠,“你!你――莫要伤她!”

    此话一出,我一惊,展越一惊,身后黑衣人似乎亦一惊,事出所料本非初衷一般手中钢刀一颤,片刻后旋即稳住,宛若恍然顿悟。

    一句话,局势全盘皆逆。

    凉凉秋风和缓起,拂落我肩头一缕碎发,钢刀带着三九严冰之寒不紧不慢寸寸压近,触发及落,断发轻飘飘随风散了去。

    六王爷面色瞬间青白淬取若薄瓷,宛然欲碎,再度沉沉开口:“放开她!”

    “放开她?”那人轻佻一笑,用刀尖挑起我的下颌,口中热气喷过颊侧,“可以,当然可以。全看王爷舍得拿什么来换。”

    刀尖轻触下颌肌肤,出蛰的黄蜂一般轻轻一扎,很快,并不怎么疼痛,只觉着一滴温热的液滴顺着蛰口沿着颈项蜿蜒而下。

    “我答应你!”六王爷将手中利刃一掼在地,凝视着我的喉头,目光绞痛,紧咬了牙关,竟是连声音都微微起颤:“你要什么我皆答应你!”

    我敛眉垂目不去看他。

    黑衣人闻言似乎听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大笑出声,笑不可遏,“我什么都不要。”

    六王爷一颤,双目陡然抬起怒视其人。

    “不过,若是王爷愿意以命易命……” 刀尖缓缓下移至我的喉头处。

    瞬息若沧海,吐纳如刀刃。

    “好!”

    我惊抬双目,赫然对上裴衍祯一双含情澄澈似水眼,月清朗,眼波月色两交辉,却叫我一时惶惶然痴懵这究竟是雾是月。

    须臾,我咬了咬牙,心中一时恨怒交升扶摇直上九万里,切齿之恨!犹置阿鼻!他可是断定了我对他的蒙智蠢钝深情,吃定我断然不舍其命,逼我自绝刀下?

    此人究竟多情?温情?寡情?薄情?抑或无情?屡次三番、三番屡次于绝望之际绝地之中现深情,待我坠入其中以为曙光将现之机,又亲手将我推下深渊,方知其寡情甚至彻骨无情……反复无常,将我百炼成钢……

    我冷冷回视他,纹丝不动。

    “哦?王爷既这般豁达慷慨,便请王爷丢弃身上所有兵器,自行上前来领天命。”黑衣人再度开口,一手钳制住我的命门,一手挥了挥刀。

    六王爷闻言丢弃袖中三柄短刃、金针无数散落地上,展越脚步一动,却被他抬手制止。继而慨然举步向我们所在的游廊处背月行来。

    所有人皆看着他,唯独我再不能看不忍看不欲看,调离了目光空空落于他身后的墙头。

    却被一凛乖潞饣蔚搅搜邸酵坊夯后孔乓晃谝氯耍执钜话朐鹿岱庞谇酵罚掖运谋巢啃奈选

    六王爷已近在眼前。

    “趴下,衍祯!”我不晓得自己是如何挣脱身后黑衣人的钳制,冲上前去推开六王爷,抑或,那黑衣人根本并未钳制于我?

    我只知待我恢复意识之时,已倒在了那个紫衣锦袍的怀抱之中,心口含着三九玄冰一般,凉凉地透,温温地疼……

    原来,我终是百炼也成不了钢……只是一具碌碌平庸的血肉之躯罢了。

    “妙儿!妙……儿……你怎么了――怎么了……”他抱着我,全身抖得筛糠一般,手上慌乱地捂着我的心口,似乎想要堵住那汩汩如泉的暖流,却始终不得其法门,无措似痴懵孩童。

    我对他笑了笑,只觉得越来越远,越来越淡,桂子的香轻轻浮了起来,满园满月。

    一个神祗般的少年兜满一怀香花,笑若艳阳,仿佛伸手可触……我勉力伸了伸手,却终是不可及,转瞬却变成了一个委屈的毓秀男子――妙儿,我的桂花糖呢?

    我觉得倦怠,想要睡去,却不得安宁,耳边哽噎之声搅得我心烦意乱,我勉力睁开眼,只见裴衍祯满面泪水,是泪水吗?可是泪水怎么会有红色的呢?抑或是血水?可是,血水又怎会从眼中淌出?

    一双眼空洞洞似被天地万物遗弃,落落惶惶。成对成对的血红泪珠夺目越眶而出,肆虐纵横,“妙儿――你不要离开……不要离开……我……我不能没有你……”

    我一点一点伸手替他拭去眼泪,纾出一口叹息,“莫要再哭了……衍祯,你知不知道,陆家的家财我早便送人了,那个人就是你啊!……可还记得那只骨雕小鹿?……咳,咳,咳……我对你,从来都没有秘密。”

    “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他恍若未闻,只反复重复着一句话。

    我抬手沿着他秀眉直鼻慢慢往下摩挲,耗尽全身最后的一丝气力,“我想,我只是上辈子欠了你太多,但是,现下我记牢你的样子了……下辈子、下下辈子、生生世世,一定不要与这个模样的人再相见……因为……咳咳……因为,这辈子我已经还清了……财、身、心、命……倾其所有,两袖空空……”

    “这次,我再不回光返照了……放过……”

    ……

    一轮圆月相葬,可算完满?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择君记(两只前夫一台戏) > 第36章 乌衣人?百炼钢?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簪中录作者:侧侧轻寒 2匆匆那年作者:九夜茴 3东宫作者:匪我思存 4夏有乔木雅望天堂2作者:籽月 5一片冰心在玉壶作者:蓝色狮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